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与银姬~灭世的双子 #3

3
黑骑士率领的沼泽蛮人大军,在奈兰德的城下和奈兰德守备军短兵相接。

训练有素的白衣士兵步步为营,丝毫不乱,奇形怪状,呼嚎乱嚷的蛮人势头凶猛,却也占不到便宜。

为首率军的男人是,【贝特兰德=冯卡斯】

他是黑翼团的七骑士之首:却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的意思是,他并不能上天入地,没有特异的体质,【精钢盾级】的战技潜力也不过是老兵中的顶峰。他能获得今天的名气,地位,完全是靠无与伦比的经验和经年磨练出的将领气质。而这份沉淀,全是伴随卡努特大帝征战的二十多年中磨练出来的。

他也曾贵为大帝的御前主将,但是自觉与最下层的将军也没什么不同。他不能保证百战百胜,但是能保证无论给他怎样的兵马,他都能将他们运用到最佳状态。但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什么是最佳状态,绝不能由蠢材定义,而要由自己定义。

比方说,眼下手下90%以上都是由沼泽蛮人组成的炮灰,究竟要怎样才算是物尽其用呢?

这些沼泽蛮人都是几个月以来,由黑翼团从沼地赶出来的。他们焚毁了蛮人的巢穴,又给水系下毒,这些愚蠢的蛮人虽然不少人也恨得他们牙痒痒,却也不得不听命于黑王子举族离开沼泽,攻击海民的领土、城堡以获得维生的食物和家园。毕竟他们的智商和组织力也就那样了。

但是,眼看黑翼团率领的蛮人大军挖掘城墙奇袭的战术破灭了。而不攻破城墙,对方只要不出门迎战,也就无法通过速战速决,用来消耗奈兰德的军力了。

可是,蛮人要拿来围城就更困难了,等几个月,他们怕不是只要内讧就能团灭在城门口。

这时,却出现了转机。似乎是为了防止己方在城下趁势安营扎寨,继续挖洞搞破坏,奈德兰城中的守备军按耐不住举兵出击,而贝特兰德反而迷惑了。

先是派精锐的骑士团出来黑翼团的精锐硬碰硬,然后又主动出击迎战?难道说奈德兰的圣枪姬也不过如此?又或者指挥官另有其人?

不出城迎战,对方也未必会有危机,他们特地出来打,倒是方便己方的炮灰物尽其用了。然而正当他打算将计就计采取同归于尽的战法,一道金色的闪光从阵前迸射而出。

……

即便相隔很远也能深切体会那纯洁澄澈的激昂斗志,白马、银色的圣骑枪——龙之心。却不是远近闻名的圣枪姬格蕾希亚是谁。

而他刚刚定睛看清敌人的身影,就与她四目相对,原来如此。

不妙。

贝特兰德掉头就跑。

只需要瞅一眼,贝特兰德就知道对方的实力远胜于己。

年纪轻轻就能到这种地步!

那样的天赋异禀,除了自己的少主人之外,怕是无人能及吧。

她出击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要斩首将领——也就是自己。明明敌在暗处时仍然采取激进的斩首行动是极为愚蠢之举,但她依然出击。

其中的理由,要么是她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哪怕失败也可以全身而退的自信,要么就是有什么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吧。无论那理由是什么,自己绝不能让她如愿就是了。

战场如风卷残云,战机转瞬即逝。为数不多的黑骑士护送着贝特兰德撤退,于是原本就完全由黑骑士们维持的蛮人战线顷刻间崩溃了,贝特兰德也不管那么多,只管策马狂奔。

于此同时,纯白的骑士率领着精锐的亲兵,在蛮人的溃阵践踏着敌兵,如入无人之境。即便如此……即便如此贝特兰德还是保持着距离,一时间,而被蛮人兵阻碍的圣枪的公主只能一味地穷追不舍,越追越远。

(就是这样,然后你会过于孤军深入,直到落入陷阱……不对,什么??)

只听一声轻啸,那圣枪姬竟然腾飞上天,直扑自己而来。

怎么可能!

