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和银姬~灭世双子 #6话


更新,好好的润色啦。这样看上去,会顺滑多啦(

—-

6 惩罚

「我……不是四公主艾尔·欧汀。」

披着黑色纱雾的少女,在冰海上的筏子上蹲着,出神地望着海面。

哪天两人命运般的重遇之后,黑王子把她放在筏子上一起漂游,已经有许多天了。

但对她来说,大脑还是混沌的。时间还没有形成明显的意义。因为很多事情还没想清楚。

「既然我不可以是四公主艾尔·欧汀。……那,我又是谁呢?」

王子在浮冰之间跳跃,钻入大海中,与水里的鲨鱼搏斗,一时间海面染红。她无视了。

王子挥舞着雾气形成的鱼叉,迎着滔天的海浪,将浮起来的章鱼巨兽穿了个透心凉。她也无视了。

少女只是思考着自己重现于世的意义。

那边的黑发青年身上正缠绕着巨量的黑色雾气。那是正常人绝对不可以接触,更不可能承受的东西。承受了那个还没有事,与其共生,运用自如。现在的他不但不再是文弱的王子,反而倒渐渐像是传说中的勇士。就算他马上杀个巨人,屠个龙,少女也不会感到奇怪了。

那就是邪龙之力,从自己身上传导过去的力量呀。那是两人之间契约的体现。她赋予他力量,而他将会去毁灭。

「那么我,就只能是邪龙的体现。是恶之源的容器……只能是这样。」

她感受到黑发青年身上生命的搏动,以及纯黑的波动。

两人之间的链接很强烈。她能够闻到他的气息,他也一样。因为他的雾气本就是属于她的。混合着两人独有的「体味」,这种认亲一样的识别,就仿佛是动物之间互相以气味辨识伙伴家人的机制。

而她自己的灵魂,也仿佛站在一汪无垠的黑色之海上。纯粹的邪恶力量仿佛也在她的亢奋中激昂,产生了不稳的波动。

她很不甘心。她是那么恨这个男人。这个叫做希诺的男人。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沉醉于与他的链接之中。

两人的契约。「毁灭的双子」。这样d一对,听起来很是悦耳。

有那么一瞬间,少女似乎沉醉于这样的妄想之中。他们一起化为黑色的死兆星,给这个可悲的世界带去地狱。

好不容易有了这样崭新的人生。何不尽欢。

「……呵」

这时,希诺忽然来到了少女身边。他就突然地一把拉起少女的手,把她全身都拥入自己的怀中。 他的嘴唇就这样突然地印上了她的唇。

少女睁大了眼睛。然后,她忽然觉得现在就这样也好。然后,闭上了眼睛。

……

……

「请您务必铭记这一点,好吗?」

谁,在说什么?

「……哎呀,你露出这样一幅『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也是无济于事的呀。艾尔殿下。」

眼下,少女正和一位衣着华贵的男子同处一室。准确的说,是两人正在一个不大的豪华客厅之中,分别坐在一张非常大、非常长的宫廷餐桌的两端,用距离表示尊敬和庄重的传统。

说话的正是那位华服的男子。噢,不对。应该说,是刚刚结识的罗拜塔王子。

但是,少女对于这男人把自己从出神的回忆中拉回来有些不悦。她面前摆着的美味佳肴,基本上一点都没有动。

对面的贵族就是罗拜塔二王子米列,他长得尖嘴猴腮。嘴边和手指上还淌着刚才吃果子迸裂出的红色果肉汁。看上去有些粗暴吓人。

和哥哥梅尔不同。猴子一样的弟弟米列长得矮,但身体里却好像充斥着活跃的能量,眼睛大而目光炯炯。看上去绝不是省油的灯。

他突然叹了一口气。

「……我在说啊。您是尊贵之体,驾临敝国,一切都还陌生,请绝对不可以到处乱走造成麻烦。这间客房就是您现在可以活动的区域。如果要出去,必须经过护卫兵传达,由我知晓之后才可以。明白吗……」

