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与粉的舞动:魔神现世篇 1(黯和爱露可的大冒险)

爱露可,要自由地冒险!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某个异域帝国,有一位黑发的少女因为家父的大臣被陷害输了政争离开家园。开始了漫长的冒险。
或许是为了补偿不幸的命运,少女是魔法和剑术的双重天才,却身负诅咒,所以无法发挥天赋的强大魔力,但仅凭自己冷傲的剑技,她便能无双天下,作为冒险者的她虽然偶尔遇到些事故,但总体算是顺利地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国家。
直到有一天,她在一个山区国家的首都遇到了一位性格欢脱却做事总是不明所以的粉毛神官(自称),被带入了一系列的奇异事件之中。
她的名字是黯。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王国的修道院长大的粉发孤儿少女因为腐败神父的虐待而脱逃,顺走了教会的宝物仪式杖之后,便和奇怪的杖子一起开始了逃亡的旅程。只不过,逃跑的路过于漫长,而跑到哪里,追兵和更大的麻烦似乎都会如影随形,所以最近少女开始了学会掳取钱财和享受生活,直到她遇到了一位冷漠的黑发剑士少女。
她的名字叫做爱露可。

黯才刚遇到爱露可,就因为爱露可难以评价的好运,捡到了一枚恰好能抵消自己不能使用魔法诅咒的戒指,终于能够再次放出魔法了。
之后俩人遇到了奇怪的精灵盗贼大姐姐,莫名其妙地捣毁这个王国的人贩子组织,甚至于加入了这个的国家水深火热的内战,拯救了一整个国家!
谁能想到两位看起来一点也不搭调的少女,却一起完成了许多冒险者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大冒险呢。
然后,她们从恢复和平的山城王国拿到了一大笔报酬。
黑发的剑士少女的选择是——能够调理好自己受诅咒体质的魔法素材!
粉毛的神官少女的选择是——金子!
既然需求得到了满足,两人便暂且分开轻松地旅行一阵子,约定了不久之后再会。

……
……

不过显然, 她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1

一座山丘俯瞰着广阔的城市。
这里是王国的首都韦尔贝克。据说,这片大陆上,平地而起的小山都是福泽一方的象征,凡是依傍着小山和河流的城市,都成为了一方大国的核心。
这个国家就是如此。
这里是王国首都北方的小山,在古代曾经是当地的豪族的山寨碉堡所在地。现在则因为已经不需要在此地军事防卫,变成了人烟稀少的荒山。
傍晚开始刮起的山风凉飕飕的,几个人正在爬山行路。
为什么快要到晚上了,这些人还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山上艰难地攀着山路呢?
仔细一看,为首的是一位气喘吁吁、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他的身边,是两位看上去有些身手的保镖,而他们的身后跟随的,是一位萦绕着沉默与神秘气息的斗篷少女。
在黑发和黑色的斗篷遮盖下,是若隐若现的雪白的皮肤。虽然看不到眉眼,但单看露出容颜的下半部分,也是绝美的少女。
她正是黯。

“真是的……我说,这位美女。我们这么辛苦带你来‘那个’地方,可是别让我们失望啊,哼哼。”
为首的男人哼喘着停下来休息,对少女抱怨道。
“我也不想来。但是,我必须要找到符合条件的地点。只要符合我的要求,我会支付你要的报酬。”
“呵、只要那样就好。”
男人干干地笑了一声。然后两人之间就陷入了寂静。
男人是一位拥有着诸多地产的富商,半天之前,这位神秘的少女忽然找上门来,让他推荐本城最好的郊区房子。他随意地指了一些,却全都不入少女的眼。
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要的是有着强大的法术灵脉影响的宅邸……听说这座城市依傍的那座山,以前经常出没各种魔物……”
“唔,这个嘛……”
这样的要求却是过高了。虽然他的心中有几个可能符合她要求的地点,但是……给她安排这样的房产好麻烦啊……如果能有足够丰厚的报酬另说。
嗯。这个妹子,她真能付得起一大笔钱吗?
中年男人忽然微微一低头,就被一抹白色夺去了视线。
那是少女斗篷下,雪白的脖颈,和微露的锁骨。
哇——好家伙,真是美丽的风景,男人咽了口吐沫。

