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恶魔骗TS 第三章 5话

黎明之时。依然沉浸在些许的性交余韵中的我,在床上瘫着,呆然地思考着,将来该怎么办。
那些挂着冒险者名头的黑道,大概直到找到犯人……也就是找出来我们之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放过我们的话,不仅宝物房间可能被抢走,更重要的是,他们这种人最重视的——自己的面子也挂不住。
「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真是的……」
我深深地叹息。
「……嗯?涟小姐……?」
尤薇听到我的声音,在我的身边睡意惺忪地回应着,努力睁开了眼睛。
「啊,你醒啦。不好意思呢」
「没什么……您还在为昨天酒馆的事情而烦恼吗?」
「……嗯,差不多」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和您聊一聊吗?也许……我也能成为您的助力。」
「……」
我思考片刻后,决定跟尤薇聊一聊。
我这种程度的脑筋,实在是不太可能突然冒出来什么神点子,通过和别人的对话,或许倒能浮现出什么好想法。
于是,我把包括宝物房间事件和我技能的事情的一堆事情按顺序讲给了尤薇听。
转念一想的话,尤薇像这样子好好地和我谈话好像也是第一次。我们之间一直做的事情就只有做爱。而我们之间的沟通也就只有在日常自然而然的那些对话而已。我应该是非常明白的才对——她这样绝美的少女,一直以来是怎样的,仅仅只被别人渴求性方面的快乐……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的话,她等于是活着的性爱娃娃,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这位银发的少女,虽然确实是我的性奴隶,但也毫无疑问是一个人。因此对于我待她的方式,也感到有些抱歉。
听完我叙述的尤薇,低下头沉默了数秒。
「……原来如此,是这样子啊。」
接着,她抬起头,紧紧盯着我的双眼,开始讲话。
「总之,我认为现在我们的选项有四个,【隐蔽】、【恭顺】、【敌对】、以及【庇护】。」
「哎?这些是什么什么?能解释下吗」
……怎么感觉尤薇身上的气氛都改变了似的。
「是的。首先是【隐蔽】,这说的是,先遮掩住涟小姐干过的事情,然后继续迄今为止所进行的迷宫探索。这种选择的情况下,那个,涟小姐的稀有技能……是【财宝神的宝藏】对吧?使用它的时候,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在城市里的时候最好干脆不要用。万一被谁看见的话,就暴露了……。
而且,迄今为止打败的哥布林的装备虽然可以卖掉,但是今天往后开始,就没法再期待那方面的收益了……因为,仅仅两个人道理上来讲是不可能运送那么多铠甲的……所以【隐蔽】虽然是最安全的,但也是会让收入下降的方案。」
「原来如此」
面对尤薇这一番有些饶舌,但却思路极其清晰的说明,我也被震住了,认真听完点头。
「下一个是,【恭顺】。这个讲的是将涟小姐的稀有技能坦诚地揭晓。然后把之前的到的物品悉数返还给海耶纳库尔他们。对之前不晓得潜规则而道歉,然后,如果约定让涟小姐的技能耶为海耶纳库尔他们使用的话,被允许的可能性很高。」
「嗯……」
海耶纳库尔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明知禁忌还去触犯。
要按他们的说法的话,只要是做到一定程度时间的冒险者,自然而然都应该知道那些潜规则。
虽然这是潜规则,但也依然是冒险者和冒险者口口相传的东西吧。
一般来说肯定是新人们参加冒险者小队的时候学来这些东西的。在他们受教育的时候,肯定会见过很多次宝物房间。那个时候,老兵肯定会教新人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碰,不可以向宝物房间出手什么的。
布拉乌说,宝物房间小组也可以说是为了接济那些有困难的冒险者们的帮助组织,也就是「弱者们的集团」……因此, 仅仅因为这一点,他们所占有的领域被别人侵犯的话,应该会拼死反抗。因为不反抗就只有等死一途。
正因此,战斗者的组织们才不会去打他们的宝物房间的主意。
就这样,潜规则才在冒险者之间广泛传播开的。
假设,有不知道潜规则的人把宝物房间的东西带回来,那肯定也是要数十人的人手才能做到。在数十人当中都没有一个人知道潜规则,基本是不可能的。
即便如此,有人还坚持这么做的话,那就必然是宝物房间小队的死敌。

但是,我的场合却是极为特殊的例子。因为我的解析技能和【财宝神宝藏】技能是特异技能,我自己的经历又是完完全全的新手。巧合重叠,才造成了触犯禁忌。
只要诚心诚意说明情况,应该会被接受。
即便是不接受,他们也绝对会非常渴望解析这样的能力,毕竟每月的宝物房间探索是他们的主要工作。
「选择这个方案的话,恐怕涟小姐的待遇并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如果不好好对待你的话,万一你逃去其他的宝物房间小队,又或者被顶级冒险者队伍挖走,就太亏了。为了笼络涟小姐,工资也不会欠你吧。但是,这个方案我个人却不推荐」
「诶,为什么呀」
