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 IF线3.2话

IF3.2伊蕾娜的失态和无法挽回的失去

这世界上,既有有强大的女性魔法师,就有觊觎她们的男人。如果能够在玩弄那些美丽而自信、强大的魔法师的时候顺便得到她们的魔力,甚至掳为魔力的储蓄罐和自己的肉便器使用,岂不是好上加好?

这也是为什么在见不得光的地方,会出现并且流通着『魔力麻痹药』『性高潮时吸魔药』这样卑鄙无耻的禁药。

只是,所谓秘药也有着种种限制。比如即使是让魔力失效人身麻痹的『魔力麻痹药』,也要本人毫无戒心,主动摄取才可以,而不是伊蕾娜在玩耍时洗脑士兵所设定的那样,什么『随手撒到空中就会气化,就能让对方着了道』。而『性高潮时夺取魔力药』,也无法突破原本两人魔力差距太小时无法夺取对方魔力的天然限制。

总之,虽然这些药是真实存在的,但若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有效,女性锻炼魔力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因为如果药是万能的,只要被下药,最后都是会白白成为男人的猎物和饵食而已。

对于女性魔法师来说,如果不想被狩猎就要小心,如果不想被剥夺就要变强。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只要注意的话,即使拥有这些禁药也不能对女性魔法师任意妄为。原本这是常识中的常识,但是在伊蕾娜这里,却并非如此。

要说为什么,因为伊蕾娜是破格的存在。无论天赋,魔力池,和懂得的魔术都是远远高于一般女性魔法师的存在。

伊蕾娜并非单纯只是位魔法师,而是天才美少女魔法师。因此,所谓更强,更小心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伊蕾娜已经是当世屈指可数的强大魔法师了。因此对她来说,不消说,这些秘药只是日常的防御就能轻易无视的把戏,反过来,她还要去强化,或者刻意制造这些药品能够把自己攻陷的虚假设定,否则自己倒会因为无法满足『被侵犯癖』而痛苦。

所以,或许她一直都没有真的理解,应小心提防种种针对女性秘药的意义。

……

……

「啊啊!♡ 啊昂、嗯哈啊啊啊!!♡」

「噢啦! 该收今天份的魔力了哦!」

「这家伙已经是高潮成瘾了啊。随便插插就去了。都已经习惯了每天被草了吗?很好哦,嘿嘿,就这么一直让你鸡巴成瘾,成为没有我们就活不下去的变态婊子算了噢っ!」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什么第五天?当然是伊蕾娜与士兵们玩『魔力夺取加上被狠狠地艹』剧本的第五天。虽然名为魔力夺取,实则是伊蕾娜在喝假的『药水』时高潮,顺便主动将魔力让渡给士兵们。但是在设定里,伊蕾娜不但被当作精液罐子,还夺走了最重要的事关尊严的魔力,可谓是屈辱至极。

总之,伊蕾娜这几天每天都会被十来名士兵团团包围,无法抵抗的情况下,艹得昏天黑地,一直到士兵们全都满意为止。最初他们还是在运动场做,第二天开始干脆就被士兵唤到了宿舍里。因为魔力被吸取,士兵们还威胁着诺亚的生命,所以伊蕾娜任何要求都必须遵从,那么成为常驻男性士兵充满汗臭味的宿舍里解消性欲,当然最自然不过的发展了。

「伊蕾娜酱这么可爱,身体却这么骚,每天被肏还保养的像处女小姑娘一样,啊啊太棒了,而且每次高潮都能给咱魔力……!!当这的士兵真是爽爆啊!有点不好意思了都」

「说什么啊,谁让诺亚和伊蕾娜她们又骚又贱,还装模作样欺负我们啊,活该的吧?…………喔喔,不过小逼肏了这么久也不带松弛一点的,真是女神一样的身体啊,妈的这真是赚大了,这样的话应该能伺候咱们几个月,不对,说不定肏几年都没问题吧!」