“哼哼,美女,你算是找对了人。我对这方面也算是有些见识,手里也有相应的房产。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不过呢,不管是租还是买,这些房产可是绝不便宜。光是我带你去,就要冒一定的危险,毕竟可是要爬那座山呐。就算是和平岁月,我们王国的这座守护山偶尔也是会出没魔物的”
“正合我意”

……

一行人走着走着,总算来到了大约四分之三高度山腰上的一片平地。在那里,一座古宅赫然出现在眼前。虽然不是凶宅,看上去也颇为古老陈旧。
“……我们到了吗?状况看上去好差。这里真能住人吗?”
少女的话语直来直去。
“不用担心。之前姑且也有人短暂光临过。别看房子老旧,一层的房间有收拾出来可以住。”
“很好,的确像是符合我的需求。”
少女闭上眼睛感受了片刻,然后略微放松地说道。
“嗯。那是不错。但是呢,我们说好的报酬,你得先支付。”
“你说好的钱,我已经付了定金,只要合适,我马上也会给你首付。剩下的部分,我一旦安顿下来,可以赚到钱,很快就可以偿还。”
“……不行啊。”
“什么?”
“我想了想,我们做生意的资金周转最是困难啊,你必须现在就支付全款。小美女,别以为我看不出,像你这样奇怪的旅行者,急需要一座这样的宅邸,还对地脉和魔力有那么高的要求,一定是想要搞什么魔法仪式吧?谁知道你完事之后,这座宅邸会怎么样,还能不能住人呢?我们可承受不起那个损失。”
“但是,我现在是没有足够的钱。”
“怎么办呢?那要么你下山去筹措一下吧。我们改天再带你来。”
“请务必通融一下”
“通融不来呢,哎真是麻烦啊。我们也不想来回折腾啊。但是不行就是不行,真遗憾。”
“呜……”
少女却是不擅言辞。所以一般在言语无法撼动对方的时候,往往要么转头就走,要么由对方来主动要求些什么……
果然今天也是如此。
“嘿嘿,怎么说呢……虽然美女你可能的确现在支付不起。但也不是不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抵呢。”
“……是什么?”
黯轻轻问道。心底却是轻叹。
身体。么。
再怎么说。一路走来,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不用特别怎样,就能预料到对方要说什么。如果是平常的话,她或许会转头就走,或者用剑柄给予一记惩戒。但是偏偏现在,自己难以做到。
“你说呢……小姐?”
“…………呜、……”
为什么,却偏偏不主动出来呢。对方明显想要这边主动提出。
黯僵直在原地。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几十秒,也可能只是是几秒钟,但在感官中却很长。
“让我,先确认一下房子的状态。”
……
……
片刻之后,几个人推开房门,在老旧的大宅中走着。
黯和男人们点起蜡烛,观察着房屋的摆设。虽然古旧,却也绝不是什么鬼屋。正如房主所言,不久之前有人居住过并且搭理了房子的一层,总的来说绝对是适宜居住的,而且房屋内饰还颇为豪华,或许以前还是王公贵族住的豪宅吧。
但是……问题不在这里。
房子的下边分明流淌着巨大的灵力。这个地方无论给神术还是魔法修习者,都是绝好的场所。也就是说,黯这下是必须要说服男人,将房子卖给自己了。
“嘿嘿”
然而男人的手,已经是隔着斗篷上下抚摸着自己的手臂了。不知何时,保镖们去了门口站岗。……男人刻意把他们支开了。
“那么,请小姐告诉我,你的决定是什么?你想要什么?不说出来,我可是无法做出任何决定噢?”
斗篷之下。
苍白的肤色。
泛起的嫣红。
并不显眼,却如同毒素般,飘上脖颈。
受到荼毒的,还有男人隆起的裤裆。
“请……请用——
——来抵偿。”
今夜会很长。
……

