当我TS成为魔法少女时,还不知晓扭曲的未来在等着我 #4

## 4 什么魔法少女,我不过是个人渣吧

我的手里,握着一个信封,里面是厚厚的一沓福泽谕吉。
昨晚可能是日野大叔这么多年来最舒服的一晚。所以很好说话的大叔一口气塞给我平时两倍的价钱。
这样,不仅是这个月的房租,大手大脚花钱买一些新衣服和化妆品也不成问题了。
毕竟,为了昨天这一晚的完美无缺,这一次我用了不少之前压箱底的素材。但如果是真的做女孩子的话……之前的储备显然是不足的。
「哈啊……」
我叹了一口气。做一个女孩子要考虑的事情,可能要比男孩子要多的多。首先,就是需要采购一大堆东西。但不管怎么说,有了这笔钱,是个好的开始。
走出爱情旅馆,晨光在昨夜降下的雨水上折射,空气无比的清新透亮。
但我还没来得及为美丽的清晨风景感叹,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魔力波动。
魔法少女?还有其他的人?
「贵安啊。新生的魔法少女。」
高调,却柔顺悦耳的女声传到我的耳边,轻轻侧过头去,一位高中女生,对我微笑。
穿着美丽的英式制服,看上去就是附近私立名校的大小姐,拎着书包,银发、白皙的皮肤,简直像是外国人。
「嗯、好啊。」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像是过去的自己那样面对美少女时那样,含混不清地回答着。
「感觉到新生同僚的魔力波动,就想着来看一看。没有想到,却会在这种地方相见。」她轻轻抬起一只手捂着嘴。像是吃吃地笑起来。
我微微皱着眉头,搞不清她的用意,但她余光所瞟向的爱情旅馆门口,却分明说明她留意到了我在哪里过夜。
「魔法少女白牡丹,只是打个招呼。我还会留意你,不久之后还会见面。」
仿佛不愿在这种地方多待一秒。她转身就缓缓离去。
只留下背影,精致的格子裙之下,包裹着高挑大腿的显眼白丝长袜与皮鞋。
名门学校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吗……我在漫画里和现实中都憧憬过。但却从没想过自己会与那种人有过交集。
「同僚吗……」但是,心里隐约感到不安,总觉得自己无法与那个家伙相提并论。

x

回到家中,我开始久违地好好扫除屋子。将变身为魔法少女后变长的头发梳在脑后。
把母亲的旧衣物和贴身物品整理好,放到橱柜上方的格子里,如今关于母亲的所有痕迹就只有这些东西了。所以这个格子,就像是神龛一样,我看着它们,忽然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双手合十,低头祈祷。
「……该说什么呢。妈妈。我,也成为魔法少女了。但是、我却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过去的妈妈。嗯……就先说到这里吧。」
然后,是我自己的男生衣物,我迟疑了一会,还是把他们叠好放在容易拿到的位置。
虽然昨天的经验足够印象深刻,但我一时还无法完全接受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女孩子。
总觉得,很快可能又会有变回去的时候。谁知道呢。
脱下昨天的哥特萝莉服,我把其他在过去因为种种原因偷偷买的女装,也都翻找出来洗干净,打开窗户,晾在阳台上。
然后这时,我忽然察觉到了不怀好意的某个视线。
那是在远处的小巷里,居民的一户建之间,原本不应有很多人流的小道上,可疑的男人站在路中,毫不掩饰地从遮阳帽的帽檐下,偷窥着我的房间。
他的手里,似乎还拿着黑色的物体。或许是单筒望远镜。
如果是原本的我,绝不可能在这样远的距离看清楚陌生人的不轨行为,但成为魔法少女之后,身体能力的自然强化让我对于视野中「不自然」的地方几乎是立刻就会做出反应。
但是,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像美xx战士那样从窗台上一跃而起,潇洒地在几十米外落地,用大长腿把坏蛋踢飞然后说着代表月亮惩罚你什么的,我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但是。我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在母亲去世前的一个月,就有过身着灰色工作服的男人来到家中。
从门缝中看过去,母亲一个人被吓得瘫坐在地上。他们似乎是来讨债。又或者是要拿走什么母亲拥有的东西。
我不敢让那些人看到我。毕竟谁也不想跟那种人有关联吧!那时候我只是把自己缩到了被子里看漫画,想要忘记这一切。
我只知道,那些人似乎是为了母亲参加过的教会而向母亲讨债。但并不知道,母亲究竟惹了多大的事情,欠了多少钱,会导致她害怕到不惜自杀?
回想起母亲最后的时刻,那安静而脆弱如同白瓷的雕像,静静趴伏在矮桌上的样子。她的表情似乎带着一丝丝的安详和解脱。
「……你究竟遭遇过什么事情啊 。妈妈。」我轻声念着,总觉得自己的背后冷冷地,一个激灵。
脱下干活用的体恤,我冲进了浴室。
只有热水才能冲刷掉我的不安。

