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魔法少女2077 2话断裂

2话断裂

东云加奈
一米五的的JK,低调而寡言的少女。
在为荒坂和其他公司的中高层员工、特别是日裔员工所设的日本风格高校荒坂丽景高中上学。高一生。
散发着阴郁的气场。性格中有着隐秘的一面。是天才骇客,但是苦于没有好的资源和设备。

东云凛子
主角的母亲。公司的中层员工。数十年前从日本的东云市出走到夜之城,任职于荒坂公司。
和女儿关系不好的样子。

荒坂爱理子

荒坂家嫡系的重孙代之一。虽然在学校里众星捧月,但也有自己的苦恼。

杰雷米

欧陆著名唱片和经纪人公司、娱乐帝国「欧罗巴之星」公司创始人之子。转学到荒坂丽景高中,和东云加奈同班。似乎有着特别的兴趣。

超电子博士
鼓吹肉体纯洁的疯狂科学家。


没有装载任何义体,却无比强大的的神秘少女。将会和女主见面的样子。

魔杖
纯洁电火花 以奇特的巧合寄宿于女主的体内,从而拯救了女主。

「蠢货……都是蠢货……」

傍晚的夜之城街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花枝招展的奇形怪状的性偶招摇过市。机器人战警持枪稳如泰山,把守着地上坠楼的人形白圈,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夜之城之子一夜之间丧失了所有。NCPD的警察盘问不知名的路人、突然窜过的赛博疯子剐蹭了飞车,引起驾驶员的怒骂。

而此刻,一位骂骂咧咧,身着深色制服的阴沉少女反倒是成为了清新脱俗的异类。

「男生,女生,一个一个都是这么蠢,让人想吐……不要理我不就好了……真是,烦,啊啊啊啊啊!」

其实在路上恶心地碎碎念的人在夜之城可谓是随处可见,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究竟有着怎样阴暗恶毒的念头想要宣泄在空气中?这种事没人关心细节,没人想知道。但是,如果这样做的人是穿着夜之城少有的水手服的少女,那就难免引来一些路人微微侧目。

荒坂丽景高校的制服可谓独树一帜,当校力图还原21世纪初期日本高中的校园风气和衣着风格,因为古典朴素又带着些许典雅的制服,即便穿着的学生是经过花里胡哨义体装饰的那种所谓的夜之城青年一代,也依然能感到一种奇妙的风韵。

而本来就是日本裔的黑发单马尾少女东云加奈,面容清正如同日本工艺礼品店里的白瓷人偶般,又几乎没有任何义体加身,拎着书包沉静地走在街上,就更有一种画中人走出来的的感觉,只不过本人暂时还没有这种自觉。

哦对了,前提是这位少女不要将双眼隐藏在刘海的阴影中,如同诅咒人偶一样念叨着旁人无法听清但也能感到十分恐怖的话语就是了。

「……杰雷米=艾兰,那家伙!——如果不是那个金毛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今天本来也可以是安宁平和的一天……」

让加奈如此心情差的罪魁祸首有两人。

其一是中午下午班上忽然出现的转学生,加奈看来,就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金发无良帅哥。而另一位就是那位荒坂的双马尾大小姐了。事情的起因首先是下午的授课上忽然出现的蜜汁转学生。

「嗨~~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能加入各位夜之城的未来之星当中!我知道这所学校这个班级中的各位都是荒坂公司的儿女,又或者家世和荒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总之,大家都是这个温暖可亲的命运共同体的一员,而我~~~杰雷米=艾兰其实也是如此,不知道这样可否拉近和各位的距离呢?让我做个自我介绍吧。我也属于后者——我的家族服务于近期刚刚加入荒坂的『欧罗巴之星』。」

「杰雷米?哦哦哦!!」

「欧罗巴之星?那个欧陆第一大唱片公司?」

「对啊……半年前才被荒坂收购了。」「诶诶?是这样吗?」「废话,不然他怎么会转学到这里的」「听说欧洲的摇滚天后洛美尼雅都在他的后院开趴呢」「本人也和明星一样帅啊!!」「请给我签名,杰雷米大人!」

「啊哈哈哈~小姐们,不要这样。怎么说呢,如果将我公司旗下的『星星』们等同于我我个人的魅力,可是会让我困扰的,怎么说呢,在本校就学的期间,我还是更希望各位将目光聚焦在本人身上。这对于出身荒坂的各位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不是吗?」

