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与银姬 灭世双子 #5

5
写这篇其实是完全没有提纲就写的。
希望剧情能顺利下去不矛盾呢……
也希望对剧情做出评论的人多一点呢

「我讨厌那束光。」

当旅行法师装束的艾尔和纳索尔二人来到【罗拜塔】城下的时候,艾尔皱着眉头说道。

此时,地平线上的奈德兰城,正在举行的【冬日圣典】中,圣枪召唤出的那道光柱,即使在罗拜塔也清晰可见。

「……神器。都是这么夸张吗?」

「也不是哦。比如罗拜塔的神器就平平无奇。」

当两人走到罗拜塔的大门口,艾尔看到罗拜塔的城墙。

高大且古老。但进入城市之后,就发现这个城市几乎没有任何特点。

「这是因为罗拜塔的确是个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城市国家啊。最开始,因为这里临近河流又有着天然的小丘和树林作为防御屏障,因此在远古的时候能发展成为聚居点,之后才演变成城市。据说,在上古时代罗拜塔是【诸神】的居城之一。这是他唯一值得自豪的渊源。」纳索尔像是导游一样,捋着自己的胡子笑道。

「除此之外,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平庸无奇,比起他们的近邻奈德兰王国来说,几乎什么都被压着一头。不过,好歹他们两国历史上一贯关系良好,联盟的时间远远比摩擦的时间要多。倒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

「那罗拜塔的神器呢?」

几乎每一个北地的大国都有一只传自北地诸神的神器。罗拜塔也不例外。但是因为没什么名气,艾尔具体也记不得那是什么。

「叫做【黑铁锁】。」

「就这样?」

「嗯。」

当由卫兵引导着二人来到内城,他们看到了在内城城堡门口广场一座英雄的雕像上,手持着一把锁链。如果不是特意提到,任何人都会以为那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铁锁而已。

「这就是黑铁锁了。之所以叫黑铁锁,是因为他看上去就是条黑铁锁链而已。但是,在诸神的时代,这条锁链也是最著名的【二十神器】之一。我想你应该知道,据说北地神话的神祇都是手持着二十神器作为武器征战,而这锁链,便是骑手之神【萨基塔大人】的武器……只是……罗拜塔家族不知道多少世代都没出过神选者了。这武器也就只能放在这,当作条普通的铁链子了吧。」

「既然这样的话……那这条黑铁链子也不可能放出那样讨厌的圣光咯?而这城市里,也没有任何圣龙教团的踪影?」

「是的。罗拜塔的老国王是个性格乖张古怪的老家伙。和圣龙教团在多年前就闹掰了。之后就一直不让他们走进自己的城市。」

「……」艾尔死死盯着锁链,若有所思。

「怎么?」

「……若是真正的神器的话。它也应该会被带去过【选王会】吧。」

「没错。上一次它被带出,应该就是卡努特大帝召集的那一次……难道说你想去调查……?」

「……嗯」

「公主大人……」

这时,纳索尔却是收起了笑容,对艾尔正色道。

「自上一次见面之后已经过去很久了,虽然我说会无条件相信公主大人,不过说到底,坦白说,我依然没有完全信任您。我也只是一直在估量公主大人的价值而已。无论您究竟打着什么算盘,不要做超出自己价值的事情,这是我对您的最后谏言。否则的话,在某些不得已的时刻,您说不定也不得不作为我的区区一份商品被放上天平,您明白吗?」

如此僭越的话语,却是纳索尔能够说的出口的。这么看来,他也并非常人。

「没事哦。纳索尔。你很快就会看到你希望看到的东西的。」

艾尔微笑着,将脸转向纳索尔。她轻描淡写的微笑中,嘴角的弧度却带着一丝疯狂和邪意。只有这种表情上,纳索尔觉得,她实在是和她的哥哥太过于相似。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觐见国王吧。我这个『知名行商人』和给钱便开口的『线人』,对固执的罗拜塔王族来说,可是心里既不想讨好,却又总是舍不得不接见的人呢。」

