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死之舞·瑟琳希亚~~禁忌的精灵魔女与追逐她的仇杀之人

绝死之舞·瑟琳希亚~~禁忌的精灵魔女与追逐她的仇杀之人

(突然浮现了,很多月银的即视感。)

序章

曾经璀璨的金发垂在半空,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蕴藏着神赐之力的苗条身躯属于神祝的圣骑士,此刻,却被粗重的锁链,固定在木架之上。

黑暗之中,身形熊般高大的光头男人,歪着嘴笑着,他轻轻用手指挑起眼前的猎物的下巴。

——一名落难的女性圣骑士。圣神教团的护教骑士。

银甲破败,她微微抬起的脸,气若游丝的声音从嘴巴里吐出。

「你们不可能再在神的威严下猖狂了。」她轻轻笑了。即使是惨败的脸也是那么凄美,更何况是努力挑衅着绝无可能战胜的强敌的样子。

「他会来救我的。他会杀了你。」她的嘴角努力勾起轻笑,尽管这只能引起面前凶徒的噬虐之欲。

还记得那一天,一批冒险者来到了西风山男爵领的厅堂。其中,一名银甲的女圣骑士成为最醒目的一员。她低垂柔顺的双眼温柔如女神。身上散发的淡银色的圣洁光辉,不愧是圣神教团的护教骑士

游荡的冒险者会像这样偶尔自发组成旅队寻找生意,然后在数天之后就离去。但女圣骑和一名双剑士留了下来声称要寻找失散的伙伴。

女圣骑的要求被接受了,毕竟不论教派,没人会不尊重虔诚善良的护教骑士,而她们的调查也没有收到阻拦。

然而,某一天,女骑士忽然越过士兵和亲卫,独自出现在了男爵大人的住所之中。她直接指控男爵和他的爪牙是恶魔附体之人,而只有打倒他们才能救出自己遇害的同伴。

虽然不知是何种偏激的想法促使她做出这样的举动,但男爵大人与他的亲信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和女骑士当场交起手来。

在男爵的左膀右臂——光头蛮战士雷索的眼中,这名名叫蕾拉的金发女圣骑士的身材是如此的纤柔苗条,自己熊抱一次就能让她气绝,而她的双手是如此的细嫩,能挥动长剑一定是全凭神术的加持。而她的银甲白裙和短披风之下,为了灵活而在前方毫无遮掩的洁白双腿,则是新鲜香甜,十分值得掰断了好好品尝的。

然而在他意淫的时候,圣骑士的神圣怒火差点要了他的命。金黄的圣光闪瞎了男爵的眼,神怒的炽热烧焦了雷索的眉毛,而滚热的剑尖几乎眼看就要划开蛮人的胸膛。虚惊一场却也吓掉半条命的雷索护住男爵且战且退,而就在这时,圣光却突然暗淡无光。捂住肚子委顿下去的女圣骑士成为案板上的肉。

因为就算是再强的勇士,也一定会输给下毒的食物。

「他会来救我的。我的骑士。我的伙伴。拥有智慧和高洁之心的人。他已经在我正面攻击你们的时候搜集到了一切证据,而疏于防范的你们也命不久矣。他比我还要强的多。」

落难的女圣骑士蕾拉轻声细语。但她的话音中,却充满了韧性和笃定。那是出于怎样真挚的信任与浓烈的感情呢,已经不得而知,但是经过了三天的折磨,衣甲早已被击打鞭打到破烂,魔力也全被消磨,但她的眼神中依然充满了如初见的温柔神采。

当女性的眼瞳中充满着这样丰富动人的感情之时才最可爱,即使是野蛮粗人的雷索也懂得这一点。但他同时也很明白,带着这样感情的女人被摧垮,当她们柔情似水的神情化为惊惧的战栗与狂乱难堪的淫水,她们的姿态会更为动人。

如果不是残破的银甲碎片还悬挂在圣骑士裸露的、印着他大手留下的指引的乳房边上,他甚至认不出眼前的蕾拉是一位曾经的护教骑士。

如果不是她说着逞强挑衅的话语时嘴唇会极其细微而隐蔽地颤抖一下,让他不由回想起了昨天自己的雄伟阳物在她的下体腔穴里狂野驰骋的时这女人咬着嘴唇不甘,甩着脑袋的不甘模样,他哪里想得起,这是一位发誓终身事神的圣女。

