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和猪猪先生

这篇是群友镜像对《异能少女援交所》第零章的改写(整挺好)

===

 银色的发丝拂过中年男人的手背。
  
  小狗一般,蹭过男人西服袖口。
  
  如同嗅着什么似的,
  
  『大叔的身上啊⋯⋯』
  
  她似笑非笑。
  
  抬起头来时,少女的湛蓝双瞳掳走了他的灵魂。
  
  『散发着,我寻找的那种气息——』
  
  不应存在于世上的银色发丝。在夜晚的歌舞伎灯火下闪烁荧光。
  
  她是妖精。
  
  在她面前,他丑陋不堪。
  
  『是西尔瓦什么的⋯⋯那个⋯⋯ 小妹妹』
  
  他吞吞吐吐地说出从约炮软件上找到的ID。
  
  那是自称的都立高中JK,莫名难念的西语ID。
  
  他的下身已经肿胀的不行了,看到那个ID的时候,他没有犹豫。
  
  而现在更是认准了。
  
  那是尤物。那是全东京都高校中也找不出第二个的尤物。
  
  她是妖精。那是不世出的妖精。
  
  一定、一定要把她拿到手,捏住,贯穿。
  
  ⋯⋯可恶啊!
  
  在她面前,他丑陋不堪。
  
  
  
  但这样的妖精,这样的宝物,也正是上天赐给他的。
  
  用来慰安一个承受了太多世间烦苦的灵魂。
  
  『⋯⋯那个词,是银龙哦⋯⋯』
  
  他却已经没在意少女说了什么。捏住裤兜里的某个物事⋯⋯
  
  纤细的嗓音,如同最烈性的毒品般勾引。
  
  
  
  于是,他们来到了床上。
  
  那是东京最为常见的爱情旅馆。
  
  狭小的空间,暧昧的粉黄光线,完备的安全措施和玩具,还有,大而柔软的床。
  
  他早已迫不及待。他恨不得当场就狠狠地把过于娇小的她撕碎。
  
  『还不行哦⋯⋯ 大叔,带了钱的吧』
  
  要那个数。他掏出成叠的万元钞。尽管是过于夸张的交易价码,但在看到那真人完全符合,甚至远胜图片的真人时,任何理性都丧失了。
  
  更何况⋯⋯ 只要【那个】能够有效,根本就是毫无代价。
  
  不仅如此⋯⋯还可以,让这个妖精,永远成为自己的东西。
  
  
  
  男人背对着少女。少女在他的身后轻轻地脱下外衣。悉悉索索。仅仅听到那声音他就喘着粗气。
  
  他的手,抖着,将奇怪的药片,放入了打开的果实酒中。
  
  『叔叔带来钱了。满意了吧?既然如此,那就要满足叔叔的要求⋯⋯和叔叔一起,喝酒⋯⋯啊,不对。』
  
  『应该是这样⋯⋯让叔叔,喂你喝酒』
  
  
  
  少女轻轻抬起的头,那银色的睫毛下的大眼睛,尽管是掠过惊恐,他却不容许一丝迟疑。
  
  接下来,只要狠狠吻上去,将那早已在嘴里打转的唾液与酒里已经分解的药剂一同狠狠地送入少女的口腔中
  
  折断她的翅膀⋯⋯为她戴上紧固的脚镣⋯⋯锁入笼中尽情欣赏!
  
  尖尖的下颌,抿起的嘴唇,秀气的鼻梁
  
  那双美丽的眼睛中,倒映着一张面庞,狰狞可怖
  
  哈,哈哈
  
  原来如此,他丑陋不堪。
  
  
  
  身形臃肿的男人仿佛一瞬间就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就连手上的酒杯都拿不稳了,他犹豫又懊恼地垂下头,不想再看少女的眼睛。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那个,叔叔我⋯⋯算了,你,你走吧⋯⋯你不该来这⋯⋯』
  
  含糊不清的话语还没说完,男人却感到手头一轻——酒杯被人夺走了?!
  