见少女反应平淡。他又夸张地叹了口气。

「恕我无礼。您,真是那个艾尔·欧汀公主吗?」

少女听到这话,刚才的回忆忽然浮现出来。那时候,她明明对自己说了一遍又一遍,她不是,她不能是艾尔·欧汀。

但是,现在却要这样声称。何等的讽刺啊。

「……我就是艾尔·欧汀,白火王朝的四公主。我怎会妄言。」

艾尔微微低垂着双眼。淡然道。

她眼下换上了罗拜塔王宫提供的一套紫色调的典雅礼服,神秘美丽的紫色和她雪白的肌肤互相辉映。带着美丽花边褶的外衫,露出胸口以上的锁骨脖颈与纤细的香肩,由丝质吊带轻巧玲珑地勾住,外衫和少女的肌肤之间,微微留出引人遐想的缝隙。

「……嗯。看你的谈吐也确实像是出自宫廷。虽然和我的印象中的白火国公主不同……但我确实无话可说。毕竟,我应该以前也没和你在正式的场合见过面。如有失礼请原谅。」

「只是……既然父王,还有我,我们都暂且认可了你的身份,你也应该很清楚,自己留在我国,将面对怎样的责任了吧?」米列目光炯炯地从远处看过来。艾尔很清楚,他指的是自己之前给的条件。

由罗拜塔的某位王族迎娶自己。而在未来,他们以这样的联姻,声称、并试图夺取这一份血统在白火王国应得的统治权力。那将会是为艾尔去取的,但更有可能是为他们未来的男性子嗣。也就是说,她要为他们生下有权索要白火王国王位的后代。

艾尔忽然有些后悔了。因为米列说到这里,就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轻轻地绕过长桌,踱步到自己身边。他笑着,虽然彬彬有礼,但在他矮小的身材和猴子一样的面容上并不温柔可亲。他要做什么,似乎是很明显了。

所以艾尔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那一天即兴发挥说的话。

她并不是天生擅长勾引的。倒不如说很稚嫩。但在作为邪龙复生的那一天起,她的开关就解放了。自己的灵魂仿佛永远飘浮在黑色的湍潮之上。那滚滚的邪力中,欲望是无止境的。仅仅是意识到它们的存在,自己都总会感到全身发烫。不受到一丝一毫影响是不可能的。

但是。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啊?做是一回事,在嘴上积极主动地去谄媚,献出自己,又是另一回事。那,像是荡妇。

……「他」喜欢的那样的感觉,还是讨厌?

艾尔忽然心里想到了希诺。心头一滞。她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但是她绝非想要讨他高兴。不如说是恰恰相反。

然而,此时身边的这个矮猴「王子」,却开始不识相地做起小动作来。

他站在艾尔的身后,见艾尔并不回头,便愈发大胆起来。

「……有点忐忑不安吗?艾尔小姐。没有关系的,不用担心。」

他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艾尔的肩膀上。大半的掌心,接触到了艾尔赤裸在外的肩头。在接触的一瞬间她不禁微微地抖了一下。

「……不用担心。因为我。我米列大人,会成为你你的夫君。」

果然如此。

「……我知道。你很担心如果我们不接纳你,那你又还能去哪里……这北地的荒原上可处处是危险。但是,没关系的。只要你能够发誓在今后都乖乖听话。我米列就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给你最高的幸福。只要你听话……乖乖的,明白吗?」

米列的话音从略带恭敬,逐渐变得轻佻起来。他口中幸福也显得十分可疑和暧昧。尽管艾尔看不到背后的他,但那刺眼的视线,却分明是在她的胸口扫来扫去,让她的肌肤微微得起了鸡皮疙瘩。

宫廷侍女为艾尔选定的礼服自然是出自王子米列的意思,而从米列的角度,那美丽的礼服与艾尔微微弧度的钱胸口之间,那空隙简直是在勾引人趁虚而入。只要微微、微微地再凑近一点,他或许就能对少女前胸美丽的圣丘一窥究竟了。

「……那我要怎么做才算是乖呢?」

「……先告诉我一件事,为什么我的老爹会认识你?」

「我不知道。」

「好吧。我想也是。」

米列耸耸肩,似乎接受了这个答案。但他为什么要突兀地问这个?

