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R神女们、在不落的帝国防线上』 一、散樱篇

之前脑洞文章《我看过你老婆的本子》小改后扩增成正儿八经能看懂的文,(因为我平时可能不太会写人话。)

顺便留了尾巴,拓展了续写的可能。(下一篇可能写散樱败北和恶堕,又或者是狡猾的阴阳师萝莉)

依然算作《银龙的万华镜》系列里的一篇
另外,散樱形象的来源是娜露梅娅姐(GBF)。

### 世界

在帝国骑士副队长——贾克斯眼中,这个世界的逻辑曾经很简单。

敌人,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都是会流血,会嚎叫求饶的生物。

无论是因为政治也好,因为生存竞争的逻辑也好,只要是敌人,就是与自己穿着不同衣服,说着不同的语言,拿着不同的武器,扛着不同旗帜的人。

刀刃砍在甲胄上会火星四溢,切入肉里会牵出血花与肠子,而当血肉横飞得多了,对面的敌人就会举起白旗,成片的兵卒黯然放下武器,国家和国家之前回归和平。

但这是已经过去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被异界渗透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 ¥ ¥



「××@@@&&&&&@@@((((()))))」

在说什么,这些怪物给我去死啊!

「……XXXX……SSSSS……RRRRRR!!!@@@@,@@@,#######!¥¥¥¥¥¥¥¥¥¥!!」

就像这样。

某一天起,帝国的边境处冒出了强大的妖鬼,他们从空气中浮现,有时甚至都不知具体来自何处,只是出现在帝国城墙防线的附近,却永远无穷无尽,杀也杀不完。

那些淡蓝色,外形好似人,却又模糊不成形状的妖鬼,如今无时不刻不在侵略着帝国的内外要道。

他们莫名地狂乱舞动着,不知道在做什么。手中发出难以理解的光线和魔法。驱使着同样面目模糊的奴仆。

或许,是天生就能对人造成精神的攻击吧。

光是看着他们,就让人头痛不已。

他们还总是嘶吼着莫名其妙的语言,总是战意高昂。只有不断地击溃他们一波一波的进攻,消耗到自己精疲力尽,贾克斯才能守住帝国军的防线,保住一天的安宁。

许多同僚被打倒了。但是,在一夜的休息之后,他们又会站起来,站在关卡前,城墙上,去迎战第二天的敌人。

『不要气馁,不要惧怕!我们的背后就是帝国,我们的身边就是帝国的英雄们!荣耀的战士们啊!坚持住,为我们的神女们创造出击溃敌人的机会!』

……

这样的消耗与抗争,从某一天起,就无穷无尽。

作为骑士长的贾克斯,必须站在挺立在帝国王都之前的要塞都市——【神圣阿利法克斯】的最后一道防线上,准备击溃那些最强大的妖鬼。

这是他的职责所在,但也是最折磨精神与意志的。

即使是强大如战士中出类拔萃的贾克斯,每天也是精疲力尽。

「……很累吗?」

香甜的夜风吹来夜樱之瓣。是我做梦了吗?

粉色的长发飘荡,恍若梦幻。

啊啊。那是帝国的战姬——散樱大人。帝国军最美丽的樱舞之刃,正从高高的城墙上走过。

在帝国最引以为傲的『神女们』之中,她也最为优雅的女子,她的剑舞中,永远萦绕着哀伤。

……

仅仅是远远闻到散樱带来的幽雅芳香,也足以驱散贾克斯一天的疲惫。

散樱大人……

### 散樱




每当旭日初升,无论前夜如何浴血奋战。贾科斯和他的将士们都会重获新生,但敌人也会卷土重来。

是的,一切都已经不同了。贾科斯以为他明白这一切的含义。

但他还是没有想到,他是多么天真。

「我说啊。你们这些怪物,是有智商的吧」

淡蓝色透明的妖鬼。竟然对贾克斯发出了宛若人类的说话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这是精神攻击生效了吗?