X

那些过去盘旋在母亲头上的影子,或许会来找到我。
一想到会有人想要对这个家、甚至想对我做什么。,就感觉到身体阵阵的发抖。
我必须确认一下「魔法少女紫蔓茶」能做到什么。
我可以把那些坏人打败,踩在脚下吗?——如果我是那样子强大的魔法少女就好了。但是,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种好事。
反过来,我倒是有可能成为那些隐藏着的不明身份家伙的猎物。现在的我是作为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而不是过去毫不起眼的那个像女孩子畏畏缩缩,存在感极低的我,会发生什么事?
……可能这有点超乎我的想象力范围了。
第一个测试:
裸体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我忍住羞耻,感受着自己身上的魔力波动,凭直觉喊出魔法少女的变身唱词。
「魔法——少女、紫蔓茶——变身!!」
「呜——」
但是牺牲并没有带来任何的回报。一丝不挂的我,身上没有出现任何的彩带和光环,也没有谁把我扔到异空间换装。根本就是什么变化都没有。
「到底什么跟什么啊——呜呜呜——」
简直羞耻到不行。幸亏我还只是在自己家的浴室里这么做……在外边,想想就要疯了。
结果,【长时间变身为女孩子】似乎就是我固有的变身能力。

我让热气腾腾的水流按摩着的我的全身。
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子的放松了。过去的几个月,要么就是在外边网咖里睡过去。要么是在陌生的酒店里,为了钱对大叔的欲求忐忑不安。偶尔回到家的时候,我完全不想从房间里出来,即使是母亲一个人在家的最近两周,为了节省电费而很少打开老旧公寓里单独安装的热水器,也让我很少能够洗超过5分钟的澡。
而现在,我却头一次可以不拘泥于沐浴的时间,畅快地用热水了。我可以好好地让热水流淌过我刚刚获得美丽长发,然后轻轻地搓揉着自己的肌肤,顺着滑滑的表面,掠过因为舒服而微微泛起涟漪的鸟肌,来到我臌胀的女孩子乳房上。
手指带着泡泡,在那淡淡的乳晕上打转,一切都很新奇。
然后擦到自己的肋骨和背部,感受着自己富有韵律感的身体线条,然后是让自己都脸红发烧的胯和臀宽阔的形状……
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如果要做一个真正的女孩子。会有多难?不仅仅是药物、手术的负担,身体的长期变化给人带来的折磨,高昂的费用和周围人的眼光都是难以逾越的障碍。然而——
现在,作为女孩子的一切,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获得。
我抚摸着自己的臀部的形状,然后来到小腹。感受着这陌生的线条。
只要我愿意……这不同于男生,在十岁之后就刻意地撑开、膨胀起来的女孩子的骨盆,将可以迎来一个新的生命……
我……我究竟在想什么?
狠狠地摇了摇头。
这具身体,才不是为了那种愿望而诞生的。
而是武器。
为了对付那些我还不甚了解的敌人,那些曾经几乎毁灭我和母亲生活的敌人的武器。

