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 25话

25话 教团潜入和邂逅某位少女

银龙:看过一些虐的之后,会不会觉得那个一如既往,若无其事的伊蕾娜更有亲切感一些呢?

==== 「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你们这些人,是在耍老娘吗啊啊啊啊!!?」

这里是在某个建筑的大型广场大厅。 一群穿着同样的长袍的可疑人士都集合在这里,奇怪的是他们全员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似的。

他们视线汇集的场所是在广场上土石堆成的高台。这高台比起其他地方明显高高在上,而从基座看应该是原本用来放某个雕像的,只是……这个雕像已经倒掉了。取而代之坐在上边等是一个女性……

准确地说是一位趾高气扬、但是十分心情不爽的美少女。

「什么,什么啊………」

「我们都是非常认真的在干的的………噫!——」

「搞什么啊?!这个女人!………」

「啊啊啊啊!!————……」

『不不、你们他妈就是在糊弄我呀。我啊,今天是超动真格地生气』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还把我的雕像当椅子坐!」

自然,坐在高台上的美少女就是伊蕾娜。而伊蕾娜现在正非常罕见地发怒着,霸气十足似地睥睨着台下的这群渣渣。渣渣之首是长跑斗篷穿得最华贵的一个小老头男人,他是站着站起来也生气地回话,其他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跪着。

这男人的脸咋一看,不是和雕像的脸是一样的嘛。这么一看,原来这个人就是这一集团的首领。

「哈啊啊啊啊啊啊………不,不对。应该说是我错了。是擅自产生了对你们高期待的我不对。行了吧?但是啊,我会产生期待也是理所当然的啊?!我啊,听说我们家埃梅利亚她战败的故事的时候,我心想『啊啊,真的被打败侵犯的时候,可能是要比起平时来说有别样的舒服呢』,然后就听说你们教团的事情了呀。

然后呢,我听说你们教团近五十年都暗中在搞事情对吧。那么长的时间里都在暗处不断地活跃搞事情,那我去的话是不是多多少少能打败一下呢……不是会这么期待吗!!…………然而,然而呢,明明都这么期待了就这??就找了几个魔力量两三千水准的张个结界了事?……就这?不是搞笑是什么啊?

难道不是应该再厉害点,把人家魔力夺走啊,弄点不好对付的魔堕,用力量压倒人家啊,弄点媚药麻痹药下药play啊,难道不应该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吗?!

哈啊啊啊 ……就为你们这些无聊的人特意绕路过来,我是不是傻子啊。

知耻啊!你们要知耻!你们要算是男人,就拜托拐点女孩子来搞点快乐堕啊。为啥就普普通通地把人堕为信徒啊??要搞事情,就别把来的人只是洗脑成信徒,至少袭击一下女孩子,用快乐调教成信徒也成,那样我还承认你们作为男人的格局要高级一些啊啊!

啊……我真是败给你们了……」

看着那个像是领袖的老男人,伊蕾娜怨声冲天地坐着唠叨个不停。 

……

救出埃梅莉娅一周以后,今天是一如既往接受委托,内容是『调查恶性教团,如果可能就将其歼灭』。因为才从任务中回归本不想着急出击,但是看到这个委托诱人的价格,伊蕾娜还是强行拿下了。

但是问题是,诺亚对于这个任务有其他的担忧之事。在埃梅莉娅任务时就出现的人工魔堕,如果在下次任务中出现又该如何?能吸收魔力的人工魔堕已经被开发出来是被证明的事情了。这东西对于伊蕾娜既是威胁,同时也具有很大的魅力。

……自然不需要再说明,如果和这种魔堕对上的话,伊蕾娜败北play也就更能玩得『真实』,输掉时候的屈辱感也能倍增。在救出埃梅莉娅时候优先工作没有享乐的伊蕾娜,现在肯定正是想要补偿一下的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具有五十年悠久历史的恶性教团歼灭委托出现了,这样的历史悠久实力雄厚的教团,伊蕾娜觉得,一定是可以让自己尝到败北的存在。。结果,直接冲到教团本部据点,这样弱的实力,几乎就是直接可以一口气掀翻了。

