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话:牧野有栖(关于我转生为大圣女却成了邪恶勇者的后宫性奴的那件事)


第7话 「牧野有栖」

有一种说法,叫做心流。这个心理学家和励志讲师发明的概念,似乎说的是人在全身心投入某项作业之中后,精神高度集中和充实、无法被打断的状态。

牧野有栖喜欢这个概念。

写作与游戏。,特别是TRPG,总能让她体验到心流。

那是平淡无趣的生活中少有的快慰。

她喜欢用一个又一个昏暗的夜晚专心致志地搭建自己的世界。

然后,在一间租来的不大的游戏室中,对着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娓娓道来,让故事从自己的掌心、口中流向未知的方向。

一个又一个个性迥异的主角登上自己的舞台,使用着自己所精心放置的机关。

这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可以忘我。忘记自己的年龄、身份。一切。

这就是心流吧。

哪怕是平时会感到畏怯的陌生男性,在此刻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被邀请登台的客人。自己则可以安居幕后。观看他们的反应。

不是很安心,很有趣吗?

……

「那么我们继续下一幕」

带着古旧书香的味道从游戏室的空中飘过自己的鼻子之前。她嗅了嗅,泛着微微细汗的手指尖划过裙子的呢子表面,来到侧脸拨开自己的头发,轻轻推了推眼镜。清清嗓子。然后,团员们便停止了低声的聊天,开始等待她的讲述。

「虽然一般而言魔王城给人的印象总是阴沉而黑暗,但这里却并非如此——」

「这里六角上尖塔高耸,有着尖形拱门、尖肋拱顶、飞扶壁、修长的束柱,一眼看去十分轻盈而修长,直冲天际。虽然已有一些风化,不过那些繁复的装饰雕刻,依旧轻盈美观,高耸峭拔。强大的结界终年笼罩着这里,黑色的光柱直冲天际,那是从全世界所有人那里所汲取的情感,在这里化为魔王的力量——」

「为了在结界完全发动前就将其摧毁,你们被附加上强大的隐蔽法术神出鬼没后,便各自进入了结界之中。」

「即使已经准备周全,你们在穿过结界时依然感到异常的不适。好在,你们的身体也早已并非常人,这让你们迅速适应了下来,踏入了各个节点之中。不出所料的是,魔王的属下们对这些地方同样严防死守。龙后斯卡雷特,堕天使梅塞蒂亚,死亡骑士洛斯里克,疯巫妖诺尔主各自镇守着一处阵眼所在——

「 这里一个一个人来吧,你们没办法知道谁会面对谁,你们谁想先来?」

元气满满的T恤男——吉泽辉举起手来。

「那,就我先来!咳,是时候了,演出开始了!」

今天不出意外应该能够完成对魔王的最后一役,大家似乎都很兴奋的样子。

吉泽迫不及待地用他最满意的卡——【巫女月宫林檎】登上了有栖准备的最后擂台。和本人完全反差的巫女系施法角色月宫几乎被他练成了魅魔,没少在之前的关卡里乱搞。

「够了,你别真唱,会死人的……」

长发女生,筱田沙树黑着脸吐槽。她是有栖同一个学部的TRPG社团成员,虽然比较现充,很少参加活动。

「好,月宫林檎踏入了角落的一处塔楼当中,而在那中间,除了四周不到1米宽的走道,中央全部是水池。在正中央,一位有着长长的蓝发与鱼尾的少女,以纯天然的姿态靠坐在一块礁石上。些许的蒸汽遮蔽了你的视线,显得有些朦胧,但你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异样的美感。也许是因为月宫林檎的样貌与女性无异又身着女装,又或者作为魔物并没有人类的羞耻心,她并没有尝试掩藏自己,而是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身体展现了出来。‘没想到能有人来到这里。真是不错的美人呢,要是能够献给主人的话,他一定会高兴的吧。’」

「不愧是满级的倾城……简直就是男女通杀啊。」

肥宅桥爪和真擦了擦汗羡慕道。

「不,我这是为了增强演出能力的效果啊!」吉泽不平道。

「懂,我们都懂。所以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向魔王求婚?成功了的话我们就不用打了吧。」

