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TS成为魔法少女时,还不知晓扭曲的未来在等着我 #3 魔法少女的武器是身体哦

3话 魔法少女的武器是身体哦 ver1.0

穿着某件我珍藏的哥特萝莉风礼服,我感受着晚风吹拂的感觉。
胸口,有着从未感受过的紧张。不是因为心情,而是胸部被勒住的束缚感。
下身被完好地包裹着。再也没有异物感。
这就是真正作为女孩子的感觉吗?
走在人流穿梭的十字路口,我的手指飞速在line上敲着字。
当想到要初次尝试些什么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个人】的名字。我坦然地发过去卖萌的颜文字,等待着回应。对方似乎心情不好,回答也含混不清。于是我说「会有久违的大惊喜,让叔叔忘掉所有的烦恼」
这样一来,对方才答应了约在老地方见面。我趁这功夫在公园的洗手间画好妆,又在外边晃荡了一阵子,搭上快要十点钟的电车时,这个钟点已经个别社畜带着下班的酒气出现。
有些人的目光堂而皇之的斜过来。
看着我这个倚靠着栏杆,有些格外醒目的地雷系装扮的女孩子。有些人的眼神似乎毫不掩饰的带着欲望和嘲弄。似乎我的衣妆和前方将要下车的站台,已经告诉他们,当我我下车后就会挽上某个大叔的臂膀,然后走向某个粉色霓虹之下酒店的大门。
对于这样赤裸裸的目光性骚扰,如果是过去的还是男孩子的我,或许会低下头,躲在车厢的角落里,难堪着夹着腿。
但是,现在的却发现自己意外地毫无所谓。
我轻轻地对着自己的手机看着自己的倒影。从哪个角度看,我都是无懈可击的美少女。
到这个时候了还说什么呢?……我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女孩子了!再也不需要把腿间的东西努力缩到什么地方去。
在大腿之间,是空荡荡的。紧贴着女孩子最敏感地方的,是内裤丝滑的纤维材质,滑溜溜地凉快。无比轻松,裙子以下,是宽敞而神奇的空间。
这就是女孩子独有的解放感吧。
我再也不需要在意别人的视线了。
这些羞辱的视线现在只是对一个女孩子魅力的褒奖。
这不是,很令人心情舒畅吗?我竟轻轻地笑出声来。

x

「呕……」
……哈啊。真是不像样啊。
片刻之后,我在下车车站的洗手间里,扑在水池上干呕着。
方才少许的高昂心情,转瞬间就跌到了谷底。
那时候,为什么会那样地高兴呢。为什么会愉悦到几乎哼出歌来呢。
当在某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妈妈在昨天才刚刚死去,当我意识到糟糕的我一直以来过着怎样糟糕的日子,而只是因为小小的变化,我就沉浸在了这样卑劣的愉悦之情中,我就立刻感到强烈的恶心。
在开心什么?
真是个垃圾啊,我。
当想到这样的事情,我就强烈的反胃。我几乎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下车,又是怎样走到洗手间的。
当干呕停止,我努力在镜子前给眼睛补好妆,我魂不守舍地走到车站口某个雕像的面前,那是我和“爸爸”约好的地方。
然后,我的视野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那鼓起腹部的弧度和看上去总是十分好欺负的小眼睛,几乎从很远处就能让我认出来。
「日野叔叔。」
「啊,是小月见啊?你变漂亮了、呢?……」
看到我以后,日野大叔油光满面的脸先是困惑,然后挤出非常灿烂的笑容。
「嗯,我们走吧~~ ♡ 」
我挤出方才的不适,迅速切换心情,甜蜜地挽上他的手臂。紧紧贴上去。