虽然无论是士兵的怨恨还是用诺亚要挟伊蕾娜都是伊蕾娜魔力干涉下的虚构『剧本』,但至少在性方面的看法,全都是发自士兵内心的。毕竟如果连怎么玩弄自己都要由伊蕾娜自己规定好的话,也太过于无聊了一点。

这四天之内,伊蕾娜已经向士兵让渡了总计24000的魔力,现在,在这几十名士兵体内的魔力加起来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规模了。而今天,玩得越来越放开的伊蕾娜,也是自顾自地决定了要给士兵一人让渡200单位的魔力,这样一来,士兵每个人体内的总魔力就超过了1000单位。

再怎么说,最普通的魔法师体内暂存的魔力也就只有500左右,而现在『诺亚』的士兵中,拥有1000以上魔力的士兵有30多人,假设这些人都是魔法系战士的话,可以说是极为出格的战斗力了。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不然批量制造强力军团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实际上这些体质并无什么特殊之处的普通士兵,如果超过五天以上体内寄宿魔力都超过1000的话,『魔堕化』造成身体破裂的危险性就会很高,而士兵们沉溺于异常的力量之下发狂也并非不可能,所以,按常理来说此时伊蕾娜也快是时候收手,就像当初玩弄魔法师『吉库尔』的时候一样,将让渡出去的魔力收回来了。

「但是……『一边让渡魔力一边被屈辱侵犯』这样的玩法实在是太屈辱太让人沉醉了……只要留心『魔堕化』的危险就好了吧?如果士兵陷入狂乱,以我的本事也足以压制它,到时候再说也没什么问题。」

伊蕾娜丝毫没有见好就收的想法。考虑到她的实力,有这样的自信也并非狂妄。她的确可以在出事之前就搞定一切,收拾好所有魔力的归属,让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一样,就连诺亚也无法责备她。

但,那是在『没有别人捣乱』的前提之下才能说通的逻辑……这份过于天真和大意的思考将伊蕾娜本人、乃至诺亚和埃梅莉娅都一起都拽下深渊的开端,是那一天晚上的事情。

……

……

「呼……今天也被『抢』了好多的魔力……这些士兵也真是的,都已经完全摸清楚人家在被羞辱的时候就会一下子来一股小高潮的习性呢。这样的话,不知道明天又会被怎样对待,又会失去多少魔力呢?♡ 这样的话,咱马上就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性奴隶了呢♡」

那一天晚上,终于被士兵们玩够放过之后,伊蕾娜清洗好自己的身体,套上白色的睡衣,一头扎在床上翻滚,正打算开始回味白天的凌辱感受。

今天总共失去了6000的魔力、大小高潮泄身达百次以上,原本精力充沛的自己,这时也是相当疲惫,但身体这份倦怠十足,软绵绵的感觉,正是性奴隶化的证明,让人心醉啊——伊蕾娜是颇为满足。

「呼呼………明天的魔力让渡就稍微控制一点吧。超过1000单位的话,弄不好的话会有危险。恩,到时候好好地控制每个人的分量,再回收补充一些的话……应该就能被他们侵犯得爽的同时蒙混过关吧,嘻嘻♡ !」

伊蕾娜从第一日到现在失去的魔力总量已经超过了30000单位,不过,这还没有达到伊蕾娜魔力池的上限。因此伊蕾娜依然是余裕十足的态度,因为就算士兵们出现危险,以现有的魔力也足以应付。明明简单地收回魔力就好,她却依然想着怎么开源节流,用更聪明的方法来继续下去这场戏。

但是,伊蕾娜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突然出现在房间外的多个人的气息,让她就算怎么悠闲,也忽然敏捷地跃到地上,向着门口摆好对敌的姿势