转头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白马竞插上了翅膀。原来,竟是稀有的圣兽飞马。

究竟是有几十年,没有在战场上出现过飞马了呢?那是属于诸神时代的遗迹啊。竟然,会有一匹属于着圣枪的国度。这可真是过于令人惊讶的情报。……既然如此,那么驾驭它的圣枪姬也毫无疑问是属于……

他的思绪却不容扯远。因为飞上天的纯白骑士与自己的距离瞬间拉近。他马上就要被追上了。

极速的俯冲之下。

呼啸的风声,几乎迫近贝特兰德的耳边。贝特兰德出于直觉,极速勒马。

圣洁的少女飞马骑士越过头顶,圣枪指天,白底金镶边的纹章条旗沙辣辣地在风中作响。

在这寒风之中,银甲的裙摆之下,高挑而健美的双腿踏着白靴,雪色的大腿跟延展到圣洁的领域之中,让中年的贝特兰德,也仿佛感觉到少年意气时的心动。

看到凛冬中非同常人的暴露装束,贝特兰德心下也是笃定了。

往上望去,仅仅只是转瞬即逝的片刻,格蕾希亚湛蓝的眼睛向下凛然地望着自己,如同女武神一般。

既是圣枪的主人,又能驾驭飞马。身体不同于常人,她果然和少主人相似——神选者。

既然如此,若是自己死在她的手上也是无话可说。

……

但是,一股熟悉的气息同时扑面而来。那是白芒对黑雾、纯白的圣洁对纯黑的混沌。

黑雾形成的羽翼带着肃杀的磅礴气势从反方向,也就是自己马头所向的方向袭来。

铿的一声。半空之中,金属的钝响大作。

「少主人……实在不好意思,让你迎接。」

「嗯。」希诺——复仇的黑王子只是淡然地微微点下头。

「黑翼团」的主人,神选者,将为北地,自称,将为乃至整个大陆带来毁灭和死亡之人。

也是老将贝特兰德所服务的少主人,来了。

黑王子希诺,那之后策马向战场急奔。据报——奇袭失败了,而贝特兰德也陷入危机。希诺熟悉那个男人。他是希诺自小就尊敬和信任的人,可以说是亦师亦友,而现在,则成了自己唯一值得信赖的部下。如果他搞不定战场上的事情,那必然是有自己必须亲自出马的强敌。

当他远远望到战场上的白色流星,便甩开了全部的随从,也包括怀中的艾尔。纵身从马上跃起,让不同寻常的黑雾化为羽翼。黑雾,自己的能力与诅咒。可以短时间赋予他同样飞翔于天空的特权。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在空中与自己相望的女人。

白金的圣少女,亮银的神枪——龙之心。

格蕾希亚着银盔银甲银色的护面遮住神秘的面容。只留湛蓝的双瞳,远远地瞪视着自己。神兽飞马嘶鸣,察觉到大敌安静下来,安然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格蕾希亚谨慎地观察着未知的敌人。原本,她只知道这是一支突然出现于西方海岸,然后活动于沼泽地的佣兵团,又或者是盗贼团。然而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能突然攻陷城池,直到打到很久未被大军威胁的奈德兰城下,实在是过于出乎意料。

再加上这绝非寻常的黑翼,格蕾希亚明白,敌人一定是有着极其凶恶的来头。

倚仗着无人能及的飞马提供的机动力和圣枪的威力,她可以同时做到侦查和斩首行动。因此,在自己的精锐遭受损伤的不利局面下,她决心一定要亲自出击探听一下这次的诡异敌人的虚实。终于、她和深沼堡陷落,和这次突袭攻势始作俑者面对面了。

此刻与她相对,黑翼的王子只是随性地漂浮于天空。黑色的头发垂下刘海,在眼前飘荡。看上去并不魁梧的身躯身穿简约的黑色环甲,露出的双臂倒是线条峻峭分明。这青年似乎是头领级的人物。散发的邪恶之气前所未见,但看他的模样,似乎是邪魔外道远远胜于肉体力量的类型。

