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的魔女,今日也静待着破灭

我,是帝国的大魔女。
这世界上有很多魔女,但唯有大魔女是帝国最为尊崇的头衔。
今天,大魔女也被挑战着权威。
“我是来自南奥塔魔女议会的首席魔女,我要依照惯例,挑战大魔女殿下!”
(真是麻烦啊。)我想。
帝国被皇帝殿下治理的井井有条,于是每天的朝议上,就会出现这样原本没有时间处理的环节,比方说,对于大魔女职位的挑战。只要是被证明的强者或者有身份的魔女,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挑战我的机会。在实力主义的帝国就是这样的。
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样的挑战是不会有结果的。不过是给皇帝殿下添加一个余兴节目罢了。
但是,我可以理解魔女们为何如此前赴后继,因为这个职位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你要采取什么方式?”我平淡地轻声回应道。
“魔法战的方式。”
“呵呵,真是大材小用啊。这位挑战的魔女。”
皇帝忽然发出洪亮而愉悦的话音,让我一颤。“大魔女的法术可不是随手使用的。每次她出手,那可都是移山填海呢。”皇帝愉悦地在王座上轻敲手指。
“……没,没有关系。”南奥塔的魔女有点中气不足。“我相信能够在殿下的面前证明我的实力。”
“那么就来吧。
我举起赤红镶金的龙头法杖,一道场地魔法从其中窜出,瞬间宫殿中央凭空形成了一个魔法空间,将我与那位魔女圈在其中,让其他人到魔法的波及圈之外。,
“你知道这里是没有规则可言的吧,也知道,输掉挑战会是什么下场。”
我挥挥法杖,一道绚丽夺目的闪电从虚空之中窜出,穿过空气直奔那位魔女而去,而她也的确挥动法杖展开屏障,但实际上闪电却是从另一个位面跃至她的身体上,一阵娇颤之后,她就像被抽了魂似的软倒在地上。
作为大魔女,我的法杖是神器,可以将我预先准备好的任何魔法装入其中,在需要的时候施放。而这样强大的魔法,是挑战的魔女无论如何无法当场应对的。
最高的待遇,最大的自由,和帝国最好的资源供给,皇帝本人的垂青,这就是这个职位的价值。这也不能算是耍赖。
皇帝殿下兴味索然地挥挥手,魔法空间消失了,比赛结束,而我也淡然地回到位置上,堂下的大臣和卫兵也对此司空见惯。
卫兵们抬走了挑战的魔女。大概之后她会被送到寝宫给皇帝大人享用吧。想到会发生什么,我的小腹就微微发热。但是,咳,这眼下与我无关。
朝议结束,皇帝起身要离去,忽然,他的声音朝我传来。
“大魔女。三日之后需提交的成果,你已经有所准备了吧?”
……
在他提到这件事的瞬间,我的心几乎跳到嗓子眼。因为明白这代表着什么,皇帝本人亲自交给我的某个绝密解咒项目。
而这个项目,我到今天还一点都没有开始做。
我浑身一个激灵,恐慌几乎抓住了我的灵魂,眼前几乎失去焦距,险些没跌倒,我努力稳住,总算强装出来无事。
“这是自然,殿下。已经近乎完成。”
“那就好,还是一如既往,我对你无比期待。”皇帝微笑着离去。直到此时他强大的压迫感才从我身上消失。
“呼……呜呜……”
我难堪地哼哼着离开了皇宫。全身香汗淋漓,下体都湿润了。
刚才那一下子,委实把我吓得够呛,光是低着头感受皇帝盯着我的视线就几乎要被他的压迫力压到窒息,更何况……他交给我的任务,我一点都没有做。一想到我的结局是什么,我就欲仙欲死了。

