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转生的娜蕾卡 ~ 醉梦之中的抖M死奸 ~ 1-3话

一篇随手写写的。
最喜欢的那种,在生死边走钢丝的M的故事

1


===

无限轮回的娜蕾卡 ~ 醉梦之中的抖M死奸 ~

娜蕾卡 贝托兰 。转生特典如下:



====

SSR 【神剑流EX】

世上最强的剑技,只要手中有剑,就没有无法斩断的敌人。

UR 【神庭转生】

在达到一定的年龄之后就会停止生长,身体与灵魂归入转生之庭管辖。

在每一次死亡之后,将会随机出现在某一个创世神教会的庭院之中,并且回到上一次自己清醒记忆的状态。

====



得到这两个技能之后的十七年后。

转生者娜蕾卡=贝托兰发现自己的生长停滞在了十七岁。然后此时,她已经成为了当世最强级别的『执行者』。

也就是,为了钱财,宝物,地位名誉,又或者单纯刺激,而为权力者弄脏手掌的职业。

多数,是杀人的订单。

于是娜蕾卡作为一把绝强的杀手剑的形象,在大陆各国的情报网中逐渐为人所知。

只是,堪称是最强的两个神赋技能,也可以说是对她人生的诅咒。



# 1

神剑流,攻则必克,防则万全。

作为最强的剑技。拥有其傍身,就宣告了娜蕾卡在战场上的无敌。

『今天的单子,要快速结束呢。』

身着斗篷的剑士,在战场上如同鬼魅般闪烁。

两军的骑士和矛剑兵,在烟雾缭绕的土地上勉力挥击着兵刃,以命相搏。但凡是一个飘荡的影子 拖着银色的尾线掠过。战场上就只会留下成片的尸骸。

斗篷之下是名为娜蕾卡的少女

在贵族战争的战场上,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然后穿梭于战线。轻而易举地就斩杀了所有挡在路上的战士。

直到几个小时后,她终于捕捉到了撤退的一方军队的本营。

『啊……终于回到了据点啊。今天真是灾难,但好歹,撑住了局面,这样一来,菲德尔将军就足够率军驰援了吧。』

被称为『战场统御者』的英雄将领【卡坦泽】,是罗兰公爵的中坚将领之一。其强大的控场和防御,总能保住己方战线的薄弱位置固若金汤。

而豪鬓灰发的他,刚刚回到大营松了一口气,就感到一阵冷风的来袭。

『……!!』

【SSR技能 不屈守护】发动。

【咣——】

一生巨大的金属交击声响起,震耳欲聋。

作为卡坦泽传奇的体现,这神赐的祝福技能在千钧一发之际保住了卡坦泽的命。他的手以不可能的反应速度抬起沪深的大剑,挡住了来袭的利刃。

而他惊讶的是,这突袭过来的只不过是一柄细小的短剑。

来袭者的斗篷神秘客,其半露的下半张脸,似乎做出微微惊讶又遗憾的表情。

在【不屈守护】的作用时间内,卡坦泽一把伸出手抓住来客的衣领,狠狠地将她按在地上。

只有他这样精于肉搏的强者,才能断然将如鸟儿飞跃过来偷袭的此刻准确的抓住。

『唔——』

是个女的?

战场上九死一生的直觉,让卡坦泽感觉到此人很危险,他立刻狠狠地箍住手。来客的兜帽落下来,竟是一名面容姣好的银发碧眼女子。她痛苦地咬着牙,但卡坦泽的大手狠狠用力,让她无法呼吸,连舌头也不自主地吐出来。

『……呵……啊……咯……』

刺客正是娜蕾卡,她没有预计到自己猎物竟然有着SSR级的护身本领和如此快的近身手法。而这样,她就几乎失去了先机。

卡坦泽犹豫着,要不要一拳将女子的脑袋打碎。他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女子已经在他不讲道理的巨力下被掐的意识模糊,舌头都吐了出来,双腿徒劳地挣扎着,短剑也早飞了出去。

如此,或许不如搞晕她盘问个详细。

也就在这半秒的犹豫之间

【飞空剑】

【转瞬千击】

庞然大物的老将卡坦泽,成为了四散的肉片。

在失去无敌加护的半秒之内,留有意识的娜蕾卡就使用技艺将飞出的剑吸引回手,然后在不可能失误的距离,运用最强之剑,将将军切成肉片。

如此,目标就达成了。

在惊慌失措的卫兵被迎头斩为两段。娜蕾卡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迅速奔跑消失在了夜幕中。



