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的爱人 (魔女之旅同人)伊蕾娜x沙耶

双城的爱人
银龙:好久没看沙耶的章节了真心怕ooc 这方面饶我
这里的沙耶应该是前五卷的沙耶 不涉及后期的成长。接近于动画党的观感。

封面图引用:p站id /artworks/76957971

——

0

听说在某个荒原上有着一处古国的古城。但是荒废已久仅仅被稀薄的魔法所保护。

一直以来去那里寻宝探险过的人皆没有遭到危险却也一无所获,甚至连里面有什么也说不清楚。但是如果是美少女的话,守护者却有可能赠予宝贵的礼物——

听到这样可疑的传言,便二话不说乘着扫帚飘然飞去。

在穿过晨雾的朝阳下,飘然降落到巨大的石头拱门前,踏入传说中的古国进行探险,旅行的罩袍和宽大的帽檐都遮掩不住她的美貌。毫无疑问她便是符合传言中标准的美少女。

而她是谁呢?

没错 就是我。

1

『旅行者哟。』是遥远的,有点闷闷的神秘声音。『既然来了,便予你【伙伴之命题】——』

「『孤单飘荡在古城中,形单影只,却貌美倾城,人见犹怜。这样的少女,是谁呢?』」

「没错,就是我。」

「『……回答错误。进行处罚。』」

神秘的声音一声令下,方才还走在神秘的空中石廊上的我一脚踏空。虽然发出惊叫,却也下意识挥动魔杖,然而魔仗和行李不知何时都消失不见,仅仅剩下我自己。一阵强烈的冲击和痛苦袭来,我掉在了下层的某处地上。

真是……胡来又惹人厌的守护者呀。上来就没收旅人的行李,还几乎把我摔个半死。

再说伙伴的命题和少女的美貌有什么关系。

然而一上来我就陷入了大危机。没有魔法的辅助,这一下摔的我五脏六腑翻滚,而腿也疼的要命,似乎刚才传来了骨折的声音。

没有魔杖,没有扫帚……吃的东西都随着行李而消失。名为伊雷娜的旅人的旅途难道便结束于此。

「我不甘心。刚才的回答到底错在哪里?」

『很简单。那位少女不是你,而是我。』

……

这我怎么知道啊。守护者?是美少女?难道是美少女幽灵什么的?搞不懂。

『好好回答问题,旅者哟。不可说谎,因为说谎也会导致更严厉的处罚……』

『下一题——在你一路而来的旅程上,是否有过全心全意依赖,可以交托所有之人』

「……没有呢。」我一直是独自旅行。因为带上她人旅行就会变成别的东西。而全心依赖,即使是对母亲也没有过。

『真是可怜的人啊,看看你现在陷入的窘境,却没有一个这样的人,能够搀扶你离开吗?……那么,只好给你最后一题了—— 』

这是什么随便论断她人讨人生气的口气。还有,『最后一题』是不是也太快了。还搞不清楚那声音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你的旅行之中,是否遇到过那样一个人。
虽与你萍水相逢却惹你爱怜,
虽曾爱怜却依然踏上陌路,
虽然分走歧路却又相信——她是可以信赖的,
而将来,她也一定会在旅途的某处等着你?」

「如果是这样的话……嗯,倒是有一个人吧。」

『嗯嗯。她叫什么名字?』神秘的声音忽然变得雀跃了,是我的错觉吗。

「一定要说吗,我已经回答过问题了才对吧……那,那个 ……沙,沙——」

「……沙耶??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2

不知不觉之间,站在奇异的空中回廊上孤立无助的我面前就出现了一位灰头土脸的魔女装扮的少女。不,我知道她是魔女也知道她是谁——沙耶,曾几何时,她是故意拿走我的魔女胸针,只为获得我魔女指导的孤单努力的少女。而现在,她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碳之魔女。

「伊伊伊伊伊伊蕾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额,我记得,我是在接受魔法统合协会的命令,探索着一个深山中的古国城堡才对的呀……嗯,嗯??」

沙耶的旅行装和灰头土脸的样子证明她的话不假,而她马上就看到了我异常的样子……

「……伊蕾娜,你受伤了??不要动,我来给你治疗。」毕竟接受过统合协会训练,她三下五除二就处理好了我的腿伤。但问题是,该如何逃脱我们现在所处的奇怪处境?