x

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首先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借助和母亲当时同样的媒介,我成为了「魔法少女紫蔓茶」。不仅如此,还触碰到了母亲成为魔法少女时候的回忆。可是,这些似乎对于我自己都没有什么用处。
成为魔法少女意味着签订契约,意味着成为另一种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但又本质上不同于人类的魔法生物。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母亲已经很多年不是魔法少女了,也会在死后悄无声息地从人间消失。
但另一方面,魔法少女获得的最大力量,只能用来打击邪恶,和妖魔作战。当怀有其他的欲望时,契约就无法成立。而那些用于杀伤妖魔的光波,既不能用来谋财,也不能用来害命。自然,也不能用来杀掉那些欺骗我母亲的人,因为他们都不是妖魔,所以从定义上来说只不过是“无辜的人”。
既然无法拯救我的母亲,这力量对母亲,对我,根本都是毫无用处。
但是,我却成为了魔法少女。
我究竟许了什么愿望才成为了魔法少女?
答案并没有留在我的脑海中。唯一知道的是,我变成为了女孩子。因为魔法少女必须是女孩子。
我隐约感觉到,这或许就是我成为魔法少女时所祈愿的结果。至少,是结果的一部分。
但问题是——成为了魔法少女的我,又要做什么?
我本来昨天就应该和母亲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在阳台上几乎要跃下的那个时候,我的脑海中一度大喊着——想要杀了所有破坏我和我母亲生活的人。
魔法少女的魔杖当然没有回应我的那个愿望,因为它不会容许欲望导致的暴行。但是我还是成为了魔法少女。我的身体里涌现出自己能清楚感受到的魔力证明。
【梦想没有分别。握住我,尽管把你的心意传达过来。】
在那个时候,魔杖是那样子说的。
它明明没有承诺过,我一定会成为魔法少女。我也没有想过那些魔法少女的正义啊,梦想啊,更不打算去和妖魔和怪物作战。
但是我却成为了魔法少女。
除了我没有一个被承认的许愿,也没有得到斩妖除魔的力量之外,在形式上,我姑且成了一个被赋予了称号的「编制内的」魔法少女。
这个结果。是魔杖的怜悯,还是我的幸运呢?
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一定有其意义。
我成为魔法少女,也是因为一念之差抓住了救命稻草,因为还想要活下去,做点什么吧。
我现在想要做什么……又能做什么?
思考了一个早晨之后,我发现,自己变成魔法少女之后,唯一一件能够做的更好的事情,就是去搞钱。

