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也曾梦想成为JK 31话 h回

031 ☆
 房间里,可以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穿着T恤和短裤等待着的三人同时挺直脊背,从椅子上站起身。
 帅哥三人的心跳频率再创新高。搏动之激烈,甚至旁边的人都能听到。

 ――啊,好的。非常感谢您。

 传来了夕奈和护士的对话声音。一开始先是走廊的尽头。接着到了房间的门口。然后,门被关上了。咔嚓。是上锁的声音。

 紧接着,随着噗斯噗斯纤细的脚步声,披着一身纯白而蓬松的外袍的夕奈现身了。

「一天没见了。抱歉、哎,怎么说呢,拜托你们这样奇怪的一件事情」

 夕奈看上去很害羞地用左手上下抚摸着右臂。
 右脚的脚尖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无意义地挪动着,像是迷茫该站在何处为好。

 她的这幅模样在三人的心中是不同的印象,但无论是何种印象,三人都毫无疑问地在这瞬间怦然心动。
 然后,其中的一人,已经无法忍受还在原地站着的二号走近夕奈,从正面直接拥抱了夕奈的小身体。

「「啊啊!?」」

 一号三号被二号的莽撞行为吓到了。

 被突然抱住的夕奈也吓到了。

「喂喂二号! 谁允许你抢先了!」
「你丫的! 开什么玩笑!」

 一号和三号立刻把二号使劲拽开。然后像是保护小鸟一样张开双手护住夕奈。
 两人狠狠盯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二号。
 夕奈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困惑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二号。

「……啊,你没事吧?」

 二号在地上像女生一样鸭子坐着,身体间歇地颤抖着。
 他低着头像是努力地忍受着什么似地,似乎很羞耻但又难以说出口的样子,看上去不知为什么很难受。
 一号和三号,以及夕奈,都不由得有些担心,蹲下来凑近过去瞧他。
 于是二号也挤出微笑抬起头,却眼泪都挤出来了。

「啊哈哈。夕奈身上传来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所以我那个什么,腰都软了。」

 二号不仅是腰使不上劲,是没能憋住精液。
 噗噗地决堤而出,一下就把他的短裤打湿,透出深色的印记。

 看上去就跟尿裤子一样。

 二号直接擦着眼泪抽泣起来。

 一号和三号也是有些看不过去,两个人分别在两边伸出手给他肩膀把他搀扶起来。

 但是,虽然很努力一号和三号却都没法把他扶起来。

「……就那么好闻吗?」

 夕奈忍不住把自己的头发放在鼻子前嗅着。
 然后就这样直接走进还在抽泣的二号,直接两手挽住他的脖颈,自己的脸凑近二号的脸,紧紧地抱住。

「怎么样这样,很好闻吗——!?」

 在夕奈抱住二号的瞬间,二号的身体又猛烈地一震,然后身体使劲地弓起来。
 刚才裤子上的湿印,随着身体的震动变得更大了,然后在裤子的口子也淌出了白色的液体。
 毛绒绒的地毯都被二号的精液弄脏了。