贾克斯不禁脸色苍白,抱住头停止了动作。

但是,对面的妖鬼竟然没有继续攻击,没有杀了他,反而却像个智慧的生物一般,歪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喂。你的眉毛皱起来了吧?既然听的懂,就不要装哑巴好不好,我每天刷刷刷。可是很无聊的啊?」

啊啊啊啊啊!!!!在说什么啊!可恶的妖鬼!即使这是幻觉也好,也想要愚弄我等吗!贾克斯努力摇了摇头,驱除自己的迷惑和恐惧。自己可是骑士队长啊!怎能被敌人蛊惑心灵!

『……该死!可恶的妖鬼!竟然敢蛊惑我的心灵,模仿我们人类说话!难道你们以为自己才是文明的一方吗?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贾克斯挥舞着长长的战戢,把妖鬼之影挥散。

然而。虽然杀死了那名妖鬼,事情并没就这样结束。

从那之后,他变得可以听懂妖鬼们的语言了。

『可恶啊!!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啊!』

在自己的下属看不见的角落,他独自屠杀着入侵的弱小妖鬼。

「××@@@&&&&&@@@((((()))))」

(哦吼吼!!笨蛋守护骑士。快点杀了我结束战斗吧!!反正这把也跪了~~)

在说什么,是怪物就给我乖乖去死啊!

「……XXXX……SSSSS……RRRRRR!!!@@@@,@@@,#######!¥¥¥¥¥¥¥¥¥¥!!」

(……战姬散樱大人……巫女琉璃大人……圣女琪萨拉大人……龙骑姬艾尔西娜!!!哦哦哦,我要中了,我要中了!保佑我的手气,一发入魂啊啊啊啊啊!!)

给我闭嘴啊啊啊啊!!!!

在鬼叫什么啊,区区妖魂,竟敢用下流之口我国圣女的名字,给我去死!

屠杀、屠杀、还是屠杀。

即使杀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一天也无法结束。

即使一天终于可以结束,也还是会迎来看似什么都没有改变的明天。

不过,只要帝国高耸城墙依然不落,那就一切安好。

虽然…..贾克斯的心中还是惴惴不安。

『…… 为什么我会,慢慢地能看懂那些妖鬼的神态和行为了呢……除了裹着蓝色的雾气他们似乎,与人类也别无两样。』

而就连那些妖鬼所驱使的强大使魔,也显得越来越像是…… 某些自己尊敬的战士。

不,这绝对不可能,贾克斯颓然靠在城墙边。抱着自己的大戟休息着。



……

散樱…… 大人?

迷人的幽香在鼻边萦绕。

啊。那是战场上的舞姬。帝国的神女——贾克斯梦中的美丽英雄。

她巡视到了这里。贾克斯的胸口心脏狂跳欲出。

他蹭地一声站起来。下身的儿子几乎也是同样。让他要站直也毫不辛苦。

在他的余光之外,一个樱色的娇小身影向自己的视野内走来。于是,明明是在野外,整个世界,都仿佛被点亮了。

那修身的黑色剑士夹克难以掩盖娇小战姬的爆乳。挟着劲风,裙摆呼辣辣地在空中干练地甩过。

(传说中的剑姬,竟然就在我的面前!)尽管是为了巡视战线。

贾克斯脸红着,努力不去看她那白晃晃胸脯。

但却也难免,一眼掠过她那超短皮裤下的丰腴双腿。

(不、不要被女人的柔软香肉所欺骗)贾克斯暗暗对自己说。

那是经过百年的修习锤炼,散樱大人身上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线条都是完美无缺,为了更好的使剑斩杀敌人而生……

「…… 很辛苦吧。骑士队长大人。」

「尽管曾有疲惫的感觉,但能够克服!请战姬殿下放心。」

「那就好……」

她温柔地微笑了,然后又如风一般吹过身侧,消失在远处。

即使是几个字,也极致地优美,香酥入骨。

贾克斯羞耻地弯下身子,让坚硬的下体凸出形状。然后想要钻进地底。

啊啊,是的。

请相信我,强大而美丽的散樱大人。

那样的您,怎可能是站在妖鬼处的敌人呢……

我一定会保护好您的周全,让城墙不落。

我们必将把邪恶之敌驱逐出去。

### 我




我是骑士队长贾克斯。

我,希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切……好无聊啊。你看,这样不就搞定了吗?」

咔咔,我的胸口被长刀贯穿了。

啊啊。是多么美丽的刀刃啊。握着她的人也是如此的美丽……

为什么是您?散樱大人?

