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精灵姬的付种攻略(银龙的万华镜case.3)

也是睡前千字#3 (实际上不是千字而是六千字 所以就不算千字系列了。)

世界树平原一役震天动地。

纵横数百精灵里、史无前例的大会战上,高度训练、整齐划一的精灵军由万名精灵龙血骑士所统帅,凡人从未见过的撕裂苍穹的魔咒雷暴和烧尽空气的地狱烈焰瞬间扫清了兽人的数万大军,而人类引以为毫的皇家野战军,殚精竭虑拉拢的多族联盟也都在宛如半神的精灵骑士冲锋下土崩瓦解,不堪一击。

但是,这一切也不过是再度证明了龙血精灵早已奠定的霸主地位。这一战也只不过是为诸多下等种族不甘沦落而掀起的骚动画上一个简单的句号而已。

下级精灵盖尔只是一名低贱的运输兵。像他这样的人在精灵军里是可有可无的。虽然盖尔自认为个头和力量与人类与兽人战士比起来其实也不会吃亏,但与同族、那些高贵的精灵骑士比起来就自愧不如了。

在战场上,他有幸瞥见一眼『神圣姊妹会』的龙血骑士姬的身影。那是一眼看过去就会被夺走心神,两眼就让他的肉棒坚挺,几乎要顶开粗糙的皮裤。

那是理所当然的。被当世尊称为龙血之精灵姬,她们在战场上风驰电掣宛如风之女神般优雅而迅疾,而静下来又如同生命之女神一般神圣而洋溢着生命的活力与精彩。

她们个个容貌都仿佛得到美之女神的青睐,而丰满夺目的雪白乳球,柔韧纤细的腰肢与浑圆肥美的臀尻也都坦然无惧地裸露在外。

她们个个是从上古传下,继承巨龙之血的精灵传奇。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优秀的龙血精灵的存在,精灵族才得以傲视天下。

盖尔暗暗叹息着,将自己撑起的『帐篷』按下来。随着大部队毫无精神地踱回了城市。

走进错综附在的精灵都城,他熟练却如同僵尸般无精打采地钻进狭窄的树屋。打开窗户,隔着不远处的大型古树上,他可以看到方才在战场上优美龙血精灵骑士姬卸下战甲穿上柔美的纱连衣裙的翩翩倩影。那是一名叫做『瑞璃耶尔』的普通龙血精灵,是他多年的邻居。

平时偷窥瑞那莉亚已经成了盖尔的兴趣。尽管她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像自己这样的垃圾,也可以每天一饱眼福。因为精灵们厌恶人类或者兽族之类种族的阶级之别。即使是最强大的战士,也不会生活在远离弱者的地方。城市中,高贵者和低贱者至少是形式上,也没有什么区隔。

…..尽管如此,有些不可能跨越的东西依然是不可能跨越的。因为,比如现在——盖尔就可以看到有数名高大而英俊,身着昂贵的轻银战甲的男性武士说笑着走上龙血战姬的树屋。这些男武士一个个都是精壮无比,目若流星。即使是盖尔也清楚的感受的到,他们是魔武双修,在战场上个个杀戮无双的鬼神战士。从小就精心为家族所抚育教导,在数十年上百年的残酷竞争中磨炼身体和个性的任何方面,如同无双利剑般的这些雄性,怕是一只手就能把盖尔捏死。像盖尔这样的蚊虫,却是没有资格走进女神的闺房的。

是的,虽然并无阶级之别,同样活在自然女神的福泽之中,喝着一样的露水,住着同一片森林,但现实就是,同样是雄性的精灵,盖尔和他们却毫无可比性。也只有他们,才配的上走如龙血精灵姬的闺房,一窥她们的微笑,一亲她们的芳泽。

而像盖尔这样的渣滓呢。他只能抓起用一年积蓄买的水晶缀饰,百无聊赖地看着看了几百遍的精灵戏剧。然后终于忍无可忍……将门窗一关,撸起了自己的小管子。

啊啊啊……我的瑞璃耶尔,你的美丽乳房,你那鲜嫩美丽的小缝……是我的,如果可以插进去……啊啊啊啊啊!

