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恶魔骗TS 第3章 3、4话

前文连载在sstm和真白萌上。sis或许也有一部分

第3话

最后的这只哥布林巨大幅度的斩击从起势就被库洛乌的剑顶住了。甚至,连双剑相抵都算不上。库洛乌的剑简单地让砍过来的哥布林剑像豆腐一样被切断。哥布林看着自己的断剑那瞠目结舌的表情,可让我记得太清楚了。
他的手法是一如既往的干脆利索。他转过来就把地上的被麻痹的哥布林们全部斩首。这种对无力反抗的敌人的单方面屠戮的行为虽然看上去过于残酷,但一旦他们脱离麻痹状态,被屠杀的就是我们了。就算很可怜,我们能给予的慈悲,就是让他们痛快地上西天。
我这时也仿效库洛乌取出匕首,原本也打算向哥布林戳下去,但手却停住了。因为面前的哥布林的脸上写的是很明明白白的畏惧,那是即使种族不同,我也能看得懂的感情。我知道,我的手正在擅自颤抖。
杀了他们!虽然我自己这么催促自己,手却不听话。
其实想一想的话。刚才我为什么要使用【艾利卡的束缚】呢?
在众多魔法中,当然有一堆攻击性高的选择。而艾利卡的束缚,不如说就只是辅助型的魔法。
即便如此,我还是选择了艾利卡的束缚。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就是我内心里不想要让自己的手沾上血。
「怎么了吗?」
我在这边僵住的时候,了结了其他哥布林的库洛乌走了过来。
「啊,哎呀,你来的正是时候。能替我杀了他们吗?虽然我现在才注意到……杀了这些家伙啊,衣服会被弄脏的说——」
我把匕首亮给库洛乌看,然后尴尬地笑着说道。也许我的脸部肌肉正在抽搐。但是库洛乌对此什么也没说,「的确不让血污弄脏是很需要手法的呢」,他笑了笑就象刽子手一样轻松地把哥布林挨个斩首。
库洛乌对于眼前哥布林的屠戮,心态倒是毫无波动。

「好耶!这一次又有了外快,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咯!」
库洛乌离开迷宫时如此说道。
在那之后,我们从哥布林们身上拔下来魔石,回收他们的装备和宝物房间的装备,就离开了迷宫。
顺便一提,他跟我说,刚才的战斗就算没有「奖励」也没关系。因为我自己也用了魔法。即便库洛乌他做的工作是实打实的,但或许是他注意到了我那时的表情很僵硬,所以体恤了我的感受吧。
「也是,那就这样吧。啊,对了,我能带个人来吗?」
我想起了尤薇的事,就说了。
虽然一直让她吃旅店饭也行,但也偶尔想让她吃一下外边的好吃的。
「带来?难道说……男的?」
库洛乌少有的脸色不好起来。
「不是。女的。是我的奴隶来着,就是想让她偶尔也吃点好吃的。」
我刚说完,忽然觉得,啊,糟了。
库洛乌是前剑斗士。也就是奴隶。而作为前奴隶的库洛乌,对我拥有奴隶会怎么想?
我战战兢兢地看着库洛乌。
「原来是这样啊,能增加妹子的同伴我当然是大欢迎啦!」
库洛乌却完全没有一点上心的迹象。只是大咧咧这么说着。
我,完全搞不懂这货的思考回路啊。虽然我长年累月都是看着他人的脸色活下来的,但对他这样的,我却看不懂。究竟是他长了一张太过于难读的扑克脸,还是说,他真的就单纯只是没头脑呢。
估计是后者吧。我这么想着,随口继续说道,「那咱就先洗个澡,把难闻的气味洗掉,之后再集合吧。既然你提出来的,就负责调查一下好吃的地方吧!要是有一点不好吃,库洛乌你就要负责买单哦!」
「了——解。那我就来介绍下我的主推店家吧。是昨天才找到的。但是在它的价位来说,是真的好吃。就是这家——」
库洛乌傻笑。而我则故意露出戏谑的微笑。
「希望库洛乌你的味蕾不要像脑子一样不好使呢……那,咱们之后再见啦」
之后,咱也必须要先给尤薇准备出门的衣服才行啊。我期待地笑着,向旅店走了过去。