「……我爹……父王。他可是个怪人。他们这一代人,都和那个海贼皇帝一样,是着了魔。脑子有问题。你最好要从现在搞清楚一件事。他看你的眼光不正常,他对你的想法,可和我不一样。」

米列大声地说着, 嘴巴凑近艾尔的耳边。仿佛是刻意对她吹着风,挑逗她一样轻轻地耳语。这让艾尔脖子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但她至少表情上依然是处变不惊。

「我猜呢,他留下你可能是因为,想把你卖给你的王兄,王姐……那对红蓝的双子,也是两个疯子。我可是知道他们的。嘿嘿,怎么,有点感兴趣?就算在这里,我也了解外边的很多事,和我那个蠢哥哥不同啊,如果你乖乖的,我也会帮你打听,比如说你的故乡发生了什么事……在白火王国你的亲戚们,现在是谁在统治。……然后,再说说我那个哥哥吧,你也不要去接触他。明白吗?我可不保证他会怎么对你。如果你落到他的手里,也许呢,他会拿你去讨好奈德兰的那个公主。他的相好……你们白火和奈德兰的关系,可不算是很好。」

艾尔无法再继续听他肆无忌惮的耳语了。

因为米列的手却是越来越放肆地往下伸过去了。即使是艾尔微微敏感地起了鸡皮疙瘩,他的手依然滑落下去,手指抚弄着艾尔凸显的美丽锁骨。暧昧地停留一会之后便再也无法忍耐。

他的手猴急地滑落了。就这样滑下去,他的手掌竟毫不迟疑的深入了少女的纱衣之内。没入了大半。

这可是一国的公主。即使是落难流亡。这样的举动,无异于赤裸裸地,将想要收为禁脔的企图暴露。尽管眼下只有当事人一人知晓。但……若是不做什么的话。少女的命运便将注定了。

艾尔的手轻轻抬起来,放在了米列的手上。于是王子微微一惊。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王子……」

「不是你说的吗?为罗拜塔产下孩子……你以为你有的选择吗」

在王子看不见的地方,艾尔微微抿起嘴来。说出这样的话……若是心情没有做好准备,反而让人恼怒,她忽然有些后悔 又有些气恼起来。到底在恼什么呢?却是她自己也不清楚。

「不……不是的。但如果王子真的钟情于我,请好好地与我大婚之后……再……」

「喂喂,这和我现在就想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米列的手,是微微温热的。不如说,有些发烫了起来。油腻的,散发着热力。它让冰凉的艾尔感到不快。但是能够感到这种不快,却是因为他的手突然进犯了到了更加敏感的所在。

「唔!——」艾尔,却是没成想轻轻地哼了出来。他的手,竟然贴上了自己的乳尖。尽管只是在男人的恼怒之下掌心轻轻地意外滑过,米列和和艾尔却是同时一惊。那尖尖小肉的触感是如此的刺激,让米列的下身膨胀,而另一只也手忍不住地绕过来,大举地入侵少女的胸前禁地。

「!?」

既然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为何不干脆在这里,将这稚嫩公主的荣誉和矜持一口气摧垮辱没?……

米列轻轻地向下望去。白火四公主白瓷般的脖颈、青春性感的锁骨之下,几乎向上不设防的玉脯向下,若隐若现的粉嫩隆起,在那神秘的阴影之间召唤着自己深藏的欲火。

「嗯唔~~~」意外的刺激,让冰山般冷静的少女破防。悠长的一声哼响,在落针可闻的房间里,是无可遮掩的了。米列猥亵地轻笑。手上微动,食指和中指,就已经捻住了少女的肉蕾。