「咳咳。那么,战斗开始了——」

有栖的出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而在交替的投掷声中,战斗也开始了有条不紊的进行。

「虽然经过了艰苦的训练,不过在这关键时刻,你的反应还是比对方慢了一筹。悠扬的歌声向你传来,月宫林檎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你的角色受到了魅惑15——月宫林檎感到对方在尝试着扭曲她的心智,赶紧咬了咬嘴唇,刹那间,一座舞台不科学的在魔王城的走廊上展开,而月宫林檎身上的小裙子也在一阵光芒之中变成了一整套演出服——」

……
……



魔王城之战进行的很顺利。有栖制作的模组因为多半是用来试水,本身难度并不高。而玩家此前的roll点也都莫名的欧气。一路上积累的了不少的技能和等级。很快,五位玩家就已经将战线推到了【魔王古拉维斯】最后的王座厅面前。

接下来,只要停止他的灭世仪式,在战斗中击败他就好。

然而——

「阿莱西亚(一桥慎吾)、和尤利娅(筱田沙树),只要打倒这次经受考验的将是你们。准备好了吗?」

「诶诶不是吧?不是全部中boss都已经打倒了吗?」

「越是感到安适的时候,勇者的小队们才越是面临意志与警觉的考验。谁又能想到,在团结一致、势如破竹地击溃了最强大的魔王干部之后。在不起眼的地方。却隐藏着谁也没有想到的『惊喜』呢。」

「从古堡的暗处,忽然,苍白的蓝发美人现身了。【格瑞姆萝尔】。」

有栖推了推眼镜,低下头。

刘海半遮住这位完全沉浸于讲述故事的黑发女生双眼。有栖刻意压低声音,纤细的嗓音用阴森的讲述娓娓道来,仿佛将强大敌人的冷气都带进了小小的房间。

「那是【格瑞姆萝尔】。曾经在很有一千勇者们有着一面之缘的精灵大贤者。如今,却已经成为了半人半偶的魔法造物。被魔王也赋予了新的魔导生命,而她此刻的心中却没有仇怨和执念……反而是、战意满满」

「唔哇……什么啊这个能力值的加成,怎么这么恐怖的」

战斗开始了。在有栖安排的意外剧本之下,圣骑士阿莱西亚和大魔女尤利娅开始了一场恶战。

不过,虽然一开始让两个PL焦头烂额,但摸清了套路之后,反击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更何况是月宫等人之后也从其他的战场赶来,加入了战斗。

「魔王古拉维斯最后的守卫者【格瑞姆萝尔】,蓝发的人偶魔女即使是在被四位勇者队员的围攻下也依然保持优雅的舞蹈。哥特式的礼服逐渐在攻击之下破损,露出苍白却细嫩的肌肤,而更令人称奇的是,肌肤之上竟然缠绕着许多条暗紫色光芒闪烁的符文铁链……魔王的咒符绝望地束缚了她的灵魂,但也将她本该支离破碎的人偶之神,结合为妖艳无比的魔性躯体。」

刚刚说完旁白的有栖捂住额头,忽然低声地嚎叫起来。

「『……竟、竟敢在魔王大人赐予的身体上留下伤痕、你们简直……是罪该万死!!』」

真是太入戏了,围坐着的众人看着KP小姐姐的表演都在内心表示叹服。但只有熟悉牧野有栖的玩家才知道,入戏时的GM有栖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总算想起来了……明明是之前遇到过的精灵贤者耶。变成这样不能救回来了吗?可以说服吗?」吉泽着急地问道。

「技能无效。倒是试试用嘴说服啦……」有栖停下喋喋不休的解说,喝了口水耸耸肩道

「……『你们……你们这些人才是懂什么啊……魔王大人。是魔王大人赐予了我全新的生命……这完美无暇身体。还有这无比亲爱的束缚,将我的灵魂都与他伟大的身影系在一起。哦哦,古拉维斯大人,请您一定要撑住最后的仪式,让您的伟大身影君临一切!』」