「咿呀!!!!!好帅!!!!」

忽然出现在讲台上的金发帅哥转学生,气场瞬间俘虏了班级里的所有人。「欧罗巴之星」欧洲第一位的唱片和经纪人公司,娱乐界的大鳄,虽然荒坂的娱乐帝国在亚洲也占据优势地位,过去在欧洲和美洲却完全无法和欧罗巴之星相比,因此,半年前荒坂对欧罗巴之星的收购案可谓是惊世骇俗,毕竟这可是让荒坂正式为横跨欧亚美的娱乐帝国版图拼上了最后一块碎片,就连不关心新闻的加奈也有所耳闻。不得了,真是不得了。那家公司创始人的儿子竟然来到了这种地方……

不过,这和我这种人也无关,加奈想道。

只是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在下课时间那个金发浮夸男居然会跟自己搭话。

「哎呀,真是一位古典的日本少女呢……」下课时,金发的男人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侧,高大的俊俏青年微微侧着头向她微笑过来。

「……」

「哎呀,看来小姐的家教颇严呢。是来自日本本土的学生吗?可以请教你的名字吗」

「……东云加奈……」

加奈石化了。嘴唇机械地发出几个字。

「嗯嗯……东云?嗯……」

不知道为什么脸好热,真是丢人。

「有,有什么事情吗?」

「嗯。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没有,我啊,对过去的日本文化很是感兴趣呢。所以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成为交流的同好呢,啊,当然,不想也无妨哦」

帅哥爽朗地笑了。令人惊讶的是,他这番话居然是用日语说的。虽然夹生,但水平着实让人震惊。日本文化,他??会感兴趣?难道是因为欧罗巴之星被荒坂收购而开始感兴趣的吗?然后短短时间里就说得如此之好?不,这也太过于快了吧。

「阿拉。杰雷米先生。您的日语如此出众,又对我故国的文化有所兴趣,我可以认为,这与荒坂的收购无关,而是你本人原本的涉猎了。您可真是充满了让人惊讶之处呢」

红发的荒坂爱理子飘然而至,她鲜艳明亮的典雅红色瞬间就吞没了加奈子不起眼的黑灰色。包裹在制服内的紧身内衣中的雪白山谷明晃晃地晃瞎了加奈的眼。双手骄傲自如地环抱前胸,修长的手指饶有兴致地放在自己的嘴边,仿佛在品评度量着新来的豪门公子的身段和分量。

「啊……哈哈哈,这就过于夸张了。」

忽然横插进来的荒坂大小姐,开始与杰雷米攀谈。她的跟班粗暴地将呆站的加奈挤到一边,让她踉踉跄跄差点摔倒宛如加奈这个人不存在一般。加奈抬起头,看到杰雷米转眼间就自然地接过话去,一脸灿烂地和荒坂爱理子谈笑起来。

他们说的内容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对于全班来说,两个重量级人物之间仿佛环绕着金光闪闪的气场。而加奈子也一如既往地低着头回到座位上,默不作声,抹消了自己的存在感。

……

大人物终归就是大人物,即便是主动向自己搭话的大人物也没有任何不同。他会有什么不同?从一开始是抱着某种期待的自己的错。

加奈木然地在街上向前蹭着。心里恶毒的吐槽连发不停。

呵呵,会和自己说话又能有什么别的原因,无非是想要哄骗我,觉得可以轻而易举把我这样没见过市面的女生入手玩弄而已吧。以为我不清楚吗?呵呵~~

飞起一脚,加奈的脚一甩踹飞了不知道个什么东西,很是解气。

不过这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却是一颗石子,直直向路边的「某些人」飞去。

「啊……我操,疼死了!什么玩意儿,谁踢过来的」

深色皮肤、穿着品味糟糕的T恤的可疑人士三两人在路边嗷嗷叫起来,然后一转头和加奈非常不巧的双眼相对。

「……额」心中暗道不好,加奈赶忙加快脚步装作无事地想要与他们擦肩而过,因为转身反倒是太过于刻意了,而且回家的路也并非那一条。

「喂喂,就这么算了吗?!妈的给老子站住」

看上去像是瓦伦蒂诺帮之类的帮派分子。今天真是见了鬼了。加奈心慌起来,脚下啪塔啪塔加快步伐,但是身后的帮派成员追的更快。

怎么办?加奈不由地四处张望。NCPD的警察就在远处的路边盘问着行人。如果叫他们的话会得救吗?但是——

「呀——」

转眼间两只手就从身后拽住了加奈的衣领和一只衣袖。只觉得中心后仰,晕头转向,回过神来,加奈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街角的巷子里。该死,为了躲避NCPD,这些人就把她带到了这里。如果让他们得逞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小妞,怎么回事啊,朝人踢石子,把人搞伤了就这个态度?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急事,请让我离开,好吗……呀——」

