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 IF3.4话 败北少女们的末路 虐心警告

IF3.4 败北少女们的末路

「………呜,这里是?……」

『哟。醒了吗,诺亚』

诺亚下一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大厅,正处于某个寝室之中。

有顶棚的豪华大床上,自己穿着全新的单薄情趣睡衣,而与自己面对面坐在边上的,是穿着简单的单衣的赛伊佛德。

『你……!这里是哪儿?……难,难道说?……』

『库呼呼,虽然这一身黑色风格的睡衣也十分的和你平时的打扮相称,但是现在还是先看看你脖子上戴着的东西吧。』

诺亚的手指碰到脖子上的『什么』,那是十分冰冷的异物,这么长的岁月中,自己从来没有从脖子上感受到这种东西的存在。但是在睡觉的时候,谁,将这冰冷的东西——仔细摸摸看的话,是稍稍有些沉重的冰冷金属质地的东西——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当注意到这个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诺亚不由地心底一颤,而身体也跟随着,发起抖来。

颈圈。黑色的颈圈。

『统称【隶属的颈环】对你来说,则是【妻属的隶环】,呼呼……』

诺亚熟悉这个名字。流传边远的国家,深山与不文明之地,和五大国的黑市中,不少男性用来控制和奴役女性的邪恶工具。装着具有洗脑和控制心智的诅咒或魔术式,对于弱小的女性来说,只要一旦不小心失足,这样一个颈环就可能剥夺她们的自由,乃至决定她们下半生的命运。只是……

「………但是隶属的颈环必须需要装着的人从内心同意,并且主人必须在魔力上多于隶属者才对……而且,这个道具使用的术式是不足3000就难以发挥作用的缺陷品。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魔力?难道说……」

是的,这是装上的人一切想法都无法违逆主人,绝不可能违抗命令的违法魔道具。而同时,因为邪门的效果,缺陷也非常明显。但是如果戴上的话,恐怕诺亚就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逃出生天了。虽然伊蕾娜那样有着巨大魔力量的魔法师应该有办法,诺亚的半吊子的魔力量想要违抗颈环是很严峻。

「库呼呼……不愧是诺亚,学习一直很勤奋吧。什么都知道啊。只是呢,对于你来说,只要是封印你抵抗或出逃的想法就行了,其他的命令就算违抗也无妨,『奴隶』也就罢了,要把你作为『妻子』的话,多少还是有些自主性,对我们俩都会愉快的多吧?

至于魔力这方面。魔力的多寡,其实只在乎契约成立的时候不是吗?只要那一刻增幅我的魔力,削减你的就好。正好,眼下有一个魔力多的不行的家伙在这里。多方便。看——就是你的那个朋友,呼呼」

「伊蕾娜!不,不是这样………」

赛伊佛德笑着指向伊蕾娜。在手指指向的另一边,诺亚看到了她最牵挂却又最不敢看到的人。

「啊………额………诺亚………」

「伊蕾娜、伊蕾娜………」

片刻之前还在被轮奸的伊蕾娜,赤裸着趴在地上。身体依然还是汗涔涔的,刚刚经历过激烈的运动的样子。而大量的精液布满全身,下体的尻穴里向外不断淌着粘稠的白浆,小腹微微鼓着,不像是一时能流得尽。

「给她打了、喂了那么多药还保留着意识,也真是佩服了。结果,她还真是一次都没有晕过去啊」

伊蕾娜从手臂到脖子,大腿全都可以看到青红的点,那是被注射药品后的痕迹。但是,她依然直勾勾地望着诺亚这边,即使身体已经使不上劲了,眼睛依然没有闭上,视线,怎样都无法移开。即便在大量的媚药和麻药,兴奋剂乱七八糟地搞乱身体和神经,她依然保持了最后的意识清明,即使是赛伊佛德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但即便如此又能怎样呢?赛伊佛德忽然感觉无聊似的失去了兴致,就这么横躺在了床上。向诺亚慢条斯理地说:

「好啦。诺亚。我这里有一个提案给你…………我们刚才也都看到了。你对于伊蕾娜来说是怎样的重要的一个人。所以,我想到了一个方案。给你选择——」

 「如果,你不想要那个女人被杀,你就好好地做我的妻子。如果,你不想要做我的妻子,我就杀了那个女的,然后你也不必做我的妻子,而是作为奴隶处置。」

「……!」

「啊……啊………不………诺亚………」

「库呼呼………这女人,还真是耐操啊。看啊,这女人为了帮助你,做到这个份上。她的这份耐操的精神,你要怎样去报答啊?如果你要选择做我的妻子,你就好好的侍奉我,然后把你的身体献给我」

「伊蕾娜……呜…」

诺亚泪水噙满双眼,『不行』堵在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来,成为妻子代表忠心的侍奉。就算是内心怎样不愿,在行动和态度上,也是无法蒙混过关的吧。只要不让赛伊佛德满足,那么无论是自己还是伊蕾娜都没有好结果。

「……」

黑发少女此刻单薄的身体颤抖着,无助和绝望,唯一能帮助她的人已经不存在了。她沉默不语,但是只要开口,她作为复国的少女的命运就此结束,从此,就要作为眼前这个男人的『雌性』而活着了。无论做什么选择,说什么话,这一点都没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只是自己的态度和友人的命运。

「对不起………伊蕾娜………我,我一点都不像成为奴隶………也不想要失去你………为了我的梦想,我就……只有做赛伊佛德大人的妻子这一条路……所以……赛伊佛德大人——」

「……」还在流泪的诺亚轻轻地走进床上的赛伊佛德身边,伸出手,为他笨拙地宽衣解带。不想成为奴隶,也绝不想要伊蕾娜死去,因为『复兴国家』的诅咒存在于身,诺亚除了选择赛伊佛德的妻子,从一开始就没有别的答案。

「——所以,我向您献上……我的处女。」

「………库呼呼。诺亚,不错的决断。」

「不行………诺亚………」

「………那么,失礼了………」

诺亚为赛伊佛德宽衣解带完毕,然后用纤纤玉手,亲自端起赛伊佛德的肉棒。

「呵呵………因为是处女,我可以理解你多少手比较笨一些。慢一点也没关系,给我好好,认真地清理干净哦。」

「啊啊啊啊 啊………诺亚………」

诺亚的眼前,是和赛伊佛德那硕大的身体相称的硕大的肉棒。虽然处女的诺亚手法生涩,端起肉棒的动作也很是犹豫,但是当赛伊佛德一声令下,诺亚却是毫无胆怯和犹豫地,一口用樱桃小嘴将他的巨物含了进去。

『嗯呜——』 在诺亚的嘴中,她的舌头,笨拙,但是却十分殷勤地舔舐着,抚摸着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男人的阳物,让赛伊佛德舒适地微微笑起来。显得十分满意。伊蕾娜痛苦地在地上看着这一切,但是除了默默哭泣之外,就连手指头一根也动不了。

然后,诺亚舔舐赛伊佛德的肉棒已经过去了几分钟,丝丝唾液沿着嘴角垂下来,即便是嘴巴微微有些疲累,诺亚也毫无松懈的意思。然后,她嘴里的凶器越来越膨胀了,确认了嘴中的充实感,这对她来说还是头一次的体验,诺亚的优秀的学习能力此时产生作用,她意识到此刻是眼前男人首次开始性致蓬勃的迹象,甩开任何情绪,诺亚像机器一样,突出肉棒,坐到赛伊佛德的面前,张开自己的双腿,将直奔她所选择的那个结果而去——

「恩恩恩额………那,我们,就快一点开始吧………啊! 额哦——!」

但是,赛伊佛德用两只大手抓住了诺亚的奶子和屁股,将自己得手的少女,握在掌心,制止了她的独断。——「不可以哦,诺亚。就算我做好了准备,如果你还没做好准备的话,那就什么意义都没有……呼呼,诺亚啊,这里你不用做什么了,把你,彻底交给我就好」

诺亚的穴还没有准备好。她还没有成为一只合格的处女穴,这样只会给主人与自己同时带来不愉快。所以赛伊佛德作为主人,牢牢地将诺亚掌握在手心,用他下流的手指,抠弄着诺亚雪白的乳房上粉红的乳尖,以及裸露出来,但依然生涩干燥的嫩穴。玩弄着她娇嫩的处女花瓣,让诺亚,首次发出不属于自己意志的微微呻吟。