「……因为人类的恶意,要远远超过涟小姐所知的。男性这种生物,比起长远的利益来说,常常更优先眼前的欲望。特别是冒险者,这种醉生梦死的人群,更在乎瞬间的快活的倾向就更强了。想想这种这时候,像涟小姐这样的美人出现……那个……虽然我说的可能不好听,就像是雪白的羔羊落入狼群……我觉得实在不是什么好选择」
「原,原来如此呀……」
却是,尤薇所说在理。这方案等于是直扑到敌人的怀中,羊入虎口,过于危险。
而且,这美丽又美味的羔羊小姐,就算是事前不知情吧,但是触犯禁忌的过错是事实,难辞其咎。有这样的把柄在人手里,如果哪天要被人责难的话,我实在很难过自己这一关。
有着罪恶感,而性格又弱气的巨乳美少女……而且在异性眼中又过于有魅力,即使是一亲芳泽,就能让人欲仙欲死。
这玩意……选了这个方案的话,我简直是直达公众肉便器女的路线了。这真心敬谢不敏。
虽然,这条路线的话我一瞬间就能完成恶魔给我的指标,但是走这路线的话倒还不如死了算。
再说了……如果选择这个方案,我等于是和库洛乌立刻就要散伙。就这么让那个处男一个人离开,也实在太可怜了些。
「接着是第三方案,【敌对】。这个方案,我比起恭顺来说还要更加的不推荐……如果这么做的话,结局是,涟小姐日日夜夜都要被骚扰,每天都无法安睡了。如果想要这么做的话,需要每个月迷宫的形状改变的时候,就将那一天所有宝物房间的宝物都回收掉。想让那支宝物房间小队无以为继,就只有这一个方法可以选。
当然了,如果这么做的话全体冒险者都会混乱,再说,不仅是海耶纳库尔,所有的宝物房间小队都会和我们敌对。那简直就是以一人宣战全世界了。我说这个方案,更多的是想表达,请您万万不要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意思……抱歉」
「没事。谢谢你。没关系的,我其实也不想要这样做的。」
「是吗……那就太好了。」
尤薇放心似的笑了,然后将最后一个方案说给我听。
「最后的方案,也就是【庇护】。这方案是说,寻求强力的组织或者强人的庇护。候选对象有军队,贵族,商会,一流冒险者小队等。军队或者贵族的话,比如对于兵站来说,涟小姐的【财宝神的宝藏】拥有战略上的价值。魔法师都盯着宫廷魔法师的位置,商会也是同样的。因为拥有一人之身就能运送大量物资的能力的话,赚大钱太容易了。
一流的冒险者都长期进行着需要常年在外居住的深层探索,在这种时候,物资运送实在太辛苦了。涟如果能做搬运工的话,不仅是打败「迷宫守卫者」,就连到达魔界也并非不可能吧。
这个方案的优点是,能够借助强于海耶纳库尔的力量将海耶纳库尔排除在外。但是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会落入比海耶纳库尔更强的力量的手掌心里。……这方法的最后结局,也许是至死都要从属于那个组织,为他们打工到死吧。对他们来说,你离开就意味着会被灭口,这么思考也不夸张……」
「所谓的【庇护】,有点像是最终的手段呢」
「是的……是防止落入海耶纳库尔之手的时候选择这个的感觉。并且,这个方案比起成为迷宫帮派众的一员,要有更多的出人头地的机会吧。」
「这样子啊……」
隐蔽,恭顺,敌对,庇护。我在脑中整理这每一项的好处和坏处。
首先隐蔽的好处是,我可以不在意别人而独自生活。缺点是,无法使用【财宝神的宝藏】,并且一旦暴露了会被人们记恨。
【恭顺】的优点是,可以获得海耶纳库尔他们的支持,并且受到庇护。但缺点是,想要脱身也很困难,并且由于周围都像是黑道一样的伙伴,贞操会遭到大危机。精神上的压力也会山大。对我来说,就好比是,为了逃离同班级同学的欺凌而跑到外边,结果变成了不良少年组织的专用钱包,换他们来欺凌一样的感觉。
【敌对】的优势是,如果能歼灭敌人,就能从今往后独占宝物房间的收益。缺点是,会成为全部宝物房间小队的敌人,从此活的心惊胆战,换句话说,不可能考虑。
最后是,寻求【庇护】。优点是,能得到强力者的庇护,以及能获得与自己的价值相符的一定的地位。从此也不会再受其他势力的干涉,万一干得好,有可能出人头地。缺点是,从此远离自由自在的生活,并且,至死都很难从那个组织脱身了。
…………什么嘛。我考虑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得出的结论,其实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隐蔽了。
我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一直到这件事彻底被人淡忘之前,或者是直到我们能越过宝物房间小队的主要活动区域,也就是第三阶层,成为第四阶层的冒险者为止的期间内,我都必须要限制【财宝神宝藏】的使用。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虽然很难放弃【庇护】这条路的前景,但是,说到底,这是一个任何时候选择都不晚的选项。如果确实走投无路就走这条路也没什么。换句话说,就像是兜底般存在。如此这般,应该尽量先选择隐蔽,让选择的空间越大越好。
「嗯,谢谢啦。很有参考价值」
「不不,只要能稍微成为涟小姐的一点点助力,我就很高兴了……」
尤薇说着脸红了。
「不过说起来,尤薇的脑子可真好使啊」
我以为她只是一名可怜又顺从奴隶少女,结果,却是意料之外的有想法。简直惊到了。如果我再不加把劲的话,不不,其实平时她的脑袋就比我好使多了吧?