「沙耶,你身上也没有行李和扫帚呢……但是至少你还有魔杖。你可以使用其他的魔法让我们出去吗?」

「诶诶诶???既然伊蕾娜这么说——嘿!」

然而,即便尝试过了多种魔法,沙耶的魔杖中却一丝魔力都没有放出来。

『没用的』。神秘的声音再度出现,这次可以听出是少女的声音了。让人联想到非常喜欢恶作剧的那种小女孩子。

『不经过第二命题——【考验之命题】,你们都无法从这里出去!』

「刚才不是说是最后一题了吗?」

『那只是第一章:【伙伴之命题】的最后一题而已,现在是第二章:【考验之命题】了!』

真是强词夺理的守护者。

「你把我们的魔杖和行李弄到哪里去了?」

『呼呼,想要通过考验,怎么可以借助外物?除了我允许的魔法之外,在这里你们什么都不可以使用!』

换句话说,只有刚才沙耶的治愈魔法被神秘的声音允许了而已。而不能使用其他魔法也就是说,在这奇怪的古城的内部空间里,只要不讨她欢心,我们就无法获得自由。

「你们到底想要对我可爱的伊蕾娜做什么啊!」

沙耶莫名其妙地气鼓鼓站在我面前,拿起已经放不出魔法的魔杖摆着某种防卫性的架势,有板有眼的。虽然我不讨厌有人为我人肉挡住潜在攻击但是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东西了。

『呼呼,不做什么。你们通过了同伴的命题,接下来就只需要面对考验即可,呼呼呼』

「说是考验,但要怎样才能算是过关呢?必须要有一个标准才对吧?」和慌慌张张东张西望的石炭不同,依然坐在地上冷静地回答的灰发美少女便是我。

还有为什么忽然变成我和沙耶一起接受命题了?这不是针对我的考验吗?

『……嘿嘿』

神秘的声音,忽然又变得低沉了一些,这样回答道——『坦诚面对本心,是最重要的』

『换句话说最终解释权在我。』

「……」

『那么,请接受【欲望之考验】』又变成少女音的神秘守护者说道。

3

空气陷入寂静,短暂的静谧之中,我与沙耶面面相觑。但我逐渐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沙耶的脸越来越红。

「伊蕾娜……」

「……怎么了」

「伊蕾娜!……」

「额……嗯?」

「——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终于能和伊蕾娜独处了知道我想了有多久吗单独一人的伊蕾娜在我面前的伊蕾娜无助的伊蕾娜真的伊蕾娜不是我整天脑内幻想的也不是画出来的也不是照片上的而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伊蕾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嘶哈嘶哈嘶哈昆咔昆咖呼呼呼呼吸吸吸————」

突然陷入异常状态的沙耶喊着意义不明的话语朝我扑了过来,就仿佛是掠食者一般。因为身体疼痛难忍又刚刚治好腿伤,我几乎是难以动弹,「喂,什……」话还没说完,我就被飞扑个正着。

不得不承认,我当场只能慌张地看着扑到怀中的沙耶,不知作何反应,什么都做不了。要说为什么,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平时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女孩子扑到人的身上来,用别人的名字喊着这种莫名其妙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呢?谁遇到过这种场面,谁又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知道的人请立刻写信给我。

「……唔,沙耶……你,你做什么呀」

「嘿嘿嘿嘿,伊蕾娜,我要抱着伊蕾娜不放!好就没和伊蕾娜一起睡觉了,我要闻伊蕾娜的气味,感受伊蕾娜的温度……还,还有伊蕾娜,伊蕾娜的皮肤……」

「不要用那种让人误会的说法!」

突然,沙耶停手了,她一本正经地看着我,黑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深邃的真挚,红扑扑的脸蛋泛着激动的红晕。这样看的话,这位黑发少女的面容其实也是精致,又俏皮可爱的。真,真是奇怪……如果不要每次见到我带着那种痴傻的笑容,眼睛里不要对我放射出奇怪的光线的话,不也是挺耐看的吗。

「伊蕾娜,你看,你的衣服都摔破了。我给你修复」

「……那你为什么在脱我的外套?」

「因为里面的衬衫破了。」

「……你话中的逻辑全都乱套了哦?」

「才没有乱套,把伊蕾娜的衣服全部都脱下来才好修复。」

「……我要生气了」

沙耶按住我,解我的扣子。她的力气却是意外的大……唔,为什么偏偏这种时候我却没有一点力气?难道说这也是这个什么考验所设计的?

