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 IF线3.3话

IF3.3 轮奸和沦陷,这次都是真的

那是一位不祥的男人突如其来侵入『诺亚』,将伊蕾娜和诺亚带走两天后的事情。

两人被定期投药,严密拘禁,保持着无法抵抗的状态,来到某座城市中的一座巨大宅邸。

『我照着委托把诺亚带来了噢。还有就是,一位叫伊蕾娜的女人。……啊,她已经严密地拘束起来了,无法使用魔术,请安心。』

『辛苦了。做的好。……呼呼,哈哈哈。诺亚……真是好久不见啊,你还记得我吗?』

『你……………赛伊佛德………就是你指使的这一切吗?!……』

『诺亚……你认识这个家伙?』

两人被带到的是宅邸的主人与家族的当家——某个男人面前,而他就是这一切事情的指使者和罪魁祸首。

满是赘肉的男人身穿金光闪闪的恶趣味华服,看上去四十到五十岁之间,可以说是一位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与品位的丑陋中年男人。

两人被强行要求穿着最初的那套丝质睡衣,在男人的面前,面对着男人下流的微笑,诺亚也不禁微微颤抖。

赛伊佛德——那是诺亚熟悉的名字,伊蕾娜却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嗯——我和诺亚大约在四年前见过一面……库呼呼,那个时候,她还很小,但是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了啊。现在的诺亚就更加美丽了,而且已经成长得更像一名真正的女人了。诺亚啊。库呼呼呼…………』

『………呜………』

『诺亚?………是在那间宅邸的时候吗?………你在那里遇上了这么一个讨厌的人啊……』

毫无疑问,她们说的便是眼前的赛伊佛德。四年前,也就是诺亚14岁左右的时候遇到的不淑之人,不知道是经历了怎样的执念扭曲,竟到今天成了这个祸患。赛伊佛德毫不掩饰地用下流的目光舔遍诺亚的脸,胸,腰和腿,全身都不放过,然后用手当场伸进自己的裤裆里,玩起了自己的鸡巴。

这赤裸裸的淫欲,让诺亚身体震颤,难以置信。而伊蕾娜妒火熊熊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赛伊佛德,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她的视线早就把男人钉在了墙上。

『好了,诺亚。也该说说为什么把你拐到这里来了……不,应该说是我们的缘分吧。库呼呼,我呢,要让你成为我的新娘啊!……

『……知道吗,四年前我在那间宅邸见了你之后,就一直想要娶你为妻了啊。……其实,原本我是想和你们宅邸的主人好好谈一谈,然后正面把你攻下来的。谁知道,四年不见,你不但不在那间宅邸了,而且都开始建立国家的话,我还从正面进攻就太蠢了吧……

『……所以呢,就只好把你拐过来了。没办法,对吧?我知道你会理解我的……总之,今天我是忍了好久了。快点,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吧?库呼,库呼呼哈哈哈哈!——』

『我,嫁给你………!? 不………才不要呀………!』

赛伊佛德无视两个失败少女的无力抗议,丑陋地笑着站起来一把抱起诺亚,在身上上下其手。睡衣的肩带耷拉下来,光着裸足,暴露着大量肌肤的诺亚现在就像穿着情趣内衣诱惑老公的妻子。在男人的大手之下,没有魔力的诺亚等同于是没有穿衣服,胸,屁股,大腿根全被男人尽情的用手指画着线,没有一寸地方,能够躲开男人眼睛和手指尖肆意的品鉴。

『诺亚啊啊………! 不要啊啊啊! 求你,要满足你的性欲冲着我来! 求你了,不要向诺亚出手!!咕、呀——!』

『妈的!滚一边去闭嘴!不许你打扰赛伊佛德大人娱乐』

身边的侍卫壮汉拉夫伸手将伊蕾娜的脑袋抓住,一把按在床边上,陷入床里的伊蕾娜,只能呜呜呜地发不出声音,十分的凄惨。若是平日的伊蕾娜绝不至于这样,但没有魔力又浑身麻痹的她,在男人面前就连头都抬不起来。若是就这样按着脑袋不放,在床上窒息而死也未可知。

