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被侵犯的美少女魔法师 6-7话

6被夺去魔力的伊蕾娜

「咿呀!♡ 不要!♡唔、唔啊啊啊!!♡」

「啊哈! 啊哈!伊,伊雷娜酱!不要随便乱动啦!」

乌登操弄伊雷娜已经过去了一阵子了。

但是,到现在他的肉棒还未有衰弱的征兆,依然气势汹汹的在伊雷娜的里面进进出出。 

从正常位转到站立后背位,然后侧卧位,好几次体位的转换之后,他依然是用雄风不减的肉棒在美少女的小穴里来回冲突,揉捏着巨乳,对怀中尤物持续着性的惩罚。

「不要!不要再来了!♡ 唔、咿呀、啊啊啊!♡」

「唔哦哦哦哦哦哦………真厉害啊,伊蕾娜酱,明明我一直这么干你,小逼也一点都不带松口的!结果还是如此的紧致!这不是名器还能是什么啊!屁股也这么大,揉起来真是舒服啊……真是最棒了啊伊雷娜酱!」

现在,四肢趴伏的伊雷娜正一味地被乌登在身后抽插着享受着极乐,而紧致度丝毫未降低的素质让乌登笑得合不拢嘴,揉着她的臀部持续的用肉棒突进着。 

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但是乌登的肉棒也是射精了很多次,这样依然不见衰弱的体力也是蛮异常,被这样的肉棒持续侵犯着,伊雷娜额浮现出了完全屈服于快感的表情,狂乱地喘息不止。

「嗯啊啊啊啊! 不要!♡ 咦咦咦咦咦!!♡」少女疯狂的喊叫着,眼睛向上翻起。

「噢噢哦! 太棒了!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       狗爬式这样屈辱姿势带来屈辱的心情,被从后边不断的插入,玩弄着屁股,抚摸着后背,非常舒服的感觉让伊雷娜快感攀升,绝顶了很多次。

 每次被插的时候,丰乳肥臀都随之泛起肉体的波澜,胸部晃眼地摇晃着,青银的头发在空中挥洒着汗水和光辉,持续高潮的伊雷娜,明显已经是很难再有一点抵抗的力气。

「啊哈哈哈哈!♡ 好棒!不要!不要停♡」

「哈哈……哈哈…! 我来了噢射了噢伊雷娜! 噢啦啊!」

被不断欺辱的伊雷娜持续在快感中兴奋,而毫不收敛的乌登使劲按着身下的美少女肉体爆发出来,暂时才把肉棒拔出来一会将伊雷娜解放。

失去肉棒这个着力点的伊蕾娜倒在床上,方才注入的精液才慢慢溢出来。

「好厉害……♡ 呃啊啊啊啊啊啊…要…我还要啊啊啊啊…♡」

「噢噢噢噢噢噢噢,超有干劲啊啊啊啊,接下来!就面对面干你吧………!?」

看着被干得气息奄奄,胸和屁股都软蹋蹋的伊雷娜和溢出白浆这样过于工口的姿势,即使是才刚射,也足以让乌登想要立刻再来一炮了。

他刚想要这样就顺势直接把横倒的伊雷娜翻过来从正常位插入的时候,忽然……山中小屋的门开了,裹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径直走进来,打断了二人。

「哟,看你蛮爽的嘛,乌登老哥、」

「啥,什么人,啊……我当是谁,是你啊………」

「嗯,是老子。我想着约好的东西怎么样了就来看看……你这不是干得挺好的嘛。」

「啊,哈………♡ 嗯哈 啊啊………♡」

虽然突然打开的房门让乌登警戒地站起来张望,但是看到来者是吉库尔,他也就踏实下来,又坐倒下来了。

吉库尔应了一声,看到地上倒下的伊蕾娜之后,不由地嘲笑起来。

「哈、虽然这女人手腕虽然了得,结果也终归就是个女人罢了。赢不了快感嘛。……好了,那么,乌登老哥。你前面说过的把,接下来这个女人就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了,难道是就这样干的她变成你的性奴不成?嘛,不过,这臭娘们现在也和妓女差不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被来者鄙夷地嘲弄,但陷落于快感的伊蕾娜已经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丝毫没有愤怒的反应,只是像白痴一样呆呆不动。

