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花绀小季~魔法少女灭亡之后 (银龙的万花镜case.4)

角色:

前魔法少女姬乃紫苑 高傲 – 陨落于恶魔公爵

前魔法少女月野青空 凛然 – 陨落于怪人集团

前魔法少女龙宫真绯 正义 – 陨落于邪魔外道

最后的魔法少女花绀小季 ?? – ??


1

——魔法少女们的演出已经落幕了。

——但是,魔法少女的愿望已经实现。

……

驱除盘踞在暗夜中的邪恶,为落月川的夜晚带去安然的梦乡。这本是落月川的魔法少女们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紫苑之姬乃,真绯之龙宫,青空之星野……这些曾经美丽而灿烂的名字,如今都成为了蒙上灰尘与白浊的名字了。

落月川。这沿海的大都市,流淌着金凡世的欲流,自然也少不了邪恶的滋长。

若是从前,许多市民们还相信着强大而美丽的魔法少女们在落月川的夜里消灭着妖魔,恶魔,或是怪人的都市传说。但是现在,人们已经不再相信有什么魔法少女了。

瓦斯爆炸,聚众闹事的流氓和奇装异服者……某些奇怪的暴走族在夜晚的吵闹,甚至于公司高管与高校女生的公开买春事件……等等荒诞无稽又令人鄙夷的事件,是关于魔法少女们去向的最后新闻。

其实很少有人会将这些事件与魔法少女联系在一起。但是,凡是相信过魔法少女的人,自那以后都再也没有见闻过魔法少女们的活跃。所以,唯有好事者、爱求根问底者才会认定,落月川的魔法少女们,的确是在那些在外人看来光怪陆离的事件后陨落了。

无论怎样,潜伏在不可见之处的邪恶组织、妖邪和魔鬼确是更加的猖狂了。落月川这座城市比起他几十年的历史来说,此时此刻也确实是最为荒唐和恶臭。这也佐证了他们的推测。

但是,作为曾经的部分当事者,我并不需要关心这种推测。

因为我自己便知道——我的前辈们,那些强大而个性十足,闪耀着五光十色光辉的魔法少女们——她们已经败北,成为了妖魔的器具、奴隶,又或是食粮。

魔法少女们的表演已经到此结束了。接下来落月川的是无序的混沌时代。

我自己就知道。

要说为什么,因为我就是月落川最后的魔法少女——花绀小季。


在某天下学的路上,我碰到了恶魔的手下。

『哟。人类小姑娘。』

『……你是新生的恶魔吗。我好想没有见过你。』

『啊……少,少废话,本大爷是隆基努斯大人刚刚召唤的魅魔是也~要为大人拐来更多高洁的人类女子是也!』

『哦哦。那可是件难办的差事呀……

那么——

魔法少女……变身~~魔法少女☆花绀色☆,花绀小季的说……请多,关照……』

我点了点头,轻轻地变身,尽量大声音说出魔法少女的唱名,免得对方听不清楚。顺便一提星星是后期效果。

『……额,请多,关照?…………诶!!?不是?但是,你怎么这么简单的就被我?』

变身完成之后,我被他一把『抱』在了怀里。

明明是个标准的魅魔,不知道为什么他嘴里的舌头却伸得很长很长,伸过来绕在我的身上,一下子就把我卷进了他的臂弯之中。

顺便一提变身之后的我,除了高中制服上的花边变成了花绀色之外并看不出什么区别。是非常简约、省事的一个变身。而且变身不变身确实也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无法抵抗也没必要抵抗。

『……没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的。还是说,必须和你打一架才可以吗?』

『你在戏弄我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小姑娘?只要落在我手中看本大爷我玩不死你——』

『所以说我已经落在你手里了……还不打算开动吗?……』

我轻轻叹了口气,任命一样把我的手提包搭在了魅魔的肩膀上,然后依偎在它的怀中,放着目瞪口呆的魅魔先生不管。

似乎,他的确是新来的啊。

『妈的……竟敢小瞧本大爷!……』

魅魔先生的特级舌头湿乎乎地,顺着水手服下摆钻进来。先是在小腹处盘旋一会,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下冲着我的胸部过来了。不耐烦地拨开我的,玩弄欧派的尖尖……