『伊蕾娜?………! 啊、呜呜………诶?』

诺亚望着伊蕾娜的样子不由悲伤落泪,但是……忽然赛伊佛德的手停止了玩弄她的动作,让她不由得发出困惑的声音。

『嗯 ………拉夫,你先把手拿开。

说啥子来着,你?……你替诺亚跟我做爱?恩,确实,你的美丽也几乎可以和诺亚相提并论,那个骚的不行的身体就更是……但是,我的「新娘」一个人就够了。没有找两个人的必要。』

赛伊佛德的脸上,表情十分冷酷,即使伊蕾娜这样低声下气地用自己的身体诱惑,名为赛伊佛德的男人依然仅仅执着于将诺亚收为妻子的念头,当回答她的时候,他的眼中竟然是一点欲情都没有。即使是见多识广的伊蕾娜,也不由地心底一寒。

『咕………是那,那样吗………那样我就,做你的「小妾」也好!做你的「性奴隷」也好!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做………! 我绝没有想着要做你的「妻子」。没有。但是……只要我能替诺亚来跟你做爱就好……!求你了!求你了!………唯独求你不要对诺亚出手………求求你………』

『伊、伊蕾娜………!不要这样………』

就算再怎么被男人玩弄,就算房间内再怎么充斥着催情的魔术或者淫药,伊蕾娜当着仇人的男人面,宣言要成为他的性奴隶和小妾,诺亚看着这样的伊蕾娜,忍不住泪如雨下。

『………哦?你说什么都会做啊。既然如此的话,好吧……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求你了,我做!我什么都做!』

『……我的大宅里,算上我的下人和所有部属,大概有百人在这里。你必须要做他们每个人的性奴隶。让他们全都满足为止,你不可以休息。如果……如果在他们干你的中途,你只要有一次晕过去,我就当场给诺亚破身。当然,你也决不允许用魔力回复体力。

……好了,你怎么想?要做吗?没事的。不想做拒绝就好,我不强求。甚至只要你宣言放弃诺亚,我就这么放你走也无妨。当然了,诺亚就由我收下另外。毕竟,我对你是没什么兴趣啊。对我来说,只要能得到诺亚就好。』

「………我做。我一定做给你看。」

伊蕾娜毫无犹豫地答应了。

「不行啊!如果你听他的话,伊蕾娜………! 那可就……哇啊!」

诺亚的话被堵住了。

什么都做。既然一瞬间勾起了赛伊佛德的兴趣,伊蕾娜就必须说出这句话。什么都会做,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做。就像救命稻草一样,为了拯救诺亚,伊蕾娜只有抓住这唯一的希望。就算是与百人做爱,就算是不允许失去意识,就算是不能恢复体力,无论多么性经验丰富这对于伊蕾娜也是极为苛刻的条件,但伊蕾娜也必须要抓住。

啊……都是我自作自受,伊蕾娜想着。我们失去了魔术,失去了自由,也没有体力……但是,如果要救出诺亚,就算是陷阱也……

『库呼呼,这样啊,这样啊!……那好,我们换个地方吧。去能装的下一百人的地方。这里可是不够看好戏的啊。拉夫——去把大伙们给召集起来』

『是!——』

『………诺亚,不要担心。我没关系的,我不会有事的』

被赛伊佛德塞着嘴抱走的诺亚噙着泪水,用极为忧心的眼神望着伊蕾娜。而伊蕾娜只是寄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拖着软软的身体,勉强地走出房间,向着之后百人与自己的『处刑场』走去。