「说句对不起就够了?哎哟,仔细一看这不是漂亮的日本制服吗?老大,咱们真是撞大运了诶,这是谁家的小姐,细皮嫩肉的,不是改造肤吧这个」

「放屁,咋可能有这么雪白雪白的嫩皮,肯定是改造的啦」

……(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过关……怎么办,要用「那招」吗?)加奈心里吐槽道,大脑飞速运转,额头痛了起来。

「等下,这小妞是荒坂制服啊……」忽然间,一个瓦伦蒂诺帮注意到了加奈制服的标示,略带不安地转向几个人的头头一样的混混使了个眼色。

「荒坂……切,不好搞」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在公司的威风之下发抖吧你们这些人渣,然后让我赶紧回家)

「荒坂吗……荒坂,怎么了?……」忽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发话了。为首的瓦伦蒂诺帮是个不高大但是身体很壮底盘很低的男人。双手插着兜,他的眼珠几乎泛白,头也是歪的,但是意外地话语却极为清晰有力。

「正好差一票。搞了。不是大的,不行……」男人说着难懂的话,但是那令人发毛的泛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让加奈心生不安,他要搞的是什么?一票又是一票什么?

「……要是碰上硬茬可不太好了结啊,那可是荒坂」

「……硬茬的女儿会街上放学回家?别怂了。有人顶着。」

「既然这样……嘿嘿」几个人围了上来。

忽然,加奈捂住头,脑壳内传来一阵剧痛,而在眼前发黑短暂的昏阙之前,瓦伦蒂诺帮慌张的喊声还在耳边环绕。

……

……

傍晚,超级摩天楼的靠近顶层的公寓之中。一处装修成古典和式构造的民居之中。

健康烹制的时蔬、烤鱼、纳豆、味噌汤。经典得有些刻意的一桌如今少有的和式晚餐摆放在桌上,而相对坐的两人之间则弥漫着难以言说的僵硬空气。

一位是东云加奈。衣服仍然还穿着制服的她像是才回家没多久。而实际上,这一桌的菜肴是刚刚她着急忙慌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从零开始准备好的。

而菜肴的另一位享用者,此刻坐在对面的女性则是东云凛子,加奈的单亲母亲。

虽然已经老大不小,但腰身却依然可以堪称火辣,前凸后翘,几乎标致到让人怀疑经过了多少次的昂贵修身改造。

不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凛子的皮肤,她的肤色如同瓷器一般白皙,不,应该是说比女儿的肌肤、比白瓷还要白,简直可以说是无机质一般。而在在浑圆的脸盘上,双眼细细如月牙,眉毛细到几乎看不见。

如此浮夸的面容并非母亲与生俱来独有的,而是如今流行的脸部改造「艺伎」款式。因为凛子的脸白得近乎病态,仿佛真正的人偶一般,配合细的不自然的眼缝里滴溜溜转的眼珠,东云加奈实在无法赞同和欣赏母亲的这种审美,仿佛从人变成了古怪的日本古代戏剧出来的什么人一般。但是她并不言语,只是选择沉默。

加奈和母亲之间的冷战已经持续很久了。为母亲每天做上一顿「真正原汁原味日式晚餐」是她和母亲之间仅存的心照不宣的协定。这算是让母亲闭嘴,不要和自己开战,也不要把自己一气之下赶出家门,因而她不情愿也不得不去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只要能让因为某些原因对「故乡的传统」执着到病态的母亲满足,在晚餐的时候和自己什么话也不要说,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是,果然今天是倒霉的一天,什么事情都不能如愿。

「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啊。加奈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衣领和衣袖被拽破裂口。额头又是一痛。都是因为一回来就忙着准备丰盛的晚餐,头脑在过度使用网络链路之后又昏昏沉沉,加奈竟然丝毫未觉。这下又少不了一顿骂。

「……没,什么。就是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

「……是吗?就这样?」

凛子的嗓音尖利无比,明显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时候她的声音这么难听了?加奈暗想。难道声带最近也替换过了吗?

「没事。真的。」

「知道订制新制服的价钱吗?」

「……反正你又不可能付不起」

「呵呵。你也有脸说?新制服订单下了。去学校绝不可以不得体。但你这个月的零花钱也没有了。」

「什么——……」嗡的一下。加奈脑子又是一热。

(这臭婆娘,明明钱你有的是!)