仅仅是想象插入,盖尔就早泄了出来。像盖尔这样从体力到精神都是渣滓的精灵从小时候起就失去了获得高贵强大女精灵的青睐的可能性。因为崇尚自由、强大、美丽的精灵族不轻易生育,而每当生育,则必定要争取培育出最佳血统的孩子。

自从上古的女性精灵获得了龙血的祝福,她们就不断为社群生产着强大的精灵后代。始终保持少数的龙血女精灵不但是最强的战士,也是性爱的美神,她们极为挑剔,只选择最有可能给她们强大后代的对象,她们也是生育的专家,优化后代的血统成为一种直觉。而若是不幸生出弱者,而弱者又没有后天改变自己的毅力,那无论男女都只配绝后。

所以,精灵族的人口也常年保持着稳定。不增也不减。唯独,不断的竞争和优生让龙血浸透的精灵族越来越强。

『……我说,对于这样的命运,你真的甘心吗?盖尔哟』

不祥的怪异人物从空气中浮现。那是皮肤紫红,头上长角的奇异人物。

两天前,它就忽然出现在了盖尔的家中。坦白自称是什么『异界恶魔』的它,虽然极为可疑,但是这怪人恶魔的话却句句勾住盖尔的心。

『也该做决定了吧?有了我赐予你的【术法】,别管是瑞璃耶尔,就是女王和姊妹会之首座,也都能任你播种……』

播种,在龙血精灵姬的体内播种。这个词汇实在是太过于诱惑了。

盖尔点了点头,而从此时起,龙血精灵一族的命运也就改变了。

所谓和恶魔契约的原理盖尔并不知晓也无从知晓。但是脖颈上印上恶魔之烙印——也就是所谓「术法」的盖尔,从此便成为了某种能够扭曲认知的存在。

轻轻走过街道,盖尔来到与自己一街之隔,自己却从来不敢踏足的美丽的高层树屋。

盖尔无视了守门的侍从。那位侍从也是名男性战士,看上去十分稚嫩,想必是从小便加入战士兄弟会好不容易才竞逐到成为瑞璃耶尔的骑士侍从的地位吧,然而即便如此他从肌肉到气色到装备,和盖尔比都是云泥之别,刺激着盖尔阴暗的自卑之心。

『哼,你就这样为瑞璃耶尔骑士鞠躬尽瘁多少年,才能从其他的战士手里,换得能够品尝到美丽可人儿的瑞璃耶尔的脚趾还是手指的权力呢?』

盖尔暗自嘲笑着,无礼地推开侍从,意外的是,侍从却敢怒不敢言,因为盖尔脖子上黯淡却妖异的红光,在侍从的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一位宛如天神般强大的男战士,伟岸的肌肉块和强大的雄性气息,无不昭示着自己是有权力征服、侵犯瑞璃耶尔妹妹的伟大雄性吧。

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错觉,也正是出于【完全相反的事实】。在生殖魅力这方面,自己有多么下贱低劣,多么弱小,此时映射出的形象就有多么强大伟岸。这一切,都要摆恶魔诡异的术法所赐。

盖尔走进美丽的树屋。优雅的薰香之下,慵懒的女神卧于薄纱的帘子之后。空气中环绕的微微湿润气息,印证着之前那些男性来过。

但是他们很快就离去了,即使是寻常的龙血精灵瑞璃耶尔,那些强大的雄性战士也无权独占他们。生育权是至高无上的,旁人无权置喙,也无权随意在女性神圣的腔穴里撒野。

瑞璃耶尔轻轻抚着竖琴,穿着单薄纱衣的她恬静优雅地享受着独自的时光,好像那些帅气的勇士们刚刚才在她面前争相讨好过她。离去没有多久。盖尔可以想象,他们是怎样用贵重的礼物给她献殷勤,用绝妙的发言争相撩拨佳人的心弦,怎样恳切卑微地舔着瑞璃耶尔的手或者脚,只为了一件事——在她心情好的周期,说不定会允许他们饥渴的阳物有幸光顾她的秘境。

「……你是何人!」

片刻之前还娴静地娱乐着的瑞璃耶尔转瞬之间便如风一般袭至盖尔的身边。冷若冰霜的视线像尖刀一样几乎可以割破盖尔的皮肤了。实在是过于骇人,强大龙血女精灵的知觉和身体能力,皆强大到难以估量。但问题是,只要不一刀斩杀盖尔,她的命运在此刻就被定下了。——作为盖尔的生殖穴的命运。

「啊……嗯呀……这,这是一位何等的勇士……」

忽然,瑞璃耶尔的面纱滑落。那明亮而憧憬眼前男人的表情,就如同刚离开母亲的幼稚少女一般。刚刚还寒意逼人的双眼,几乎是在瞬间就被无边的春情所占据了。盖尔都要那双流转的琉璃色美瞳里是否嵌入了爱心。