可以说,是非常套路的路线了。平常我是不会有太大感觉的,不过,因为这次是魅魔特殊的尖细舌头,湿乎乎地却又不会让皮肤变湿,还是很有新奇的感觉,让我稍微有些满意。而那灵巧的舌头一圈绕一圈,缠绕在腋下,脖子、腿之间,也给我一种被束缚的安全感。

虽然它使劲的想要触动我的敏感点,但是可惜的是我的安适感大于快感,再加上昨晚的辛苦和白天上课过于疲劳,没想到,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

当我睡醒,也就是『搭车』结束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魅魔黑着脸说『到了,你下来吧』而我懵懂地张望着,才发现自己还在他的臂弯里躺着,只是周围景色改变了,到了一间郊区的大宅之前。

这里便是恶魔隆基努斯的据点,这条下课之后的路线,我也是不止走过一次了。

想必,魅魔先生对于玩弄猎物到睡着也是很有心理阴影吧。但是,他的任务终归也只是把我——魔法少女☆花绀色☆带到这里来而已。既然我都不反抗,他也并没有权利做什么。换句话说就单纯只是飞行的士而已。

『恶魔,自称隆基努斯公爵。不知道何时被召唤出来的地狱恶魔,盘踞在落月川的某处宅邸……据说主人是落月川的一名富豪。隆基努斯公爵很可能是附身到了富豪的身上很难说他曾掳走过,危害过多少少女,很难说他的实力有多么恐怖。但是,无论如何,魔法少女必须除掉他,否则身为背景深厚的大富豪又是恶魔公爵的他,将成为无数女性的噩梦』

——这些,还是我在魔法少女时代所知晓的情报。

而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不仅我已经知晓了隆基努斯的所作所为,掳走了多少名、掳走了什么样的女性作为自己的性奴隶或眷属,而且,我还知道属于魔法少女紫苑色的姬乃紫苑,她和许多曾经高洁凛然的少女一样,如今已经沦为了隆基努斯的性奴和情妇。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我也是隆基努斯公爵的魔法少女情妇之一。


走进恶魔公爵的大厅。

我,姬乃和另一名美丽的少女。此时此刻正浑身赤裸着,仅仅被允许戴着金色的项圈与乳环,毕恭毕敬地站在房间正中等待着公爵大人的到来。

最右边的是一名身材中等匀称而容貌清秀冷峻的淡金色头发少女,名叫明智舞衣,她的站姿最为挺拔而一丝不苟,即使是不着片缕,也颇有些忠诚的侍者的风范——的确,她曾经是贵族女校的优等生,学生眼中的偶像,私下里则是姬乃紫苑的贴身女仆,因为有着灵力上的天赋,在战斗中,她是专门辅佐自己的主人——魔法少女紫苑的巫女。但是……本该是神圣和威武的战斗从者,她的身上不但戴着淫秽的装饰物,在小腹部还纹着紫色的妖艳淫纹,那是从子宫到心灵,都被堕为恶魔眷属的证明。

姬乃紫苑站在我们三人正中。她是落月川的本地大家族之一的千金。不仅家境优渥,是住在大宅里、有着从小长大的女仆侍奉的那种大小姐。作为自古以来同时肩负着落月川巫女职责的女性,这一代的她,又多了一重身份——作为议员的爷爷和父亲的政治家女儿。因此她必须,也很乐于努力和磨练自己的智慧与品格,让自己担得起指引落月川市民的理想和能够匹配这种理想的自负。而成为魔法少女之后,她也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恶势力的动向,并且以自己的智慧指引着魔法少女们。然而……

然而,她现在却只是一匹恭顺的雌奴隶而已。

姬乃泛金的长发盘着美丽的发辫,眉眼的线条高贵而典雅——只是曾经——现在的她的眉眼间流露地尽是春情媚意。她圆润的巨乳丰硕无比,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让所有男生难以直视的存在,至于现在被镶上了乳环,看上去更是大得像是要流出奶水来。在小腹部,同样纹着妖艳的淫纹,只是这个比起舞衣要更大更华丽。至于那让我有点点羡慕的肥硕臀部更是轻轻颤抖着,就像是忍不住要给恶魔公爵生孩子一样。