「——啊,伊蕾娜的香气!!!——————
伊蕾娜的灰色的头发,像绸缎一样,和本人的性格形成奇异的反差但是可爱的不行的小辫子——————
隐藏在知性的衬衫里,解开扣子,就能若隐若现的……伊蕾娜的小胸部!!——————
唔嘿嘿……虽然像姐姐一样,但伊蕾娜的奶奶也没有比我大嘛。总感觉有点安心了。」

「……停手啊……沙耶,我忽然很火大……你再胡闹我就生气了!」

「……才不要停手。这是欲望的考验,伊蕾娜没有听到吗?这就是我的欲望被放大的结果,所以伊蕾娜也会原谅我的吧?」

「……的确可能是这样没错。但是你这不就是输给欲望了吗?」

「……输给欲望有什么问题吗?」

「哈?……」

「输给欲望有什么错!我对伊蕾娜有欲望有什么错!我喜欢伊蕾娜,喜欢伊蕾娜到不行,想要伊蕾娜的这里……那里,……想,想要把伊蕾娜的那里给弄的乱七八糟!!!……我想要诚实于我的欲望,又有什么问题!!」

「……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呀!」

「伊蕾娜呢?伊蕾娜难道对我没有欲望吗?」

「没有,一丁点也没有。」

「诶诶诶诶诶——??怎么这样??不甘心,我不甘心!」

然而,即便嘴上这么说,我的脸确实又红又热。被沙耶抚摸的皮肤轻轻泛起鸟肌,而难堪的喘息也不争气地从嘴里漏了出来。这种混账考验。我嘴上不说出来也没有关系的吧。

沙耶把我的魔女外套已经扔到了一边,而整个人扑到我的怀中,我衬衫大半的扣子也都被解开了。本应顺着锁骨与衣领的缝隙钻进去的丝丝凉意,却因为眼前的黑发少女过于地热切而消失无踪。我的胸口不断感受到充满渴望的吐息,搞得我又痒痒,又很不甘心地感到异样的悸动。

「啊……好,好高兴。不得了,不得了,人家下边已经完全湿了耶……呜呜呜好害羞。但是,这是伊蕾娜的皮肤好细腻。伊蕾娜的身体好香。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伊蕾娜——!」

沙耶的双眼几乎兴奋到成为闪闪发亮的星星。她像发情的猛兽一样使劲钻到我的面前冲着我的脸就过来……然后被我一把按在面门上,按了回去。

「……不过就是区区考验而已。有欲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承认了有什么关系!……够了吧,守护者!」

我按着手舞足蹈的沙耶的脑袋,什么也看不见的沙耶呜呜呜地叫着,手在我的前胸和腿伤乱摸起来。不过我也暂时管不上她。

イレイナ トレース

「呼呼,诚实面对欲望是好事。不过,还没有完哦。接下来,是【极化之考验】!」

「!!」

4

通过之前的考验,我已经明白这位古国的守护者的所谓「考验」确确实实是真货了。只不过,内容却净是莫名其妙的东西。「极化」又是什么?如果是那种正儿八经给予人试炼的故事展开的话,就不能搞一些更加易懂的说明吗?

在我这么思考的时候,沙耶还在哇哇地叫着,她挣脱我力气微弱的手,努力想要扑到我的胸口。我看着她不成体统的模样,忽然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怒气。

「美少女……」

「哎?」听到从我口中说出的意外话语,胡乱挣扎的沙耶忽然停下来,不解地发出疑问的声音。

「你满口说着我是怎么样美。怎么样可爱……没错哦。我可是美少女!超绝无敌可爱知性百年一遇的美少女哦!?」

哇哇,不得了。忽然间有一些,怎么说呢,虽然多多少少有想过但是平时也不至于经常想的念头现在忽然从心底冒了出来,涌到了我的嘴边。

「……额,嗯……所以我才喜欢伊蕾娜——」

「不对哦。沙耶!像我这样超、绝、无、敌、美少女的魅力,难道你就想要这样荒唐地去追求,随意地妄想就能得到手中吗!?」

「诶?……是,我、我不是……」

「就像你这样乱七八糟不成样子地在我的面前匍匐着,手乱挥,大喊大叫着乱七八糟的动物求偶发情一样的台词,就想要触摸我的身体吗?难道配的上我的美的,就是这样肤浅的东西吗!!」

