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神官爱露可~人渣美少女漫游残酷浮世~ 第3话

3
漆黑的小巷里。
独自一人的美少女。
即使是身为女神的神官,这种时候、这种场合也是最为危险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遇到不轨之徒可以说是定式。
而此时依然涉世未深的爱露可,警惕性还没有那么高。

「哎哟。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呢」
「这么大晚上一个人出来,是想要做什么呢?和我们找些乐子嘛?」

两个轻佻音调的男人忽然从巷口和巷位向爱露可逼近。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显然不是善茬。无论爱露可怎样的缺乏经验也还不至于听不出来男人们话音里的淫秽下流之意。

「……能把路让开吗?」

「哎呀,小姑娘,这种情况,你不会不知道我们的意思吗?」
「把话说明白点吧,扔下手里的武器,乖乖跟我们走一趟,让我们乐呵了,你才有好果子吃哦?」
「哼……」爱露可的反击却是镇定自若。「你们才是,不知道我是二级神官吗?敢这样对我无礼,一定是很有胆量吧?」
「……二级神官?」
「喂大哥,你看她脖子上的圈圈,还真的是耶!」
「切……二级又能怎么样……区区神官而已,两只小细胳膊能掰得过我们四只手吗?」
虽然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流氓们显然动摇了,身影能看到晃动。

「呵呵……你们可以试试看啊,看看在我女神赐予的神圣之火的力量下,你们能否幸存?」
「咿哎!……神,神圣之火!」
「切,别丧气啊,就凭她一句话?嘿!神官小妞,你要有本事,就放个神圣之火看看啊。噢,对了,我记得你们神官以救死扶伤为本。可是不能随便伤人的吧?无论怎么说,我们可是什么都还没做啊?对吧?如果你杀了伤了我们,不知道女神大人会怎么看你呢?」

『有有有有这种事??莉莉丝?』
『……才没有』
『诶?没有啊?』

「哼,就凭你这种渣滓,别想诓骗我神的使者。我们生命女神的教条上才没有这一条!」
「没有吗?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故意骗我们不懂教义?那你倒是说说看,哪一条说了你们神官可以杀伤平民了啊?」

『——莉莉莉莉丝救命,到底是哪一条?』
『……唔,你真的要回答啊。我也是服了。嗯——生命之书云:亵渎神明的福音,神之使者的纯洁,皆不被容于世, 必将被神圣之威惩戒』

「——哼,听好了,亵渎神明的福音,神之使者的纯洁,皆不被容于世, 必将被神圣之威惩戒!」

「哦?还真有啊,什么意思,大哥?你给我翻译翻译」
「意思就是说,咱们把小妞的纯洁拿走了,她就会制裁咱们啦!」
「那也就是说……」
「那也就是说,先干了再说啊!!」

「怎,怎么这样——咿呀————」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风声忽响,两道黑影就扑了过来。

虽然说身份复杂,鬼点子百出,但爱露可其实确实完完全全的弱不禁风。
见到这种情况,几乎吓得腿都要软了。
毕竟,几乎仅仅拥有治疗神术的她,若是说对上一个小流氓还能周旋一番的话,碰上两个可就是危机中的危机。
简直可以说是出了新手村就遇到大boss般的性命攸关的危机!
首先,怎样摆脱前后夹击扑过来的流氓。
「神,神光术!」
爱露可念出了所有牧师掌握的第一个技能,只能发出淡淡神光照亮前路的技能。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情况紧急,这一次却亮如白昼,让小流氓几乎瞎了眼。
「吗的!什么玩意,我他妈都看不见了」
「啊啊,别撞我身上啊,操!小妞的腿从我手里遛过去了,哎呦,那还真是细嫩啊」
「别感叹手感了,快追啊!」

