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为大圣女却成了邪恶勇者的后宫性奴的那件事 5话 迷奸、未熟的圣女


「那是在一个日期已经模糊不清的过去早晨。」

「我所记得的,就只有那个木屋中打亮空气中微尘的金色阳光,和我面前的女孩而已」

「她的身子是那么的小,小到如洋娃娃般精巧。所以,那一定是我们很小的时候。而我也是一样童真单纯」

「她的身体,包裹在淡金的瀑布——她美丽的长柔秀发之中。眯着眼睛,她小小的双手交握,摆出她从小安睡时最爱摆出的手势,仿佛再祈祷……」

「为什么,那时候的我是那么痛楚呢,我的眼睛泛着酸酸的泪,胸中,鼻子更是憋着委屈。仿佛整个世界都和我作对……」

「『没事的哦。塔拉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你的一边』」

「金发的少女忽然睁开她美丽的双眼,她竟然醒了,她的注意拯救了我,那是女神的温柔。她稚嫩的小手我住我畏惧的手。她狭小的怀抱带着阳光般的香味拥抱着我的灵魂,如璀璨暖阳般的金色绸缎流过我的手。」

「那时候,我知道自己迷上了她。」

……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时的话语,都是谎言。」


塔拉利斯埋首于爱丽希娅的胸口前。

布料和少女乳香还在鼻腔萦绕。

眼前的感触,仿佛衔接了方才短短的一场白日梦中的景象。如果说,现世和梦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清醒后,闻到的属于少女的雌性气息更加浓厚了。

她已经长大了,而自己也不是从前的自己。

该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明明不是塔拉利斯!
但是。记忆却也分明在那里,他不是被强加于我,而是天生地,存在于这脑袋里的。

塔拉利斯仔细地端详着爱丽希娅的面孔。

十四岁的少女的面庞线条分明。

修长的面颊,小巧的下巴,精致如人偶般的五官。巧妙达到比例的匀称。那就是爱丽希娅,女神垂青般地惹人艳羡。

从小就是村中精灵般让所有人怜爱的存在。而渐渐长大发育之后,偷偷窥视她的视线,从来没有少过。

她原本最动人心魄的玫瑰色瞳孔,隐藏在紧闭的眼皮之下。因为自己方才脑后痛击而紧簇的双眉,直到此刻总算缓解了一些。

(难道是因为感觉到了怀中有我吗?)

自己的意识到底是中断了多久呢?

(在着未来的小圣女的雌性气息中,我竟然如堕梦中吗?)

真是太可笑了。塔拉利斯想道。

然而她现在过于单纯无防备的表情却又走了极端,过于地,没有戒心。

这样子。就简直像是在邀请着别人对他做什么一样。

「以为……我做不出来吗?」

(就凭这那点记忆,难道说就能与我攀感情,让我放过你吗?)

虽然明知没有任何人操控他的记忆,让他会想起自己对少女一见钟情的黑历史。但是,塔拉利斯还是有些愤怒。

他呼着粗气,也不知道哪来一股火气窜起。

「……你以为你是谁?」

他眯起眼睛,不再是端详,而是撑起自己的身体,好好地观察着自己的猎物。

「听好了…… 所谓青梅竹马呢,对于任何不阳痿的男主角来说,都等于是可以随意予取予求的,无权反抗的对象罢了。倒是你……居然会跟那个榆木脑袋好上……呵呵……就算是你白给我,也无法挽回你的结局了」

他的手两只手断然向下一划。应声,白色的连衣裙滑落少女的肩头。下边是青涩的 肉体。毫无遮蔽,突如其来的,少女的防御就被完全卸除。

或许作为真正的牧师这样做是非常不适宜,但作为一名尚幼的少女,在青梅竹马的二人面前,爱丽希娅其实无比单纯。穿着单薄的连衣裙出来玩的爱丽希娅不会想到,会有人无情地扯下她的连衣裙。淳朴的阿塔拉斯村不会有任何人这么做。