呜哇哇哇!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呀我,这难道也是【极化之考验】的效果吗?但是,但是这些话又完全是从我心底流出来的,并不像是我被操纵思想而说出的。但如果这么认为也就等于要承认我就是这种性格的人……

『呼呼,原来是个如此自恋的孩子呀。』低沉的神秘声音说道。

『嘿嘿,稍微推一把就变成这样了。虽然咱倒是不讨厌这种性格。』恶作剧少女一般的声音说道。

啰嗦!而且为什么这神秘声音变得像是饰演两角一样,好恶心。

「……呜呜呜」

眼前的沙耶听了我的话倒是老实了下来。被我突然骂了一通,面红耳赤的沙耶眼睛睁的大大的,泪汪汪,呼哧,吸了一口鼻涕……

哦……怎么,在为自己失态反省吗?

「……但,但是,人家就是这么喜欢伊蕾娜,自,自从见到伊蕾娜的那一天起,就情不自禁……呜呜呜能、能怎么办啊?」

「……是吗,那就首先道歉吧。」

「诶??那……那好。我,我道歉就是了」

「——用你家乡的传统那招什么来着……嗯,土、土什么」

「……是,是的!土下座是也。说到道歉的话,那就只有土下座没错了,而且对于伊蕾娜的话,一定要用这样的!」

说到这里,沙耶竟然开始脱起了衣服,在我大睁的双眼之前,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全身的衣服从罩袍到内衣全部脱了个精光,然后,一丝不挂地,用只有她才熟稔的那种特别的姿势匍匐于地,双手并拢于垂在地面的脑袋之前,恭敬又带着某种迷之骄傲地宣告道——

「对最喜欢的人,必须要全裸土下座道歉是也(でござる)!」

「是也又是什么句尾啊不对,我已经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既然如此。

「诶?!」

既然恢复了一些体力,我也站了起来。虽然衣服已经被沙耶脱了个七七八八,只有衬衫抹胸和裙子还半挂在身上,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每次看到这个莫名其妙兴奋起来的黑发少女,我的心底都有什么蠢蠢欲动,而唯独这一次这种欲望简直是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的表情之上。

沙耶惴惴不安地抬起头来,然后看到我的表情,那一定是冷若冰霜,十分嗜虐的表情吧。

「看来,这种姿势就是最适合你了。」

「……?!」

因为腿摔断过的原因,在治疗的时候,我的鞋刚才已经被沙耶脱下来了。而现在我不顾她的头还微微侧过来偷瞟着我,就这样直接一脚踩在了沙耶的脑袋上。隔着薄袜,我直接感受着她黑发之下头上的热气,不知道为何心情如此的愉悦。