大陆历11780年,娜蕾卡在十七岁的年纪,离开了抚养自己的贝托兰家族。

作为暗中培养着强大武者和暗杀者技艺的贝托兰家族的一员,擅自离开国家前往遥远的地方自谋生路,可以说是叛逃也不为过。外界的人认为她是与家族暗中达成了某种约定,在外执行任务,贝托兰家族的人则认为她是被其他势力所蛊惑。



『但是……你们全都想错了呢。我只是,因为有着无法在这里好好发挥的天赋,所以决定了自由自在一些比较好呢。』

在酒馆里的吧台上,一位衣着暴露的女士正在与一位男士饮酒。她淡银色的长发极为显眼,在背中梳成马尾,归于腰际。而裸露着背部的蓝色礼服,托着健康饱满的E杯丰乳,在那沟壑中,隐藏着一串美丽的秘银项链。

女人就是娜蕾卡,腰间挂着的匕首和刺剑就是她唯一的护身手段。但在这间酒吧里,任何人仅从知道她绝非常人。

仅仅是微微露出的侧颜,那姣好的下巴和鼻形,就已经让酒吧里的所有酒客明白,这女子是他们所见的最华贵的王后贵妇与名媛才能相提并论的尤物,也许之后就会去向这个都市的某个高墙深院之后与权贵相会吧。

娜蕾卡抬起翠绿的眼瞳,她的眼中逐渐升腾起杀意。

在解决掉了卡坦泽之后,她继续踏上前往某个公爵领首府的旅途,

然后在今天,她终于来到了此地,打算享受一番久违的都市生活。

这位与她对话的人来自国外,似乎本来就是来寻找她的。在三言两语后,他们就互相知晓了身份。而之后,互相试探对方的真意就成了最后交流内容。

『……不好意思呢。执行者先生。我并不打算回归贝托兰的属地。毕竟在这里有人,对我十分的……热爱』

『这样的托词,省省吧。这是你的最后决定吗?』

娜蕾卡沉默不语。

『既然如此……我会亲自带你回去的——』

话音未落,身边与娜蕾卡一直对话的身形突然暴起,在所有人没有看清的刹那间,他的腰间已经利刃出鞘,而在空中,爆响难以计数的兵刃相交之声。

之间狂影在暗淡的光线中乱舞,而娜蕾卡在那团影子中,似乎都没有动弹。

啪嗒——

几秒后一切归于宁静,只见娜蕾卡轻轻抬着右手,刺剑的尽头串起那男子的头颅。而男人的身体轰然倒地。没有人看清楚,她是在何时拔剑,又是何时将男人一击毙命的。

『唔啊啊啊 啊啊————』

酒客们纷纷跑出酒吧。

『哎呀哎呀。碰上一点都不讲道理的老乡,真是太麻烦了。』但她的身上,衣服却完好无损,没有沾上一滴血。唯独在长身礼服托起的白晃晃上乳表面,一道溅血之痕分外惹眼。

『闹成这样,要怎么好好地去见公爵呢。』

娜蕾卡哀叹着自己的不走运和鲁莽。或许应该不用动手,而靠嘴巴或者身体就能说服对方作罢的。

『……不过嘛。反正,拜托公爵也是一样的。』

她轻轻笑了笑,抱住自己的另一只胳膊,在酒吧的门口静静等待领地卫兵的到来。



……

两个小时后,在公爵的城堡内。



『你已经充分了解,我想要你杀死的人了吧。执行者,娜蕾卡小姐。』

『是的,公爵大人。对于这样的一位目标,我很满意。足够具有挑战。』

身形修长的罗曼公爵端着葡萄酒杯静静地站在阳台边,审视着身边年轻的少女。

不过十七岁上下,已经成长为了一朵冷血的蓝玫瑰…… 吗?

『不愧是贝托兰家叛出的天才啊。我很庆幸,自己在你还没有大开杀戒的时候,就将你揽入我方。不然,我们的战场上,又不知道要白死多少名将领。』公爵淡淡地说。

只是,这模样过于稚嫩,年龄无法改变的硬性因素,会影响心智,和很多东西。

『如果说,我在这次过来的途中,已经在贵国内战的前线杀死过了您的一位将军,三位其他势力的执行者,和邻国的一位公爵。这样的成绩让公爵大人您满意吗?我很乐意……告诉您他们的结局。甚至于……』

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双乳之间,挑起一根项链。

『这个信物,总够让您信服了吧。』

『……你是疯子吗』罗曼公爵看到倒吸一口冷气,因为那项链,正是属于邻国某【公爵】的著名随身之宝。但他吐露出的话语却是这样一句。他所惊讶的,并非是少女的战绩之强,而是为了达成这样的成果,少女的行动模式,究竟有多疯狂?