「……那个,有栖酱平时也是这样吗?」筱田轻轻戳了戳经常跟有栖团的肥宅

「喔,呵呵、完全不啊。只有聊到故事和TRPG团的时候,才会这样子啦……」

「喂喂,【格瑞姆萝尔】啊!你根本在魔王的手下什么都不是吧??之前根本谁也没有提过你,你也不是魔王最器重的守护者不是吗?看看你这凄惨的样子,你就只是一个魔王玩腻了的弃子而已啊!!」

「『……呵、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有栖低着头,继续投入地表演着人偶的魔女。

「『你们怎么会明白呢!!————这种仅仅是——作为伟大的存在的一个垫脚石的快慰……无足轻重,却又不可或缺。没有被爱着,却也被鄙夷着!……被作为道具所需要的幸福!………………作为伟大的精灵贤者,我在族人门之间高高在上,寂寞地度过了千年,然而仅仅在古拉维斯大人这里短短的十余年,我就被从灵魂的深处撕裂、改造、重获新生,被教会了作为无足轻重的古拉维斯大人的物品,是多么的安详与幸福……啊啊啊————我的灵魂,在悲怆和困苦中高昂地鸣叫着、颤栗着————』人偶的魔女放出她全部人偶进行总攻,如同最终决战幕前的表演剧。而逐渐崩裂的她,也作为幸福的物品,燃烧到了最后——」

「……谁能搞得懂啦你这奇怪的xp!!」吉泽无可奈何地苦笑着吐槽。在他平时一起玩的团里,也只有有栖会整这种乱七八糟的npc和展开了。不过,她似乎特别乐在其中。

一番恶战之后。【格瑞姆萝尔】还是失败了。而玩家们的战斗也顺利的抵达了结局。

「……打倒古拉维斯,顺利得到不错的结局呢。辛苦了各位。」

牧野有栖放下帷幕。收好人物卡。和众人礼貌地道别。

再次轻轻挽起在汗水下稍稍耳边有些湿润的聚簇的发丝,她轻轻呼了一口气。

「……最后那点npc,不是有些抢戏了吗,有栖?」最常一起玩的吉泽擦肩而过时随口说道。

「……哦……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是有点喜欢这个角色来着……」

「是吗?」

天色渐暗的时候,秋叶原街角某栋三层不起眼的游戏室的门打开,周末的大学生数人聊着一会要去哪家拉面屋,踏着楼梯离开,今天也是很愉快的。


跑团部分 鸣谢:蝉鸣之时


第8话 牧野有栖、扭曲的性癖

牧野有栖。东京都私立女大生。21岁。

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除了看书,游戏,写web小说和剧本。

在大学里有栖参加了TPPG社。每周会参加社团活动,周日会和社团成员与外边拉来的朋友在秋叶原租桌游游戏室开团。这是仅有的外出娱乐。

总的来说,牧野有栖是一般人说的那种宅女。下课就会回到公寓。周末也不会远游,而只会去书店和秋叶原而已。社团成员们信任她,不过她也没有跟谁特别的熟。

不过,比起只会在电脑前享受内容的一般读者,有栖是更硬核的那种人。

写模组,做KP(主持人、GM)。在TRPG社团里,她是主要的脚本编写者,也总是带团。编写奇幻类故事的剧本是她认为自己仅仅擅长的两件事之一。另一件事情是表演。

而只有在做KP的时候,她的话语才会如同喷泉一样喋喋不休地喷涌而出,表演欲才会淹没掉她平日里低调沉默的性格。

「……哈喽。」

离开秋叶原的游戏室走在前往车站的路上,一桥慎吾叫住了有栖。一桥慎吾正是刚才的圣骑士阿莱西亚,上次活动前从朋友那里接手这个角色。虽然玩的一板一眼,但有栖觉得他实际上劲头始终不怎么足。

虽然慎吾和有栖同为M大学同一学部学年,却没有参与TRPG,平时和有栖并不处于同一个圈子里。换句话说,他属于现充的世界。他的穿着清爽而帅气,衣服似乎是很有来头的品牌,但又并不十分高调。不知不觉间,一桥就与有栖自来熟地并肩而行。他的气场很足,这样仿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相比之下,有栖则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京女大学生打扮。包住侧脸的微弯短发,戴着略带书呆子气的眼镜。简约的毛绒上衣。黑色呢子裙。