最后,数着三个人,就到了最左边的我了。至于我嘛……我轻叹了口气。在三人中个头最矮,胸部虽然不算小,却也是平平无奇。该怎么介绍呢……或许只有自己腰身和屁股的线条稍稍有些自信,但那也只是很多女生有的那种级别而已,会有爱这一口人吧?大概……

在魅魔先生把我带进宅邸,让我脱衣打扮后,我就来到了这里,我们三人的裸体,此刻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陈列着,仿佛是恶魔的展品。

因为,我们都算是恶魔公爵隆基努斯的手下败者。

当初姬乃发觉了表面上是大富豪和知名企业社长的隆基努斯产业中的黑色链条而试图揭发,但借助恶魔之术扩大势力的隆基努斯不仅早早地已经盯上了魔法少女们,对于姬乃家族也伸出了毒手。结果,挂念家人的姬乃不禁在战斗中失手未能给予隆基努斯关键一击被擒,在她沦陷之后,姬乃的家族也被彻底击溃,如今,全家上下成为被操纵的傀儡的同时,自己与忠诚的女仆,也成双成对变成了恶魔公爵的『三美姬』中的二人。

另外一人当然就是我。但我怎么看都是凑数的。而且三美姬是什么东西。先不说我美不美,我们不就只是性奴隶吗……为什么搞的像公主一样。嘛……虽然我形式上确实是像情妇一样的,毕竟今天也是下学就被隆基努斯的手下掳来这里接受宠幸就是。

『喔……吾那美丽又淫荡的三美姬哟!今天,也要好好地调教你们……期待吧,喜悦吧,祈求吧!……吾无上的宠幸~~~』随着浮夸的高叫,长着显眼的两只恶魔之角的高大半人半魔男性走了进来。那就是隆基努斯在家中卸去一半人类伪装时的姿态。

『是的,隆基努斯大人!!(手动桃心)~~~~』我努力地不去吐槽隆基努斯说话的腔调,和身边的姬乃与舞衣一同毕恭毕敬地跪坐下来,我努力地摆出标准的土下座姿势,将头使劲地压在地面上,而双脚并拢。

『恳求隆基努斯大人,今天也狠狠的调教我姬乃紫苑淫荡的乳房,姬乃,让作为乳牛姬为隆基努斯大人哺育恶魔的后代~~』

『恳求隆基努斯大人,今天也让下贱的舞衣我好好地服饰隆基努斯大人伟岸的大鸡巴,帮助隆基努斯大人狠狠地调教还不成器的姬乃大人~~』

我在旁边低着头听着她们两人这种令人脸红发热的话,但是其实并没有怎么脸红发热。因为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听到她们说这种话,说实话,已经没有最初的冲击力了。

在恶魔公爵隆基努斯的恶魔法术与几个月日复一日的调教之下,姬乃紫苑高傲矜持的内心早已崩塌碎裂。听说,只是听说,姬乃成为魔法少女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德行配得上高贵身份的真正贵族。但,如果她是贵族,那么隆基努斯就是贵族中的贵族。如果她有智慧,隆基努斯就彻底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如果她矜持凛然,隆基努斯的快乐责辱就让她的矜持全部化作浇满地面的淫水而蒸发无踪。隆基努斯可以说是全方位地胜过她,打败了她,将她作为雌性而彻底破坏与征服了,这一点上,他可以说是魔法少女姬乃紫苑的天敌与命中注定的主人,而姬乃的梦想也确实可以说如愿以偿。

『嗯。很好』

曾经自视甚高的大小姐,眼下在诚恳地进行了下贱不堪的自白之后,被隆基努斯黝黑的大脚掌踩在金发的脑瓜上。在我视线的余光中,她的身后小穴的位置立刻喷溅出一股液体,滋地有声……而贴在地上的脸,也是一副快慰甜美的表情,呜哇……被踩在头上立刻就去了,这可是有些不易模仿的。