……

……

本来用来召开宴席的大厅被改造成了百人淫戏的场地。

赛伊佛德抱着诺亚端坐高台的宝座上,如同小国的国王与王后一般。

台下的伊蕾娜向台上的诺亚露出无畏的一笑,然后静静地等待着自己和诺亚将面对的命运。

即使是伊蕾娜,同时和一百人『作战』也实在是属于未知的领域。要说认真评估的话,体力问题这方面当然是最大的问题,只是,伊蕾娜想到,自己在当初第四迷宫都市的肉便器play的时候也有过一周无休息的连续做爱,既然如此……那么这一次,就算是不允许用魔术回复体力,或许也能『船到桥头自然直』才对。

并且伊蕾娜还有其他的考虑——如果被不断侵犯的话,一定会得到精液,而用精液,就可以在被『魔力麻痹药』污染的魔力之外,再生成少量的新魔力才对。这样的话,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做出抵抗,也就可以救出诺亚了!

所以,最关键的是,一定要在自己恢复抵抗能力之前阻止那个男人向诺亚出手。一定要稳住他!

明明这是伊蕾娜一生都罕见的能被百人同时侵犯的超兴奋级play,但更罕见的是,伊蕾娜却毫无兴奋,而是在内心极为严肃认真地思考着脱身之路。而在她思考的时候,大厅的门敞开了

「我把他们带来了。三十人,这是第一批。剩下随后就到。」

「恩。那就赶紧开始吧……来,诺亚,我的新娘,一起来见证这场好戏吧」

「………伊蕾娜………」

「喔喔………! 听说能干好女人咱们就来了……没想到是这么好的妹子啊!」

「呜哇!乳牛吗,我要揉个爽!」

数十名男人鱼贯而入。男人们赤裸裸的视线视奸着伊蕾娜,还没接触就已经恨不得把这大厅中间的雌肉生吞活剥。伊蕾娜深吸一口气,众多几乎没怎么穿衣服的男人们散发出的汗臭等等雄性的气息已经猛烈地熏陶过来,她催眠着自己,深吸一口气。

然后张开双臂,像是下贱的娼妓一样,毫无防备、毫无掩饰地展示着自己凹凸有致,色情的胴体,邀请男人们品尝——

这样一来,无法控制兽欲的男人们就如潮水般扑上来,把白花花的肉体围在中间,吞没——

仅仅一瞬间,伊蕾娜的睡衣就被撕成碎片消失在人群中。然后伊蕾娜也消失在了一片肌肉之中。甚至于她的娇呼,在男人们七嘴八舌的赞叹、争吵之中,也淹没到难以听闻。而赛伊佛德则浅浅地笑着,揉着怀中诺亚的裸肩和大腿,与她一起远远望着这幅光景……

『这才没五分钟,骚妹子就这么湿了啊?』压在伊蕾娜裸体上的男人嬉笑着大声道。

赛伊佛德轻轻歪歪嘴角,『嚯,这伊蕾娜,就这么想要被肏吗?』

此刻无数双手摸遍了伊蕾娜身体的上上下下,就连头发,耳垂,菊穴,脚心,身体的每个角落,都被围上来的男人们摸索着,争抢着,用作鸡巴的自慰道具。而有幸首先抢到前穴后穴头筹的男人们挺枪上去干时,发现赤裸的美少女牺牲品,已经淫水潺潺,请君入瓮。

抱着一丝丝的希望,『被侵犯癖』再度适时觉醒的伊蕾娜,至少此刻是稍微找回一些往日的精神,竭力地讨好着赛伊佛德和肏着自己的男人们。但是,在边上远远望着的诺亚,看着伊蕾娜的模样,再被赛伊佛德质问——伊蕾娜是不是就是喜欢被肏呢?即使她想要为挚友辩驳什么,也没有一点自信和底气了。