裸足刚刚落地的瞬间,房门就被势头很猛地踹开,几个大汉鱼贯而入。

「喝啊! 冲进去!?」

「乖乖给我绑住!?」

「去啊上啊!」

「咕噢噢噢噢!?」

「切………! 你们这些人……虽然我很欢迎性方面的袭击吧,但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哎呀?」

侵入房间的正是白天侵犯伊蕾娜的士兵们,伊蕾娜在用眼睛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只是一瞬间,就让侵入的士兵们倒伏在地上。

轻叹口气,伊蕾娜确认了一下士兵们的状态,然后开始了思考。为何他们会在自己的安排和意料之外突然侵入进来?伊蕾娜试图用魔力干涉从他们的脑中直接查明答案,但……却被弹开了。

「唔………硬撬开他们倒也是可以查明白,但是……如果过于刨根问底就会被对手察觉。那么,追随着这份魔力的来源的话如何?……」

虽然对意料之外被弹开的魔术感到讶异和恼怒,但伊蕾娜立刻回归了理性思考,她虽然可以无视士兵的生命直接从脑子里挖出答案,但想想还是放弃了,于是,她打算马上对不知名的侵入者的魔术展开追踪。

……

「没有那个必要了。对他们进行魔力干涉的就是我。」

「………你?哪儿来的?」

只穿了一件单薄丝质睡衣的伊蕾娜此刻面如寒霜,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间里,一个男人已经忽然出现在房间门口,阻止了她出门。

黑色衣服的不详中年男。他的两边还站着两名被控制的士兵,无言地持刀向伊蕾娜逼近。

明显这不是城镇的居民,忽然登场在此处,让伊蕾娜不由地怀疑,是不是城镇早就混入了不法之徒。

「我吗?我啊,是接受别人的委托来到这个城镇,邀请『诺亚』前去一叙的, 也就是区区一名『诱拐犯』而已啦 。然后呢,正好碰到合适的机会,就收下了你们这些士兵作为手牌。

虽然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回事,这边的士兵竟然都被魔力强化过了呐,于是咱只需要向诺亚那边送过去了六个人就能拿下她了,这么一来呢,我就亲自到最棘手的你这里来把你搞定,很简单吧?」

「你说,什么………!诱拐,诺亚!!………你觉得我会允许你这样妄为?!」

虽然男人不肯报上名来,却把自己的阴谋全和盘托出了。难道是觉得已经胜券在握吗?

伊蕾娜在听到诺亚名字的瞬间就怒不可遏,罕见地认真地把眼前的人收拾掉,她的瞳孔眯成细线,仿佛毒蛇之眼一般吐着愤怒之火,随时准备将眼前的男人活剥。这样的伊蕾娜可以说是很罕见的。

在伊蕾娜突然散发的可怖气场之下,空气仿佛都被冻结了,虽然仅仅只是一瞬,男人也不由自主地感到了某种致命的危机,甚至于下意识地喉头紧张一动……

但是,这气场却仅仅维持了十秒不到。下一刻,伊蕾娜却突然身体一晃,失了方寸。

「先回收魔力………!咕!? 啊啊………什,么,发生了………」

「………呵呵,生效了啊」

就算认真对敌,伊蕾娜不回收士兵身上的魔力也无从谈起,但是,刚回收魔力完毕,伊蕾娜就忽然眼前眼冒金星,全身感觉麻痹起来,魔力的运转也不再通畅。她难以置信地望着地面,抱着自己身体,不得不难受地委顿在地,接着趴倒。

「怎么着?动不了了吧?也是啊。看看我手里的这个……这可是事前在士兵们水里放的高浓度『魔力麻痹药』。知道平时是根本没机会用在你这种人身上的。就这么搞了。哈哈……居然散给士兵魔力,在这种时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好了。然后是……这个,嘿咻,炼入『魔力麻痹药』和『魔力封印药』的特型首枷。这样,就算是你,也什么都做不到了啊。……呵呵,虽说这么强,却也是照样疏忽大意了啊。那咱就去找诺亚呢。你就在这里,给我乖乖的等着看吧。」