只有她最信任的青梅竹马,决心强奸她。

「呵呵……哈——真是,滑稽呢……未来的圣女,勇者大人的新娘,你的全部,现在都是我的了。」

跃出的乳鸽被轻轻抓住。

「……绝品……」白酥的裸胸,水晶般白嫩无暇的尖端。嫣红一点,是少女从未被征服过的峰峦。

也就是不久前,明明爱丽希娅还是一马平川似的……在连衣裙下从未显现过,她的胸部,竟然在最近成长了如此之多!……

爱丽希娅……巨乳?不对啊。

扫描着记忆,塔拉利斯即使是在游戏剧情中,也不记得爱丽希娅是位大胸女角。但想来,确实总是被包裹在紧实的长身神官服下的她的身体,纵使是有着充分的雌性性征,那乳球的尺寸形状却总是无缘得见。

「没想到……你还有我不了解的一面呢……说起来,你还有没有事情瞒着我呢?」

塔拉利斯想到了爱琳娜对爱丽希娅的指控。婊子。不穿内裤?虽然过于无稽,但他依然在心底里有那么一点怀疑。或许,爱丽希娅真的是这样的一个隐藏婊子?

少女的裙摆同样被撩起。

结果是清纯的白色内裤,好好地保护着少女最后的尊严。

爱琳娜那个小骗子。

(无聊……但是也没有任何不好)

因为那也就是说,她是属于自己的。她的第一次。她的禁地,无人染指。本来,也无权有人染指。因为所有的美少女都属于自己。更何况是青梅竹马?

逐渐狂躁起来的感情驱动着手毫不留情地将那抹白布推下到小腿。

未熟的圣女无毛的粉缝裸于空气,时间仿佛静止了。咕咚咽下口水,塔拉利斯再怎么样,也依然被天使般的美少女、袒露柔嫩秘户的场景冲击到了意识。

欲望蓬勃,瞬间,塔拉利斯的阴茎充血挺立。这是无可奈何的。因为没有任何雄性,会不想要毁坏,冲击、这过于无辜,无暇的少女禁地。

破坏是本能,突进是冲动,占有是终结。一次插入就能拥有秘腔淫肉永远的温柔拥抱。少女阴道的温婉柔美,莉莉不过是让塔拉初尝甘味。

若是那阴道属于圣女般举世无双的少女。即使是神都无缘占有的神仆少女的神圣腔道,此时此刻,在还未成熟的时候究竟该是何种的感触……

就算是上天立刻就把他劈死,他也是绝无放开这眼前美肉的道理。

猛扑!
压制。

混沌的气息向着爱丽希娅纤弱的身躯喷薄而出,他的兽欲笼罩了少女的全身。他久经训练的少年躯体,纵使是在个头上并不比这个年龄成长迅速的女孩来的高大威猛,但肌肉的力量,与执着狂野的劲头足可以摧折任何同龄的女孩。仿佛是为了让少女显得更加的无助与娇弱,他把爱丽希娅的双手都强行塞到身后背起。

少女的身体无奈地向前送出自己赤裸的酥胸,而不知何时微微凸起的乳头摩挲着塔拉的上衣。

「兴奋起来了吗?……这才到了哪里。现在开始,你才要知道什么叫做无路可逃。」

塔拉一口咬上爱丽希娅的嘴唇。初吻。少女的初吻被他夺取了。还有的是腥味的血。

他过于激动,全身抱住风中树枝般的少女肢体,嘴巴贪婪地吸吮着爱丽希娅的口中混合着血和唾液的少女琼浆。

他咬破了她的嘴唇。但或许他也咬破了自己的。

这是正好。他渴望她的一切,也包括她宝贵的血。同样。他也本来就想要她喝下自己的血。因为那是具有魔力的魔族之血。从未被发现,而在上一次和莉莉的交媾,与方才控制爱琳娜的实验中得到了效果验证。