啊,这一切一定是假的

但是……若是死在您手下的话,或许吾亦死而无憾。

那是某一天的某一夜,贾克斯忽然从梦中醒来了。

白天的伤痕还火燎般地痛。但是因为圣女的秘术。一切都已经治愈了。明天照常可以战斗。

(可恶的妖魔,竟然令吾等产生了如此该死的幻觉!
散樱大人还坚守着城墙,即便到世界末日,又怎可能背叛吾等!)

最近,越来越多的妖鬼还会驾驭着仿佛帝国一方英雄的英灵,对贾克斯施加着精神的折磨。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也不敢去询问任何人。

因为如果这样做,一定是自己疯掉了。

……

可是,每到战事来袭,会说话的妖鬼依然无穷无尽。

『啊啊。散樱姐姐固然好,不过只有一个还是撑不起完整的队伍啊。』

这次,说话的是一只怠惰的妖鬼。

『又是你们吗?口吐胡言的该死妖鬼!』

『哦呀。怎么了,这次格外有干劲嘛。』

『说的就是你!每次都能打倒无数战士来到最后的关卡,那说明你应该也是妖鬼中的勇士吧?总用胡言乱语搅乱单挑算什么本事!!』

『……哈哈,是这样的吗?不过对我来说也是一样。你们这些卫兵按理说是不可能有任何的自我意志才对的啊?』

『……混蛋,不要污蔑帝国军人的意志!』

『倒不是这个意思。但这是怎么回事呢……真是神奇啊。值得我们好好去交流、探究一番不是吗?』

『不好意思!圣女大人早就对我们叮嘱过。牢牢封死我们的嘴巴。绝对不要与妖鬼交流,否则必将被你们污染。我一个字也不会回答你这区区妖鬼的。』

『…… 哈哈哈哈,是这样吗?那就战斗吧。上吧。我的散樱酱。』

什、么……

即使我没有看到任何人,没有闻到任何的熟悉的气味,但那如春日之雷般的迅疾斩击,却不可能忘记。

我被斩为两段。

模糊的蓝色身影。…… 那是妖鬼的使魔吗?为什么,轮廓却像是散樱大人……



¥ ¥ ¥



「呵呵,你是听的懂的吧。不过我知道,啊。你们强装没看见呐。散樱酱。去给他残酷的一击了结他吧。」

「谨遵御命呀。主人。」

那是我太熟悉的优雅声音。

我果然还是没有看错。春樱的气息与花舞般的剑术。

我的眼前被血染红,要看不见了。噩梦便这样消失就好。

「但是抱歉啊。我还没觉得足够有趣呢。退下保存实力吧,散樱酱~」

该死的妖鬼走来站在我濒临死亡的身边,蹲下来,竟然靠近我,几乎脑袋要和我的头凑到一起。

「嘿嘿,散樱酱可真不错呢。」

他悄悄话说道。

你要说什么?该死的……异界来的邪魔?就连在噩梦里,也不让我安宁去死。

「……来嘛,可怜的家伙。虽然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我对你们世界的热爱吧……我还是尽我所能,给你泄漏一些天机……不对,应该说是只有我们能看到的属于这个世界的里侧——」



¥ ¥ ¥



当幻象终于远去。我大口大口深呼吸,醒来了。

从床上坐起身,已经是深夜。月光照射入城堡的房间里。今晚格外安静和邪恶。

我的身体果然还是完美无伤。

身体被修复了。一如既往。但是我快要坏掉的理智,却没有。

鬼使神差地走出值班室,我来到夜晚的城堡走廊上。

要做什么呢?

不知道,但我的步伐如同着魔一般,指引我向前,拐弯、前行……如同被牵引着。直到那一扇门口。

这里是平日绝对不可以进入的,长官的禁域。

然后令人惊讶地是。竟然推开了。

「散樱大人……」

啊啊啊。竟然是独处时的散樱大人。

那是平时不会穿着的华服,所包裹着成熟丰腴的身躯。

肥硕的两只大奶,毫不羞耻地在敞开的衣襟里躺好,似乎再往里一些……就能看到诱惑的乳晕。

然而她惊讶地回望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一样。

我仅仅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全身已经泛起了冷汗。鸡皮疙瘩布满整个背部。

要,死掉了!!警讯疯狂地涌上我的心口。

我的眼睛,捕捉到了一丝寒光,即使是在这刚刚出浴,全身仅仅包裹着浴袍的放松时刻,她的手已经搭在了席子的边上,自己的爱刀刀柄上!!