第4话

「喂!库洛乌!——」
当我俩赶到汇合地点点时候,库洛乌已经到了那里了。
不知怎么的,觉得还有点小兴奋和小雀跃。就仿佛是头一次赶赴约会的初中生似的。
库洛乌望见我们,表情一下就亮堂了起来。
「喔喔,我等得花儿都谢了啊。那边是你说的要带来的人?」
「就算是这样你就不会说点客套话吗……这位是尤薇。如果因为是美少女你就出手的话,立刻杀了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身边的印发美少女介绍给他,但我却注意到,尤薇的表情很是僵硬。
「尤薇……?」
「涟小姐……这位是谁?」
「啊——我还没介绍给你。这家伙叫库洛乌。是和我组队进行迷宫探索的人。」
「是,这样子啊……」
尤薇的表情却黯淡下来。这是怎么了呢。我看到她这表情,自打买下她来还是头一次。
就不久之前,我告诉她今天要到外边出吃馆子的时候。她还因为久违的外出而欢喜雀跃呢。
「怎么了呢?难道说是,肚子疼?今天要不就算了?」
「不。我只是,稍微对男人有些不擅长。……没关系的。请不要为我而挂怀。」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禁回想起来在我之前买下她的变态伯爵的事情。
虽然我没有特别去在意那件事,但对她来说却成为了心理阴影,或许甚至是轻微的男性恐惧症。
我轻轻瞟了库洛乌一眼,他也显得有些心情不佳。
……虽然要体恤尤薇的心情,但库洛乌也不是什么坏人。如果事到如今还要把一起吃饭的事叫停,就太对不起库洛乌了
「啊——库洛乌他,虽然对于处男这件事多少有些固执,但是内在还是个好人啊。大概,他不会做什么招尤薇讨厌的事情的……喂,库洛乌!」
我一个劲对库洛乌使眼色。你懂不懂啊,库洛乌?
「处男什么的是说的多余的话。但是,虽然我库洛乌看起来是这样的吧,但意外的可是有着极为绅士的风评呢!」
「是以变态为名的绅士吧!」
「不对!是真真正正的绅士。」
他把事情尽量说的轻松。我对我库洛乌的认识也有所改观了。这个男的,意外地懂得阅读气氛呢。
我又悄悄瞟了眼尤薇。她明显是放松了不少。成功啦。
「——处男。太好了。」
「嗯?尤薇,你说什么了?」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涟小姐。」
「是吗?」
「总之,赶紧去吃番吧。要是不早点位置都没有了。」
我对库洛乌点点头。确实,现在是该吃晚饭的时候。如果不快点很有可能赶不上占位置。
我们跟在库洛乌的身后。