x

我紧紧的抱着日野大叔的手臂,让我的胸部在他的臂弯上挤压着,变形。
我看着他的脸越来越红,即使带着讶异的表情,依然装作无事。
和熟悉的爱情旅馆的前台打个照面,几乎没说什么就被交给了门卡,在进门之后,我立刻抱住大叔的身躯,在他的身上蹭上自己带有香水的体味。
这会让大叔更加难以忍受吧。而对我来说,这也仿佛是为了让自己放下某种觉悟,所做的准备动作。
我要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好好地榨一笔钱。因为他是一家公司的社长,也是最好说话的爸爸。也最适合我用来测试魔法少女的能力的对象。
那么,今天就必须放开自己。
是的。不要有任何顾虑,作为美少女的身份的价值。就在这里最大程度地展现……然后,再让他好好地加一笔钱。
我是这样想的。
所以我开口,说道「今天,我有一个惊喜想要给……」
但还没说到一半,就突然被大叔推开了。
「月见……」
大叔慌乱地,目光游移地看着我,脸很是红。
「那个……大叔我今天听说,你有惊喜……所以想起来,今天,正好是和理生酱认识,那个,一周年了呢。」
啊……
我都没注意过这种事情。
怎么会有这种事。
「啊。嗯……好像呢」
「那个所以,大叔我啊,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等等。」
大叔表情忽然有些不对。
「……那个。月见酱,你,整容了吗……简直,漂亮得像是另一个人……」
「……」
「啊,叔叔没别的意思,你,还是你,但是……现在的你简直就像是——」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子?」我轻轻地抢过话头。
「……嗯。是呐。」
「刚才过来的时候,叔叔也感觉到了吧?」
我一把把日野大叔的手抓住,拉过来,按在自己胸口。
「呜——」
我几乎忍不住嘴里立刻就哼了出来。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
即使是我,也还没有适应这里存在货真价实的、女孩子挺拔的乳房的感觉。
大叔,也自然是目瞪口呆。
「你……」
「我啊,现在是真的女孩子了。」
「难道是做了,手术吗……」大叔依然是震惊的表情,嘴巴哆哆嗦嗦地念叨着。
可能这是他唯一能给自己找到的解释吧。
而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半晌后,他似乎自顾自默认了就是这个答案。
我希望他身上的酒气没有骗我,这样一来,我如此大的变化才更可能被糊弄过去。
「真的。就连下边那里,现在也完全和女孩子的一模一样。」我咽了口吐沫,继续说道。「所以,大叔不用再走后面了。可以,真正地,像和女孩子那样做。」
当说到最后的时候,我已经是声音细如蚊蝇。
「……」
我紧张地看着说不出话的大叔。说到底,他会不会接受这样诡异的发展,我的心中真的没谱。
「哈哈……什么啊。是这么回事……」大叔涨红着,紧紧皱在一起的脸,突然舒展开来,他笑了。「因为做了这么大的手术,所以才缺钱啊。……真不容易啊。月见酱。不过既然是下了决心做的改变。那也没有办法。」
「诶……真的,大叔可以接受吗?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没什么吧。大叔我最开始的时候,不也是被你骗了,当作女孩子才找你的吗?现在这样,大叔也很高兴嘛。」
「不是大叔有对女装子的癖好?」
「啊哈哈,会那样想也是理所当然,但是我和男孩子做,就只有月见酱一个人哦。总体来说,大叔我还是喜欢女孩子啦,哈哈哈」
对不知为什么反而脸红起来的我。大叔的下一个举动更让我措手不及。
「……刚才说到一半。大叔想起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也给月见酱带来了一瓶好东西。」
说着,大叔拿出一瓶我在电视上看过广告的牌子的红酒。
「一起庆祝一下吧。」他晃晃手中的酒瓶。「正好也作为对月见重生的庆祝。」
「……」
我顿时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十秒之后,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我一屁股坐在房间电视前的矮桌边,抢过那瓶酒,开始向杯子里倒起酒来。
「……那我也有一个对大叔的要求。」
我挤出一句话。
「什么?」
「从今晚起,叫我璃绪,月见璃绪。」
「……大叔,你以前都不愿叫我的名字【理生】吧,虽然,在发音上,都是 RI-O,不会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在这样最好。这是我作为女孩子重生后的名字。」
「璃绪酱……」
「嗯~~♡ ♡」