接下来是我了。作为恶魔公爵三情妇的三妹,我也得拿出符合身份的表现来。『……我……恳求隆基努斯大人,今天也用一切最残酷的手段责罚、调教不乖的花绀小季,让小季,做好隆基努斯大人淫贱不堪的奴姬的本分……唔唔』。我紧张地说着隆基努斯命令我说的自白台词。说这样的话,是自己已经彻底放弃了作为魔法少女尊严的证明。然后,隆基努斯的大脚也踩到了我的头上。

『呜呜……』

隆基努斯大人似乎有些不悦。是我的话说得太勉强了吗。隆基脚踩得越来越重,我觉得自己的脸都啃进了地毯里,眼冒金星,然而,也正是在此刻,今天的我才稍微的有了一些感觉……抖m……或许我是多多少少有些那种特质?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心情稍稍好了一些的我想到,或许再表现点什么出来,隆基努斯就会满意了吧。于是我想起了姬乃喷潮的样子。我是没法做到那样,因为我好像也没有那样的体质。但是或许可以用点小聪明……唔,今天来之前我喝了很多水。或许可以……试试看?

于是,我身下的地面上微微蒸腾起一股水气。虽然我控制得很好不多不少,但是好像隆基努斯对颤抖着漏出不明液体的我很是满意,抬起了脚,而我也松了一口气。

……

这之后,接下来,就是单独的调教了。我们三人被一同蒙住眼睛双手吊起绑在金属的架子上。

『咿呀,啊啊啊~~~~』

『噢、噢~~不~~隆基努斯大人~~』

『……唔』

掺杂着魔界之毒的鞭子抽打着我们三人。其实,别看这样,在脱下衣服之前我们就已经变身了魔法少女(我是在来魅魔的时候就已经变身了),而舞衣则是作为具有灵力的巫女和与姬乃之间存在着我也不太明白的联系,共享了姬乃的一部分力量,同时,感觉也联通一气。所以虽然已经堕化而不具有非凡的战斗能力,但我们三人身体的超强化依然是存在的,不如说反而成为了性虐play的助推剂。

不断被抽出血痕,渗入烈性淫药,又不断当即复原的肌肤是只有我们魔法少女才有的特权,再反复的抽打和复原之后,都好像深度发情一般泛着粉色,而身为主人与丈夫的隆基努斯的强大力量也让我们臣服,身心都性奋地颤抖不已。至少对我来说设定是如此的。

姬乃和舞衣已经对隆基努斯的虐待中毒了,虽然我看不到但是直觉就是知道——她们的身下已经是喷满滴满了混合尿液和淫水的水洼,而全身更是没几下就已经成为了等待插入的状态。

而我没猜错,马上隆基努斯大人就忍不住拎起姬乃去了卧室里狂风暴雨般地抽插去了,只留下我和舞衣在一旁轻叹。

……

在舞衣也被一起玩弄了快一个小时之后,被放置了一个小时多的我才总算是得到了宠幸。这之间我也没有闲着,不断高速震动的魔法淫具一直紧扣在我的菊穴和阴道中,而蜜穴那部分的尖端甚至直接顶到我的子宫口之前,两穴齐震把我搞得七荤八素,而塞住的嘴里也滴下去不少口水。听说就算是在男友或老公面前睡觉流口水,女生都会是很害羞的。而我现在的感觉也是这样。这样的play即使是我,在这样持久的煎熬之后,当摘下眼罩的时候,也是有点全身瘫软而精神恍惚了。我半睁着失焦的双眼,直到隆基努斯那闪着精光的双眼和桀骜的表情在我的的面前晃悠了一会,我才做出反应。

『终于来宠幸小季了吗……隆基努斯大人……我好,舒服……』

『哦?……在我上了魔界最强媚药和秘宝淫器之后,你还有这样游刃有余的气势吗?』

『哪里……的话,哪有什么气势,请……隆基努斯大人,调教小季,宠幸小季,让小季的灵魂和身体……都彻底被击溃,归属于隆基努斯大人』

『啧。』

隆基努斯狠狠地攥住我的双手,把我按到他的肉棒上,很容易地,他的魔物肉棒就贯穿了我湿润的阴道。但是……怎么感觉他一言不发的样子有点阴郁……今天有点生气吗……明明刚才看他玩弄姬乃和舞衣嘛……既然是作为堕落于恶魔公爵大人魔爪的三奴姬,就是姐妹般的存在,而在她们身上无处发泄的阴霾和郁闷,只有在我身上可以发泄吗?是这样……吗?

