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也曾梦想成为JK 新49话

49

和友绘的卿卿我我H之后几天,迷之倦怠感向夕奈袭来。

「唔——」

「怎么了?生理期?」

「才不是咧」

看着趴在桌子上呜——呜地闹着别扭的夕奈,美琴问道。 

「那么,就是自慰过头了呢」

「那也不对。但是,差不多」

「果然是H过头了呀。真实地,能不能离那三个家伙远点了」

 美琴有点变得不爽。

 她知道帅哥三人对于夕奈来说性上也算予取予求了,所以觉得今次夕奈变成这种肯定也是他们闹的。

 但是,夕奈否定了美琴的猜测。

「不是哦。昨天没让大家做。姑且做了一些治疗,但是之前我就这样子了。」

「是么。那倒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呀?」

「周日开始的」

「周……」

 说起周日,夕奈也没做什么才对。记得她说了要自己悠哉混过去。

 那样的话,就单纯是感冒了吧。

 周六,她应该是和友绘去约会了,肯定到夜里俩人大脑一番,然后就身体着凉了呗。

「因为和友绘玩太过头没睡着?」

「睡了哦?」

 美琴的发言,让边上竖起耳朵的同学们哇的一声开始沸腾烦闹起来。

『难道说连那个友绘都!?』

『魔王大人一败涂地,连那个女帝友绘也??……。喂喂,我们不会也被夕奈复仇吧?没问题吗?』

『没没没没问题的才对。要是复仇的话,我们现在,早被拴上水泥沉底东京湾了!』

『说说说说的也是』

 虽然此时友绘的别名暴露,夕奈和美琴却根本没在听。

「我说啊……那个双头龙真的,不太妙啊」

 美琴听了差点微微跳起来。

「双头龙?」

「在绝顶的时候啊,同时会到来非常厉害的刺激!一下啊嘿~了。超级舒服,舒服到恐怖,脑子都昏了~~」

 美琴在脑内反刍着这个词汇。在诸多的推测之中,某一个让美琴有种讨厌的感觉。那可谓是女孩子的第六感或者直觉所致吧。

「夕奈、夕奈」

 美琴锤着趴桌夕奈的肩膀。

「唔唔??」

 事后美琴也不记得当时自己脸上是什么养的表情了。

只知道,那一定是,唯独那个绝对不希望,这样悲观的,生无可恋般的表情。

「你和友绘周六去神社了?」

「神社……? 去了啊?」

美琴的表情瞬间冻结了。之后她的身边仿佛开始吹起绝对零度的风。

 但还趴桌碎碎念的夕奈,并无察觉到发生了什么。

 全班人听到了这对话,也只有一片寂静。

 之后窸窸窣窣开始有人小声议论。「神社是……」「诶,难不成是那个……?」「不了个是吧?」

「夕奈。我有点事情。ち」

「哦~~」

 美琴机器人般说完,就蹭地从椅子上起来。ミコトは無機質な声でガタン、と椅子を慣らして立ち上がる。

 仿佛机器人一样不自然地,从教室走了出去,僵硬地,朝友绘所在的教室走去。

 接着,她站在和朋友愉快聊着天的友绘面前。

「友绘」

 一句话就让班级冻结了。

 因为这一个词里就包含着说话者明确的杀意,仿佛让空气直接凝结的杀意。

 友绘一听,立刻明白一切,站了起来。

「跟我来」

 说完友绘仿佛无事发生一般离开了教室,美琴则紧随其后。

 直到俩人离开,教室才回复了生气。

『啥玩意啥玩意刚才那个是!?』

『太、太可怕了。那,不是糟糕的问题。我还以为杀人鬼来到我们班了啊啊!』

『啊,我觉得我一开始真的感觉到杀意了啊……』

之后夕奈和美琴班级的那些家伙也挤进来这个班了。 

『美琴,来这边了吗!?』

『来了来了。那是啥啊!玩黑道吗!?』

『啊,实际上是……夕奈去了神社了,和友绘一起』

『诶!? ……诶诶诶额!?』

『真的假的!受孕sex!?』

『哪边啊?? 友绘? 夕奈?』

『大、大概是友绘吧!夕奈,还是一如既往的傻逼兮兮的样子!』

 楼下一堆乌合之众吵闹分贝不断怎家中,友绘将美琴带到了楼顶

 在这高高的被围栏围住,古往今来发生过无数事情的天台上,此刻就只有美琴和友绘。

 走到天台正中,友绘才突然一转身。

 美琴则呆在入口处。仿佛堵住退路一般,就在那里站定。

「你和夕奈,去神社了对吧」

「是哦。去了呀」

「那晚上,做了对吧」

「做了呀」

「……搞出来了对吧」

 美琴苦涩地脸上嘴巴微动挤出声音,友绘则是无表情地、回答了。

「是的。搞出来了呀。」

 接着,她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下腹。

 这样子,让美琴咬牙切齿,狠狠瞪着她。そ

「现在,夕奈还什么都不晓得哦」

 友绘其实是在暗示「骗夕奈去神社,再做爱的话,就可以怀上」。但是,听了话的美琴只是怒斥友绘。

「用那种诈骗般的手法,夕奈是不可能想要那个孩子的!!」

「你肯定是那样想的吧。但是我呢,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想要。」

 轻飘飘地,友绘就把话说绝了。

 美琴死死瞪着友绘,但是,除了原地跺脚,却也无计可施。

「这事情,我跟夕奈说一下也没事吧?」

「嗯。轻便」

「……也告诉广君他们也没事吧?」

「嗯。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说到这时,友绘的表情却似一下舒缓了。

「我是相信的。夕奈她呀,听了,一定绘不慌不忙地,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似的,将这事情完全接受的。」

 听到这话,美琴紧紧握拳,转身,狠狠锤着天台的门。

 刚、刚、刚

巨大的嘈杂声音回响。

 之后,她的身影就从天台消失不见了。

 美琴一边下着楼梯,一边含混自言自语。

「那种事情,就算我,也是明白的啊。夕奈她一定会什么事情,都毫不惊讶地这样子接受下来的。因为那孩子,毕竟就是这样的人」

 一定,就算我说了要夕奈的孩子,夕奈也会是摆出有点困扰的表情,但最后应承下来的。她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我却有不这样做的理由。)

 (并非因为我,而是我的家中的原因。。)

 美琴的家里,对于同性爱非常的严厉。

 迄今依然被束缚在古旧的思想中,就算是男女间的交往,也很难随便认同。

 要是和夕奈交往的事情暴露,父亲,祖父,他们做出直接去袭击,杀了夕奈的事情也难说不可能。

 当然,要是发生那种事情,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美琴也有哪怕自己挡刀也要阻止祖父父亲的觉悟。

 美琴掏出手机,练习了帅哥三人,之后,回到了教室,将还趴在桌上的夕奈绑架走了。

「喂喂! 美琴! 可是在开班会啊!」

「我们俩都腹泻了!」

 不不,才没腹泻咧。无视夕奈的回应,美琴直接把她拽到了地震速报研究所。

 那里,三人已经集合了。没想到,友绘也和他们在一块。

「这是事关夕奈的紧急事态」

「从班会正中拽人出来也太那啥了吧」

「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之后你怎么交代啊」

 帅哥三人面对突然call他们出来的美琴发出责难。

 这五个人一起的时间也很久了。帅哥们对美琴友绘的态度,也相较其他人来说,显得日益随便。

 友绘则是自己靠在房间的墙上,打算作壁上观一般。

 美琴吧夕奈按在座上,然后整理好呼吸,宣言道。

「友绘她怀孕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