『……啊哈哈……您发现了啊。我呢。的确有着非险境不去的癖好。』

『哼,武痴吗。』

『这样理解也没错吧。但也可能只是……』

『什么……』

『只是那样的感觉,很刺激吧。』

少女茫然望着城堡远处的天际线。这个国家正陷入全面内战之中,在她眼睛所看的远方,或许就有着无数可以杀戮的机会。

『……』

公爵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大概把握了这个年轻杀手的情况。

(哼,虽然年轻,但只是作为刺客,却也足够了,不过,既然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处】)

『这一仗我必须赢。所以,你想要的战场,我有的是可以给你。而且……』

公爵下流地笑了笑。

『只要你不怕自己可能会落得怎样的下场,无论怎样危险的目标,我都可以给你……足够,把你这个小疯妞操死。』

『……啊啦啦』娜蕾卡捂住嘴。那可真是太好了呢。

『您可真是出言不逊,就不怕我,把您给杀了吗?』

娜蕾卡手放在嘴唇,抬起头看着高她两头的罗曼公爵,露出挑衅的表情。

『哈、反正你这种人,只看钱给多少吧。』

『唔……真是让您给说中了』娜蕾卡故作姿态地嘟起嘴。『那您要怎样才能补偿人家的精神损失呢?』



罗曼突然一把把娜蕾卡拥入怀中。

『这样吧。就给你这个抚慰你饥渴的心灵。』公爵的指尖滑落一枚金币,落入娜蕾卡的乳沟之中。

她抬起头,不悦地看着公爵。『就这点吗?』

然后,公爵笑了笑,在她耳边念了一句。顿时,即使是娜蕾卡,也突然羞红了脸。

……

2



『我还可以给你五千金币。这五千金币,用来买下你。只要是在我罗兰公爵的土地上,你就是属于我的女人。』

『我……我要想一想。』

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娜蕾卡。只不过是十七岁少女的她,在性事上也不过是初学者。

曾经与同门的某位剑手结下短暂的情愫,她在那时失去了处女。但那之后,温吞的恋情就不再能给她带来新意。之后,也很少遇到让她燃起欲望的对象。

然而,在刚刚向着成人的邪恶世界迈出自己的一步之后,她才领略到了强大的权势者,在这样的事情有多么熟稔和扭曲。

这让她觉得——有些危险的刺激。

然而,如果是做他的『女人』的话,岂不是可能意味着成为某种约束。

如果依然是那样温吞的感情,娜蕾卡不禁忧心,自己岂不是又要被公爵绑住。就如同在老家的时候那样。束缚在责任里。

『……看看他到底要怎么样,在决定是否见机行事吧。』



『哟,你来了呢』罗兰公爵正在城堡的豪华内厅等待着娜蕾卡。这里灯火通明,却没有一名侍者,红色的地毯上,是暧昧的大床和帷幕。

在一边,是精致的桌椅,与晚餐和烛光。不过,更多泛着金属光泽的器具隐藏在暗处,也让娜蕾卡心生忐忑。

『恩。是罗兰公爵的邀请,我自然会赴约……只是,不知道公爵给我准备了怎样美好的夜晚?』

『……呵呵,那就请娜蕾卡小姐自行体会了。不过,我先要说明。请务必,不要尖叫,只需享受……』

『这……是为何?难道,也是在五千金币的范畴内吗?』

『……恩,哈哈哈哈。怎么说呢。娜蕾卡小姐果然,对我的话很是在意吧?……但是呢』

公爵站起来,迎着烛火微微神秘地笑着。

『不需要担心……五千金币,不会对娜蕾卡小姐的行动造成任何的约束……我所购买的,仅仅是娜蕾卡在床上的——』

『……』

公爵肆无忌惮地抱住穿着蓝色绸缎礼服的娜蕾卡,他的手指滑过娜蕾卡光滑的背部,带起一阵鸡皮疙瘩,然后一直滑入娜蕾卡被礼服包裹的翘臀之上。

带着热度的大手,赤裸裸地捏住娜蕾卡的屁股。

『我所购买的,仅仅是娜蕾卡小姐在床上的——绝对服从而已』。

娜蕾卡这才心说不妙。因为这熟练的三十岁男人,仅仅只是在耳边呢喃着放肆的话语,就让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之间,一股温热的感觉蒸腾而起。

『啊……』她不由地轻声哼出来,这听在公爵的耳朵里,则是一清二楚,更让他的笑意浓厚。

罗曼公爵的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施展着玩弄女人的手法,随着不断在身上摩挲,他把怀中的小杀手小姐没多久就搞得身体颤抖,腿也软了下去。

在这时,他在一把抱住这银发娇女的身体,狠狠地亲吻在她的嘴唇上。

『……搞定了呢』他心里说道。

对于罗曼公爵来说,五千金币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往多了算,已经足够用来买下两个重要人物的首级,若是花在一个妓女身上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一眼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就知道她绝对是一块上等的美玉,值得下本钱去拥有。