这一天正是觐见日。

在接见了别国的使者,乡村的传信者,乡下的骑士和男爵、要求裁决冤案的市民之后。

老国王【拉契罗】、大王子【梅尔】,二王子【米列】终于一同接见了纳索尔和艾尔。

看来,纳索尔的确是在北地混得相当有头有脸的人物。至少,连一国的王室也无法对他带来的货物和信息等闲视之。

但是,艾尔很快就觉得乏味了。

用兜帽遮住上脸,将头发收进长袍。抱着纳索尔嘱咐她抱住的异国珍品宝箱,她的存在感小的出奇。

不过,控制气息原本也是艾尔的拿手好戏就是。

但是,即便是这样,她自己很快就无聊地要变成一块没有声息的石头了。

「悠长的冬天」「贸易」「货物」「准备」纳索尔和国王王子们叨叨了半个时辰之后,总算是,他们谈到了正题。

「……神圣帝国哈梅耶公的邀请,真的确有其事?」

「是的……千真万确。我的一名属下,已经亲眼在奈德兰门口见过神圣帝国的使者。而这件事在第二天就在奈德兰传的沸沸扬扬」纳索尔恭敬地低头确认了国王的问话。

此话一出,老国王倒是毫无反应。而在台下的梅尔大王子,一名面容宽厚柔美的华贵男性,却是身体晃了一晃。

「父亲……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打算做什么吗?」梅尔颤声对父王说道。

「哼。要我去求奈德兰那个伪君子,却是叫我死也不可能。」

「……如果不是父亲意气用事,对当年亲承的婚约都敷衍了事,怎么至于连一份书面的记录也留不下来?」

「哥哥……你就别逼父亲啦。」二王子米列尖声尖气地说道。

「咳,还有外人在这里呢。商人,你退下吧。」

纳索斯实相地鞠了一躬,带着艾尔走向了门口。

在他们身后,争吵之声还在隐隐传来。

「是吗,是这样吗?米列?父王?……白火王朝已经崩溃了啊。那个卡努特死了!无敌的船队已经不再了!然后,芬布尔之冬来临了。在冬天,未知的敌人已经我们的身边潜藏下来。等到春天来了。整个北地的格局就会大变样。没有和奈德兰的联盟,罗拜塔要自居何处?」

「够了!」

「如果让神圣帝国的那桩婚事成了,让神圣帝国的势力侵入奈德兰,我们很快就会腹背受敌。因为父王的固执,我们本来就和奈德兰过于紧张,如果不能重申婚约……如果……」

「说白了……哥哥就是罗拜塔和奈德兰合为一国一家吧?哥哥和那个沉醉于龙神的格蕾希亚,在小屁孩的时期玩的过家家,不会到现在还在念念不忘吧?」

「你说什么??」

「我在说,我和父亲和哥哥的想法不同啦,我们不像哥哥,对侍奉龙神,侍奉龙神的女人都没什么兴趣。罗拜塔有罗拜塔的传统,不需要看谁的眼色啦」

「好啦好啦……都住口……」

老国王微红着脸,慢悠悠地叫停。「梅尔。你今天太过火了。退下吧。」

大王子气愤地摔门而出。扔下老国王与王弟。

然而过了没多久,从门口,商人纳索斯,就鬼鬼祟祟地推着艾尔再度走进了觐见厅。

原来,他们二人一直就躲在门口没有离开,而从国王与二王子毫不在意的表情来看。这根本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的安排。

「好了。该谈正事了。商人。把你的货物好好介绍一下。」

「是。」纳索尔恭顺地鞠了一躬。「容我介绍,白火王朝,白火国,荣耀的北海大帝卡努特的四女,流亡海外的公主——艾尔殿下。」

黑翼的王子——希诺·欧汀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男孩。

在他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在那个怀念的庭院里,当如同神话中的英雄一样英俊魁梧的大哥——【拉尔斯】挥舞着巨斧在庭院中豪爽地大叫,身着红色与蓝色绸缎的一对银发双胞胎兄妹抱着他粗壮的腿,努力想把他扳倒,却怎么都做不到。于是三人放声大笑。

「你们这俩家伙~~~~哈哈哈哈哈哈」

父王远远地,在与忠心的臣子交谈着,时不时,向庭院中的孩子们望过来,微笑。

而他自己,则同样安逸地在庭中唯一的大树下看着书,望着嬉闹的哥哥姐姐们微笑。明明才五岁,自己就已经和书本形影不离,这在家族中可是极其少见的。

那时候,父王的远征已经将威严和恐惧播撒到世界的尽头。而父亲的目光中全是他心爱的大哥拉尔斯。

但是,在看够了之后,父王也会望向哥哥姐姐,和自己。他的目光中满是深深的期许。或许与众不同的自己,将来也能为父王献上不同的力量。

与他们不同,黑头发的……自己。

这时,忽然间一缕银色的绸缎滑到自己的双腿之间。他惊讶地向一边望去。如同人偶一样精致美好的小动物……不,是幼女,凑近了自己。

她有着和哥哥姐姐一样美丽的银色秀发,但是却不被大家看在眼里。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什么都看不见。能够到这里来,也是由身后一名沉默的高大男人带来的吧。他是一名父亲起重的将军,只是看着两个小孩,沉默不语。