因为要做主持人,周末出行的有栖没有像平时习惯地那样穿着卫衣,用兜帽包裹住自己。也姑且做了最低限度的化妆打扮。在大学研究室为了不对教授和前辈失礼时,必须持有基本的礼仪,所以她也有这样相对来说比较社交的一套面貌。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牧野小姐。今天辛苦了,真是有趣呢。没有想到第一次跑完一次完整的团是这么有趣。真是学到了~~」一桥自然地搭讪。

……并不是完整的吧,只是半途插进来而已。但是有栖并没吐槽出口。

有栖不知道一桥为什么会来参与这个团。但是既然有兴趣来玩,她也从不挑剔玩家成员,她只管讲好自己的故事。不过,有的时候,一桥这样的人游戏时心不在焉的样子总会让她有些不自在。或者说,生气。

「那真是太好了呢……一桥桑是、在朋友邀请下来玩的吗?原本又是什么社团的呢? 」

「哦?我吗?……嗯、不能说有特别在参与什么社团吧。我的日程还是很紧的呢。不过,姑且是参加了网球社。」

(果然呢……现充大人。)牧野有栖内心沉沉地吐槽。在以学生个性突出爱玩,运动系社团又极其出色发达的M大,所有人都知道网球、棒球之类的男性社团成员是什么属性。

现充中的现充。雌性的猎手。

「……哦。那真是厉害呢。」有栖社交辞令地微笑道。

「没什么啦。倒是今天参加这个团,我觉得你们很厉害呢……真是,我的看法改观了呀。」

哦。那之前对我们这样的人的看法是什么呢?有栖并没有吐槽出口。

「对这种明显、很硬核的活动,我一直在想,啊,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但是实际参与了出乎意料之外,很有趣呢!」

反正这种也只是客套话吧?

「……不过。牧野小姐。我觉得最有趣的还是您啦。……,其实,你这方面是专业的吗?演剧部?作者?」

「……」

「哈哈。不要紧张啦……其实,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牧野小姐其实超级可爱的哦。简直是,全年最可爱的呢。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注意呢?在教室的时候,是不是总是低调地打扮,都没有看出呢。」

「!!…………」

(是那个没错吧。就是那个……用这种低级的话术!把同级和后辈骗到联谊和卡拉ok之类的……然后,就没有反抗的余力,脱下衣服,拍下各种视频来当作战利品!)

(天啊,心咚咚直跳,这样险恶的陷阱……找我真是找错人了!)

「……呵呵呵……突然间说什么。一桥桑、这样可太轻浮了吧。」有栖捂住嘴掩饰着尴尬,吃吃笑道。

「……也是呢。哈哈哈。你就忘了我说的吧。不过,以后我会时不时来参加的这里活动。到时候一定多都关照哦。」

……真的是。这种自以为受欢迎的轻浮男。不是刚刚没多久就虎狼之相原型毕露了。可以请你快点滚吗?

「……还有,可以留个line吗?春假的时候,我和朋友也许有很不错的去处哦?会邀请你来哦?」

「……到时候,再考虑下吧」

有栖姑且给了她自己的line。
……

从独营新宿线下车,神保町。三年来,她都很喜欢出地铁后的归途的街道。

手机震动。银行的提示邮件。

到账:1000000¥。

「爸爸。我不是说。不要给我『生活费』了吗?我自己有打工的。而且之前的钱也没有花完。」

「……有栖啊。你不会觉得你说我就不给了吧?我很忙的。别闹了,我欠你妈妈的那一份。每个月的份存好。有事情就花不要亏待自己。」

木然地挂掉电话。

牧野谦一。新兴东证上场IT企业的副社长和董事。一个不负责任的单亲父亲。

路过中古书店,有栖驻足。随意地挑走基本画册和古早的科幻小说。

若是大手大脚。她的钱不愁无处可花。若是想要被重视,过的像个名门大小姐,也不过是跟父亲一句话的事情。

但有栖从中学父母离婚的那时起就学会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遗世独立。自成一体。

或许是因为基因相同把。在感情上十分懒惰的父亲,也对她完全是自由放任。除了物质上要什么给什么之外,什么也没有要求过她。

有栖随便地考上了这所东京排名前列却学费昂贵的大学。而父亲对于思念的学费也只是撇撇嘴。动动手指就一次给完。似乎嫌交的不够多。

她每天回家,这样论斤似的随便地买书,仿佛就能花完父亲给的用不完的钱似的。但那只是幻觉。说到底,这只不过是她的兴趣使然。

有栖终于回到家中,走进自己的单人公寓。那是有栖上大学以来租的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沿河,安静而安详。

