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渴望败北~穿越到异世做调教师 结果来的客人都是M 2-3话

1-2 炼金术师被责难乳首

“哦,这可真是不错呢。”
“……请不要这样紧紧盯着我看。”

回到房间的男人故意合着双手,死死地盯着我这边。

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看上去是一幅什么模样,所以用双手努力地遮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从那仿佛刺入肌肤的视线带来的羞耻中逃离。

我斜眼看着房间墙壁上的大镜子。映在其中的是穿着内衣的我的样子。银色的长发已经放下,二衬衫和裙子也已经除去。因为日夜埋首研究而显得苍白的皮肤,却唯独是脖子以上的皮肤微微泛红……

一直被称为天才的我,此刻却穿的如通识引诱男人的娼妇一般。小裤裤的那细绳子侵食着臀肉,勉强覆盖着四处的只有一点点布料。
我现在,就在刚刚才见面不久的异性面前赤身裸体,这一事实让我浑身发热。

“和你很相称的打扮呢,非常的下流。”
“呜、”

在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被说过这样子的话。男人的眼神和话语对我是十分新鲜的,但同时又让我非常屈辱。

“再给我看看嘛。哟。”
“啊、什,做什么、”

男人迅速地欺近我的身边,将我努力遮掩胸口的右手抓住,拽起来。
肌肉力量的差距显而易见,我的防御不值一提。那么,仅仅只被薄薄的布片勉强遮住尖端的我的胸部,余下的只能说是皇帝的新装了。

“嗯。和年龄相符的大小。有点贫。”
“……咕呜…”

我被男人抓住胳膊,还这样对胸部大小品头论足。简直过于超现实了,怀疑是梦幻。但这却是现实,我自己亲手造出的现实。

近距离,我感受到毫无顾忌的男人的视线在自己的胸部和身体舔舐。我被看见的地方带着热气,就连努力想隐藏心脏剧烈搏动都快要被看穿。

“索菲娅大人,你这里,有被人碰过吗?”
“怎,怎可能有啊!”

面对男人过分的提问,我压抑着羞耻怒斥。必须要取回自己平时的从容,我理性如此想着,但思绪却已经纠缠不清。

“那就好。那看来,我能找到不少乐子。”
“诶?”

男人周围萦绕的氛围改变了,忽然变成了粗暴、野蛮、狰狞的感觉。
刚才那张诚实的表情现在已经不见,变成了对猎物垂涎欲滴的野兽。男人粗壮的手指伸向我的胸部……。

“啊……!”
“请随意喊叫,反正不会有人来。”

手指、忽地、抚摸了胸部的尖端。
我不由自主地轻哼出来时,紧接着就是男人这煽风点火的发言。男人就这样用食指的边沿、沿着我的皮肤,缓缓划下。

“嗯、啊、呼……咕……”
“请尽情享受。 毕竟这是您提出的请托嘛。”

“毕竟是,请、我、来、调、教、你、自、己、的、委、托 不是吗?”

……我自己期望的,所制造出的状况,正在吞噬我自己。

“哈、咕哈、哈啊……!”
“呼吸越来越急促了呢。很舒服吗?”
“那、那种事……没、有……”

我的右手依然被牢牢固定住,胸部则被男人大肆地触摸着。手指温柔地抚摸着肌肤,轻轻地手指沉入我细嫩皮肉之中,又轻轻抬起。来回反复。
这并不算什么粗暴的手法。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因这种未知的感触而震颤。

“看你这个反应,是未曾有过性经验确实不错。你也是没有与人交往过的经验吧?”
“在说、什么……啊、咿呀……!”

男人用手指擦着我的乳首。仅仅只是温柔地从布料上擦过,就让我发出奇怪的声音。看到我的反应,男人心情不错地笑了了。

就如他那极其失礼的话所言,我是处女。至今为止,我一次都没有把身体给过男人。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性知识,自慰行为也平常地在做。

但,我却从未如此舒服过。自己的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样,因快乐而雀跃,前所未有。

“越来越硬起来了呢。让我挠一挠吧。”
“咕、哈! 哈、咿……啊!”