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一些东西。这个女人身上的诅咒般的疯狂特质。如果他猜对了的话,她不多久,可能就会香消玉殒。或者成为别的男人的战利品。

这样一来,自己尝不到她的滋味可就太可惜了。

看到怀里的小美人已经被自己玩弄地身体发热,他轻轻地用手轻薄着少女丰满的双乳,她也依然只是闭着眼睛,娇媚地轻轻骚叫着。

罗曼公爵就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而他,会给这个小婊子,一点点教育,她一定会喜欢的教育。

『……五千金币,或许购买美丽的娜蕾卡小姐,我的玩物,对你是有点亏了呢。』公爵轻笑着说。

『所以,我打算给娜蕾卡小姐一点点福利,我对娜蕾卡小姐魅力的理解,就蕴藏在其中。而且,我认为娜蕾卡小姐,也一定会喜欢。』

当公爵牵着娜蕾卡的手,让她来到床边,只见他轻轻落下某个悬空的绳结,床的另一边,一片帷幕落下。

那是无数光亮的金属器具,项圈、手链脚镣、枷锁,棍棒,皮鞭。

『……啊……哈哈』娜蕾卡红着脸轻笑着。心说,原来如此。

『……这些,只不过是外在之物。』公爵轻轻地说。『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如何对待你。我的娜蕾卡小姐。』

他把一只银色的项圈交给娜蕾卡。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开始旅程的娜蕾卡小姐,对于【这种事情】还很陌生。不过,不要紧,一切我罗兰都会教给你的』

罗兰公爵笑着展开双手,他放任娜蕾卡惴惴不安地手捧着项圈,靠在窗边。

『选择吧。戴上去,我就会给你期待的东西……』

娜蕾卡咽了口吐沫。

……



『咿呀————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

发出雌猫般的吼叫。

被剥光的女执行者,此刻不过罗兰公爵新入手的床上玩物。

她四肢努力撑在豪华的大床上,被公爵牵着脖子上的项圈,狠狠地被大肉棒撞击着自己圆润的翘臀。

或许是因为过于年轻,又或许是心思单纯,眼中只有着钱。

也可能,单纯只是根本没有多少男女的经验,在罗兰这样的老手之下,轻易就沦为了雌性的床奴隶。

半个钟头的功夫,罗兰就初步开发了娜蕾卡从乳头到阴部,再到耳朵和脚上的性感带。

在外边那个诱人的小杀手,此刻褪去了神秘美女的外衣,就只是一个沉迷于被抽插的母猫。

不过,这一切都还不到罗兰最初期待的一半。

『接下来,才是正戏』

他狠狠地拽起项圈和皮绳,娜蕾卡的脖子被大幅度拽向后方,她的身体弯曲成为弓形。

『唔…………呜呜呜————呵啊啊啊——』

娜蕾卡深深地皱眉,嘴里发出难过的喘气声。但即使如此。公爵依然如同品鉴宝物一样只是抚摸着她脖子到肩膀的曲线,怜悯地舔舐着她的嘴巴流出的口水。

咔的一声。娜蕾卡的手被从后边铐住,这让她潜意识中也微微一惊。因为这就意味着在危急时刻毫无还击的空间。

但很快,肉棒的冲击就让她继续沉迷。

然后,抚摸着娜蕾卡的大手,忽然牢牢地掐住了娜蕾卡的脖子

『……唔……恩』

一开始还没有什么。但很快,无法呼吸,积累着缺氧的娜蕾卡就开始闷声嚎叫起来

『呜呜呜呜呜——————』

然而,公爵的手依然没有松开,而看着身体下娜蕾卡的手在背后徒劳地挣扎,他的鸡巴又更加地鼓舞,将娜蕾卡的腔穴撑的更紧。

仿佛是察觉到男人在做什么,想要把自己怎么样,娜蕾卡耻辱地更加感觉到高潮,她的阴道回应着兴奋的公爵,也羞耻不堪地使劲绞住了公爵的肉棒。

『……怎么样。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公爵轻轻在皱着眉头努力与缺氧抗衡的娜蕾卡耳边恶魔般低语。

『我不会放开你的哦。我会让你就这样死掉。怎么样啊……在这样的地方,被花言巧语的雇主,就这样屈辱地杀死……对于你这样高傲的小杀手来说,一定是最低贱的死法吧。』

眼冒金星的娜蕾卡,到此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认。男人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确切。然而,这样的性事又是如此的舒服,让她无力去继续地挣扎,或者否认。

