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露可旅行记:圣洛西亚的少年粉丝

你不会看到你想看的东西。


某一天,我在迎宾馆的大厅里,见到了一位粉色头发的奇异少女。

说是奇异,是因为她的发色,也是因为她过于美丽而洋溢着清纯与娇艳两种格格不入气质的面相。对于我这样阅历的人来说,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是极为罕见的货色。

更别提,她穿的是异国的神官服。为何这样面相的女孩,年纪轻轻就是一名神官呢?来头大概不小。但是既然是外国的宾客,我也暂且没必要想什么复杂的事情,首先招待备至才是第一位的。

「……为您献上祝福,我是一名牧师和新兴女神教派爱露可的神官。」带着某种沁人心脾的芬芳,她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该怎么称呼您呢?似乎贵国没有酒馆这种称呼。也不能称呼您为老板把?」


「叫我迎宾所的主事就好。圣洛西亚没有老板,像我们这样的迎宾所,都是由皇帝大人钦点的管理者,作为圣洛西亚的门面,不会有辱皇帝大人与圣洛西亚的荣耀。」「希望您能享受餐食,并且旅途愉快。」我微笑着,对她说到。

虽然没有听说过什么爱露可女神的教派。但是对于我国来说反正任何教派也都一视同仁。我没有说什么,付了钱之后,为她安排了上好的晚餐,而就在此时,本地的年轻人们也聚拢到了她的身边。「哇哦!异国的美女」「哦~~这位女士!!是什么风把您吹到了这里呢?要不要让我为您介绍一下本地的美食和景观呢?!」

这些年轻人大呼小叫地围着异国的神官。年轻人就是爱聒噪。而平时少见到这种级别的美丽女孩,他们会这样子激动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我也有过这样的时期。但是如果制造太大的噪音我也不得不去阻止。

于是我托着腮帮子旁观着他们的行动,看情况决定是否要出手。但意外的是,那位神官女孩倒也丝毫不见有厌恶烦恼的情绪,她只是一直微笑着,端着饮料杯抿着果汁,接受着少年们的奉承和叽叽呱呱的问话,时不时还不失风度又甜美地用只言片语去回答。即是隔着有点距离,她说话的神态和我这边稍微能听到一些的甜美嗓音还是让我命根发硬。

「喔!!!爱露可大人的神官小姐,真是女神也!」「我们,要成为你的粉丝!」

真是年轻啊。这才没多久就被少女勾去了魂。我忽然明白了,怪不得要这这样的女孩子做神官,吸引信众的效果实在是太厉害了。

「哎呀?不成为我的信众吗?」少女轻轻地笑道。

「不对,我们是爱露可大人的粉丝!」「在圣洛西亚,大家不在乎信不信什么神明的,所以没有什么『信众』,但是您这样美丽如女神般的淑女,我们一定要成为您忠实的粉丝!」「『粉丝』可比什么『信众』要厉害多啦!」

「嗯?是这样吗?」少女略带疑惑的歪着头。毕竟她是外国人。不懂这边的文化也是正常的。「那成为『粉丝』具体来说厉害在什么地方呢?」

「传播您的名字!」「大家一起讨论您!讨论谁才有资格让您成为老婆!」「每天每天,念着您!不管是上学,是在工作,还是忙了一天回到家里,在床上一个人寂寞无聊的时候,只要一念起您的名字,想起您美丽的面容,我们就充满精神了力气!」

「哈啊…….那,这叫什么『粉丝』的文化可还真是厉害呢」

「不只是这样!无论您走到哪里,我们都会支持您、给你帮助。这才是身为粉丝的骄傲!」

「嗯?真的吗?」少女的双眼发亮。「是的!不论您在哪里,我们圣洛西亚的粉丝们都会尽力帮助您,这是您走到哪里遇到的人都比不上的,我们认准了偶像,就会从始至终念念不忘!」

