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话:圣者自渎(只要我自己堕落得够快 就谁也恶堕不了我)「关于我转生为大圣女却成了邪恶勇者的后宫性奴的那件事」

「『圣书』云。最初,天帝创世。」

「而之后,天帝便离去。」

「其最宠爱之女神,接手并照料世界。那时……星辰皆绕其转动,万物皆为其歌唱。」

「那时万物有灵,于是便有了诸多灵体。女神又以自身血脉与泥土之灵创造了类人种。其后代,便是今天的人类……」

在早课上。少女端庄大方地站立于众人之前,领读着圣书。
流光灿烂的金色头发,在天窗下洒落的一束阳光下闪耀着灿烂的光泽。
分为两股辫披在娇小的身体两侧。显得尤为可爱。
少女身着简朴的长身洁白牧师袍。
虽然手捧圣典,她却温柔环视着在场的众人,神圣之言如银铃般从嘴中流淌出来。
纤细却清亮的声音在整个房间内回响。

这位代替阿雅老师讲述女神之恩惠,神圣又美丽的少女是……
不是别人,就是我,爱丽希娅啦。
念完自己的文段,我盈盈鞠躬。回到座位上。周围是众人压抑着的低沉惊叹和赞美。那些声音不仅来自男孩子,女孩子也有许多。

最近,我逐渐习惯了扮演爱丽希娅的一切。原本我习惯于用刘海和侧发盖住自己的面容来阻止周围的视线,但现在的我也不再这样做,而是堂堂正正地将自己的面容展示于所有人的眼前。
为什么呢?至少在我有记忆,已经完成的原作部分中便应该是如此。
此时的爱丽希娅就是一名未熟,但已经天资惊人、颇有风范的圣女。也为周围的人们所艳羡憧憬。
虽然,之后她面临的将是可怕的遭遇……
但正因有此时的光辉璀璨,方有之后堕落的价值……?
会用这种思维方式想着自己的事情的我…很奇怪吗?

现在我十三岁,就已经熟读了教堂全部的典籍。
最近事件簿也不需要再写了。能想起来的都已经想起来,想不起来的我也放弃了。
已经很久没发生什么事件。在原作的这段时间也是无事发生。
关键事件都将在十四岁之前的那几个月发生,而想一想,或许十三岁刚过的现在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脑,没有娱乐。
乡下的村庄里,除了教堂之外就没有地方有书本。更不会有说书人、戏剧、三教九流齐聚的酒馆……
不管是现代娱乐还是奇幻世界里一般会有的玩乐项目一概没有。
所以现在的我很无聊、过于无聊。无聊到只能每天磨练神术、祈祷,以及看圣书背书,背到滚瓜烂熟。
结果模范生和圣女的印象反而更加地刻印在大家的心中。

但是,我怎么会是对这种绝境坐以待毙的人呢?
一个人最能挖掘的娱乐……全在于自己的身上。
你明白什么意思吧?
……

回到座位的我,端庄挺拔地坐在桌前,宛如中学时候那种前排假正经的优等生们。
然后我感觉到了视线。
以前,曾偷窥过我的那个右侧的男孩,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成长得大了、壮了不少。但他其貌不扬,是我平时也不会多在意的人,不过姑且还是记住了名字。阿尔拿吧。
但他的视线,我不讨厌。
和以前不同,现在的我没有穿着短袖,而是端庄的长牧师袍。
前胸是毫无修饰直上直下的版型,一直到小腿前,而在膝盖处有开叉,这样在我印象中好像有些中国风般的样式——叫旗袍吗?有点点类似呢。
虽然上身的布料保守、无法体现胸部的形状,却也无法压抑我逐渐隆起胸部的体积和高度。
我忽然悄悄地打了个哈欠,表现出困倦的样子,然后向前倚靠着桌子。
于是乳房被托在桌面之上,衣服也软塌下来,将我胸部的形状尽可能地呈现出来。
顺便一提。因为布料足够的厚,我胆大到并没有穿任何的内衣。
隔着这层包裹的布料,我最近才快速发育起来的乳房……就在那里。
他,看到了吗?
我的余光之中,他分明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胸部。
但我微微装作困倦地眯缝着眼,呼吸,确实变得微微急促起来。
而双腿和屁股,也微微地挪动着与椅子摩擦起来。
下面敏感的秘处,隔着裙子,分明感觉到丝丝凉意。而某种湿润,也悄无声息地涌了出来。
……
最近,我开始了这样的「冒险」。
因为实在是有够无聊,所以我开始了这种禁忌的游戏。从一开始像情欲初开的小学中学女生一样,我试着用下身摩擦桌子角。
后来,当然,是自慰。
不过那些都还嫌不够。
到现在,我平时上早课的时候,上下都已经是真空的了。
反正这个时代的人也不讲究文胸什么的。
最多也不过是有钱人或高阶层的人会穿着豪华的内衣。
像我们这样的乡下……不穿……也没什么区别吧。