虽然『魔力麻痹药』在有防备的前提下难以生效。但,若是在无防备的士兵身上污染的魔力,自己主动去纳入身体中又是另一回事了。原本魔力麻痹药的本质就并非是麻痹人的肉体或者身体组织,而是污染魔力。更何况,伊蕾娜是一瞬间收回多达近三万的恐怖巨量魔力。即使是强如伊蕾娜这样的论外级魔法师,在这样的冲击之下,也等于当即全身被过量浸毒,没有失去意识就已经不错了。

要说伊蕾娜会在这里跌倒或许也是某种必然。毕竟,正常的魔法师绝不会玩什么让渡出自己极为宝贵魔力的把戏,而通过污染无防备的纯魔力而给其主人下毒,也只有对伊蕾娜这种会把自己魔力散给众人的奇葩魔法师才会生效。

此刻,伊蕾娜落得头和双手都被特制金属首枷固定起来的悲惨下场。银色的首枷看上去细致精美,倒有几分好看,但是其中渗入的秘药,却是货真价实的危险成分,对于此刻魔力彻底被封印,无法做出任何解毒或者抵御性魔术的伊蕾娜来说,身体中的毒素和脖子上的枷锁如同大山般沉重地压制着自己的身体。什么都动不了,什么魔术都无法发动。此刻的她是多年未遇的——真正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了。

伊蕾娜究竟是伊蕾娜。她虽然满头虚汗,但依然在计算着自己能够稍微运转一些魔力的时间。就算是到了如此境地,或许过一会也能稍微回复一点魔力来做些什么……

但是,这段时间已经足以让那个男人与士兵一起抓获诺亚了。而那时候,一切就完了。

伊蕾娜痛苦而后悔的目光盯着男人远去之后空荡的地面。士兵们在抽去魔力要么是男人的手下,要么就陷入昏厥……此刻诺亚的城镇中没有任何人能救助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疏忽造成的……

……

……

「啊………伊蕾娜………! 怎么………难道说你真的被他们………」

「………诺亚………对不起………我被嵌在了这种东西里………」

「嘿嘿………果然等我回来你都还是没法动呢。」

男人离开十几分钟后就回来了。带着被捕的诺亚一起。

伊蕾娜在睡觉之前被突袭,然后遭受『魔力麻痹药』的饱和攻击以至于动弹不得,此刻更是头与手一起被金属枷锁拘束。天才魔法师现在也是区区一副任人鱼肉的模样。她凄惨地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男人牵来诺亚。和伊蕾娜相反,她是一身黑色的丝质睡衣,似乎也是在睡前被突然袭击而抓住了。

伊蕾娜看着她,心头一颤,然后将视线心虚撇了开去,不敢面对好友的眼睛。但是,她刚才不像样的回答,却也已经明白地告诉诺亚一个事实——自己是不情愿地被这刑具般的东西拘束住的,而不是演戏。她真的输了。

诺亚看着伊蕾娜这样的反应这才忽然明白,己方是真的遭到了危机。此刻,绝望的神色才逐渐爬满她的面庞。

男人乐呵呵地看着两人的模样,忽然闪到诺亚的身后。然后手伸进了诺亚的衣服之内。

「恩,虽然很突然,我想告诉你们我的魔力量大概就是2000左右的程度。虽然和世间一般人比我有自己很强的自信,但是和你们认真地对决的话肯定是赢不了的。这点我承认……但是呢,不从正面上的话,我也可以赢。对吧?情况就是如此。库、库……」男人阴险地笑了。「怎么样啊,嵌在我的魔力刑具里,然后让你最重要的人被我抓住的感想,是如何呢?」

「………不要,不要碰我………咿呀!……」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诺亚啊啊………! 呜啊啊………」

