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话:爱莉希娅、0到10岁「关于我转生为大圣女却成了邪恶勇者的后宫性奴的那件事」

我,牧野有栖。我今天似乎死掉了。
虽然想要主张自己是在做白日梦。但做梦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也没有到过这样诡异的空间。
我在全白的空间里漂浮,自称女神的声音在我的上方。
很奇妙,明明空间没有上下左右的概念,但我就是觉得她在「上边」。而虽然她近在我的眼前,但我无论怎样都无法看清她的面容。
因为神明是不可直视的吗?真威严。
我只能感觉到,神明大人似乎整个人被白色轻飘飘的布料围绕着。她发丝是金色的,个头不高,仿佛人偶。虽然,无法看清她的面容。但是气质似乎十分的清澈、纯粹。
很有神性。虽然是废话。
但我首先要提出自己最关切的问题。
「嗯……我是因为自慰、死掉的?」
我死前做的就只有这件事,嫌疑是最大。
神明大人似乎无动于衷。
「……那,我是因为窒息、死掉的吗?」
如果说有死亡的诱因,也只有这个了吧。但是最好不是。死法真的很奇怪请不要。
女神大人也没有回答我的意思。
「那是因为……着凉?」
女神叹了口气。
「是,心脏麻痹啦。」女神大人发出的纤细轻柔的声音,很好听。
「什么鬼,那死x笔记一样的死法。」
「开玩笑。其实是心肌梗塞。」
有什么区别吗?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心梗而死呢?虽然知道问这个好像也没什么意义。我内心已经想到了答案。
「对于你来说,其实年纪轻轻也本不应这样轻易地死去。但是那天的激情暂且不说,之前一段时间,你也过于疲劳了吧?工作?彻夜不眠?还强行喝着功能饮料去参加活动?猝死,本就是很可能的。」
神明大人说的在理。这样一说,我似乎也的确是咎由自取……
啊,结果上来说,我用自己的生命,为广大年轻令和年轻人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健康生活宣传企划?
这么说起来。我还真的是闹大了……
突然想到某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的脸红起来(如果在这异空间里我可以脸红的话)。
你想想看,好吧?……第一个进到我屋子里的人,他肯定会想歪到不知道哪里去的吧??!!这问题不是非常大吗?!!
一名裸女,一身的性爱玩具。头上戴着vr。头埋进枕头和被子里。电脑上还放着是成人游戏。
……
……
呜呜呜呜!!!!怎么回事,这种复杂的心情。如果被看到这样的惨状,我大概真的社会性死亡了。但想想,如果今后也不会再回到人世,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羞耻的(?)
「那么……这里应该是,惯例的『那个』环节吗,转生的环节——」
「地球世界的牧野有栖哟。我是管理你的命运于转生的神。」女神冷淡地宣告。
「……你想要一份与你的灵魂相和的,真正精彩的转生吗?」
听到这话,我不由凝神屏气。
「……那是真正精彩的,不留遗憾的一生。而说起来那个世界,也与你本人有着因缘际会、玄妙之极的关系。」
「——阿特莱斯世界。这个名字,你应该很耳熟吧?」
我点了点头。


「呜哇哇——」
在某个村庄,教堂侧边的小屋,刚刚产下的女婴哇哇大哭。
看到婴儿十分的健康,夫妻二人欣慰地相视一笑。
两人都紧张得一头大汗。此刻却也显得十分幸福。
斯汀和玛丽亚。近三十多岁的夫妻二人年轻时颠沛流离,好不容易在而立之年之后落脚于这个村庄,却多年无法生育。
如今这个孩子的降临,简直可以说是女神大人的显灵。
「辛苦你了呢。孩子妈妈。啊。她真可爱……」
「说起来,是个女孩子呢。给她起什么名字好呢?」
小婴儿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女神大人啊……如果是女神大人的赐福的话……或许就用那个名字吧」
「嗯。爱丽希娅~~~~」

诺斯塔王国、阿特莱斯村。
爱丽希娅出生,此时0岁。

===

「……」
「怎么,惊讶地说不出话了吗?」
「啊……倒也没有。只是,心底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无可奈何吧。大概就是,『命运』吗?」
「也是呢。毕竟,那是你前生亲自去参与构建的『故事世界』呢」
「该不会,正是转生在游戏中对应的时间点吧?」
「正是」
「难不成,还是游戏牵涉的人物?」
「正是。虽然我不会告诉你那是谁就是。这是转生界规矩呢。」
「……那我岂不是转生到了更加了不得,更加危险的地方了吗……没问题吗??……这个………… 」


