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魔法师的危险爱好 IF 1

银龙:作者的if线end分很多种。许多其实不算end,只是可能发生的支线剧情,比如这一个,叫做『中意end』,其实并不影响主线剧情。

而后边还会有 『败北play end』,也就是没有真的败北,只是刻意多玩了一场败北play。

而真正无药可救,game over的败北是——

『败北end』单纯的败北了

『丧失end』不但败北,一切也都失去了

等等

……

这一篇的话,因为原文实在是过于清水,所以有2/3内容是改写或原创了。之后这样的改编在不影响主线剧情的前提下会越来越多吧。


前一篇中,过于中意乌登肉棒情况的if路线

「啊、啊啊啊恩恩恩!♥啊哈 啊、哈恩!♥ 更,更多给我!♥ 更多地干我乌登叔叔!♥」

「哈啊,哈啊! 当,当然啦伊蕾娜酱!」

已经是太阳当空的时候了。

在被草木包围,很容易被来的人看到的森林里,乌登和伊蕾娜正在激烈地进行着野合。

伊蕾娜手扶在树上,摆出撅起翘臀迎接临幸的姿势,裙子自然是撩起在腰际,内裤也扯在腿上。

上面的乳罩外衣口子全都脱落下来,即使悬空也保持着美型的巨乳赤裸地在空气中晒着,身上虽然还套着衣服,却和一丝不挂也没有任何实质区别。

而乌登则是对这伊蕾娜高高送出的桃尻,将勃起的肉棒插在美臀里,已经突入了数也数不清的次数,感受着美少女里面的无穷快感。

「啊、啊嗯!♥ 昂啊!♥ 啊嗯嗯 !♥ 再猛点,再多点干我,让我更舒服一些呀!♥ 乌登叔叔!♥」

「啊啊………! 哈啊,哈啊! 你要多爽,我就干你到多爽啊! 伊蕾娜酱!」

山中的大叔乌登裸着平时被太阳晒得有点黝黑的上身,双手有力地抓着伊蕾娜盈盈堪握、和巨乳丰臀比起来过于苗条的腰身,手的力道像钳子一样,让美少女的美穴无法逃脱,直到穴道的深处,都毫无余地地被肉棒叩击。

而伊蕾娜的回报则是在澎湃涌出的高潮之下,用肉壁紧紧地抓住乌登的肉棒,而自身极其优秀的吸力也不愧名器知名,给乌登大叔天堂般的抽差感受。

在森林中,二人就这样野合着,完全不顾任何他人可能回来的可能性,只管一味地兴奋着,舒爽着,野兽般用性器交合。

「好,好嘞………! 又要来啦! 伊蕾娜酱!接好………!」

「嗯嗯!拜托了,在里面射出来!♥ 乌登叔叔!♥ 啊啊啊啊嗯嗯嗯!!♥ 」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肉棒捅着子宫口,一边感觉着肉棒的鼓动,一边自己也不加自控地狂泻淫水高潮…………算下来,乌登今天已经是射到第五次了。光是这一回做爱就这么多次射精,但乌登竟然还有存货咕嘟嘟地注入伊蕾娜的穴里,没多久,乌登就一手擎住伊蕾娜的小腰,一手搂着伊蕾娜的下乳,继续顶弄。

「哼啊!♥ 啊哈啊啊………真是,呀啊啊 !♥ 好棒!♥」

「哈嘿………! 接下来该好好惩罚你的下流大奶子了,伊蕾娜酱!」

伊蕾娜刚想要做出反应,就被从后边搂住两只垂在半空的大奶,伊蕾娜很细微地惊呼一声,因为她原本扶在树木上的双手都悬空了,自己的全身都被胸前的大手和穴里的肉棒所支撑住……这样突然的姿势让她也是吃了一惊,但是随之而来的狂野顶弄抽插让她立刻无暇多想,只顾着高声淫叫起来。

