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过头的你太无聊了』被女友以这理由甩了的我,实际上偷偷把女朋友调教成了没有我就不行的身体 1

悄悄的调教 之一【巴普洛夫之犬】

「小宗你太温柔太无聊了。我们分手吧。」

漆黑的长发如月夜班冷峻,尖锐的目光仿佛能将人冻结。

眼前的少女,白肤似血,态度高傲,双手抱在胸前盯着我。

那是半年前成为我恋人的少女——月瀬雪乃。突然间,极为唐突地对我说,『太温柔』『太无聊』,要和我分了。

「我,温柔?」

非要说我是无聊至极的一个人,退一万步,我就承认了也无妨。

但你说温柔?

我对于雪乃,很温柔,这种事我一秒也不记得有过。

我很纠缠不休,独占欲强,可以说性格很差。

「你能这么看我,我就很高兴了。对了雪乃,在我们分手之前。最后一次让我摸摸你的头吧?」

「……只是这种事的话随便你」

说完,我就轻轻地抱住了雪乃。并且温柔地摸了她的头。

像是对小孩子那样温柔地摸着,又或者说,像我们还是恋人的时候我每天所做的一样摸着她。

「喂,等、等下……这是、怎么……」

我只是摸了雪乃的头,就在摸了她头的同时,雪乃忽然从膝盖开始下身颤抖起来,连带着腰也晃悠悠地,站不稳了。

当我继续摸着她的头,

「等,等下啊……嗯、要去、去了……?」

湿嗒嗒地,她的腿间垂下透明的粘丝。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子里,不出所料。内裤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怎,怎么回事……」

不知道自己去的理由。但是雪乃她刚才的确高潮了。因为对此感到困惑,雪乃慌张地问我。

「你知道巴普洛夫之犬吗?」

「说的是……条件反射的事情吗。和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稍稍茫然一会之后,雪乃忽然一副,啊,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和雪乃曾是恋人。

因为曾一直是恋人,所以,当然啦,没事就会做爱做的事情。

于是我呢,每次在做爱做事情的时候,在雪乃舒服得要去的时候,一定会摸她的头。紧紧抱住她,抚摸她的头。在我把她带上高潮的时刻,为了让她对高潮不要有嫌恶感,而非常温柔地,和缓地,又像是让她焦急一般,抚摸着她,使她去往高潮。

而这说不定也就是雪乃她,误会我『很温柔』,然后把我甩了的理由吧。

要非常温柔地做爱。之所以一直温柔甜美地与她做爱,就是为了这种时候吧。

因为在她要去的时候,我一定在摸她的头。雪乃对于我被我抚摸这件事,身体已经产生了要高潮的记忆。

「――实际上,我抚摸雪乃你的时候,都是在做爱的时候。而那也都是雪乃高潮的时候。对吧?」

「确,确实是……」

我和雪乃做爱还挺频繁。可能因为这一点她才没有注意到。

没有注意到在这半年之间,雪乃已经被调教成了只要被摸头就会去的身体。

「反正无所谓啦。雪乃你一定要分的话,我也不打算说什么。如果交了新的恋人的话,你那个恋人和你亲热的时候,肯定也是会摸你头的吧。每次那样的时候,如果你漏出来水,潮吹,弄得裤子都湿了,不知道会被人怎么想呐?」

「那,那个……呜、不要说啦!!!」

我一边说着这种话,一边又抱住了雪乃,摸起她的头。「要、去了……」雪乃在我的臂弯之间,身体一顿一顿地颤抖着,然后绝顶。

「……然、……不行」

「恩,说啥?」

「果然是、分不了。被你弄成这种身体的话,已经,没法再好好谈恋爱了」

「嘿~~那可真是糟了呀。但是,我啊,可是被甩过一次的人呀。要是和你这种,光是被摸摸头就会去了的女孩子交往的话,估计很够呛吧」

「啊?做这种事的还不是你吗!? ……负,负起责任啊。求,求你了。真是的、除了小宗你,已经没有人会娶我啦!」

「真会说话呀。不错不错」

我说完,抱着雪乃继续摸摸她的头,然后雪乃又去了。

和这么可爱的雪乃小姐分手可受不了。

在不知不觉之间被我这个男朋友将身体的每个角落调教的雪乃。

和装作温柔男子、实际上却为了不被甩而将女友调教得离不开咱,佯装『纯爱』的我。

这就是关于我们两人的,色色的恋爱喜剧故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