「不,怎么会有那种事……」
虽然尤薇想要谦虚,但是能短时间想出这些的她当然不普通。至少,农村的无知少女事绝对说不出这些的。也就是说,尤薇应该是在哪儿受过不错的教育才对。
嘛……我倒是也没有去追根究底的意思。尤薇是我可爱又H的性奴隶,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存在,知道这点就够了。

「哈呜……」
我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对宝物房间出手了。带来的只有坏处。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我想着想着,忽然就有了一个想法。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从恶魔那里得到的知识中,并不包括这些人间的潜规则的缘故。
那个妖艳的红发恶魔给我的知识非常多。包括世界观,人种,一般的常识,魔法相关知识……拜起所赐,我才可以这样没有什么特别障碍地在新世界活下去。
但是当然,在这些知识当中也有遗漏。假设我当初得到的知识是这世界上的所有知识,我现在也根本不可能是冒险者,可以去直接做学者了。
我并不了解这世界的魔界或者天界,对于迷宫的底细也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有多少层。
我被赋予的知识仅有关于魔法的知识以及这个世界一般人大概都知道的东西。甚至于在冒险者公会的升级是付费的都不晓得。
而这一次的潜规则也是局限在冒险者小圈子里的常识,和恶魔会告诉我的常识相去甚远……
而相对的,什么冒险者分为战斗和宝物房间两种主攻路线……魔力持有者会受到优待……这种信息我却知道……
不管怎么说,这种知识的诡异断层,只能让人感觉到一种阴测测的恶意。
把咱变成女的放进这个世界里,然后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背刺……给人感觉就是这样的恶意。
如果我完全依靠被给予的知识做事,或许迟早还要跌进坑里吧。这一点,我不得不留心。
「……………………啊嗯,涟小姐?」
「没啥啦」
「好的……」
不管怎么说我先一边揉着尤薇柔软的小屁股肉肉,一边思考着今后的方针。
只要我们不能拿回哥布林的装备,以我的战斗数值来说,我也只能与一般冒险者一样,靠战斗的魔石作为主要收入来源了。
魔石的交换汇率有两种,一种是以阶层数平方的银币换取,比如,二层的话就是四枚银币,三层就是九枚银币
我们一天的生活费大约是五枚银币。
这是因为我每天要入浴,换床单,三餐吃的还不错,不过对于从日本过来的我来说,这样的生活只能说是一般般的朴素。
为了维持这样的生活,如果一直在一层打怪的话,我和库洛乌需要每天不休息打十个魔石以上才可以。
这终归对库洛乌的负担太大,而我不小心可能也没法付得起对他的「奖赏」。
那么,该怎么办?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提高收入,减轻库洛乌负担。
明天开始,我要主攻第二层了。那样的话,收入简单变成四倍。
阶层适合的等级,基本上单纯就是冒险者的等级。
一层适合lv1,二层适合lv2。
但是呢,这是对于四人的标准冒险者小队而言的。新人的话,我们这样的二人组直接去挑战可以认为十分不谨慎。
但是,我这里要赌的是库洛乌他看上去具备相当于四名lv2冒险者的实力。再说,还有魔力持有者的我在。
如果说,对于库洛乌这有些过于严峻的话,到时候逃跑就行了。
于是,我决定了,对库洛乌提议以二层为主攻目标。

1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