柊娜娜等不到的谋杀之夜(无能力者娜娜/奈奈同人)#3

3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在月圆之夜。体育仓库里。男人狂乱的呻吟呆着腥热的气息吹拂着少女的后颈。娜娜如被破碎的布团一般被按在地上,目光虚无。

(啊……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应该是绝对不会产生误差的命运,明明自己比身上的男人更加相信那份能力……)

但是,却错的离谱。为什么呢?究竟是为什么呢?

……或许这一天的缘由要从上午开始说起。

……
……

被叶多平常吉纠缠了一个早晨,吸引了全班的眼球还不算。娜娜在中午之前,又收到了黄毛青年的短信——「中午也来陪我吃饭嘛~~」

(真是的,原本以为第一晚他并没有胆大包天是有所矜持……结果没想到根本就是稍微让步一点就会这样愈演愈烈的人……照这样下去,不知道之后几天他的要求会有多烦人。看来必须今晚速战速决才可以)

「今天中午就算了吧……好吗?」

「……不给男朋友一起吃饭的面子?就中午来一下嘛?娜娜,总不希望我在午饭的时候在食堂当着大家的面公布照片吧?」

「……好的。我来。」

于是,和常吉一起去食堂吃午餐的娜娜,再次不得不和常吉上演男女友的卿卿我我,让女生们全都惊得无助嘴巴,而男生们则表情个个复杂。

「……喂,柊。你在搞什么?」

万万没想到,不知道读空气首先大大咧咧凑上来的居然是那个难缠的京谷。 他一副冷脸,无视与常吉同一桌的娜娜可以制造出的卿卿我我,生人勿进的气场,径直插足进来。而此时,娜娜还在夹着花菜,「啊——」地往常吉的嘴里送。

「哈?娜娜是我的女朋友,你说在搞什么?」

「……京谷同学,你来做什么」

「……才突然一天就变成这个样子。柊,你可别说你是对他一见钟情了」

「才没有,只是,京谷同学才是,你不知道这种时候的你就像我们聊的那样,显得『过于任性』了吗?」

京谷不说话了。虽然目光中还是冷冷的不信任,但或许是察觉到自讨没趣,挨个看了两人一眼之后才转身走掉。

(切……偏偏这种时候来搅局)娜娜不由地感叹自己的运气不好,然后强装出一脸营业式笑容,继续给「男友」亲呢地喂饭。

……

好不容易吃完饭后总算摆脱了常吉。接下来就是自由准备时间了。娜娜悄悄潜入体育仓库,提前观察一番环境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后着提前埋在了那里……

(这样一来,足以杀死他的几个要素就齐全了)直到此时,娜娜才稍微安心一点。

的确,仅仅从目前所知一张自己用绳子勒常吉的照片娜娜并不足以确定自己可以杀死常吉。但,首先是早晨瞒着常吉调慢他的手表十分钟。可以确保攻击的出其不意。第二,提前踩点观察体育仓库的构造,让娜娜知道在什么地方攻击,若是没有成功将会倒在何处,第三,身上和地上都预备好了毒针,即使最开始没法杀死他,只要能够碰到他一次,就有很大的把握让常吉死于无形之中。

接下来就是等待夜晚来临……

在距离晚上十点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娜娜悄然来到了体育仓库的门口。

轻轻推开门,里面悄无声息……(很好,常吉还没有来,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先等着他……)

(??……)

忽然,眼冒金星,然后是坠入黑暗。

……
……
下身撕裂的疼痛惊醒娜娜,她努力睁开眼睛,感觉全身酸痛,而胸和脸都紧紧地压在地上。

(我……失去意识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趴在地上?)