「哼啊!♥ 咿呀啊啊啊啊啊………这是 !♥ 什么,好厉害!♥」

乌登听了得意地嘿笑一声,手上不停,而腰则强健地继续耸动。

因为乌登和伊蕾娜两人原本就有身高差,每当肉棒顶向子宫,伊蕾娜等于是被朝上顶了起来,不止是踮脚,已经是近乎于悬空的状态了。为了支持身下的尤物不倒下,乌登的粗糙大手大力地揉着两个大奶,幸而伊蕾娜的乳房也足够巨,支撑起重量也不至于有任何疼痛和挤压感。

而这样的姿势,让每一次伊蕾娜柔软的肉臀和乌登大叔的下体撞击之时,凶器都能非常彻底地顶入花心,而为了紧紧抓住『着力点』伊蕾娜的阴道也吸的格外卖力。每一次冲击,伊蕾娜的快感都增强得越多,她的脸早已是兴奋的通红,而去了也不知道几次了。

「噢啦………! 给我受着吧,噢哈………!」

「啊,啊啊啊!♥ 哼啊啊,乌登大叔,体力好强,好强啊!!♥」

「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别小瞧生活山里的男人啊!这才到哪里!!伊蕾娜酱这样骚的女人虽然我是从来都没见过,但要榨干咱,还早着呐!啊哈哈」

乌登的肉棒蠢蠢欲动,眼看着似是又要再次向伊蕾娜的身体里爆出浆液了。但是,乌登却依然不住插着,忍住未射

「伊蕾娜酱,想要吗?想要的对吧!吸的这么紧!」

「♥ 啊哈 啊、哈恩!♥ 嗯~~」

「想要被咱射……就答应做咱的妻子吧……叫咱亲爱的乌登老公……马上就射给你」

「♥…………乌登叔叔,好,好狡猾…………呜呜……咱才不是……会被叔叔绑住的女人呢…………」

「……嘿,不叫吗,不叫就不给你,会一直这样干你哦……噢啦,看看你嘴硬,还是咱的肉棒硬……」

「♥ 啊哈 啊、哈恩!♥ 嗯呀啊啊啊啊………………」

「……咱在山里呆了几十年,别的不懂,就是持久力强的很呀……」

「……嗯嗯嗯咿呜呜呜呜……不,不要啊…………」

「……还不要吗?伊蕾娜酱已经去了多少次呢?还受的了吗?嘿嘿,只要伊蕾娜酱做咱的妻子,以后,你就可以一直体会了噢!~~

噢啦!插烂你啊……等那个吉库尔抽干了伊蕾娜酱,到时候……伊蕾娜酱就是没用的东西了……那个时候,伊蕾娜酱会怎么样呢!!那个吉

库尔,有伊蕾娜酱这样的美女都不着急着上,他肯定会把你当没用的垃圾处理掉……只要你答应做了咱的妻子……嘿嘿,让咱给你戴上隶

环,咱就可以让你一直舒舒服服的,在咱的大肉棒下活下去……

「……隶环……是什…………」

「没啥啦,就是咱这边山里的习俗,娶妻的时候要戴的证明……快点!不说,可就没有高潮给你了哦,噢啦!!」

虽然伊蕾娜对突然出现的名词感到在意,但是乌登不给她一点余裕,一下加大了捅向花心的力度。然而无论伊蕾娜怎样紧紧箍住乌登的肉棒,他都不向伊蕾娜的子宫射精。

「……呜,呜呜呜……嗯,啊啊 啊」

虽然对于不知道实情的乌登来说,他的提议可以说是有一定的道理。但不经意间说漏的妻子的隶环,还是暴露了他过于着急的本性。

其实原本在这片山区中娶妻也无需什么特别的仪式,但乌登偶然想起过去传说中祖辈的男人们因为本地缺少女子而强掳其他地方的女人做奴妻会带上一辈子无法摘下的项圈,更有甚者在女子的乳头之类地方为了惩戒而戴上金属环之类……