伊蕾娜和诺亚的丝绸睡衣款式是成双成对配套的式样。因此在同样的设计之下,诺亚因为身高稍高,衣服显得稍短一些,此刻,平时被长筒袜包裹不被外人所见的雪白大腿,也好无防备地暴露在外——原本就是悠然的时刻所穿的睡衣,又怎会预料到被邪恶的侵略者看光的情形呢。

男人一手在诺亚的腹部不老实地游走,另一手在大腿上抚弄,像是刻意给伊蕾娜看一样。

伊蕾娜狠狠地盯着男人,『不许碰她!!』虽然这样悔恨地叫着,却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不想让我碰就用你那得意的魔术阻止我啊?怎么,做不到?」

「嗯啊………恩啊 啊………啊,不,不要这样………」

「诺亚………! 呜呜,咕,你………!」

男人仅仅只是卑鄙地,一味地挑逗着诺亚而已。

但是,无论诺亚如何厌恶,她此刻同样喝下魔力麻痹药,手上戴着手铐,能做的就只有扭动身躯而已。这无法阻止男人,唯独增加着男人手上猥亵的情趣。伊蕾娜眼中冒火,想要发怒,一个猛冲,却只能向前凑一点点距离,然后脸就无力地啃在地面上。

「诶……嗯……虽说是遥远的荒废的血脉。却依然不愧是王族。这腿我能玩一年啊……好啦,这边的状态又如何了?」

微笑着,好整以暇地看着伊蕾娜。他的手越来越不规矩,充满暗示地,顺着大腿的内侧爬上去,然后轻轻隔着内裤的布料触碰着诺亚处女的花瓣边缘。

「咿呀………!那里,那里……啊…!」

「诺亚………! 你,你给我住手………! 如果要解消性欲的话,用我来代替她就好………!」

当男人的手越过黑色的内裤,直接摩擦着诺亚的处女地时,伊蕾娜真的绷不住了。伴随着诺亚的难堪喘息,伊蕾娜大声喊出了出乎意料的话语。

「不,不要啊………! 不要,不要再用你的手弄脏,诺亚了,呜………!」

但是,魔力没有丝毫回复的伊蕾娜,能做到的事情是——没有。男人的手嚣张肆虐于诺亚的胸前和阴阜,羞耻难堪地扭动着的诺亚,则散布出一股淫荡的气味。

如果是在平日,美少女领主展现出的这香艳的画面或许会让所有的士兵流鼻血。但可怜的是,眼下见证这一场面的,却只有伊蕾娜。而她却是最不愿看到此情此景之人。如果是平日,伊蕾娜自己戏弄诺亚的时候一定会觉得「好像多看看可爱的诺亚的痴态呀」并且擅自性奋起来。但是,对她做这种事情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全然无关的某个男人,那她就谈不上任何兴奋,只有愤怒而已。

「哼,手感很好的乳房啊。虽然不如你,但是这女的大小却是正好,手感不错……啊。忍不了。哎。都是因为委托人说了『不许插入』恩,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吧………嘿嘿!」

「呀!做什么…………!」

「什………!」

男人兴奋地将自己猥琐却粗壮的性器展现在诺亚的面前。他之前就已经撑起高高的帐篷,摸不了几下之后,掏出肉棒插入诺亚似乎就是时间的问题。但是,他似乎别有打算,将自己的性器得意洋洋地掏出的同时,把诺亚按在地上跪着,然后用肉棒怼在诺亚的面前。