凛子在荒坂是网安行动组的小组长。虽然说二十多年前她就已经爬到了这个位置,因为某些原因始终没法升迁,但作为荒坂的中层不可能没有一比极为可观的积蓄。但是或许因为对加奈莫名的不爽,从某一年开始凛子就对加奈的生活控制极其严格。不仅是门禁,衣着打扮的要求,连义体的购买和零花钱也极其吝啬。

也正是拜她所赐,加奈的身上至今可以称得上是真正义体的,只有大多数青少年在七八岁时就会装入大脑的额皮质借口和微处理器。在荒坂高校里加奈也是几乎罕见的「纯天然」之一身,时不时会招来同学的窃窃私语,而会这样却是完全因为母亲的变态苛责而已。而这就仅仅是因为她曾经说过,总有一天要带干干净净的自己回到没有被公司和赛博科技污染的故乡而已。

「呜……」加奈机械地将菜拨进自己的嘴里。刚才在街上,她尽管在最短的时间内努力黑进NCPD系统的外围将NCPD的联络通道开启假警报叫来了夜之城的好警官们解围,但老式额皮质接口的机能完全无法承载加奈的读写和运算要求,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加奈差点就把脑子搞糊了。

(差点害死我,臭婆娘!)加奈努力控制自己不把眼睛抬起来,因为她不晓得自己会说出什么话来。但是,凛子却没有领情。

「……我说,这菜怎么这么淡?你怎么做的?」

(真的是……没完没了——但是,要忍住,忍住。只要今晚稳住她。我的「计划」就可以实施——零花钱,接口,什么都可以到手了……只要——)

「……」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加奈忽然抬起头。

哗啦。凛子端起手边的水杯,将白开水泼了加奈一脸。

加奈的脸僵住了。但仅仅维持了几秒种。很快就像放弃了什么一样,她开始滔滔不绝。

「我可没有哑巴。倒是妈妈的味觉出问题了吧?我可是跟妈妈提醒过哦?不要随便改造咽喉。这种东西可是会影响后半生幸福的。你用了XH生化的?然后呢?那个公司的义体可是最近爆出丑闻大面积召回了。然后妈妈的但是我很好奇呢,被替换掉的器官是无法找回的,又要如何实施召回呢?难道再相信他们一次吗?妈妈也真是,就因为是刚刚加入荒坂供应链的公司就轻信占便宜……」

「……你,你这小崽子说什么??」

加奈忽然感到一阵后悔。但是既然说都说了,她也无法抑制内心涌起的一股又一股黑色的湍流。

「我说妈妈你替换的义体够多了吧啊?那又怎么样?对了,您今年快几十岁大寿了?我也不是不理解妈妈着急的心理,但是你不是荒坂华子,更不是荒坂三郎,你指望荒坂会把真正的技术下放给你们?光是靠替换义体成不了他们那样的老不死的妖怪哦?但是在那之前你的激素分泌失调会让你变成不可理喻的白痴然后害死你的女儿,您明白吗?还有,说真的,你的脸选的真的是很没品味。假到恐怖好吗?——」

这一口气说出来真是爽爆了。

凛子「腾」地站了起来。和加奈说的一样,凛子的年纪比起她的身材和长相来说两杯甚至三倍都有余。想当初,据说凛子自己在十几岁的时候她就瞒着家族独自来到美洲打拼,很快被荒坂相中成为下层技术人员一步步打拼上来。之后又过了多少年,付出了多少青春呢?可惜二十年前,她就到头了。也许是得罪了什么人,也许是东云市出身的问题。谁知道。自那之后加奈的母亲就没有升职过。生下加奈也是在那之后。很快加奈就没了父亲。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或许是身体不断改造的原因,凛子的「更年期」倒是格外的长,而随之而来的糟糕脾气让加奈从记事起就受苦受难。加奈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必须要摆脱凛子。但那是什么时候?现在的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加奈忽然为自己不成熟地和凛子摊牌而再次懊悔起来。

站起来的凛子波澜不惊的白色改造脸庞之下明显气的七窍生烟,这时,一个突然到来的公司联络救了加奈。接到公司的通讯,凛子不得不惶恐地站直,轻声嘟囔着什么回复上司。

很快,凛子白了加奈一眼,甩下加奈和一桌没吃完的饭菜去了自己的房间,估计是去椅子上接入网络,完成公司什么突然的工作任务吧。(呵呵真不愧是公司的畜生。)就算被女儿跳脸侮辱,凛子也毫无分心的余地。