 夕奈不由地放开手,目光在二号的脸和底下撑起的巨大帐篷之间来回审视。

 二号简直羞耻到无地自容了。

「……呼」

 随着低声地一叹,二号脱力,把手放开。然后就这样倒在地毯上。
 被晾在两边的一号和三号,还有夕奈无语地看着在地上还在兀自幸福地抽动着的二号。

「……夕奈。总之,先给你上茶吧」
「嗯。也是啊。我就喝茶吧」
「阿。嗯。上茶」

 三人决定,暂且先不管二号的事情,朝窗子边上的桌子走了过去。接着拿出茶包放在开水里泡茶,不一会,三人哧溜哧溜地品上了茶。
 呼、总算是踏实了下来。

「……二号难道说是气味控吗?」
 夕奈突然的提问让一号和三号肩膀一震吓了一跳。

「哎呀,是怎么回事呢……不过,可能就是那么回事吧。」
 一号一脸怜悯地望着地上幸福地晕过去的二号。

 夕奈再次抓起一缕自己的头发凑在鼻子前闻了闻气味。但是,可能由自己是闻不出来什么的,她只觉得很是疑惑。

「喂,你们两个,也过来闻闻看嘛」

「「哎!?」」

「不,哎,不是啊。我说,难不成你们两个,也会重蹈他的覆辙?」

 夕奈坏笑着。

 面对这样的挑衅,男人是没法沉默的。
 一号和三号内心一边喊着「呜耶! Lucky!」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赶紧凑到夕奈的身前。
然后,把鼻子缓慢地接近夕奈的头发。

「……香味好赞啊」
「确实是。带着洗浴之后的香味」
「哦——。看上去不是蛮从容的吗。也就是说,只有二号是气味控啊」

 光是靠鼻子闻的就能去,真是pro啊。
 但在夕奈自言自语的时候,一号和二号正为了维持自己自信十足的架势,鼓起全身的力气去绷着自己的脸部肌肉。

 说实话,光是夕奈的香味,就足以让他们的鸡鸡坚硬如铁,几乎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一号和三号把很多本书读个滚瓜烂熟,然后在优秀的脑瓜里勾画了诸多完美的计划去和夕奈酱做爱做的事情。我们已经准备万全了!他们这么想着。
 但是,最终证明这不过是隔靴搔痒。
 因为终归是处男,所以见识太浅?

 不是的。

错在对手是夕奈。

「既然二号已经自己先走一步,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俩了」
 夕奈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在一号和三号的面前站定。然后,就像刻意展示给二人看一样,缓慢地揭开腰间处外袍的纽扣。

 松软的外袍伴随着极轻的摩擦声悄然落地,展现出了夕奈色色的内衣打扮。
 夕奈的表情,虽然是一副有点点得意的晒给两人看的表情,双颊上却也同时不免染上红霞。

「怎,怎么样呀。我这色色的打扮」

 再加上她说话生涩的语气,有多么紧张已经是清清楚楚了。
 毕竟,她是要和平时根本没有以那种眼光看待的对象做爱。无论是紧张还是羞耻,夕奈都不可能在三人之下。 而且作为前世的男人,对于作为女性做爱很抵抗的夕奈,这是现在能做出的最棒的勾引了。

 然后,看到了夕奈这样煽情姿态的处男二人,要说理性能扛住这样的画面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两人张口结舌,嘴长得大大的一张一合,简直像是一心求人投喂的鲤鱼一样。

「……说说感想呀?」
「这绝对是天使」
「还以为是女神降临」
「和平常差距太大以至于产生了反差萌」
「完全在想象范围之外了」

 夕奈很无语的样子。

「其实就坦率地说可爱就好了的」
「「超级可爱!」」

 听了这话,『这样就好』,夕奈点了点头。
 然后,三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夕奈很羞耻地,扭捏地揉着自己的内衣边角。
一号和三号也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举棋不定。
 为了这一天,帅哥们读遍各种书终于得到的『初体验攻略』,对于夕奈这样煽情的姿态,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无法解读。
 这些无知的区区处男,面对此情此景,除了原地干耗时间,啥也做不了。

 面对陷入恐慌的一号和三号,夕奈不由地疑惑起来。
 喂喂。为什么反而是你们扭捏起来了啊?在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由帅哥们,这样,华丽地,用公主抱,把女孩子哄到床上然后主导做爱的开始才对吗?
 看了夕奈的疑惑表情,帅哥二人也觉得不妙。『喂,怎么办啊』『啊,这之后该干啥啊』什么的,俩人悄声地紧急商谈起来。
 夕奈忍不住把两人打断。