而人偶般的小妹妹只是用小手微笑着、为能够摸到哥哥的脸颊而高兴。

「希诺哥哥……」

她是四公主——艾尔·欧汀。希诺·欧汀同父异母的小妹妹。

希诺从小疼爱的,唯一的小妹妹。

「我爱你,哥哥——」幼女轻声呢喃。

但希诺皱起了眉头……唉……那个记忆中的艾尔妹妹,是绝对不会说出「我爱你」这么露骨的话。

……

……

当意识到这点时,这个虚假的梦境也就崩塌了。但是梦境并没有结束。

身边的情景被暴风卷走了,瞬间,他仿佛坠入冰窟,然后,又从冰窟里爬了出来。

下一秒,他已经身处一个冰天雪地的奇异岛屿。古老的石碑突兀地耸立在雪白的大地上。白雪覆盖的地面上,通透的巨型冰层隐约可见。

除了破烂不堪的裤子,自己几乎全身赤裸。那是自己永远忘不了的地方,自己的重生之地。自己,或许正是从这万年的冰层中破冰而出的也说不定。

他想起来了。

这里是哪里?这个梦境的原型是何时?

和童年的梦境不同。这个梦境是非常近的回忆。

两年吗?不……才刚刚过去一年而已。

一年之前。

那是他的人生破灭,然后又重启的日子。

那是他作为「黑翼的王子」,一名本该死去的复仇者,重生的第一个清晨。

在那个清晨,映入他眼帘的第一个景象是海风中的赤裸少女。

再海平面上灿烂的晨光中,一名与他同样全身赤裸的少女,半身被美丽的银色长发所包裹。而她细嫩的身躯,小巧的椒乳,在女神般的圣洁和刺激的下流间,随风摇曳。

他看痴了,也看硬了。

他自己在冰寒的凛风中依然坦然无事的身体,昭示着他已经非人;而这具重生身体中翻滚的黑色欲望,也证明了他是怎样的被恶魔般的力量重塑了身体,用来——

用来,向所有人复仇,向这个世界复仇。

他复仇路上唯一的旅伴便是那位少女,只需要一眼他就看明白了。

少女的双眼在晨光下仿佛反射着幻彩的虹色,她如无情的女神一样正在茫然远望。如果他不采取什么行动,好像那少女就永远不会动似的。

于是,他对着那名少女喊出第一句话。

「真亏你敢使用我妹妹的模样啊。邪龙!」

「……在说什么呢,我亲爱的哥哥……我不就是你的妹妹艾尔吗?」少女微微侧过头笑了。

「……你太像她了,但又一丁点也不像她。你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淫贱的骚味,让人想要狠狠地操死也不足惜。」

少女的笑意消失了。「真令人失望。重生的哥哥,第一句话就是这样不绅士的话语吗……」

「是又怎么样?反正,你已经索取了我的灵魂吧?邪龙。我对那小妮子不会有一点感觉。但是对你,我可是恨之入骨啊,仅此于那些我要复仇的对象。」

希诺冷笑着。

「……」少女并没有回答。

希诺握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他低头看到,自己的指尖渗出黑雾,那是邪龙之力的证明,也是自己已经完全被黑雾所侵蚀堕化的证明。

是的,希诺恨死了她,因为她,自己不得不堕入邪道。不得不成为至恶之人。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希诺想。

如果成为极恶便能复仇这个世界,那便成为吧。

如果必须和这邪龙永远绑定,屈服于这邪恶的契约,那便屈服吧。

有什么关系呢,他和她已经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要让这邪龙屈服成为自己的东西,不就平等了。

裸身的邪性青年带着黑雾,高傲地走到少女面前。他的目光中满是赤裸裸的欲望。或许这也是重生之后,自己人格的改变吧。他伸出手,在眼前雪白的胸脯上,隔着空气,若即若离地抚弄着,游弋着,而终究,是揪住了那一枚粉嫩的小豆。

「哼嗯……」就连高冷的少女也不禁发出意外的闷哼。然后青年的另一只手食指,点在了少女的纤细的下巴上。仿佛评点着她。

「我对你恨之入骨,却又不得不承认蛮中意你的。舍弃掉我妹妹的样子吧,然后做我的女人,在这漫长的毁灭之路上我不会让你觉得无聊。」

「是吗。」少女轻轻抬起眼睛注视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这紫罗兰色的眼瞳中却竖起蛇一样的愤怒的一条线。她应该本性淫贱邪恶才对。她的愤怒是突如其来,不明理由的。

「啪——」的一声巴掌脆响也是。

希诺挨了少女一巴掌,这是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

……

「……」希诺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是在马背上坐着睡着了。黑雾在周遭缠绕,上下起伏的军马,将他送到了清晨的海边。看着海平面上的晨光,让他瞬间联想起了很多事情,刚才梦中的回忆仿佛就在片刻之前发生的一样,让他有些不爽。

「哼……」

这时,黑帆出现在了海边。下属的巴巴多斯超过希诺,向前方拍马赶去查看。

「我们的船到了,少主。」

希诺嗯了一声。其实要攻下奈德兰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而将艾尔派去罗拜塔不过是一招没什么意义的闲棋。越是互相远离,他们之间的连接就会越不稳定。而到时候,她会怎样呢?

