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与银(淫)姬~灭世的双子 # 1话

雾银邪龙别传 希诺埃尔的哀歌

这一篇将主打ntr 死奸 扭曲 男女双主角 (绿男主)

1

在苍茫冻原上,一名骑兵在驰骋奔跑。

他向着东边奔跑,因为背后是西面,西面有敌人。

他很狼狈,又很焦急,因为他远远甩开的背后,不仅是有着敌人,更有着故土,家人与主君。

但是,他的脸上满是尘土,眼角海含着不知是因为风大刺眼还是焦急恐惧而流出的、快要干涸的泪水。他的逃走情非得已。因为他身怀着重要的报信使命。

他不得不逃跑。不得不一路狂奔,哪怕把马跑死,也要向着远方的山丘上的都城奔去。西海的明珠,【圣枪之国——奈德兰】。他的目的地,也是唯一可以指望的援军……哪怕……或许已经晚了。

……

骑兵路过了一个似有人迹的小木屋。似乎想要给疲惫的马和自己找写水喝,他停了下来。

然而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小木屋里走出了一位银光闪闪的天使。

不对。不是天使,而是一位银发的少女。虽然身上只是穿着农户的妇人中常见的厚袍子,唯独头发的银色,色泽就如同高贵的王族之女般完美通透,飘荡着熠熠生辉的粒子一般。

「哎呀……骑兵大人,怎么来到了这里呢?」

骑兵揉揉眼睛,眼前的少女的一头银发在这荒野之中是有些不寻常,容姿作为村女也是好的出奇,但比起那个,她从屋子里出来,正关切地看着自己,然后担忧地问着自己。

骑兵这才想起自己的模样应该是十分狼狈。他拍拍身上的尘土和干涸的血迹,不由回想起刚才的可怕之事
然后,他方才的焦虑涌上心头,忽然想起了自己的重要使命。看到这美丽的少女,不禁更加着急起来。

「你,怎么还没跑啊?没人来通知你吗?」

「跑?为什么?」少女疑惑

「敌人、敌人来了啊!那是『黑翼团』!这次,是真的攻进来了!深沼城,深沼城被……」

骑兵哽咽了起来。崩塌的城楼,大肆屠戮、凶神扼杀的蛮兵,挥洒在空中的血雨都仿佛回到了眼前。然而这时候,一只温柔的小手抚摸上骑兵的大腿。少女凑了过来,仿佛是为了安抚亲兵一样

「……啊啊啊……真是太失态了。」骑兵下了马,接过少女端来的一碗水,然后紧张地向少女叙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十里之外的深沼城,为三面沼泽包围,由一条通向内陆的河流经过。数十年来,这不足一提的小小城堡也守望着周围的土地,包括少女的木屋所在的地区在内。东边内陆的各个领区不被沼地或海里上来的零散野人侵略,也要拜深沼堡顽强的巡逻兵。

深沼堡正是这名骑兵所侍奉的领主所在的城池。但是从今天早上起,无论是城堡,还是领主大人,便不在了。

城破了,被沼泽的野人,以及不详的黑色兵团——黑翼团,攻破了。

一早醒来,城中乱作一团,从空无一人的卫兵室冲出去,先行上城头作战的伙伴已经化作断肢嵌入残垣。对于地方的小领主来说,能在平地建起石头城楼并不容易,尽管如此,袖珍的堡垒却也设计精妙,防线立体,内外交叠。

然而,衣不蔽体的沼泽蛮人已经不知从哪里杀了进来,推开尖叫的平民,骑兵奋力斩杀了这名入侵者。「队长——队长你在哪儿?」骑兵队长是他最敬重的战士,领主手下的三名授勋骑士之一,也是他认识的唯一一名金盾级的战士。

然后,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银甲的骑士纵身一跃,向下挥剑,几乎快赶上三名成人高的彪蛮巨汉,一斧将其在空中劈为两段。

「队……队长?…………」(不可能,不可能,连他都……)

然后,弩箭的破空声将他拽回现实。城堡最高的塔楼上,大型的弩炮向巨人般的壮汉连射三箭,然而,巨汗竟然全都轻巧地用斧子斩开了。

(这,这还是人吗????)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他更加无法忘怀。

云雾般的黑雾诡异地席卷上城楼。翻卷着、变形着。从那黑色的雾中,黑发的一人飞上城楼。仿佛是黑翼的天使。那人是一名青年,黑发黑甲黑色的长剑,俊秀的面庞无比苍白,缠绕着冷峻的寒气。落在城楼上,他的剑将弩炮与操持弩炮的亲卫士兵一同腰斩。

(啊啊啊啊!!……)

骑兵感觉到自己恐惧地说不出话来。那不详的黑色天使所面向的不正是领主的寝宫,然而自己却牢牢被冻在了地上,一点都不敢动。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快走啊!!」

一名长官狠狠地打了他一拳。原来还有活人吗?……但是他感到幸运,因为长官打醒了自己!(我最本质的工作是斥候和传令兵。那么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个……)