答案很快就不言自明。娜娜全身都被一个男人的重量压着紧贴在地,而双手则被绳子束缚于背后,屈辱地将自己的前胸凸出。嘴巴里塞着不知道那里找来的毛巾,即使再努力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现在的娜娜根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受害者小女孩的样子。不,或许应该说本来娜娜的体格和年龄,就只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孩而已。

「呜呜,呜呜呜呜!!……」

即便着急地蠕动,娜娜能感受到的却也只有下身很不自然的疼痛而已。然后,她才察觉到。

为什么下身会十分发紧,为什么会异样地充实,为什么会撕裂般地疼痛。在意外的冲击下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是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身后的男人正在她的身体里……

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历十几年的人生中破天荒的事情正在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对于女孩子来说最为复杂、难以言喻的可怕事情正发生在她的身上。就算是娜娜也罕见地慌张了。

瞳孔在瞬间不自觉地散大,然后她夹紧的双腿更猛烈地感受到了男人的异物在自己的腔穴里摩擦的生涩……

(被……被强暴了……是这样的感觉……为什么……我……要遭遇这样的……)

然后,娜娜的眼中涌出泪水,不知道是莫名的委屈,还是单纯只是疼痛造成的,又或者是为了自己无力的失败呢。

「……呜,呜呜呜……嗯呜呜呜嗯 !!!」

使劲地从喉咙里吼着,但是也是无济于事。

「就是这样哦,娜娜,用你那个甜美的小嗓子叫出来,叫出来……这才是你作为女朋友的本分啊,哈哈,真是,够紧也够劲儿啊,娜娜酱的处女小骚穴」

「……嗯呜呜呜呜!!!!」尽管努力抗议,却被男人无视了。常吉,他的嗓音证明他毫无疑问是常吉。但这也已经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了。

「嘿嘿,娜娜酱的处女,我就拿下啦!知道刚戳破的时候那种阻碍的感觉吗?娜娜酱真是个小孩子啊,还没有被别人尝过,真好啊,让娜娜酱做我的女朋友真是值啦!」

……

「……或许你是真的想要杀我吧。或许你只是想来证明什么,不过都无所谓啦,娜娜酱。你肯定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好好在体育仓库和你见面吧。那是当然啦,因为,老子早就知道娜娜酱你杀不了我,而我会对你做出这一切,所以我就在门口轻而易举地一拳把你打晕了。这都是预定好的事情啦,哈哈哈哈哈!」

娜娜不知道常吉在说什么。一切都泡汤了,现在她衣衫不整,无力地被按在地上强奸而哭泣,这样要如何才能像照片一样攻击他?即使现在什么事情帮助她脱困,也没法再现照片上的情景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预言中的事情没有发生?难道常吉一开始就在骗她?但是,又有什么必要?

「嘿嘿,答~案~揭~晓~」

一张照片被放倒了娜娜的面前,当看到这张照片,娜娜涣散的双眼再度圆睁起来,瞳孔难以置信一般地颤抖着

「……娜娜酱哦,你不会觉得,我的预言只有那么几张而已吧?哈哈哈哈」

「瞧,这是我昨晚刚拿到的照片哦……娜娜酱,是不是,就和上面的你,一模一样呢?这就是命运,就是不可违抗吧,哦~~~desitiny!」

(是的,我为什么会那么傻呢)娜娜想道。

(他的预言随时可能产生新的结果。而看到了那个的结果的他,自然是胸有成竹了,并非是因为被我引诱而失去了警惕性,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早早地把我握在了手心中。因为我没能在昨天搞清他能力的底细,落到这结果也是……咎由自取吧……)

娜娜看着尽在咫尺的照片,放在她眼前,仿佛为了刻意羞辱她而照出来的一张照片一样。那张照片仿佛就像是镜子,就好像有一个透明人的摄影师在她的面前拍摄的一样。

粉色的头发无精打采地披散在地上,少女无神而暗淡的双眼半睁,而贴在地面的腮帮子边上,舌头耷拉在地上垂下不像样的唾液。

少女的衣衫半褪,胸衣的带子露在外边,而身后是看不见全貌的男人,只能看到裸着上身的青年,下体在少女的屁股上不断地活动着……

可谓是『被强奸的无助少女』的照片,是也……

(就这样吧……原来今天,根本就不是那个杀死他的月圆之夜啊……)

随着下身腔穴的感觉由疼痛转为酥麻与淡淡地舒适。娜娜放弃了。至少是在今晚,她除了被常吉抽插、夺去处女的第一夜、完成属于女朋友的义务,感受着微笑的快感作为心理上一点点的补偿之外,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做到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