全身,唯一使得上力气的地方就是阴道,她像放弃一样,闭上眼睛,将全身委身于公爵的臂弯,只是用淫穴近乎谄媚地吸吮着公爵的肉棒,想要让他爆射到自己的子宫里。

『……这就放弃了吗?看来,你还是不够认真呢,娜蕾卡小姐……』

男人狠狠地把娜蕾卡失去力气,甚至有些冰凉的肉体按到床褥里,陷入深处。然后对着唯一露出来的粉色淫缝,来了一番狠狠的乱肏。

直到娜蕾卡像死鱼一样抽搐着,他才松开自己掐着女孩儿的手。

『今天就到此为止。不过,你终究会明白的。你这个身体里蕴藏的抖M和自毁潜质。我很期待你哦。』

……

3

娜蕾卡在清晨的战场上披着白色的斗篷。银发好看但显眼,所以隐藏在麻布之下。
即便如此,不跟随罗兰公爵一方的兵士,而总是单独行动的她,依然只要被稍微注目一下,就会杀气毕露。
在贝托兰家族时,娜蕾卡和许多同门一样修习了暗杀术。但在这样旷阔的战场上,稚嫩的娜蕾卡只要佩剑,就无法掩饰作为一柄杀人剑的锋芒,这也是她的性格。
不过幸好。
只要她杀得够利索。就没有人看得到她。

公爵的任务有三个。
第一个比较简单和干脆。类似于杀死那位罗兰公爵军队中的卡坦泽将军,这次娜蕾卡要杀死一位敌方的王牌大将,亦是一位武斗派的伯爵。
只不过讽刺的是,娜蕾卡这一次是站在战场上另一边的阵营。

娜蕾卡依据侦察兵的报告来到那位伯爵经常巡视的路线。然后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魔力波动。
对方是一位魔法师,而且是强大的战斗魔法师,喜欢亲临战场上的魔法师伯爵 ,既是将军,也是己方军队的士气的旗帜。只要有有本事保住不死掉,就是战线上的推土机。
所以要先杀掉。
「嗯。什么?」
当身着华贵白甲和白银仪式头盔的法师贵族大人威风凛凛地扛着巨大的金属权杖策马而行,他感觉到空气中有一丝诡异。
护卫依然在前方带路。只是……少了一些 人的气息?
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发现身后的护卫队尾部,似乎少了几人。但其他人都恍若不绝地继续前进。
「什么?」
感到一丝不对劲的他,发动护身魔法阵。
作为强大魔法师的他,具有可以实时检测并且攻击贴近的敌意单位的魔法术式。
蓝色的魔法剑在空中生成,然后冲着某个空无一物的地方转向
射击——
但当魔法剑刚刚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空气中的一道虚影忽然一跃而起。
隐形魔法总算是失效了,但飞跃而来的人,她的速度和气势都远远超过了伯爵的想象。

「什么!——」在伯爵前方的护卫刚刚察觉,勒动马头想要转身做些什么的时候,死神已经与他们擦肩而过。
她如利剑一般与他们的主人——伯爵大人身影交错。
一刀两断。
伯爵大人名贵的魔法精制板甲如同豆腐一样被切开,腥红的血液如同水柱从身体的断面爆射而出。

落地的娜蕾卡斩翻2个近卫,很快消失在了战场的烟幕之中。

x

第二个敌人并不需要出远门。
娜蕾卡轻快地身着清凉的银发。当线人紧张地告诉娜蕾卡某人就是他们的目标,娜蕾卡只是轻轻地和线人耳语几句。
「什么,娜蕾卡小姐。不要轻举妄动,等我们招来后援——」
但娜蕾卡已经就不管不顾地走向了城市中心的喷泉处。
那里,一个面目平凡的旅行者正在抬头仰望。

「啊。美丽的小姐,你不觉得,女神大人的雕像在人为的修饰下,真的非常色情吗?」
旅行者察觉到来者,突然说道。
「什么?」娜蕾卡皱眉,抬起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时,便见到了大陆唯一官方信仰——创世女神艾拉的雕像。
「明明是原初的神明,唯一的生命和智慧的源头,单纯的神圣之物。却被修饰成为半裸着,衣服将脱未脱的女子,着重突出着那丰乳和肥臀。这样子,真的能让人觉得,更加的神圣吗?」

(啊,是说女神教会吗。)
娜蕾卡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转生特典。
她曾觉得,那份特典可能会是拯救自己过去无趣人生的最大恩赐。但是,现在似乎即使只是依靠着剑技,自己就足以在这个世上横行,尽享快乐和自由了。

