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为大圣女却成了邪恶勇者的后宫性奴的那件事 6话 女神之泪、滴落

在大地的人类种族中被最广泛信奉的【光之女神】,是守护着人类的女神。
一般人只称作【女神】,因为女神其实有很多侧面,生命、治愈、爱情。
说到守护人类的女神,就只有这一位。
而勇者则是女神所选中的守卫人类的勇士。

阿塔拉斯村是具有悠久传统的小村。
也是勇者辈出的冒险者之村。
这里的勇者之剑可以鉴别出具有资质的勇者,剑轻易不出。而一旦被从石头里拔出,那被选中之人,则一定具有着完成女神使命的资质。

传说中,勇者在被选中之前往往会预感到什么。
比方说,悠远的使命感。或者天生异象。
其中一个传说是女神之泪——
英雄贝萨多在途径阿塔拉斯村的时候,清晨赶路时迷迷糊糊在马上睡着。
空中仿佛下起雨,清凉的水滴,一点,一点落在他的脸颊上。
然而,他仿佛听到了女神的呼吸,女神的轻声细语。
醒来时,却是万里无云。而一缕圣光从半空照下,那分明是女神之泪,祝福着自己,告诉他为人类奋战的命运。
……

贝萨多后来成了著名的勇者。而阿利艾鲁是听着这个传说长大的。



阿利艾鲁最近莫名的焦虑。
十四岁生日到了。他的前途抉择之日近在眼前。
锻炼至今,紧实如铸铁块儿般的少年健美之体。
金发碧眼,逐渐出落成英俊样貌。
他或许被同龄人羡慕。
但他是没落逃难的王国贵族之女与村中铁匠生下的儿子。
从小,心怀着双重矛盾。
自卑与不安全感,又对于母亲坎坷一生遭遇感到忿忿不平。
渴望证明自己的欲望与这种纠结的自卑、忿懑交织,让他从小就有些接近病态地要求自己。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天赋与孤儿的好友塔拉利斯相比,根本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无论自己多么努力,他总是无法胜于塔拉利斯。黑发的挚友看上去颇为纤弱,可是他的力量却总能压制自己。
而比起自己困惑的心情,这些都还好说。

爱丽希娅……
以她为核心的少年三人组,就算是十年的纯真友谊,到了这个年龄,三人也都对于某些东西心照不宣了。
最近,他怀着惊讶、苦涩和紧张的幸福感,开始明白自己喜欢着这位美丽的青梅竹马。
但是,塔拉利斯……他的挚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若是留在阿塔拉斯村,他们中的一人便会和爱丽希娅在一起。
但要实现冒险者的梦想,他又不得不踏上危险的远行冒险者之途。
而最重要的是……爱丽希娅又是怎么想的呢?
那句话,在爱丽希娅总是温柔却迷糊的微笑中,谁最后都不敢提出来。

……
……
即使在睡梦中,阿利艾鲁也在为少年独有的青春惆怅所纠结痛苦。

『爱丽希娅!——————』

『啊……』

好憋闷……

勇者。

拔剑!……

无法苏醒,只觉得天幕低垂,黑云压境。

这个世界需要勇者,因为这个世界正在遭受苦难。
无数的人民在被魔族的铁蹄威胁,即使是最近的山村中,也有哥布林肆虐。
即使成不了勇者,做个英雄也好啊?
即使是承认,我要做勇者吧。作为一个小男孩儿的梦想也是无可厚非的不是吗?
但那个人,会是我吗?

脑中交替浮现黑发少年和金发少女的面庞。

这时、啪嗒。

女神之泪,滴落于少年的面庞。

湿湿的,但却萦绕着芳香。

泪水般酸涩,却让人心荡神驰。

阿利艾鲁少年无法睁开眼睛,却觉得整个世界亮了。

黑云般的天幕,忽然被光明所驱散。

「……对不起、阿利艾鲁。要由你去承受这一切……」

女神都在怜悯他的善良和彷徨。

然后,阿利艾鲁苏醒了。

他自己的房间之中,窗户半开着,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一切仿佛都很安详。

他摸摸自己的脸颊,却是真的湿湿的。

这是女神之泪的预兆!