「……唔…………嗯」

感受到男孩的视线愈演愈烈,我浸在了肆意的妄想,和身子反馈来的酥麻电流之中。
我的视线失焦地望向半空,下意识地紧紧抿住嘴。
「……呜呜呜呜…………哎………… 」
下身扭了一下,我感到了轻微的一阵悸动,然后我轻轻一叹。
在早课上的这种条件下,姑且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吧。
我收拾好心情,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我转过脸去,堂堂地迎向那位男孩子——阿尔拿的目光,对他若无其事地微笑。
「怎么了呀……?」
「!!啊、没什么!……」不出所料,他羞涩地转过身去。
我歪着头,更加温柔地向他露出理解和宽容的微笑。
「嘻嘻、你可真奇怪……」
在我这处男无法抗拒的必杀连击之下,他一定会把我的微笑的天使般模样牢牢地刻印在他的心里吧,然后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变本加厉,来作为撸管爆射的素材……
我是不是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下课,站起身的我,因为没穿内裤的下身流出了淫液到大腿根上。姿势微微有些不自然。

===

此刻,我站在铁匠铺的门口。
裸着被晒得棕黑上身的灰发少年——铁匠斯佩拉正在和我聊天。这些日子以来,因为阿鲁和塔拉时不时会光顾铁匠铺修缮铁剑,并且学习兵器的维护知识,我们也与这位小哥哥混成了熟人。

「爱丽希娅小姐!请问,像我这样铸造杀人兵器的人……也能憧憬女神,被女神救赎吗?」
「嗯……圣书是这么说的哦…………」

然后,我就会这样笑眯眯地,用平时背得滚瓜烂熟的圣书为他讲道,煞有介事。和满身肌肉干体力活的印象不同,这个男孩似乎总有很多的事情在思考,很多的事情在发愁似的。
就让我为他传道解惑吧!
就像是个真正的牧师一样呢……
顺便一提。我的下身还是凉飕飕的。乳蒂也摩擦着衣服,稍稍有些痒。
虽然你可能会问既然认真地扮演着爱丽希娅了为什么却要这样做……
但责任之外,偶尔做些满足自己的出格事情……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再说,老话说的好——
只要不被发现,就没有关系!

「哟~斯佩拉,今天忙吗?」塔拉利斯和阿利艾鲁二人组也走过来了。

「嗨,斯佩拉!爱丽希娅,你也在这里呢?我们俩一会要去瀑布哦?你也来吧」塔拉利斯看着我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最近他都是这样扭捏呢。思春期到了吗?

「好耶!带我去!嘿嘿~」

来到村庄南方的处山谷。我们来到的小瀑布是村子里的孩子们总光顾的宝地。
上身赤裸的塔拉利斯和阿利艾鲁嬉笑打闹着在瀑布下钻进钻出。满身泉水,潇洒的秀发在风中哗啦一甩,好有感觉。

好的!原作CG get!美少年出浴秀,这是什么我不知道的乙女gal啊!

「爱丽希娅?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我?……哈?才、才不呢……一身湿透、羞死了!」
我故作生气……

呜……最近,就连我这样说话,恼怒,也不会觉得自己是惺惺作态,反而发自内心了。
明明是我的理论年龄足有33岁来着……
身体真的会带动心灵一起幼小化吗?!真是可怕……

之后,我把毛巾拿过去,轻轻给阿利艾鲁擦干头发上的水。
然后偷偷地瞟着另一边塔拉的反应。他低着头,好像有点脸红,但却是也在用余光偷偷瞟着我。希望我能够注意到他呢。
真是好猜的心思。但是之后,我什么也没做,就这样回到了村子。

……

必须澄清一点。我不喜欢塔拉利斯。也不喜欢阿利艾鲁。
但若问我有没有考虑过在这里塔拉利斯谈恋爱的可能性。也并非完全没有过。爱丽希娅和塔拉利斯的因缘,让我发自心底地感觉有意思。