若是在吉库尔抽干魔力之后自己这样做了,本为魔法师的伊蕾娜就再也无法逃脱,可以乖乖的做一辈子自己的妻子。而吉库尔或许也不会再对废人的伊蕾娜感兴趣……

只是,这些伊蕾娜就无从知晓了。对于她来说,只是无关痛痒的一个提议而已,而自己的身体,却是实打实的无法再忍耐

『……♥受,受不了了♥…………♥ 咿呀…………嗯呀啊啊啊♥ 我说……我说就是了,给我精液,射我,求你了……』

『说啊,说出来!!——一辈子,做乌登先生的妻子!!』

『我要做……一辈子,做乌登先生的妻子——所以,请射我……给我精液!……射在,射在伊蕾娜的里面!!亲爱的乌登先生,老公!!』

『啊哈哈哈……好的……噢啦!!给我接好啦!!』

再一次辛勤地向花心注入滚烫的精液。伊蕾娜仰起美丽的脖颈,伸直脚尖,这回是比起刚才每一次来说都更加狂乱地高潮了。

总算是射完的乌登这才气喘吁吁地拔出肉棒,伊蕾娜也坐到地上。

「啊,哼啊………♥ 好 舒服………♥ 乌登叔叔,好强……不,不行了……」

伊蕾娜靠着树瘫坐在地上,脸上还带着高潮之后的嫣红,双目迷蒙地半睁,虽然迄今为止全是安排好的戏码,在吉库尔之后盯上这位大叔也是对不同的类型男人有所期待,但这位山里的大叔乌登的体力和让自己成为妻子的欲求还是给了伊蕾娜一个惊喜。

「话说回来在野外干你,这种开放感还真厉害啊。不过果然要干的尽兴还是得回屋里,毕竟草和石头都扎得伊蕾娜酱挺疼的吧。虽然咱皮糙肉厚是没啥事哈。……恩,今天完事了就回屋里去再疼你吧……嘿嘿,咱的伊蕾娜老婆哟」

虽然对于和外表假装不同,其实全然没有失去一丝一毫魔术能力的伊蕾娜来说,别说野合了,就是在火山口做也不见得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经意间被山里的大叔体贴一下下,又是今天的第二个意外…… 虽然可能是乌登大叔自顾自地将伊蕾娜视作了妻子,但这种感觉……

明明尽可能的凌虐折辱自己才是这次play的初衷来着。但伊蕾娜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成为妻子』的play或许到也挺有趣的。

「……呜哇!?」

「回去之前倒是先联络我一声呀,乌登老哥」

正在二人谈话的时候,黑色斗篷的谜之男人——魔法师吉库尔出现了

「什么,搞啥啊。你也该适当控制下不要再这么突然出现了好不好?对心脏很不好的啊」

「嘿嘿,抱歉。只是乌登老哥每次反应都挺好玩的,就忍不住。今天也把伊蕾娜借给咱用用吧? 该征收今天的魔力了哈」

吉库尔低下头,伊蕾娜一副茫然若失的样子,还兀自沉浸在方才过量高潮的余韵中的样子。甚至对他的到来都没有反应。

「啊。也是啊。说起来已经过了一阵了来着………可以的。按你喜欢的来夺取魔力就行。方法和之前一样吧?我还是弄我的就好吧?」

「谢啦………乌登老哥!」

「恩哈啊………♥ 嗯唔 ♥ 」

乌登朝吉库尔点点头,就绕到伊蕾娜身后将她架起来。然后从身后伸手开始缓慢又有技巧的揉捏伊蕾娜的两双巨乳。他的手法这些天也是熟练多了,很轻易地就把伊蕾娜一下子玩得回到状态之中,对于伊蕾娜怎样敏感,怎样能最快地让她产生快感,他已经搞得一清二楚。

而 伊蕾娜刚刚忍不住从嘴中发出娇吟,嘴巴就忽然被塞住了。

这一次,是吉库尔从正面直接亲吻了上去,堵住了伊蕾娜的嘴巴。

「恩呼♥………恩,呜呜♥ ……」

从嘴唇到舌头都被吉库尔舔舐品尝,嘴里的每个角落都被侵略,即便如此伊蕾娜依然感到很兴奋。………………而随着她的兴奋,身体泛出青白色的光,魔力渐渐开始流入吉库尔的体内。

这意味着,伊蕾娜上次被夺去后恢复的魔力正在被吉库尔再次夺取。这样夺取魔力的行为已经进行了多次,这样一来,伊蕾娜被夺去的魔力累计就到了几乎见底的程度了——并不是。其实就算吉库尔夺走了魔力,只要进行魔堕的制造,魔力就会回到伊蕾娜身体内。说到底伊蕾娜并没有被真的夺走魔力,而只是临时让渡给了他而已。