「既然如此就笑纳了,干爆你啦,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骚妹子!」

「那咱就干菊花啦!」

「恩哈!♡ 昂~~啊!♡ 咿啊~~!♡」

「喂喂,你别他妈擅自挤进来啊……嘿诶,这奶牛一样的奶子真是太合咱口味了」

「喂,骚逼。赶紧握住咱的鸡巴,别装算了,不是这都这么有感觉地撅屁股了吗?快点伺候我们啊,这么多人排队呢不知道吗?」

赛伊佛德和诺亚在台上悠哉观战,而下边一个接一个,队伍长的看不到边的壮男们,挨个等着插爆领主款待的免费淫穴。

平时为领主辛苦干活的男性士兵和下人们听说有领主不知道哪儿搞来的极品骚女人可以干,全都像过了节一样涌过来。而在他们过剩的淫欲和积攒的狠劲之前,伊蕾娜那一点点的被虐的觉悟,被淹没也只是时间问题。

高扬起娇媚的叫床声的伊蕾娜,仿佛回到了那个肆意安排玩弄男人的过去风貌。她的浑身上下,甚至脖子,臂弯,腋下,腿边都是摩擦的一只只肉棒,而自己泛滥的淫水已经涂抹满了身体,但是,身下,身侧,以及外边围着看不到边的雄性肉体,这幅场景实在是过于的可怖,诺亚几乎想要紧紧捂住嘴。即使是在当事人的伊蕾娜尚未察觉,兀自沉醉于短暂的性高潮中,但在她这个局外人看来,强行淫贱地与男人们『对战』的伊蕾娜,实在是显得渺小。

「啊!♡ 恩啊啊!!♡ 嗯啊………咿呀啊啊~~!♡」

「喔喔………这妹子的小逼,真是不简单啊。这玩意儿是相当牛逼的名器了吧………」

「菊穴也很赞啊。听说……这玩意儿到底哪儿找来的啊,尝过她的骚穴别的女人的还怎么用啊?」

「……知道吗,这可不是哪儿来的妓女,听说好像是主人俘虏的大魔法师哦?超级有名的那种!」

「……操,真的假的?主人竟然给咱这么好的货来干,啊啊……大人太伟大啦!」

「不是吧?那是谁啊?说不定咱听说过——」

「听说叫伊蕾娜啊——」

突然被爆插双穴的伊蕾娜,又忽然听到自己名字,无法自制地泄出了阴精。

啊……明明必须和百人对战,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人射精,自己就先去了……对于伊蕾娜来说,这实在是过于危险。但是,因为平日的爱好所导致,伊蕾娜对于擅自高潮实在是没有什么控制力。换句话说就是……伊蕾娜根本忍不住高潮。所幸,目前的男人们过于沉溺于伊蕾娜诱惑极致的身体,而没有对她穷追猛打,否则实在说不好还要高潮几次幸

「那个女人,刚才高潮了吧。库呼呼,现在就高潮,体力保得住吗? 库呼呼」

「伊蕾娜………呜呜………」

就 这样,男人们在持续多时的责辱中终于纷纷忍不住在伊蕾娜的身体里中出或是射到伊蕾娜的身上。沐浴了几次白浆的爆射后,伊蕾娜同样兴奋的身体,也挨个用高潮与淫水奉还。

「嗯嗯哦,啊啊啊啊!!♡ 哈呀………!♡」

「哦?又去了啊。嘿嘿,伊蕾娜酱被中出到高潮的时候,表情好妩媚啊,这就是所谓抖M变态的气质吧?」

「就这么简单高潮的话,跟我们这些人你不去个一千次哪儿能完事啊。哈哈哈哈哈」

伊蕾娜一次一次地,无法忍耐高潮而泄身了。因为有着高潮癖,无法控制自己身体高潮,随便被内射被挑弄就会高潮,这些都被说中了。……或许这时伊蕾娜对自己的选择也有了少许的后悔之情。