「为了各种事情,干杯!」
「干杯!」
「干杯!」
我也适当地迎合二人,倒了一点酒进到杯子里,一起干杯。
库洛乌带我们来的是一家典型的酒馆。
许多结束了迷宫探索,看上去很强的冒险者都在里面熙熙攘攘,看上去有点乱。
虽然带尤薇到这样的店家让我不太放心,但究竟侍者也是漂亮的女孩子,而这店又是库鲁乌推荐的,最后料理的品质也没话说。
特别是,牛肉蔬菜汤里的肉,全都煮到了柔软多汁、及其可口的程度,鸡肉丸子串也是绝品。
「嗯咕恩咕。噗哈!这玩意就是麦酒吗。头一次喝,还真不错。」
啤酒一上来就被库洛乌顿顿顿地一口气喝掉。那是很符合他满身肌肉身体的开怀畅饮。
「是吗?对这种我可不在行啊。如果说是鸡尾酒的话,我倒是能喝一点……不过库洛乌你居然是第一次喝啊?真是意外」
听了我的话黑发的青年就只是耸耸肩。
说起来,库洛乌他是前剑斗士。对于奴隶来说,酒自然是不能随便喝的。
话虽如此,作为对剑斗士胜利的褒奖,或许也是有这样外出的机会吧。恐怕库洛乌他自己是尽量避免无谓的消费,一直存钱至今的。
说起奴隶,就要说到尤薇。比我岁数要小的她却能喝啤酒,没问题吗这个?
我这么一想,朝她看过去,她却已经一口干了。
「……真好喝的说。嗝呼~~」
「这、这样子啊。有点意外呢。要不我也喝一点?」
尤薇听了也不住地点头。……我不会就这么喝着喝着然后就人事不省什么的……吧?
「不过,冒险者也是,意外的轻松的职业呢。我还以为,会是更加难搞的。」
「嗯,是这样呢。收入也不错。但是,那难道不是因为库洛乌本来就很强吗?」
这不是客套。是我的真心话。库洛乌很强的。
「哈哈——是这样啊?但是,涟你也意外的强哦。魔法这种东西能这么强力,我以前还没意识到过。虽然我是第一次见识,但是,真的,那可真是不得了呀。」
我也这么觉得。正想要这么说的时候,我慌忙捂住嘴。再怎么说,一个刚掌握魔力的人第一次就用出魔法来,也太过于不自然了。
「涟你是技能持有者,如果是你的话,无论到哪儿都会是抢手货吧?」
「嗯,或许吧。那我明天开始就去找找工作看」
我狡黠地笑了。而库洛乌倒是明显愣住了。
「我只是开玩笑啦。别看我这样,我这人可是很怕生的。」
库洛乌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什么嘛。吓死人了。差点把我酒都吓醒了。」
「啊哈哈」
「——你们真快活啊。稍微陪陪我们如何?」
突然,边上却插进了别人的声音。库洛乌好像兴致被搅和了一样,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谁啊?」
一直看上去十分开朗的黑发青年,却发出了冰冷的话音。他还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吗。我忽然见到了库洛乌的另一面。
「哎呀。别这么警惕咱们嘛。我啊,叫布拉乌。是给你们这些新人们,稍微带点打工的活来的。」
跟我们搭话的是看上去不怎么像是冒险者的纤瘦的一个男人。茶色的头发,蓝眼珠,长相柔和,一眼看去泯然众人的一个男的。冒险者,与其说他像冒险者倒不如说更像是哪家店里的店员。
但是,我讨厌的就是这种人。虽然一眼看上去没什么,暗地里却总是有小算盘。那些欺凌我的主犯们,从前也是这样的男人。对他们来说,除了对自己有价值的一些东西之外,世上其他东西统统是垃圾。他们的眼神冰冷,就是想着这种事情。
他们就算是擅长伪装,对于我这样长年累月都察言观色苟且偷生的人来说,却是不可能骗到我的。这人就是人渣。尤薇也似乎从他身上感到了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袖子。
「打工?」
「是的。对于冒险者来说,有专精于讨伐魔物的冒险者,也有专精于探索宝物房间的冒险者,这你们了解吧?」
我有不好的预感……虽然库洛乌也这么想,但是微微地……仅仅是微微地,他的眉毛还是挑起了。
「知道」
「那样话就好说了。实际上啊。那个所谓的宝物房间, 也有很多需要确定的事项。现在,以宝物房间为专精的小组有十组。每月的十五日,在迷宫的构造变化的时候,他们会花一周的时间,探索到三层为止的宝物房间的位置。等到找到了所有的宝物房间位置,十组人就会一起抽签决定。这个宝物房间呢是这个小组来搞定。那个宝物房间归那个小组。当然,离入口最近的房间人气自然最高。……啊,这和现在要和你说的没啥关系就是了。」
茶色头发的男人苦笑着挠挠脸。
「就这样子呢,配置方式决定好了之后,小组就挑好人,朝宝物房间前进。说起来,今天我们的小组——海耶纳库尔,朝我们负责的宝物房间前行……然后,谁知道!竟然,那里什么都没有了!」
……那是我搜刮的宝物房间。我的心脏忽然开始激烈地跳动。
「这可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呀。实际上啊。宝物房间的小组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帮助组织,为的是让那些,让不擅长于为了达到每月十个魔核的最低定额而搏命战斗的冒险者们,也能多少吃到一些保底而存在的呀。这可是迷宫里的潜规则,大家都晓得的。正因如此,战斗派的小组们也都不会对宝物房间出手。」
我的手微微颤抖。为了掩盖这一点,我死死地攥住酒杯。
「然后?那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库洛乌仿佛已经对话头兴味索然似的,随意地敷衍着布拉夫的话。他那完美的扑克脸,此时真是太靠得住了。
「嗯。其实,这事和你们也没直接的关系呢。只是呢,你们之中,我们从宝物房间回来的时候见到的人说见过你们的样子呀。因为那里有一名超美少女冒险者,他们记得可是很清楚,那冒险者是这么说的呢。」
我此时仿佛全身的毛孔都瞬间张开一样,感到毛骨悚然。冷汗冒了出来。心脏使劲地跳动着,盖住了我耳边的其他声音。
「是怀疑老子嘛?」
库洛乌面色不善地嘟哝了一句。茶色的青年却轻浮地耸耸肩。
「怎么会呐?仅仅只是两个人,怎么可能把宝物全带回来呢?」
听到这话,我一下明白了。
「但是呢,我们也在想,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线索呢?宝物房间的宝物可是有很大的量的。运出来需要相当多的人手。……你们几个,难道没有见过,一群冒险者嘛?」
他的目光像是探寻什么一样瞟过来。而对此,库洛乌只是再度兴味索然似的,半伸着懒腰回答——「毛的线索都没有啊——」
「那边的小姐,又如何呢?」
蛇一般的冰蓝色瞳孔直勾勾地盯着我。仿佛在我的心脏上,有一个手指凉飕飕地抚摸上来似的,我艰难地挤出几个单词。
「知、知道才怪。赶紧,去找别人吧……」
他又看了我一会,终于,直到库洛乌「喂」了一声,他才把视线挪开
「这样啊……嗯。明白了。反正本来也是没指望呢。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一定告诉我们哦。如果是有用的情报的话,会给你们谢礼的。」
「那个……」
我觉得,不应该问。被怀疑,只需要1%的理由就够了。
但是,我的嘴巴却自顾自地,擅自说起来了。
「嗯?怎么了?」
「如果……你们找到了犯人集团,要怎么做?」
「当然是,杀了。」
我不由地咽了口吐沫。虽然那男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我知道这男人是把真正会做的出的事情,当作故事一样轻描淡写而已。
「对于在迷宫里谋生的人来说,不要对宝物房间出手是理所当然的规则。不能守规矩的人,就不是人了。而是魔物。魔物的话,就要杀掉。这难道不是我们冒险者的工作吗?」
男人说完,微微笑了。
「你也是,如果见到了那混蛋魔物,请一定告诉我哦。」
说完,男人就这样离去了。
库洛乌像老鹰一样眯着眼睛目送男人离去之后片刻,才低声叹息。
「……看来咱们的外快没了啊。」
我对于库洛乌的话什么也回答不上来,只是面色铁青地兀自发抖。
而拯救了我的,是担心我,而用温暖的小手握住我的手的尤薇。