  
  
  『大叔,害怕了呢』
  
  『不好好欣赏淑女的美丽⋯⋯可是对淑女的不尊敬哦』
  
  少女轻盈的笑声在耳边回荡,男人迷茫疑惑的脸被捧起
  
  银发的妖精在暧昧的虹光下轻轻地晃动。
  
  仅仅是一会儿过去,此刻的她却宛如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人了。
  
  『呼呼,知道的哦,大叔原来是想这么做吧』
  
  隔着透明的杯子,浑浊的酒水流过樱色的唇,白皙的喉头细细的蠕动。
  
  掉在地板上‘啪’的一声。酒杯落地破裂,洒落的液体,沾湿了少女黑色的丝袜。
  
  男人的呼吸变得粗重,身子颤抖的不像话,就连手也抖的厉害。
  
  搞不懂,怎么回事,
  
  这女孩子为什么不离开,为什么要喝下去,为什么
  
  少女吻住了他的双唇
  
  要引诱我
  
  
  
  舌尖挑开他的牙齿,伸进他的嘴中,果实酒水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口腔。
  
  男人下意识地,抱住这小妖精的身体。
  
  一个轻轻柔柔的触碰,却犹如千斤巨石砸入心中
  
  这比自己的女儿或许还要娇小的少女身体,却散发着无比浓郁的雌性气息。
  
  如同处子般纯洁的少女。他却妄想着,被自己牵着项圈,母狗一般下流的样子。
  
  本已停息的黑泥,躁动着开始奔涌
  
  他要把她抱碎,要把这小家伙调教成自己的物事。
  
  到那时候她不配拥有任何的尊严。
  
  他要吃了她!从她小小的贫瘠胸口的笋乳尖端,到那嫩白的腹部,最后到粉红的唇瓣。
  
  他要先亲吻,再把她嚼碎,吞下,成为自己的盘中餐——
  
  
  
  『呜呜⋯⋯⋯ 呜呜——嗯嗯哦——』
  
  啊啊,这却是为何?
  
  被推倒的,却是他自己。
  
  这一刹那,中年男人感觉到了彻底的摸不着头脑。
  
  干净利落的动作,柔软的针织衫,被少女自己撩起。带着静电的声音,她的手心朝上,衣服飘落而下。
  
  轻飘飘的薄纱内衣处,传来少女积累的微弱热力和幽香。
  
  在这密闭的淫靡空间里格外明显。
  
  
  
  『啊〜〜哈啊啊⋯⋯』
  
  少女轻轻地哼着,怜悯地望着男人。
  
  她的小手冰凉,掠过男人的下巴,她骑在这大腹便便之上,而男人仿佛中了静止的魔法。
  
  『你点的silver dragon 叫做诺艾尔⋯⋯ 好好看看,她美丽吗?』
  
  那是美丽的。直到现在,男人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发自内心由衷地鉴赏了少女的样貌。
  
  那不似人应有的水晶般的银色中透着冰蓝的秀发。
  
  雪白的肌肤和由冰雪雕琢出的完美面庞。
  
  宝石般透亮的深邃双眼。
  
  还有鲜红而邪恶地暧昧微笑的双唇。
  
  致命地发情的乳蕾点出薄纱上醒目的两个尖尖。
  
  而柔弱纤瘦的锁骨,让他转瞬间就要妄想去舔舐——
  
  『好了哦⋯⋯我知道⋯⋯ 大叔是是多么的想要』
  
  『⋯⋯ 至少到今天的最后一秒,大叔的钱也是物超所值——』
  
  『因为啊,你有幸如此近距离地品味诺艾尔的美⋯⋯即便,大叔是多么的罪孽深重⋯⋯我也会一视同仁地⋯⋯给予抚恤』
  
  
  
  身为成熟的大人,该做何反应?接受?拒绝?询问?斥责?
  