万幸,第一发技能取得了超出想象的效果。爱露可也得以脱出两个流氓的包围,踉跄地向另一头的巷口跑去。
「神,神圣强化!」
爱露可喊出了第二个技能,二阶的小神术,微量提升体力和精神力。
……
但也就仅此而已,这就是爱露可能在作战使用的法术了。
快,要快跑。爱露可恐惧地向前扑着,几乎要摔倒,但是前冲的势头让她始终没有倒,就这样一口气冲向巷口,只要到了平地,能够有回转空间的话,即使是爱露可也可以多少与二人周旋一番。
只是……
『爱露可主人……我建议你不要与他们缠斗。刚才看到了吗,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们下身的装备虽然破烂,但明显是军队的战甲。这样装备的人恐怕是城里人说的「老兵」吧……和这些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家伙打可是凶多吉少。』
『也就是说叫我逃走吗……可是这样又怎么才能逃走呀?』
才刚刚钻出小巷,爱露可身后的二人就紧紧跟上来,寸步不让。
几个闪转腾挪之后,二流氓就在一片空地上再次将少女包围了。爱露可不甘心地扶着自己的膝盖,喘着粗气。像爱露可这样杂鱼般的体力,若是没有神术强化的话,刚才就连穿过两人的飞扑也不可能。
但是,跑都已经跑到外边了,这里也只能再试试突围了!
「莉莉丝,这里只能靠你了,神光术!」
随着少女大声一呼,白昼般的光亮再度忽然想起,二流氓不由自主捂住眼睛,与此同时——
「嘿!」
爱露可挥动银杖,一把砸到一个流氓的肩膀上
「啊!」
虽然想要砸的是头,但也可以接受。
然后是另一个人!
「嘣!」
但是却被流氓格挡了。毕竟是曾经的士兵,不可能轻易就得手呀。
「小妞,可还挺有贼点子,大爷我喜欢。但是就这样可完全不够啊!」
「咿呀!————」
流氓一把抓住爱露可的手,然后把她拥入怀中。
爱露可单薄的身体在拉力下几乎是一下子就靠到男人胸前。对于流氓士兵甲,爱露可身上的淡淡香气扑面而来。士兵嘿嘿一笑,在爱露可还尚且懵懂之时,大手已经袭上了她的胸部。
「咿呀啊啊啊啊啊——————放开、放开我呀!!」
爱露可奋力地挣扎,但没想到的是,一把居然就挣脱了。

「喂喂,才这么点胸,不是吧?这孩子才十三四岁?难不成十一二岁?喂喂。太小了吧?这年龄怎么可能是二级神官嘛?」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是、是十五岁!差六个月十五岁啦!你,你竟敢污蔑我!」
虽然被非礼,但爱露可比起羞耻更多是愤怒。
——这样的稀世绝美少女的胸部被摸了……不但不感恩戴德,竟然还这样一点都不识货!我爱露可、怎么、可能、跟「小」扯得上关系!!!

「神光术!!!!」
「切,这小妞就这招烦人的要死。虽然不想挡住眼睛,但若是直接看到亮光依然要瞎好一会啊……」
与此同时,在暴怒中而昏头的爱露可,挥动的银杖又打到了一位流氓的肚子上。但是因为银杖包裹在油布中,其实,不管是否抽出银杖,从一开始爱露可不痛不痒的攻击都不成任何实质性的创伤。而这次也是一样。
刷拉~侧身而过的流氓甲在爱露可的下巴和脖子上摸了一把,笑着,揩了油就闪到一边。
「咿呀啊啊啊————」
另一个流氓竟是跑到爱露可的身后,掀起她长袍下的裙子,只感觉冰凉的手几乎碰到爱露可的大腿根,脊髓上传来一阵凉意的爱露可一个激灵跳起来,捂住屁股和裙子,羞愤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情况到这个地步,这已经不再是性命攸关的搏斗,或者说追逃战。而是已经变成了猫戏老鼠的游戏,爱露可跑不掉,也打不过。这一点已经是不言自明。
『我说,主人,承认吧,这样下去你是打不过他们的,不对,从一开始你就不可能打得过他们……』
『我知道啊,气死我了……那你倒是说个办法出来呀!?』
『钨钼钨钼…………非要说办法的话……虽然听上去有些天方夜谭,嗯,也许你可以尝试,用弱效魅惑在战斗中引导他们。』
『引导?什么意思?』
『嗯。还记得弱效魅惑的生效需要和对象处于同样的环境中,让对象反复看到你,听到你,乃至于闻到你,和对象产生言语上的交流,方可发挥效果,对吧?换句话说,现在对他们是必然已经生效了……』
『就算是这样好了。但是难道你让我在这种情况下说服他们放了我吗?这可才是第一周第一天,做不到的啊!?』
『看。他们在忙于调戏你吧?』

神光术!