因为她一心想要救助诺亚,这样下去的话,能保留体力救诺亚就奇怪了。就算是半途搞到一点魔力,是否能够自己使用也不清楚。所以伊蕾娜很努力,很努力,想要控制自己不要去、不要泄、不要高潮,但是到头来全然无法忍耐快感,还是泄了。

就因为一直过着放任自己输给快感的生活,伊蕾娜现在唯独做不好『忍耐』这件事。就算把自己被轮奸当作是一场play可以忍住,但是,对于高潮却是忍不住。

「哈啊♡ 啊啊………♡ 昂啊!♡哈呀呀啊啊!♡」

自己的叫声越来越像甜美的叫床。而自己无法否认的是,每次高潮,理性就离自己更远一份。伊蕾娜一生从来都没有像此刻这样恨自己的淫贱体质。

「好了,该老子上啦!」

「我来我来!」

「别你妈挤了!」

「知道后边多少人吗?又来了二十个。不挤挤今天还操你妈啊?」

至少让我休息一下吧。伊蕾娜想到。这样想着,男人却停不下来。男人们无穷无尽。根本看不到边。

我为什么要跟这么多男人做爱来着?为什么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要更凶猛,更狂暴?伊蕾娜想着。啊,是了,因为我是这样约好的……所以,必须接受一切……

「哈啊♡ 啊啊………♡ 昂啊!♡哈呀呀啊啊!♡ ………♡ 咿呀啊啊!♡」

但是,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只有高潮,不断的高潮了吗……

「库呼呼………诺亚,你说她会在第几个人支撑不住呢?」

「………伊蕾娜………」

不断升级的淫乳和性交的宴席之下,唯一的正餐伊蕾娜被无数男人享用着,体力一点一点被榨取,削减。赛伊佛德看着看着就明白,她会在和百人的做爱之前很早的时刻就完蛋。而诺亚只能泪眼朦胧地目送着沐浴在精液中友人的坠落。

……

「嗯嗯………!♡啊、哈啊………!!♡」

「嘿嘿,我射啦。小骚逼给我接好!」

「我这边也快了。嘿!」

「老子射太快了,但是听到这女人骚的不行的淫叫,又硬了,哈哈哈」

自从伊蕾娜被男人侵犯开始已经过去三小时。亏得赛伊佛德信守诺言一直悠闲地观看着,但诺亚和伊蕾娜都已经濒临极限了。数十人在伊蕾娜的全身上下每个洞都射满精液,每个角落都被当作自慰套使用过了。在没有魔力的情况下,伊蕾娜持续不断地高潮,到最后连淫水也泄不出来,就只是由下体带动着全身,一味地抽搐而已。这样下去,在满足百人之前,伊蕾娜会体力耗尽晕厥过去已经是板上钉钉。

「库呼呼………这女人有一套嘛。那我的手法也要变一变了。」

「………赛伊、佛德?………」

的确,看上去伊蕾娜已经必败无疑。但是,那毕竟是曾无数次与男人性战,也曾完成过百人斩,经验丰富的伊蕾娜。她并非只是被白白侵犯肏弄,而是在沐浴着精液的过程中,尽可能使用精液提炼出了不受『魔力麻痹药』污染的少量魔力。尽管少的可怜,但只要再多吸收一批男人的精液,伊蕾娜觉得就够积累出足以带着诺亚逃出这里的魔力了。