哦,不对,或许,早已经不是圣女了。毕竟……嘿嘿。

然而他并不打算这么简单放过被凌虐过的落难骑士。他不怀好意地笑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淫邪的拷问器具。

散发着鬼魅般紫红的如同烙铁般的金属淫器缓缓逼近蕾拉,让刚才还强硬不屈的女人也不由自主地努力抬起头,向后仰,努力地退后,紧贴着背后的木架,退无可退。但那「烙铁」却毫不留情地逼近她颤抖的小腹肌肤。

「呲啦~~」没有传来高温的焦臭,但魔力对女人的下腹造成的反应却更为可怖。女圣骑士曾经温柔神圣的双瞳狂狂乱地抖动着,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隐密处。仅仅一点点高于淫靡狭缝与稀疏的芳草之上,那随之显现的紫红光芒淫纹,给它的主人——成为牺牲品的蕾拉难以想象的精神冲击,她摇着头,双目失焦,摇动着脑袋,哭泣起来。

泪水流淌在她的脸颊边,仿佛是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恐惧。淫邪法器对她造成的影响恐怕是刻入骨髓的腐蚀。强于春药前辈的催情与意志力的腐蚀消蚀作用只是法器效果的冰山一角,而此刻忽然间从秘缝中小小地滋射出来的透明激流,更是证明仅仅一开始的刺激就有多么的疯狂。

但是她还是挣扎着,哪怕嘴角流淌出不受控制的香涎,她还是努力聚焦起自己的目光,睁开眼,瞪着眼前的光头巨汉。

「不……不会输的……圣龙之神,保佑着我……我……不会输……」

「还叫神呢。骚货。神的仆人,难道不该对神忠贞一生的吗?我可是知道,你和那个『罗曼尼亚克』是怎样淫荡地纠缠在一起,你被他操的叫床的声音,整个男爵领都听的一清二楚哈哈哈哈」

「诶……咿啊啊啊啊……胡说……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间,仿佛被说中了心坎上最薄弱的地方,圣骑士的身体忽然抽动起来,散乱的金发头发向后甩去,迎来突然的难堪高潮,香舌都随着淫叫不像样地吐了出来。尽管雷索有意奚落,但她和那名双剑士的同伙罗曼尼亚克有染的事情恐怕所言非虚。

但是,她依然在嘴硬。

「……不……不是的……有人说过……神,神是会祝福真爱的……即使,即使没有守贞也可以获得去天国的祝福……」

蕾拉咬着牙,竟然在几波身体的抽搐之后,努力找回了方才的镇定。

雷索却只是笑笑。「就当是这样吧。哈。没想到我们的护教骑士大人,竟然是隐藏的异端呢。为了被操,说的一套一套的。」

「……那是自然。我们的爱是不渝的,就像是对神的敬意一样!……等着吧,我的爱,他,他会证明我的一切选择是正确的,他会救我,让神的制裁降临到你们这些畜生身上!!」

「那么,让你见一个人吧。如何?」

下一刻,雷索说的话,以及他挥挥手招出的,让还挣扎于在无边肉欲之中的蕾拉几乎全身冻结。

房间的另一边,阴影中缓缓走出的人,一个帅气的男人。不是别人,却正是蕾拉心心念念的挚爱与救世主——罗曼尼亚克。他的全身暴露在铁窗照射下的光线中,唯有眼睛在阴影下,显得诡异和残酷。但蕾拉的眼神没有差到足以催眠自己,眼前的男人不是罗曼尼亚克。他毫无疑问正是其人。

而发生了什么也显而易见。即使是弱智也可以将一切拼凑起来了。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就诱骗了蕾拉,而蕾拉深入魔窟,落得惨败,也完全是拜此人下药所赐。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什么我的爱,为什么善良会被这样的践踏……」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哈哈哈哈!!!」雷索哑然失笑。

这个世界,只有杀戮和掠夺,被杀和被掠夺,哪儿有什么皆大欢喜,哪儿有什么道理可讲!绝望,只有绝望,要是神是善良的,又怎么会创造出你这样的角色!还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美好结局?还是劝你赶紧投胎吧!