xx

我走在离开皇宫,前往自己工房的路上。
双腿不自然地摩擦着,都是刚才流出的湿润还没有干。
我想着三天后的事情。
皇帝,是无敌的。
他求助于我的事情,只不过是过于繁复麻烦,不屑于自己去着手罢了。并不代表我在任何地方能胜过那位男人半分。如果愿意,他可以一直手捏死我,更不用说他背后的整个帝国了。
我什么也不算,除了我编织魔法的能力之外。
帝国总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奇异事件需要解决,奇珍异宝需要鉴定和处理,也有诸如移山填海、对抗天灾之类的大规模作业,非最强的魔女无法处理,也就是说,便有了大魔女的价值。
不过,这样大魔女也必须完成任何不合理的要求,而且,是由皇帝本人亲自给与的要求,等于是死命令。
也正因此,我在就任之后的一年多,都如履薄冰。
但是,我反而还挺享受。
“啊,是那位强大的大魔女大人 ……”
“啊啊……真是美丽又神秘。”
“看那法袍下的曲线……这样娇小的身体,却又如此丰满,真不愧是帝国唯一的大魔女……仅此与皇帝的强则,姿色也非一般的贵族可比呢……”
呵呵,再多夸一点。
“别太大声,你这个蠢货,那位大魔女,可是打个响指就击溃了东境的天灾兽群,挥挥法杖就填上了苏利尔火山爆发的恐怖强者啊……让他听到可没你好果子吃”
“是吗?如果真的能听到她早会翻脸了吧?要不然,就是她根本不在乎呢?哼,我听说越是强大的魔女越是有某种怪癖,说不定我们的大魔女小姐就是这样喜欢被人意淫的骚货也说不定呢……”
“你别说……皇帝本人看中的魔女,大概早就被殿下给&x8e4¥*9……”
我快步离开,后边的事情我就懒得再听下去了。
因为皇帝可是……比他们想象的要恐怖的多。对于帝国最令人敬重、最强大的大魔女,他也只会当做一件单纯的工具,一件自己手头的零件去驱使。
他根本不会像一个人一样看待我,若是我这件工具不和他的意,他也有着可以让我瞬间求死不能。上一位正常卸任的大魔女告诉我。再往前一代的大魔女妄图窃取关于皇帝大人的秘密,第二天就被变成了朝议上的点心。
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如此的畏惧着皇帝,如此地对一件事心惊胆战又无比地按捺不住好奇——万一无法完成任务,我会遭遇怎样恐怖无间地狱?……

xx
早晨,我轻轻地摩挲着舒适丝滑的被窝,抚慰着自己的身体,畅快地在大床上滚来滚去,直到日头高升。来到皇宫,我享受着贵族和大臣们的恭维,微笑着来到图书馆阅览了一番藏书,最后在下午茶中,听着某位帅气公爵讲他的宫廷笑话咯咯娇笑,结束了白天的日常。
“说起来,我真的很好奇,皇帝陛下会交与你的任务,究竟是何等困难,对大魔女您来说,如果就连自然天灾都能够阻止,真的还会有能难倒您的事情吗?”
“陛下是最为伟大,最为深不可测的。陛下所给予我的指令也是超出凡俗人等想象的。可以说,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胜任这样艰难的挑战。”我笑眯眯地说。
“天呐,那您在这里与我轻松地谈天,难道说已经完成了那件最为困难的任务了吗?”
“……那是自然了,陛下给予的任务,必须在第一时间完成,哪怕提早一个月甚至一年也好,岂有拖延一份一秒的道理?”
公爵大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惊讶和敬佩。
……
晚上,我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盯着桌子前方摆放的某样包裹着圣布的法器。
不好意思……那个谁的公爵。我怎么可能告诉你,自从一个多月前皇帝陛下交给我这样东西以来,直到刚才,我才第一次正眼看了下皇帝给我的那样东西啊!
薪水小偷,就是我。
对不起。我就是那个每天装作忙的不行,但是,实际上什么正式也没有做的摸鱼狂!
我被托付的任务,是解开这个缠绕着远古咒法的文物。
不知道皇帝从哪里挖掘出来的,我无论怎么看,它都像是包含着巨大的能量和秘密在其中……
我真的能够,把这样的东西解咒吗?我伸出手去,默念咒语,仅仅只是把自己魔力的触角试着接近,就仿佛感到全身毛骨悚然,似乎对面是什么自上古时代就存在的究极不详之物……
我眯起眼睛,感觉无论如何都没有去完成项目的灵感——啊,真的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嘛……管它呢。反正。明天努力肝一下吧……
只要抓紧时间,我就是什么都能做到的。至于现在嘛……
我钻进自己工房里的藏书室,带上眼镜,开始继续看前几天刚开了个头的冒险小说。
反正白天也实质上什么事都没做,就继续享受给自己放的假期好了。
工作什么的,就交给明天吧!