阿里斯和法尔两个人是地产大亨的保镖。可以说今天是他们非常疲惫的一个工作日。
不仅要爬山护送老板,而且眼前那么一个令人望眼欲穿的美女,却无法染指。
如果是平时还好,老板并不会亏待他们,但这次客户只有一个妹子,又到这种深山老林,无论怎么想老板也不可能分给他们肉吃。
艾,真特么煎熬。
这深夜里,色心大起的老板安排他们在门口望风,一个人去宅子里享受。
进去之后大概有半个钟头吧,什么声响都没有。
他们估计老板是在和美女客人谈事情。
真好啊。虽然客人包裹在斗篷里,但和老板同道中人,玩女人众多的他俩,也是到了随便看一眼衣着就能估摸出女人斤两的水准了。
那样的少女, 虽然可能不是丰乳肥臀,但她露出来的都是白净嫩肉,步履又轻盈稳定,十有八九有着一具匀称而紧致的身体,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脸见不得人,能上手玩玩也是一定爽的紧。
只是……一切只能看老板心情了。
两人在半夜的寒风里想着有的没得。
忽然,从房子里传来了若有若无的细闷哼声。
女人!
感官敏锐的两人一下就知道了,那绝对不是听错,也绝不是男人发出的声音。是那位客人。是老板在对她做什么!
“呜……嗯………………”
传到他们这边细弱蚊蝇的声音仿佛挠着他们的心头,让人焦急。
草了!好想听的清楚点啊!好像看看发生了啥啊!
为什么我们就非得在这种地方呆着啊!
两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
“你守这里,我去走廊上看看”
“不对,我先去。”
“一起去。”
“一起个鬼啊!万一老板看到了,说我们没有人守着门口,不就惨了吗?”
“……”
“……”
“那么这样吧。你先去走廊上看一眼。如果看不到人,你就守在原地,我继续往里走一段路去找,咱们轮流来,怎么样?要是被老板抓了,就说我们是一个人来问老板,另一个赶紧溜回门口,这样就不会被骂了!”“天才!”
大个子的保镖阿里斯以前其实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他蹑手蹑脚地摸到走廊里,却是老板和客人的踪迹全无。
“切。是进去了吧。真没劲。”
但是很快他就闻到了轻微的属于女性的味道。嗯……准确来说,应该是……某种分泌物的味道。
他低下头,查看地面。
“……哇哦。老板都把那个小美女……玩出水了吗?果然,是进去办事了吗”
“喂!阿里斯,你没看到老板吧?呆在那儿别动,轮到我来了!”
阿里斯啧了一声。
法尔溜进屋子来,继续往走廊里侧走。
越是往里,“人”的气息就越来越明显,然后他听到了,隔着墙壁的某种震动……
咣……咣……
是木头板床的晃动声。
哦!——哦!!法尔心里越来越兴奋了。虽然平时跟着老板吃过不少女人,但很多是妓女或者客人手下的奴隶之类,没什么让人意外的乐趣……
这样神秘的小美女客人,却是非常的诱人……要是老板能发发慈悲让我们也来尝尝多好啊!……就算是不可能,偷偷看看也行啊
他凑到一个房间的门口,门缝露出微光。凑进去,往向屋子里,果然,老板庞大的身影正匍匐在床上。
地上……是落下的斗篷。
垂在床边的,是修长的白色美腿。
老板在客人的身上运动…… 很明显。法尔舔了下嘴唇。想看的清楚点,客人用手遮着脸,似乎是全身无力。也可能是接受了老板的条件……谁知道呢。反正很明显的是,老板正在享受那个神秘的尤物!
真是,令人嫉妒到,梆硬。
“嚯……哼……哼……真,爽啊……捡到你这么个便宜的绝色美人……真是太特么爽了……哈”
“……唔……嗯…………”