「啊,嗯。知道了……来你看,是这个对吧??」

「哈哈哈哈………好棒………♡」

吉库尔一边嘲弄着能够瞬杀魔堕的强大美少女魔法师伊蕾娜不成样的姿态,一边从乌登那里要来了约好的东西。

既然已经答应吉库尔的请求,乌登也已经是上了贼船不可能忤逆她,从兜里掏出来了东西乖乖上缴。

「嘿嘿,有了这个的话我就能变得更加强大……啊,对了。既然都干到这份上了,也把这女的魔力夺了把。之后的话如果被她报仇就麻烦了」

「夺,夺走魔力……?能,能办到那种事情吗………?」

「哈哈哈,行不行,接下来你试过不就知道了吗!」

拿到伊蕾娜项链的吉库尔邪笑着发出了某个提议,然后看了看地上的伊蕾娜。不懂魔力的机理的乌登对吉库尔的发言一惊,也同时看向地上的伊蕾娜。

魔力可不是简单的能量,魔法师体内的魔力也是个人辛辛苦苦积攒出来的,但是,真的可以的话…

被两人注视的伊蕾娜,却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全身微微颤抖着一副沉溺于快感的回味之中的样子。

「啊,老子其实啊,也不是很清楚怎么知道的这个原理,反正就是知道,大概就魔法师再快感之下精神的抵抗力会减弱,所以就可以变成能够夺取魔力的状态了。反正嘛,你就使劲地干这个女的就行,然后我就可以随意对付她了。   你还硬的起来吧?加油吧您」

「原来如此……哈,嘿嘿。那我就随意啦。会干她个爽的。……那,那我就先进去了哈!」

「啊啊啊啊啊啊!咿呀啊啊啊啊!♡」女孩狂乱的叫着,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吉库尔的说明似乎显示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解这种趁虚而入夺取魔力的来由,不过反正就是知道这么回事。

夺取魔法师的魔力,就是用快感削弱精神的抵抗力。在这之后只要使用专门的魔术就可以转移魔力了。

听起来虽然是有点暧昧的方法,不过反正伊蕾娜的精神抵抗力已经趋近于零,只要操她就可以的方法,对于乌登来说也是没什么不同,就继续拔出肉棒开干了。

 再次被肉棒临幸的伊蕾娜身体再次一颤,马上,就又进入了高潮的循环。

「不!♡ 额啊啊啊啊!不行了♡ 唔!咿呀啊啊啊啊!♡」  

「哦啦哦啦………!哈,哈啊……吉库尔!这样就成了对吧!哦啦。噢噢噢! 」  

「嗯。那就可以了乌登老哥!那我就来了』

然后,就咏唱了一句什么。

即使是被稍微放置了一会,但伊蕾娜依然不需要任何热身就进入了状态,娇喘连连。

她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还剩下什么精神上的抵抗力,怎么看,乌登和吉库尔都只能认为,已经是准备好了吸收魔力的样子了。

因此在确信的前提下,吉库尔就以听不见的咒语一句吟唱,然后伸出手来。

这么一来,伊蕾娜的身体就闪烁出青白的光芒,这像是光芒的什么东西从身体中溢出,向吉库尔的手飞去。

「♡ 嗯啊啊啊啊啊………不可以!♡魔力,魔力被夺走了呀!!♡ 不行!不要啊啊啊啊啊♡」

少女颤抖着,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想要爬走,但是,匮乏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力量,最后,伊蕾娜倒在了床上,任由身上的男人榨取她身体中的魔力。

「哈……哈…! 这家伙好牛比,魔力,超不得了,来了来了!这可是极品啊!」  

  「哈啊………! 魔力也很棒的吗!我知道,奶子和小逼也棒的不行啊,伊蕾娜真是,最棒的女人啊 !」

   那青白的光,明显就是带着魔力的什么东西。 一瞬间,大量的光芒从伊蕾娜身上溢出,然后转移到吉库尔身上,伊蕾娜也随之变成一副脱力的样子。。  

   就算在快感占据心神的状态下,也能感觉到伊蕾娜的反抗之意……但是毕竟自己的阴道里里大肉棒正在抽插着,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嘿嘿………! 这样的话,就把她的魔力从根上夺取了噢!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啊哈哈………! 那样的话,我也会使劲干到极限为止」  