玉峰融雪,少女的脖子红了起来,即使是艾尔,也没有想到米列的行动竟会如此剧烈。

「你……你怎么」

「……你是我的。」米列在耳边宣言道。

艾尔轻轻喘了口气。顿了一下。这句话,却是让她忽然清醒,心中的不悦猛然占了上风。

「……停手!」

艾尔的手却是像铁钳一样毫不客气地抓住了米列的手。

「……你?!」

就在此时。咚咚咚、咚咚咚。大门却被敲响了。

「……怎么回事。这时候会有人,难道是!!妈的!」

米列骂骂咧咧地抽手离开。

艾尔轻叹一口气。她的心中忽然想起。自己却是在举棋不定什么呢?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个家伙?

大门打开了。进来的是国王,拉契罗。以及梅尔。大王子。

「……王弟。为什么你没有通知我就擅自决定了这种事情。」 梅尔王子皱着眉。

「这位小姐。我们还没法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罗拜塔的四公主,而就算是,这种擅自的决定又会为罗拜塔带来什么?难道可以不经我和父王的商议决定吗?」

大王子似乎对于收留公主的后果而感到担忧。国王拉契罗则一脸木然,让人无法看透。他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艾尔。

「是我决意的。」拉契罗图突然低沉地简短说道。

「父王?」梅尔惊道。

「但是,我也不记得叫你对待尊贵的客人失了礼数啊。米列。」拉契罗盯着米列。

「呵呵。可是父王也说过在大婚之前,绝不可让别人知道她的存在吧。特别是丹娜那边。」

「那并不是锁紧你的房间,把我们的贵宾束缚在你那里的理由啊。米列。和梅尔比,你还太缺乏教养和耐心。」

「什……什么……」却像是触到了米列的痛处,米列忽然眯起眼睛,不悦地喘气起来。或许又是一样王家争吵又要发生了吧……

「容我……先告退。我要去散散心了」艾尔淡然地说道。离去了。

……

……

「罗拜塔的大王子梅尔,被人称为忧郁的梅尔。他实为一位温厚明智又内敛之人。

只是,明明有着天资和能力,却少有作为。或许是过于沉溺于理想,诗歌和忧愁了吧,他总是给人这样一种印象。」

在来到罗拜塔王宫的路上,艾尔和乔装成(实际上也确实是)行商人的那索尔有过这样一番情报的交流。

「……和你们白火王朝不同。在明明白白长子继承的罗拜塔王国,大王子梅尔明明毫无疑问是老国王拉契罗的继承人,但是,他的兄弟米列的党羽却是一天天壮大了。大王子无德,甚至大王子是私生子这样的传言都说的出口。也多亏两人的母亲死的早。不然……他们的窃窃私语在城堡里飘荡着,就连仆人之类的下人也时不时互相传言,但是梅尔却很迟钝。

国王拉契罗他应该知道这事,但他也什么都不说。不过,他似乎也看不上米列。没有任何迹象表示他预谋让米列代替哥哥继承自己的王位。」

「嗯?……也许他只是在观察。」

「谁知道呢。我还没法看清那么多。
但是,那老国王是不是真的有那样的智慧却要打个问号啊。他也是和梅尔一样,沉溺于过去的仇恨和爱的人呢……」

「……怎么说?」

那索尔神秘地一笑。

「梅尔。他与着奈德兰的大公主据说有着婚约。但因为拉契罗,却没有和奈德兰的王室订下纸面的约定。结果,就只有梅尔单相思而已。他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放在了那个格蕾西亚身上。

