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11话 圣女思春期/作为爱丽希娅、全身心「关于我转生为大圣女却成了邪恶勇者的后宫性奴的那件事」

自从奇迹的力量挽回了在游戏中本应(至少我记得是这样)死去的父亲的生命。我是圣女的说法就流传开了。
「小爱丽,这是送给你家的水果篮子哟」
「啊,不好意思,请拿回去,这实在是不太好」
「小爱丽,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呀」
「呀……这,您太客气了」
「爱丽希娅小姐,请,请收下我家的这头羊」
「哎????」
「我不是圣女啦。」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
每天走在街上都被人瞩目。
我哭了。
「呜呜呜呜……」
都已经十岁多了。不对……或许应该说三十一岁了,居然还这样控制不住自己。感觉更不好意思了。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怎么能这样对小爱丽呢!太失礼了。小爱丽还是原本的小爱丽,不是吗?」
邻居的大人生气地喊着,为我解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
「抽泣抽泣……」
太好了。
这以后,大家肆无忌惮地讨好我吹捧我的行为似乎消失了。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但至少,我可以像以前以前正常地在村里走动生活了。

……

但是,造成这场闹剧的起因在于我忘记了。并且做了不符合原作的行为。我开始仔细思考原作的剧本。并且把原本几乎忘的三三两两的设定和一周目剧情捡起来。
比方说,在阿塔拉斯村的三个孩子。我、那个金发小子阿利艾鲁。还有最重要的塔拉利斯。
比方说,一周目应该死去的我的父亲,变得坚强,和两个男孩更加形影不离的我。
比方说,会喜欢上塔拉的我的妹妹,和阿利艾鲁暗生情愫的我。
最后,是不安定的男主塔拉利斯。
为了好好地把能记起来的发展牢记。我把能想起来的所有事件和flag记录在小本本上,想不起来的时候,就在白天的课业上,用日语随手记录。
是的,为了不被母亲或无聊的小孩子打扰,我专门在教堂的早课偷偷地走神写这本事件簿。
哪怕是现在——
「所谓神术,是满怀虔诚,致敬女神而换取的光明之力。涵盖了生命、正义、生育、疗愈多个方面的神赐之力,与魔法和元素的力量或是斗士掌握的斗气之力有着根本构造的不同……」
阿雅修女是我们的老师,也是村中少有的博学神术之人。
「世人都以为神官软弱无力,只能作为医师或是勇士的后援,然而神术,事实上博大精深,不仅仅涵盖你们所认为的治愈的力量。比方说,简单的【治愈】以及神官的升级版【圣愈术】、可以修复肌体的损伤,【光明术】是召唤光和热的要素,【强化】是增加肌体本身功能的要素,【增生】,是在原本的肌体上过量成长的要素,【神圣护盾】,是外在防护的要素,【神圣保护】是肌体停滞状态的要素,【神圣念头】是以神的念头替换邪念的要素,【神圣冥想】是隔绝杂念、关照自身的要素。【圣迹】是展现神之身影的要素。【神圣清新】是恢复被神保护的状态的要素……」
「好无聊呀……」
「到底在说啥呀阿雅阿姨……」
这些完全都是艰深的术语,追求准确定义却无法让孩子理解。对于死前还在收集参考书准备论文摘要的我来说或许可以应付……但是对村里的乡村孩子来说就有些过头了。
在教堂学习了一年多以后,我也算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高级神官职业为何如此稀缺呢……
虽然村里的孩子们在阿雅老师照本宣科的念书前都哈欠连天,但——
「爱丽希娅——你来说一下【神圣清新】是什么要素」
「好的。是恢复【神圣保护】所设定的状态的要素。」
「嗯……回答得真不错。那么,我们说的【要素】又是什么意思?」
「是神所施行的神迹,也就是神术体现效果的基本效果。高级的神术所实现的复杂能力,无非是在各种的要素基础上进行排列组合。」
哼哼。虽然不知道这是否必要,仍然要好好扮演乖巧的候补圣女角色的我爱丽希娅!才不会被这种给小问题难倒~~
为了能堂而皇之在课堂上开小差写游戏的事件簿而不穿帮,我下课的时候就在图书馆把老师要讲的东西全都看完过了呢。
完美无缺。
「喔喔喔~~~」
「真不愧是圣女……」
「说了不要叫圣女啦……」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好厉害!爱丽希娅下课可以和我们玩嘛?」
「不好意思我还要去祈祷」
「……哦哦哦哦哦——真是遗憾,但毕竟是牧师大人」
其实我只是想去做自己的事情罢了。
顺便一提因为施行奇迹,并且自行悟到了「治愈术lv1」,之后的我很快就被父亲大人抓去进行神学教育,很快,治愈术升级为了「圣愈术lv1」,在连我都不记得的世界设定里,这可以说是最低阶神官的敲门砖。
这个世界,侍奉神的神官做牧师。而只需要掌握神术的人就可以算是神官了。
大概是这么个设定。神官和牧师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只是人是否在教堂教会之内的称呼区别。
于是我现在年纪轻轻就成了1阶牧师。真是可怕。距离我记得第一周目剧情可以说是大大提前了。