『我要操死你啊。花绀小季。你为什么还不死呢?』

嗯……那也没有办法,毕竟我是魔法少女花绀小季,身体是不死的。只是隆基努斯他,何时开始起为什么不用那奇怪的高傲腔调了呢?

『是的……请您肏死我。不要留任何余力』

『我要插死你,插烂你这个过于缠人的小穴啊……花绀小季,你究竟是有多耐插啊?你们两个婊子姐妹已经被我玩的有些松松垮垮了,除了一摸就是的一塌糊涂之外,也不过如此。』

『……是的……花绀小季的优点没有别的,就是耐插不坏而已……请您不要怜惜,务必用您非同一般的狠狠地插我』

『而你……每一次都跟最开始一样,不是那么湿润,黏糊糊地,……凉凉地,又不紧不慢地攥得人进退不得,就像你现在这样!!!……下边的嘴纠缠不休,上边的嘴

『……』有,这样的事吗。

『……你让我隆基努斯,从来都没有这样愤怒过!……』

恶魔公爵暴怒了,他狠狠地抱紧我的身体,仿佛把我当作飞机杯一般,狂暴地套着他的鸡巴。

『呜呜唔唔呜呜唔唔……哼……呼啊……』

我在他的怀中几乎要窒息了。仿佛天地之间仅有恶魔大人的巨根在我的身体里上下耸动,从下边的嘴一直顶到脑浆,或许这不是夸张而是真的。因为即使是他捅穿我的身体,之后的我也会恢复如常。这样的感觉,让我少有地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好像自己的皮囊前所未有的脆弱飘摇,好像真的灵魂都被他给肏出去了,只剩下自己一张皮还在套弄着他的恶魔性器一样。

『给我完蛋吧,花绀小季,你才是,唯一不允许被我宠幸被我喜爱的人,你必须要被我杀死,被我毁灭,被我做成一副没有内在,只有骚穴和外皮的飞机杯啊啊啊!!——』

『如果能那样……就真的太好了……』

我在狂暴到要杀死我的虐奸中,双手无力地耷拉着,眼睛也失去了光芒,在意识的末端悄悄地祝福他。之后我做了一个梦,他把我从肉棒上拔下来,像是回到了当初魔法少女战斗时屠杀我们的光景,用恐怖的猩红魔枪将我刺穿,从我的下身穴里穿出嘴中……然后狂暴的恶魔大公,用手将我撕裂……

那是一幅极致快美的画面。

……

当我醒来之时,恶魔公爵隆基努斯正倚靠在床边,抽着烟,空虚地望着窗外的风景。他已经变成了人形,而做的事情也和一个寻常的人类社长没什么区别。而我躺在床上,浑身赤裸如白鱼,但也是干净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

我坐起身,看着他,片刻之后,手放在床边的制服上,开始穿衣服。

『魔法少女已经都被消灭了,堕落了……而你们的正义也失败了。』

『……』

『我的集团掌控了月落川和周边都市,姬乃家的上下老小都全心全意地支持姬乃婊子来侍奉我。』

『……』

『每天,姬乃家和集团都从全市与外地拐来极品的女性给我破处,为我怀孕,或是做我下贱的性奴。』

『……』

『听到这一切你没有什么想法吗?魔法少女、花绀小季?』

『……』我面色漠然,那不过是听到早已知晓的事实而已。需要我回答什么吗?『……花绀小季没有什么想法。毕竟我是您忠实而下贱的三美姬之末……我的生命只是为了服侍您而存在而已。』

『是吗……』

『是的。』

『上次的淫纹,这一次也是没有留下来啊。』

『……!?』

我微微惊讶。的确。从一开始,恶堕的姬乃和舞衣就纹上了属于她们的淫纹,那东西由恶魔最邪恶的淫术驱动,在姬乃她们战败后就一直在腐蚀她们的灵魂。而我现在却没有那样的东西。