然而,我的手亮出了一个淡蓝色的符记。

难以置信地,如同看到了挚爱情郎一般,她紫罗兰色的眼瞳中,忽然就充满了春情媚意。

……

『啊……是我的主人。您来疼爱,散樱了吗……』甜腻出水的低幽私语,忽然间就传到了我的耳边。

妖鬼的话。竟然是真的。



¥ ¥ ¥



半日之前。

被妖鬼压制着,贴着他幽蓝色的头颅,但是可怕的是,我竟然真的,仿佛能看到什么【虚像】。

啊。那是散樱大人。我敬爱的散樱大人……在战死之前,来接我上天堂了吗?

不……不对,这是梦中,我没有死!而散樱大人、她、她也不可能穿成这个样子!!!!

不可能……

『这场面怎样呢?……【裸体的散樱大人,羞红着脸,作为战士被破处尝到作为女性之乐的那个夜晚】……很棒的一幕吧?』

『这是幻象。不可能。不可能的!散樱大人,每天都在城墙上,如同花之女神一般凛冽地起舞,斩杀着你们这些妖魔!』

『啊……是吗』恶魔的声音却窃喜似的嗫嚅着。『恩,表面上看上去,就是这样吧。但是世界的真实永远不止有一个版本,如果散樱大人加入了我们,成为了我们的一员又会如何呢?如果她的矜持和纯洁,在我们的淫欲之下会扭曲成为怎样的模样呢……以你这样的智能,大概永远理解不了。很久以前,我们管这叫做所谓逼死官方的同人,而现在,世界的创始者也越来越没有节操了,会制造出,天生无比光线靓丽、却仅仅为了被淫辱而生的矛盾存在呢。』

当时,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是现在,我能够逐渐明白了。

啊。帝国在上!女神在上!

即使这一切是虚假的,即使这全是妖魔的阴谋也罢。

我想要她,我想要看到散樱大人不穿衣服……像母狗一样被我骑着,插她……

我想……我想要她……啊……哈哈哈……只有,这个夜晚……

这就是妖魔想要告诉我的东西吗?

我冲向散樱大人,大手一挥拽下那布带,而包裹着她的布料便瞬时解开,滑落在地上。

gya~~ 散樱大人,像个小女人一样可爱而慌张地惊叫着。

她的丰乳、肥臀,和百年间修炼剑术与舞动在战场上造就的纤美腰肢,是如此暴力地在视觉上互相冲击着成为最淫荡的绝景。

她两团白花花的乳肉上,一颗让人喷血的黑痣……还有那微微粉色却不知羞耻地陷没进入乳晕的奇景,在我脑海里重重的冲击着我的理智。

然后,我抓住她柔软的奶子,狠狠地一口闷上去。

疯狂地,嗅着乳香。疯狂地,用嘴去唑着,吸吮着。

余光之中,散樱美目半睁,她迷蒙地看着我。她的眼中不再是那个骑士队长贾克斯。

她宛若看着自己的情郎。

是吗?这就是现在的你啊。不是帝国的神女。不是不败的战姬。

你是我的散樱。我的情人。我的母狗。

这样就好!