「哼,哲学家。不打算逃跑的话。我可就出手了」娜蕾卡没有什么耐心。
「喂喂……这样不解风情吗。」
旅行者无奈地摊摊手。
机会!
娜蕾卡今天特意选用了东洋的长刀。对于任何可以以剑定义的武器,她的天赋都可以完全地发挥。她意图在中距离拔刀一斩便让对方身首异处。但令人惊异的结果是,对方居然化为烟幕,身影也模糊了。
「怎么可能被障眼法戏弄!」娜蕾卡诧异地挥刀驱散烟雾,转瞬之间,一群鸽子从喷泉周围飞起,随后,飞扑过来数个装束相似的旅行罩衫男,他们手持短剑,顿时和娜蕾卡战于一处。
「不过是几个废物!」
劈劈啪啪一顿交剑之后,血与肢体飞溅。
这个原本处在偏僻角落的城市广场,稀少的市民顿时发出高声惊叫四散奔逃。而娜蕾卡,也不甘心地啐了口迎面而来的敌人喷在脸上的血沫。
「真是扫兴。但你绝对别想逃走!」

回想起来这次的目标是对方阵营派遣来的执行者。
目标,似乎毫无疑问就是罗兰公爵大人。
「原本你的第二个任务目标并非这一个,但既然有人找上门来,也只能先着手处理这件事了。」
罗兰摊了摊手对她说。一位身穿着修女服装的沉闷女士出现在罗兰公爵的作战大厅,她向娜蕾卡简单地陈述了任务的概要。。
被罗兰公爵的手下察觉了行迹的执行者,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暴露,在公爵领府,他们干脆撤出旧据点,前往了某个城郊的新据点,似乎与其他原本就在那里的叛逆贼人汇聚一处。
不过,公爵的手下无法掌握这些技艺娴熟执行者的行踪。
可是,他们的首领,却似乎现在再次大大方方出现了。不知道他有何企图。说不定,会趁人不注意潜伏到罗兰公爵的身边。所以——
「希望你能看到他,就一击毙命。如果不行的话,就尽你所能暴露对方的据点位置。我们将会派兵一网打尽。」
说到底,之后的事情还是要靠娜蕾卡自己嘛。
但,如果是这样,娜蕾卡宁愿自己就把敌人全部杀光。

x

片刻之后,娜蕾卡经过一通追逐,越过无数小巷和房顶后,总算跟着模糊的身影追到了某个大型粮仓的位置。
这时,公爵的线人和后援早已无踪可循。
她轻轻攀上高高的窗户,摸上房梁。发动暗杀技艺屏气凝息,于是看到下边,刚才那位男子已经流血濒死,他正靠在墙角,在努力地按着自己的伤口进行疗伤。但应该是希望不大了。
那么,他的同伙呢?
傻子才会等待。最快的剑就是最强的招!
娜蕾卡如流星一样一跃而下,带动刀光直接下落斩击到这男子的头上。

「切——真是疯子——」
边上,似乎有人咋舌。果然他们的同伙一直在边上潜伏,但不会也放着这个伤员不管,只要杀死他,他们就不得不承受损失。
所以,还不如直接赌赌谁更快 !

娜蕾卡的刀刃明明是冲着那名快要死的伤员去的,却直接斩击到了地上,迸发出火花。她有点诧异。即使对的非常之准,但她的刀却偏离了那个男子几公分。
「——是幻术偏移吗?你的幻术能及得上我的剑锋快。哪怕只有这一次,也值得稍稍夸奖。」
娜蕾卡便和突然冒出来的多达十人同伙交战在一处。
「呵呵,过奖了。能在【神剑流】之下抢到人,已经是我的极限。」
在扑上来的同伙之中,某人阴森地喊道。
「你就这么把自己隐藏在小喽啰之中吗?真是下贱的手法啊。」
然而,对方却阴恻恻地笑着。
「嗬、你可是误会了啊。你重伤的那个家伙,并不是替身,他可以说是我的兄弟,我的半身,只不过他是一个更善话术和戏法的家伙。」
「哦,那么,你就是擅长幻术的另一半身了?可惜你们这一对儿,却被我直接砍翻只剩下一个人了呢」
「恩,的确。所以感到荣耀吧,未知姓名的小姐,你可是斩了荣耀的【混沌妖魔】兄弟二人的半身。而剩下的半身,以这血仇起誓,必定要让你未来好好报偿啊。嘿嘿嘿——」
「我叫娜蕾卡。将死的家伙。你先活着出得去这个房子再做梦吧!」