「呼呼………这不是反应挺不错的吗,诺亚」

被陌生的男人在意志清醒的情况下还是头一次这样赤裸裸地玩弄自己的性器。诺亚面红耳赤发出娇喘的样子,足以任何男人性欲大发,赛伊佛德更是不留情面地,将诺亚的小小奶头玩的硬直,又狠狠地用嘴舔着诺亚的脸和脖子,不放过她上身的任何美好肌肤。占尽悲伤的新妻少女的所有便宜,直到唇和唇舌与舌相交,然后男人也不在乎少女刚刚辛勤地侍奉过自己的鸡巴,贪婪的抱住诺亚的脑袋,尽情用嘴巴吸取,舔舐,品尝着少女的小嘴,将少女的唇齿香舌和津液,口腔的任何角落全不放过地占有,让诺亚呜呜地几乎无法呼吸,晕眩于男人的霸道之中。

「……嗯,哈哈。诺亚的一切都是这么的香甜啊。来吧……诺亚,你也终于像那么回事了。无论是上边的小嘴,还是下边的小嘴,都已经对我顺服了啊。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要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节奏,把你的处女献给我」

「嗯哈………嗯嗯………好,好的………」

终于从深吻中解放的诺亚,从赛伊佛德的嘴边离开,然后浑浑噩噩地在他冲天的肉棒前,就那样自己挪动着身躯,耷拉着诱人的睡衣和两只被抓得红印布满的白乳,坐到赛伊佛德的身体上方,然后,将自己的下体对准赛伊佛德的凶器。

「伊蕾娜………」她最后用余光瞟了一眼挚友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赛伊佛德大人………我,将我的处女献给您,我发誓,成为您忠诚的妻子。因此,请不要对伊蕾娜出手……拜托您了……嗯,嗯嗯嗯哦呜额额呀啊啊!」

「诺、、呀啊………!」

诺亚在脂肪慢慢的巨汉赛伊佛德身上,抿着最缓缓压下自己的小腰。然后那个瞬间——她大睁双眼,象征自己处女的薄膜被穿破,丝丝血迹顺着交合之处延伸到腿上……伊蕾娜发出不起眼的一声尖叫……

然而,也就仅此而已。

诺亚深呼吸着,继续在赛伊佛德的身上上下运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赛伊佛德得以地笑着,证明一切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库~~哈啊………真的是,爽啊。诺亚,你的处女,我确实收到了。那么,就用你的这份忠诚的誓言来满足『隶属的颈环』的条件………【妻属的隶环】,之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啊。呜呜呜………是的………我,是赛伊佛德大人的、新娘………呜呜呜………」

她的话语满足了术式的条件【妻属的隶环】就此诞生,在诺亚的脖子上发出妖艳的光芒。也就是说,诺亚已经完全地成为了赛伊佛德的妻子,从名义到意志,从表到里,从强制到非强制都是如此。对于伊蕾娜来说,什么都晚了。

没能救到她。这个事实,让伊蕾娜无助地垂泪,呆滞,然后坠入了药物的世界中。

==

「噢啦啊啊! 给我去去去去啊っ! 咱的埃梅莉娅酱哈!」

「嘿嘿,都肏了几十天了,这个逼还是完全质量没有下降啊,真的太厉害啦」

「这奶子也是一直这么弹性十足!。埃梅莉娅酱的身体,最喜欢啦! 嘿嘿,咱今天也要玩个够!」

埃梅莉娅在犯罪组织里已经度过了三十天。这三十天也就意味着,埃梅莉娅作为飞机杯和白给穴的身份,已经满月有余了。每天被犯罪组织的男人们侵犯,持续着高潮。每天被吸取着自然恢复的魔力,而魔力也早已见底。那么也就意味着,作为魔力电池的身份也基本上结束,之后就只是单纯的飞机杯而已了。

每一天每一天,都尽情高潮着,无需思考任务,无需思考得救不得救,只需要思考高潮高潮再高潮而已。

「啊哈啊!♡ 再插,再插我深一点!♡ 要更多更多! 更多的精液!♡填满、填满我呀!♡」

「啊啊,当然的! 今天也会马上就满足你的!」

「不把你肏晕,我就不是男人!」

「噢啦!给我泄出来啊你这个骚穴!」

单纯是败给了快感吗?不。除此之外,也有埃梅莉娅被伊蕾娜和诺亚两人给彻底地舍弃掉了……这个原因存在。因为被最重视的二人放弃不管这个事实过于痛苦,埃梅莉娅堕入了仅用思考快乐的世界。