「啊,啊昂昂っ!♡不要不要 唔额啊啊啊啊!♡魔力被夺走了! ♡ 不行!我要不行了! 要变成无能的女人了呀! 啊,啊恩恩啊啊啊啊!♡」   

看到伊蕾娜一丁点也抵抗不了,吉库尔更加兴奋地从根源将伊蕾娜的魔力激烈地吸取。  

而伊蕾娜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从乌登身上也感觉到了更猛烈的凌虐之快感。   

在被夺去魔力这对于魔法师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时,伊蕾娜却反而只感觉到了最为狂野的快感。   

「呼 呜啊………嘿嘿,竟然搞到这么大量的魔力啊。这可是在我现在魔力的五倍以上啊……有这么大量的魔力,什么都做得到了啊   

「哈啊………哈哈,这样爽还是头一次。如果每天都能在这样爽的穴里爽,该多么快乐啊、   

「啊,啊啊………♡ 被夺走了………魔力被偷走了ぁ………啊哈,啊………♡」   

接着,这一天的闹剧以伊蕾娜被魔力吸收而吉库尔乌登都满足不已告终。   

半途中,吉库尔的魔力容量告急,只能切换到用『魔力水晶』储存,还储存了好多个,   

但被夺去魔力的本人却被快感支配了头脑,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在快感中沉溺地傻笑着。   

「那,老子就归了……噢对了,有个东西忘了。这个,乌登老哥。是约好的媚药。有这个的话,你想怎么搞都成喔……拜,如果这家伙的魔力回复了,我还会再来的」   

「啊,谢谢你啦。吉库尔先生。……那,我也该稍微休息下了。伊蕾娜酱,今天就给我暖床吧。来,该挪一挪了。   

回应着他的,只有床上颤抖着的女孩偶尔的喘气声。   

着痴笑的伊蕾娜,吉库尔又给了乌登一些放入媚药的药瓶,离开了小屋。目送他的乌登收好瓶子之后抱着伊蕾娜去床上。   

虽然伊蕾娜的身体上满是精液,但乌登也不在乎,就直接抱着属于自己的尤物直接睡去了。    

听着男人睡着的喘息声,伊蕾娜还沉浸在余韵之中……但是,突然间,她的身姿就消失了。

7伊蕾娜的本性

「嘿嘿………没想到能积累到这么多的魔力啊。这可真是大丰收」

 在乌登抱着美少女入睡的时候。吉库尔拿着从伊蕾娜那里得到的大量魔力喜不自胜。

「如果有这么多的魔力,能够做出来的魔堕,也一定会和之前的不在一个等级上。那应该不仅是一头,已经可以有余裕做好几头了。」

 要说吉库尔为何如此喜悦,那是因为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实现魔堕化个体的制造。原本,最初袭击乌登的魔堕 鹿型,就是吉库尔自己做的,迄今为止已经做了好几头,在山麓大闹过一番。

 而他进行魔堕化的理由,就是给自己增添能够使役的使魔。吉库尔自己的能力也就一般般,魔力量也比较少,要达到魔法师中的上游水准几乎不可能,只能屈居中坚层级之下的水准。

但是,吉库尔并不在意这个,因为只要用魔力水晶积累魔力,将野生动物进行魔堕化,成为顺服于自己的使魔,那么作为『魔堕的使役者』来说一样可以名扬天下。

 但是他迄今为止做出来的魔堕也就只有五名个体。而且都被魔法师……不,其实三个还都是被伊蕾娜给消灭掉了。如果这样下去,迟早要被伊蕾娜抓获。

所以吉库尔既然想要强力的魔堕个体,就干脆瞄准了追到自己眼前的伊蕾娜身上的魔力。

「嘿嘿,应该是来抓我的,结果反而被我夺走魔力,还沦落个成为大叔飞机杯的下场啊。嘛反正来都来了,就作为咱的魔力储蓄罐好好地发挥你余生的价值吧……

……是这玩意……是吧」

「BUBU! BU MOOOO——————!」

 吉库尔汇集自己储存的——以及魔力水晶里储存的伊蕾娜那边夺去的大量魔力,而他所处于的地点是山腰的某处广场,这里是被不自然地砍伐掉了周围的树木而形成的一片空地。

广场的一个角落里,有着一个像是帐篷一样的东西,吉库尔潜伏在其中。原本应该被伊蕾娜白日间的搜索发现,但因为使用了隐蔽的魔术,这片区域的一切都无法被魔力感知所发掘。

在帐篷的对面,树上锁着一头巨大的猪,锁链被紧紧地勒在身上,看上去经历着猛烈的挣扎,触目惊心。而在身边还有同样被锁住的小猪,兔子,猴子之类这个森林里抓来的动物。

「哟,现在就让你魔堕化吧。就成为我乖巧的使魔把?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BU、BU! MO————、BUMOOOOO——————………!?」

