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环魔女的堕落 间章 4.5话

之前的序章挪过来做了调整。并不是重复了

里亚德录,一个VRMMO大时代蜂拥而至的VRMMO奇幻游戏之一。

没有泯然众人,持续在小众圈层中获得喜爱于影响力,持续的运营着。

据说,是因为母公司在VR实境与脑机接口领域的前沿技术十分深厚,仅仅是下方到游戏中一点边角料,就让游戏的质感脱颖而出。

游戏名「洛伊德」,二十七岁的一般程序员社畜男性。没有什么爱好。

在那两年,他唯一的爱好是下班玩里亚路德。

这个游戏的设定很古早,另一方面又很激进与自由放任。

比如,这个游戏中取消了当时日式MMO游戏中不加思考无脑使用的战士、神官、魔术师等固定职业,取而代之的是高达四千种的【技能】。

将种族、装备和【技能(Skill)】组合后,即可做成自己期望的角色方向。所以传统的「职业」实际上取决于技能组,玩法相当自由。

也因此,除了属性值、道具之外、【技能】组合实际上是角色养成和战斗的核心部分。

也正因此,达成了不朽伟业,到达服务器顶尖的玩家中有着十三位【技能大师】,他们拥有着授予自己拥有的海量技能的权限,并且有着【守护者塔楼】给予人们试炼的权力,通过试炼,做到一些被服务器认可的任务,玩家才能获得技能。

「技能大师」们是人们憧憬的对象。也是洛伊德想要成为的人。不过,那其中有一个人让洛依德格外在意。

【《里亚德录》正式停运前的1年零1个月】

国战正在进行着。这是根据月历定期或不定期安排的全服范围战争。每一次战争的交战双方国家,符合条件的玩家都可以杀死对方国家的玩家,并且获得经验值、道具与交换品。

不过,即使是在战争期间,国家的一部分地区比如首都(主城),也是会被设定为中立的区域。除非玩家约定pvp,否则一切建筑、据点与玩家本身都不会受伤害。

「喂,你听说了吗。今天有突发活动诶。首都的【怪兽入侵】什么的。运营商通知了。」

「这是配合敌国的活动的入侵吗?对我们国家不太公平吧这个。」

这一天,他也在首都进行着某个采集和制造的任务链,往返于城市中的数个npc点,重复着交易、制造、交易的循环。这时候突然听到其他玩家的聊天。

「不是不是。虽然说是入侵,其实就是测试下新版本的服务器功能呢。那个怪兽也不强,只是血比较多(耐操),设定上是失控魔兽,最后在场打倒它所有玩家都有积分奖励。」

「噢噢,那不是纯福利吗?挺好的」

里亚德录的游戏中定期会发生国战。洛依德初创账号时归属于【黑之国】,但本人很早就成为了自由人。现在只是和一些临时认识的伙伴为了取得技能而组队,顺便归属于游戏中的【褐之国】而已。

「……喂喂,怎么回事,这个声响?不会怪兽已经开始攻城了吧?」

「是这个时间没错,但是怪兽不是在城郊吗?这可是市中心也?守卫在做什么?」

洛伊德听到玩家不安的说话声也有点在意。

走出门去后,已经是地狱。

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熟悉的城市变成了一篇火海,而天也变成了血色?

这怪兽攻城的要素也太齐全了吧喂??!!等下,为什么连玩家们也在到处逃窜啊?

「——唔,呼呼,呼呼呼呼——」

「喂喂,我没听错吧? 是不是有谁在天上发出奇怪的憋笑声?」

和他一同出门的玩家喃喃自语。

「喂!小心啊!!」

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公会大楼建筑物倒塌了下来。——什么鬼啊??为什么建筑物会被破坏啊?噢!对了!洛伊德这才想起来,怪兽入侵的话当地的建筑会临时设定成可以被破坏的。但是,这里并没有出现怪兽啊?那是谁做的?玩家?哪个玩家有这种灭世一般的破坏力?

洛伊德暗叫见鬼向一边扑了出去,【Skill:缓冲】!

他落在瓦砾遍布的街道上,缓缓漂浮在地面,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但另外一边刚才聊天的玩家,在建筑物下化为了光之碎片。「——不会吧……我也太倒霉了吧——」那名玩家懵逼地喊着消失了。

原来如此。虽然中立区域不能伤害玩家,但如果是建筑倒塌造成的「自然伤害」则可以对玩家造成秒杀啊……这谁能想得到呢?

「话说……不管是因为什么,造成这么严重的城市摧毁效果也太过份了吧?得有多少玩家被误伤啊?运营在做什么?事先并没有通知过有这种事情啊?」

别说事先通知了,这样大规模的城市破坏从开服起可能就没发生过。洛伊德不知所措地朝周围望去,不少玩家也在大呼小叫着跑来跑去 ,躲避着被大火和从天而降的火雨、冰雹摧残倒塌的建筑物。有不少没注意到建筑物伤害的玩家直接被杀了。

这时。洛伊德才开始注意到天上的某物——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解压了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某个闪光的女性玩家,正在高空没品地狂笑不止……

「……」

她是谁啊??等下,这些不会都是她做的吧?流星火雨、暴风雪、地震,如此庞大的魔力和最高位技能,非所谓的【突破界限者】玩家绝不可能做到。而在那个女性玩家看不清楚的身影周遭,围绕着一个银色的圈型物体,似乎就是它带着那名玩家飞行的。

银色的……浮空器。?想不起是谁,唯独那个能让人浮空的道具很有印象。

【最后的礼物,超位陨石召唤!!看看你能撑到什么程度吧!褐之都!呼——哈哈哈哈哈哈!】露出模仿坏人痕迹过于明显的没品狂笑,那位中二女性玩家飞向了天际。而此时,什么东西遮住了阳光……

是真的陨石,足以覆盖整个城市的陨石遮天蔽日——什么鬼啊啊啊啊啊 !!!