她们会来救我的——明明一直都这样相信着,但过了五天,还是十天,直到二十、三十天,任务期限都早已过了,也没有任何的迹象。埃梅莉娅早已放弃了自己还能够获救的希望。

她当然不知道此时的伊蕾娜和诺亚也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与她没有什么区别的性奴,被男人们所囚禁。她只知道沉浸被男人侵犯的快慰之中。

既然怪物都已经懒得去夺取她剩下的一点魔力,她也就开始用这点魔力保持自己身体在最佳的状态。这样也能让自己和肏自己的男人们双方都更舒服。

结果就是,无论怎么肏怎么玩埃梅莉娅的身体都玩不坏,像是处女刚刚开发过一样鲜亮水灵。男人们简直对她的身体痴迷不已,每天都有许多男人光临她的小屋。

正如她所愿,每天都被男人侵犯。

正如她所愿,男人们对她残暴而痴狂。

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人来强奸她,轮奸她,肏她,给她精液。

而犯罪组织是怎样用从她那里夺取的魔力而制造出新的魔堕,怎样在紧邻的城镇大肆作乱,造成巨大的危害……这些都与她无关。埃梅莉娅直到死前,都一直快乐地贪图着肉棒,作为优秀的飞机杯和性欲处理穴,忠诚而快乐地完成着自己的使命。

==

「来吧。诺亚,伺候我。」

「是的,我的夫君大人。………呜恩」

早晨,赛伊佛德拐来的妻子诺亚开始晨间的侍奉。她将赛伊佛德称为尊敬的夫君大人,顺服地露出美丽的后背和纤细的小腰,头一动一动地在男人的腿间侍奉着他的鸡巴。

「不错哦。诺亚。不愧是三个月学了那么多东西,现在已经这么熟练了。我很爽哦」

「嗯嗯………能满足夫君大人的鸡巴我非常的荣幸………呜呜嗯嗯」

诺亚身穿黑色的哥特风格露背连衣裙,脖子上戴着黑色【妻属的隶环】,不知何时着隶环已经和她的衣着完美地搭配在了一起,不显得有什么违和了。除此以外,无论是短裙,长袜还是胸前并不怎么露出肌肤的保守装束,都和之前无异,如果是不知情的人,会真的以为她是赛伊佛德端庄优雅而又神秘的年轻妻子呢。

但是,仅仅是这些表面的功夫并不表示诺亚真的对赛伊佛德抱有任何亲爱之情。

实际上除了每天晚上被赛伊佛德大人临幸、以及一天平均一次、在赛伊佛德有心情的任何时候让诺亚进行鸡巴的侍奉之外,剩下的时间诺亚在赛伊佛德的宅邸中基本上是自由行动的,可以说是十分破格的待遇了。而更别提,诺亚管理的城镇也由赛伊佛德接手,之后由诺亚的名义重新代为管理,开始了复国的计划。

但是这些也依然无法让诺亚真的对赛伊佛德产生什么好感。诺亚是绝对,无法喜欢上赛伊佛德的。他肆意拐走自己与友人,半强制地夺取处女,甚至于被逼称呼他夫君大人,这些都是可恶的事情。但是,比起这些还有更重要的理由,让诺亚永远也无法接受他。

那就是他将诺亚最重要最重要的亲友——伊蕾娜玩坏了。

「好了,我要射了。呼………!真是舒服。那么,我就去工作了。……诺亚,你呢?」

「恩………今天也是,要去照顾伊蕾娜。其他的时间,就看书吧………」

三个月之前,伊蕾娜因为过量投药而自我人格崩坏,到了现在,已经是只要不继续给她嗑药就是不可能进行对话的状态。

现在,诺亚在一间房屋里每天都去喂她吃东西,进行治疗等等照顾,但是一次会面只限三十分钟。而间隔也必须在三小时之上。她无法一整天都和伊蕾娜呆在一起。而诺亚不在的话死后,伊蕾娜的房间里会进入男人在她身上进行性欲的发泄,而每次发泄男人们都会继续下药,所以对伊蕾娜的治疗也永远无法结束,她只能这样持续崩坏下去。