『……您还是注意到了呀。』

『嚯。看来你真的是让我失手再三啊。花绀小季』

也是,他不可能注意不到。作为强大的恶魔公爵的他,就算是每次调教我的轮回都被重置,稍微露出些破绽就会这样了吧。我的能力用来影响他人终归是有限的。在上一次,不,应该说是上上次,上上次每一次都为我烙印上直刻在灵魂深处的淫纹,那种对隆基努斯大人的敬仰和从属感可以说直到现在也让我记忆犹新。不得不说,那是十分令我迷醉的,也是我很中意来这里的原因。

但是啊……无法留下的东西就是无法留下的。那淫纹和这一直以来的调教的痕迹……乃至于今天,他可能狂暴之中虐杀了我的结果……全部在我的能力之下无效化了。而若是他没有敏锐地察觉到事实的违和,现在是否能意识到这一切回溯都是个问题。不愧是恶魔大公,我的能力终归是无法欺骗他的。但问题是……这样的结果对于他来说就更像是愚弄了。

『……今天的我便算是输给你了。这点我无话可说。下次,我必定变本加厉奉还』人型的他紧紧地盯着我说。

『……』

『花绀小季……你这个贱人……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你的城市完蛋了。你的魔法少女姐妹都成了肉便器和淫具,而你的朋友,老师,重要的人都会变成我的粮食与性奴隶……你就算再有本事,倒是把那一切都回溯了啊?保护一下你的姐妹们看看啊!』

那种事,一开始我就知道啊。

我轻轻地穿好衣服,沉静地望着他。这时的我才是平日的我,不掺虚假。

『……呵呵,你骗不了我,你冷静的面孔之下一定是想哭到不得了!你想保护的东西都已经没有了,而你的自责一定会催垮你,这样你的缝隙,你的悔恨终究会化为我的食粮。嘿,而你奇怪的能力到时候就会被我化解,而那个时候,呵呵,花绀小季,到时候别以为你还能像现在这样,还能做一个这样仿佛平凡的女高中生啊!我会把你的那副身体彻底地搞成——』

『噗,哈哈……』我突然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笑了起来。作为邪恶的恶魔公爵,会有种种的野望也理所当然的。他的期望,也是我所期待的景象。只是啊……自顾自地妄想着我的心情,意淫着我在乎的事情,那副样子实在太滑稽,太想当然,甚至于让我自己都可怜起了我自己,莫名其妙。即使是我也少见的,变得生气了。

『那我也只好祝你顺利了。只是……贵为恶魔公爵,这样真的好吗?多少次调教,动用了最邪门的换血术,全身刻印淫纹,最名贵的调教器具、sm、虐杀、催眠、动用魔界大史莱姆吞噬我,诅咒洗脑……不但一点用都没有,到头来就连自己做过什么都忘了……哎隆基奴斯,我今天的感觉是有点舒服,玩弄女性于股掌中的恶魔公爵隆基努斯,就连我在想什么都一点也不明白。每一次每一次,叫女孩子向你陈述自己被调教的愿望,但却永远无法兑现诺言,这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

所以,我也只打算这么最低限度地讥讽他一下。

隆基努斯显然是暴怒了,但是我冷冷地甩头就走,甚至懒得看他的反应。变成人型的他现在更是什么也做不到了,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下班的魔法少女,一名普通的高中少女花绀小季回归她的日常。

我转身离开了恶魔的宅邸,夜色正浓。

归途的路上感觉很冷。和温暖的恶魔宅邸与血与淫汁交织的调教房间不同。秋天的落月川室外寒气渗入肌肤骨髓,令我身体僵硬,心中也冷却下来。刚才的一切仿佛是没发生过般虚幻,身体里的湿润也不知何时完全干涸不见。

我的能力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魔法少女相比,一开始就没有激情,也没有什么梦想。甚至不能够帮我在寒冷的秋夜中获得温暖和慰藉。即使是身为魔法少女,即使是身体被自然强化过,回家的路也要一步步走过去。

快点走吧,还要写作业呢。魔法少女……不,已经不是魔法少女的花绀小季。今天也是回归了平凡的日常。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