xx

一切都是喝了酒的错。
今天,结果我超出自己预想太多。
当一旦被某个你不是非常讨厌的男人占领了嘴唇,就会变得毫无办法,只能一败涂地。我以前都不知道,女孩子是这样子的生物。
在我们喝酒喝到燥热得无法忍受时,日野大叔紧紧地把我抱住。然后酒的气味和大叔的气味,和我自己的气息混杂在一起。
我昏头转向,躺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不记得自己精心穿好的衣服是怎样被大叔一点点解开的。
当感到一丝些微的凉意,我精心准备好的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裤,都已经被一览无余。
我用手遮住自己的脸,只是难堪地使劲喘着气。
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不安的躁动,心跳的非常快,全身都热得发慌。但又不是因为室温导致的。就好像是发烧了一样。
「哈、哈啊,璃绪酱,璃绪酱的身体……太美了……」
「嗯,嗯啊~~♡ 」
想起之前这样的穿着只是为了视觉效果和仪式。但现在,我的胸罩里扎扎实实包裹着胀胀的乳肉。我的内裤之下,唇瓣正在轻轻和布料摩擦着,变得越来越湿润。
大叔的手掠过我胸罩表面,乳头送礼起来,难过地顶着蕾丝布料,想要挣脱出去。
他的鼻子饥渴地贴在我的肚脐和小腹上嗅着我的体香。于是一股子电流顺着脊椎直下腹部,然后一股爱液便从我的下身无法抑制地涌了出来。
因为带着体温的温热,我几乎没有感觉到它是何时涌出的。直到大叔告诉我。
「璃绪酱的淫水。都已经把裤裤和床单打湿了呢……」
「别说……出来」
之后的事情,就都难以详细的描述了。
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内裤已经不翼而飞,大叔狠狠地揪着我的乳尖,仿佛掌握了我身体的最薄弱要害。
「!!」
我的喉管里尖声挤出简直难以相信是我发出的叫声。因为就在这个时候。
大叔的武器,进到了我的阴道里。
属于女孩子的。从来没有过的器官里。
现在,就名正言顺地容纳着男人的性器。
「————唔唔噢噢噢——」
我简直难以置信。眼睛流出眼泪,不是因为疼痛,因为大叔肉棒的插入极其的顺滑,我的整个腔穴都泛滥成灾,早已经准备好了。
是因为,被充实的顺利感觉。
太舒服了。
让人,感慨万千
「呜呜—呜呜呜——」
我的嘴像鱼儿一样一张一合,然后紧紧地咬住大叔的肩膀,发出哭声来
「怎么回事……疼吗?」
「没有……呜呜……好舒服……竟然是这么舒服的吗……插我……日野叔叔——」
我的手掌抓在大叔的背后,全身努力地抵御着大叔亢奋之下冲击的惊涛骇浪。
这样子疯狂的享受,几乎让我的灵魂忘记了这段时间所有的难过。
「……」
不知道和大叔的肉体拍击了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三个小时?
全身被汗水浸透的我,终于恢复了一丝神智。
或许,也是因为大叔的体力已经到达了他的极限。
「……叔叔,累了吗。」
「啊……哈哈哈,怎么会呢。看到这样可爱的璃绪酱,叔叔可以草你三天三夜啊。」
但是他逐渐委顿的肉棒,却是说明了一切。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大叔,今晚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但是,我心情很好。
「嘻嘻。不用逞强,让我在上边,服务叔叔就好」
我把大叔轻轻地推倒,然后伏在他的身上,舔弄着他的奶头。大叔发出「哦、哦」的轻声呻吟,让我知道他的感觉很好。
受到鼓舞的我,用四指轻轻攥住他的巨龙,抚摸着,撸动着,少女纤细的手指比过去多了一份细腻入微的魔力,让大叔的肉棒不久就重新充血。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嘴巴凑到大叔的耳边。
现役魔法少女的身体,是和人有着微妙不同的魔力构造体。
所以——
「……叔叔。这是只有对独一无二的日野叔叔才有的福利——可以无套中出哦~~♡ 」
我念出恶魔的私语。
我的另一只手中,大叔的肉棒顿时一柱擎天。
舔了舔嘴唇,我轻轻地抬起自己的胯,让大叔的龟头对准我依然淌着淫液的穴口。
然后坐下——
对魔法少女泛滥着淫水的疯狂小穴不计后果地疯狂抽查——然后坚挺住不射。
这既是对大叔的魔鬼拷问,也是对于我自己的过度折磨。
直到此时,我才回到今天的正题,就是测试变为魔法少女的身体之后,究竟能够在男女的交媾上做到何种程度。