魔血,只要被饮下,或者进入别人的身体,就会对对方造成深远的影响。而即便是自己尚未锻炼过的魔契技能和没有加工过的普通血液,也可以让爱琳娜那小妮子原本警戒而反抗的精神陷入迷茫。

刚才,他突然袭击打晕爱琳娜之后,就是让她喝下自己割破的手指上的血,而强行将她的精神状态稳定到可以进行初级催眠的级别。

而现在。这血也一同样流入了爱丽希娅的口中。

还嫌不过瘾,他攥住揪住艾莉西亚的嫩乳。爱抚。揪住,让那乳尖像是自己的玩具一样在指尖转来转去。拨楞,期待着她主人身体的反应。

没有雌性不会在乳头被他人掌控的时候无动于衷。即使是圣洁的少女。没有意识的时候,也只会输给 肉体的慌乱。他分明感觉到了,爱丽希娅的身体在颤动,然后,甚至逐渐微微不适地扭动弯折起来

「哼嗯……」她的鼻腔里分明传来细闷的哼声。即使是在睡梦中,刺激也太明显了,而更何况,初次进入身体的魔血,还是正在侵攻她身体的魔血正在发挥催情的作用。

效果是神速的。

外在的爱抚、生理的变化、魔力的操控,爱丽希娅单薄的处子之躯,贞洁如风中残烛。

与之形成完全的对比。阴道里,却是汁水狂溢。

得意的黑发少年牢牢地覆住自己梦中情人少女的身体。

沾血之吻中的血味道已经淡去。少女的香津不断地分泌,喂着少年贪婪的吸吮,供他饮用。

那么下边,又是如何呢?

塔拉利斯手滑下去。一摸之下,胸有成竹。

而下一刻,他决定毫不留情地用手发起决定性的一击。

悄悄覆盖于少女秘处之上的手指。忽地捏住少女早已悄悄肿胀的嫩芽

「呜呜呜呜——————」爱丽希娅全身剧震,被压制的身体也几乎在瞬间弹跳了起来。

那会是让所有憧憬爱丽希娅的人都无颜以对的耻辱泄身。她或许应该感激,塔拉利斯打晕了她。

于是她的恩主终于猖狂至极地将自己的阴茎送到她的秘户之前。
兵临城下,再没有一丝停战收兵的可能。

「嘶………进去吧!」

塔拉利斯的肉棒,直入。

「呜——————————」滑嫩的腔穴背叛了主人,未熟的圣女爱丽希娅处女膜被直接突破。
少女之泪,于焉坠落。

……
……
「嗯……」

「呜呜——」

「哼……哈,真是,紧致的绝品肉穴……」

「侍奉女神,侍奉那个蠢蛋。不是太过于浪费了吗?……」

「啊……啊。无所谓了。你已经是我的了。怎样?爽了吗?说不出来话了吧?没有关系……以后,我有的是机会,让你这张小嘴和下边的嘴,一起对我甜言蜜语!……」

在不远处的身边,某个男孩子正在说话。他上气不接下气、在喘息中急切的说话,听着有些可笑。但却不知怎的,又让人笑不出来。

有些气闷。是为什么呢?

少年的话音伴随着某种身体的运动和摩擦之声。

空气中弥漫着体臭。

自己从未鉴别过的某种气味让我困惑。

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呢?究竟是谁在说话。而我又是谁?在哪里?