「妈的………肏! 刚才就叫你这个臭娘们闭嘴啊!?」

「你敢再侮辱我们教祖,就,啊呜呜呜!?」

「你们才是给我闭嘴。我现在是非常、非常的不愉快……别弄错了,委托内容既然写了歼灭你们也没问题,那我现在本来就是一口气把你们都杀也无所谓的。」

「咿………!教祖大人!………」

「教祖大人!请给予我们奇迹啊………」

伊蕾娜不耐烦地把起身争辩的教团员几下全射翻了。姑且暂时没下杀手。不过伊蕾娜因为心情不爽,已经起了杀意。反正这些人基本都可以全员归为犯罪者,一开始杀了就没问题,事到如今一个一个人鉴别罪行大小也是没什么必要了。直到这时,教团成员们才乖巧了些

「呼………好了,说投降的话,给你们个痛快。要怎么做?」

「………嘿嘿。就算你抓了我们也无济于事。在外边,还依然有和我性命相关的东西存在,他们会依照我的指示……」

「………………原来如此,意思就是说不抓你们,直接杀光就行了吧……恩、什么!?」

「………给我上」

「是、教祖大人」

在伊蕾娜话音未落之际,教祖突然站起来手中放射出光线,而呼应着这个攻击,伊蕾娜背后出现黑衣的人影,用注射器向她的脖子扎了下去。

「库库………大意了吧………」

「………诶?为什么………?」

突然袭击来的注射器,如果扎进伊蕾娜的脖子,就算是强如她这样的魔法师也无法反抗。但,那得是从一开始就扎进去才行啊。在注射器扎进皮肤之前的瞬间,伊蕾娜就已经张开了防壁,偷袭遗憾的在最后一步之前失败。

「………嘿?竟然能穿过我的感知做出这种事情啊。但是,也就这么回事了吧。遗憾,你是打不倒我的。你们这些教团员和教祖,统统给我闭嘴」

随着伊蕾娜的手一甩,黑衣人发出少女般的惊叫,然后被吹飞到了屋子的角落里。其他的教团成员纷纷乱作一团向伊蕾娜放出光线的攻击,而一个接一个全都被伊蕾娜甩甩手用攻击魔术『沉默』了。最后房间里剩下还有意识的就只剩下了刚才偷袭伊蕾娜的黑衣少女。

「呼~~好了……现在做什么呢?刚才那个人的声音是女孩子吧?调查一下吧。」伊蕾娜向黑衣少女步步逼近,然后发动了某种魔术——测量对手三围的魔术

「……恩 ………呼呼,你这孩子,欧派不是很大吗?亏得用裹胸布给裹起来了,我的眼睛刚才都被你骗过了……然后呢……恩,不但奶子大腰还细,屁股嘛……还行吧。呼呼,你这不是个很下流的身体吗……呼呼呼」

「呜………你在看什么地方啊………变态………」

测量的结果是,这孩子胸部竟然比伊蕾娜自己还大。可以推定为I罩杯了。这可以说是超爆乳的黑衣少女,让伊蕾娜刚才的不爽消失不见,变得笑意浓浓。与之相对的是自己三围被肆意曝光的少女,看着袭来的伊蕾娜瑟瑟发抖。终于,伊蕾娜走到了少女的身边,将她脸上的头巾摘了下来。

「嗯嗯……咱们面对面坦诚相见,稍微玩玩也不赖嘛……反正,恩,就只漏掉你一个的话也不会暴露的吧……嗯恩,那么,就让咱来拜见下你的尊荣…………诶?诶诶诶??」

「呀~~~……」

原本笑嘻嘻的伊蕾娜,在摘下头巾之后的瞬间,笑容消失在震惊之中。

因为黑衣少女的容颜。

那是大约16岁的少女。

浓黑的头发和蓝瞳。

容貌是在这种邪恶组织里几乎罕见的端丽之姿,其惊艳耀眼的美丽,几乎是和伊蕾娜与诺亚相看齐。但是。让伊蕾娜最为惊讶的还不止是这个。

「为什么………诺亚你会……?」

「诺亚………?你在说、谁啊………」

是的,这位少女的面容和伊蕾娜重要的友人——诺亚过于相似。

……

……

之后,伊蕾娜用鉴定魔术知晓少女被称为『索菲』。正如自己观察所见,少女的真实年龄也是16岁。

『索菲酱~~~』伊蕾娜用魔术擅自调查了少女的所有,然后一口一个索菲酱自来熟一样地叫了起来。

更有甚者把索菲带进了一间卧室之后,伊蕾娜就将少女扒了个精光,让变成全裸的无辜少女,手和脚都被手铐脚镣拘束在了墙边的床上。

用魔术召出人偶,拘束少女的同时,抚摸少女的全身。

看着少女的衣服全部脱下之后露出的胜于自己的I罩杯爆乳和细腰,伊蕾娜都承受不住她放射出的工口射线……实际上,因为少女长相太像诺亚了,伊蕾娜一上来就陷入异常的兴奋,坐在一边看着少女责辱的美景,愉快地、不由自主摸起了自己的穴口。