在脑海中转瞬间闪过千百个念头,微嗔一声,突然间,格蕾希亚化作一道闪光,直击黑色的男子而去。

「哟嚯」

剑枪交击,只在转瞬之间,交手已经结束。

金色的突击画出一道圆弧,回到原位,那是格蕾希亚的绝技之一。突然爆发的高速空中突袭,可以让任何疏于防范的对手死于瞬间。

但是对于黑色的敌人来说并不有效。不仅如此,格蕾希亚倒是惊讶地发现。她的银色圣枪上,竟然缠绕着莫名的黑色雾气,迟迟不会散去。那是什么东西??诅咒??格蕾希亚在前所未见的现象之前大惊。

轻轻一收黑铁之剑,歪斜地扛在肩上,黑王子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圣枪少女。

「我啊。很讨厌你的枪啊。它不应该是那样的。很耀眼。很难看啊。」

「……」

「但是你啊,很好看。所以我就原谅你。喂,为什么要挡着你的脸呢?」

「我的面容岂是给你这样的邪魔歪道看的。」

「是吗?那大腿就可以吗?真是的……你的腿线,肌肉,都很好看啊。它们一定很美味吧。既然下面如此放的开,何不将小脸和全身都大方露出来呢?」

「哼……和你这种人说一句话都是多余!」

虽然看不见脸,但从语气来听的话,格蕾希亚的面罩下多半是羞愤不已的表情吧。但在希诺羞辱她的时候,格蕾希亚已经下了决心,拨马掉头就走。

「喂喂,想走就走?」

黑色的王子的黑雾扩散。如同黑色蝙蝠一般,他紧追在后不舍。另一方面,少女天马骑士似乎是觉得不适合和这不祥之敌在外决战,全速逃离着。

于是 黑色的雾气如同触手一般高速突进,向少女的背后袭去。

希诺再次与少女的湛蓝双目相交了。任谁都想不到,少女骑士竟是杀了个回马枪。只见她的骑枪高高举起,一束金色的眩光瞬间从空中爆射而下

「什么?!……」

谁也没能料到圣枪姬竟是有这一手。差点上套。炽热的光柱瞬间擦过希诺的脸颊,他几乎可以闻到焦味。于此同时,黑雾的边缘被那光柱擦到。

「圣神之怒,路尼亚德——————」喊出似乎是圣龙教的祷文,神罚一般的炽热光柱再三袭击过来。不仅是从天上,也从地上,或是圣枪的方向,除了自己的背后,似乎哪里都可能出现神罚的光芒。如果被那光柱撞到,似乎不是简单的烧焦了事。惊出一身冷汗的希诺,再次陷入连连闪躲的危机。

「切…………」

终于,熟悉了光柱的节奏之后,黑之王子才发现圣枪姬竟然已经远去了。神罚之光在她的背后等于是制造出了光之屏障,而在希诺重整架势之后,也就彻底被隔绝在了远远的后方。

「……听好了。格蕾希亚——」

希诺在后方大喊。即使相距遥远,他的声音依然丝丝入耳,让格蕾希亚听的格外清楚。因此,也让她格外的愤怒。

「——就算逃回你的城池也是没用的。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你们的世界的命运,都注定了。」

「——你们注定一个接一个的毁灭。而美丽的你才有资格活下来。」

「——到时候,你的圣枪将变成我的黑枪。你会下贱地舔着我的黑枪,祈求它贯穿你的骚穴。你将穿着黝黑的甲胄,却唯独漏出你的俏脸、你的所有私处而在天上,让每一个子民看光你的全部。」