  啊,无意义的思考,毕竟现在早已不是由自己主导了
  
  少女的眼中宛若泛着恶魔的红光。
  
  她就算是嘲笑着我,也是如此的美丽啊。男人想着。
  
  名为诺艾尔的妖精轻轻地贴在男人的身上。
  
  抚摸着,即使是隔着衬衫与汗臭,她小巧的指头与细腻的触摸也让他浑身鸟肌泛起。
  
  当小手划拉直下,当玉指掠过他耸起的内裤和肉棒时,
  
  『大叔其实一直,一直想干坏事吧〜』
  
  『那样的话』
  
  『想要放在什么地方啊⋯⋯肥猪大叔的肉条条?』她问道。
  
  『⋯⋯我⋯⋯你⋯我,你做了什么⋯⋯不要捉弄大人!』
  
  『还在嘴硬,那么不坦率的大叔,也就只配做诺艾尔的小玩具』
  
  她轻轻地上下套弄,无名指和小指若有若无地掠过男人的肉筋,仅仅三下两下,仿佛嘲弄男人一般,滚烫的欲望,就差点完全喷射了出来。
  
  
  
  『不要⋯⋯不要这样了啊啊!!!』
  
  『嘻嘻哈〜〜〜』
  
  『真是的,肥猪大人早这样乖不就好了?』
  
  银色的妖精乖巧地趴在男人的身上,一瞬间,男人仿佛以为她对自己的戏弄已经结束。
  
  
  
  『——大叔的身上啊。』
  
  妖精小小的鼻头依然是那样莫名地嗅着。
  
  她暗耀的双眼海蓝色的荧光流转。
  
  她在想什么呢?
  
  『——散发着,事件的气息呢~』
  
  ·····
  
  不对,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
  
  尽管在心中的警告声大作,男人却已经什么都无法做到。
  
  在朦胧中,他看到她的身形如同水般波动。
  
  是错觉吗。
  
  但是转眼间,在少女的手中,就已经出现了什么白色的粉末。
  
  『是药品哦。我下贱愚蠢的猪猪先生。竟然想要给可怜可爱的诺艾尔下药呢。是为了什么呢?赖账、还是害命?⋯⋯』
  
  嘴角翘起轻佻且玩味的弧度,『最后,为什么又后悔了呢?』
  
  『我要把你这个小骚货,永远变成叔叔我的东西呵呵呵、啊、咳咳咳、⋯⋯』
  
  男人在意识朦胧中呛笑着。
  
  『哈哈⋯⋯只属于我的天使⋯⋯爱我的妖精⋯⋯对不起⋯⋯』
  
  传来轻轻的叹息和细微的风铃般的笑声。
  
  男人全身不知道因为什么理由酥麻无力。
  
  而到现在,男人终于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
  
  在夜晚中,少女那仿佛飘荡着粉色的荧光的双眼却是如此的不祥。而她轻轻地褪下自己短裙的动作又是如此的淫秽色情。
  
  啊⋯⋯
  
  我的天使。我的妖精。我的火焰!男人的心中狂乱的念叨着。
  
  我死了也好,做什么都好!
  
  让我看看你的小嫩逼。
  
  而那黑色的短裙落下,银发的娇小少女,从一开始就是真空的。
  
  『噗哈⋯⋯』
  
  即使是血管里仅仅只流着雄性荷尔蒙与精液的中年男人他,也在这无比下贱反差的场景下几乎脑血管崩裂。
  
  猪猪啊⋯⋯
  
  乖乖地躺下吧——
  
  银发萝莉女高生的话音宛如催眠梦呓。
  
  温暖的手掌握住男人勃发的肉棒,指尖故意逗弄着他的铃口,折磨着他的灵魂。
  
  『⋯⋯让我原谅猪猪大叔也可⋯⋯只是,要如实招来,是从什么地方⋯⋯买了这样下流的药品呢』
  
  不着一物,粉嫩欲滴的下体紧贴着那已蓄势待发的凶器,磨蹭来磨蹭去,痒痒的。
  
  『说出来,会有奖励哦。』
  
  男人要说。说。说什么都无所谓
  
  『猪猪乖啊〜〜』
  
  少女的身体重重地落下。
  
  一声沉闷的肉体撞击声,经验丰富的旅馆大床都震动了一下。
  
  啊啊啊!!!
  