……

第二天,我整个白天也是毫无进展。
原因是这样,我一大早来到帝都的书市去买书找资料。
在我把手放在一本书上的时候,另一个男性顾客,也把手伸到了同一本书上。
“什么!你竟然也是这作者的粉丝吗?”
几个看上去很狂热的书迷男性围了上来。
“难道,你也是‘白兔先生’的粉丝?”
“是啊是啊。你也是嘛?哎呀……真是太有缘分了呀。竟然有女孩子也喜欢他的作品,真是惊讶。不管怎么说,他的作品里的女孩子真是总是那么可爱呀,当然了,男主角总会用各种方法,让可爱的女孩子们迷失方向,跑到床上去和他们玩闹,真是精髓的情节设计呀!”
“哟,你很懂嘛!”
顺便一提,现在的我是用魔法幻化成了普普通通的女校学生样子。
“啊不过,虽然白兔先生很不错,但我个人还是更喜欢女主角为中心的作品呢。”我拨了拨自己的眼镜,严肃地分享自己的心得。
“女主角吗!也是呢。比如说有一个作者叫做‘死线的魔女诺爱尔’,我就很喜欢她的作品呢!几乎全是女主,心理描写也很细腻!”
“喔喔!你也喜欢她吗?”
“诶,是这样吗,但是那个作者很坏呢,很少肯给让男角色痛快的肉戏,还特别爱写剧情,最重要的事总是以女主角为中心,一副若即若离的态度,很不爽呢!”
“笨蛋!就是这样的女主角才有味道啊!”
“不不……关键是她的连载小说永远只有上和中,没有下。挖坑不填,太坏了吧!”
“……不不……只是她工作太忙,来不及填坑而已”
……
那之后,我在咖啡馆里和这些宅男聊了一个下午。
等到晚上回到家中,坐在桌子前,我已经累成狗一样。
展开自己的参考书和法术卷轴,愣了一会,我才惊觉……今天要结束了。明天……只有一天了。
完蛋了……
但是,想起白天的宅男们那对某作家的作品期待的眼神。我决定提笔,把我之前没写完的故事续写下去。
……
看看钟表指向的凌晨一点吧。
今天反正不管怎么挣扎已经已经没有了。一切,就交给明天吧。谁叫我就是,“死线的魔女”本人呢。

xx
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我没有参加朝廷。理由很好给出,因为要为皇帝陛下的任务交付做最后的准备。
但实际上是我因为逃避而不想起床,呼呼大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烈日当空。
昨天一夜我都用来写小说了。而等到我洗漱起床之后。望着那件被诅咒的远古神器,我才全身冒冷汗。
这一切是真的……
真的……
皇帝陛下的任务,我到现在,还一点,一丁点儿都没有做。
最开始,只是觉得时间还很充裕。
到了后来,有意无意地催眠自己,哪怕最后只有三天,只要想办法,也多少来得及完成。
而到了死线截止到最后三天,我才可以说是进入了一种欺骗、催眠自己的究极状态。
越是恐慌,越是想要逃避,越是逃避,越是难以承受恐怖的压力,越是难以承受压力,越是自暴自弃般地,沉醉与逃避。陷入一种疯狂冲向死线的自虐循环。
……
哼嗯嗯嗯嗯!!————怎么办,怎么办。
我的手,握紧,又放松。
哼,哼哼,什么啊。我,我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失败……我的人生怎么会,就这样完蛋!
就这一点事情,来得及,来得及的……嘿嘿……
如果有人站在我面前的话,他眼中的这个女人,一定是双眼无神地注视着地面,全身紧缩着,颤抖着自言自语,在迫在眉睫的毁灭面前,颤栗着的可怜家伙吧……
那可是皇帝啊。这样无所谓地拖延他的任务。我是会被他做成肉便器卖给国外呢,还是砍掉手脚塞进醋缸里折磨呢……不,不会有这么好的事。他已经会把我凌迟处死,然后抽干我的魂魄,永远用皇家的秘术折磨吧……不管怎么说,帝国大魔女的美好日子,再也不复存在了
嘿……嘿嘿……
我垮在地上,双眼失焦沉浸于破灭的想象,和无边的恐惧之中。
不要误解。我这个人的确有些M,但只是在一些小的玩法上有这样的xp而已。无论如何,也不敢真的迎接死亡和破灭。谁不想……好好地做一个摸鱼的魔女,而是要和皇帝做对
但是……无法对抗拖延,无法拒绝死线到来的诱惑,我就是这样一个奇特的,残缺的怪人人。
……
死线越是迫在眉睫,杀身之祸,破灭之灾越是冲到我的面前,张牙舞爪,越是感到自己已经没救,我就越发地全身发软,好像失去了
啊……好惨。好失败。好恐怖!
越是这样,我趴在五体投地地趴地上,如同死鱼。
破灭的裁决,仿佛化身为死神,站在我的面前。
帝国的大魔女,无数人艳羡的神秘而美丽少女,最强最狂傲的魔法师。立下无数伟业,仅在皇帝本人之下的那个女人……
现在,就这样子以头点地,仿佛被眼前的死神所彻底征服,舔着他的脚。
这个少女鬼使神差地被一股自虐的力量攥住自己的灵魂一般,甚至于开始伸手去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然后慢慢……慢慢……一件件褪去自己的魔女袍、内衣……蕾丝的胸罩和内裤……
赤裸的肉体,面对着空想出来的某个无比伟岸的存在。彻底宣告失败,宣告放弃挣扎。
其标志为——将手在身下,慢慢伸向了自己裸露在外的火热狭缝。
那里,依然湿润充血的花蕾,饥渴地等着手指的抚慰……
“嗯啊————”
我甚至开始被这股自暴自弃的毁灭之感驱动,忘我地自慰起来。
“哦……哦哦—— ”
我的舌头无力地瘫到地面,流下口水,双眼无神的望着不存在的某个代表失败和征服的主人……
谁都好。皇帝,还是随便某个男人……终归有一天,会因为我这样的不像样,而唾弃,看轻我,然后将我彻底侮辱、毁灭,当做失败的道具处理掉吧……
想象,就感到无比的屈辱和……兴奋……
啊啊啊啊……——
我,离我破灭的时间点越来、越近了……
三个小时、两个小时、一个小时
午夜之前的短短几十分钟
破灭的钟声临近……
“死线的魔女”……诺爱尔=诺雷斯就这样毁灭了……
「咦呀——————」
我眼前一片白光。
我高潮了。