至于他的老爹,拉契罗。他的精神状态或许也不正常。明明儿子们都还没婚配,他却老态龙钟。」

「得了病?」

「也有那个原因。不过,怎么说呢,更多是心病吧。他在和卡努特王的争端里,得了心病。这跟你的血脉,到有点关系」

那索尔看着艾尔,神情显得复杂起来。低下了头,不知该怎么措辞才好。

……

……

离开了米列原来打算软禁自己而为自己准备的「金丝雀笼」。艾尔嘴角讽刺地拉出一个弧度。

那家伙,却是打着想要独占自己的算盘。不过。若是真的这样做了。由他开始的罗拜塔崩坏,却是容易的多了。

虽然一切才刚刚开始,但是艾尔却是很清楚自己眼前的道路将是怎样的可怖。

其实,对于艾尔来说,越是执着越是疯狂越是沉醉于欲念和妄执,这样的男人越容易操纵。但是……就算去操纵那个米列也没多少益处。

就算罗拜塔混乱,这也不是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但是,【那个主要目的】,自己真的想要做吗?真的……准备好了吗?真的,有这个必要吗?毕竟,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午安。殿下。」

风中传来温柔的问好声。翩翩的王子梅尔,向在王宫前的高台上吹风的艾尔走来。

「午安。王子。看来,我们注定会成为一家人呀。」艾尔淡淡地一笑。

「……没想到,就连父王也主张你留下。那我也……」

梅尔和艾尔这番交谈的样子,却明显不是头一次见面了。原来,在刚刚进城之时,艾尔于那索尔就先与行商人最熟悉的梅尔王子悄悄见了一面。

当时,听到那索尔对艾尔介绍的梅尔王子,虽然有些吃惊,但他是这么说的。

「……就算出于对那索尔先生的了解,我姑且相信你是白火王国真正的四公主吧。」

「但是,我也不能做主让你们留下来。你以未婚的外国公主之身滞留委实太过于不合礼数。更何况,白火王国对你的态度还未明。如果……你是希望与我国联姻,我却已经心有所属了,而王弟也已经有了婚约者……至于父王,他身体不佳。我们一族不会再有三王子了。很遗憾……你想要留下似乎是不可能的。」

之后,他便和二人约定,当作没有见过四公主和那索尔两人。不死心的二人,只好去寻求国王的认可。谁知,最终却意外的顺利。

既然听说父王拉契罗都点了头,梅尔也无话可说。只是……

「……我只是没想到,王弟竟然这样干脆地就舍弃了婚约者。比起没有正式婚约的我来说,他简直是急切到令人……」

梅尔摇着头。已经是第二次见这位突然降临的公主殿下了。他还是有些不适应。

光滑闪耀到不真实的地步,一头银发的少女,她的一颦一笑都过于完美,而林中仙女般轻柔的腰肢和悦耳的话音,简直非是凡俗之族。

但是,梅尔心中已经有了格蕾西亚。只有搬出格蕾西亚的模样,他才能冷静一些下来。

「叫丹娜的人,就是米列原本的婚约者吧?」

「是的,她是一个地方伯爵之女。因为还没有成年,是在两年前和他订婚的。我没想到,他竟然那样的干脆地就撕毁了婚约。」

「……」

「不好意思说这些。毕竟他还是你未来的夫婿。」

「是这样吗……」

二人此刻扶着石质的露台围栏谈话。在他们的面前,正是罗拜塔古王的雕像,而那雕像上缠绕的是「黑铁之链」。

黑铁之链,象征着古早的英雄传说,与罗拜塔的建城神话。而如今。却是不再散发神光。

两人同时看着它入神。而艾尔心念一动,忽然说道。

「……米列是在嫉妒你。」

「为什么要说这个。」梅尔的脸微微一紧。

「二王子对我……毫无耐心。这让我都有些尴尬不适了……所以我在想这是为什么……我猜,那是因为他原本只能迎娶一名伯爵之女,而你会迎娶那名北地众人皆知的圣枪姬。大概,他对你是抱着不服气的心态吧。现在,他大概可以如愿以偿了……他娶的可是『白火王朝的公主』呀。不是吗?」

