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环魔女的堕落《里亚德录大地》同人 第二章 5-6话

5话 哪里来的幸运色狼

虽然每一次宿醉,葵娜第二天都会脸色极差地独自走下楼梯,然后和老板打招呼。

然后,在早餐桌上信誓旦旦地说——「人家以后再也不喝酒啦啊啊啊!!」

这一次,却有所不同。

早晨红着脸收拾好床铺之后,意外地并没有感觉到恶心、头晕和呕吐感。

换句话说,不仅没有副作用,还神清气爽,面色红润。非要说又什么不同的话就是稍稍有些缺觉的感觉。类似于起的太早的时候。

「那是自然的说。」奇奇淡然地解释道。「因为大清早的主人就要活动身体的说。血液循环一定是十分通畅的。」

「……那是什么意思,啊啊啊? 」

感到主人表情凶狠。奇奇陷入了缄默。

「如同字面意思,无需加以解释的说。」

……

「……哎。算了。今天上午做什么来着……我想想,应该说好了带领本镇的实习冒险者在周围搜索呢……」

虽然似乎刻意忘记了什么。葵娜还是打算转移注意力,正当她换下自己的内裤,准备穿衣打扮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咚咚咚的跑步声。

「葵娜小姐!!」喊声由近及远。

等等,不是哪个冒失的人要进来吧?

葵娜好不容易套上刚脱下的内裤,然后犹豫着是先去应门还是套上衣服裤子的时候,某人已经来到了门口。

「那个~~打扰了?——」

「诶??你给我等下!」

现场状况是这样的。房间很小。床铺在左边,葵娜在床尾。门在右侧。

某个人门咚咚敲了一下门,就如风一般推门直入。这是什么脑回路啊!!!不该听人回答再进门的吗?但已经没有事件吐糟了。门要开了!这样,进门左手边就是只穿着内裤的自己。

不能允许!

「【skill:固化!】」

啊。糟了。使出技能时葵娜才后悔为时已晚。但这还不是最糟的。

在门打开到一半到时候,被葵娜的技能固化了。也就是说原本如风一般进门的某人没有直直冲向前方,也就是窗口和床头的方向,而是撞了只开了一半,倾斜着,纹丝不动的门上。

「唔啊!!」

因为折射的关系,那位风一般的闯入者90度改变方向,直冲葵娜而来。

「呃、啊、啊呀呀呀呀呀!!!!」

葵娜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尖叫声。少女被非礼时发出的尖叫声。那是从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任何有意识的敌对行为和性骚扰行为,在过去的里亚德录里,都会被葵娜身上的自动防御技能阻挡。守护兽会把痴汉打飞十万八千里。

但是现在。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激活呢?

「啊……」

葵娜这才发现自己被撞了。

然后像一名少女一样,(不对,我本来就是少女吧?),双腿内八、一屁股坐到地上。

而且保持着,上身没穿任何衣服,下身只穿了一件刚刚换下的内裤的状态。

而一名陌生……不,有点眼熟的男孩子,正躺在自己的腿上。也就是那个,恰好是膝枕的姿势。

这也就罢了。而且他的头,正好枕在自己的胸口下方,一双眼睛,马上就要从冲击造成的短暂痛苦中睁开,而那时候——

不要睁开。千万不要睁开啊!!!葵娜在心中惊叫。

「啊……闪光的……平原……」

「……怎么可能是平原啊啊啊!!!!!!!!!!!!」

葵娜对怀中的人脑袋瓜子、释放了十万伏特电击——

……

治疗在1/2秒后完成。再怎么说,真的电上去的话要出人命了。

「呜呜……好麻啊。我订正……我订正!」

少年严肃地睁大眼睛,朝上望去。

「严谨地说,应该是闪光的平原和秀美的小山丘……」

「……」

空气的紧绷程度比起之前,没有任何的好转。

咕噜噜。

葵娜恶狠狠地站起来,让怀中的男孩子滚到地上。「啊痛痛痛」男孩子哀嚎着慢慢站起身来。

她此时才仔细端详对方。原来是昨晚的那个家伙啊……葵娜的心中一动。原来是那个叫艾米=洛伊德的少年。

「我说……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明白吗?」

「诶?」

「你、什、么、都、没、有、看、到、过!!!!!」

葵娜如暴怒的猫咪般炸毛威逼。

「好的!!我十分了解了!!」少年格外认真地点了点头,跑下楼了。

葵娜反而感到有些慌乱。他究竟明白什么了啊?