「那么,原本的那个【我】又该怎么办?」
忽然,我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
我忽然呆立不动,然后在脑海中汇聚意念,打算尝试变回男孩子的我——月见理生。
「魔法少女——变身、不对、应该是,变身解除?嗯,奇怪啊——呜呜呜——变回去,变回去原本的模样!——」
我在脑海中努力勾勒出过去自己的形象、回想起过去自己身体的记忆。于是,这样总算有了一些效果。我的身体忽然变得非常的热,简直如同高烧一样,我能感觉到在魔力的作用下,我的皮肤,骨头和毛发都在嚎叫,在变形——
「啊啊啊啊啊,——」
我瘫在浴室的地上,感觉到自己的胸部逐渐缩小变平,小鸡鸡又重新从下体长了出来,但是感觉却非常的不秒,仿佛,昨天晚上的那场爽快的淫乐让身体获得的能量,都在快速的流失。
我感觉到自己的确变回了男孩子,却甚至没有力气站起来确认。
「停下,停下吧——」
直到我脑海中出现放弃的念头,我才感觉到身体又迅速地变回了女孩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变回自己,甚至比变身为女孩子还要困难?

变回魔法少女身体的我昏昏沉沉,暂时不想思考任何问题了。让喷头的水流轻轻打上我腿之间的唇瓣,传来极为陌生又刺激的电击般的触碰感。
还是这样子,更加的舒服。
【现在,仅有这一件事,是被允许的】
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一个念头。
是的。
【如果说现在仅有什么是我被允许去做的,那就是享受这份女孩子的快感。】
我拨开自己的花瓣,揉捏着自己的小豆豆。
陌生的器官。不同于男人的肉棒,仅需要巧妙而细微地拨弄,四两拨千斤,就能涌现出无穷的快乐!~~
我的手指弹动着,戏弄着自己的淫核,自己的上半身,在涌来的高潮前夕丑陋地摇摆着韵律。
实在是受不了这过电般的感觉!~~
「嗯——啊啊啊啊~~~♡」
我终于是忍不住哼出了声音来。但是是在自己浴室里,没有人听到,怎么样都可以!♡ ♡
【然后、这份快感,就是给予我的唯一赐福和能力——】
没有被魔法少女的契约所禁止。
既不需要违反契约去伤害无辜的人,也无需去冒险与恶魔进行作战冒着伤害自己的风险。
只要让自己舒服,也让他人舒服,就能达到目标的话——
简直是两全其美。
为什么那些天真的魔法少女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根本不需要去祈愿什么爱和正义,仅仅是永远拥有这样美丽的身体,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不等擦干净自己的身体就冲出浴室,趴在地上的床褥上,
在这狭小的,不过十余平米的小空间里,空旷的地板上仅有被褥和一个赤裸的女孩子,脸埋在床褥中,双膝跪支撑着屁股,向着半空中高高地撅起。
我用自己的手指疯狂地挤压、玩弄着自己的阴蒂。仿佛积攒了十余年的烦闷,全都在此刻找到了出口。
「只是这样一晚上的话。忘掉所有的烦闷,也没有什么目标。仅仅是,回报过去所有的难过和不幸……没关系的吧……可以被允许的吧——想要高潮,想要,作为女孩子——被玩弄地——高潮——啊啊啊啊啊 啊————」
我的头使劲向被褥中钻着,仿佛要把自己埋入地底一样。因为我嘴里哼出来的呻吟,是在是太过于丑陋了,必须深深地掩埋在棉絮之中。
「不够、还不够——」
我的指尖狠狠地抠入自己早已泛滥淫水的蜜穴。吧唧吧唧——搅动着下流又悦耳的交响曲。
「……还要更舒服,要更舒服——啊——————♡」
「看来,电动棒……跳蛋……真的是、必须的、又要、赚钱去、买了呢——呜呜呜呜呜呜♡ ♡——」
这一晚,我疯狂地摧残着自己。
但是魔法少女的身体没有极限。
直到我最后一次高潮,瘫在床上,我哭了起来。
既是因为太过于舒服,也是因为有些害怕。
在母亲死后的第三天,我成为女孩子,在同一个房间里彻夜自慰。
啊哈哈。我的胳膊挡住自己的眼睛,泪水不住流下来。
简直笑不出来。
我是何等的人渣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