……

随着我每天奋笔疾书,把疑似准确flag,时间点和剧情写下来。
对我来说。就自然浮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我究竟是在一个虚构的剧本(游戏)中。
还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这事关我究竟是谁。牧野有栖,还是爱丽希娅?
我应该做谁呢?
当我每天看着父亲健康的样子,就觉得很是虚幻。不知道该欣慰,还是困惑。
如果这一切定好的剧本。奇迹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但若说这是真实的人生。我周围的一切又过于虚假。
无论是教会的房间,孩子们的容颜。
还是塔拉。
阿利艾鲁。
说件不好意思的事情,他俩笑着向我伸出手来,倚着门框擦着练剑的汗水的场景。
我前天看过了。
游戏一周目最先画好的CG就在现实生活中甩在我的脸上。当然,那里面是没有我自己的样子的。因为当时还没有我的人设。
那个不好意思地说,我曾经用过。当作乙女游戏。
很怪的是,在这样一个男主角的成人游戏中,一周目的序章是以爱丽希娅也就是我的视角展开的。让我想到几十年前某个古早的经典Gal游戏、像是叫fate什么什么的。因为不是我做的企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写……
结果就是,我的生活好像是定好了剧本的乙女游戏。至少到我成年(14岁为止)或许都会是如此。
那么,如果按照这样下去的话,剧情会朝着一周目的发展狂奔吗?
那么……我又能够做什么呢?
女神所言、邪恶的男主角。
但是,我倒是清楚。这游戏的真线路是围绕着塔拉利斯展开的。也就是他为主角的霸王线、邪道线。
那么,或许一切的展开,很快就会变得不同。
变化,究竟会从何时开始?
我又该做什么?
在教堂的窗外,黑发的少年侧脸一闪而过。我的心倏地一动。那或许是来接我的两人。不是说好了,要祈祷的吗?真是让人没办法。
而这时,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不自在。
用余光望过去,旁边桌子的小男孩的视线……
||||
(这……)
我感到异样的是自己的胸口。
我在被看着。
对于前世到今生都不适应活在注目之下(唯有表演时例外)的我来说。视线是非常敏感的事物。
但是,他在看什么?
我应该……还没有成长才对。
啊……
因为早课只穿着家里简便的短麻布衫,或许。我成长的胸口从腋下的袖口……可以看到什么……
我的脸瞬间羞红了。
胸口有些胀痛。
人生的第二次思春期,来了。

第11话:作为爱丽希娅(♀)、全身心

感觉到我真正成为一位少女、第二生,二度成为——
不是有栖,而是,作为爱丽希娅。
这样的感觉是在我十一岁的生日前。

肚子疼。
所以那几天,我的心情很糟。

「阿鲁,你慢一点!这里的山路可不是你能随意攀上爬下的!」
「切。塔拉才是快一点啦。如果你还要保住全村最速的名头~~」

男孩们在愚蠢地争先恐后。
目的是远方的山峦。北方的山峦后就是魔族领地。而蔓延到南方的低矮山脉尽管没有魔族也绝非安全之地。
这种冒险出村玩耍的行为并不安全。但我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剧本。一切都是按照剧本进行。

阿鲁和塔拉两人的愚蠢冒险是早已记载在事件簿上的。这是一周目发生的剧情。
自从我父亲被我改变命运以来,有不少事情和一周目事件有出入。
但是在我处于阿塔拉斯村的事件框架来说,却没有什么大的出入。
参与的角色完全相同。事件发展相同,人际关系相同。
我也越来越接近爱丽希娅在原作中的性格、表现、举止。
不知道是我变得擅长表演了。还是作为爱丽希娅成长的我本该如此。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切越来越符合“游戏剧本”的定义。
看来,我最初当作第二人生去过的看法或许有些草率。
那么,女神的意图、对我期望的事情,我也逐渐能够理解了。

