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换身的美少女JK太过于色了,即便如此对她我也讨厌不起来 1话

标题:入れ替わった美少女JKがエッチ過ぎるのだが、それでも俺はあいつを嫌いになれない

标题:与我换身的美少女JK太过于色了,即便如此对她我也讨厌不起来

原作 kakuyomu连载

作者 木花咲

JK


1 JK的死库水

从跳台前,气势十足地一跃而下。

 在水中,用海豚式拍水迅速前行。

 从一周之前开始,我就很头痛。还想吐。大概我在是在试图忘记什么不好的事吧。

 但凡回想起那事时,头就更加痛了。

 大概那记忆,让我难受到想要去死。不,又或许我已经死了。

 有的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倒不是这种意思,我是……

 ——不行啊,想不起来。

 那接近断念的感觉,将我的意识变得更加模糊。渐渐地,从重力中解放的我,身体变得轻飘飘。

 我的身体浮上水面。

在换气的空隙,碧蓝的天空与那团团扩散的层积云突然映入我的眼帘。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神清气爽,心情也沉静了一些。

 很不可思议——无论是怎样的烦恼,当处于此处,感觉都变成了渺小的一点。

 啊……

 ……说起来…………

 …………我头痛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里是25米泳池,在这个泳池里,只有我独自一人。虽然我想要这么说,但很遗憾,其实还是有另外一人的。

 但是,在这条泳道之中游泳的就只有我,所以没有必要在意那一位。

 现在,正是放学后游泳课的补习时间。

 我所上的田边第一高中有着游泳课每三次缺席就必须接受一次放学补习的规定。

 对于讨厌和叽叽喳喳的同学们一起上游泳课的我来说,接受补习这一边要来得愉快的多。

 。我可以一人独占这广阔的泳池。这本来也算是我的一个优越感……但现在,因为不擅长游泳的理由而翘了游泳课的女学生,在我边上的泳道里甚至没法一次游完二十米,站在水中,向前缓慢地磨蹭着。

 ——喂!

她停下来了。

 嗨呀,感觉注意力逐渐没法集中在游泳上了。

 女生的名字叫做茅崎雪菜。明明学习,音乐,跑步,球技都很好,唯独到了游泳上,就一窍不通。

 我看她的样子,甚至都忍不住想要从将脸埋进水中的训练开始教她了。

 但是——

 茅崎那反射着初夏的灿阳,光亮白皙的肌肤,以及及胸的飘逸黑色秀发,在学校里也是引人注目。

换句话说,与独行侠的我她有着完全相反的性格,将全校学生憧憬的视线集于一身。

 这位茅崎,在私下里似乎被这样称呼着。

『大家的茅崎』。

虽然不太清楚表示什么,反正我擅自理解为——她被大家一起憧憬着,这样的意思。

 校园中的蝉鸣声开始响起了。

 我重复着『quick turn』游着泳。(不懂游泳术语,不确定)

身体导引着水流,逐渐使自己加速。

 在换气的间歇我向旁边的泳道望去,却发现茅崎的身影不见了。

 ……ワッツ!

 茅崎的脸埋在水中,咕咕咕地正在溺水。

 糟糕了!!!

 念头一转,我的身体就翻转过来,朝茅崎身边赶去。

我抓住往下下沉的茅崎的手,努力牵引着她,向泳池边游过去。

到了泳池边,我将茅崎拉上来。浑身软榻榻的茅崎非常重,很难拉上来。

 为什么,偏偏在这补习的时候体育老师却迟到了啊。

 啊真是的!

 即便是哀叹这种事也于事无补。

喔——呀!

 我使尽浑身的力气吸气,按住已经呛了水不省人事的茅崎的鼻子,果断向她的嘴中吐入气体。

 而其反作用是,茅崎嘴里的水逆流过来,一股脑涌进了我的嘴里。

 还带着暖意,有点粘稠的东西强行顺着我的喉咙灌入了腹中。

 给我的感觉就是,就好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似的,异类的物质。

虽然看不见是什么样子,但想象的话感觉是绿了吧唧的什么恶心东西。

 我一下子咳出来。

 与此同时,眩晕袭来。

 感觉就是几秒的功夫。

——意识忽地远去,待到归来之时,眼前的世界已经改变了。说改变了,或许算是语病。

 在我的眼前所映照出并非茅崎——

 已经改变的这眼前的映像中,是一名男性的脸和他的视线。坍塌的猪般鼻子和难以恭维的轮廓,这是从初中起就没怎么成长的一张面孔。如果要说是笑星的话,这张脸用来惹人发笑倒是可以接受的……(感觉翻得不对)身高一米六七。我非常清楚这人是谁。

 是的,这男生的名字叫做(神乐裕树)——就是我自己。

 哈啊啊啊啊啊 啊!!

