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安装app时候手点得太快了的错

「嗨,听说了吗?最近这个魔导程式可有意思了呢」

「什么什么?」

兰登姆王国,魔法事务司,两名百无聊赖的年轻下级魔女正在阴暗的书卷室里摸着鱼。

原本是帝国魔导学院毕业的高材生魔女,成为公务员后却一辈子都将在帝国政府无聊枯燥的书面事务中度过的魔女。

因为近年来魔导科技的发展,她们一成不变的上班时光不知不觉也丰富了很多。

日子,好起来了。

娃娃脸的小只魔女来凑过来,把自己的泛着紫色光线的魔导刻板终端展示给另一位魔女看。

那是一位慵懒的丰满魔女。因为工作的无趣,在上司不在的时候都是软塌塌得趴在桌子上,放任前胸变成自己垫子形状。

「你瞧,这个程式好棒,只要在程式上可以刻印一份简单的个人咒纹,就可以实现很多功能,比如两秒就可以call到最近的魔女实习生骑扫帚来送餐哦」

「哇哦~~~这样就不用花十分钟画个魔法阵隔空踹那些效率低下的穷学生的屁股啦。」

「嘿嘿,还不止这么简单哦?」

「嗯嗯?」听到这里,慵懒的魔女总算抬起上身坐起来,略微显示出一些兴致来。

「你看,还能进入到有很多名人的魔导网络里呢,贵族、大魔导师、帝国吟游诗人……他们都在上边留下自己的日常影像哦!」

「我看看,这个程式叫做什么……唔唔,soulcatcher……咿呀啊啊!!……」

「哇啊,怎么了?」小只魔女不解地看着大叫的丰满魔女。

「哦哦 !!这上面,是那位帝国第一帅的吟游诗人维尔夫大人!!好~~~帅哦哦哦哦!!啊啊,在家里穿着常服的维尔夫大人,哦哦哦哦!!!半湿的头发,性感的胸膛!!!人家好想给维尔夫生孩子!!」

「哈啊……真是受不了你呀。」

小只魔女抽回了魔导板。

「……虽然在这一点上,咱也一样吧」

「……我也要引导这个魔法程式,我现在就要用!快转给我!」

「呼呼」

「怎么这么麻烦,前边这些乱七八糟的要怎么写嘛?」

「不用在意那些条条框框啦,跳到后边才是正事。」

「倏~~~搞定,啊啊,我,维尔夫大人!!我来了!!」

「……我心底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感叹。喂,你知道吗,梅迪亚?」

小只魔女抬起头,看着丰满魔女不解地问道。「怎么啦?」

「……没什么,就是觉得,哎,能用上这么多古人难以想象的有趣魔导具,我们真是生在一个美好的魔导时代呀~」

……

两个月之后。

在堂皇的宅邸里,一位面色阴沉的年轻魔导士正和一个坐在豪华办公桌之后的中年男人对峙。

「我儿啊。虽然我们之间有着种种的误解。但今天,一切都应该结束了。无论如何,我想要退休享福了,而这庞大的商会,则到了必须交由你肩负的时候。」

男人开口了。

「呵……我承认以前我的确年轻气盛。和你的几次争吵,回想起啦也是有些可笑。但是啊,唯独关于【魔导程式~soulcatcher~】的运营,我怎样都没法和你达成一致意见。究竟你是怎样的脑回路,才会搞出这么一个功能复杂但是成本根本无法控制的怪物产品出来?你有没有想过,无论魔导功能多么革命性,但是如果每个月都在亏钱,那就毫无意义,你不会觉得,我们商会是给帝国社会做慈善的吧?」

「呵呵……吾儿啊。我知道,你一直都有着不小的欲望,行事也很是剑走偏锋。但你一直有个误解,那就是觉得为父只是个只会循规蹈矩做生意,把什么“社会责任,技术进步”放在嘴边的老好人,没错吧……呵呵呵,哈哈哈」

说完,老人的气场突然变了。然后,他一个邪笑。

久违地抬起手,挥动自己的魔掌,眼前的豪华办公桌消失不见。在他的胯间,有着一个身着华丽内衣的年轻女人。

而她,正聚精会神的吮吸着老家伙是否还精神得起来的阳物,仿佛人生的唯一目的,就是让这位沧桑的中年男人振奋雄风。

「……这,这是!」

年轻人大惊失色,他一直自诩是那种为了利益在商场上什么事都做的出的邪道之人,父亲则是个只懂念叨老派商道的腐朽木头,却万万想不到,他竟会干出如此不正经的事情来。

就算是母亲离世已久,这老不死的父亲也不至于因为饥渴烧坏了脑子了啊,再说都这把年纪了,精力还能吃得消?年轻人突然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真的看走了眼。