「……难不成,你们三个都是处男??」
「……哎,哎呀这是说的什么话啊,那种事怎么可能呢」
「是啊是啊。怎么可能会嘛」

 一号和三号极力否认。
 但是,夕奈的眼睛怀疑地眯缝起来,视线紧盯着两人的双腿之间。

「……看上去是特别大,但你们俩实际的尺寸到底是??」
「「っ!?」」
「我去网上查过,说保持处男的话就会无限长大是吧?也就是说,从你们两个人的鸡鸡尺寸就能看出来你们是啥时候处男毕业的,没错吧?」
「哎呀,那个是有个人差异的啦。我们就只是凑巧有点大而已」
「是,是啊。我们几个,怎么可能是处男呢,你说是吧?」

 夕奈听了笑而不语,只是一边魅惑地手搭在情趣内衣上做势欲脱不脱,一边向二人逼近。

「给我脱」

 夕奈一发话,一号和三号、赶紧将手伸向短裤
「不,不要啊!」
「是,是处男!」

 一号と三号一副想要逃离她的魔掌的架势,但却被夕奈牢牢地盯紧了。
「明明马上就要做了,还在这里无谓挣扎!赶紧的给我看,你们这些处男!」
 夕奈叉腰威胁二人,穿着煽情的情趣睡衣却是一副仁王挺立的威风样子。
 帅哥一号和三号在这少女面前,只得彻头彻尾地举手投降。
 这样一来,处男帅哥一号和三号,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将自己的丁丁完全勃起的状态展露无遗了。

「……呜、干脆杀了我算了」
「……被夕奈杀死正是我所愿」
「不不不,你们如果死了,我可也要死了。再说,真是没想到你们三个都是处男啊。明明都是帅哥来着」

 一号和三号并排在床边坐好。股间鸡鸡已经高耸如云。而在他们视线下方,坐在地上的夕奈正向他们的鸡鸡投出热切的视线。。

「就算是咱们,其实也是一直想着要快点处男毕业啊。」
「但是啊,对于我们来说有很多很麻烦的事情。然后我们三个人都觉得,因为种种原因接近我们的那些女生,实在是不想和她们做。」
「哦?——。所以说,就到现在还保持处男吗」

 处男两个字,像刺一样扎着帅哥两人的心。
 但是,就算心情低落下来,鸡鸡是一点没有低落,从两人肉棒的尖端,忍耐汁已经开始淌出来。

 看着它们,夕奈闭上眼睛,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再度睁开双眼站起身来。

「……来做吧。顺序就照着定期测验的成绩顺序。那么首先是一号」
「哎!? 我我在最开始吗!?」
「不喜欢?」
「诶、讨厌、是肯定不讨厌、那个、是从我吗……?」

 一号非常的慌乱。
 而边上的三号不知为什么反而如释重负的表情。

「来嘛。首先把衣服脱掉。一直在部活室偷偷看我裙底,执着地把笔丢在地上的一号君,不就是在等这种时候吗??」
「你都注意到了……日啊……是啊。就是等着这种时候」

 一号就以完全勃起状态这样,径直从床上站起来。。

 他和夕奈的身高差大约30厘米。
 如果一号站起来,夕奈所面对的就是一号的前胸,而稍微向下看一下的话,在一号的那里,就是向上耸立那个凶恶的物事。
 一号的手,轻缓地在夕奈的胸口打转,将夕奈的情趣内衣小小的纽扣,小心地解开。

「等了很久了……」

 一号低声轻叹。
 被解开的睡衣,带着轻轻的摩擦声滑落地上。
 只是盯着夕奈的胴体,一号的心脏就咚咚的剧烈跳着,要从胸腔中蹦出来。
 他强忍着把夕奈拥入怀中疼爱的冲动咽进肚子里,手在夕奈的背后不断摸索着,慢慢地也将胸罩的扣子解开。
 展露在外的是夕奈的小小乳房。微微膨起的尖端,那一缕樱红勾住了一号的目光,他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液。