『没想到这孩子还是个隐藏的抖S呢』

「无良守护者闭嘴,既然出了题就好好在边上看着。」

『呜哇,可怕可怕~~』

我的脚轻轻扭动着,沙耶没法再偷瞧,只好乖乖地摆出狗啃地的姿势,呜呜,呜呜地难受地呻吟着,而我也不管她,只管这样趾高气扬地用脚丫踩着她,对她进行训斥。

「就这样?在你喜欢的伊蕾娜面前,你就这种程度吗?嗯?你,你倒是说说看你凭什么能够站在我的面前,凭什么才有资格用你的手碰我,用你的眼睛欣赏我的美丽呀?」

这仅差手里的皮鞭蜡烛就可以算是孤高的女王形象的女人是谁?反正不是我。

「呜呜呜呜呜,伊蕾娜小姐……教训的是。是我错了……我错了……但是,我什么都愿意做,为了伊蕾娜,让我做什么都好,什么都可以献给你!……」

沙耶扭动着赤裸的身体,唯独在我的脚下的脑袋恭恭敬敬一点都不敢动,嘴里一个劲地道歉。

……为什么你也这么入戏啊。

「……哦?『什么都可以』,你刚才说了吧。那我要钱。」

「金子。钱。支票。什么都好。给我钱。」

「好的!」

「沙耶的全部家当都是我的」

「回家我就签字过户」

「将来沙耶赚的钱也都是我的」

「每个月我的工资都上交,婚后财产100%归伊蕾娜!」

「……谁说要结婚了啊蠢货!」

「诶诶诶诶诶诶伊蕾娜不和我结婚吗?」

这样的闹剧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真是。

「……抽泣,抽泣……」

「……我还是不能抬起头吗?」

「为什么要让你抬起头来啊?难道又要让你做那种事情吗?」

「……呜,但是。但是。唔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刚才还仿佛是与我过家家酒一样的沙耶,在我的脚下,就这样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好想……好想伊蕾娜……每次分别,都好想要再见到伊蕾娜一面……虽然知道自己应该独立,虽然已经有了尊敬的师父和工作。但是……但是每当想起伊蕾娜,摸到伊蕾娜给我的帽子就想伊蕾娜想到不行。如果能够陪伴在伊蕾娜的身边,向伊蕾娜撒娇,两个人一起努力……这样的光景像梦幻一样……」

沙耶也不顾什么命令。就单纯地趴在地上哭起来,抱住了我的大腿。我的心底什么地方微微颤动着,但是俯视着不成样的沙耶,同时又有什么地方十分的恼怒。

「……别乱哭乱闹了!我说过的吧?沙耶必须习惯一个人的孤独。沙耶已经成为了魔女,也已经有了自己努力的方向,这就足够了吧?难道说沙耶一辈子都要做一个小屁孩吗!」

「呜呜呜呜……伊蕾娜……伊蕾娜说的对……呜呜呜」沙耶抱着头委屈丧气地哭泣着,而我的脚不住地在她的头上碾来碾去。即便如此,沙耶的头也一动不动,只是一味地感受着着我的践踏一样。

我究竟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呢?我又不是她的妈妈。但是此情此景之下,这个【极化的之考验】之下,我和沙耶的许多性格特质都被极端化了都样子。因此内心属于虐待欲和狠心的我的一面暴走着,完全忍不住对这样不像样的沙耶口吐恶言。

「……不像样!粘人精!」

「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与此同时,或许沙耶软弱和想要依存于他人的一面也彻底暴走了,因为我这样过分的行动,她也竟然全都毫不反抗地一一承受了下来。

『喂喂,这情况是不是不太好啊?』
神秘的声音低沉地说道。

『唔唔,要不要再看看呢?咱觉得未必是坏事呀。』
神秘的声音不肯定地回答道。

从刚才这古国古城的守护者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就好像有两个人在商量着捉弄我们一样。

我踩踩踩踩踩。

呜呜呜。伊蕾娜小姐的践踏真是天堂~~

「真是怎么都骂都坏不掉,脸皮厚得像城墙啊。沙耶。」

「伊蕾娜小姐,也是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但是,但是人家就是最喜欢这一点!——」

『呼呼,原来是抖S和抖M啊。』

『嘿嘿,真是相配呢……嘛,既然如此,【极化之考验】也无法再得到什么了吧。』

『看来,只能开启下个考验了呢。那就是【真心之考验】』

5

我们就这样有的没的,扮演着女王和奴隶。

这样乱七八糟的演出让我怀疑,我究竟还是不是在某个古国中接受『守护者的试炼』了。更不真实的是,就算在这样空旷的悬空回廊之上,衣着清凉的我们却不觉得凉爽,反而莫名其妙地觉得身体越来越热。真是的,这守护者到底要捉弄我们到什么地步。

但是,我也开始感觉有些事情,自己只有在眼下才会有胆量去做了。

「……抬起头来吧。既然道歉了,就允许你稍稍抬起头来看着我。」

「……!」在我脚下的沙耶全身都一个激灵。我无视她过于明显的兴奋,抬起自己的脚。但是,我并没有就此抽身而去。

「……唔。虽然没说要跟你结婚。但是既然道歉了,给沙耶一些奖励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不可以站起来。但是……」

我有点口干舌燥地舔了舔舌头。支支吾吾。

「…..允许你舔我。」

……

我闭上眼睛。

几乎是在不知不觉之间沙耶直起上身,凉凉的感触顺着我的脚窜上来。

只穿了短袜而是裸腿的我,肌肤直接感受着沙耶小巧的舌头带来的湿润。一开始是温热,然后是微微痒痒的凉意。她舌头上的动作想必是十分认真的,一定想要通过每个味蕾……感受我的味道吧。我不知道那种热情究竟是怎样的感受,但是,单纯感觉挺舒服。