其结果是,当我专注地控制自己的小腹甚至是小穴的肉壁刻意地吸吮、绞动男人的肉棒时,就如同是魔鬼的行径。因为那等同于魅魔的榨精,几乎瞬间就能让一般人无法支撑。
当日野的精液炮弹首次毫无阻碍地轰入我的花心——
「嗬啊啊啊啊啊——————」我如同雌兽一样的高叫,向天空翻着白眼,几乎差点就在过度的高潮中晕厥过去。
无套被草,被内射,怎么会是如此舒服的事情。
如果不是我是魔法少女,此时大概已经晕死过去。
但是现在,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尝试,再度卷土重来,用腔穴周边的肌肉绞动着大叔的肉棒,几十秒之内,它就再次火热坚硬,而这一次,我控制了些许魔力萦绕在交合之处,让大叔的肉棒不至于过度的敏感。
这样一来,他坚持了好几分钟,才射出第二炮。
做完实验的我,情不自禁地扑上去拥吻着大叔,我们的唾液混合在一起,他把我变成女孩子后更显纤弱的身体狠狠地箍在自己的怀抱里。
「璃绪酱~~~我的璃绪酱~~~啊啊啊啊啊啊——操死你,操死你啊啊啊——」
然后又这样突然狂暴起来,狠狠地在我的花心上射了一炮。直到粘稠的浆液从我和他交合之处不断地涌出来。
……
在一晚疯狂之后,即使是我,也不由地困倦万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那天夜里。被充实和满足包围的我,却做了一个噩梦。
「啊哈哈哈!!月见,这不三不四的模样不是非常适合你吗?这不就只是个小妞了吗!晚上就去下町转转吧,那里的大叔们会爱上你的,哈哈哈哈!」
我的梦境坠落到了某个深埋在记忆中,却怎么也不可能忘记的日子。
我的脸上肿痛还没消退,火辣辣的疼。抱着腿,躲在天桥下发抖,身上穿着班上的名为下田的家伙为首的几人组强行塞给我的女生制服。
我回不了家。因为那个女人在家里面对不知哪里来的男人怯懦又谄媚的笑容让我恶心。
但我也无处可去。
当再次起身的时候,我已经仅凭下意识行走。所以当我忽然抬起头,看到下町光怪陆离的霓虹时,忽然害怕的挪不动腿。
「小姐啊。没有地方过夜吗。和大叔我一起来吧——」
转瞬间,我已经半推半就,被男人带到了到了某个暧昧的昏黄房间里。
几乎是脑海一片空白地被牵引着一路来到床上,酒气熏天意识模糊的大叔又是嗅又是舔,扑在我身上上下其手了数十分钟,
「……啊。不好意思。」
发觉不对以后,大腹便便的男人竟然委顿地坐在一旁,对我道歉。
「大叔我啊。在公司很不顺利。喝了很多酒啊。就想着像往常一样约个JK,快活一下。没想到抓到你。」
「……」
「那个,很难过吧。和素不相识的大叔在一个屋子里。还被搞错是女生。」
「……穿着水手服的话。被搞错也是没办法的。」我低着头说。
「……那个。你是有什么难处吗?为什么会穿着水手服在这种地方晃呢?」
「因为他们说过,『也就脸蛋好看,不如去下町赚钱』。然后让我穿上这样的衣服。别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哪里可去。」
「这样啊……」大叔闷头半晌,点了点头。不知道他是放弃了理解,还是真的明白了我的遭遇。
他掏出了两张万元钞放在桌子上。「这就当作赔罪吧。小子。这么晚了,出去也不太好。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先睡下来。大叔这就回去了。」
「不要。」
「啊?如果不收下的话,大叔我会感到不安。毕竟是这样容易造成心理阴影的事情——」
「不是的——」他的话突然被我打断。
「大叔真的觉得我好看吗?」
大叔一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蠢样。
「我的脸,真的好看吗?不是骗人的?比得上女生?」
「……这倒是真的。」
「是吗……太好了。那么,我想要收下大叔的钱。」我忽然抬起头,看着大叔,一字一句地说道。某种觉悟在我的心里生成。「因为,我很缺钱。」
「所以,大叔如果不讨厌我的话,可以和我做吗。」
「……」
「教我像女孩子那样做的方式。我会努力的。」

……
那一晚,大叔的肉棒让我的非常疼痛。

而一年后的今晚。即使在梦中,似乎他仍然在我的阴道中充实着我。没有一点疼痛感,只有幸福。

即使是一晚也好。
即使是我们这样的人渣垃圾。也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幸福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