因被刺激着勃起的乳头,我的声音停不下来。全身渗出来的汗水与喷涌而出的快感已经无法由自己的意志去控制、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我还没喂你药吃呢。素质是真的优秀呢。”
“素、质……? 呼、呜呜!”

男人执拗地不停地责备着我的乳头。指尖微动,视线始终盯在我的脸上。对他来说宛如简单的工序平淡地重复。却仅仅光是这样,我体内蕴藏的快乐就不断地积蓄攀升。
这样的反差羞愤之极,于是我拼命地瞪了他的那张从容的脸一眼。

“没什么的啦,索菲娅大人。那么,准备运动就到此结束吧。”
“哈 啊?”

男人用食指将覆盖着我的布片干脆地向上一推,然后我的乳头上清脆地一弹。那一瞬间,像电击一样的刺激从胸口传遍全身。大脑被甘甜麻痹,双腿惹人怜爱地轻轻抽搐摇摆。
仅仅是责备乳头,就被推上轻微的高潮。一股已经无可救药般地悲哀之情涌上心头。

喘着粗气,汗津津的脸颊上粘着头发,我漂浮在这虚无的感觉之中,轻轻瞪着男人。

“表情很不错呢。就好像这种程度不会屈服一样吗?”

“那当然了,就凭这样的…… 啊、!”

是的,我至今为止,一次也未曾败于挫折。被这样一个男人玩弄就认输的女人才不是我。
依然残余着高潮余韵的又亢奋起来。这种程度还不能算是失败。就这样,对我来说还远远没有……。

“那我们进入到下一环节。”
“唔啊!”

我一直被抓住的右手被解放。但这次却被反扣到腰的后面,整个人也被用力地拉向房间中央。我即使想反抗身体也没有力气,任由男人摆布

男人把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抓在手中。看到那个东西,我便预知了自己接下来会遭遇怎样的事情而不由自主僵硬起来。黑色的铁链前端绑着皮制手枷,简直像是为了拘束犯人而准备的。

但是,被囚禁的人却是……。

“把手举起来。”
“……”

他下达的命令是那么冷酷无情,根本没有被拒绝的可能。至少、能不能稍微反抗下,但我只是试探地偷瞧了男人的脸色一下,就老实地将双手伸向头顶。

眨眼间工序就完成了。男人把我的一只手绑在手枷上,拽起来。皮革凉飕飕的触感传到手腕上的同时,退路被切断的感觉也袭上我的心头。但是……。

(没事的。就算有个万一,这种束缚我轻易就能打破。)

我是穷极魔术之巅的国家炼金术师。这种连铁制都不算的手枷,简单的魔法就能破坏。
因为对于有着保险而感到安心,我稍微地取回了一些从容。

“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不会逃跑的。”
“是吗?那就好。”

男人没有理会我的话,朝房间一角走去。因为他正好处于我的斜后方,所以我无法确认到他在做什么。

被吊起的我的手臂被拉伸开来,我努力站直起来,踮起脚尖,才稍稍感到一点余裕。只要再高一点的话大概肩膀就会疼痛了。

这样的姿势我身体几乎难以动弹,只能微微扭腰,才能看到男人又回到我的视野里。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罐子似的东西。

“接下来要进入正式的开发调教了,要怎么做呢?”
“……怎么做,是什么意思?”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有别的选择?如果我在这里说不的话,难道就能结束了吗?
看我好像没理解他提问的意思,男人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有点服了似的对我补充道。

“是问你,是像刚才那样子折磨乳头呢,还是去玩弄其他地方哦?”
“啊,嗯……”

只是回想起刚才的折磨,我的从容再次荡然无存。明明已经没再被碰的乳头,在布下却开始嘶嘶地疼起来。
在这种状态下,要是再被玩弄胸部就非常危险了。我手被束缚着,怎么也抵抗不了。这一次的话……一定会被打入无法逃脱的深渊。