「那会给我寄钱吗?」

「啊,这个,会呢」有几位少年摸摸头不确定的回答。

「金钱的资助当然也没问题」,另外几位似乎年龄大一点的青年说道。「但是就是,嗯,不会太多吧。毕竟我们也就是一般的年轻人也不是富豪,再说圣洛西亚也不许寄太多钱出国呢。」

「……噢。是这样啊。你们也不容易呢。」少女有点失望的样子。

「所以说,我们要成为您的粉丝。但是,在这之前,还是要有需要确认的事情。」

「……嗯?」少女更加迷惑不解了。

「我们圣洛西亚人虽然会把喜欢的人作为偶像去支持,但是也是有条件的。对于不清楚这件事的您来说,我们必须搞清楚一些问题才能成为您忠心的粉丝。所以,我们需要问您一些问题」

「也就是反过来要我回答问题吗……好麻烦的样子。那么你们不成为粉丝也没关系吧。」

「不行的!」少年们却激动地喊叫起来了。「我们必须要成为这样可爱的您的粉丝!!」

「这样可爱的您,如果没有我们的支持和崇拜,一定也会很困扰的吧?」

「看您孤单一个人来到异国,肯定是在外国没收什么待见吧?但没有关系,有我们呢!只要有我们这批粉丝,您肯定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所以说您必须要让我们成为您的粉丝才行,所以您必须要回答我们的问题!」

「嗯,哈……是,是吧……也许如你们所说,你们快说吧……那个什么问题是?」

如果说最开始听到说自己「可爱」少女还是发自内心喜悦的话,后来这些大男孩子们的发言就让少女的甜美笑脸有些绷不住了,嘴角微微地抽动起来。但她可能是出于神官的风度吧。还是没有把拒绝的话说出口来。

「嗯,请您听好了。」少年和青年们表情严肃。

「第一问,圣洛西亚是个好国家吗?」一位金发的少年对神官少女出题。这孩子我倒是认识,其实就是在附近居住的人。虽然我每天都能见到他,不过他大概不认识我。我也还是对他的姐姐印象更深一点。

「……嗯,是个非常好的国家哦。」神官少女微笑道。

少年们点点头。「第二问,您对于圣洛西亚和魔导联盟关于邪魔法与魔法的定义争端有什么看法?」

「诶?」少女一愣,显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少年们互相对望,片刻之后解释道。「换句话说就是,您认为圣洛西亚在民用通路采用的是所谓邪魔法吗?所谓的魔法和邪魔法的定义争端里,魔导联盟是否是借助自身霸权而强行进行无端无效的定义是否有合理性呢?」

「不好意思。。。我还是不明白。」

「总之都回答,否,就是正确的了。」

「否。我不认为。」少女机械性地说道。

「嗯。也通过」男孩们满意地点点头。

「哎呀……还以为爱露可大人是坏人呢。这样的话,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成为爱露可大人的粉丝了。」

「就是就是。如果爱露可大人回答错了可该怎么办啊。那不就显得我们喜欢上了禽兽不如的坏蛋一样嘛」

「谢谢爱露可大人!这样我们就能安心喜欢您了!」

「…….诶,这和你们刚才的态度不一样吧?」少女还一脸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毕竟刚刚还像是被一群崇拜者包围,转头就仿佛接受了验明敌友的审查一般,看来实在是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吧。毕竟不是圣洛西亚人。不明白我们的文化也情有可原。

「……对啦,爱露可大人」一位年龄稍大一些,稍微显得成熟一些的青年自来熟似的凑到少女的身边。「刚来我们圣洛西亚可能您还不知道我们这边的风土吧。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跟您介绍哦」神秘兮兮的青年摆出一副和朋友分享秘密似的表情。「您可能在国外也有所耳闻吧。别看我们圣洛西亚人都一本正经,其实在性上可是很,那个什么的哦」

「哦哦!」少女倒没有嫌恶的样子。反而兴趣十足。从她娇艳的气质,又不排斥同龄男子的骚扰这一点看,那个什么爱露可的女神莫非是和性与爱之类相关的宗教吗?所以少女的气质才会如此……我推断着,感觉事情倒是有趣了起来。