那邪龙是一种无法形容,无法描述的奇异存在。希诺和她之间的关系也是。

他不清楚自己是恨她更多还是爱她更多。但只要她现在不得不听命于他,辅佐于他,他就毫不在意对那个邪龙,对那个恶魔般的少女施加惩罚。他的心中毫无波澜。只有黑暗的快意。

那个女人,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在苦恼呢?

「白火的四公主……艾尔公主?」二王子一脸狐疑。

但老国王拉契罗却是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并不是为少女的名字惊讶,而是为少女的外貌所惊讶。当商人轻轻掀开少女的兜帽,那银色丝绸般,带着奇妙青蓝光泽的头发便如水般淌下,贴在雪白的长袍上,煞是好看。

少女同样白皙透红的脸蛋上点缀的是紫罗兰一样的双眼,灵动而好奇地盯着两位王族看。

拉契罗看着少女,嘴唇微颤,一时间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二王子米列狐疑的看了看父亲,看不懂,只好自己继续问话。

「……商人,你可当真?这样的身份,若是有欺骗,你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万万不敢有欺瞒。况且,我的这份货物实在是过于尊贵又事关重大,就算没有欺瞒,我也已经把脑袋希在腰带上了。」

「……不是假的。」

「什么」

「我说不是假的。那就不是。」拉契罗沉声说道。虽然米列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认定,也不好说什么。

少女轻轻地弯腰收足到身后,双手轻轻挽起袍子到下摆,模拟了一个贵族少女的致礼。

「谢谢国王陛下的认可。我正是艾尔·欧汀。卡努特·欧汀之女。」

「没想到你还活着……自从选王仪式已经过去一年多了……」米列捧着下巴沉吟。

「是的……」

「那么。你应该知道,白火王国在选出了合法的继承人之后,陷入了混乱,你的父亲已经死去了。而你的王兄王姐也和其他的封臣陷入内战。我们也不清楚那里的情势如何……」

「是的……」

「那么,你来这里究竟是所为何事?」

「选王仪式中,我缺席了。而王兄的死去,父王的死去,证明了这是二王兄和王姐的阴谋。毫无疑问,我拥有继承白火王位的合法权利。这也是我必须流落他乡的原因……」

「这……但是,这种事,我们区区罗拜塔又能为你做什么呢。很遗憾,就算艾尔殿下您所说一切属实……我们也没法冒着触怒白火王国的风险帮助你复国,哪怕是……」

「……哪怕是不求复国,仅仅是隐姓埋名,暂且借助贵国的荫蔽也不可以吗?」

不知不觉,商人纳索斯如同非常专业的商人一般,在关键的时刻消失不见了。

他的告退消失,仿佛在说,将这名可怜的王族女子就此放下,之后无论是何种命运都与己无关一样绝情。至少在国王和二王子的眼中,是这样理解的。

而艾尔公主也仿佛是。明白这一点一样。她轻轻地脱下旅行的装束,放下行囊和礼物。当白色的长袍轻轻解开之时,她露出在空气中的服饰,便是那黑色半透的纱衣纱裙。

此刻,大殿中除了老国王和没有第四人。娇小的身体随着空气的微震而悄然展现,暗夜般神秘的黑纱外衣上,细小的宝石缀饰如同繁星一样点缀其上。

裸露的细嫩藕臂,裙下诱人的脚踝,当在场的两位男性双眼不由自主地向那些地方挪去,没落公主的少女,摄人心魄的紫色眼瞳,又微微地震颤着,放射着楚楚可怜的目光,紧紧勾住二人的心。

「辗转了许多地方,到达贵国,已经是极限了……请国王陛下,王子殿下,再考虑一下……小女,不求帮助复国,只求了解一段真相……」

「什么……?」

「在我缺席的王选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获邀的国王陛下一定是知情的吧……只要了解了前因后果。剩下的,我除了一个容身之所外便不再奢求。」

「这,这样啊……」

「……但是,如今敝国已经陷入战乱……而王兄王姐绝对无法长久。陛下和殿下,其实无需过分担心他们的压力……而只要我在陛下和殿下的荫蔽之下……」

艾尔忽然扭扭捏捏地捏住自己的裙摆,目光向下,游移不定,而小脸也红了起来。

「让我为罗拜塔产下孩子……然后再行考虑,也是可以的……」

「咕……」

……

结果,意料之中,艾尔被秘密收留了下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