即使诺亚考虑着干脆自己去讨好那些男人来代替伊蕾娜,但赛伊佛德是绝对不许可的。而男人们只要有主人赛伊佛德赐予的伊蕾娜这个极品肉便器,就绝对不会违抗赛伊佛德的命令,也对诺亚永远恭恭敬敬,就是不碰她。

三个月的时间,诺亚除了和伊蕾娜见面,照顾她,就是一直悄悄读书摸索解除首环、拯救伊蕾娜的方法。而赛伊佛德尽管知道她心里的盘算,但反正书库也没有那种书能帮得上她,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哼恩。真是勤奋好学的妻子啊。我有这么上进的妻子,可是真高兴。那么我走了,做个乖孩子哦,诺亚」

……

……

「伊蕾娜……你醒了吗?」

「………啊………」

之后,诺亚拿着饭来到伊蕾娜的房间。她的房间极为朴素,除了用来躺的床,帘子之外,就只有用来给她下魔力麻痹药的注射瓶。 在房间中心,伊蕾娜套着一件简单的套头单衣,基本一把就能拽下来、之后就是裸体的方便衣服。而手脚、脖子都被黑色的枷锁束缚。眼睛失焦,注视着半空。

「早安,伊蕾娜。今天我也做了蔬菜汤。快吃………啊!」

「啊呜!」

刚要坐下给伊蕾娜喂饭,伊蕾娜就胡乱地一挣,把托盘和菜饭打翻了。

「呜………对不起。应该先用这边的对吧………」

「啊………! 哈………唔嘿嘿~~………」

准备好的料理一半都翻了。诺亚这才不得已,放下菜饭,先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瓶子。伊蕾娜看到了,立刻两眼放光,从她手里夺过去,然后大口地开始喝下去。一口干下去之后,伊蕾娜总算浮现出幸福的笑容,然后望向诺亚的眼神也恢复了焦点,仿佛逐渐从醉酒的状态中醒过来一样,她对诺亚慢慢地说道。

「嘿嘿………啊,诶?…… 是诺亚啊,你,怎么了啊?」

「………该吃饭了呀。伊蕾娜………」

「啊,是真的啊?嘿嘿,诺亚亲手做的?太好啦 ,姆姆姆………」

「不可以这样哟。不可以嘴巴直接啃。要用勺子和叉子………」

刚才给伊蕾娜的瓶子是麻药。被下毒品玩坏的伊蕾娜,想要暂时恢复正常就必须给她同样的毒品才行。每次用药的时候,诺亚都心如刀绞。每次喝了麻药,伊蕾娜的身体会变得更差,这一点诺亚也清楚。但是,自己的治疗魔术无法治愈伊蕾娜的毒瘾,想要让她能吃饭,能和自己说话,除了喝麻药也没别的办法。

「诶嘿嘿,那诺亚喂我呀」

「………真拿你没办法呀。真是的………伊蕾娜,张开嘴,啊——………」

诺亚喂着像小孩一样的伊蕾娜,泪流满面。

……

『对不起,诺亚。真的,对不起………』

伊蕾娜看着诺亚的泪水,在内心,在自己正常的意识之中,这样想着。但是,没有说出口。

「伊蕾娜………对不起………我能做到的就只有这点事情……真的对不起…」

「呼诶诶?在说什么呀? 我怎么了吗?」

即使是能和诺亚交谈,伊蕾娜也是一副烂醉如泥,或者说像是傻乎乎的孩童般的样子……而这却都是表演。虽然诺亚看着伊蕾娜的凄惨样子充满罪恶感地哭泣着仿佛她做错了什么一样,但诺亚什么都没有错。伊蕾娜的胸中,此刻对于自己才是更加的悔恨和愤怒。即便如此,她也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只是装成白痴一般的样子。

「……呜呜呜……伊蕾娜,对不起………」

「怎么了嘛、诺亚………你好奇怪呀」

那是因为伊蕾娜此刻手脚上的枷锁和脖子上也都是装上了【隶属之环】,对于她,赛伊佛德施加了『不可以让诺亚知道你保持着理性』这样的绝对命令。是的——赛伊佛德对于诺亚始终执着与伊蕾娜感到十分不爽,因此命令伊蕾娜表演着被彻底玩坏玩傻的样子,让诺亚快点死心。