「其实呢,不知道您是否知道一个流传很广的说法。圣洛西亚的官员们,其实是对于圣洛西亚的年轻少女有着特殊的权利哦?有一种说法是对到了青春期的少女都有【初夜权】,其实不仅如此,就算是过了初夜,还有着各种各样要求侍奉的权利呢。」

「真,真的啊」少女眼睛睁的大大的,脸有些红却很好奇的样子。果然是性相关的女神的使者吧。

「您说呢?您觉得是不是真的呢?」

「可能,是真的吧?」少女抿着饮料说道。

「但是您不觉得这样有些很奇怪吗?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也就代表我们的姐妹都在被官员大人们侵犯哦?您说,为什么会有人不知情,或者说知情而默不作声呢?不是很奇怪吗?」那位我认识的金发少年说道。

「虽然有人不甘心,但还是没能将事情公之于众?大概,这样吧。毕竟类似的事情,在别的地方有时也的确会发生呢…..…但,也是。如果是全国都有这样的事情的话也确实太不自然……其实我有听说,这里有些大规模使用邪法让人保持了缄默……或许这倒是可以解释……啊、」少女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闭嘴了。她刚想询问少年们,却发现空气似乎已经在刚才的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果用温度形容的话,就是从热情的盛夏,瞬间落到了凛冬吧。

所有刚才还围着少女的青年和少年们都仿佛变了个样子,后退一步和神官少女拉近距离。而目光也都冻结了一般,寒气逼人。

少女愣住了。

「很遗憾。您没能通过测试。」

「真蠢啊。以为两个问题就能检验出什么了吗。说到底还是地雷一般的女人啊。对这种弱智般的说法都会相信。」

「果然稍微钓一下就露出本性了啊。毕竟是外来的人。」

「您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明明看着还挺不错的,您也不过就是个烂人而已。」

「这么漂亮可爱,却会相信对圣洛西亚的中伤,大概胸部以上都是没有脑容量的空壳吧。啊不对,就连胸部也是乏善可陈呢。呵呵」

「什,什么!!!」即使是神官,即便是对原因一头雾水,少女也为周围一圈男性的态度骤变而勃然大怒。

但是那些男孩们也都对她失去了兴趣,冷眼瞟着她,纷纷散开来,毫无兴致地离开了。散去的速度就和刚才聚集起来一样快。只留下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神官少女和一桌微凉的饭菜。

我轻轻摇摇头,年轻人,真是没有耐性啊。不过圣洛西亚嘛。外来人理解不了我们的文化也是无可奈何的。

可惜这位神官少女的想法有些问题。那么我也只能放弃对她做些什么的打算了。希望她不要再胡说八道,在圣洛西亚的旅途不要过于短暂地结束呢。

过了一会,黑着脸的神官少女一脸不爽地吃完饭走掉了。

而看到时间已经很晚,我也就着手让今日迎宾所迎来打烊时分。

收拾好一切,我走上三楼,来到专属我个人的大房间。那里,一位青涩而美丽的少女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恭候着我。

我解开裤带,满足地将自己的凶器交给她的嘴巴服侍。

我拽着她的金发把玩着。这头金发和几个小时大厅里那位少年倒是一模一样的明亮好看。不愧是姐弟。

少女呆然却乖巧的眼神专注地盯着我的宝贝,一点点不满都没有。那也是自然,在我们这个层级常用的专门术法的控制下,她会对我言听计从,而事后也只会相信编造的事实。

我回想着几个小时之前那场荒诞的争执,还有那位连操着他的姐姐的男人都不认识的少年。觉得今天也是看了一场有趣的好戏。在我这无聊的迎宾馆主事的职业生涯里,也就只有像是享受现在这种微不足道的特权,以及看看年轻人们每天的有趣活动才能聊以自慰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