娜蕾卡剑锋一凛,立刻加快了进攻,自称混沌妖魔的幻术师也不再说话,看来光是接招就颇为吃力。
当神剑流的技艺全部施展开,在场没有任何一名旅行装束的男子拥有匹敌娜蕾卡的正面武力。
不消两分钟,在场一半的人不是拦腰被斩断,就是断肢喷血,人事不省。
但是,娜蕾卡发现自己对对方的魁首放出如光如电的每一记致命斩击,都仿佛打在了雾气之中,毫无手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尽情用你的戏法吧。无论你怎样偏斜我的剑招,都是有极限的。当你的力气用尽,我倒想看看你如何保自己不成为肉泥。」
「且,还真不是盖的。小姐的剑技,难不成是A+,不,甚至是S级的?这已经步入剑圣的境界了吧?从未听说,还有如此年轻,又独自野放在外做执行者的剑圣人物……」
「嗬、你说是怎样呢?」
「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呢,要不要成为我的傀儡呢,娜蕾卡小姐?」
「鬼才要……
等等,怎么了!……」
突然之间,仓库里的气息改变了。娜蕾卡也无法说得上发生了什么,只见喽啰们与自己越来越远,而自己仿佛身处一个巨大的舞台正中。

「诶?」
娜蕾卡身上的衣服,回过神时已经踪影全无。
一丝不挂的剑之少女,白花花的肉球就这样在空气中弹动。
「……原来是这个路数吗……」娜蕾卡皱眉。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屏息凝神……
无非是幻术而已,但消耗的是对方的精神,那么只要以精神相对抗,就能让对面露出马脚。
「呜嘻嘻嘻嘻嘻——什么骚女怎么不穿衣服在这里击剑啊~~」
然而谁知道,那些喽啰却像明白她的想法一样,虽然一拥而上,却只在安全距离之外舞刀弄枪,对这位不穿衣服的剑女调戏起来。
「……」
娜蕾卡挥了挥剑,但剑却离他们十分遥远,不,应该说是越来越远,永远也不可能砍到他们。
这显然是被幻术给迷惑了。
「如果是幻术,那么就代表都是虚假。静观其变即可。」
只要认为这不是真的,保持内心的宁静,那么很快幻境就会被抵消,露出破绽,这是剑士对抗魔法师和幻术师的一贯诀窍。
所以娜蕾卡干脆原地持剑不动,只是感受着身体周围的空气波动,以防止偷袭。
但这样,皮肤也更加敏感起来。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就算是一丝不挂, 就算是像是展览一样被围观,被视奸,被周围的人打量着裸露的女体和性器。
娜蕾卡也依然不动摇,只管努力去分辨幻境的破绽。
虽然脸还是忍不住红了起来。
「哎哟,有两下子嘛。但是……如果环境是假的,那这个又算是什么呢?」
一阵粉色的雾气逐渐包围了娜蕾卡的身体,等到她觉得不对,已经为时已晚。
什么?!
淫水沾湿了娜蕾卡露在外边的阴唇,顺着大腿根热热地流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哈哈……就算幻境可以用精神抵消,但现实物理身中剧毒淫药,又将会如何呢?」
剧毒、淫药?
娜蕾卡顿时脑海中响起一声炸雷,惊觉自己忽视了最简单的防御措施。没想到,会在那一方面着了道。
「呜……哎啊……呀啊啊啊 啊——不、不对——」
娜蕾卡发现自己嘴里已经开始发出甜美的呻吟了。
「哎呀哎呀,小姐姐如何了呢?怎么开始流起水,跪在地上,向我乞怜了呢」
这是何等的淫毒,竟然能让我瞬间变成这样羞耻的样子?
娜蕾卡开始慌乱起来。
不会吧……我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输给这些人……我会,怎么样?
她咽了口吐沫。
不、行。我还没有准备好。
不可以!必须要赌上,最后的希望了。必须依靠这一剑来决胜负,否则——
在娜蕾卡意识将要坚持不住的最后,她——剑光一闪。空间被切开。
「啊啊啊啊————————」
一声惨呼。
「你,你给我记着!!!————」


x

「公爵大人。情况便是如下描述——」
在公爵堡里,一名身穿沉静修女装束,的优雅女士名为法兰奇女士。她实为公爵智囊,轻轻点点头,服装略脏,但没有受伤痕迹的斗篷少女被搀扶进了城堡。
「当我们来到现场周围时,遇到了状态不佳的娜蕾卡小姐。据说,她发现了叛逆者的据点,并且杀死对方身为道化师的执行者一人,重伤身为幻术师的执行者另一人。我们在现场的仓库里发现了对应的痕迹和几具尸体。而娜蕾卡小姐自己交代后,陷入了意识模糊的状态。
「根据检查,她并无受伤中毒的迹象。也几乎没有明显的受伤。所以应该只需休息即可恢复了吧。」
修女淡然地说道。
「辛苦你了,你也休息去吧。」罗兰公爵轻轻摆摆手。
他来到坐在地上说着胡话的娜蕾卡身边,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看了看,略加思索。
然后——
他便抱起杀手少女,几个回合就把她扒成精光,扔到了房间的大床上。
「……嗯。看来娜蕾卡需要好好治疗了」
「诶……什么……我……呜啊啊啊啊——」
当娜蕾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公爵大人健硕的身体和可怖的大肉棒。
「……那个,也就是说,必须要,这样子——」