突然出现的肉棒对于从未经人事的诺亚来说过于刺激,她不由发出高声的悲鸣。伊蕾娜慌了神,想要爬到男性的脚边制止他,却做不到。

「喂,老子的鸡巴,你给我含住………快点的。不喜欢?不含就杀了你的好朋友哦?以她现在这个德行,我也可以轻易处理掉哦?不想看着你的朋友变成一具裸尸吧?啊?!——」

「呀啊………不要这样………呜………嗯嗯呜呜」诺亚的头被男人按着,向自己的阳具凑过去。

「诺亚………!不行的,不可以啊……! 含那种人的………啊啊啊啊啊………!」

但是,尽管屈辱地面对着陌生男人的恶心阳具,散发着微微腥臭的男性器,黑发的美少女尽管脸上满是惊骇和恐惧,还是——一点点地靠近。

她的举动,让伊蕾娜痛苦地嚎叫起来。

然后,诺亚的樱唇碰上了。碰上了侵入者得意洋洋的肉棒,用粉嫩的嘴唇和清秀的小嘴,张开,缓缓地把凶恶的巨物含入了。

「——啊啊啊啊啊………!」

「嗯,嗯呜呜呜………咕呜呜呜!………」

「切……舔得什么鸡巴玩意儿。技术也太烂了吧。嘛。看在第一次份上,就饶了你………喂喂,他妈多用点舌头啊」

「诺亚! 诺亚啊啊………!不可以做那种事啊啊啊………! 啊呜呜呜啊啊啊………!」

诺亚因为撑住口腔的巨物,双眼含泪,光是让肉棒在小嘴里前后缓缓地进出就已经竭尽全力,但依然认真努力地含住它,听到男人的吩咐,就使劲胡乱活动着舌头进行着侍奉。

和伊蕾娜与埃梅莉娅不同,根本没有『被侵犯癖好』的诺亚,对于口交也颇有抵触,脸因为不适和恶心而扭曲,但即便如此,她也紧紧地含住男人的鸡巴,一点都不打算放弃,无论怎样的笨拙,都呜呜地舔着阳具。

少女口中的香津从嘴角流下,和眼泪并在一起。黑色的秀发无精打采地垂在身侧,诺亚被手铐铐住的双手勉强地扶在男人的腿上,脑袋竭力地动着。

丝绸质地的黑色睡衣此时就像情趣内衣一样,半露的娇乳、闪烁的手铐和少女委屈却又恭顺的样子,在男人眼中就像是绝美的画卷,勾起他更旺盛的嗜虐心。而另一边愤怒不已却什么也做不到的失败者少女,只是毫无价值的佐料而已。

「就是这样。要认真地舔,从表面,到包皮的里面,都好好地舔干净,明白吗」

「诺………亚啊——! 」

望着诺亚努力而悲哀的身姿,伊蕾娜只有无尽的哀怒,以及对自己的悔恨之情。

——『决不能让诺亚见到男人的肉棒』『决不能让她碰到那种东西』,伊蕾娜一直在心中牢记这样的信条。但是,却因为自己的失态让诺亚遭受如此的羞辱,伊蕾娜牙根都要咬出血,却无法做到任何事情,终于,她不忍再看,而是蜷成一团,悔恨地哭了起来。

在她的抽泣声中,诺亚还在认真地一味侍奉着男人。终于,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男人像是要爆发出来了

「啊啊,要射了………哈啊!——」

「恩呼………呜呜呜,………咕!——」

「诺亚………啊,咿啊啊啊………!」

「呼啊,真是爽啊………嘛……今天就玩够了到这吧。咱和你可不一样,不允许节外生枝。为了委托人大人的好处,我就按照委托带走诺亚了……至于你嘛……虽然委托没有指名,也把你一起带上吧。记得要谢谢我大发慈悲带上你哦?嘿嘿——」

「呀啊………呜呜,伊、蕾娜………」

「啊………诺、诺亚………」

男人的手下士兵走进来抓住诺亚和伊蕾娜的身体,牢牢地把她们的行动封住,然后押走了。

诺亚带着屈辱和绝望的泪水,踉踉跄跄。

而伊蕾娜看着前方诺亚的样子,心中除了自责和后悔什么念头都没有,也没法有。在方才受到的冲击之下,她除了失魂落魄地跟随着男人和诺亚,已经暂时没有心灵的余裕去思考什么其他的问题了。而对于这之后,她们两人会去向何方,此时的她们更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