有栖不喜欢过于宽阔的空间,反而是狭窄的四叠半空间,会更加给自己安全感。或者说,一种每当归家拉上窗帘就深入异世的感觉。

她的房间的确有如异世,堆积如山的小说和设定集,游戏机,正中央是一台PC和一台mac,没有关机的显示器放射出幽幽蓝光。

在墙上,是一张潦草的手绘地图和一个金发的少女。

「……阿特拉斯……爱丽希娅……」

牧野有栖一把脱掉自己的上衣,和在外边丝毫不同,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到电脑的面前。今天的「打工」又要开始了……

==


【白羽社】。这是一家刚刚从同人社团转型商业化的成人游戏公司。

野心勃勃,但却也非常地需要大作证明自己。在相关技术开源化,廉价或免费的开发平台也越来越多后,VR-RPG或SLG游戏方兴未艾。但RPG游戏毕竟是基于故事的艺术。玩家很快发现,比起技术来说,终归最为稀缺的还是好的人设,和好的故事脚本。

白羽社需要人才。

而有数个web小说作品和同人脚本作者成绩的牧野有栖,是圈内有名的鬼才写手。因此她被白羽社相中,成为某大型奇幻世界观的十八禁SRPG主力写手,负责单条路线的主要脚本和部分女性角色的设定。不过,游戏的文本量巨大,作为大学生兼职的有栖,最近也深感肝力不足。

「总算是……搞完今天份的了……呜呜……累死……真的要死~~」有栖如烂泥般趴在榻榻米上。

(但是……并不难熬……也许是因为她的原因吧。)

有栖将自己的某个侧面倾注在游戏中的某个角色上。作为被赏识的主创,有栖有这样夹带私货的特权。

爱丽希娅。金发的治愈圣女,主角的青梅竹马。但在一条线的剧情已经近乎完工的此时此刻,爱丽希娅这名主要女配角的设定却还没有百分百竣工。

首先是没有找到最合适的画师,她的样貌只是存在于有栖的心中。而她在另外几条线路中与男主的关系也未定。

在接近正剧或者说normal end的一条线路中,她扮演了几乎是第二女主的角色,成为男主角基友的妻子。但是,从小钟情于她的男主角对她耿耿于怀,而她也始终对男主抱有一丝情愫,希望阻止自我牺牲的男主,直到结局都与她相爱相杀。这样的刻画,不能说不精彩。不过对于有栖来说,却有些不满足。因为这条线路的爱丽希娅并非由自己撰写。而她对爱丽希娅的期望也有所不同。

牧野有栖把自己的一部分投射到代号爱丽希娅身上。而她隐秘的性癖,却如同密林幽谷般深远、古怪。无法被人理解。

……

「今天的工作总算差不多了……今天这么累了……犒劳一下自己……总是理所应当的……

明天上午也没有课……可以随便地放松一下……嗯嗯……」

有栖对自己催眠似的说道,浑然不管时间已经到了半夜三四点。

幽暗的显示器前,有栖的黑色乳罩在码字时就已经半耷拉下来,此时为了不碍事被随手扔到地上。蓝色的幽光照射下,女大生凹凸有致、又微具肉感的上身,形成诱惑的蓝色弧影。

毫无下垂,大小适中,微微鼓胀的乳球轻轻弹动。有栖带着一点点不必要的羞涩和兴奋。将手放在自己的内裤上。终于也从大腿上,褪了下去。

虽然从来不想承认。但是牧野有栖其实无论从身体的条件还是相貌来说,本来都有着足以成为社交之花的资本。如果,她没有可以将自己隐藏在宅女设定下的话。

「……那个人。会邀请我吗?」

「他会想要对我做什么呢?」

一桥慎吾的白天的样子浮现在有栖的面前。他的脸迅速模糊掉了。因为其实自己也并不是对他真的有什么感觉。但是,他的邀请却让自己很是在意。

(那样轻浮的男生。总会想要去玩弄着同龄的女生吧。i来到大学,有多少人就是为了这种事呢?)

