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希耶娜~4话 ……在骚动

希耶娜的寝宫,天黑了下去。在尚未唤来侍女点上灯灯时候,希耶娜在暗淡的傍晚扶床注视着闪烁着星点火光的城下风景。
「……」
似乎哪里有些喧闹。似乎哪里有不稳。
嘈杂的声音传到感官异常灵敏的龙姬儿中,但她充耳不闻。因为赤白城很安全,不可能出乱子,倒是刚才的事情,还让自己无法挂怀。
希耶娜轻轻 靠在窗户上,脸庞还有些火热。
她没有按下裙子。刚才。
或许有人看到了,或许没有。但是她,选择自己完美地失误,而没有不完美地去掩饰。
哪怕是,龙姬的底裤可能展现在下人的面前……也这么做了。为什么?
因为下身,很痒,很热。很舒服。
她毫无掩饰和压制自己渴望的意思。
手轻轻地探入裙底,按压着只属于自己的私密之处。毫不吝啬地给予手上的压力和折磨,让酥麻的电流,顺着神经来到自己的大脑中……
这是她最近能够想到的,无聊生活中唯一属于自己的一件乐事。
而她不打算,也从未跟大巫女大将军分享。
在她们眼中,自己始终是一个完美的洋娃娃。
每次如果做了些什么出格的事,大将军就会让她发毛地怜爱地看着她,然后连续半个月都放在身边疼爱抚慰,没完没了。而大巫女大人就只会讲大道理,然后给自己加上很多的规矩……
在化身为龙女希耶娜的二十年间,她无所事事。
随着心理年龄逐渐见长,希耶娜不经意间也出落成了一个近乎于人类十三四岁的少女模样。但在这期间,除了学习各种各样的礼仪,歌曲和舞蹈,关于赤白城与世界的知识,她就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长。因为,从一开始她就已经是世界最强。
无论是近乎完美的变化之术,还是作为上古巨龙直系后裔的天赋战力。银龙的数值和能力范围都是凡人无法企及的。
因此大巫女曾经告诫自己永远不要试图展现自己的力量。因为一旦出手,就将导致天崩地裂,即使是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骚扰过人类世界安宁的恶魔与混沌异族,也未见得需要龙族出手。银龙的力量强大到属于禁忌,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目前可以承受的。
那么……自己诞生的意义又在何处呢?
「……你和我很像很像呢,龙女。不想知道唯至尊上位者独享的那片天空吗?那片名为……极致败北的风景……」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亮地在耳边回荡。
那是姬尔昨天对自己说的。
败北。为什么会让她觉得有意思?明明自己甚至都没有胜利过,没有向世界展现过自己的力量……

=
「……真是没想到,会在我们这僻静的小国再次见到苍空之骑士的后裔……而且还是带着恶臭不可闻的地狱恶魔而来,你究竟是打得什么算盘?」
那天,在见识到姬尔奇异的「大战」之后,大巫女矢作来的异常之快。想想也是自然,地狱恶魔现身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在城外发生,不可能不被两位殿下察觉。于是,武斗派的黑发巫女几乎是立刻率领了城内的精锐骑士感到了希耶娜的身边。
「……哎呀。真是不巧,不好意思呀。我真的原本只是想要随便玩一玩,没有想要给你们添麻烦来着。」
「即使相隔那么久,你们这一族的气息还是那样的令人生厌。不搞出事端来,就那么不能安生吗?」
「……唉真是……所以说,和你们说了也不信。没办法。那我也只好赔个不是,任由你们安排了吧。」
「……,哼」
虽然不认为大巫女殿下会认识姬尔,但结果是她们却异常地像是老熟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姬尔对希耶娜抱歉地笑了一笑,就这样乖乖地束手就擒。
「然后就是你了,公主殿下。究竟我要批评您多少次?这样不经告知的便装出行会带来很多麻烦的!」
熟悉的唠叨时间……
希耶娜吐了吐舌头。
「……回去想想,我刚才对你说的话哦?」
在被士兵押走之前,姬尔对希耶娜眨了眨眼睛。

在大巫女到来之前,姬尔和希耶娜之间发生了一次简短的对话。
「……为什么,你要做出这样古怪的事情来呀……」
「啊哈哈,为什么呢。也是……虽然平时已经习惯做这种事了,突然被人正经的一问,好像也是觉得自己有些离谱」
姬尔略带尴尬地笑了笑。
「怎么说呢。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吧。我作为最强的冒险骑士,经历了最宏大的冒险,打败了最强大的敌人。收获了种种强大而性格各异的同伴,又受到每一个伙伴的喜爱……但是,不知道从哪天起,就有一种故事在这里结束了的感觉。仿佛从此自己就没有再存在过……毕竟,我,太强了……」
「就因为,这样的理由……」
「怎么,难以理解吗?……是吧。或许,是因为罕有人到达这样的地步,所以才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参照。也无法被理解,当然,又或许只因为单纯是,我在哪里坏掉了吧?」
姬尔笑了笑,却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然后呢,从某一天开始,我就开始产生了一个想法。我开始觉察到,自己作为一件完美的作品的价值……」
「?……那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不完美的终点是完美……那么完美前方的终点又是什么呢?」姬尔摊开手,反问道。
「……你和我很像很像呢,龙女。不想知道,唯至尊上位者独享的那片天空吗?名为……极致败北的风景……」
自称世界最强的金发冒险者少女,眼中闪烁的光芒,是如此的危险。
此刻回想起来,又是如此的致命诱人。

「?……」
空气中异常的波动,让沉浸在快感朦胧之中的希耶娜微微皱眉。
手指在眼前,散发着属于自己的浓郁气息。
但是。似乎有结束自慰的必要。因为发生了某些事情。
几乎如闪电般快速的变装之后,银龙希耶娜就成为了带斗篷的冒险者少女。
对于希耶娜来说,不存在衣橱或者是化妆术之类的东西。
流在血液里的是完美的变化术。超越凡人理解的身躯如液体般流动,然后在分秒之间塑形附色,成为自己穿着过衣服的模样。
这样的冒险者少女身上长出飞翼,打开窗户,朝城中直跃而下。
骚动的位置……是城下地牢!
希耶娜瞬间锁定麻烦发生位置的气息,然后,直冲进入。没有必要担心和狱卒交涉,因为狱卒已经晕倒。而直冲入地牢深层,直到那个地方……
她再一次张大了嘴巴,没法合上。
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啊 !!」
赤裸着上身的金发少女姬尔,全身被锁链束缚牵引于天花板上,精壮的狱卒男人身上驰骋着。
晃动着两只柔美的乳球,下身的黑色裤袜破开大洞,吞吐着男人可怖的雄性器官。她舔着嘴唇,眼中仿佛闪烁着桃心般亢奋的精光。
「……真是,强壮到让人停不下来啊……多多、拷问我,不要到此为止,好吗?……狱卒先生?」
在她身边,七八个裸体的肌肉男已经昏厥,横七竖八地倒在墙角或者沙发、椅子上。
乳白腥臭的浓稠污渍,在他们的身上,和少女冒险者的四肢、黑色丝袜上沾染。
而在这中心、那个依然在「骑牛」的姬尔,毫无疑问才是女王大人。
「……啊,龙女?果然我没认错呢,就知道,你会忍不住来找我呢……呀~唔呃嗯嗯嗯……去了……要去了」
姬尔一边说着话,一边难受地翻着白眼。好像正好轮到一波高潮……

不愿承认心底对她话语的微微肯定。希耶娜小脸一黑。无论如何,这样愚弄自己的大姐姐,必须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再说别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