「……嗯咕」
「噗、一号、你喉咙在响呢」
「别笑啊。知道我忍的多辛苦吗」

 夕奈不由地笑了,抱歉抱歉。

 该死,为什么你就这么从容啊。
 一号虽然在心底里暗骂,但眼睛却怎么都离不开那樱色的乳首。接着,就仿佛是被那魔性的突起物所诱惑一般,无法自控地不断地接近着,接近着它。
 忽地,一号吸了上去。

「……嗯」

 用左手,将另一边的乳房轻柔地抚摸
 用舌尖小心仔细地舔舐着那乳尖,享受着舌苔和尖头接触的触感。
 左右的小拇指轻推另一边的娇小乳头,左右地拨弄。。
 舌尖将那尖端压住,上下prpr舔舐。

「嗯……嗯啊」

 夕奈的两只手已经搂住了一号的肩膀。
 而一号摸着乳尖的左手绕到夕奈的背后,将她的臀肉捏在手中。随之而来的手感过于柔软,让他几乎都忘记了嘴里品尝着她另一只乳尖的感触。

「库……明明你才是第一次」

 夕奈的手缠上一号的头部,像是要拥抱他的头一样。
 而揉着夕奈小屁股的手,指头也不经意勾上了她裤裤的边缘,慢慢地,要开始脱她的小内内。
 夕奈顺应着扭动双腿,让自己的小裤裤能够被更容易地脱下来。
 一号恋恋不舍得将嘴从乳尖上离开,让自己的舌尖舔上夕奈的小身体。从胸口,一路向下到肚脐眼,然后再原路返回,抬起头时,和夕奈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夕奈的眼睛水润地闪着光,很羞耻地低着头。接着,她将身体靠上身后的窗沿,怯生生地将自己的双腿张开。

 在一号的眼前,出现了一条美丽的狭缝。

 到今天为止,每一天每一天,仅仅存在于一号的脑海中,妄想中的夕奈的小穴,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出现了。面对这冲击,一号一瞬间甚至无法分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不由自主地揪了自己的面颊。

自然,那是很痛的。
 

 一号紧张地,慢慢将脸凑近夕奈的私密之处。
 从鼻腔,让一号神魂颠倒的夕奈的体香灌入进来。
 一号趁势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起夕奈那道花瓣。

「嗯唔♥」

 仿佛是要让一号能够舔得更加容易,夕奈将腰稍稍地向前送去,让自己的背后依靠在窗户上。再用抱着一号头的手,揉着一号的头发。
 不管自己的头如何被揉,一号都专心致志地,持续不断地舔舐着夕奈的蜜穴。
 一次又一次,将舌头送入那美丽的狭缝中,在不断地重复着的过程中,他意识到了那穴口上端突起的东西。

( 啊啊。这就是,阴蒂。)

 无意中对夕奈开始了爱抚程序的一号,他那已经近乎空白的大脑中,忽然现出了这句话,然后转瞬消失。
 一号小心翼翼地,用右手的食指沿着小穴的竖瓣捋下,然后啄上了夕奈的阴唇。

「啊♥ 啊、啊♥」

 一号chuchuchu地,发出声音吸吮着夕奈的阴蒂的同时,夕奈也禁不住用娇喘证明了自己感到十分舒适的事实。

 这样,一号右手的指尖沾上了夕奈的蜜壶中渗出的爱液。
 一号用食指和中指,将那逐渐产生了热情,缓慢地,张开了自己的神秘的腔穴的私处分开,舌头仿佛戏弄一样地滑向阴蒂的下方,顺势整张嘴吸吮在了夕奈的花园之上。

「嗯咿っ♥」

 夕奈的大腿瞬间一震,不由自主将一号的头夹在了两腿之间。
 一号依然不以为意,chuchuchu地一个劲地吸着眼前夕奈的腔口,然后将舌头努力地深入了她的体内。
 舌头来回搅动,在夕奈的穴内,将舌头尽其所能地舔过所有能触及的范围。

「好……厉害,这个不可思议的感觉……」
「……感觉好吗?」

 在床上鸡鸡已经膨胀欲裂的三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问夕奈。
 听了三号的提问,夕奈上下点动臻首。