“请,去玩弄其他的地方……”
“您畏惧了呢,索菲亚大人。请不要害怕。”

我很想说我一点都没害怕。但是,对调教乳头我却怀有决定性的恐惧心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被看破自己明确的弱点,又无法给出借口,这样的窘况还是头一次。

但是,“其他的地方”又会哪里呢?
难道说……

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不妙的念头时……
就在此刻。

“哈咕呜呜——! ?”
“就如同您期待的一般,对您进行、乳、头、调、教、了哦。”

男人越过布料、同时揪住我的两只乳头。

1-3 炼金术师无法逃离

我被从内到外翻弄揉捏,已经彻底记住快感的敏感乳头,毫不留情地向大脑发送着刺激。

“这是什么!!咿啊、啊啊!停下!”
“这么说着,其实很喜欢吧?”
“不是!啊啊!哼啊、、呼、、咿咿呜呜……”

在疏忽大意的时候我被突然袭击,反应倒是让对方觉得十分的有趣。即使扭着腰想要挣脱男人的手,但被绑住的身体是无力做什么的。男人的手指准确地拿捏住乳头,搔痒,弹来弹去。

“啊,啊……♡ 啊,呼嗯……?”
“看好了哦。这可是即时生效的哦。”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男人责辱乳头的手指上覆盖着某种黏液。黏糊糊的,连水声都没有发出时,我的胸口已经沾满了。

即时生效……?

“啊……♡啊,不会吧,啊……♡。”
“正如你所想,这是春药,是约定好的哦?”

在什么都没用的时候,我就已经被折腾的如此凌乱,被涂上那样的东西我究竟会变成什么样?答案很快就会揭晓。用我自己的身体。

“嗯呜……呼嗯嗯嗯嗯额♡、哈、呼啊!啊♡……”
“从刚才起你就小去了几次了啊?没事吧?”

才不可能没事。只要被外力轻轻地玩弄一下子,我就会轻松地达到高潮。微笑的兴奋感在体内不断累积。而是会引导更大爆炸的导火线。

这样下去……。

“不行!啊、啊啊、♡,再、再来的话、哈 啊 ♡ 、停不下、♡ 啊啊 ”
“怎么可能停呢。这就是你所希望的事情哦,老实接受吧你。”
“啊、啊啊、咿 ——♡ 去了、呜哈啊啊 ♡……喔喔嘿诶♡~~~”

我无法控制自己低俗的喘息,也无法控制自己扭捏挣扎的身体。胸部、乳头仿佛成了别的什么东西一样发热融化。变成了只负责给我持续快感的某种装置。
快慰的感觉填满了整个大脑,唯独在大脑的一隅尝,悄悄品尝着恐怖的屈辱滋味。

这样的我,被这样的男人摆弄的得像玩具一样,像玩具一样地使用操弄着。被肆意地虐待乳头,还淫荡地扭动着腰,喘息着,这淫贱的表现,说不是娼妇,都没有人会相信。

这样的我,
无可救药地羞愧、悔恨、恐惧、却心情舒畅!……
这就是、“败北”的滋味!……

“哈诶——♡、咿呼——呵诶诶啊啊啊!——”
“光凭乳头就去了的变态女,这谁能忍啊,给我去吧你这婊子!”
“……啊、——♡。”

男人用力地好像要捏爆我的乳头一般。于是瞬间积蓄好的快感浪潮,从身体深处一次爆发出来。我的全身都在这波浪下微微地震颤,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腹部蹿出、冲向大脑。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喔喔,去的很猛呢。好厉害的声音……要是事先准备好录音魔石就好了啊……”
“啊!啊 ♡ 啊、哈、啊……啊♡——”

这迄今为止最为高潮的绝顶时刻,将我的脑干整个贯穿。我的视野一片穿白,思考仿佛都被纯白所涂抹,一切都被吹到九霄云外去……

我来这里,真是太对了……

“喂,快起来。昏过去也要看看场合吧?”
“啊……呼……?”