「呜呜呜………竟然,对女孩子做出这种事情………………呜呜,不要啊………」

「别这么说呀♡ 来嘛,更羞耻一点点,也没关系的嘛、 ♡ 我的『索菲』酱」

「不要,不要啊………这种事情也太………啊、嗯嗯哦………! !」

「哎呀、索菲酱,真是可爱呀 ♡呼呼………不要误会,我对女孩子才没有那种兴趣啦、但是诺亚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呢、来来,再喘一喘给我听 ♡」

被假人揉捏着胸部,小腹和私处外侧的索菲,娇喘不已,楚楚可怜。一直延展到腰部长度的长黑发铺在洁白的美肤上,更显得十分诱人。

「啊、嗯嗯嗯啊………!为,为什么……会这么有感觉……明明很羞耻的………明明都不是教祖大人的手………却………!」

「呼呼……♡ 那是因为我把你身上施加的『无感』和『无羞耻心』魔术解除掉了呀。带着那种东西太碍事了吧」

被告知自己被强行解除魔术的索菲,却没有不甘的反应。反而是,似乎毫不知情。

「诶………? 怎么有那种东西………嗯嗯、我不知道呀………! 你在说什么………!」

「哎………? 索菲酱,你自己带上的魔术你自己不知道吗?你的 魔力量可是有5000啊。这种事情自己看不出来的吗?」

伊蕾娜一边操作着假人一直不断玩弄索菲,一边感到些许讶异。

「哈………教祖大人说是为了我放的魔术、我并没有想过去查看………」

「教祖吗………? 这还真是…………索菲啊,你迄今为止被人上的时候……有没有高潮过?」

「………只是被教祖大人宠幸的时候,有过………与其他人就没有过了……像现在这样有感觉还是第一次………」

「………啊、是这样子啊……就只跟教祖那一个男人吗………」

然后,伊蕾娜用鉴定魔术调查出来了。索菲至今为止的经验人数是——267人。虽然比不上伊蕾娜4位数的骄人战绩,但是也已经很不得了。然而……与除了教祖之外的对象,她都没有获得过什么感觉。

「索菲啊。上你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教祖大人……还有就是这里的信徒………以及、协助教祖大人的有权势者………………」

「什么时候做的?因为什么理由?你对自己被他们上却没有感觉,难道没有什么疑问吗?一般不会觉得很讨厌吗」

「那个………是从十岁开始的………被别人宠爱是,因为教祖大人说要这么做……………其、其他的女孩子也是这样的,我也没有什么疑问呀………」

「原来如此……………切,那个教祖,饶不了他」伊蕾娜的脸都气歪了。

「啊………你要对教祖怎样………不要呀……」

「………索菲啊。那个教祖可不是个男人。让信徒和其他的人去玩弄你发泄性欲,然后让权力者玩弄你博取他们的好感,再给你加上无感和无羞耻的魔术,就连点快感都体会不到。只有在和他自己做的时候才解开魔术,来造成你的信仰心让你堕落……真是,没有这么垃圾的人了。无敌人渣啊」

「什么………你竟然这样说教祖的坏话………! 你又知道教祖的什么!」

「我当然什么都知道!啊啊,真的是………!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在逗老娘吗!侵犯女孩子,却不让女孩子体会到快乐,剥夺女孩子被大肉棒侵犯的人生至福!这简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了!如果是男人的话,就拿出点气概啊!拿出点不管女孩子有多强,只要我有一根肉棒,就让你堕落的气概啊!真是的!我为什么会对这种渣渣教团抱有期待!」

「你知道………诶? 诶………? 生气的是、那边吗………?」

「气死我了……呼——好了我决定了。索菲,我要让你那个下流的身体,懂得被肉棒肏有多舒服的………来吧,既然决定了就赶紧开始,跟我来。」

决定了什么伊蕾娜,也不管索菲完全是一脸不明所以,就解开假人和束缚,将索菲带走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