真没想到,和表面上的人畜无害小男孩不同,实际是个超级大色狼。不严加防范可不行。说起来,刚才为什么防御没有激活呢。

(原来如此……大概是因为昨天和他聊天的原因,完全没有被判断成敌人吧,而他本身的行动也没有掺杂任何的邪念就是了)

既然没有邪念,也是无可奈何啊。葵娜感叹只能认自己倒霉。

「呜呜……人家要嫁不出去了。」葵娜走下楼时,发出令旁人不明所以的哀嚎。

「嫁不出去?可是不是传言说,葵娜小姐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吗?」才认识不久的这家旅店掌柜先生表情十分疑惑,「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葵娜小姐?」

……哎。究竟应该怎么解释呢。

6话 发春是什么意思呢

「所以说啦。我是应镇长的要求,叫葵娜小姐去组织冒险者分队出发的。」

「是吗。知道了。」

葵娜冷若冰霜地对名为洛伊德的冒险者回答说。

「我也打算参加,请葵娜小姐多多指教了。」

「……哦。」葵娜一边喝着茶,一边偷偷瞟着奇怪的少年。

他穿着一件年头很久的冒险者皮外套,有点破破烂烂,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和肌肉。,似乎不是继承来就是从那里买的旧货。

金色的头发,但是和自己不同稍微有些深得发栗色。一头短直发竖起,总得来说是看上去很爽朗、无忧无虑的一个男孩子,说不好听点就是很蠢。

这家伙的眼睛在笑得时候,会很可爱地眯缝成一条线。傻呵呵的。而不笑的时候,眼珠就咕噜噜打转,四处看来看去,会停留在自己身上。

葵娜想。

一看就很色,让人没有好感。

「哼……」

葵娜完全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但是,唯一有点在意的是他的……技能。

当然,还有自己身上出现的奇怪状态——【x状态:发春】……

在带领着本镇冒险者前往周遭实习的时候,葵娜故意假借探路之名走到无人的小道上。

「喂,告诉我,奇奇!【状态:发春】……这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您处在思春期少女常有的状态之中 。」

「那又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您会开始不断地、不由自主地去思考和两性有关的事情,并且抱持憧憬。」

葵娜感到血液冲上脸颊。

「……不不不。我不是问这个,我是在问技能,这是游戏中技能导致的debuff状态吧?」

「……虽然可能会由技能导致的,但这一次并不是哦。」

「等下,这个状态的图标是淡紫色的,这是我从没见过的状态啊……淡紫色……在我印象中,游戏里任何一系技能和状态效果都不是这个颜色的吧?而昨天那个孩子,我明明还看到他拥有的技能是——【X技能:超体能】……还有……【X技能:调情】,那都是什么啦!!!怎么会有那种技能,我从来没看过耶!」

「您说的没错。经过我的确认,那是游戏中曾经并不存在的技能。可以断言,它是在您死去,游戏服务器和医院系统与您彻底中断联系后,这个世界中独自产生的技能。」

「……也就是说,这是这个属于这个世界独有的……」

「没错。应该说,是这个世界作为真实的世界,自然而然孕育出的技能。我们尚不了解那些技能的获取方式,而那位少年,只是凑巧习得了吧。」

「怎么会这样!……就连我这个技能大师也从没听说过的技能……难道说真的会有很多吗?」

「若采取合理推测,这些技能应该可以存在无限多吧?因为这是对应自然世界而产生的技能。就像真实世界中物体的运动方式有无限种,不会拘泥于【技能】的规定,这世界假如是接近于真实世界的话,新技能的数量理论上可以存在无限种。技能的数量,应该取决于人们目前为止发现了多少。」