「阿特莱斯」世界的春风吹拂大地。
绿草如茵。洋娃娃一样一头金发,穿着白色背带装的小小的女孩儿在大树下的水塘之前蹲下,捧起水洗面。
哗啦啦的水声过后,少女打了个小小的可爱喷嚏。
望着卷云舒展的湛蓝天空,飘荡的翠绿枝叶。一切都如梦似幻。
「……真难想象,这里是真实的世界——阿特莱斯。而我现在的生命,叫做爱丽希娅……是我自己亲手设定的角色……」
少女低头,逐渐平静的水面上映出自己的面容。
那是她前世从未见过的面容。因为爱丽希娅的画师并没有找到,也从未有过具体的画像。但现在,爱丽希娅就是自己。纤细的面庞,精致的眉眼鼻嘴之线条,那其中的神韵果然是和前世的自己——牧野有栖有个七八分的相似。
要说不同的,也就只有瞳色,和更加欧美
果然……仿佛是童话仙境的爱丽丝呀……
牧野有栖=爱丽希娅微微苦笑一声。按照爱丽丝风格微调的自己……就是爱丽希娅。若是自己前世看到这张脸或许会感到啼笑皆非。但现在……因为出生,作为父母的孩子活了五年的爱丽希娅,毫无疑问正是自己,而不是什么虚构出的角色。不知不觉,竟然不会觉得有任何的违和了。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蓦然接受了「自己就是爱丽希娅,爱丽希娅就是真实的人」……这样一个事实的呢?)
「哇哇哇哇哇————姐姐,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
忽然间,一个红色的小不点——哦不,穿着红色小背带裤的小女孩儿从旁边窜过来,直直扎进了爱丽希娅的怀中,爱丽希娅也不过是个小女孩儿,被撞得翻了个跟头。
「……哎呀哎呀。没事啦。爱琳娜。到底是怎么了呢?」
爱丽希娅果然还是大一岁半。她翻过身来,还是好好地抱着自己怀中的妹妹「爱琳娜」。也不管头发上还沾着碎草沫。轻轻地拍打,抚摸着怀中小家伙的头,她发自内心地宠爱地微笑
着。
「……呜呜——好吓人。刚才,刚才爱琳娜进到一个山洞里面, 好黑,有鬼,真的有鬼呀!我还没看清楚,就有两个小鬼,一个黑脸,一个红脸,窜过来,对人家呜哇乱叫……呜呜呜呜呜呜呜——————姐姐保护我!」
爱丽希娅叹了口气。今天是她们姐妹俩头一次从家里跑到村外来玩。还是瞒着父母的。虽然是妹妹软磨硬泡地要求,但自作主张的终归还是自己。出了什么事也只能自己负责。
话虽如此,以她的印象来说,村边上的这一点点距离内确实不可能有什么魔物的洞窟,那样的话,村里就太危险了。这样的话……爱琳娜究竟刚才是看到了什么呢?
「……别担心,爱琳娜,不管怎样的魔族还是兽人,姐姐都会帮你解决掉的啦!」
捋起袖子,捡起一根木枝,小小幼女爱丽希娅宛若是一名气势汹汹的剑士。
「嘿哈~~看看谁敢来~~」爱丽希娅哄着妹妹。
「啊啊——小鬼真的又来了,姐姐,你看你看!!——」
顺着爱琳娜手指的方向,果然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了。
他们戴着妖鬼的面具,握着木棍,手舞足蹈。
「喂喂、谁允许你们来进犯我们的秘密基地的呀?」
「啊—— 前面有女生也」
「好美」
「……」
爱丽希娅的心脏咚咚地猛跳了几下。
那面具后的黑发和金发的男孩。
怎么忘了,初遇的flag,是在这个时候立起的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