「——堕为淫邪的圣女,为我作战,播撒死亡和邪恶。记住你的归宿吧!格蕾希亚!!」

金色的光炮终究是离的过远,在愤怒的加成下,也未能击中希诺。

黑色的王子说完淫秽下流的宣言嗤笑一声,降落了下来。

地上,沼泽蛮人的残部、黑翼团士兵、亲信的黑骑士和众人逐渐聚拢过来。

这一天很长。到了黄昏,城外的远征军总算暂时扎寨,将战况和情报,以及四散的士兵(主要是蛮人)聚在一起。

军容强悍的奈德兰城似乎已经做好了战备。大门紧闭,而城外的巡逻者也已经开始联络领地的村落,向周围的城市发出信息。

望着地平线上的城堡剪影,黑色的骑士们沉默不语。

他们这些不祥的战士忽然从海岸上出现,又忽然攻下一城,然后直接威胁到了文明的城国,就像是过去北海的海盗帝王卡努特,以及他的祖宗们沿海征战掠袭的模样。

海盗们逐渐变少了,在圣龙教团的传播和教化下,安稳的海民们增加了。那些沿海的国家也装模作样地穿上金银闪闪的甲胄,骑上骏马,在平原与河流间穿行,守护着领民,变成了一个个光鲜的文明国家。

但是,希诺。曾经那个卡努特之子。叛逆的黑王子。他痛恨着这一切。

无论是消逝的海盗,还是安逸的城邦海民。又或者是圣洁的教团。

他痛恨着这一切,痛恨到深入骨髓。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和无聊。一切的一切,都只值得一个灿烂的毁灭。

「……少主人。格蕾希亚回去之后会准备充分。我们的兵力,暂时不足以进行有效的围城。」

「我知道。保持袭扰就行。」

「……但是,这样没有实际效果。也不可持久。等到她联络到援军……」

「芬布尔之冬已经来了。她只能坚守不出。而援军春天之前也不会来到。」

「……的确。但是,另一方面,去内陆的那索尔大人传来了很有可信度的消息。【神圣帝国】的【哈梅耶公】,似乎想要和格蕾希亚订下婚约。于此同时,皇室也……」

「……哼,这倒是有趣,那个女人,那么有价值吗?明明离的那么远。」

「所以,之前提到的,从【罗拜塔王国】那边,的确可以先行下手。」

听到主将贝特兰德极为敏锐的谏言。希诺夕阳下反射着微光的脸上,露出令人毛骨悚然悚然的愉快微笑。

他的手轻轻一使劲。身体下边传来痛苦的呜咽。

下属逐渐在营房周围点起火把,而此时,希诺身边的两个女人才显露身影。

一人是身着华服但有些灰头土脸的少女贵族。姿色绝佳,但并无什么特别。她瑟瑟发抖,跪在可怕的黑色剑士身边,不知如何是好,目光躲闪着身边的人,游离不定。

而另一人,正是如同隐藏了气息般,始终不发一语,在希诺身后的艾尔。

「也是该明白自己的本分了吧。女人。你的家人,你的臣下,全都死掉了。被我们杀了。如果不想像他们一样——」希诺用目光随意地点了一下远方的地平线。木桩上,正戳着被屠杀的俘虏的头颅。「你就想想自己该做什么啊。我耐心到头了。你是让我的部下煮了吃掉。还是在这里服侍我呢?我很好奇这个答案」

「咿呀……」贵族少女竟是吓得肝胆俱裂。更加不敢应声了。

而黑之王子的心情似乎也是莫名的不好。难道说白天的战斗让他想起了什么。此刻,在他身后的银发少女,这才忽然显出存在感。

她轻轻向前一步,目光流转,瞧着青年。

黑王子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凝视着地平线上的那座城。

「……哈」少女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她转身蹲了下来,抱住了贵族少女。她的气息忽然浓郁起来,足以让贞洁烈女发情。然后她在少女的耳边如恶魔般儿语,细嫩的手,则顺着少女胸腹的曲线,逐渐滑入她的华服之内……

终于,少女被抚弄地像妓女般轻轻哼唧起来。神志也不似方才,她的手,被逐渐引导向黑发青年的腿、双腿之间。

艾尔在背后轻笑着,引导着她。

「……就是这样。杀了你的父亲的这个男人……他便是你的征服者……你命中注定的主人。服侍他,让他快活,为他付出一切,你便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啦……」