……

那一天,他在好友爱丽希娅与塔拉利斯的注视下,紧张又不好意思地站上了试炼之剑的石台。

一切都来的很快,他轻松地将剑就拔了出来。周遭鸦雀无声。

然后他看到的,就只有爱丽希娅百感交集,捂着嘴难以置信的样子。他对她笑了,而她也对她笑了。

这时候周围才爆发出一阵惊叹喧哗。众人骚动起来,纷纷对阿利艾鲁大呼小叫,熟人激动地涌上来想要祝贺他,拥抱他。

人群中只有两个人对此并不意外,纹丝不动。

而阿利艾鲁的眼中此刻只有一位少女。

他暗下决心,要向她告白。


「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人组,在青春期来临和面临前路抉择的时刻迎来了关系平衡的临界点。」

「身世复杂、自卑又自强的阿利艾鲁,担忧着天才好友塔拉利斯的竞争。塔拉利斯,则是痛苦于魔血逐渐觉醒的焦躁,无法明白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也无法搞清自己对好友的感情。」

「……阿鲁和塔拉,两人时而陷入口角又迅速和好,时而在斗剑中较劲。然而,双方又过于在乎对方,心里憋着的东西始终无法说出口。」

「终于,在阿利艾鲁拔起试炼之剑,成为勇者候补的那一天晚上,塔拉利斯因为躁动的魔血而无法控制自己,和阿鲁争吵起来,愤怒的阿利艾鲁向好友坦白了自己的恋情,同时宣告——若是喜欢爱丽希娅,就去告白吧。在命运的树下,他们将公平竞争。而不去的人,则是自愿选择退出。」

「自此、勇者、圣女和英雄,乃至整个世界的命运之轮开始转动。」


阿利艾鲁后悔了。作为从小就三人一体的三人组来说,对挚友的任何一人顾此失彼都是不对的。

最近,他发现挚友的样子很是奇怪。经常躲着他不说,也总是刻意地遮掩着自己的手臂。而且每当爱丽希娅和自己在场他就神色古怪。而爱丽希娅看他的样子也不再如同以往一样自然,仿佛隔了一层膜。

他明白三人之间的关系正在崩塌。而新的关系会是什么呢?即使是再迟钝,自己也心有所感了。

他想要和塔拉说什么,却迟迟无法下决心。他的心中浮现出挚友的脸,还有爱丽希娅的脸。他想要最后找到一股推力,让自己下决心。

「爱琳娜?」他叫住路过的爱琳娜妹妹。「你姐姐去了哪儿了?」

「?哈不是刚刚才去塔……」

「什么?」

「没事啦。她不在,她去村外了。」爱琳娜对阿鲁做了一个鬼脸。「去找塔拉哥玩去吧。姐姐不会打扰你们的啦」

「嗯。」阿利艾鲁仿佛吃了颗定心丸。虽然他想要最后再见爱丽希娅聊一聊,但是,既然她不在,或许也是给他一个和挚友开诚布公好好聊一聊的机会

「……蠢家伙」只是他没听到爱丽娜走远后的低声嘀咕。

带着思考了许久的心绪,阿利艾鲁向塔拉利斯的房间走去。叩响了木门。

「……请进」

塔拉利斯,他帅气的挚友黑色的刘海垂在脸前,双手托腮,整个人伏于书桌之前,若有所思。

「……我们有多久,没有在你的小屋好好地聊过了呢」

「很久了吧……久到我都记不清了。上一次,可能都是我们几岁,调皮捣蛋的时候」

「后来,你就不太再爱回到这间狭小的房间里了。」

「比起被人照顾的感觉……还是自己建造的秘密基地住更浪漫吧?」

「……哈哈……也是」

一如既往地扯淡几句之后。他觉得,不得不进入正题了

「塔拉利斯你……喜欢爱丽希娅吗?」

听到这一句话,果然塔拉利斯伏案的身体整个震了一下。然后,他神情怪异地扭过头来。

「……你,就是想问这个?」

「是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不是吗?我们之间之所以会变得这么古怪。但我终于想清楚了,果然还是……要把这一切摆在桌面上说清楚才是正确的。因为、因为我们是挚友。我们三人之间,不应该有秘密,有芥蒂才对……」