「好棒的……明明不过是个处男……哈昂~~♥」

 一号听到自己又被说处男就有了反应,更加使劲地将脸贴上夕奈的穴口上。然后尽全力将自己的舌头延展,像是鸡鸡一样使劲地插入,探索,搅动着夕奈的里面。

「呀♡ 厉害♡ 这是什么! 啊っ♥ 」

 guriguriguri。
 夕奈的阴道里,一号巧舌如簧,搅动地天翻地覆。
 夕奈逐渐沉浸其中,体味着被嘴所玩弄的快乐。
 那并非是那种立刻就能让人高潮的激烈刺激,而仿佛是从远处不断盘旋,逐渐接近,似到而又未到,不断勾引着自己绝顶的快感。

 讨厌……明明和那个强奸魔的时候,我还更加从容一点啊……。

 意料之外,夕奈发现一号的爱抚是如此的舒服,不由地心焦起来。
 被这些处男搞的舒服的话,总归感觉很是不爽。所以夕奈本想掌握主导权,但那也是情况变得奇怪的开始。

 被搅动的一塌糊涂的穴内,实在是舒服到让人难以置信。而自己虽然没有到达绝顶的高点,但分明感觉到自己向着高潮的方向奔去

 夕奈感受着这一切,才稍稍将按着一号头部的手松开了一些。「好了好了。这种程度的爱抚,就还没有问题」这样安抚着一号。

 但是眼前那可是自己第一次亲眼所见的小穴。再加上,那是属于自己所中意的女孩子的小穴。。
 处男帅哥,才达到这种程度的爱抚,是不会停下来的。
 一号一如既往,以先前同样的气势,吸吮上夕奈勃起的阴蒂,将那凸起的小豆豆含在嘴里。不仅如此舌尖还上下左右地prpr不断舔弄品尝。

「噢噢♥ 喂 !? 唉♥ 啊♥ 等等! 等下等下等下!」

 停下来停下来啊!夕奈挣扎着叫起来。她弱弱地抵抗着,推着一号的额头,但是一号的双手却紧攥着夕奈的大腿,脸无论如何也不离开夕奈的小豆。
 就这样,滋滋滋,嘬着阴蒂,舔舐,拨动。

「嗯啊啊っ♥ 抱歉! ゆるひて♡ あ! 去了! 不要♡ 呀! 啊啊啊♥」

 夕奈因快乐而震颤着娇躯,仿佛为了抱住一号的脑袋一样,弓起身子,弯成一团。。
 jyu jyu jyu、房间中一直响着一号吮吸夕奈小穴穴的淫靡之声。
 接着,夕奈忽然「hikyuu♥」地低低娇吟一声,身体泛起一波抖动。

 夕奈的痉挛稍许持续了一会,而一号将自己脸贴近夕奈的力道也弱了一些,慢慢地离开了夕奈的身体。
 在一号的脸上,唾液和爱液,以及夕奈绝顶时喷出的液体黏糊糊地全都混作一起。

 一号这才恍然察觉,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最喜欢的少女正如痴如醉,荡漾销骨。
「啊ー、啊ー、……んく……呜该死……竟然敢ー!」

 就算在这时候夕奈也还是那个夕奈。
 虽然是已经舒服到双眼迷离,眉眼都垂成一条安心的曲线,但她感觉被一号给看扁了,就又吊起眼来,摆出一副反抗的态度来。
 但是,身体——小穴比起态度来说要更诚实。她的女性器,已经为了迎接男人的插入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兴奋地微微颤抖起来。

 而进入这样状态的夕奈,一号怎么可能放过。

「呀啊!?」

 一号将靠在窗边的夕奈正面紧抱住,然后直接搬到床上,推倒。
 自己的左手则抬起自己硬直的性器,在夕奈的小穴入口磨蹭着,蠢蠢欲动。

「喂!? 冷静、你冷静点! 一号!?」

 但是,一号在将龟头上下带着泥泞的水声摩擦花瓣几个来回之后,腰一顶,已经把肉棒顶在了夕奈的腔口。
 咀咕,夕奈的穴口坦率地将一号坚硬的武器迎入了。这也是一号任凭自己的本能,不断的在夕奈的穴内用舌头辛勤耕耘的结果。