所以,只要再等等,再忍一会,再被肏一会……就可以逃掉了。

伊蕾娜稀薄的意识中,唯独这个念头一直不灭。一直维系着,让自己坚持着,侍奉着男人,与男人像机器一样交欢。但是……就在这时,赛伊佛德对手下的男人开口了。

「你们几个~~到了用药的时候了。」

「嘿嘿。你们几个,多弄点药过来。种类嘛,就按屋里平时准备的那些来,选你们喜欢的就行。」

「喔。明白,老大。那俺就要精力增强剂」

「那我来上媚药吧。我要让这骚逼爽飞天啊」

「我嘛………啊啊,想起来了。该喝魔力麻痹药了吧?」

「不对吧,不是刚喝过」

「……这你就不懂了……嘿嘿,这玩意儿喝过头的话,女的软塌塌地一抽一抽的,玩起来更够劲哦」

「嘿……老子要搞点新的,你们一会瞧我的吧」

……

当伊蕾娜注意到什么的时候似乎已经太晚了。

「……诶………等,等下!啊 ………!」

「什么………伊蕾娜………!」

赛伊佛德一声令下,手下抬进大厅一个木箱。男人们像寻宝一样在箱子里翻找出自己的宝贝,有的当场自己把精力增强剂喝了,有的则坏笑着来到被人群包围的伊蕾娜边上。

过于疲惫中连意识维持都困难的伊蕾娜,根本无从抵抗而被一个接一个地塞进嘴里魔力麻痹药、媚药、最后,甚至于麻药之类的毒品。如果是平时的伊蕾娜,完全可以用庞大的魔力抵抗。但是,魔力基本全部处于麻痹状态下,她是在一辈子前所未有、完全没有抵抗的状态下,任由毒素迅速侵蚀身体的各个角落。

药效发挥十分完美。伊蕾娜的身体,几乎很快就发热起来,而双目也失去了光彩。至于方才的伊蕾娜心中的最后一丝筹划与希望,也随着麻痹药吞没她最后一丝可以支配的魔力,麻药彻底腐蚀掉她的意志,而化为泡影。

诺亚见状凄惨地叫起来,但立刻就被赛伊佛德扇了一巴掌而住口。

「你在做什么呀………! 你,你到底要把伊蕾娜弄成什么样子………!」

「我说过的吧。我有兴趣的就只有你,诺亚。其他的女人,爱怎么样都好。

我说过的。这女的只要愿意放弃你,然后对这事发誓闭嘴不再掺和。我就放了她。但是呢,那个女的不放弃你。所以我只好用药把她灌成废人一个了。没办法,对吧?……好啦,你们几个,给我继续搞她」

「嘿嘿,安心哦。小姑娘。我们用药把你弄坏掉也会对你负责好好宠爱你的哦」

「会让你变成除了药和鸡巴啥也不在乎的变态的。嘿嘿,到时候你也会喜欢的!」

「大人说玩坏也没事啦! 怎么灌药都可以。就拿她试试药嘛。看看这种有魔力的骚女人能承受多大的剂量不好嘛?!」

「哼,诺亚,说起来你对马上当你丈夫的男人也是没有什么像样的态度啊。那个女的也玩坏了,你也该自觉一点,知道自己的身份立场了哦?」

「啊………! 啊呀………」

赛伊佛德掏出一支注射器,扎进诺亚的手臂。里面却不是对付伊蕾娜用的魔力麻痹药或者媚药。而只是安眠药。赛伊佛德的冰冷话语是诺亚耳边最后传来的声音。在诺亚意识变得稀薄之前,她最后一次试图努力望向远处,看清现在伊蕾娜的样子。

「接着! 媚药三连发!」

「嘿嘿,安眠药和兴奋剂混在一起会怎样啊?好期待呢」

「嘿嘿,她可是什么超牛逼的天才女魔法师哦?结果会很出人意料也说不定!反正那么厉害,是不可能随便死掉的嘛!想怎么试验都没问题!」

「唔额………诺………亚………」

「伊蕾………娜………」

在诺亚模糊的视野中,被男人们围着灌药、玩弄的伊蕾娜早已不再有动作,仅仅是在男人的摆弄下目光呆滞。即便如此,她最后也感觉到了诺亚的目光,努力微微侧头向她这边望过来。伊蕾娜的眼中忽然流出泪水,回光返照一般地,想要对诺亚努力地倾诉什么。

诺亚的眼睛猛地一热,映在她眼中那个最为脆弱的伊蕾娜成为了她晕阙之前记得的最后光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