「……呼」沉默片刻。塔拉扭过头去。「这样吗。阿鲁你果然也是坦率。但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哦。」

「什么意思?」

「你……放心吧。阿鲁。还以为你要说什么。但是这一点,我真的是没有任何的纠结。我,并不喜欢爱丽希娅。不,不是不喜欢,而是不作为恋人去喜欢。」

「……」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真的,不骗你,虽然之前我也有犹豫过,但是现在早想通啦。我真的不是那种喜欢爱丽希娅,所以,兄弟,如果你要上,我对你一万个加油。」

「……既然你来找我,那么说明你也是下定决心了吧?什么时候告白,明天?后天?爱丽希娅的成人日?我猜也是。别紧张,兄弟,到时候一定要全力以赴,好好地去表现哦!」塔拉冲他认真地比起大拇指。但是,他也还是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一定要带上你的勇者之剑,这可是为数不多的耍帅的机会。真是有点羡慕你呀,拿起勇者之间,邀请心上人踏上一生的冒险。这样浪漫的事情,也就只有你这该死的幸运家伙能做到了吧?」

「哈哈哈!」

「……我果然还是,身体不太舒服。今天就不陪你晚锻炼了。让我一个人休息吧。可以吗?」他露出有点无奈的疲惫笑容。

「……嗯」阿利艾鲁知道塔拉的身体有些异常。但是比起这个,他们之间最大的阴霾在刚才烟消云散。他不知道有多么的喜悦。离开了塔拉利斯的房间。

于是,在三天之后,爱丽希娅的成人礼上,那个命运的夜晚。在村外的大树之下,一切,迎来绝顶高潮。

……

约定的参天巨树之下,挚友的少年、自己热恋的少女。

在月光下,他们向我露出温柔的微笑。

塔拉利斯的心咚咚直跳。明天自己可能就要踏上勇者的旅途,而爱丽希娅和塔拉利斯也都要做出人生重大的决定。

这正如所有读英雄史诗长大的少年们所熟知,所期待的一样。一切童话,到此,在梦幻中升华。一切冒险,自此开始,掀开序章。

所以,塔拉利斯想要向爱丽希娅表白,然后邀请她与自己的挚友塔拉一起,踏上这场浪漫却又艰险的旅途……

……


但是——

「对不起呢,阿利艾鲁。」

爱丽希娅早就到了,但是,她背后却有另外的一个人。怎么回事,我手不知为何,攥住了腰间的勇者之剑。

「对不起,虽然,我知道你是来想我告白的。但是。我从身体,到心灵都早已臣服于了别的男人。」

「什……么……」

昏暗中好似泫然欲泣的爱丽希雅,月光将她柔顺的发丝与绝美的面容勾勒出银色的弧线。

「我啊,我的勇者大人,只有塔拉利斯大人。」

爱丽希娅暗面的面庞上,此刻却浮现着极为不自然的晕红。

这样的爱丽希娅,阿利艾鲁从未见过。不,不可能。这不是爱丽希娅,她不可能说出这种话,他

「……啊,你还,没有发现呢。这真的是太可惜了。转过来,看看——看一看人家的那里……正在,被塔拉利斯所享用……这样,你也该明白了吧?」

爱丽希娅不自然地用双手努力撑在誓约的古树的树干上,她自己的屁股高高地翘起。在十多年来,阿利艾鲁都从未见过,那个可爱温柔的少女,做出如此反差的、下贱的动作。

但阿利艾鲁还是着魔一般地挪动了自己的脚步,越来,越靠近,越来,越拉开角度。终于,自己意中人的姿势尽收眼底——

在银色月光的勾勒下,从臀部拉下晶莹的银色丝线是万分的淫靡。梦中的女孩褪去了她美丽的长裙,露出了光溜溜地雪白腰臀。特意穿着的白色丝袜,将略带肉感的雪臀更加烘托得情欲无双。月光洒在那少女的翘臀上,银光仿佛也为之加上情欲之夜晚的氛围。

但最可怕的事情却在后边。——扶着着属于阿利艾鲁心上人的赤裸臀部的,不是塔拉利斯又是谁呢?