「噢……喔啊,好热」

 才插入就感觉要射了。
 这样的事情,还以为只是在漫画里才有。
 但是,一号现在所体会的正是真实中的真实。

 无论是只有在梦中可见的夕奈的欧派。小穴,都可以任意采摘,这一切让一号的鸡鸡垂『涎』欲滴。
 即使手不去接触,也已经超过了高潮的临界点。
 毕竟是面对着这样的盛景,在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子的面前,将自己坚硬的东西直接顶了进去啊。

「唔啊ー♡ 笨,笨蛋! 别突然一下子进来啊啊啊啊啊啊!?」

 ビュッビュゥッ!(biubiu???)

 在夕奈的眼前,看到的是伏在自己身上的一号,咬紧牙关,身体颤抖的样子。
 接着,她感到的是充满自己下腹的那个肉棒,以猛烈的势头在自己的阴道里鼓动。

 这家伙! 才插进来就高潮了!!

 咕嘟咕嘟地,暖暖的热意在夕奈的小腹中积蓄。。
 「肚肚好热啊……话说不要这样啊」夕奈不禁想道。
 向夕奈的小穴深处尽兴地注入大量精液的肉棒终于减弱了动作,夕奈翘起嘴角,嘲弄地看着俯视着自己的一号。

「舒不舒服呀?」

 夕奈看上去有些高兴地坏笑着问。
 虽然她是打算用「你这个早泄处男wwww噗噗地射了wwww」这样说着去嘲讽他,但遗憾的是一号却误读了。
 如果是平时的夕奈的话,肯定能非常熟练地运用极其嘲讽的表情一刀捅在一号心头。

 但是,现在,夕奈可是刚刚到绝顶高潮啊。
 眼角弯成温顺的线。水雾蒙蒙的眼瞳。被染成朱红的面颊。浸着汗水的头发,粘在额头。
 这样一幅姿态的夕奈问他「舒服吗?」一号要怎么回答?

 还回答什么,用身体回答啊。

 一号的肉棒没入了夕奈的体内,但他不满足于此,向更深处用力插了下去。

「噢唔!?」

 ぶぴゅっ♥ 地、夕奈的穴壁与肉棒摩擦中将原本积存的精液挤榨出来,随着汁液的声音,从缝隙喷出来。
 一号肉棒的尖端,也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压到了夕奈重要的地方。
 于是,看着夕奈的表情,他察觉到那可能是夕奈最舒服的位置。

『里面不行呀诶诶诶♥』

 最中意各种漫画类表现的一号,认为反正只要突入最深处女孩子就会觉得舒服。
 说到底就只是处男。女孩子最舒服的地方除了女孩子自己谁也不知道。不明白这一点的只能是处男了。

 一号激烈地动着腰。
 超出日本人平均水准的长茎,在比日本女孩平均身高要娇小的夕奈的体内突刺。
 一号的粗大的龙头,剐着夕奈的肉壁,狠狠地叩击着,折磨着那秘境深处子宫的门扉。

 如是普通的女孩的话,面对这种痛大概会叫出来。

 但是,一号所进入的女孩不是一般人。
 这位女孩在刚刚不久前失去处女的对象是26公分,简直可说是兽人般的对手。不仅是子宫,就连内脏都被顶的天翻地覆。
 作为女孩子来说,夕奈的潜力值是超高的。

「啊啊啊啊啊♥ 里面不要啊♥ あっ♥ あっ♥ 呀咩♥ 呀灭螺ぉぉぉ!!」
「夕奈、夕奈、更加地舒服吧、夕奈!」
「舒服过头了呀! 呀灭螺♥ 喂♥ 呀咩♥」

 一号扑在夕奈的小身体上,将她的双腿大大张开,压住,让小穴的穴口向着正上方。而自己的肉桩整个没入其中及至根部,连带着腰向下打桩。
 随着这巨大肉枪的反复冲击,从夕奈的蜜壶中,混合爱液与精液的飞沫四散飞溅。