然后,就是随之而来的某种异样的感受。那是顺着脚心,又或者是顺着尾骨淡淡地升腾起来的。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奇异感受。随着沙耶的舌头从我的脚心,脚踝,到小腿的内侧,然后是大腿,大腿根……

「……好了」

我睁开紧闭的眼睛,从腮帮子到额头,脸不知不觉已经红透了吧,我的脸上就是有这样明显的热度。但是,感觉并不坏。

意外的是,沙耶也乖乖地坐在原地等着我的指示。红着脸,不直接看着我却总是偷偷瞄着我,真是可爱。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乖了呀。简直像是与刚才判若两人。明明之前的【欲望之考验】【极化之考验】都没有消退才是。但是……究竟是什么发生变化了呢。

「……那个,伊蕾娜。我可以继续吗?」

「继续,继续什么?」

但沙耶却没有正面回答。「伊蕾娜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欲望吗?」

「哈?不要搞错了……谁,谁谁谁谁对你有一丁丁点儿欲望啊!!」

沙耶两只手对着戳戳,局促得简直活像一只小黑狗。

「…….就只是,有一些些感觉而已!……反正,都是因为这里的【考验】造成的效果!」

「既然有的话,那我就让伊蕾娜舒服!」

然而不管我说出这种话内心有多大的震动,沙耶却是早等着这句话一样,兴高采烈地抱住我的腰……准确的说,是把头凑进我的裙子里……而我已经不打算做什么了。在说出那种完全不像是我说的话之后。我就只能完全放弃了吧。

「嗯!……」

我被拨开的内裤,闯入了不速之客。温热咸湿的物事,触碰着我私密的部分。我闭着眼睛,捂着嘴。下边传来的一生中前所未有的感触,证明着沙耶突然和我拉近到了何种亲密无间的距离——那就是唇与唇间的距离。

我们尚未互相亲吻——既然不是情侣也没有必要亲吻——但是另一对不可能的唇和唇的组合,却率先发生了更为亲密的接触。即使是在这么多年里我自己的都矜持到少有接触的地方,在沙耶那大胆又无耻的舔弄下,竟然是如此地悦美而舒适。

我不想承认这一切,只能归于是异常空间给我大脑造成的错觉。但即便如此,在此时此刻,名为沙耶的少女触动了我的最软弱之处。

「嗯嗯嗯啊」

没有办法。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以不知所措,因为不知所措所以我的嘴中只得发出自己完全陌生的吟声。那声音真是我自己吗?伊蕾娜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吗?我不知道。但是,或许和沙耶在一起的伊蕾娜,的确有着这样的可能性吧。那是某种放下矜持的可能性。

在昏昏的意识之中,我竟然有那么一点觉得,或许只有沙耶才能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那一面。

在不知不觉之间,我从不舍得去接触与感受的那片花瓣,就已经成为沙耶灵活而狡黠的舌之俘虏了。作为欣喜快慰的感慨,我的下面几乎是一泄如注。不知是热还是凉的液体忽然异样地蔓延在双腿之间。如果我不是确信自己已经是一名独当一面的魔女,或许我会误以为自己还是会尿床的幼女吧。但无论是尿床也好泄身也好。谁没有经历过第一次呢。

我带着慌乱和一丝丝的惊恐睁开眼睛想要阻止什么,但是沙耶已经哗啦啦地,毫不在意地用嘴巴和舌头,迎接着我的快慰之潮,清理着我不像样的狼藉。必须要感谢裙子的存在,我才不至于成为一个害臊至死的小姑娘。

「嗯啊,嗯啊…….」

「伊蕾娜……伊蕾娜…..是伊蕾娜的——……」

「不许说!不许说出来……」

沙耶的头在我的手按着之下,在我的裙下激情地活动着。我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从未感受过的酥麻,和平生一来第一次另一位少女的触碰,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随波逐流。

