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与银姬~灭世的双子 #2话

# 2


墨绿色的潮水,在冰原上涌向白银色的军团。

那潮水是沼地蛮人,生活在西海岸沼泽中的野蛮族群。没有什么文明,只有生命力繁殖力顽强是唯一的优点。蜷缩在阴湿的沼地,靠着怪异的土法收集保存着食物,方才得以熬过北方寒冷的季节。即便如此,他们也总是艳羡东方与北方城邦之民的耕地、牲畜和女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袭来,像是杀不完的害虫。

北海诸国的城邦之民对他们深恶痛绝,在深沼周围逐渐营建起小的城堡和保护着扩张的聚居点,蚕食着沼民活动范围的同时,也保护住了城邦之民的领土。虽然大小征战不断,死伤不少,但总的来说,长久以来,以奈德兰城为代表的族群,也逐渐学会了如何与他们打交道。

不过,轻敌永远是危险的。

奈德兰的军事总管,【米拉诺爵士】并没有牢记这一点。面对来袭的沼人军团,他带领的银色骑兵队以迅雷之势出城直击。

的确,训练有素的「圣枪骑士团」队伍以一当十,在最初就重创了这一波的沼人步兵。对方哪怕成群结队,也毫无装备和军事素养可言。在骑兵的冲锋面前溃不成军也是必然的结果。

然而,在银色湍流逐渐撕裂沼人的军队,将那些只穿着草皮的蛮人践踏屠戮大半之时,异变就发生了。薄雾中,黑色的骑士们斜刺里杀来,将「圣枪骑士团」拦腰截断。

黑雾缠绕的骑士为首,挥动着可怕的兵器,掀起血雨。

米拉诺吓尿了。

当他和一个黑发的青年对视的时候,他吓尿了。黑发黑甲青年的黑剑劈斩下,几名亲信骑士的身影,仿佛连同空气一起从正中撕裂为两段。

腥臭的液体与肠子喷溅在他的脸上。在碎肉和血雾之间,他对上的是好似散发着血红光芒的藐视眼神。

所以他逃跑了。

……

「啪!——」

在奈德兰的城池之下,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城下。对军事总管米拉诺,这样的羞辱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圣洁的格蕾希亚的愤怒,也是前所未有的。

『米拉诺卿……我说过要谨慎观望、绝不可轻敌的吧。』

……

『……但是,但是你却将大半个圣枪骑士团,丢在了战场上!——』

在一周之前奇怪的报信兵到达,告知了沼人和奇怪的「黑色兵团」来袭之后,格蕾希亚就显得惴惴不安。她安排士兵和居民加固城防,搜集情报,开始做各种战备。而米拉诺却并不理解。

沼人连深沼堡的防线都难以突破,遑论与奈德兰的正规军正面相抗。做准备是需要的,却何必如此胆小怕事。他满面笑容,却敷衍着格蕾希亚。对方终归只是年轻的少女。他所尊敬的就只有她的战斗力与天赋而已。

然而此刻,米拉诺羞怒万分却无法回嘴争辩,只能发抖着望着地面,不知所言。圣枪骑士团回来的只有寥寥数人、这与其说是对他,对格蕾希亚才是奇耻大辱。因为那都是她这些年精心培养的精锐,沐浴着圣龙的祝福,将来前途无量。

『你下去吧……米拉诺卿,从今日起,你的指挥权被无限期剥夺,由我亲自指挥城防。』

格蕾希亚的白金镶边披风一甩,擦过米兰诺火热的脸颊。他的余光之中,之间淡金的发丝飘荡,她并不打算用正脸,再多看自己一眼。

……

轰隆……

忽然间,地面传来不自然的颤抖。

「公主……他们来了」

『嗯。你们动手了吗?』

「没有问题。」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然后一切趋于平静。

「按这个时机来看,地道应该已经被轰塌了。请公主放心」副官说明道。

……

格蕾希亚心思缜密。据说沼人擅长掘地。虽然他们连围城都很少做到,奈德兰人应该也几乎无从得知这种种族特技才对。

然而格蕾希亚认为,既然深沼城极速落城也就必有原因。而格蕾希亚的周密防备也起了效果。她的亲卫兵轻易地,就将声东击西的敌人所掩饰的工程队埋葬在了城外。

但她是从何时开始留意这种事的呢?