为什么,我出现在我的眼前……

因为恐慌,脑中一片空白。

那个,请问那我又是谁呢。

我战战兢兢地将视线移到自己的腿,膝盖,大腿,然后是腰上。

「等下等下!喂不了个是吧。这是在做梦吗?难道说,是什么电视剧什么的拍摄现场吗?」

映入眼帘的是雪白华丽的双足,优美的从腰身延续至胸部的身体曲线。然后是发育良好的胸部,即便在学校泳衣的压抑下,也依然强烈地强调着自身的存在感。

女生的死库水……

光是穿着这东西,就能感觉到大量周围的视线

准确地说,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但是这错觉让我感觉到哪怕是空气都在看着我一样。

而感受着这视线,心情也变得H了起来……

――――这什么啊。

如果是男生的话,很正常的哦。

我才没有cosplay愿望呢,大概……

我感觉忍受不了着视线,只想把胸部隐藏起来。

那已经是接近条件反射了。

死库水究竟是一种多么令人无法淡定的东西啊。

看着犹豫地蹭着小步子,很羞耻样子的我,进入我的体内的茅崎雪菜高叫起来。

「哎。骗人!!  骗人!! 胸没有了!头发、变成短发了。难不成,我这一次是进到神乐君里面了?」

我与她的视线相交,一瞬无言。

那一瞬间感觉如同一万年一般漫长。

「啊真是的! 难以置信!」

即便是这位茅崎也无法掩饰住自己的动摇,她轻轻触摸着自己的身体,确认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和神乐裕树交换了身体。

「我和神乐君换了身体,看来是没错了」

虽然茅崎嘴里发出的是男性的声音,但因为提高了音调,听上去有点娘娘腔的感觉。

「「看来今天老师是不会来了,所以就到此为止吧。不管怎么说,我想先换了衣服然后再慢慢跟你说。神乐君穿着学校泳衣也是没法冷静下来的吧?」

说到这里,神乐裕树甩给我了一个背影就走向了更衣室。不,从现在开始应该叫他茅崎才合适吧?

好麻烦啊。但也没办法啊。

我只能呆若木鸡地目送茅崎的背影离去,

…..不对!

「喂! 那边可是女性更衣室啊!要被当作变态的!」

我这么一说,茅崎赶紧一个滑步溜回来。

「我说你啊,在换衣服的时候,绝对不许碰我的身体哦!知道了没!」

她就这么把自己的犯蠢掩饰过去了。

「才不会做那种事呢!而且,刚才你刚才说『这一次』什么的,那是什么意思?之后,请你好好地,详细地给我说明啊!要不然真的是搞不懂了啊。这种事情,除了漫画世界哪儿可能发生啊!」

「听你这么说我算了解了,神乐君真是个麻烦的人啊。你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原因,大概就是给大家添麻烦结果被讨厌了吧。还真是好遗憾的一个人啊。」

呜哇——这女人真会说话。

……难道刚换了身体的她现在也正处于在恐慌状态么——

茅崎踏着轻快的脚步声走进了男子更衣室。

而我则一个人留在泳池边呆呆矗立。

小风吹过。

咱也去换衣服,吧?

我便向女更衣室走去。

走着走着,忽地,脑袋晕乎起来。

……… ……等下哦……………

我马上,就要直面这身体的裸体了。就算我再怎么否定,也避免不了将要脱下这件泳衣,用毛巾擦拭身体,然后换上制服的流程。也就是说呢……

「没流鼻血吧……」

有点担心,我吸了吸鼻子。

没事滴。安心了。

我走到更衣室门前准备开门时,停下了脚步。如果我换衣服,就会看到茅崎的裸体,等于说,茅崎现在也在看着咱的『那里』不是吗!!!

「等等等一下——茅崎! 喂喂! 唯独那里不许你看啊!」

「是说长得像大象先生似的那玩意吗? 关于那个,请你无需担心呢。要说为什么,已经见惯了。处理手法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呢。光凭看的话,感觉也不是一只特别凶暴的大象先生呢」

 意气消沉。

 张开的嘴却说不出话。

 看惯了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