那蛊惑少女心的呢喃,仿佛出自恶魔或是邪龙本尊。

然后,少女忘乎所以地缠绕在了男人的下身之上。

男人的手忽然突袭向艾尔。在她的小腹之下抹了一把。然后他忽然笑了。

「今天侍奉我的是她,没你的事情。」

『……』

「你现在就要出发,离开这里。」

『去哪儿?』

「去罗拜塔。」

银发的少女忽然安静了,意识到了自己的任务。在她的面前,被自己催情的深沼城大小姐,正在贪婪地抱着希诺的大腿,试图将他的裤子拔下来,吮吸他的阳物。

「好好打扮一下。国王或者王子。搞定他们。这是拿下奈德兰所必须的。」希诺淡然地说。

少女也笑了起来,虽然在昏暗的火光中看不清她的目光和神情。

「……这次你又要上多少人的床?」黑之王子冷笑着问道。

『……谁的床也不会哦。』

「真的吗?」

艾尔轻轻地捋着自己的发丝,腰身微弯,一手拎起自己的纱裙裙摆。一手轻轻地向另一侧画圆。她如处子般纯洁地微笑着,宛若致以贵族小姐的一礼。

『等我回来,再跟你分享我的「故事」哦。亲爱的哥哥。』

## 至今为止的人物和设定

【希诺 黑之王子】
本作的主人公。黑发的青年。战士团——黑翼团的主人。率领【七骑士】初期,不祥黑剑的魔剑士。
能力是黑雾。
似乎是卡努特皇帝的儿子。

【艾尔 银姬 又名 “小公主”】
本作的女主 真、主人公。初期,银蓝长发的娇俏少女。黑色薄纱连衣裙和皮质内衣为常时装束。武器:未知。
能力是邪龙之魅。

【贝特兰德】
七骑士之首。老成持重的老将。策略与经验无人能及。实力较为一般。为精钢盾级。
过去曾是北海帝国卡努特皇帝的大将。

【格蕾希亚=奈德兰 圣枪姬】
奈德兰王国的公主。被称为圣枪的公主。“圣女”等等称号。在17岁的年纪上,已经以智慧、慈爱和英勇远近闻名,深得领民和圣龙教团的喜爱,也开始受到远方国家的婚约请求。但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米拉诺】
奈德兰前军事总管。伯爵

【里米尼】
副官,奈德兰现军事总管。男爵。

【魔山】
大斧巨人。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魔山。七骑士之次席,寡言少语

【巴巴多斯】
双刀客。皮笑肉不笑的男人。七骑士之第五席。

【北海之地】
庞大的范畴,包括极地的冰洋,南方的巨大峡湾(西方开着口,连通大洋),峡湾边的海域,以及峡湾南部的广大平原。

【北海帝国】
围绕着白火之国的白火之王成立的大帝国。为北海绝大多数城邦和国家的松散联盟。
自古以来,最强大的白火王国以自身为盟主,强行以夸耀武力和截断贸易的威胁将峡湾的所有国家结成大联盟,自称北海帝国。
白火之王曾经率领海盗出峡湾,南征内陆,威望盛极一时。
最近的皇帝是卡努特皇帝。还活着。

【白火之国】
峡湾正中,咽喉处的半岛和群岛构成的王国。中有一火山,得名白火之国。半岛面积虽小,却较肥沃。渔业和贸易发达,武力与远航技术皆强大。因而成为称王称帝的资本。也是北地海盗的主要出发点之一。
近年,国内似乎发生了巨大的祸事。但邻近诸国都不甚明了内情。

【奈德兰】
北海之地西南海岸的明珠。以奈德兰城为王都,统领着低地数个大领地的王国。

【深沼堡】
奈德兰边缘的城堡。起着拱卫奈德兰,守望沼泽地的作用。

【沼泽地】
北海之地,最西南岸是一片广大的沼泽。其中生活着沼泽蛮人。沼泽蛮人出不去,外界的人也进不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