流金带着些许赤红的绝美长发,覆盖着窈窕高挑,肌肉的线条如雕塑般美丽,皮肤的质感如玉石般无暇的精美肉体。长久以来定格在凡人十七八岁水准的女性龙血精灵,自打生来就是为了体现至高之美而生的种族。她们专心于艺术,战斗,与生育下一代,高贵却又单纯的她们只会和姊妹会的同伴亲密,而在个人的时间则用无限的时光筛选着合自己心意的优秀雄性,她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下贱而低劣的雄性进入自己的身近之处。

但反过来,她会如此戏剧性地,宛如看着前世情郎一般用那双已经仿佛微微湿润起来的美目紧紧盯着盖尔——这个肌肉单薄而面目丑陋,毫无一丝一毫的特别之处,甚至还散发着因为不体面的生活习惯而带着微微臭味的低级精灵呢?

那自然是,在看到妖艳的恶魔纹路的时刻,属于盖尔的生殖魅力,就完完全全地被逆转了。盖尔原本有多么丑陋,现在就有多帅气,原本有多不体面,多么令人厌恶,在瑞璃耶尔的眼中,就是多么的风度翩翩。

「啊…….」瑞璃耶尔轻轻地挪动着脚步,心头小路乱撞。期待着这位突然来到家中的散发着神秘又强大的精灵战士,将会对她作出什么事情?

一只手粗暴地伸过来,捏住瑞璃耶尔的下巴。

「呵,呵呵呵,真的,都是真的。我的瑞璃耶尔,你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今天,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 ,嘿,嘿嘿,从哪里开始好呢?啊,这纤细魅力的小下巴,这勾魂的眼睛!」

那双手,仿佛是在品评瑞璃耶尔的价值一般。( 啊!这神秘的男人是多么的强横啊,就这样,像是在掂量生肉一样,无情地品评着我的价值吗。)

「嘤……」几乎是刚刚碰到手指,瑞璃耶尔的身躯就一次颤抖,原本强韧到在与巨兽相撼时也不会弯下腰低下头的腰肢,竟然就一顿一顿,蜷曲下来,她轻轻后错着小步子,嘴里呼出粗气,而股间流下象征彷徨的液体。一阵一阵的酥软沿着腿根和脊椎向头上袭来,证明着眼前的男性正在怎样激发着瑞璃耶尔的生育渴望。

「…..啊,您究竟是何等样的一位大人呢?…..是哪里我没见过的公子吗,是隐匿不名的武士吗,还是说……呼呀…..难,难不成您竟然是某位乔装的王族吗?……不,瑞璃耶尔,请原谅瑞璃耶尔的无礼!….」

(哎……自己仅仅只是新晋的普通龙血精灵,尚未建立真正的功绩,这样的自己,真的有资格获得这位大人的青睐吗!!)

盖尔却是一声冷哼,裤裆帐篷早已撑起,但他手上的劲道却是更狠了。反正他知道,无论说什么,被认知洗脑的瑞璃耶尔都不会识破,便破口大骂:「原来也就是个婊子啊……瑞璃耶尔。脑子里想的就只有那些大人的鸡巴!」

「…….哼,看平时高雅得如同女神般的做派,我还以为你是怎样特别的女人,原来也不过是整天想着为大人们献上淫穴的贱货吧?说啊!你现在脑瓜里在想什么东西!」

「咿!!!」突然被粗暴的言辞震惊的瑞璃耶尔惊恐万分。因为恶魔术法的影响,仅仅只听到了对自己下贱的责备的龙血精灵惊惧而自责地跪了下来,透明的粘液不断地不受控制地从瑞璃耶尔健美的双腿之间流下,逐渐打湿了闺房的地板。

而话语中不堪入目的嫉妒和错乱让她更加确信眼前的男人是有多么的高贵和伟大!瑞璃耶尔不得不恐惧地承认,在这场突然降临的雌雄较量中,自己已经完完全全落败了,不仅自己在身份上一定无法与他相比,而且在人格上,格局上,风度上,自己也都一败涂地。

(不行…..不行啊。如果再惹这位大人生气的话,自己就输到彻底。如果大人转过身去,自己这擅自流下淫液的雌穴就没法享有大人伟大的肉棒,而自己这逐渐发痒发热的小腹,也将再也无缘有资格让自己受孕的精子了!!)