『里米尼。』

「是」副官立刻应声。

『攻势还没有完。我要亲自去会一下那个黑之兵团。你带队维持好城防秩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军事总管了。』

……

……

「啪——」

而另一边,冻土之地上沉默的黑绿色军阵之前,却也是一声巴掌清脆地响起。

在场听到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黑发黑甲的青年,斜扛着纯黑缠棘的铁剑。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威压。

银发黑纱衣的少女,如同黑色的蝴蝶一般轻佻地与周围格格不入。

咧嘴诡笑的匕首男,站在黑发青年的侧近,难以猜的出他在看着哪里,想着什么。

远处,如安静的小山般静静坐在石头上的光头巨汉,地上杵着巨斧,似乎一人一斧和大地与空气融为一体。前提是,他不要睁开眼睛,不要动弹一下。

虽然远处也有数名灰色的骑士安静地拄剑持枪守候,但此刻所有人都如同死人般寂静。

在场的数人都是在数日之前屠杀深沼城的罪魁祸首。除了当下正在外作战的几人之外,黑色的兵团的黑幕全在此地。

然而,这数人之间的关系,却是诡谲难测。

片刻之前,「王子」扇了公主一巴掌。那一声是如此之响,以至于【「修眉刀」巴巴多斯】也无法维持住嘴角的弧度。

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正色。

黑翼团的灵魂。「黑王子」希诺。便是眼前的黑色魔剑士。

那是桀骜的他也不得不去低头服从的恐怖战士。

而另一边【「小公主」艾尔】,是他一生见过最美丽的少女,也是最搞不清楚脑子里在想什么的诡异女人。

巴巴多斯入团并不久。但他已经深处黑翼团的【七骑士】中一员。战斗力和手段的狠辣决绝是原因,但他自认为,更重要原因是他对人对洞察力与狡诈。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无法看透这两人。至少现在不行。

这一男一女,如果他们传言中的来头是真的,巴巴多斯自己恐怕会惊讶到永远合不拢嘴。但比起他们的身份来说,他们想要做的事更加的不可思议。

「灭世——」

虽然难以置信。但这二人脑子里,似乎真的在考虑这件事。而他们或许真的有这样的能力。至少巴巴多斯确定,以他们的疯狂程度,有很多人会死,很多城与国会覆灭。虽然,自己并不在乎。

但是,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

「啪——」黑发的青年面无表情地扇了眼前的少女一巴掌。

少女掩着面坐到在地。低下头。不露颜色。

「……我说过不能放过报信的人,对吧。」

『是。 』

「有人告知圣枪姬做好了准备。对吗?」

『应该是。』

「……艾尔?」

『……人家猜测应该是位勇敢的骑兵先生呢。他心急火燎地从我守候的小屋之前经过……然后人家就邀请他进行一曲死亡之舞……』

「……」黑发的青年歪着头,眉毛轻微地挑起。他难以观测到抽动的面部肌肉之下,酝酿的难说是兴趣盎然,还是将要发怒之前的阴云呢。

『我原本已经快要控制住他,给他一个痛快了……结果呀,看来在性或死的考验里,他选择了后者呢。这样的勇士,可是不多见的呀?他就那样……那样……』

巴巴多斯睁大眼睛,眼看着『小公主』艾尔静静的站起来,她垂直腰际,俏皮地微微卷起的银兰秀发轻轻翻动着,而一双白手举起,食指放在嘴中。

那是挑逗?不,应该说是挑衅吧。

『……那样子,扒开人家的胸部,把人家插死了呢。啊啊……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这样是不是太过头了呢?但是……既然这样,我也不得不承认他,放他走了呀……』

黑纱的少女眼中闪烁着虹色的诡芒,单薄的纱裙之下,赤裸的白肉,仿佛刚刚才被人临幸过般诱人。

【邪龙之魅】。

巴巴多斯并不知道这技能的由来,只是猜测,那或许与海之民的传说有关,代表海上妖精的魅惑之力。

但是在小公主的周遭千真万确,时而会弥漫着剧毒的魅惑气味,让任何稍有情欲之人都无法自持。这也是她最恐怖之处。

而在那种气息之下依然能够抵抗,甚至反击的人,反而会对她萌生杀意。这就是所谓【性或(杀)死】的考验了。或许,死亡天生与性爱如影随形。

所以,那名报信的士兵,大概便是如此逃出生天的。但是放走他的小公主,究竟是为何要刻意与「王子」作对,自己是怎么也猜不透了。

巴巴多斯依然保持着鬼笑。他就这样用自己特色的技能装着傻,当作什么都没听见。但是,小公主的『气息』实在是太过浓郁,让他也不太吃得消。

『嗯~~……你知道吗,如今那样的勇士是越来越少了……如果每个男人都在我面前如同禽兽般不像样。哥哥……这样杀人打仗,又有什么必要嘛……你瞧,就连我们的巴巴多斯先生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