少年的喘息和奇怪的话语,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

似乎还有一个人,发出蚊子般难以察觉的呻吟。而那个声音熟悉到不能熟悉,几乎就是自己一样亲近。但却想不起来属于谁。

想要醒来,却无法。眼皮沉重如同灌铅。努力挣扎,反而愈发的沉重。

醒不来……那么噩梦,便一直这样持续吧。

……

塔拉利斯是在和时间战斗,但他并不讨厌,反而是为此感到极乐。

夺走别人的女人、破处、吮食,品味少女猎物的香甜美味。那个愚蠢的受害者,还在原处彷徨。多么的畅快淋漓。

是的。爱琳娜动了好几次。但是他有把握,在一定的时间内她还无法挣脱自己的暗示。那个蠢货也会来,但等他来了一切为时已晚。

NTR别人,是这么爽的吗?占有、得到。打破尊严和纯良,邪道路线的醍醐味便是这样吗?不对,还远远不止,这才哪里跟哪里?今天,只是一个开始,爱丽希娅,只是我野望的第一块踏脚石啊!

他的抽插变得一下子迅猛起来,处女的阴道生涩感渐渐弱化,取而代之的是作为雌穴应有的水嫩和绞榨。他知道爱丽希娅开始学会了,在无知觉下已经被肉棒教会了吸吮侍奉男性阳具的技法。那便无需客气了。

他啪啪地榨出少女的淫水,沿着交合处流下去到草地之上,还有些化为白沫。

而手则箍住她单薄的小身体,感受着身下尤物的无助。他上下齐攻,让少女无论哪一边都无法呼吸。而随着魔血的生效,他分明感到少女和自己产生了共鸣。

「呵、这一波过后,干爆你……我的爱丽希娅……马上,就见分晓了!……」

「唔…… 、 嗯、……嗯、啊——————」

临近终结的爆插,让昏迷的少女也渐渐抑制不住骚叫。

日后好好调教,她一定能是一名善于叫床的圣女吧。

怀着这样的期待,塔拉利斯并没有恋战。直取少女的最后防线。

「喝——啊 !!————」

塔拉利斯的精液爆射入失去处女膜保护,已经彻底沦陷的爱丽希娅的阴道末端。

冲击子宫口,授精、着床。

应该是这样,但这一次还有所不同。

被魔契操控的魔力让精液变化,成为束缚了少女最隐秘宝贵内核之处——子宫和卵巢处的咒缚。

即便尚且十分单薄,但属于魔皇一脉的禁忌法术明确地施加在了爱丽希娅的身上。小腹之处,紫色的邪光闪现。

魔契达成了。她也和莉莉一样,与塔拉利斯之间产生了链接。

「………………!!!」

在内心的深处,在潜意识中,爱丽希娅感觉到致命警讯,但为时已晚。

某种能量畅快地涌入,并不意外,这是魔契的夺取能力效果。塔拉利斯感到,自己的属性面板提升了。但是幅度当然并不大。关键在于,技能也随之而来。

「圣愈术lv1」

爱丽希娅唯一学习到,也是擅长的技能进入了塔拉利斯的技能清单中。虽然等级不高,但塔拉作为剑士,却是很难学会女神系技能的。更何况是珍贵的治愈技能。

夺取能力值、夺取最特色的技能。不仅占有少女的身体,也占有她的能力。或许,下一步便是占有她的灵魂。

记忆深处的某处一痛。真是让人感动。

不要再试图教我做事了。

……

「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也就占有了你的一切。」

「你的身体属于我,心灵自然也应当忠贞不二地归属于我。」

「你从小就喜欢我。却耻辱地一心二用,被阿利爱鲁的甜言蜜语勾走了注意。」

「而现在,你重新认识到了我的雄性魅力。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罪过。每当看到我,你就会感觉到阴道与子宫可耻地疼痛、紧抽。」

「越是忠诚与女神,你就越是认识到自己的堕落和淫贱。因为塔拉利斯,不能尝到他的肉棒,你的下身就瘙痒难忍……」

看着与刚才的爱琳娜一样无神地半睁眼睛的爱丽希娅,他邪恶地微笑。

仿佛是 述说着小情侣般的情话,他和爱丽希娅「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原处传来呼唤的声音。紫色的淫纹在连衣裙下邪光大作,作为海誓山盟的见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