少女的声音反而是非常的轻微。但是那虽然轻微却极为隐忍的哼吟声,对他们这些饥渴的男人来说,倒是如同最佳的春药一般,比起妓女假装的叫床,可是远远要美味动听多了!
“不过呢……你可也别觉得自己亏了……嘿,让我高兴,我保你在这里住的舒服……以后,也有的是我可以帮忙的哦,嘿嘿——喔喔喔喔!!!小……妹妹好紧,接好我的,浓浆吧,哈哈哈哈——”
老板的背影,喜悦地耸动着,然后猛地往前一送,停了下来。
法尔忍不住都想撸管了,只是怕老板察觉不敢动。而远处阿里斯焦急地呼唤声是完全听不到了。他只想着,等老板一发射完起身之后,自己能把这春宫图看得更清楚一点。但是……
逐渐的,有什么不对。
作为一名经过战阵,冒险过的战士,他明显感觉到空气里有什么东西不稳定……
怎么回事?
是,魔力!!!
空气,魔力正在聚集。床的下边,蓝色暗光的法阵忽然浮现,将整个豪华大床包裹。
法尔新说不妙,然而,当他想要拔剑之时,为时已晚。身体都已经不听使唤,只能一动不动地微微颤抖着,浑身冷汗。
“……为,为什么?”
老板庞大的身子,似乎在客人身上射完之后,就陷入了沉默,以及奇怪的痉挛。
咔嚓。
他的脖子忽然一扭,然后向后歪折过来。
“!!”
男人栽倒在床上,而被掀开外衣,只有肩膀上尚且披着一部分,雪白的前胸整个被老板刚才玩弄的少女,她只留着一件短裙环在腰际。而刚刚完事的少女下身粉嫩的秘境,仅仅有片刻掠过了法尔的视线。
法尔人生的最后时刻,还未一饱眼福,就看到了一生中最奇异和恐怖的景象
少女从床上,怪异地升起。
是的,像是被什么力量推着背后一样,躺在床上,刚刚被男人糟践过的少女被推动者背后浮空,然后站起来,站在了半空,依然是半裸着,耷拉着外套和裙子。
她就这样毫不在意地,活动起身体,像是检查着自己的肢体一样,动了动手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样子,然后忽然抬起头。
她的眼中是诡异的深蓝光芒,她的容颜绝美,气质却不似是凡人。
她的一头黑发延伸到臀部,但却沾着蓝色荧光的粒子一般。
抬起手,沉醉地看着自己手中升起的黑色波动。
她忽然说话了,那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
法尔忽然害怕得肝胆俱裂,却无法动弹分毫。他忽然知道自己是完蛋了。他觉得自己是见了鬼……不,应该是见了“鬼神”。
“……真是,太幸运了。竟然有如此适应吾的暗属性的凡人之体。而她又会如此巧合地,妄图接触,掌握吾等之力,然后却偏偏选择那么一条奇怪的路径。这是这个世界的命运注定了,吾等必将君临这个世界,这个位面了。不是吗?呜、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
仿佛神女……不,应该说是暗之天使,还是暗之……魔神呢?
恢弘诡谲的暗之风暴忽然席卷了美丽妖艳的少女之躯体,蓝光之瞳邪恶地照射过来——
之后,法尔就失去了意识。
两天之后,首都的警卫在山道上发现了残破的男性尸体。
七天之后,首都的某位贵族被发现凄惨地暴毙在宅邸里,而他的全部家眷卫兵都仿佛被风暴席卷过一样惨死在残破的庭院里。
十天之后,王国的骑士长大人,最强大的战士之一不雅地暴露着下体样物被挂了城头。墙上写着奇怪的文字。
据考古专家解读之后,其为用古代恶魔语书写的文字,意思是
“暗影之魔神尤拉耶尔古拉齐鲁莫丝,将再度君临大地”!
“真是可怕啊。”
来到城市的爱露可听到之后,如此评价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