银甲褴褛,而此刻就连内心的防线也彻底破烂不堪的女圣骑士蕾拉,就连再问出一句的气力就没有。她生怕嘴唇微动,传出的就再也非理性发出的声音了。

但是男人不给她一丝情面。他张口只说了一句话。

「你真是美味可口的女人啊。蕾拉。你被爱和善意背叛,而又主动背叛了你的神。你已经一无是处了。除了唯一的价值——愿你安心成为一件淫贱而美丽的收藏品。」

男人笑了。然后回到了阴影之中。那是蕾拉的意识中,最后一次见到一生唯一挚爱男人也是杀死自己男人的面庞。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唔唔唔诶诶诶诶诶额额嘻嘻嘻嘻嘻呃呃呃啊——————」女人的嘴里发出的简直不再是有着智能的女人能够发出的声音,而已经完全成为了母畜的嘶鸣。

雷索趁虚而入,一把上前抱住被木架和锁链捆住的圣骑士不再被神力所加持,仅仅剩下美味香软的女肉,让自己的黑粗肉棒长驱直入,直捣破处不久,刚刚熟稔性事欢愉的骑士淫穴。只是这一次再未受任何阻拦,正正地顶到花心之上。

和被挚爱背叛的冲击、亲手破坏了一生事神的价值与意义的绝望、足以烧坏脑袋的催情性欲和巨棒顶住子宫爆射快感的四路齐攻,让曾经虔诚强韧的女圣骑士,彻底崩塌为了性高潮而生的雌性。双手无力地瘫下,头耷拉着,翻着白眼,任由香舌在唇边弹跳,唾液飞溅。

而就在此时,那名罪大恶极的男人也如幽灵一样出现在木架的背后。但是他没有掏出自己的凶器,却是拿出了另一件被诅咒的物品。「那么雷索老弟,我也要来收取我应有的一份了。」

「呵呵,请便……」雷索只管加速抽插着了。女人,观察着她美丽可爱的崩溃之颜。这样的时间不会有太久,因为背后的催命之人——之间一根妖艳美丽的宝石锁链出现在了蕾娜的脖颈上。那是罗曼尼亚克的东西。

锁链由某种名贵的金属构成,而上边奇异形状的宝石闪烁着鬼魅般的光芒。这锁链瞬间收紧在脖子上,而自己面前的蕾拉一开始还「咯咯」地痛苦喘息,而后,却神奇的变得沉静起来。明明雷索看到锁链几乎要将她的脖子勒到窒息,但她却丝毫没有窒息的症状,脸也没有如同被掐死的人那样青紫。仿佛是魔法的效果一般。只是,她的目光又渐渐在情欲中恢复了一些神志,于是雷索果断地,将自己的嘴盖在了她的唇上。揉捏着她的双乳,爆插着她的肉径与花心,而看着她回光返照般聚焦的瞳孔,里面只有无力、绝望和无边的死寂。

啊,她这一刻是强行被变得清醒的,雷索忽然明白了这锁链的厉害之处。然而就在这绝望的终末,她的脖子上的锁链,却在将她最后的灵魂与生命力一起榨出来。

估摸着她的身体快要到达极限,她的肉壁抽搐着,紧缩着,给予眼前的强奸者最后的快美,然后流下一丝清泪,她的眼白上翻,这时雷索知道,她最后的魂魄,也在绝望的耻辱中,被绞入了「绞魂之索」其中。

罗曼尼亚克。收藏家集会的杰出名手。自己也不敢触怒的神秘人。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他的圈套。

阴影中的男人满意地抬起他的锁链,失去生命与灵魂的尸体则颓然落下。罗曼尼亚克抖弄了一下他的锁链。那上边闪烁着妖异光芒的宝石,在雷索看来似乎一瞬间诡异的大。但仿佛是错觉,那物事马上变成了普通的锁链武器的样子,被男人收了起来。然后他撇了一眼自己和才转过了身躯去。让雷索一阵恶寒。

切……迟早要得到你的那个东西。看你跩到何时。同为收藏者的竞争意识让他心底不甘示弱。而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个不祥的男人的下一个目标又在何处,以及自己能否分一杯羹。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