在村外,爱丽希娅首次和塔拉利斯、阿利艾鲁见面。
爱丽希娅 ,此时5岁。


女神继续讲述。
「事实上,你将不仅仅是涉及那边的人物、角色。你还会很深度地介入。或者说。是非常接近游戏的某个剧本。」
……
等等
「……如果是这样。那我转生到的,究竟算是游戏世界,还是真实的世界呢」
我不由地提问。
「真实的世界。」
「……哪怕,有着剧本的存在?」
「你倒是接近了某个问题的重点。」
「问题的重点?什么意思?」好像有哪里不对。
「准确的说,你命中注定转生的世界阿特莱斯,那本应该是个正常的世界。也就是说,任由你发挥,由你的决定书写。人生本应如此。但是,现在这个世界却有了一些变质……」
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若是平常的转生。那么或许我需要很长的时间做心里准备。因为面临的将是一段数十年的全新人生。而一旦做好了准备,我也将二话不说,心无旁骛地投入来生。
但,如果只是定好剧本的世界。那么……这段人生,是游戏吗?是一场只能旁观的戏吗?究竟是哪样的呢?
无论如何,我觉得神接下来的解释对我的未来将至关重要。
女神顿了顿,续道。
「那个世界,被人所侵入了……有一个邪恶的势力,把类似于你们所设计的游戏剧本一样的东西植入到世界、让这个世界历史的发展,总是向着顺应某个【主角】意志的方向……而这只为了讨好他一人,让他一人心满意足。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来话长……但简单地说,那就是你也将别无选择地参与进入这个剧本之中,并且与之对抗。」
「……」
我咬着嘴唇。
「这……听起来,真是有点复杂……但首先我想知道的是——」
……
「为什么?」
……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要、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女神的面目依然隐去。但是她似乎早就料到了我的提问。
「因为,注定是你。」
……
「好麻烦。」
……
「你如果成功,就可以让这个世界恢复正常。」
……
「不恢复正常,会有什么关系呢?」
「那么你最终将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陷入这个没有『真实』,被邪恶势力摆布的世界。」
「…………为什么倒霉的偏偏我…… 」
「却也不尽然。或许,这反而是最适合你的角色也未可知。」
「……?什么、意思?……」
神明大人话里有话。
「『成为邪恶的主角的猎物……次要的配角……被玩弄的牺牲品』,如果我这么说,你会有所期待吗?」
「……」
「在那个邪恶的『主角』身边,被肆意地贬低和蹂躏,任他予取予求,却依然旁观着她、支持着他……这难道不是你梦想过的役角吗?」
我的脸红了。
完了,从一开始神明大人就完全看穿了我的底细。
「而我所要和你达成的契约、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这场闹剧最后的最后,反戈一击,让这个被扭曲的世界回归正常。而我也会给予你两种选择,一种是,以神明的功臣的身份留在这个世界,又或者是,回到你原本的世界。」
「等等,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可能性,或许是多重存在的呢?」
虽然我看不见神明大人的样子。但是总觉得她,熟悉地让我很不舒服。那是总作为TRPG的主持人的我,仿佛自我嫌恶一样的,对与我相同的故事的操盘手的一种近亲厌恶也说不定。
就算我看不到我也知道,她分明是在邪恶地,得意地微笑着的。
因为我知道,这样子的条件,我根本无从拒绝。
没有拒绝的资本。
也没有拒绝的欲望。
因为,这样角色的人生对我来说,宛如是最棒的舞台。
而那最后承诺的回报,哪怕有可能是空头支票,我也只能甘愿去上当。
「……哈……」神明大人叹了一口气。
「看在你悲惨死法的份上。就给你厉害一点的转生特典吧。」
闻言,我忽然打起了精神。
「……哦哦!!果然、有惯例的那个环节!请务必给与我!——请问、具体是什么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根据你本人的情况,给予基本上可以算是不讲道理开挂的能力。」
「真的,不可以剧透一下吗?」
「那么,可以算是你同意了吗?」