而吉库尔多次夺取魔力之后,现在看上去对于这一套已经很熟练的样子,他甚至都能够通过嘴巴亲吻夺取魔力了,魔术的实力说不定也有提升——其实只是从伊蕾娜那里『接』变得更熟练了而已。

短时间内被夺走大量魔力让伊蕾娜有些恍惚,但实际上,要说她是只要心情愉快,其他什么都不管,哪怕是去一点魔力,这倒也不假……但更主要的是,即使真的被夺走魔力,伊蕾娜也依然从容自如。要说为什么,首先让渡出去的魔力只要想要回来就能要回来。而另一方面,即使是要不回来,一次失去的魔力量也还不到伊蕾娜总魔力量的一成,实在是算不得大事。

尽管伊蕾娜之后有着去往第四迷宫都市的委托,但是意外地中意这一次玩法的伊蕾娜,刻意设定了这样自己无法抵抗的情境,这之后的几天也一直被乌登在家中侵犯着,然后数次被吉库尔所『抽取魔力』。

……

「嘿嘿,这一次魔力也夺走了,顺便观赏了她的痴态,也算是不错」

「哈哈,咱能和伊蕾娜酱爽就比什么都好……对了,吉库尔先生啊。等你伊蕾娜酱的魔力抽干之后,能不能满足我一个请求呢……」

吉库尔抽取完魔力后,应乌登的要求,与他来到了远离伊蕾娜的树林某处。两人悄声谈话。吉库尔虽然疑惑乌登为何要专门这么做,但好奇心压倒了怀疑。果然,乌登瞒着伊蕾娜,对吉库尔紧张地提出了某个请求。

「哦?是什么,说来听听」

「把伊蕾娜酱留给我……做咱的妻子,伊蕾娜酱都已经答应了……反正她没了魔力什么都做不到,只要关起来,嘿嘿,就没法反抗我」

「……呼,呼呼,哈哈哈哈哈……真是的,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乌登大叔,意外的纯情嘛。可是这样可是不够的哦?」

「什么,不够?」

「的确,我们魔法师的魔力像水池一样是积累得来的,如果抽取干净,直到补充的魔力也彻底枯竭,那么魔法师就是废人一个。但是啊……那也只是低级的魔法师而已。像是强大的魔法师,放着不管,魔力总有完全恢复的时候……我这次倒是只需要抽取足够制作魔堕的魔力就好了,可是呢,之后要是她恢复了魔力,乌登老哥不会觉得自己有胜算吧?而我也不能放任一个魔法师可能回来追杀老子」

「那……那该怎么办啊!」

「首先,杀了……不过乌登老哥肯定不舍得把。一种是……把她的四肢打断,舌头拔掉。这样一来,即使是恢复了魔力的魔法师,锁起来也不足为惧吧,只是乌登老哥,未必中意呢………………那么,还有最后一个方法………………?」

……

另一边的伊蕾娜此刻却是神志清醒。

『……唔,和你们玩归玩,几天之后人家就要下山去第四迷宫都市-菲拉去完成委托来着。『诺亚』的委托,可是不能耽误的啊……这可怎么办好呢?明明这边也挺有趣的说。』

实际上,原本伊蕾娜这次下山之后就必须抵达第四迷宫都市去交接委托相关事宜,而这一去就是至少三星期……无论如何,就算再怎么中意乌登先生的肉棒,今天太阳下山之后也是必须要离开了。不过,回想起刚才淫叫着『成为乌登先生妻子』的话语,伊蕾娜不由地感觉下身一热……

『恩,如果勉强一点的话,这一次或许也不是不能陪你玩下去呢……嗯……唔唔。好期待……乌登大叔,之后你会做什么选择呢?……♥』

……

……

几天后,仅有一人山间小屋中,乌登正在生着闷气……

『妈的,什么魔术,吉库尔那混蛋……根本就是在骗我吧!……』

那天,吉库尔给了他三种选择之后,人便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伊蕾娜与他亲热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也无影无踪。