¥¥¥

妖魔的符记代表了无可质疑的主从关系。

那也就是说明,她把我当作了她的主人。

而她的主人,也就是她的情郎,她的英雄,她的支配者,她的一切。

『主人……』她迷离地看着吮吸着她乳头的我,仿佛透过我存在着另一个人。

她安抚着我的头,稍稍退后,自己的华服完全褪下,然后解开自己的兜裆布。

香肩、锁骨和两团怯生生颤动的奶球空气中颤抖。

一丝不挂的丰腴胴体,跪坐在我的面前。将我的肉棒从盔甲里小心翼翼地掏出,然后放在自己的唇边,如吹笛一般仔细地服侍、清洁。

我明明不快地颤抖着,但最后却是快感从脊椎的底部升腾,化作了愉悦的颤抖。

因为那个妖鬼,看样子就是在奴役着散樱,支配着她的一切。虽然我绝对不愿意承认。

但或许,他就是用我无法理解方式做到了。因为他什么都告诉了我。

『……怎么说呢,我这里还有一些小秘密哦……这些秘密,甚至都不是我们的臆想。……这可是你们的创造者故意泄露出来的设定哦?想想吧,好像你们的创造神创造你们出来就将这种细枝末节描绘的一清二楚……想想也真是悲哀啊,因为如果是这样,你们存在的意义,就仅仅是为了这些设定而存在的了……」

『……所以说,你要说什么啊!!』

『所以说。散樱酱她哦,她标志性的大奶子……其实是最淫秽的陷没乳首哦?……』

『什么,住口……我不要听……』

『还有,她的敏感点在乳头,以及耳朵上……一舔就会淫水如注呢,还有,很多很多的秘密哦——」

『不,请停下,停下啊啊啊啊——』

『帝国的战姬……擅长剑舞的美姬……娇小却丰盈,那不相称的肥硕巨乳与强健柔韧的身体……啊啊。怎么说呢,我淫荡的【老婆】,真是罪孽深重啊。虽然不该在这里说,但你们的可悲之处,就是你们仅仅是为了你们背后的淫秽一面而存在的啊——』



妈的。现在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那个妖魔说的是对的。

我推倒了散樱,让她的樱发于竹席上散落。

我的嘴里,唾液与瓷白的乳房再次交缠发出淫荡的吸吮之声。那奶子上的黑痣过于显眼,而陷没的乳首正在因为兴奋而缓缓地鼓起。

这些细节。都是外人绝对不可能知晓的。

但是……散樱大人却绝对不可能落入妖魔之手。否则我们的城墙早已失手,那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妖魔会对我国的战姬了解到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呢……

为什么,我可以对战姬大人,轻易地得手呢?果然,这世界是坏掉了吧?