「啊啊啊啊啊! 咿呀呀啊啊啊!」
「夕奈! 夕奈啊啊啊啊!」

 这是肉和肉互相碰撞拍击的声音。这是汁液与汁液混杂搅动的声音。
 一号的腰耸动着,非同寻常的猛烈地冲击夕奈的小屁股,肉棒也忽然变得更加膨大了。

「咿——♥」
「唔咕っ!!」

 接着,一号的睾丸一缩,肉茎向夕奈的蜜穴伸出重重地射入种子。
 咕嘟 咕嘟,好几次反复喷射进入的精液团块,让全部接受它们的夕奈身体都脱力了。

「哈……哈啊……已,已经……别要…」
「还、还可以继续」

 老子不可以啦!

 夕奈却只能发出弱弱的细声,这在再度开张的肉体拍击中被吞没了。

「啊啊! はぐぅ! 啊呀呀啊啊 啊啊♥」
「还可以射哦! 我还要再给你射很多很多! 夕奈——————!」

 帅哥一号,原处男一号,丝毫不给对象喘息的空间。
 眼下帅哥能感觉到的全部,就只有从鸡鸡传来的夕奈的温度。
 那温暖,以及自己的快感让一号的全部神经都动员起来去享受,总之,什么都不管只想要追寻那快乐,一号持续地挺动着腰部。

「啊……要去了……」

 最后,夕奈挤出这样的一声低吟,身体猛烈地颤动起来。

「喔咕!?」

 夕奈的下腹部剧烈地吸进,将那完全深入自己体内的男人的阴茎紧紧的箍住。
 肉壁的动作仿佛是对肉茎的邀请和诱惑,感觉到的一号,再次将大量的精液注入了她的体内。
 而就像饥渴的人狂饮着水一样,夕奈的雌穴贪婪地重复着这诱惑的搏动。

「呼……呼……呼……哈啊!?」

 一号在夕奈的里面尽了全力,终于射空了精囊的最后一滴储备,失去劲头的肉棒才从小穴里拔出来,他这才逐渐意识到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啊♥ 啊♥ 啊哈♥」

 如烂泥一样瘫软,哗啦倒在床的中央摊开双腿,夕奈无力地袒露着自己的花园,在一号眼前,这盛景的中央就是自己最爱的少女的蜜穴。从里面,淫秽的白浊液不断淌出,停都停不下来。
 这黏糊糊地淌出的精液,在床上积成一滩。
 夕奈的大腿依然还在痉挛,而极度亢奋的乳首,依然坚硬地挺立。
 而那痴傻般半张的檀口,半睁的眼睛,都说明了她已经暂时失去了意识。

「夕,夕奈」

 一号一下子担心起来,虽然他想马上站起来,但是肩膀上却被搭上了一只手。

「下一个,就是我啦」

 三号已经变成全裸状态了,股间比一号甚至还要凶恶的鸡鸡已经变成了全功率状态挺立着。
 而在其尖端的忍耐汁已经耷拉下来,滴在地板上不少了。

「等下,等下啊! 现在的夕奈的话..」

 一号想起了自己是怎样玩弄夕奈的,打算庇护她。
 但是,与贤者模式的一号相对,三号的情况可就是是全然不同了。

 他可是在眼前,把自己最喜欢的少女娇鸣淫啼,展露绝顶高潮的姿态从头到尾都看了个够。

 要说这还能忍受是不可能的。

「躲开。下一个是我了。怎么可能只让你一个人处男毕业啊」

 于是三号用双手好好地端住自己的肉棒,向夕奈逼近。对准那依然在性事后颤动不已的夕奈的花园口,缓慢地沉下腰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