『是呀……怎样才能摆脱它们?!』
『不用摆脱,顺势让它们做他们想做的,不就好了吗?』
『????』
『他们的注意力越发聚集在你的身体之上,就越是忘我,而越是忘我,你也就越有可乘之机!等他们的手啊脚啊都用来在你身上乱摸,想要把你OOXX了都时候,就一鼓作气出击,打爆他们都蛋蛋!!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这可是我在最初的那个世界的时候,有的娱乐家提出的,叫做「战斗中H」的概念哦!真是非常的经典啊!爱露可主人,要绝处逢生的话就只能靠这个了!!』

『莉、莉、丝!!!……等我逃出来就掰折了你!!!!!』
爱露可第一次觉得会相信莉莉丝的她真的好蠢。

……

【以生命女神埃利斯之名!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忽然,一声凛然的大喊打断了流氓的淫戏。
随着温暖的淡绿色圣光逐渐逼近,两名修女跑了过来。
是的。爱露可虽然焦虑万分,但没有陷入绝望。因为在下意识里,她相信跑出小巷就有着获救的可能性。要说为什么,仅凭肉眼就能从远处看到教堂的穹顶,生命女神的教会应该离这里不远。而刚才一番喊叫和打斗在着秋夜里又无疑是十分显眼的,那么会吸引来教堂的修女也是可以预见的了。
修女们气愤地跑过来,而两个流氓见状,扔下一句「切、那些女人来了吗。今天真是不巧啊。赶紧撤——」就溜走了。
虽然正面打起来流氓也不见得会输,但比起欺负外来的旅行者少女,和本地的修女发生冲突似乎对他们来说要更加棘手的多。
『哎?原来主人是预想到了这一层吗?』
『……哼,那是理所当然啦』
『……嗯, 我就知道主人应该是想不到的。不过作为战斗的直觉来说的话,还是可以打个及格分吧。』
『你说什么!!!』

随后,修女安抚了被欺负的衣裳不整的爱露可,将她带回了教会。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修女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帮助爱露可安排了简单的清洗和住处之后,就让爱露可一人在教堂的客房里休息了。

……

时已入夜。

这是一处寒酸的小教堂。寒酸到无法让人联想得起配得上一座城市的大教堂的规格。
床板硬硬的,凉凉的。
墙壁是冰冷的石头,粗糙的石头缝裸露在外,而高高的小床让人想到监牢,聊以慰藉的只有窗外照射进来的微弱新月之光。

「呼……意外地有感觉有点踏实呢。明明是这样的破旧房子。」
别误会,并非爱露可是安贫乐道的人。只是在今天一番大闹之后,能够罕见的心情稍许安定下来,即使是在这种破到不能再破,平时的爱露可的话肯定已经牢骚满腹的客房里,现在的她也是得以暂且平静地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腿,迎着月光,若有所思地想一些问题。
银色的微光下穿着单薄睡衣的粉发少女恍惚地望着小窗外的月亮,这么看的话,仅仅是在这一刻,还真的有点像是神圣的神官少女呢。

『爱露可主人。莉莉丝有些意外。好像,您真的一直都不是很怕教堂和修女呢……明明,之前在那里,在主人的身上发生过那样残酷的事情……但您,这一路上好像都都没有避讳过这些地方。』

『啊……你是说,那件事吗……嗯……』

『也……不是啦。我的确很难受,但是……教堂就只是教堂而已。修女们一直对我也很好……要说我讨厌的,可能就只有那个人而已』

『主人……讨厌的真的只有那个人而已吗?』

爱露可低下头,双眼隐没到阴影之中,没有回答。

『讨厌啦。莉莉丝。总想知道我那方面的想法。但是,我现在真的不在乎啦。你看,女神爱露可大人,还有莉莉丝,不是救了我吗……我已经开始全新的生活了。我现在,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呀』

『无忧无虑吗?哎呀哎呀……这就是乐天的性格吗,真是了不起。』

『怎么了嘛,莉莉丝。乐天的性格有什么不好吗?我现在就只是想要一直~~一直~~自己过的快活,难道不行嘛?如果这妨碍了女神大人的传教的话,一开始就不要选我才对嘛…… 』
『不……没有的事。爱露可主人。』
莉莉丝轻声地否认。然后,她的语调慢慢放慢,像是催促爱露可也赶紧睡觉一般。

『……没有的事啦~爱露可大人。乐天、只为了自己而活,你这样就好……你这样就是最好的……不,应该说你必须要这样,才好呀……』
莉莉丝的话语像是摇篮曲一般,伴随着爱露可躺倒在被窝中,两只眼睛慢慢地因为困意而眯缝起来。

『……所以,我怎么会反对呢?毕竟从一开始这就是你所选择的命运,我的爱露可主人……』
莉莉丝的摇篮曲带着悠远的慈爱与安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