葵娜陷入了沉思。看样子,在自己死去,正式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时,这个游戏世界也因为升格真实世界,产生了对应真实世界机理的一套新技能体系吗?不,或许,甚至还不止一个体系呢。

「那么,这个X技能,应该是与哪种现象有关的技能体系呢?就像游戏的技能体系,比如水系、火系、金属系等等……」

作为一名硬核玩家,当初研究技能,开发技能攻略时「技能厨」的心态又从葵娜心底不由自主地涌起了。

「目前只观测到两个的话,还很难推测的。如果能获得更多次类技能的话,应该就可以确定了吧?」

「唔,也是……」

……

【洛伊德的视点】

「【技能:大火球】!

【技能:阵风】,吹散敌人散播的迷雾吧!」

「快跑,快跑啊!!!是上级的魔法师!!」

「【技能:肉体强化】,你们以为跑的过我吗?」

金发的精灵少女在森林中飞舞。

在镇外大森林的深处,少年洛伊德河冒险者队伍一行人追溯到了可疑脚印的来源,一队最近盘踞于此的拦路贼。

虽然对面人多势众,但所有积蓄的武力在葵娜姐姐的瞬间法术攻势下,全都无法。葵娜的施法速度快到接近瞬发,仅仅只是轻轻一摆手,法术已经挥洒出去。

高等精灵少女苍翠的斗篷之下娇小贫瘠(以成年的精灵们来说)的身体却蕴藏着恐怖的力量。洛伊德亲眼看到葵娜姐姐一脚蹬地就飞出十几米远,把壮硕的盗贼头目踢飞到了岩石壁上气绝。令人叹为观止。

而她又能借助风魔法潇洒落地,美丽的银色发饰摇摆,看上去很是单纯秀美的侧脸,不由得让少年脸红了。

这就是精灵中最尊贵、上等的存在吗?她们的存在或许本身就是用来证明自然之美的化身。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落后!!哈啊啊啊啊!」

抄起铁剑,全凭蛮力和还算机灵的脑子,他在攻向自己的剩余两名盗贼间左冲右突。不得不说,这多少作为男孩字想要对自己美丽的“公主大人”展示力量的心态在作祟吧。

不过不管怎样,效果还不错嘛。在葵娜狐疑的眼神中,洛伊德居然一人一个剑柄,把两名盗贼喽啰都敲晕了。

「啊、小心!——你的——」

但是,没人能预料到意外的发生。

「咦?」感觉上身一凉,洛伊德的身体被砍成两——

——砍成两段才有鬼啦。而且就算被砍,葵娜姐姐的惊人治愈术昨天才完全复苏了洛伊德的身体,也不必担心。

但洛伊德发现,自己在打败敌人的同时,自己的冒险者上衣被划过去,砍断中间的麻布系带成了两截。

……一身淌着汗水的健康臂膀,和诱人的肌肉裸露了出来,在林间斑驳的阳光下,熠熠发光……

这是什么气氛……洛伊德脸红着,但却丝毫不打算遮遮掩掩。毕竟,他原本就是莫名地想要炫耀自己男子气概给葵娜姐姐看,才这么努力的。

「这算什么啊……」

在另一边,葵娜的表情却十分的怪异。

【葵娜视点】
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今天变得特别奇怪。

在洛伊德少年尴尬的勇猛表演之下,出现了那样一幕。如果是平时的话,葵娜一定大喊变态,然后将始作俑者击飞到十层楼高了。就像当初她那个恶心帅儿子迎接自己时候的下场一样。