「果然伊蕾娜是喜欢的吧。」

「这种感觉,并不讨厌……」

沙耶抬起头,饶过流下太多淫液的我。她因为激动而显得十分明亮的脸庞,在我的面前是那样的陌生。那是一名纯洁,激情,坦诚,愚蠢,又让人忍俊不禁的黑发少女。

我很少这样仔细地看着她,但是在轻微的高潮之后而恍惚地望着这张脸,我忽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位少女。她对于我来说什么地方都是那样的新奇。

「原来……沙耶是这样的人呢」我是从哪一刻开始,对她另眼相看了呢……

「……什,什么嘛。难道说失望了?难道说,我不是男生不可以,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我不知道。」

沙耶的面庞暗了下来。

如果说是平时的我的话,一定会装傻而无视这种问题吧。但是或许是因为【考验】的影响,此刻的我却是心境澄明。我只是真心实意地向沙耶坦白自己的心情。

「……但是,我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坏。……而这种发展,也并不赖。」

「……也就是说,我可以,有资格,想要去,呆在伊蕾娜身边吗?」

我笑了。点点头。

「唔哇!!——」沙耶又哭着扑进了我的怀里。只不过这次是真的出于喜悦。而我身体里的什么也仿佛是被触动了一般。

我摸着她的头,揉啊揉,揉啊揉。我和她一起坐下来,主动地让沙耶在我的怀中。即使我们的身板都是同样的单薄,不存在谁会依靠着谁的那种个头差距。但我依然让她依偎在我的胸口。恍惚的沙耶、眼角有一点点红的沙耶,像小婴儿一样伸进我衬衣围拢的胸口,寻求着母亲的慰藉一般舔弄着我的乳头。

「嗯啊——————」她在我下边花唇训练出的舌技,当场就让我叫出声来。收回前言,她哪里是什么小婴儿,分明就是个大叔般的色狼!我越发在意她之前说的,要『把我的那里OOXX』做些什么的之类的话了。真是太危险了这个人。

「……伊蕾娜也不用装妈妈哟,明明和我差不多大。」

「我还是踩死你算了吧」

「嘿嘿嘿,伊蕾娜的上边和下边都归我啦!看招!」

彻底占据我怀中的沙耶却是翻了天,不禁嘴巴霸占着我敏感的前胸,而手也不规矩地覆盖上了我的股间。真的是……这如同色狼般的猥亵却又叫人无可奈何。伊蕾娜小姐究竟是怎样才会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呢?

……

「嗯……伊蕾娜……」

不知从何时起,我躺倒在了地上。

「嗯?沙耶…….怎么了」

我抬起头,奇怪的古城中仿佛是奇异的异空间,抬起头望见的不是外边的苍穹,而是宛若午夜的天穹,和灿烂的银河繁星。我在想,守护着这样浪漫的古老幻城的守护者,究竟又想要从旅者身上得到什么呢。又或者说,她希望给我展示什么呢?

沙耶撑着双手在我的上方盯着我的双眼。就如同那浪漫的背景星空,她那黑色深邃的双瞳里,也同样犹如寄宿着繁星一般。

「就像是梦一样……伊蕾娜,简直就像是灰色绒布上的琉璃。」

「……那你就是,黑炭一样漆黑的天幕上,那总在不怀好意,一闪一闪的星星。」

「哈哈……」

「呐,伊蕾娜……今天的一切都是这个古城的守护者搞的鬼吧。」

「我认为是的。」

「那伊蕾娜觉得,我们要怎么样才能让他称心如意,从这里出去?」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

「但是,如果是伊蕾娜的话,不像我,从刚才起,肯定就一直是在琢磨着怎样破解命题逃出去才对吧?这样的话,伊蕾娜肯定已经有了什么头绪才对……」

「……沙耶。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女孩子的话,在这种场合,心里想别的人事可是不行哟?」

我平静地仰望着身上的少女,微笑着,从未有如此坦然过。

「……嗯,我明白了」沙耶认真地回答道。

然后下一刻,她的唇便与我的唇相交,她的双手便将我拥紧,而她双腿间的柔软,也与我厮磨在一起,研磨出爱的蜜汁。两位少女纠缠,自此不再分离。

在我彻底闭上眼睛投入温存之前,仿佛看到沙耶背后的空中,两位少女的虚影正十分欢欣、愉快地手拉着手共舞,仿佛由衷地为我们而感到高兴……

6

从前,有两个国家,两座城市,两位公主。

一位是成熟的公主,一位是骄蛮的公主。

一位是智慧的公主,一位是狡黠的公主。

两位公主既是公主,也是魔女。而两位公主魔女在一次意外的访问中结识,当时便坠入爱河。只是,两个国家相距太远,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地理上,两位公主都很难再见面。