我、牧野有栖、如今,已经是真正的爱丽希娅了。
在广阔的平原上,我的头发在风中飘荡,捂住裙摆,我阻止春光乍泄。远处的原野上,嬉笑的少年两人在互相斗剑。
我手中的篮子提着可口的苹果。那是我为青梅竹马们准备的犒劳品。
但我隐约知道,对他们来说,每天的练习过后,我——爱丽希娅的微笑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慰藉和犒赏。
岁月如梭。在五年的相处中,我和两位少年成了朋友。
而在不断学习,不断了解这个世界的过程中,我也逐渐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深入到乡村牧师的女儿,平凡少女的身份中去。
转生神大人的契约逐渐远去。而我却时常会在梦中醒来,思考。
这一切真的是一个被人为操弄的故事吗?
这真的不是现实世界吗?
现实和虚拟的境界已经难解难分。
究竟是黄粱一梦,还是冷酷的现实?
……
……
除了我所拥有的前世的记忆,和与转生神大人的谈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我所经历的一切是虚构的游戏。
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奇怪的技能。
【女神的祝福???】
那是在我的意识深处刻印的技能。此世无人知晓。除我之外,也没人能够知道它的存在。
她从未发生过任何效果。
如果它就是我的转生特典,那只能说,是寒碜之极。
……
然而,就在我沉浸于这样的犹疑之中,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划破天空。
「——爱丽希娅,你爸爸她——」
啊。
不妙。
距离前世太过于久远。我居然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爱丽希娅的父亲的死亡事件。在山中寻访樵夫。却遭遇了意外出巡的哥布林。
好不容易逃脱,却重重的摔下山崖。
这是促使爱丽希娅成长的重要事件。因为意志的奔流,爱丽希娅觉醒了天赋,精疲力尽,驱动着小孩子无法驱动的最初级的治愈术却依然无济于事。在痛苦之中失去了父亲的事件。
却也就此证明了爱丽希娅的神术天赋,从此得到治愈技能,成为主角团的奶妈。
——非常套路的节点性事件。
也非常的游戏性。
但是这是现实。我没能想起这回事,也没能做好任何准备。
「……我马上就过去!」
我疯了似的跑着、跑着,不管裙子划破,鞋也跑掉。
尽管父亲和母亲是我被强加的第二世的父母,
但每当我看着父亲和母亲逐渐在岁月下苍老,但是无比慈爱的面容。
每当我抚摸着那个如小精灵一样鬼精可爱的爱琳娜的头,我反而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比地球、日本的事情还要真实。
让我有朝一日舍弃他们而去,我真的能够做到吗?
他们,可是我真实的父亲、母亲,和妹妹啊!
就算比起那个人——牧野谦一……都更像是我的亲人。

……
当我焦急地跑到病床前。父亲摔得浑身上下扭曲沾满变得乌黑的血迹。唯独脸上一片惨白。
「爸爸————」我痛苦失声。
被路人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行了。等到运送到这里,我跑过来时候已经回天乏术。就算我现在学会治愈术,我身上的魔力也不可能允许我救得起两只脚几乎都已经踏入鬼门关的死人。
这就是现实吧。
哪里有什么剧本呢?
我能做的只有将手放在他的头上。全神贯注。用最适合这个世界的原住民的做法来做吧。
若是真正的爱丽希娅,必然会全力地向女神大人祈祷。
「女神大人……若是你真的存在……若是你真的显灵,请一定救救我的父亲」
我残破不堪的意志竭尽最后的力量在内心呼喊
「女神大人、、女神大人、、、」
「爱——」
……
【女神的祝福???】
此次效果:【回生术lv8】发动——废弃。

……
『未熟的圣女』称号获得、【治愈术】lv1习得。可以获得相应职阶
我的意识断片。
……
当我醒来之后,父亲如同没事人似的活下来了。
而村里的众人将我围得水泄不通。

啊……果然,这是真实世界,不是游戏的剧本呢。否则,我怎么能做到这么夸张的事情?
不、不对。那最后的天之声。分明是我的技能发动的声音。
也就是说——并不是我的什么意志感天动地,创造了剧本没有的奇迹。
而是那个、阴险的转生神的特典……在这个时候应验了。
这依然是在神的剧本之内。只是我并不知晓剧本走向何处罢了。
【女神的祝福???】
我逐渐明白了一切。
这就是我,最强的外挂啊。

爱丽希娅,阿特莱斯村牧师之女,因施行奇迹救活父亲,圣女之名在小范围内传开。
爱丽希娅,此时10岁。



「最后的问题,你对于玩游戏时候使用外挂/作弊器有什么偏好吗?我可以根据你的需求对你的特典进行调整」

「嗯姆姆……」『牧野有栖/爱丽希娅』陷入了沉思。

「玩游戏的时候,我总喜欢开作弊器。但我喜欢的是……把某一项,比如说金钱之类的调到最大,让自己无限自由。然后,在其他的地方,我喜欢的地方,给自己施加禁制。」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将『牧野有栖/爱丽希娅』的意志送入那个世界。

「嘻嘻……你想要外挂肆意享受的快感,又不想要破坏游戏的受限感。可谓贪婪聪明。反过来说,你既有喜欢被束缚,被虐待的硬核玩家心理,却又舍不得内心受创,格外注重保护自己。可谓是胆小,怯懦。真是,自作聪明,又可爱可怜呢。但也只有这样,才不愧是你……」

「那么……这场游戏可谓是最适合你不过了。它既是一场有着剧本的游戏,却又如同真实世界一般,剧本并不掌握在你的手里。用我给予你的道具,缩在你自我保护的龟壳里,肆意妄为、享受吧。

我们将会某日再见吗,还是说,这场游戏,能成为你最甜美的坟墓呢~~~」

说完意味深长的预言,女神消失了。

1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