  男人狠狠地张大嘴,却发不出半点音调,他的身体猛地绷紧。一种幸福至极的快感,在身体里游窜。
  
  奇怪的是,少女也没再继续辛辣的嘲讽,因为她的一只手捂住了嘴巴,另一只手支撑着挺直的身体,她黑色的长袜包裹着纤足,脚后跟微微向上抬起一些,似乎是想站起来,但是身子却一直往下倒,而且随时会倒在大叔胸膛上。
  
  那双迷离而又充满魅力的湛蓝眼眸,仿若深海之心,恍惚,朦胧,盯着男人,一眨也不眨。
  
  房间内一时之间没了声息,私密处牢牢地固定在一起的两人好像变成了连体的雕塑⋯⋯
  
  突然『嗯!!!!!!』急促的呻吟从喉咙中冒出,少女的眼睛一闭,脸庞上闪过一抹红晕,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她缓慢地抬起了自己的手掌,恨恨地拍了拍腰间的大手。
  
  或许是雄性的本能反应,又或者是身体的迫不及待?明明接近失去意识,大叔的一双厚实大手却自作主张摸上了银发妖精的细腰,而且还如同铁钳一样箍的紧紧的,真是岂有此理!
  
  又拍了几下,见大手还是纹丝不动,原本伶牙俐齿的少女皱起眉头,咬着嘴唇,只能扭了扭圆润的腰肢以示抗议。
  
  这可能是她今晚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大叔的身体好像收到了什么至高无上的命令,于是立刻开始行动——腹部上挺,粗壮的手臂按住少女的腰肢,用力向下一压,银发妖精的翘臀又重重地落在他的身上
  
  又是沉闷的肉体撞击声,只是这次带着轻微的粘稠水响⋯⋯
  
  无耻的偷袭之下,少女眼睛瞪得滚圆,双手极力捂住嘴巴,玲珑的乳蒂在灯光下震颤。
  
  还没有结束!腰腹后缩,双手上抬,经异常药物强化过后的偾张肉棒快速抽出少女火热的体内,只剩龟头还包裹在小穴口边缘。
  
  然后周而复始,就这样以每秒三下、每下都将少女顶起来离床五公分的力度萌着银发妖精!
  
  啪!啪!啪!
  
  少女剧烈地颤抖着,就像砧板上的鱼儿,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丝袜包裹的脚趾蜷缩又张开。
  
  啪!啪!啪!啪!啪!啪!
  
  但是大叔肥胖的身躯散发异常沉重的引力,她无处可逃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他粗黑卷曲的阴毛被她溢出的蜜汁浸得湿亮,上面还挂着她穴口被磨出的白沫,看着分外淫靡。
  
  『呜〜〜猪猪〜〜啪!啪!〜一点都〜哼〜不乖〜〜』少女上下颠簸竭力忍耐之余,咬牙切齿,皮肤都泛起好看的粉色,遍布着细密的香汗,精灵般的银龙只能化作一条淫乱挨萌的粉龙了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仔细观察大叔昏迷不醒的胖脸,肯定会发觉那抹幸福的笑意的吧⋯⋯
  
  
  
  
  不知过去了多久。
  
  腰酸背痛,当男人悠悠醒转,银色的小脑袋,意外地在男人的视野中轻轻耸动。
  
  『咻溜⋯⋯』
  
  纤指掠过,品尝着男人的腥臭精华,然后咕咚咽下。
  
  那是为了什么呢?
  
  男人是永远无法明白了。
  
  明明她是如此淫贱到骨子里的这样一个少女。
  
  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她了。
  
  『愉快的一夜⋯⋯既然诺艾尔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就让我们就此别过吧。蠢猪猪大叔。』
  
  
  
  某年,某月,某日
  
  摩肩接踵的十字路口,高楼大厦,车流,人群,不起眼的中年社畜大叔,黑色西装,领带,公文包
  
  不变的日常
  
  红灯开始一闪一闪,好像那一晚,妖精的双眸,大叔想着
  
  ⋯⋯还会再相见吗,我的,妖精
  
  『姐姐大人!等等我呀!』
  
  大叔怔住了,用最大的力气回过身去
  
  一缕银色的长发没入人海之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