 吉库尔笑眯眯地朝小动物们笔直走过去。身体长一米长,宽度也有八尺肥的巨大野猪虽然看着也有点威慑力但是对于有着膨大魔力,心满意足的吉库尔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危险性可言。倒不如说,未经魔堕化就很强的动物,经过魔堕化之后就会成为更加合格的,强大使魔。要说越是恐怖其实越合魔法师的心意。

 心态上非常自如的吉库尔,将六只魔力水晶里储存的魔力全部一口气注入这头大猪身体里……打算将魔堕化的进程展开。

「嘿,嘿嘿嘿……!来吧,看吧!我全新使魔的诞生……哈?…………哈??什,什么……你,你是……??」

「BUMOOOO………BUMOOOOO………?」

 没有任何人捣乱的现在,一定可以造出新的使魔才对。

 这样想着注入魔力开始制作使魔的吉库尔……却突然将视线从猪,转向眼前另一边的树木。

 他以为是发生了某种混乱,魔力散佚到了边上,但定睛一看,却看到了完全意料之外的人物。

「你,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呼呼………你觉得,是为什么呐?」

 视线的尽头出现的是片刻之前还在被中年大叔所侵犯着,呀呀娇喘的伊蕾娜。

 脱下的衣服完好的穿在身上,本来的午休套衫和黑色迷你裙都漂亮地装点与美少女的娇美之躯上,全无方才的不像样。伊蕾娜纤腰倚靠在一根圆木上,笑眯眯地看着吉库尔。

「切………不知道你是怎么跑这里的,但是你已经魔力枯竭了才对……!那就乖乖的败在我手下就好!神,神马??」

「总之,我就先讨回我的魔力了哦。顺便,你的魔力我也笑纳了。啊,还有就是这位小猪先生我就放走了。……好了,大家,再见啦。这位凶巴巴的人就交给我。」

「bubu………!? BUMOOOO!」

「MO!? BUMOBUMO!」

 吉库尔看到原本不该在此地的伊蕾娜,判断她的体内应该无论如何也不会剩下多少魔力,就对她发动了攻击的魔术……但是在他之前一步,伊蕾娜已经轻轻挥动了手指。

 这样一来,吉库尔体内残存的伊蕾娜的体力一口气涌出,不,应该说,原本他自己的魔力也随之一同被带了出来,去了伊蕾娜那里。

 不仅如此,伊蕾娜还指头一转就毁掉了绑住猪和动物们的锁链。动物们解脱之后发现了自己自由了,仿佛通人性一样向伊蕾娜点头,然后逃之夭夭。

「神,神马啊啊………!? 你,你丫的为什么会冒出来啊!?你是怎么夺走我的魔力的!? 你被夺走魔力应该精神就衰弱了不可能抵抗了才对啊啊」

「啊,你说那个吗……你指在三天之前……我在你身上植入的谎言……吗?如果不是虚伪的谎言,又怎可能出现这么简单的魔力被夺去的事情呢?

那个时候,我只是故意把魔力转交给你而已。要夺取魔力的话,不仅要专用的魔道具,而且要冗长的魔术,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做到嘛。

啊,顺便一提,如果不靠那些的话,想要轻易地强制夺取魔力的话,就必须像我现在这样,用压倒性的魔力量从你身上征收魔力了呢。嘛,要以这种方法的话,魔力量的差距得是百倍以上才可能哦,也就是说,实际上就只是我个人——专用的方法呢」