「呜噢噢噢噢——」
不消几分钟,一路上淫穴一直就在流水不止,把整个腿都搞的黏黏糊糊的娜蕾卡,就好好地把公爵大人的肉棒迎入了水帘洞,承受了大鸡吧的一番狂风暴雨般洗礼。
「啊——呃哎哎哎——」
随着娜蕾卡的表情逐渐坍塌,双目翻上白眼,她的声音逐渐变得更加雌兽化。在她悠长又细嫩悦耳,堪称是淫乐天籁的叫床声里,除了满满被操的欢悦,已经是听不出一点英武、或者是智慧的痕迹了。
谁能想象,杀人如麻的高傲剑士杀手,公爵堡里的绝美名媛娜蕾卡,在公爵的床上会是这个样子。

「这小母猫。才两天,就已经是这样了。实在不能想象,将来好好整治之后,会是怎样优秀的性奴隶呢。嗯,做一个杀手,是不是有些可惜了呢?……」
公爵一边扶着娜蕾卡高高撅起求欢的大屁股轻操,一边好整以暇地思考着。
「对了。也该让她有点自觉了」
「啪——」公爵忽然想起什么,狠狠地打了娜蕾卡的屁股一下。
「呀啊————呃呃呃呃呃呃」
一旦被打屁股,娜蕾卡的全身就立刻因为耻辱,疯狂地抽搐起来,小穴使劲吸着公爵的肉棒,又狠狠去了一次。
「我不是这个意思,蠢货。是说你的毒。也该解了吧!」
「诶……」
听到这句话,一个激灵。娜蕾卡感到身后的男人射了一发之后不再操她,也逐渐醒转过来。
「……我的淫毒,没有了?」

她转过身,发现公爵正戏谑地俯视着汗涔涔的自己。
「……啊……不好意思。我中了目标的淫毒。」
「不是这样的吧。蠢货。」
「啊?」
「幻术师,什么时候也一定会精于药剂了。」
「诶?」
「你没有中毒哦。娜蕾卡。这恐怕全都是你自己的想象。」
娜蕾卡呆滞地看着公爵,然后缓缓捂住自己的嘴,脸涨得更红了。确实,如果是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
那个幻术师,最后依然是靠嘴皮子,让她相信自己是用了真切的淫药,然而,相信自己中毒本身,就是最大的精神暗示和幻术的一环。
然而,能够中这种淫毒,然后在公爵面前表现出这个样子。自己首先就……
……

娜蕾卡忽然如同案板上的鱼一样蹦起来,但是只翻了个面,把自己埋进了枕头里。
「这是什么意思呢?」
公爵俯下身,手揉着娜蕾卡的后脑勺。然而身下的女子一句话也不说。
「唉……我的执行者,我的女人,我的小贱货娜蕾卡,自己的本质是如此愚蠢和淫贱,真是令人难以接受吧。不过呢,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了。」
「……今晚,你就继续在我这里,接受你的罗兰主人好好的训练和调教吧——还不给我自己动手?」
……
「是、是!!~~~我、我的公爵、我的、主人大人~~~」
闷头在枕头里的少女。发出破罐破摔的嘶吼声。光是这样,就仿佛让她脊背一抽,小丢了一下。
然后。
啪——地一声脆响。公爵的手中出现了黑色的皮带,而银色的项圈再度被套上女杀手的脖子。
只不过这一次,娜蕾卡的手没有被绑住。
她的手自由了,却反倒是恭敬地放在屁股上,配合着努力撅起来的臀部,她努力扒开自己两片粉红欲滴的唇瓣,露出里面更加鲜嫩的花蕊。希望出资人的肉棒,能快点充实自己的身体。

在枕头的棉絮中,娜蕾卡向前方微微睁开的眼缝里,透露出来的光泽里只能看到无尽的享受与奴性。
她非常享受这第一次被支配和使用的感觉。
至少在这短暂而永恒的夜晚里,是这样的。


===
「嗬……神剑流的娜蕾卡吗?我记住了。」
而在遥远的郊外野路上,某个形单影只的旅行者,脸颊上依然缓缓渗出血迹,嘴里念念有词。
他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仅在瓶底,封存了少许晶莹的粘液。
「只要有了这个。嗬,你迟早会好好地报偿我的。嘿——嘿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