「给我道歉啊!你这个贱货!!」

「啊咿——是、是!!!!对不起大人,请大人不要走呀!!」瑞璃耶尔匍匐在地上。

「脱了你的臭衣服」女性精灵都追捧羡慕的上品薄丝外衣和亵衣被瑞璃耶尔焦急像垃圾一样扔到一边,温热的肉肌,光秃秃湿润的阴阜,丰满的乳肉,全都几乎贴在地面上,好不浪费。

「……大人。这里是瑞璃耶尔,百三十岁的龙血精灵,属于蓝叶之族!!!请您,请您一定欣赏瑞璃耶尔精心锻炼呵护的肉体…..」

「哦??那又是为什么啊!」

「….咿,啊啊啊啊……失礼,是瑞璃耶尔失礼,但请您,务必要考虑一下瑞璃耶尔,用您充满雄性风范,伟岸又强大的阳具,荣耀地给瑞璃耶尔播种呀————」

说出这话来的瑞璃耶尔几乎是激动不安到快要涕泪纵横。龙血精灵就是这样,她们对美丽与强大是如此的执着,而起执着的根本都系于让自己宝贵的一生中的生育机会,得以遭遇最优秀最强大的雄性与精子。而能够征服瑞璃耶尔这样无懈可击的绝美雌性的,也就只有不讲道理的倔强之雄性,换言之就是男人中的男人。

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恶魔的术法,奇异的纹路却从一开始由恶魔解释地清清楚楚——你本人有多么的不堪,多么无魅力,多么自甘堕落,你自己又多么清楚这一点,你面前的人也就会完全相反地看待你。

那也就是说。

瑞璃耶尔此刻是怎样战战兢兢。

是怎样用原本一生都不可能有的下贱态度、像是有了毒瘾一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看待自己,

怎样像没有脑子的母猪一样对自己喘着发情,

就意味在她的眼前,自己的模样是、多、么、的、垃、圾、啊!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盖尔想到这一点,放声大笑起来。真是太讽刺,太刺痛了。

但是。怎么说呢。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却是正好。越是痛苦而自卑,心中的黑暗也就越是浓厚。越是浓厚,他也就越是自暴自弃,自甘堕落。而越是自甘堕落,眼前的昔日女神,就越会堕入自毁的深渊。甭管是女神还是女王还是无敌的女战士,在这简单的认知反转把戏下,都不是下贱如自己一般男人的敌手。

那换句话就是说,只有污秽、下贱、不堪如自己,才配的上征服她们啊!!

他狞笑着一脚踹翻赤裸的美肉精灵。瑞璃耶尔竟然是甜美地闷哼一声一动不动。他怎么可能对这样强大的女战士造成伤害,但是这也意味着他可以肆意地玩弄眼前这个既美丽又下贱的东西了。

双目被雾气所覆盖,浑浑噩噩的龙血女精灵只管匍匐于地,没有经过提示就高高撅着屁股左摇右摆。在瑞璃耶尔心中,自己再不放下自尊,强悍的大人,完美的雄性就要弃自己而去了。

「是的。东西。你现在才不是什么人,不是什么龙血精灵。瑞璃耶尔,你就是个下贱的母猪,雌肉!服不服气……不管你们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你在我,盖尔,面前,你就只是个,猪狗不如的,雌洞,飞机杯,公厕!啊哈哈哈哈」

「是,是滴!!!!」

瑞璃耶尔在无法理解的疯狂之语,粗鄙而下贱的对待之下,理智和尊严被更加彻底地摧垮。因为原本伟人是不世出,对于她这样的高贵精灵来说,能见识的优秀和杰出,都早已接触了天花板。但是下贱却是不同了。没有下限的淫贱,反过来在她的眼中就宛如神明般高不可攀深不可测。

而自己呢,她害怕『像狗一样』,『像母猪一样』都早已无法拯救在盖尔面前的自己了。

「哦, 吼哦哦额额额额……肏,肏我,肏死我呀啊啊啊啊——」

她排空自己的思绪,只管一味焦急地诱惑着,迎合着身后的男人。也不管那肉棒是多么的平凡无味,错的只有自己!