艾尔自嘲地一笑。

但是梅尔却是略带局促。他望着艾尔的侧颜,出神地呆了一会,然后叹了口气,最后温柔一笑,说道,

「那他的确是如愿以偿了。能娶到你这样美丽的女子。不过,我也不知道他真正是怎么想的……无论他是怎么想,若是你们二人未来幸福,不就很好了吗?」

「或许吧。但是,你又该怎么办呢?」

「什么意思?」梅尔眉头紧锁。显然,艾尔话中有话。

「罗拜塔的两位王子……都娶得一位公主的话。对你们来说应该是皆大欢喜吧。反之,如果二王子娶了公主,而身为继承人的大王子你却没有婚配……不是很奇怪吗?」

「……哈哈,难道说,你担心你的夫婿将来抢了我的风头?」

「如果你要成为一位伟大的罗拜塔王,你也要和那位圣枪姬成为眷属才行。」

艾尔沉静的话语,完全不像是一个略带稚气的少女。而她话中另有所指的意涵更加让梅尔感到奇怪和警觉。然而,因为某种气息的阻碍,梅尔却没能察觉到其中的违和感。

「如若不然的话……这样不是很危险吗?一个拥有两国继承权后代,为人又过于急躁,没有耐心……野心勃勃的二王子……」

艾尔轻轻地瞟了梅尔一眼。他在自己的影响之下没有注意到这话的过激和挑拨的性质。于是她又转过脸去。

「……就当我没说吧。您要理解。如果我真的嫁给了米列王子,我可不希望你们两人之间产生冲突,让这个国家乱掉呢……」

梅尔深锁眉头,对艾尔这一番话感到十分的意外。

「但说到底,为什么……你还没有和格蕾西亚殿下结婚呢?我在宫里听到的你们的争吵……显然有内情吧。如果是我多嘴。还请见谅。但是,我的确感到疑惑。」

「……是这个问题啊。哈……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梅尔摇摇头。

「……公主。我和格蕾西亚仅仅是在儿时的伙伴,在那个时候口头做了结婚的约定。而双方的父母也做了见证。然而。那只是停留在口头。自从我父王与她的父王闹僵,就再也无法确认成文书了。」

「……自那以后,尽管我多次向父亲觐见,但他不妥协也是无济于事……所以我到现在也是未婚。不过……格蕾西亚并没有对我说过她依然承认那个约定。所以,多半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

「一厢情愿吗?原来如此……格蕾西亚殿下,或许是已经觉得殿下配不上她了。」

「不,不会有这种事情的。她只是……」

艾尔微微一笑,落寞地一笑。

「那么。为何她又如此倾心于圣龙教团呢?罗拜塔和奈德兰从前都是恪守北国传统,憧憬北地诸神的国家吧。但我听说,从这一代开始,奈德兰已经不再崇敬北地诸神了。那位圣枪姬建立了圣龙教团的教堂,又将神器命名为了圣龙教团的名字……圣枪姬之名,原本也是帝国传出的。将来,为了获得内陆圣龙教团的垂青……舍弃你,而选择圣龙教团的亲儿子帝国……不是顺理成章吗」

「……不可能,不可能的。」梅尔嘴上并不赞成,但却握紧了拳头。

「那么,就算是帝国的那位哈梅耶大公迎娶了她,一代之后,让奈德兰,乃至于这片土地都开始说帝国语。也无所谓吗。」

「就算是,那个格蕾西亚,践踏了你们的誓约,拥抱了帝国的文化……也无所谓吗?」

梅尔的脸不悦地涨红起来。「不……不是那样的。」

「……呼。我只是随便说说。」

艾尔如天使般微笑着,缓解着尴尬的气氛。但是,在她的脑海中,情绪和话语都如同空中的烟雾。弥漫着,化作各种颜色和形状。

邪龙之魅的本质。

看到气与雾。

影响气与雾。

化作气与雾。

大王子的心绪在空中,而艾尔从一见面就不断地解读,撩拨着。他们的对话在不断地向认为设计好的方向飘逸。

「……所以说。如果米列娶了我,而格蕾西亚却抛弃了你。投入了圣龙教团、帝国的荣光中。在那个异国的大公面前恭顺地屈膝……服事于他……想想一下那个场面吧」

艾尔的表情,变得和刚才截然不同了。清纯的笑颜之中,一种令人心神不宁的邪魅渗透出来。只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大王子梅尔,完全没有察觉到她本人的异样,反倒是专注在了她说的话语本身。