如果计划中的霸王线为真,那么,在未来的多年中,在我的身边将是这位黑发的少年。
要说为什么的话——
要说为什么的话……

「……在看我?」
站在我身前的塔拉利斯忽然转过头咧嘴一笑。
那是纯洁而凛然的清爽一笑,让我也不由为止动容。
在几年前的时候,我还像是大姐姐(作为有栖来说,的确是)一样温柔地摸着他枕在我膝盖上的脑袋。
那天是在一个仓库里,他被别家的孩子欺负,然后来找我。
哭了半天之后,被我所抚慰。他舒服的样子像只小羊。
现在,却已经慢慢地,我有些难以再将他作为男孩看待了。或许,我已经成为了应当被拥入怀中的一边。
即便作为女孩的我最近成长得比他们要快,但男孩们肌肉的线条也逐渐分明。
而那浸着汗水的侧脸也逐渐有些青涩的性感。
不对,我在想些什么。
这只是作为鉴赏美少年CG一般的心态,而不是我对他这个人有什么想法。
「……呼呼。塔拉不用管我,追上他去。」
「哦哦,那我先去了哦?!以为爱丽身体不舒服,我才专门等你的啦~」
「……再不去我就打你了哦!」
「为什么突然生气。啊啊啊~~」
少年笑着逃走了。
我的笑容却逐渐收起。
因为我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

果然。我们遭遇了哥布林。
那是我们自小首次正面遭遇的游荡哥布林,四只,虽然不强,却对还是孩子们的我们极为危险。
这也与我记录的一周目发展完全相同。这是必须的成长事件。也是游戏中初期引起紧张感的关键事件。
我知道,之后男孩们将会为了保护我而爆种,学会使用木剑激发强大的剑技「SS」(sword skills)。
这也是游戏性的需要。
「爱丽希娅、快跑!」
「塔拉,和我背靠背,一定要当心啊!!」
男孩们声嘶力竭。
但是没有关系。他们能行的,因为这是定好的事件。因为全都是剧本————
「……诶?」
「啊啊啊啊——————」
少年们果然杀死了一只哥布林。然而后三只立刻狂暴起来,这超出了少年们的反应空间。
撕心裂肺的痛号中,塔拉被一脚踢到岩石上,不小心撞到头部,失去了意识。
马上,阿利艾鲁也被一拳打中面门,接下来。
我的脑海中先是一片空白,因为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检视脑海。我的能力【圣愈lv1】,这是完全无法战斗的技能,也无法短时间内将二人拉起来。
【圣光术lv1】,这是只能用来照亮夜路的技能。所以我根本没有做好上战场的准备。更不要说舞刀弄剑。
「……就这么完了吗?game over?主角们都死去了的话……」
啊……
【女神的祝福???】我忽然想起了它。
……无底线外挂。女神许诺给我的。
在某一方面的无限外挂(cheats),相对应地是为自己在另一方面设下禁制。
『你所说的禁制是什么呢?……』
在那时候,那个白色的空间里,我尚未想清楚这一点。

于是,女神轻轻地笑了。
『既然如此,就由我提议好了。
——直到一切尘埃落定前,不可偏离我给予你的计划,。
——成为你梦想中那样的雌性,不可偏离你的剧本。
不用紧张。只需顺其自然。你自然会依照计划而行。』

……

那么,我的外挂究竟是什么,我又应该做什么呢?虽然用语言无法形容,我的潜意识中似乎一切都串了起来。

博大精深的神术。
女神的祝福。
老师教的、元素的组合。
无上限的外挂……
救父亲时候的祈愿
改变的剧本。

看着朝我扑过来的哥布林。我的脑海中如电光火石般闪烁。既然如此,就请女神全功率赐福于我!——
(【增生】、装填、 X 10000!!)
发射
发射
发射
发射——

召唤书本上的基础神术元素增生,毫无道理地设定成一万倍的超高倍率。这是符合神迹一词的大功率。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个数字。单纯只是觉得,为了搏命只能用尽全力。
将他们如数发射到眼前的四体哥布林身上,然后我的大脑在忽然地剧烈疼痛下黑屏宕机。

「【女神的祝福???】 导入【增生lv1】、施放完毕……废弃——」
就像第一次出现时候一样,仿佛是脑海中划过这样的命令行。
在我意识短线之前,我知道我成功了。

……
待我清醒,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白衣剑士大姐姐出现在我的身边。关切但震惊地盯着我。
地上,烂泥般的绿色红色相间的难看肉块匍匐在地,破碎发臭。
那是增生的效果。在我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哥布林门恐怕变成了难以名状的暴涨肉块,从而失去了原本的形状,死相凄惨。
在那个时候,我也只能想到这个笨拙的招式。
哭泣的塔拉利斯抱着我,泪水滴在我的脸上。
「爱丽希娅……你怎么了!」
「不要打扰到她,她只是昏过去了。」
剑士大姐姐冷静地说道。
我轻轻地抚摸着塔拉利斯哭的稀里哗啦扭曲的脸。
我的手捧起他的下巴。揉捏着。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得这么厉害。