(嗯……我知道的……在那些AV里不也都是这样吗……素人JD……那些人不都是懵懂地就被玩弄了吗……)

「嗯啊……」有栖单手轻轻地抚弄着自己裸露的阴唇,时而去挑逗自己的乳蒂。

(是温泉旅行的大房间吗?被热晕的时候。几个男孩子在一起,对没有反抗能力的我上下其手……)

(……还是说是旅行的半夜呢。偷偷爬上来)

(不对……一定是几个人一起趁着旅行联谊,在一起唱歌喝酒的当中,……就把我灌醉。知道我这样子平时不擅社交的阴角 ……一定是最好搞定最好摆平的女人吧……不对,他门只会把我当作飞机杯的…… 一群人。脱掉我的衣服之后就轮流爬上来。插我。争论着……究竟是谁第一个在我的里面射满精液……)

「嗯、嗯额……❤︎……呜呜呜……❤︎……」

有栖的手快速地摸索着,阴唇和花蒂之间,逐渐水声潺潺,而胸口也可观地凸起。

虽然香艳,但谁会想到。这只是有栖玩游戏之前的准备动作。也许是这种没有经历过的三次元事件还太过于飘渺。有栖急切地,打开某个窗口。带上vr头罩,眼前,自己正推到一般的某个黄色RPG跃入眼前。

载入……而时刻,正好来到上一次H场景的政党中

「啊啊啊啊啊……主人大人…… 不要……❤︎ ❤︎ ……米薇,受不了……真是……太刺激啦」

「请不要,不要这样刺激我,米薇的脑子会、会坏掉的啦~~❤︎~~」

被男主角捕捉调教的天使族美少女。虽然圣洁无暇,但却在恶魔法术和大肉棒对圣洁小穴的无尽玷污与注射下,被干得神魂颠倒。

「……嗯……就是……这样」

典型的调教恶堕玩法。但是……还需要更多。

「……不、不要、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让米薇背叛自己的同伴啊!」

有栖也不顾带着VR头罩,手摸索着,在地上捡起一串仪器,手忙脚乱地放到自己的下身的两穴上插入、覆盖、同时在胸口上挂上另一个饰物般的物体。

成人(女用)VR套装。用最简易的方式,给予上下三点最全面的攻击。插入下身的胶柱立刻按照游戏的节奏运动起来,搅动着阴道。与此同时,胸口的吸盘紧紧吮吸住乳头,给予酥麻的微电流刺激,仿佛真的有大手在凌辱着自己的乳房一样。

「……啊呜呜呜呜…………好棒好爽啊……真是……早就……忍不住了」

「……嘿嘿……是的……米薇……就是这样子的废物……不是天使。是雌畜啊~~❤︎ ❤︎」

伴随着剧情的进展被调教恶堕的女角色被要求背叛自己的族群,不仅如此,还残酷地泄漏了最核心的机密,让她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

这样的代价,换来的只是对天使米薇非常微小的赏赐——被「主人」的大肉棒啪,成为一具只知道性快感的肉奴隶。

「呃呃呃……呜呜呜呜……更多……更厉害地凌辱我…… 肏我……」

被弄坏脑子的米薇知道的也就只剩下求肏了。而此刻,同步着这段剧情,在机器的三点攻势下沦落的有栖,也几乎不知道喊着这样羞耻淫语的是自己还是米薇了。

但是,这还不能让有栖满足。毕竟米薇在这个游戏里也只不过是并不重要的一位女配角。但她她之所以会格外钟情于她的剧情,原因却是——

——「呜呜……请使用我,请使用米薇吧……」

在恶魔男主角的大军之中,米薇仅仅排列在性奴队列中位。明明是绝色的天使,神的使者,原本是男主最强大的敌人之一,却戴着恶魔的枷锁,镶嵌着乳钉阴环,不能再下贱的她,却毫无存在感地祈求着男主能够多看他一眼。