只是……
只要一切还在女神的计划之中,只要我所处的这个世界没有摆脱剧本的束缚。这就是无法实现的。

这个游戏的二周目,至少在我死亡之前已经明确的主旨是非常清晰的——「塔拉利斯因为杀害挚友,走上不可挽回的邪道之后发生的故事。」

也就是说我面临的未来,核心的矛盾必须是塔拉利斯因为我而吃阿利艾鲁的醋,从而激发冲突。
若我大方和塔拉在一起谈情说爱,那么这就无法成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不仅仅是为了剧本的顺利实现。还有一个理由,让我无法信任塔拉利斯。

——女神说过,会有「邪恶的意志」。

如果女神没有诓骗我。那么类似于玩家的「超游」意志便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但那是什么时候呢?
究竟在未来,十四岁生日之前的某一天呢?还是说现在已经降临了,而我并没有意识到?无人知晓塔拉利斯的思想和人格现在究竟是何种状态。

所以我也不可能与这样的人真的交心。因为他很可能已经不是我之前所知道的塔拉了。
在知晓塔拉是否成为了「那个人」之前的每一天,我都既无聊,又不安。如果能早点知道他已经被替换成「假的」了,或许我反而会踏实许多……

===

之后,又是某一天的例行早课。
「阿雅老师,请问女神叫什么名字呢?」好奇的男孩子问道。
「这样的问题。是不可以问的哟。因为,有『言灵之戒』之说,——记住『不可言神之名』。」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孩子们不依不饶。阿雅没办法地指了指我。
哎、没办法呢。就由爱莉西亚姐姐我来讲一讲故事吧!~~

「听好了…上次我们说到,原初的世界中有许多灵体,他们代表自然的力量,对吧?

灵体们中不乏反逆邪恶之士,向女神掀起反旗。

其中最强的那只,便是原初的魔王。

魔王和女神大战,天昏地暗。多年后最终被女神击败,他却在被消灭之前,咒骂着女神的名字!!日夜都不止息。

女神原本是有名字的,最初她与灵体们以朋友或兄妹相称,就是用着那个名字。但自从与魔王之战之后,她便愤怒地,再也不允许任何人称呼她的本名了。

而女神,也从此成为了独一的女神。她是光之女神,治愈之女神,爱之女神,她也是属于人类所有正面事物的保护神。

但惟独,没有像人类一样的名字。这正是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女神已经成为了这世间万物的光明,一个名字,已经无法表达她的伟大了呢……」

「爱丽希娅姐姐,魔王既然死了,为什么还总会有魔王侵略人类,又有勇者出现呢?」

「因为啊。魔王留下了血脉,而每隔数代,就会有很强大的魔王再次出现!

勇者,则是女神为了保卫人类而设置的保险。

只有心灵纯洁,充满正义感的孩子,才能被选中,打败魔王。这也是我们阿塔拉斯村最与众不同的一点。

我们都知道了。有着那把剑,可以提前发现具有勇者品质的孩子~

大家一定要努力,成为被女神青睐的人呀~~」

「哦哦哦哦!!!爱丽希娅姐姐真是,什么都知道呀!!」

「比阿雅阿姨懂得都多呢!」

……

我听了无奈地和老师相视一笑。
没办法。游戏的这些设定,是我和【白羽】一起开过会讨论出来的…… 我会不知道才奇怪吧。
只不过这件事我也无法解释给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听就是了。

今天,早课上男孩的目光也是极为灼人。不过,光是展露胸部的曲线也无法给我什么刺激了。
倒是、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所谓外挂……女神大人给我的究极外挂,究竟能不讲道理到什么程度,我想尝试一番。而【女神的祝福???】之后所隐藏的最大能力,据我的观察,就是一个可以随意调用的神术要素库。

简单地说,不用修习掌握,就可以将任意我所知的神术基本要素,也就是【保护】【护盾】【清新】【圣光】这样复杂法术的基本组成零件调用出来组合。而这一点,如果我猜的没错,潜力将是无限的。

但今天的话……我想要尝试的东西很简单,或者说,和眼前我空虚难耐的某根心弦有着直接的关系……
圣书有言……女神是掌管万物的生命,自然也会祝福繁育和生殖。好比说,对于不育的夫妻,女神有着生育的祝福……而要将其拆解的话,生育+祝福这两个要素必不可少,或许还可以拆得更细……但是现在,没必要想那么多了
(唔……生育,也就是【生殖欲】要素……有了。【邪恶侦测】中的,【侦测】要素,有了)
(……女神大人,请赐予我祝福……【生殖欲】+【侦测】威力x 10,施放——)

