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渴望败北~我穿越到异世做调教师 结果来的客人都是M

本文只供交流学习使用。

不希望被被特定检索到。 所以不会给出翻译来源。想知道的请自己想办法。


「这是最后一次确认了,就以这样的内容,没问题吗?」
「没有问题。这也是我自己所期望之事。」

我对让我再次确认的男人说道,我的意志并无改变。于是他把手放在下巴上,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紧盯我的眼睛,表情严肃地说道。

「明白了。……看来您是非常坚定了呢。」
「您能明白就好。」

尽管表面上我努力地不着颜色,但我依然感到自己身体内的悸动越来越激烈。

这个委托一旦被接受了,我就再也没有退路了。虽然这是我的愿望,但同时也包含着,就此通向破灭之途的可能。这有多危险,我自己也很清楚。

「索菲亚·欧巴许雅大人,请在契约上盖章。」

「……是。」

我告诉自己,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委托」,换句话说,就是个游戏般的行为。不过就是,只要过去之后随意可以抹消的游戏罢了。所以,没问题的。

在男人拿出的文件上,我用魔术印记签上名字。

这份签名所为承认的是,在这张纸上写的都是我写的委托内容。要说明的是,我绝不是被这男人骗了去做的。

其实,原本这个国家就不存在在魔术方面,特别是魔导品方面超越我的人吧。

“完成了。”

“谢谢您,欧巴许雅大人。那么,我们马上开始吧。

收走文件的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俯视着我。他的年龄在25到30岁之间的样子,他的体格非常健壮,是区区16岁的我无法企及的。……应该说,是过分好了,简直像个冒险家或格斗家,他的肌肉量,从衬衫上就能看出些端倪。意识到这一事实,我不由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吐沫。

“……请您不要称呼我的家名,叫我的名字。”

“我知道了,索菲娅大人。我的话呢,姓是雅索(读音相当于日语读音的野草 夜总 夜走之类的姓氏),名是伊齐洛(相当于日语读音的一郎),您称呼哪边都可以。”

一方面我觉得被人叫家名会有些许罪恶感,另外也是因为自己不说点什么的话会感到不自然,于是,我就这样允许了男人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但他却对关于名字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很自然地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

我反正是不会叫他的名字的吧。我们之间不过才这么一层关系而已。

即便如此,他还是个名字很奇怪的男人,叫伊奇洛、雅索什么的,是在异国出生的人吗?

“这地方不能办事。我们换个地方吧。”

“……好的。”

男人依旧保持着柔和的笑容,打开了房门。然后他用眼神催促我跟过来。我站起来,默默地跟在男人身后。

走过门,我穿过的是一条昏暗的走廊,走廊的两侧有很多扇门。

我余光撇过那些门,走过去,然后男人终于在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他从怀里取出一串钥匙,将其中一串插进钥匙孔打开门。

“这边,请进。”

“……”

我照他说的进了房间。虽然说不上恐惧和不安,还是有点紧张。

房间里格外明亮。天花板上的照明装置为房间带来了充足的光线。比起刚才签订契约的接待室,这里稍微宽敞一些,角落里摆着一张大床。

仅仅这么看的话这里似乎是个平常的卧室。但,从天花板上挂下来的锁链、贴在墙上的手铐,以及放在台子上的各种前所未见的器具,都在述说着这里的异常性。

看到这一幕的我,不由得稍稍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索菲娅小姐?”

“啊……”

他关上门后,走进房间,抓住我的双肩。我透过衣服,感觉到男人粗壮的手指。我轻轻扭动身体,但在他的手臂之间,我的身体纹丝不动。
因着身高差,男人的声音是从我的头顶传来。

“首先呢,我想请你换上专用衣。”

“?”

男人的言与行,是错位的。

因为我既看不到要换什么衣服,肩膀也还依然被他牢牢抓着。

“来这边吧。我在房间外面等着。”

“诶……”

男人突然抬起一只手举到我面前。那只手中握着的是一布与绳结结合在一起的不明所以的物事。它是白色的,就仿佛是什么东西的饰物。

从男人沉默的样子,我察觉出他应该要我拿起这东西。于是我就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谜之物体。就在这一瞬间,我身后的男人便离开了。

“那么,索菲亚小姐,等你穿好了,就叫我一声。”

“啊,好的……”

回头一看,男人已经走出了房间。

我对他干脆的退场稍稍感到一些踏实而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我冷静下来,重新对于现状,和自己现在处于怎样的处境有了一番认识。

那个男人交给我的东西,现在正握在我的右手中。

那个男人所说的是‘换衣’的命令。

“这、这是……”

我把手里的东西仔细地展开,再次确认了一遍他是什么东西。在明白了它是什么之后,我感觉整个脑袋都被一股热气息所包裹。

男人给我的是……内裤。

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几乎就只是一条带子的下流内裤。

用来覆盖重要部位的部分仅仅一丝布条那么一点,让人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会穿这种东西的女人。

“……呼,冷静点,索菲娅。”

我深呼吸,唤回自己的冷静。区区这条内裤这种程度,还没有任何问题。

反正也只有那个男人才能看到,这里发生的事绝对不会泄露到外边。再说,考虑到我写的委托书中的内容,这种程度的事情,我不是一开始就预料到了吗?

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游戏,只是为了满足对于知识的好奇心,这样的行为而已……。

我一边为心中的‘某种东西’寻找着托辞,一边慢慢地,把手放在我衬衫的纽扣上。

记事起,我就已经有了魔术的才能。

父母总是向周围的人炫耀我,周围的人也说我是神童。被表扬并没有什么不好,幼小的我,只是单纯地感到高兴。

9岁进入国立魔术学园后,周围对我的评价也没有多大变化。

据说,我是学园史上最强的天才。
据说,我是改变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

说法各式各样,但每一种都是对我变着法的赞誉。

但是,那时候,我心中就已经没有了“被表扬了就会感到高兴”这种单纯的想法了。毕竟成功已经成为理所当然,一成不变的称赞我已经听了无数次。

……我觉得我自己的性格也真是好。


我以首席的成绩进入学院,从第一次考试开始就连续取得满分,成功完成了许多实验,还写了许多论文。进入炼金术专业后,我又不断在这个领域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现新的方程式,不断开发着新事物

虽然很多同学都想超越我,但谁也无法与我匹敌。无论是知识还是技能的比试,在所有方面,我都是常胜将军,成功只是我的日常而已。

在我12岁的某一天,国王亲自给我颁奖。为了表彰我创出新的炼金术,我被认定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师。更是被给予了学园教授助理的职务,鼓励我今后继续在研究上精进。

国王那夸赞的笑容、大臣们满足的颔首、观众们雷鸣般的掌声。即便受到了如此前所未有的称赞,我的内心却并没有浮现出丝毫的“喜悦”之情。

一切,都是从那时起。我的身体深处,开始被一股不明来源的火热所烧灼着。

究竟、有、谁、能、教、我、挫折、的、滋味、啊……

……我开始想着这种事情……就是从那时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