『什么洗脑魔术啊?根本就是骗我的对吧……呜……当时,当时就应该强行把伊蕾娜酱留下来……』

想要留住伊蕾娜只有三种方法,吉库尔说道——一种是杀死她,一种是让她成为无法行动,无法言语的残废,一种——则是施加洗脑魔术。

只需要在吸取伊蕾娜魔力后进行洗脑,伊蕾娜的浅层意识就会被彻底设定成想要的样子,比如忠贞不二地成为乌登的妻子,比如说自己不会使用魔法。这样一来,不需要让她死或残废,也可以两全其美。

『但是啊,让实际上回复了魔力的魔法师认为自己没有魔力实在是太过于违和了,万一被察觉而解开自己的洗脑,这一切就都是白搭。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保持着自己身为魔法师的认知,而全心全意地奉你为主人——对,自己在和魔堕的战斗中魔力丧失大半,并且被你所搭救,作为魔法师没有前途的自己,爱上了乌登老哥和你的肉棒,从此一心做你的妻子……这样一来,她就会在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与你在这个小屋里度过余生,剩下的事情,要怎么关住她,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

然而这样做之后的第二天,伊蕾娜人就消失了。

『……妈的,究竟为什么我会信他的鬼话啊!!』如果伊蕾娜真的把自己当作他的妻子,又怎么会不辞而别呢?!

正在乌登后悔不已的时候,咚咚咚,忽然传来了敲门声。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山腰小屋中,一年到头也是没有一个访客的。这样的情况太过于稀奇……难道说?

乌登立刻站起身着急地打开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银发巨乳的绝美少女。伊蕾娜。

她的脸上泛着春情荡漾的红晕,她低垂着眉角,柔情蜜意地看着乌登。

『啊……我回来了……乌登先生 ♥ ,我的老公大人♥……』

『伊蕾娜酱……』

乌登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前美少女魔法师——现在只是自己下半辈子都可以任意用来发泄性欲的妻子奴隶——伊蕾娜,回来了。她蒙着水雾般的双眼紧紧盯着自己,几乎是发情般的雌兽一般扑到自己的身上。

迎到屋中,巨乳美少女——美妻伊蕾娜轻轻解开前胸的纽扣,一双雪白的巨乳,竟没有乳罩的包裹而脱兔般跃出,而撩起她的黑色裙摆。下身竟是光溜溜的,连内裤也没有穿。亮晶晶的水光,显示出她思念着丈夫的肉棒,在路上就已经洪水泛滥了。

乌登脱下裤子,肉棒顶天矗立。而伊蕾娜看了他的凶器,不由地惊呼似的捂住小嘴,但眼中的柔情蜜意更甚。

然后,最显眼的一件事却是现在方才注意到的……乌登这才发现,伊蕾娜的脖子上,是一直好好地戴着一只金属颈环的——那是奴妻的证明,刻印着——乌登这个名字。

是了,是这样啊。自己为什么会忘记呢?——在那个晚上,他为她拿出了自己为妻子一直保留的颈环,焊在了脖子上,再也无法摘下。即使她身为魔法师,在那个晚上就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人生,而是选择了一生报答乌登的恩情,成为他处理性欲的奴妻了。

之后她去了城市处理完最后的事情,又回到这里,难道不是对自己死心塌地的证明吗?

乌登心底有点感动,但比起感动来说更多的是对眼前淫秽的美少女妻子的滔天兽欲,他一把就把伊蕾娜按到床上,轻易地撕开她本来就已经门户大开的外衣。然后舔了舔舌头,身下的尤物深情地望着他,前胸的巨乳随着越发急促的呼吸上下耸动,毫无疑问,她已是发情至极。

……

而伊蕾娜的心中想法,却是另一种景象

『啊……呼,好紧张,又是给吉库尔又是给你临时增加这么多种魔力干涉……真是好累人啊。还有,人家可是在第四迷宫都市,好好的用一天就处理完了三周的任务才能这么快赶回来的。所以乌登叔叔啊……接下来的几周里,你可千万可不要让我失望哦,我的 ♥ 肉~棒~老~公~♥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