「哟。你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背叛。

「你!……塔拉啊啊啊啊!!!」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的背叛我,这真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吗?这真的,不是一场噩梦吗?

「…… 嘛,也不要太生气嘛。今天虽然对你是个重要的日子,但是你的爱丽希娅我老早就已经破了处了。她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对吧?」

「…… 是的……塔拉利斯大人。我已经将我的处女贞操,我身体的一切都献给塔拉利斯大人了。阿利艾鲁,对不起呢,你已经来的太晚了」

「啊不对。不是女人,而是母狗。母狗哦。你说是不是,小爱丽母狗?」

塔拉利斯忽然将腰胯向前一递,爱丽希娅嘤咛一声,就此从树旁滑落,双手撑地,跪了下来,而屁股却还努力地向身后凑着。这时阿利艾鲁才看清楚,爱丽希娅那梨形的诱惑娇臀后边,分明是和塔拉的性器结合。

而看那拉出的液体银丝,刚才他们在做什么,几乎是显而易见。知道现在,啪——啪——

「嗯……唔啊啊……要在,在这里继续做吗?……真是……太,羞耻……了但是……好棒」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对爱丽希娅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阿利艾鲁才想起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从石头中拔出的试炼之剑。是的,那天,他叫自己带上剑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一定是一场误会,一场诡异的表演。这是假的,又或者是,这个塔拉利斯是假货,是恶魔披着人皮,而塔拉正是预见了这一点,才想要让我杀死他的替身!!!一定是这样的才对!!

「……哈哈哈哈,真是不像样啊阿利艾鲁。这还算是勇者吗?你的圣女,在我的胯下做着母狗用小穴吃着我的棒棒,而你呢。只能在这里戴着绿帽无能狂怒。这算是,什么勇者啊?」

「真正的勇者,当然是能把女神大人的圣女插出高潮的老子,不是吗!!!!————」

失去理智的阿利艾鲁愤怒地拔剑就想要冲上去。

「————咿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 」

爱丽希娅,青梅竹马那十多年来温柔清丽的声线,此刻却发出前所未有高声浪叫。少女被身后的恶魔肏弄到了高潮。而她说出的话语,却是极为具有分量。

「……塔拉利斯大人……您才是,我的勇者~~~~」

瞬间,阿利艾鲁的手失去了力气。

又或者说,是剑变得过于沉重了吗。

咣当一声。试炼之剑如同千钧巨石,落于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是真的,是真的啊哈哈哈哈真是奇妙啊」塔拉利斯大笑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举不起剑,这究竟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但是阿利艾鲁却已经无法去在意塔拉利斯在说什么了。他被自己无法举起勇者之剑的事实惊住,这甚至,要比爱丽希娅背叛了自己更加的恐怖?

我,怎么了?我发生了什么?勇者的资质,又发生了什么?难道说,我真的因为这种事情,不再被承认具有勇者的品质了吗?

疯狂地抱住头,阿利艾鲁抓狂了,他无法理解在着短短的数分钟之内,这个世界为何翻天覆地。为何一切都有如噩梦中的噩梦。

在这样的疯狂之中,时间的概念也淡薄了。不知何时,塔拉利斯来到了他的身旁。他轻轻地俯身,轻轻的将一柄剑捡了起来。

那柄剑正是抛弃了阿利艾鲁的试炼之剑。勇者之剑。

「……哈?……」

「勇者,现在就是我了。塔拉利斯,本大爷。这个游戏的主角。这个世界的主宰。」

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阿利艾鲁的脸上只有呆滞了。

「……真是蠢得要死啊。连虐待的价值都没有。走吧。小爱丽母狗。我们去好好享受没有蠢货打搅的夜晚」

这一天之后,前勇者候补阿利艾鲁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

===


下一话 正篇终于可以开始了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