「呜呜呜……!」
从酒馆逃回来的我,一躺到床上,就团起来瑟瑟发抖。
好可怕。我这么后怕,还是第一次。
那是出生到现在,第一次从别人那里感到这样直接的恶意。
那种杀意,和在日本的时候那些小屁孩的欺凌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那些一不小心触到了黑道霉头的一般人,或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那种,能够轻易将自己的存在吞噬掉的组织的恐怖,向我整个人袭来。
早知道就不做那些事情了。那可不是一句不知者不罪能遮掩过去的。要被杀了。我们做的事情一定会暴露,而我会遭遇比死还痛苦的不幸,被无情地惨杀。
那种悲惨的想象,一旦来了,就萦绕着我挥之不去。
好冷。身体仿佛从骨髓开始向外冻结。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自己孑然独立。
我忽然好想回到日本去。虽然那里有欺凌我的孩子,但是,也是安全的国家,我的双亲也在。要是,当初没有拜托那个恶魔就好了……
我现在的感受,就仿佛是忽然被冷水浇头浇醒了一样。我瞬间,回归了清醒。我初次真正地体会到了,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危险。
身体卡塔卡塔颤抖着。呼吸都困难了起来。有点,想要吐出来。
「……涟小姐」
忽然,我的身体被暖意所包围。
「尤薇?……」
银发的少女,从身后将我的身体紧紧拥抱。
她那边主动接触我,还是头一次呀。
「没关系的哦。涟小姐。没事的。」
「……」
那是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话语。但是,我的内心,却渴望着这样的话语。
「尤薇,尤薇!——」
我就像幼小的孩子一样,紧紧贴上去,进入我奴隶的怀抱之中。我的头,在她的小腹上蹭蹭。
尤薇则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安慰着我。
在这样的抚慰之中,我感觉到自己寒冷的内心渐渐融化了,不安也渐渐退去。
「涟小姐,请朝我这边」
听到这话,我抬头,望向尤薇的脸。啊她的嘴唇,好柔软的样子。
来临的,是吻。
那是尤薇头一次主动亲吻我。在微微的困惑中,我的胸口也充斥了意外的喜悦与雀跃,心咚咚直跳。
「嗯……呼」
就这样,尤薇推倒了我。她的舌头也闯进来。
鼻息混乱,双眼湿润,红潮涌上脸颊,尤薇兴奋了。
「嗯嗯」
胸口流过快感的电流。尤薇温柔地揉着我的双乳。
「尤、尤薇……?」
「请尽情地享受,把不安,全都吹到天外去吧……」
尤薇轻轻的说着,朝我妖艳地,微笑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