随着我心念晃动。
一阵看不见的波动在我的周围形成。(真的,能使用?!)
然后下一刻——
我的脑中就被粗重的、巨大的,仿佛在耳边喘息一般的低吼声淹没了
「爱丽希娅小姐……嘿嘿……爱丽希娅小姐的奶子……好棒……好大好大……会是什么样呢……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找机偷窥她洗澡,但是好难呀……说起来爱丽希娅小姐的下面小缝缝是怎样的,是不是粉嫩嫩的,里面是怎样漂亮的褶皱呢……啊哈哈哈……哎呀之前和雷利阿去欺负的莉莉……下边白白的细细的,一点都没有意思呢……而且大喊大叫的让人扫兴……圣女爱丽酱,一定会温柔地,朝我撅起她的大屁股,让我插的吧……啊啊哈哈哈哈好爽好想撸!!啊爱丽吃我的棒棒,用你的头发给我撸撸我的棒棒啊啊啊好棒啊爱丽希娅真的天使,不对是女神,就是女神好想肏女神一样的小爱丽希娅啊就这样在课堂上把她按在桌子上掀起裙子来插又会怎样呢,说不定是很值得的吧啊啊啊啊啊」

「呃、……」
我趴在了桌子上,有点头晕目眩。
(唔……真的是……意料之外地难堪……算了,至少试验成功了……就叫你【欲望探测】,似乎不错呢。但是倍率果然要降低一半以上才能用)
过了一会,神术总算失效了。
我决定把这个刚刚发明的神术封印起来……

下了课,我独自一人钻进教室的祈祷室。锁上木门。
我跪在地上,感到全身无力。轻轻抬头看着女神的木像。我有点恍惚。
平时来到这里都是祈祷,肌肉记忆让我摆出祈祷的姿势,默念祷文。然而——
突然,我感到一阵紧迫。
手仿佛自己动了起来。伸到我的牧师袍下,感受到一片湿漉漉的。已经泛滥成灾。
索性我就将自己的牧师袍掀起来,坐在地上,有些怯生生地,但很快手就着魔一般抚摸上了。
在爱丽希娅的一生里,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而如果是被有着更多年经验的牧野有栖所主导,那么我的手……手指的手法,娴熟的技巧和力道,就在转瞬之间,回到了那过去无数个夜晚的水准。
揉捏着阴蒂,手掌和指被来来回回,温柔地与我的唇瓣打招呼。
不多时,我已经忘乎所以。
抬起头来,女神像在上,我肆无忌惮地仰面朝天,就这样,让自己的敞开的双腿冲着那神圣的女神自渎。
正如字面意思一般,亵渎着自己,亵渎着神明。
这样的感觉
「…………好…………好棒……要,要去了————去了————」
我无力去看自己的下面是什么样子。说不定,我的淫液也喷溅到了神像都说不定……
翻过身来,我颓然啃着地面,全身脱力,惟有手指疯狂地,继续在刚刚高潮的小穴口不断地花式折磨着自己。
「呜呜…… 」
全然不管哭泣般地哼出淫啼,我的屁股越撅越高,双手都放在腿间,努力地抚慰着密处周遭,渴求着下一次高潮。
……
「……爱丽希娅姐姐……爱丽希娅姐姐?可以和我们玩吗」
「呜呜……唔…………不要……不要来……要……我要……再来……再来」
「不要打扰姐姐!……她在祈祷呀」
「可是,可是我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不是在祈祷呀」
「是在哭呢……爱丽希娅姐姐,有难过的事吗?」
「…… 好难过…… 难过……我的小穴……难过……呜呜呜……有人,从后边插我的话……呜呜呜」
「女神大人怜悯着世间众人……圣书不是说吗?……女神大人和她的圣女,是为世人大家的苦难所悲伤呀……爱丽希娅姐姐,也是这样吗?」
「啊……爱丽希娅姐姐真是伟大呀。」
「呜呜呜呜呜————咿呀————呃呃呜呜——————去了……去————不不能发出声音来——————————!!」
「……嗯——哎———————………… 」
终于,我在第二次绝顶中,整个腰部到臀都向上疯狂一拱,倒在地上,像鱼虾一样抽搐了一会,颓然叹了口气……
总算是……结束了呢
「……爱丽希娅姐姐,也在为世间悲悯叹息吗……这就是女神之叹吧……」
「呜呜呜……不愧是圣女呀……」

4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