「嘿。看来你是什么也不懂啊。关于我为什么会坚持运营这个烧钱,功能复杂的程式……【契约是最神圣的】……你不会忘记这句话吧。」

「……那是一切魔导之道和商道的共同法则,也是最高的法则之一,构成所有交易和魔导程式的基础,你想说什么?」

「作为现代魔导程式的惯例,因为这些新锐程式的机能构造比起古代魔导程式的复杂程度是指数级的增加,所以涉及整个程式的基础契约,和使用者个人权利相关的就通通堆在了一起,打包写在了程式导入和登录之前的契约目录里了,没错吧?」

「是的…… 那又怎样?」

「然而……这些现代的魔导师们越来越懒惰和愚蠢,她们会做出在我年轻的时候绝对做不出的事情……比如说,为了方便,只求一时的爽快,她们会把契约目录随意地略过不看……。这真的是愚蠢的亵渎啊。真是的。你不觉得,无论怎样去惩罚他们也不为过吗?对于亵渎神圣的契约这个罪行……」

「切,这种事怎样都好吧!你这个老不死,就想说这些?就算知道了这些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当然,是带来这个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家伙「啪」地一打响指,忽然,一阵奇香环绕了整个房间。

「……这,这是!!!」

年轻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知何时,普普通通的办公房间,仿佛成为了帝国皇室莺歌燕舞的后宫庭院。

无数身着丝绒披风,黑色、紫色、白色;蕾丝内衣的女人鱼贯而入。她们无一不是头带着象征魔女的帽子,小巧的胸衣前着象征其身份的魔女胸针……

从见习魔女,魔女不一而足,甚至还有一位,年轻人曾经有一面之缘的国内知名大魔女,而她们每个人都像是出席晚宴一般盛装打扮,展露出自己最诱惑魅力的一面,淡妆艳抹各有特色。

但更加夺人眼球的是,仿佛是面对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夫君或情郎一般,她们都穿的无比情趣,尽管身着半透明胸衣和蕾丝内衣,却都袒露出自己的乳球和花蕾、吊带袜的下身,搭配着露出私处的羞耻内裤,或干脆根本就是真空/

诡异的是,她们的脸上却丝毫不减羞涩,只是充满着情欲,仿佛愿意当场就为在场的父子二人献身一般。

「梅迪亚、瑟拉……你们去服侍你的新主人吧。」老人忽然唤了一声。

一位娇小的魔女和一位丰满的魔女翩然应允,微微欠身来到儿子的身前,不顾青年欲望的目光,直勾勾地舔舐着左边魔女微平的萝莉胸部,有着别样诱惑的半裸身体的魔女梅迪亚微微叉开双腿,诱惑地跪下来,凑在青年的胯下,拉开他的裤裆。

「唔……请让我,服侍您,少主大人。」

「……这,这究竟是……」

年轻人虽然震惊,却同样是当然不让的好色之人。在父亲胸有成竹的态度面前,他总算明白了自己正面临一个惊人秘密的交底,想了想,对魔女的侍奉毫无抗拒,他决定一边享受,一边听完父亲的最后摊牌。

「……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也没有什么困难的。一切都源于那在程式之前最开始的契约目录,我将分散在各处、但组合起来却如会如同天罗地网一般产生强大束缚效力的奴役契约写入了进去……只要不是最有经验的魔导士好好看一遍契约,那么就根本无法分辨出蛛丝马迹,而这些隐藏的奴隶契约,将如同潜伏的炸弹,只要符合条件,我们就能将她们唤醒驱使……」

另一位丰满的魔女,此刻不满地挤开小只魔女,将自己丰腴的白乳球凑近青年的阳具之前,用凉凉软软的豪华白肉,将男人的肉棒夹在自己胸前,揉捏着,努力地想让它喷射出白浆。

「……」

「当然……为了让奴隶契约更加的隐蔽,我缩小了针对的范围,现在她只会针对具有一定魔力的魔女。但是,怎么说呢,这些人正是最具有价值的,无论是,从榨取魔导力的角度看,还是作为雌性货物的角度看,不是吗?