「去奈德兰、告诉他们,盟友需要救援、然后、敌人是沼泽的野人……但最危险的是黑翼团、『黑翼的邪王子』…… 一定、一定要让圣枪姬知道这件事」

长官艰难地喘着气,说完,就又奔了出去,努力收拢残兵。

向盟友求救,向奈德兰求救。如果是他们的话,如果是那位圣枪姬的话…… 说不定……

他疯狂地跑动起来,向着马厩,不论如何,都一定要逃出去,把这里的事情传出去……

……

……

「竟有这样的事情……」当骑兵艰难地叙述完方才的事情,恐怖与后怕才一股脑地涌入心田。骑兵感觉到,自己明明喝了水,却更加的口干舌燥了。

「呜呜……」不由地,他有点哽咽起来。

但是,这时一双温润小手,却从自己的脖子处抚摸了过来,深入自己的脖颈、锁骨,和皮甲之间。

骑兵汗水刚刚干涸的皮肤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但,又感到无比的受用!这是……一双少女的纤纤玉手啊。那是作为士兵的自己,很少有机会亲密接触的东西。

「……没关系的,不要怕。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哦」

「嗯……你说的对」

不知道为什么,士兵觉得少女的话让自己无比安心。

『……那么,你要去做什么,报什么信呢?』

「……我,我要去圣枪之国的奈德兰城。向他们求援……」

『但是,也许已经来不及了』

「不……不会的……如果是【她】的话,一定能做到些什么吧!……而且,那不祥的黑色兵团……太过于可怕了!!……无论如何奈德兰也必须知道他的事情!就算,就算已经太晚了,也要为我们报仇啊!!绝对要杀了那些畜生啊!!!」

「…………嗯嗯。知道了,知道啦。」

少女仿佛在身后点了点头。她轻声细语安抚着骑兵。告诉他,不必再想这些事情了。

然后,她纤细的身躯,却是从背后紧紧贴在的骑兵的身上。骑兵忽然察觉到,不知何时起,少女的袍子已经落在了地上。现在的她,究竟是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抱着骑兵呢?但更重要的是,她为什么要怎么做呢?

奇妙的是,骑兵此时只是虚无地睁着双眼,完全不去思考这些问题了。他只是觉得自己无比的安心,仿佛已经完成了任务。

「嗯嗯……就是这样,沉醉于人家给你的温柔之中。不需要再烦恼了。」

「啊啊,但……但是……」骑兵的理智尚存,轻轻地回头,却猛然被身后的少女美貌震慑了。

(啊啊,那是怎样绝美的少女呀……)银发的少女,对他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白瓷般洁净无瑕的面庞和嫣红的薄唇,仿佛近在眼前。他的心跳猛然加速,面对这样的女人,只要身为男人,又有谁会不想要拜倒在她的裙下,只要能够一亲芳泽呢……

紫罗兰的眼瞳,仿佛闪着虹色的炫彩。

他望着这迷幻之瞳,仿佛坠入了甜蜜的梦境。就算世间如何可怕,若是有这样的纯洁少女垂清自己,便是带着她逃去天涯海角又有何不可呢?他的全身发热,下身也硬了起来。越是濒临生死的危机,于是想要留下后代。尤其是如此梦幻般美丽的雌性……一定能……

「……就是这样呀」少女的手暧昧地抚摸上男人的面颊,鬓角。仿佛要把男性骑兵的一切都掌握。「就是这样,放弃一切,而扑向我吧。你也是,无法承受我的气息呢……」

少女淡然地笑了,更加紧紧的缠绕在骑兵的身上。然而就在此时,男人忽然发生了异变。

「啊啊啊啊!!!」

男人忽然猛的一扭动,挣脱开了少女的束缚。然后。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

……

北海多海民。而大海之上流传着许多逸话传说。邪龙的女儿们常常化作妖娆的美女诱惑海民,性与死的诅咒之中,选择了沉溺于妖女的温柔乡的人都没有回来,但意志中杀戮的一方更重、选择杀死对方的人才能归还。只不过,这些人常常事后也无法确定自己杀死的是真的人还是邪龙化做的幻象,这样的诅咒大约会伴随他们一生。

当骑兵缓过神来,少女的银发摊开在冰冷的大地上。而她身上穿着的衣服现在才得以看清楚。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她竟是只穿着黑色的纱衣。黑色皮质的内衣勾勒出魅惑的双乳,包裹着股间。而其他所有苍白的肌肤,竟然都是在那单薄的黑纱下若隐若现。

银色的头发边际,是青蓝的亮色。铺在地上成为华扇的形状,就仿佛是凋零落地,无法再扑腾起翅膀的蝴蝶。

她这朵花如此绝美又楚楚可怜,自己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将她摧折。

「也是呢……你的死亡气息,要远远重于其他……也罢。」

男性骑兵伸出大手,喘着粗气将黑纱的单衣一把扯开。

……

第二天的朝阳升起之时。

西海之岸上的神圣之丘、骄傲的低地之民心中的璀璨明珠——圣枪之国奈德兰。

它高耸的城墙之下,一支单骑悄然来到。

训练有素的士兵迅速核实了来者的身份,然后打开城门,精疲力竭的骑兵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仿佛被阳光赐福的淡金发丝飘荡。格蕾希亚、奈德兰的公主远望着西方压城的黑云。秀眉轻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