骄蛮狡黠的公主对成熟和智慧的公主从此就念念不忘,想和她在一起但是却不忍心拖累对方。成熟智慧的公主挂念着骄蛮却易感伤的对方,但是却也不明白对方是不是真的想和自己在一起,心中郁闷不乐。

说到底骄蛮的公主也不是真的敢作敢为,智慧的公主也并没有多么成熟而懂爱人的心思。原本两位拥有着遗憾命运的公主本来就这样不可能再与对方产生交集了,但毕竟二人都是魔女。所以两位魔女竟然想办法构建了魔力的通路,一开始只是话语的通讯,而后不仅是真人的影像投影,就连把对方的城堡和房间再现到自己这边都能做到了。

不愧是魔女啊。

两位公主就这样快乐地幽会了一辈子。直到国家都消逝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两位公主的灵魂依然一边相亲相爱着,一边守护着两国的故土废墟。

「所以说,这个故事中有什么令人感伤的要素吗?沙耶?」

「好像没有,这个故事中有什么发人深省的要素吗,伊蕾娜?」

「也没有,我感觉她们就单纯只是在秀恩爱而已。」

「是啊。」

这两天,我和沙耶相隔万里,却不约而同地因为某些原因前去分别调查两座遗迹都市。

是的。上述故事中两个古国的古城,就是这两座城市。而两位化作幽灵的魔女公主,就是守护着两座古城的守护者。好巧不巧的是,我们两人也同样陷入了两位公主的所谓『试炼』之中。只不过我是为了宝物,而沙耶是为了任务。

之后的事情就如上所述。而这两位守护者也不像是真的有什么试炼,单纯就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在玩弄我们而已。

『呼呼,要说秀恩爱,你们俩刚才不是也一样吗?』

空中的幽灵公主抱着双手歪着头说道。她像是那位恶作剧的神秘声音,也就是刁蛮公主吧。

「切,那明明全都是你们设计的!」

『是啊。那又怎么样,你们感觉不是很好吗?没错吧?体验满分?』

个头高一点的另一个公主幽灵,大概就是那名智慧的魔女了。

「什么啊。明明一开始说是试炼,结果不就是在恶搞我们吗?我们通过了吧?奖赏呢?」

忽然被传送回到古城入口的我们,发现自己的魔杖,行李全都回来了,就连衣服也穿的整整齐齐,我的腿脚也不疼了,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照这个发展,或许之前的一切都是幻想也未可知。

「什么?这不就只是在涮我们吗,『珍贵的宝物』又在哪啊?」

『哎?你们可以一起离开了呀?我觉得这就是奖赏哦?』

智慧的公主幽灵笑吟吟地飘来飘去。

『呼呼,让我们看到一出感人的戏剧,真是感谢茄子!』

刁蛮公主幽灵在空中翻跟头。

「!!!哈?」我火冒三丈。但是如同海世蜃楼一般,我和沙耶瞬间已经被传送到了古城之外。那座古城却连同两位公主幽灵,像完全没存在过一般连影都见不到了……

或许下一次两位公主有那个心情让城市现身的时间,谁都不会知道了。

我是气得发抖,沙耶则在一边扣着鼻孔看着我。

虽然没人能证明两座城市的存在,乃至于刚才发生的一切真的发生过,但是,至少这名叫做沙耶的黑发女子是真的。只有她才能证明我不是在做梦。

我们可以一起离开?她们说的奖赏就是这个吗?和沙耶?一起离开?

「啊嗯。我们走吧。伊蕾娜。」

沙耶拉住我的手,自然而然地坐在我的扫把后座上。

今天真是亏大了。我想着。

但是我也没有松开手。至少,我并不讨厌这样的展开。

……

解说

欲望的考验:选取一些欲望,比如性欲进行放大

极化的考验:选取一些性格特质进行放大 伊蕾娜:贪财 自恋 抖s 沙耶:依恋 过激情绪 抖M

真心的考验:坦诚真心

公主们:等待着美少女旅客的到来,发掘她们的内心,将她们引入百合的正途。其实就是百合催婚协会。

6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