而男主随意地一声令下,米薇被分配了屠杀人类的任务。在恶魔干部与男主的美少女大将之中。戴着锁链的米薇,仅仅只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喽啰。

知道最后,男主才随意地瞟过她一眼。

「好棒……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感觉好棒———❤︎ ❤︎—————」

异常的性癖。有栖深藏的欲求,虽然难以言说,难以形容。但在这样的游戏中却淋漓尽致,显而易见。

从内心里深处,牧野有栖是着M的基因。但她也绝对并不仅仅是M。不如说,是M和S交替的性格。兼具两面。

作为愉悦派的作者,有栖时常无法抑制住表演欲与抖s的心态。

但反过来,越是这样做,也就越是对于另一个极端而感到反差和刺激。

某一天,她作为KP扮演着自己为TRPG模组设定的女性npc的时候,她发现了。相比光彩万丈,可塑性强的主角来说,拥有着局限,命运被束缚的配角们却更加的有意思。

就如同那即使是不想要也白白送上来的账户余额,又好像是从某个岁数开始,就逐渐膨胀起来,足以勾走男生魂的,自己成长的乳房和身体曲线,不戴上眼镜就总是被瞩目的面容。

得到是轻易的,天赋是莫名的。

但人生的快慰似乎并不在于自己可能做到什么,可以做到什么。

而是在于自己被束缚了什么,被施加了什么。

越是拥有莫名的优越条件,越是感受不到优越之处,而越是弃之不用,浪费,打碎,在束缚中起舞,才更能让人颤栗。

那些残酷的黄油剧本之中身体与人格被双重摧残、命运都发出呻吟,那样的女配角发出的似乎才是最悦耳的声音。而如果那个配角是自己呢?

并不仅仅是想要被虐待,还想要作为毫不起眼的女配角,被折辱、被贬低,在没有聚光灯聚焦的舞台上,为自己的主人消磨掉最后的尊严。

作为擅长纵观全局的设定者和写手。她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这样的角色勾走了灵魂的呢?

答案已经无人知晓。

但她只知道的是。从灵魂深处,这是她最渴望去饰演的角色。


时间过去了近一个小时。吐着舌头垂着香津,在持续不断地刺激中大小高潮。快感无边无尽。有栖意识朦胧之中,终于想要为自己暴走的欲求找一个最终的落点。

她踉跄地想要起身,却只是徒劳地反倒在被褥前。

游戏已经结束,而机械还在自己的要求下继续于双穴和乳头上运动着。

但是,这样的刺激还不够全面。

「如果是我的话……是不是也会变成那样的一个不可求药的下贱雌畜般的女人呢……❤︎」

牧野有栖一头栽入松软的枕头里。

「啊……确实有可能呢……被一桥君那样的玩弄。而他甜言蜜语,却只是将我当作一个好用的炫耀道具。……『呵呵。这女人,还在为我哭泣呢,哈哈。老子这样的女人,每天都能玩的到!』他会这么说吗……」

想到这里,有栖如痴如狂,为了寻求破灭一般使劲地将自己埋首于枕头里。她拽起被子,将自己的头蒙住,裹紧一圈、一圈。即使没有任何人,却自己强行地寻求着闭气窒息。

在性欲高潮中折磨了近两小时她,理智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被这样子,玩过以后作为抹布般舍弃……❤︎ ❤︎ 送给同年的男生。而我只为了挽回他,甘愿和他们做爱……啊~~……❤︎ ❤︎)

(今天的格瑞姆罗尔……她又是怎样呢?即使是被魔王肢解、插着玩弄,再拼装起来,作为无足轻重的喽啰战斗也还那么努力……魔王,会给她一句感谢吗?)

「咿呀———❤︎ ❤︎———嗯呜呜呜……又去了。好爽…………好爽…… …… 真是,没有尽头呢……」

在意识陷入黑暗的最后,她才忽然想到

(若我是爱丽希娅……最适合的又是怎样的命运呢?)

……

「恭喜你,牧野有栖小姐。你死掉了。但,你想要听听我提供的转生服务吗?」

在白色的空间里,女神之声响起。

6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