「最重要的是,她们也正是这个国家中,最有趣的玩物和最可口的肉体了,关于这一点,作为我的血脉的你,应该是最赞同的了吧?哈哈哈哈!!!真是的!说到底,谁让她们不好好看契约呢?这就是为愚蠢和肤浅而付出的代价吧。」

年轻人轻轻抬起头看向父亲时,他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愤怒、嫌恶和困惑。

取而代之的是,志同道合的同谋者般的邪恶火焰。

「……呵呵呵……真是的,直到今天,我才觉得,你真不愧是我的父亲啊,哈哈哈哈!!!真是……大胆,邪恶,到令人赞叹的计划……让我赞叹到,都不想煞风景地去指出其中的风险了。」

「哦…风险…是嘛。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担忧过的……但是,说到底……契约就是契约,只要搬出契约的神圣性,就没有人能从法律上把我们怎么样。因为一切都是堂堂正正写明的嘛……再说,即使有人想要反对,只要有这个……」

父亲轻轻抬抬手,一条魔法锁链现形在空中,站成一排的半裸魔女中,一个女人微微一欠身,她的乳头上无形中出现金色的乳环,在魔法锁链的牵引下现形的隐蔽乳环,让女人色情地娇吟一声。

而她这时候在屋内暗淡的灯光下露出的脸,这才稍微清楚了一些,让青年大惊失色。

皇家魔道协会大魔女伊露维大人!!怎么连强大智慧的她,也会上这种当?青年人大惑不解。

但是,这位智慧又强大的大魔女,在父亲的牵引下,已经湿的不成样子,竟然直接跪在地上学起了狗爬。

「哼……雌性这种东西,在自己趋之若鹜的某些事物之前就是这么蠢啦。你不会想要知道她们在自己的卧室里卸了妆之后是什么蠢样的……反倒是,她们精心为自己意识中应当发情的男性盛装打扮变现的自己,要有价值的多,你不这么认为么?」

「父亲说的是!」

「在这样的重量级后援的暗中支援下,我们的事业将不会被人察觉。而且,她们的价值也将无法估量。另外,你知道吗。帝国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吟游诗人维尔夫,在年轻的时候曾经被这头母猪羞辱,对她从此抱有无比的恨意和执着哪……然后,我答应了之后就把她卖给他去,好好的把玩……当然,是在我们父子玩够了之后呐。自然,这位维尔夫是欢天喜地,立刻与我们签约,加入了soulcatcher的社交项目之中,成为了首批主打的知名用户,哈哈哈哈哈~~~这样,无脑的母猪魔女们也会上钩得越来越多吧。」

「然后,最后的惊喜……」

老家伙又一个响指。

从房间里走进来的,竟是一位身着不寻常的雪白华服的银发少女。

她气质凛凛,目光虚无,仿佛散发着高于凡人的帝王之光。

「帝国的四公主菲娅!!」

却是万万没想到,连帝国皇室的公主,也会八卦、无聊到用自家的魔导产品。……明星的魅力就是如此之大吗?

青年虽然依然震惊,但这一次,却不再像刚才那样慌乱了。他只是手心冒汗地死盯着自己的父亲。就连皇室也敢牵连,这老家伙,竟然玩到这么大。但是……但是……

他咽了口吐沫。喉结微动。看着这位眼前尽在咫尺的,平时只有向城堡高高仰视才能看到的非凡之物。他也不能否认自己滔天的欲念。

公主的身躯是如此的娇小玲珑,线条在礼服的勾勒下又匀称诱惑……他真想让她立刻就戴着白色手套的皇家玉手,为自己撸起来!!

「……这下,你也就明白了吧。在产出了这样的高质量货物之后,我们面对的将是怎样的巨大机遇。」

父亲低下头,将眼睛藏入阴影中,托起自己的下巴,严肃深沉地说。

年轻人心下了然。

「嘿……真是的。那个会垂涎于帝国四公主的买主,自然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来头……这一点,我怎么会想不到呢?」

「那么,你愿意答应了吗?吾儿啊,让汝父这操劳多年的老身体好好地卸下重担,享享清福,这一切,就交给你了」

年轻人静默无言,像是在体会着下身无边的快感。又像是在心底畅想着一门将会绵延数十年的滔天阴谋和毁灭羞辱无数雌性的淫邪奇观。

然而他最终只是伸出手,在身下散发着雌臭的肉体上轻轻一撩拨。然后,抬起头。

「呵呵……真是的,这还用说吗?」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