只能是自己的肉壁还不够努力,不够奉献精神地去吸取,只能是自己的淫叫还不够放浪,惹得大人不满意。于是她更为疯狂地在内心贬低自己 ,努力将双手也伸到背后,掰开自己的屄肉也要让大人的肉棒再进来的更顺畅一些。不像样的小嘴只得无力地贴在地上,香津流淌在地板,和方才蜜穴流下的淫水混为一潭。

啪,啪!盖尔愤怒地抽打着眼前这只对于自己来说过于肥美的骚臀。像做梦一样,美丽的龙血女战士谄媚地摇摆着娇臀,就是恨不得自己的花心没法和他的肉棒来个亲密之吻。而盖尔此刻也不得不恨自己的性能力实在过于平凡,如果肉棒再长一点,他一定会带着恨意把瑞璃耶尔的花心捣烂!

但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恶魔术法的福利虽然不多,却有着实实在在的一件——就算不能改变盖尔的性能力,却唯独让他的精液,几乎是射也射不完。

既然如此,那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我射爆你啊!!瑞璃耶尔,给我接好!盖尔大人尊贵的精子!!」

「是,是滴!!!!啊啊啊啊!盖尔大人!!!!对、对着瑞璃耶尔下贱的小穴,为、为瑞璃耶尔播种啊啊啊啊啊啊!!」

女精灵美丽的面庞扭曲在高潮之中。畅美的阴精决堤般涌出,迎接着白浊的浪潮,互相冲刷,不绝。

连舌头都在极致的愉悦中伸出来的瑞璃耶尔,却很快就被盖尔再度粗暴地拽起来。盖尔像骑马一样揪着她绸缎般的头发,让她的头向后高高仰起。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就结束了啊?这才是,今天的第一发啊啊啊啊!!』

盖尔驾驶着名为瑞璃耶尔的美女犬,驰骋着,在持续不断地射精中摧跨瑞璃耶尔认知的最后防线。在难以置信中,瑞璃耶尔放弃了思考,因为可以无穷无尽地接受大人的精液,那也就是说,作为雌性精灵的至高理想已经得到满足,与上天堂无异了吧。

她全心全意地用下意识去发动身体的每块雌肉,只为让身后的男性愉悦。「精液罐、雌洞、肉袋、生育机器」这样盖尔的谩骂,在她的脑海中盘旋着,如诗句般悦耳动听。露出快慰地痴笑,让子宫壁不断承受着无穷无尽的射精,直到腥臭的白浊填满了下身的每一处,涂抹在她的脸上,身体上,奶子上,瑞璃耶尔雌兽化的身体诚实地准备好了受孕,而那原本是世上所有种族中最为高冷而难攻下的卵子,早已被精虫所爬满。

「就是这样,瑞璃耶尔,你的子宫从此就是我盖尔大人的了。你身体的每个角落,都要被我的精子占领,你从身体到心灵的每一处,都要为怀上我盖尔的下贱精子而服务!……只有那样,你才不负雌性龙血精灵之命运啊!!!」

「是….诶嘿嘿……」

……

……

那之后,瑞璃耶尔出乎很多姊妹的意料,在多年中连续生育了许多胎儿。但是,很快,这样的事情在姊妹会中就屡见不鲜了。不知不觉中,龙血精灵的雌性就改变了之前谨慎的生育态度,在奇妙的缄默中,人们发现平庸的婴儿越来越多了。

但是,却没有精灵能查出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与此同时,只有许许多多名不见经传的低级精灵,不断地、不为人知地出入着最高贵的女性精灵的居所,为她们注入不堪的精子。播下低劣的种子。

……

……

「二等淫魔。奇奇客。如先前的约定,你将升为一等大淫魔。你的功劳值得奖赏。」

在恶魔界。紫身长角的恶魔喜不自胜。

「实在担当不起。吾人只是担忧,即便只是物质界的平凡一族,像龙血精灵那样扩张的速度对魔界实在并非好事。」

「……哼,实际上,便是让他们做到一统大陆也不过是魔界的食粮罢了。但是奇奇客哟。我单纯只是看中你奇妙脑筋呢。倒想听你本人说说,最初是怎样想到这种简简单单就让一族衰微的主意」

「哎呀,真是过奖了。其实并无什么特别之处,既然龙血精灵重视血统的培养,那么从污染血统着手便可。而将美丽强大与播种的行为直接挂钩的这一族,对于吾等淫魔来说,某种意义上也是单纯却又淫荡到可笑,只需轻轻用低级的认知催眠加一撩拨,就不需要再去多做什么了」

「……哈哈哈,真是无聊却又高效的手段啊。仅仅靠这个有趣的脑袋,我也值得留你在身边吧。那么,就请继续加油咯,这片大陆的种族能给我呈上怎样的闹剧,我可是很期待你哦?」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