但是,此刻的她,却不由自主的,目光落在肌肉的线条和光泽上边。

「唔,我是不是有点奇怪了。奇奇……」

「……思春期少女,喜欢看『同龄男子』的肉体,应该是符合生理规律以及人之常情的。虽然……」

「啊。什么,……咳咳」葵娜看得恍惚。感觉身体热热的,之前下身痒痒的不安感觉,又出现了。差点错过了奇奇的下半句话。

「——虽然我也必须提醒您,这应该是对方正在释放技能对您产生的效果。据推测,应该属于某种X技能,因为您是首次遭遇的关系,尚且无法检测那是何种技能。」

作为情报战的一环,里亚德录的游戏中,原本pvp时遇到自己未曾拥有或鉴别过的技能,就是有相当的几率无法逆向侦测到全部信息的。而此时,便是这种情况吧。

「……你这家伙,竟然对我使用不明的技能!」葵娜这才缓过神来。朝洛伊德走了过去。

一掌按在洛伊德的头顶上,凭她的掌力,就仿佛在情急之下可以一爪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少年揪起来似的。全然看不出葵娜从外表上只是个和洛伊德相差无几的精灵少女呢

「啊疼疼疼疼。葵娜姐姐,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啊!」

洛伊德有点委屈地哀嚎起来。汗水涔涔的肌肉反倒是离葵娜更近了。葵娜努力不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少年的「那上面」。

「你,你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技能,对吧!趁我不备对我使用,你有什么企图?嗯?你这个臭小子……」

「是……我说,我都说啦……没,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在我们那里,男生和女生之间经常互相用的呀。我也是,偶然间从其他人那里学会的……非要说就是知道的多一些,学的快一些罢了。」

「给我说清楚点,那是什么技能啊!」

「X技能:交配之炫耀(雄性)」

这是什么鬼技能名字啊!

「……正如字面可知——」奇奇却忽然在葵娜的心底自动解说起来,「这是一个自然界雄性,在为了争取雌性的芳心来赢得交配权之前,努力表现自己的实力而对雌性炫耀、宣示的行为,提炼为技能的话,大约就是这种行为的凝练化吧。」

不就是发情的公猴子嘛!!!!葵娜狠狠地在洛伊德头上锤了个包。

在甩掉洛伊德之后,葵娜愤愤不平地回到队伍中。大部分的巡视任务都已经完成。今天到了收工的时候了。

「您不继续和那名少年确认关于技能的事情吗?您的状况,毫无疑问和他有所关联。」的确,集合之后,葵娜又不得不去面对那个古怪的发情少年。但是一想到这个,她就感觉心口一揪一揪的,虽然不是那种担心事情或者悲伤时候的揪心,倒不如说心里某些地方还有些雀跃,但是想到这一点,就会让葵娜觉得不知所措。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从自己生病,来到这个游戏,再到意外死去进入这个幻想的世界中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太奇怪了。

「……那个家伙就是个发春的猴子吧。太可怕了。」

可是一转眼看到自己的的状态栏——【X状态:发春】,几个大字。她的这话就没有一点说服力了。

「奇奇。所谓的X技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搞明白这一点我就无法释怀。」既是出于技能大师的骄傲,也是出于对那少年只用一天就把自己的心态搞得纷乱的莫名恼火。

「主人,我有一个推断。不过,还是需要从那名少年身上获得更多的信息才可以确定。不过,至少我能够确定,这个技能并不像是游戏自带技能,是自然规则的破坏者,倒像是对于自然规律的强化显示。换句话说,就是像水像低处流,苹果落地一般。」

「也就是说,是自然现象吗……只不过是,用技能更为具体化地描述出来?」

「是的。以您为例的话,您现在处于【发春】的状态,这就是思春期少女自然会有的现象,是无需任何技能强制造成的状态……只不过是用技能的形式概括了出来,并且的确势头也会更迅猛一些……咳咳。就是这样」

人工智能AI感受到主人身上传来的威胁气息,及时停止了说话。

「……好吧。既然需要的话……那,那就再去问他一次。不过,要是有危险的话,你也必须及时提示我。」

「所谓危险是以什么标准来判断呢?……」

「当然是不会受伤害,不会威胁到我的原本属性啊这些啊……奇奇你怎么变得啰嗦了许多呢,需要确认这个那个的……以前不是这样呀。是需要维护了吗?」

「没事。我明白了,您放心行动吧。主人。」

AI说完似乎无奈地叹了口气。是错觉吧。

……

……

过了一会儿,葵娜就感觉到今晚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她邀请洛伊德少年和自己一起共进晚餐。

本来是想要趁势问清楚少年奇怪的技能来源的。结果周围却有不少碍事的冒险者。

因为打算威逼利诱,食物点得很丰盛,还选了旅店一层角落最精致的座位。甚至点了蜡烛。

这是什么烛光晚餐吗!