吉库尔反被夺取魔力,连动物都逃之夭夭,无法收场,正是他完败陷入混乱的证明。

魔力被强制地夺走了,而伊蕾娜轻笑着,揭晓一切的谜底,嘲弄着兀自心智混乱着,即便动用全部的心智和知识也无法理解现状的吉库尔。

首先,吉库尔所知道的夺取魔力方法,是三天之前伊蕾娜对他植入的谎言。

那种极度简单的魔力夺取方法基本是不存在的。强制的夺取魔力需要百倍差距的魔力差距,因而这在一般的魔法师之间基本上无法做到。

吉库尔听了,除了抱头烦恼着、发狂以外什么也做不到。

「哈,哈………? 被植入想法? 老子会被? 神,神马时候开始的………三天前的时候的话………妈的,为什么想不起来」

「………………当然你是不可能想起来的呀。毕竟是我干的好事。所以我会解释给你听啦。

 首先呢,我来到这座山并非是昨天而是三天之前。然后,我在那一天的时候见到了你,驱除了你的一只魔堕。但是……该说是为了我个人的兴趣吗,姑且把你又放走了。噢,顺便一提,和你见面的时候的一切都让你忘掉了,也给你植入了夺取魔力的虚假方法,麻痹药、魔力扩散药都是设定,我只是给了你被设定成『麻痹药』『魔力扩散药』的清水和媚药而已。我猜你应该也是记不起来这些药品是怎么入手的吧?」

 三天前植入的。

 这种事吉库尔根本想不起来。

 回溯到前几天,没有伊蕾娜这个人的记忆,别提那个,根本就连遭遇过魔法师打过架的记忆都没有过。

 所以如果不是伊蕾娜轻巧地从树干上飘落,两手背后,在吉库尔的身边得以的打转,告诉他一切的真相,他还要被蒙在鼓里。不如说,他现在也完全是什么都没搞懂的状态。

 三天前,见到吉库尔,将他绑了,但是因为个人兴趣又放走。接着是洗脑植入想法,给了他药品。吉库尔陷入混乱,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边的伊蕾娜,不由地发问。

「兴趣,兴趣是什么鬼啊………咕喔!?喀,啊哈………」

「我可没有解释到那个份上的义务呢。那么,这一次该好好地把你制服了呢。哟~哈」

 兴趣。

 基于什么兴趣而放走他的呢。

 刚刚注意到这一点的吉库尔,就连听的权利也没有,被打昏,用伊蕾娜从收纳魔术中取出的绳索绑了。

「呼,那么,该下山啦。反正乌登大叔的记忆处理也做完了」

 让被绑住的吉库尔飘浮在空中,就像牵着一只大风筝一样,伊蕾娜就这么下山了。似乎她已经做好了记忆处理消除了乌登脑中自己的事情,也不打算特意再去告别,就这么随意地发动收纳魔术又取出了一个小瓶。

「呼呼………乌登大叔的肉棒还真是令人满意呢。而且体力那么棒,让人很是享受了一番呢。再说,乌登大叔还对我的乳和小穴穴这么喜欢,当初,用魔堕来造出那种邂逅真是妙级。 恩,那么,总之就先加入【收藏】之中吧…… 」

 在小小的瓶子里灌入的是某种粘稠的白色液体,也就是精液。

 瓶盖上写着『吉库尔』,说明里面也就是吉库尔的精液了。她盯着这一瓶,想起了当时为了和乌登巧妙地相遇,而刻意制造出魔堕袭击事件,轻松搞定了这个大叔的事情,不禁满意地自夸起来。

伊蕾娜一手拿着这只小瓶,另一手持的小瓶则被举到眼前。在已经夕阳西下,月明星稀的空中,小小的玻瓶泛着星光,美少女泛着珍爱的美目之前,她轻轻念着,『加入我的收藏了哦』

「呼呼,呼呼………!真是,存了好多呀!啊,啊啊,更多,需要更多…………更多的收集,更多地被侵犯,更多更多地舒服起来……!呼呼,嗯呼呼!♡」

 收藏。

 她轻轻念出这个词,同时发动收纳的魔术,展开了自己在收纳魔术中制作的属于自己的架子。

 虽然看起来是一般大小的一个木架,但其中放到东西却不一般,因为全都是小小的瓶子,存放的是属于某个个体的白浆。从已经收纳了相当量的精液中可以轻易看出,伊蕾娜已经从多少受害者的男性那里,回收了属于她的精液。

 这就是伊蕾娜的兴趣。

 让自己被男人侵犯,被弄得舒服不已,品味着这种感受,然后将男人的精液积累在小瓶中作为收藏。

 虽然对他人来说可能是极为特殊的兴趣,对于伊蕾娜来说,却算不上什么特别的羞耻性癖,反倒不如说,她还挺自豪的。

 她扫视着自己的储藏,将吉库尔的也好好地收入其中之后,两手在空中一挥。目光荡漾地望着夜空,『好想被侵犯,好想愉快起来啊』这样心心念念着,下山去了。

1 Commen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