凌晨一时,我抹去一头的汗水。手捧着那件诡异的神器。
锈蚀斑斑的暗金属链条,几乎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但我已经解开了它所缠绕的咒缚。
我下意识咽了口吐沫。若我所猜不错,它不但可能源自数万年前,几个纪元前的上古,更加可能和传说中的龙族……帝国的源起……皇族密切相关……
但是怎样都好。这种事情。反正我已经完成了皇帝的托付。仅仅只在半个时辰之内。我就完成了任何强大的魔女需要几个月才能准备好的魔法阵和解析咒术,而我的大脑,也没有因为这样恐怖的计算而被烧坏。
……
这是怎么回事呢?
唉。不卖关子了。这样的事情,不能说百分之百,其实至少也有一半在我一开始的预期之中。
死线的魔女,是我的笔名。也是我对自己客观的称呼。
出自某个特别的魔法师世家的我,继承几代魔女的研究之后出道,而从某一次的工作开始,我就发现自己拥有某个奇怪的技能,或者说癖好……
那就是,越是面对一个工作的截止日期死线,我的实力就越强。
若是在死线前一周,旁人半年的准备工作我都能井井有条地高效完成,若是在死线前三天,被玩不成任务的恐惧驱使的我就算是上古神兽都能击杀。仿佛是火场怪力一般。
而这一次……从来也未曾尝试过的,将自己逼迫至皇帝所给予的终极死线之前一个小时,我在恍惚之间,思维速度仿佛加速至光般迅捷。在我没有回过神刹那间。已经完成了几万条最高级魔咒的复合构筑和平时需要两个月才能完成的精密计算。
“挖掘肉体和灵魂的共鸣频率,将精神力强化至极致”原本这是我的魔导世家所秘密研究的课题方向,却在我这里,因为拖延的癖好,意外地成为了一个究极强大的能力……
因此,在平时实力只能说是同僚中平平无奇的我,越是面对被交付的困难任务,就越是强大……今天,我总算是对我有多么强大,有了切身的了解。
啊……
我摸了摸双腿之间,我的下身还凉飕飕的,然后,将手指放在嘴边尝了尝。方才在自虐的高潮中的淫液还些许未干,先毁灭再复生的感觉真是无比的甘美。
今夜,要不要好好地再来一波呢……
那是,不必细说的事情❤️。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