座位高出周围一截,在一个小平台上。吃到一半镇子的冒险者们就窃窃私语地把目光投向这边——「喂喂那是谁,葵娜小姐和那个新来的幸运少年?」

「不是那个啥吧?因为救了命所以要以身相许,还是吊桥效应呢?嘻嘻!真浪漫呢」

不是的!

有几个好事的还凑到台子周围的几桌,若无其事地用余光朝这边看热闹。

「真是火热呢。就算说是什么名人的母亲。果然还是说谎的吧。就是个年轻漂亮的精灵妹妹不是吗?葵娜小姐她?」

「艾维涅阁下没有撒谎啦!她真的是那个《银环的魔女》哦!」

「好吧,那算是什么?小孩开大车?也有点奇怪呀,毕竟看上去,两边是一样的幼齿呢。」

「嗯嗯。而且葵娜不是很贫吗?这不太符合大车的定义吧,你们看看这是母系,祖母系?还是姐系?难说呢!」

「其实看着就是对该死的小情侣不是吗!」

「没错,越来越感觉FFF团之魂在燃烧啊!该死的洛伊德,来到这里才两三天就这么走运!」

「无论如何,精灵。精灵妹妹最棒了啊啊啊!!」

葵娜忍无可忍。赶快吃完后离开了餐桌。

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呢?又变成了两人共处一室的状况。只不过这一次,是在洛伊德寒酸狭窄的小房间里。

「总算是有机会可以好好问问你了……」葵娜清了清嗓子,对洛伊德开口。「那些技能,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是,最开始的一个【X技能】,我在我的家乡偶然从大人那里学习来的。」

「大人?」

「是的。在他们亲热的时候」

「……」

「好吧,那剩下的呢」

「就是,我自己动脑子,多多尝试了一下,就一下子想起来了很多……然后,在我做一些举动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地,名字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呀!!你做什么?」

洛伊德自然地贴近了葵娜的身体。

「……没有办法吧,我的房间就这么小。想要给你演示的话,就只能这样了。」他凑近葵娜的耳边,在她微微颤抖的脖子旁轻声说道。

「比如这样做的话,就是【X技能:调情】」

「……」

「好了……我知道了,不要再这样了。直接告诉我吧。」

葵娜推开洛伊德,紧张地问道。

「这些技能,要怎么样才能够获得?」

「我可以演示给你看,那应该就够了吧?当时我学到的时候,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好吧」

葵娜摇了摇在小房间里有点热到糊涂的头,打算完成此行的最后一项任务。

「既然该问的都问了,这是我最后的一个请求了……洛伊德少年……那个,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你能不能教给我这些技能呢?」

「咦。为什么?葵娜小姐,不知道我的这些技能吗?」洛伊德很单纯地反问。在他的眼中,似乎不会有强大的葵娜姐姐也不晓得的技能。

「……嗯,我还真的一个都不知道……。所以,能麻烦你告诉我吗?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举世无双的十三位技能大师之一呢!放着我不晓得的技能不管,这可有违我的原则。」

葵娜莫名地自卖自夸起来。骄傲地挺起她并不值得骄傲的胸。

「嗯。好吧……但是全说完的话会不止今晚,可能还需要花费个把天的时间吧。葵娜小姐如果想去别的地方的话就请也带上我,然后也必须按照我说的与我配合,因为很多技能是一个人无法做到的。可以吗?」

「嗯哼,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进入硬核玩家心态的葵娜,似乎忘记了自身的情况。

「那么,就让我先从头开始教给您吧!」

「诶?」

那一晚,世界最强的精灵葵娜被一名平凡的少年推倒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