即使伊蕾娜万般不愿,在魔力全麻的状态下同时装着五个隶属之环,也绝不可能违逆赛伊佛德的指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啊啊——至少,让我擦一下诺亚的泪吧。伊蕾娜这样想着,想着,正当想要这么做的时候,三个男人走了进来。将她的渴望无情的碾碎了。

「啊,诺亚大人。你还在这里呢」

「已经三十分钟了。你该走了。」

「嘿嘿,伊蕾娜酱,到咱们快乐的时间了」

「啊哈 ♡ 你们来啦~~ 好久没见了呀 ♡」

……

「伊蕾娜……我,我过一会还会再来看你的………」

「诶嘿,诺亚,之后再见哈…………」

诺亚无法违逆赛伊佛德哪怕多呆一分一秒,只能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去。而伊蕾娜则痴狂地傻笑着,向诺亚道别。

……

「哎呀,伊蕾娜酱。你也真是不得了的演技派啊」

「就算是大人的命令吧,你这样弄哭朋友,心里不难受嘛?」

「诺亚大人也真是,每天每天都跑过来哭,真是不腻味啊。」

在诺亚离去的瞬间,伊蕾娜立刻恢复了神智瘫倒在地上。男人们对她真实却萎靡的样子毫不在意,带着一丝同情地嘲弄着她,然后轻轻示意,伊蕾娜自觉地坐好,摆出M字开脚的姿势。

「好啦………今天,也请各位好好地用你们的大鸡巴,贯穿伊蕾娜的小骚穴呀♡」

「………嘿嘿,那就没辙啦。我们上!」

「今天,我们也会使劲地给你打药的哦。使劲地,用足药,如你所愿,让你嗨上天去噢!」

伊蕾娜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眼已经是充满了媚意。只是套了件单衣下身不着片缕的她,M字开脚之后,便崛起阴部,将依然美丽细嫩的小穴递出到男人们的眼前。

嫩穴已经是准备完全,因为晶莹的淫水已经泛滥成灾,无论怎样折辱和下药,昔日天才美少女的这份素质确实始终极为优质无疑。她轻轻地用手指扒开自己的阴唇,轻笑着对男人们发出邀请。下一刻,男人们扑了上去。

「啊っ!♡啊、啊!♡ 啊啊啊噢噢 额额额!♡」

「噢啦!?弄哭朋友然后尝仇人的鸡巴,是不是最爽啊?」

「肏你肏到啊嘿颜、然后用药把你嗨成傻屄好不好呀!」

「去吧,去吧,婊子前魔法师伊蕾娜酱!」

男人们怼着伊蕾娜的下体,将伊蕾娜按到,紧紧压在地上,无论片刻前如何的娇媚和从容,这样的伊蕾娜也只是个柔弱的少女,只是贴在地上的下贱雌肉。动弹不得,身体和意志,统统都被压倒成了薄片。

伊蕾娜贪婪地承受着肉棒的搅弄和抽插,接受一切快感和耻辱。因为——是她自己伤害了最重要的存在、最重要的人,是她自己没能守护住这一切。

所以——她已经没有资格呆在诺亚的身边了。

伊蕾娜这样想着,所以痛彻心肺地逃避着,逃避着诺亚,逃避着思考,沉溺于肉棒之中。肉棒抽插着,抽插着,顶着子宫,顶着五脏六腑,仿佛将伊蕾娜的全部都插着,插烂,将伊蕾娜的意识和尊严也全部搅的一塌糊涂。就这样就可以了,仿佛自己整个人就是一团用来被插的烂肉一般,这也没什么不好。

因为对于自己来说,能够幸福的方法,就唯有肉棒了。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但是 ,至少啊,伊蕾娜想着——至少,想要诺亚能获得幸福。至少希望她不要被赛伊佛德虐待。如果再运气好些,希望赛伊佛德能帮她达成复国的梦想,然后获得自己平凡的幸福。

所以,她其实也是希望着诺亚能早点忘记自己,成为赛伊佛德的『妻子』。抱着这样的愿望,今天的伊蕾娜也是沉浸在嗑药的幸福之中。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