说起来……
刚才说到哪里了呢……
如果计划中的霸王线为真,那么,在未来的多年中,在我的身边将是这位黑发的少年。
要说为什么的话——
——要说为什么的话。爱丽希娅,应该在这条线路作为被害者被塔拉利斯占有。是我认准的CP。
「从一开始,能占有爱丽希娅的,爱丽希娅认可的,就只能是塔拉利斯而已。哪怕这段关系无比扭曲。」这曾是我作为写作者内心深处的愿望。
那么,如今角色换位。难道既是说如今我所希望的,是被他所占有吗?
实在是无法承认,我对这样的小屁孩。对我前世作品里的男孩,会有一点点点点的好感。
我再次晕过去了。

……

第二天。
前一天的事故之后,是白衣的剑士大姐姐将我们送回了村里。据说她叫梅莱雅。是游荡的剑客。
村里迎来了青灰色头发的小哥哥斯佩兰。在铁匠铺,在前任铁匠老爷爷死去之后。作为铁匠学徒的他被村长拜托,从隔壁的小镇请来村里定居,
「……您,您好!!!我。我我我我 是是村长大人的姑姑的表亲的侄女的弟弟!!斯佩兰的说——」他是一位憨傻却强壮的少年,看着我会脸红。
因为村子周围的魔物出现频率增加,尤其是这次哥布林的游荡事件后,村长拜托铁匠小哥为塔拉、阿鲁等村里的男孩打造了简朴却有杀伤力的铁剑。

但对我来说,变化的却只有一件事。

我开始躲着塔拉利斯了。
绝不是出于少男少年对于恋情的畏怯、惶恐,而是开始意识到一件惊人的事实。

这次关键事件的出入不像父亲事件,并非我所为,而其结果是,大的流程没有改变,却出现了新的事实和新的出场角色。

——白衣的剑士姐姐和斯佩兰。

这样的情况,是共通流程出现不同细节差异而换线的标志。

虽然我没有第二周目详细的剧本,尤其是对后期一无所知。但若没有大的差错,这次事件一定是未来的某些关键事实改变的伏笔,而新出场的角色,或许也是重要的配角。
游戏的齿轮正在转动,而剧本也正在导入新的伏线,向全新的路线展开。
霸道线——如不出意外,当初游戏企划中的那条关键线路正在徐徐展开。而离开村庄,或许一切都会变得和一周目——三人一同踏上旅途的单纯王道冒险截然不同。

在教堂的早课上,我思量着这种种,咬紧嘴唇。偏偏阿鲁和塔拉两人最近也开始参加早课了。浑水摸鱼也变得越来越难。
我看着他们两人的后脑勺。满心为只有我一人能知晓的事情而忧郁。
若今后逐渐展开的正是霸道线,那么我和塔拉利斯绝不可能展开一场青春的纯纯恋爱。
因为塔拉和阿鲁两人、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开这个村子。

这是【白羽】的大家和我一开始就决定好的事情。
阿利爱鲁只是第一章的伪主角。真正的主角原本就是塔拉利斯。
从霸道线开始,「阿特莱斯Fantasy」中就没有阿利艾鲁的位置。

要说为什么会这样?呵呵……结果显而易见。

忽然间——
「……爱丽希娅!……你你的裙子……红了,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当邻座的傻小子看着我大声嚎叫起来的时候,我近日的心情绷着的弦到了极限,开始崩裂——
忍住又气又羞,涨红的脸,我冲到教堂的外边去,股间湿湿的,但是无所谓了。
望着天我忽然脸上留下两行泪来。
然后忽然我又笑了。
天上拨云见日,云飘动得好快。
在没有人打扰到我的天地间,我感觉到什么,瞬间释然。
抚摸着臌胀的胸口。我感到在某个开关放下之后。一切都通畅了。

「我……就是爱丽希娅。这样不就好了吗」

一边是人生二度的沧桑复杂之感,一边是完全矛盾的,初为少女的痛苦与羞涩。
如果要说我选择哪一边。我会选择少女的这一边。
史无前例的重生感,与扮演的快慰合二为一。

所以,我再也不会去纠结是「扮演」还是人生了。
也再也不会有着抹杀自己意志的苦恼。
因为我就是爱丽希娅。
既然剧本已经铺就。那么名为扮演的人生,便就此展开好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剧本,却也正好增加娱乐性。
更不要说,女神已经把既定轨道铺好。
在爱丽希娅的面具下,我将一生永享作为理想中「女配角」的长途扮演,再也无人打搅。
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愉悦的事情呢?

「爱丽希娅……」
阿利艾鲁困惑地从教堂里走出来。
我低着头,过去牵起他的手。

为了剧本,从此刻开始这样做是必要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