此刻,被留在桌上的加奈下巴还滴着水,但她的嘴角却划起一个弧度。她轻轻地笑着,用餐巾纸擦干自己的脸,然后突然蹦起来,飞也似的窜到自己的屋子里,也坐到自己的骇客椅上。

……

秘密计划开始实行。

一直以来没有和母亲闹掰的原因,除了只有母亲能给自己担保的夜之城的体面市民身份之外,这个家,这个居所,乃至于这张几年前购置的骇客椅也是最大的原因。如果没有这唯一的身外资产,加奈就真的只能靠脑子里功能孱弱不堪的额皮质接口来进行骇客工作了,那该有多困难加奈真的无法想象。

虽然加奈很想摆脱母亲,虽然加奈是骇客天才新星,但她也只是一个稚嫩的、资本优先的新星而已。说来很复杂,除了接口性能完全没法满足加奈的很多要求之外,作为公司员工东云凛子的女儿的加奈和一般的夜之城市民又有所不同,她在身份上几乎是凛子的附属品,因为安全等种种考虑始终没有安全、自由又匿名的真实id可以使用。在这之前尽管她可以用自己的骇客技术尽可能的越过重重障碍在网络空间里寻找到各种各样的违禁资源和读物,其中也包括那稀奇古怪的「魔法少女」作品,但是想要获得真正的独立,不受追踪地搞到住所和金钱,始终没法脱离东云加奈这个身份的加奈一直束手束脚。而今天,这个情况就要结束了。

加奈提前在凛子的骇客椅上布置了自制的「魔偶」,让加奈得以用某种很简单弱智的办法获得凛子此前储存的匿名id。作为公司网安的凛子持有大量处于灰色地带的id,而这些id很多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其存在和来由。而加奈只要通过魔偶记录下这些id,之前一直束缚自己的「身份」问题,乃至于零花钱的问题就终于见到解决的曙光了!

躺在骇客椅上,兴奋地读取着另一个房间悄悄传输过来的信息。加奈的嘴角翘得越来越高。

得手了!——这也是预料之中的。魔偶将她想要的id和配套的加密密钥奉上。而找到其中一个,加奈很快就开始编制魔偶,将它们实用化,让自己马上得以使用新的独立匿名身份来建立个人身份账户和银行账户……

(那个蠢女人,要是有自己脑子的一半灵活,或许早就不会憋屈地呆在那个位置了。不过……只要得到了这批id,妥善地使用……也许不用两年,自己就有资本离开这个家……不再用受她的气……)

一旦得到了自己一直以来觊觎的东西,加奈的骇客活动也就立刻高速推进。很多之前无法做不敢做的事袒露在面前,几乎可以任自己妄为。而另一边,她偷偷监控的母亲还在苦哈哈地为公司处理着某些脏活累活……当然即便是自己也无法轻易看到荒坂内部的工作流程,那样对于加奈来说也还是有点太危险了……

说到危险。忽然加奈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使用着某一个刚刚初始化的id,开始设立自己的虚拟空间、账户,架设自己的防卫空间的时候,加奈却发现很不自然地、这个id此前在某个知名空间里保管了一份资料。这份资料有着相当多层的认证包裹,虽然使用这个id附属的密钥就可以很快通过,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然后正要查看的时候,加奈心生警训。

「——啊」

一瞬间,前所未见,铺天盖地的数据流涌入大脑,老式的接口蜂鸣着,大脑一团糟、发热,耳鸣,意识变成了浆糊——一切都在毫秒之间发生。

然后加奈才意识到——糟了,自己被真正的高手和危险部门盯上了——然后他们对自己下了死手。

据说是许多骇客们最不希望遇到的死法——被煮熟脑袋,这结局,也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吗?

……

——纯真的少女啊,你就甘心这样迎来自己的死亡吗?

不,我才不要!

——纯洁的少女啊,你想要被拯救吗?

快点谁也好来救救我啊!

——可以!但是,如果要拯救你,就要签订契约,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答应你!

———这么快啊?我还以为少女要签订契约什么的,不是应该会犹豫一下什么的吗?

人家的脑子要烧糊了!

——那好,就如你所愿,拯救你吧,只不过相应地,你将永远为纯洁的电子之神所祝福,远离邪恶电子的污染!你将抛弃你过去的任何义体、改造和附件、成为一名拥有纯洁肉体的魔法战士、是名为,魔法少女⭐️纯洁电子,艾蕾卡!

诶诶诶诶诶诶诶额额!!!!

于是这一天,东云加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夜之城的魔法少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