如果被那个玩意砸到,不管怎样自己都会挂掉吧。洛伊德脑子飞速旋转,终于想起了什么。

「啊,秘密的地道,曾经的王都任务里使用过的……」

……
除了某些召唤兽之外,玩家没有任何长期浮空的手段,因此,被运营商因为某项任务挑战记录赠与的银色悬浮道具,就成为了那位【技能大师】兼突破极限者玩家「银环魔女」得名的特征。

到下水道避难,朝着城外走去的洛伊德,在拐角处撞上了一个被夸张的外骨骼装甲包裹,头脸头看不到的奇怪魔族男性玩家。

「你好。吾名为奥普斯是也。您是……Soul demon of……Royld……没错吧」

「求别念……」洛伊德脸红了。

准确的说自己的游戏名全称为 魂魔之洛伊德,也就是Soul demon of……Royld ,涉及到人格分裂,自我塑造和恶魔学……总之完全是中二时代的黑历史产物。

「叫我洛伊德就好」

「好的。洛伊德先生。既然咱们是碰巧想到一块去的地下水道躲藏者,也算是有缘呢。」

恶魔浮夸地摆了摆身体。看上去是个很轻浮又有表演欲的硬核玩家呢。只是随便看了看它的角色信息条,洛伊德就认出他也是全服最强的20多名【突破极限者】,并且是【技能大师】之一。

「……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大佬玩家啊。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啊、噢……我正是为此而来的呢……真是的,咱家的葵娜小姐,真是顽皮呢」
「那个套着银环的魔女叫作葵娜?」

「是的,她是咱们同一公会的好朋友,也是刚刚当上技能大师不久的玩家之一呀」

「……怪不得,但她是怎么做到的?」

「吾嘿嘿,这个嘛。事先了解到怪兽攻城时城市建筑会变得可以伤害而突袭城市,将怪兽瘫痪,然后取而代之自己成为那个灭世者,对城市降下自己最强的顶级AOE法术,只是为了测试法术的极限威力以及城市破坏的可能性~~这也要拜运营所赐了,毕竟城市破坏的特效是这个版本导入的,大家如果不够敏锐的话,都不会想到和怪兽攻城事件结合以后,会发生如此恐怖的灾害吧,呜呼呼~~」

奥普斯发出了有点尖锐的奸笑声。

总觉得这个恶魔像是共谋者一样开心呢。

「怎么说呢,我其实跟运营有点关系呢。」奥普斯像是看穿了洛伊德在想什么一样。「所以顺便跟在在家葵娜屁股后边检验一下城市破坏的实际效果。拜她那火药库一样不安定的脑回路所赐,收集到了不少的数据。实乃幸运。」

「……祝你们开心。」洛伊德感到无力吐槽。在他准备转身走开时,忽然想起了什么。

「啊。似乎奥普斯先生和那位葵娜很熟,她到底是怎样的人呢?我有一部分技能需要解开,到时候想要找技能大师请教,或许就是葵娜吧。」

「吼吼。这样啊。那么,我很推荐哦 ?别看葵娜是那个样子,但她的考验『守护者之塔』都很温柔呢。对于技能保持着好奇与探索之心的你,只要按部就班,是一定能通过的吧?」

……对奇怪的魔族高玩表示道谢之后,洛伊德离开了。

之后一周,被彻底毁坏的褐之都总算被运营完全恢复。只是该国在玩家心中的人气也大不如前了。而某位恐怖的灭世狂魔「银环魔女」的名声却从此传遍全服,彻底盖过了「高等精灵技能大师葵娜」的名号,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至于洛伊德和葵娜的关系,则以苦涩的结果收尾

之后,洛伊德去找那位葵娜见了一面,接受了她的考验解锁技能,也对她产生某种奇怪的执着。而又过了一段时间,洛伊德不眠不休取得了千余技能,不久就有希望也达成技能大师任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详的事件。

似乎是有人在玩游戏中死去了。

正值VR游戏大量成熟涌向市场,对社会造成冲击、以及脑机接口实验性游戏发明的初期,这样的事件显然再次拨动了社会舆论的神经。

半年以后,游戏在没有什么说法的情况下正式停服了。

但是洛伊德却因为工作的本社与《里亚德录》的游戏公司有着密切的业务往来,听到了一些内幕消息。

那位死去的少女似乎正是「葵娜」。

那位少女的亲人似乎正是《里亚德陆》运营商母公司的高层。而她本人重病在床,在其中游玩也是具有某种医疗探索性的理由。

而一场停电的意外导致她死在游戏中,之后,在外人所不知晓的黑箱操作之中,似乎高层之间发生了什么决定性的冲突。或许正是因此,游戏才忽然停运了吧。

但洛伊德觉得,公司高层黑幕其实怎么样都无所谓。

但是请把里亚德录。和里面的认识的朋友还给我啊!

洛伊德怅然若失。

不仅是因为他所知道的人逝去了。更是因为生活的支柱消失了。

在最后一天上线之前,面对着公寓的天花板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头被黑色的物质填满。

这个游戏。这个世界。在自己能够放松下来,尽情享受其中的美好之前,就要没有了。

一天。他甚至还来不及完结成为技能大师的任务。

更不要说,获得其他技能大师们,比如那个葵娜的认可。

更不会有时间给他去弥补,之前因为狂肝任务而忽视的游戏本身的美好与乐趣。

闭上眼睛,也没有任何神明会对他的任性作出回答。

直到他陷入黑暗,然后再次睁开双眼时。

一切都改变了。

1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