他沉浸在了艾尔营造出的臆想之中。上了套。

米列很讨厌。但是最为好懂。对于梅尔这样正直而天真的人,若不是这样刻意去挑弄,却是很难撼动的。可谓是最难缠的敌人。

但是,任何人类都会有心灵的弱点。而一旦发现了那个弱点,一切就很简单。

只是。在那之上,却还有更邪恶的事情可以做。只是,做了,就不可以回头了。

艾尔犹豫了。她堵在嘴边的话一时没有出口。

但是。黑色的湍流在自己的身下汹涌。初生的邪龙。若是要为了自己而活,这一步是……必须的。

梅尔轻轻舒缓着眉头。他希望能和艾尔停止这个尴尬的话题。

然而,就在此时。艾尔却又抛出了重磅炸弹。

「……不好意思呢。梅尔王子。说了那个公主的坏话。但是,我们都是公主。设身处地地猜测一下也没有坏处吧?不管她是怎么想的。她的优柔寡断,又或者是见异思迁,都将造就你们两人之间的不幸。……而且,还有。我来此地不仅是为了寻求庇护,也是为了警告」

「什么?」

「是一个……古老的预言哦。若是按照那不吉的预言。她将屈从于邪恶而可耻地堕落。你会被背叛。而奈德兰罗拜塔两国,都将会陷入不复。」

艾尔愉快地看着梅尔的表情在自己耸人听闻的话语前扭曲。但是,她知道他很快就会相信自己。而为了配合那一刻,以及那个悲惨终局的到来。她轻轻地抓住大王子的手。抬头望着她,楚楚可怜。

她凑到梅尔大王子的耳边,她的嘴里,说出恶魔的耳语。

那番话让梅尔震惊得脸色发白。而她的身上,却渗出常人绝不可以接触的极其细微的黑色气雾。

对于明亮、善良的心灵来说,那是真正的剧毒。艾尔种下的种子,必然会导致万劫不复的结果。

……

……

我,我下去手了。

我做出了。

无法挽回的事情。

那天的傍晚,与梅尔王子告别,艾尔悄悄地走入深宫。她觉得,从此刻开始,或许自己真的可以开始被称为邪龙了。

「再见了……过去的艾尔。」

她晃晃悠悠,只有扶住墙才能勉强地支住自己的身体。

一旦棋子放出,棋局就会不可阻止地动起来。罗拜塔会混乱。而她与他的恶毒计谋会开始运转。

「啊~~~啊……我,我居然。真的做了。我……我……」

少女的眼睛恍惚地望着天,显然她的精神陷入了极度的亢奋、慌乱与异常。

「地狱已经可以预见了。」

艾尔望着幻想中的未来景象,忽然一阵战栗。

我是怎么。会真的做出来的呢。我怎么会,真的,下的去手呢?

忽然艾尔抱住头,感到发自心底的恐惧。但是已经晚了。剧烈的不适席卷了艾尔。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时,她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能够拯救自己。

「毁了我……毁了我吧……」

有一位银发的纤薄少女,她在罗拜塔深宫的昏暗回廊中徘徊。

她的发丝折射着夕阳的微光。她的双眼在阴影中,却仿佛闪烁着紫红的暗焰。她扶着墙,无目的地向前蹭着。只为了能够遇到谁。

忽然,一只枯槁的手从背后一把抱住娇柔的少女之躯,而另一只,扼住了少女脆弱的咽喉。

在这王宫中,居然会被不轨的邪恶之徒趁虚而入。

但是,艾尔却如释重负了。

她等待的是惩罚。而惩罚终于来了。在双腿之间的狭缝里,此刻忽然涌出滚热的爱液,全身,头一次在快慰的一阵战栗中迎来了可耻的高潮。

接着,她被带去了宫殿的深处。连王子们也不知晓的地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