意识被涂成纯白,然后慢慢苏醒。从手腕上还传来被皮革拽着的触感,我意识到自己还被束缚着。
刚刚我似乎只靠乳头就达到了高潮,一瞬间意识都飞向云霄

“淌着不少口水呢,已经等待着接吻了吗?”
“嗯诶……啊、嗯,咕呜……嗯嗯嗯。”

男人把手放在我的下巴上,静静地吻了我。舌头侵入口腔内被来回舔。
尽管是第一次接吻,我却感到了甜蜜的快感……!?

“嗯! ?嗯、嗯、嗯! !”

这意料之外的事态一下子让我恢复了意识。为什么我非要和这个男人接吻啊?
想要把脸移开,后脑勺和下巴却被牢牢摁住,无法逃脱。

“嗯、嗯!呜、额嗯!啾”

就在我正想咬她舌头的瞬间,男人离开了我的嘴。然后他把手指伸进张开的我的嘴里,用食指和大拇指就这样捏住我的舌头,把我的舌头不像样地往外轻轻拉了出来。

“啊哎!哈啊!嚯诶诶!”
“你不喜欢接吻吗?也是,毕竟是也算是出身高贵的大小姐嘛。”

一方面被玩弄乳头达到高潮,一方面讨厌和他接吻,这或许有点奇怪,但那是完全另一个问题。我眼下舌头被他抓住,连正常抗议都无法做到,只能拼命地叫着。

“但这就是你想要的吧?「天才炼金术师」——索菲娅大人?”
“?!”

其实他知道我这件事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在这个国家,有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和长相。但是,为什么要现在说这件事呢?
说到,我的那个期望……

男人的手指从我的舌头上移开,恢复了我的自由。

“委托书上没有特别注明禁止事项啊,那又是为什么呢?”
“那、那是因为……我信赖你。”
“信赖一个刚认识的男人?真是个有趣的笑话。”

男人残酷的笑容让我无法反驳。
的确,委托书中并没有规定调教时候的禁止事项。那并非是我对男人无比信赖或忘记了写,而是我刻意这样决定的。

千错万错,那都是因为我自己内心中沉睡的欲望。

与好奇心求知欲混杂在一起的“那个东西”,让我自己断绝了自己的退路。

“反正,我只是完成委托而已。”
“……咿呀?!”

男人放下裤子,露出自己的大腿。
出现在前方的是巨大、高耸而可怖的男性器。
而他要用那个做的事情是……

“不,不能再这样了!结束吧,我要结束掉委托……!”
“你不是在契约书上签字了吗?还以为你能逃走吗?”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
但男人似乎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慢慢地逼近。
虽然这是我渴望知晓“败北”而委托他的调教,但已经足够了。
我被迫达到高潮,又感受了屈辱和恐惧,已经体验了许多失败了。
这样我的好奇心就满足了,所以,所以……!

“我能、能逃掉!你以为我是谁呀……!”
“哦?是吗”

我将魔力集中在手中。
那个用皮革做成的拘束具,只要朝它放斩击魔法就行了。完全不会伤到手腕,只会破坏枷锁,对我来说很简单。

我在没有咏唱的情况下,就发动了魔法,把手枷给……

“……诶?”
“索菲娅大人,你怎么了?一脸傻相。”

魔法并没有发动。
我凝练的魔力在空气中化为泡影,什么也没发生。

不可能,不可能发生这种事。至今为止,我从未在魔法方面失败过。
一定搞错了,不然的话怎么会。

如果不是这样……?

“其实,我这正好也有个很方便的东西,是个可以消除魔法的拘束具呢。”
“啊、诶?什、什么?”

那个,应该是仅仅允许了一部分的组织运用的东西才对啊。
明明,我应该没、有、允、许、过才对啊!

“那位发明者一定是个伟大的炼金术师把?索菲娅·欧巴徐雅大人?”
“啊,啊啊啊……”

那束缚着我手臂的东西。
那正是我过去亲手发明的,用于拘束魔术犯罪者的拘束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