但是,都无所谓了。

我只知道,我想要让她的那双淫荡过分的乳房成为我的东西……

现在的我,只想要操死她。

我扑了上去,舔舐着散樱大人的耳垂。

正如妖魔的情报、一模一样,酥软地嘤咛一声,散樱大人柔软的腰肢缓缓弯下去,仰躺着,将自己的乳团凸向空中。

这战场上的鬼神便融化成了可以肆意揉捏变形的雌肉。

在那月光之下,乳蒂怯生生地从乳房中伸起尖尖角,然后逐渐,在娇喘声中勃起充血。

我狞笑着嘲讽着她的淫荡,从那雪白的脖颈到圆圆勃起的乳头,再到隐约可见肌肉的小腹、最后再到那被黑色的森林覆盖的红色小口……

我坚硬如铁,原本属于战士的处男铁棒,笔直贯穿了——

我却确信,那是散樱大人的处女……

此后。

我放弃了思考。



¥ ¥ ¥



散樱大人,那战场上的鬼神,帝国高墙上的剑舞姬,如同娼妇一样不着片缕。

我轻盈地抚摸着她半月形的美丽腰线,然后操持着她肥大的屁股,让她放浪地甩着她的肉臀。

我狠狠地拽着她樱色的长发辫,把她当作母狗一样牵着,即使她仰着臻首困苦万分,也不再把她当作一个人,而是一个没有人格的母畜去对待。

我用她的长刀架住她的脖子向后狠狠地勒到身前,直到这位战场上无双的舞姬因为咽喉被压迫深深地陷入窒息,然后翻着白眼吐舌败北,还用她的阴道壁死死箍住我的肉棒。

真不错啊。原来即使是像散樱大人这样强大的剑姬,也会为了濒死而陷入高潮。

这样的绝望,真是下贱至极啊。

我狂笑着,我满足了。

即使不作为一名帝国的战士,在今晚,仅仅作为男人的我,尽情品尝着散樱大人的一切。

从头到脚,从肌肤表面的香汗到阴道壁的褶皱形状与子宫口吸吮。

而且,还有平时所绝对所看不到的。

绝望与淫贱的【另一面】。

散樱在我眼中,今后再也不会是那个战场上跳着花落的剑舞为敌人送葬的樱色战姬了。我打算为她取一个新的名字。

在最后的冲击之后,用我的乳白浆液给这位撅着屁股的——「樱色的母猪」送葬。

我不再是我,而散樱大人也不再是散樱大人,只是一个为了男人的肉棒而生的雌肉块。

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

赤裸的散樱大人,翻着白眼,不再对任何人设防,伸着双手,弯折的双脚被我的白浆所玷污。四仰八叉,躺在我的身下。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呢,尽管散樱大人永远只能作为凛然的战场剑姬存在。但也只有散樱大人成为那样的母狗时,才是她真正绽放出光华的时刻……』

妖魔是这么说的,而此刻,我轻轻狞笑着,无比地同意这个观点。

真可惜啊。

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独享这样的场景。

对于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发生的。

拜那些妖魔的启发所赐,这就是这个扭曲世界的构造。



¥ ¥ ¥

我是骑士队长贾克斯。

今天也还在城墙上尽忠职守,保卫着帝国不受异界的妖魔侵袭。

显然,此前梦中的一切都只是梦。

我甚至都无法确定那一晚是否真的发生过,我还是帝国忠诚无二的士兵。而散樱大人依然是那位凛然的不败战姬。巡视在帝国荣耀的防线之上。

「看上去有些疲劳,昨晚很辛苦吧。骑士队长大人。」

「……啊哈,我能够克服!请战姬殿下放心。」

「恩……」

骑士队长贾克斯,一如不对散樱大人抱有任何下属之外的感情,而她也一如既往,亲切地对待我和每一位将士,不会对我多看一眼。

在我面前母狗一般的散樱大人,是百分百虚假的幻影,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的,当然。

那个该死的妖魔也不再来骚扰我。他一定是早就被哪位巫女又或者是圣女大人斩杀了吧。我轻轻笑着想。

毕竟帝国不仅有我们,还有着无数强大而美丽的花朵——神女们守护着。

所以帝国的城墙不落,帝国永世不败。

### new mission


『……你这家伙,干的不错啊』

『真是厚颜无耻的妖魔啊,竟敢这样邪恶地凑上来,还想要蛊惑人心。』

『怎么说呢。上次真是解锁了不错的Scene呢,谢谢茄子~~ 没想到啊,区区小兵……也能有如此的成就……不,应该说,也正因为是小兵,所以视角才格外的巧妙和真实?……谁能知道,这场景竟会有如此隐密的激活方式呢?不愧是SSR的散樱酱,玩法真是丰富呢。现在的游戏也真是不得了啊…………』

『我不是小兵,而是骑士副队长贾克斯!』

『库库库……什么都无所谓啦。咱啊,最近也是对纯爱play有点腻味了。反而开始真期待啊你的活跃了。怎么说呢……你是怎么想得呢?老兄?你有没有什么时候这样想过……啊,这一切都好累,干脆,全都毁灭掉算了?有没有想过……那些神女们……你们的战斗,究竟有什么意义?……』

『……』

『哼,算了,进入正题吧。喂,你知道大战役要开始了吧?』

我装作听不到他过于明显的蛊惑,但既然是涉及战事,就必须严阵以待,侧耳倾听。

『……对机密感兴趣吗?比如说——散樱大人会去往什么地方。散樱大人的弱点。』

『…… 我,是绝不会背叛散樱大人的。』

哈哈哈——妖鬼竟然笑了。笑得很开心。

『当然了,在【正史】上,你同样也没有美美地【品尝过】你那敬爱的散樱大人哦。那一切,只是你借助我的主从符记制造的【if】。』

妖鬼忽然收起笑容,声音低沉起来。

『……那么,如果有机会看到那战场上飞舞的蝴蝶凄美的陨落,你会错过吗?……如果能够剥下那苍蓝碧空铠甲,折断那水晶古龙骑士姬的腰肢……你会想试试看吗。如果能让那长夜中唯一的圣光,万民的公主圣女玷污在你乳白的欲望里……你会不想要做一次……那个背叛者吗?』

我无言了。

『只要你想,这无聊的世界就可以翻转到里面……用那不会发生的结局为我奉上【Bad end】,而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哦。贾克斯大人?』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