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被侵犯的美少女魔法师 · 快乐日记 1-3话

aka 想被侵犯的美少女魔法师伊雷娜 · 快乐日记

银龙改译

银龙:咱一边鸽着魔女的某卷随便乱翻东西的时候,看到另一只叫伊蕾娜的魔女把我笑爆

是我错了 待我爽个几话来,一定速速翻完魔女!

名字可不是咱起的 不是咱碰瓷哦 要说咱自己写魔女之旅同人,才不敢这么大胆呢

不过这一只魔法师伊雷娜可是巨乳来着,明显不是一个人嘛!

要吐槽就找作者啦~

不过,这只伊雷娜性格也很有趣又屑就是 请享用

1- 序章

 在草木繁盛的某森林之中。

 野生动物们踩踏出的林间野道上,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拼老命地跑着。

「哈,哈………! 马的 马的! 什么鬼啊!为啥这里会有那种怪物啊啊 何!」

「噶啊啊啊啊!! 咕噶——!」

 追在中年男背后的是四足的赤红色巨怪,大概两米多高,四足看上去异样地粗壮。

 样子的话非说就是有点像鹿,嘴里吞吐着紫色的雾气,角就有一米多长,身体被紫色的光晕所包裹,似兽却又明显非兽。

 在这样的一米都不到的窄道上,它的蹄子毫无阻碍地前行着,践踏着阻碍之物,简直像是如履平地,很稳定地保持着追逐男人的速度。

「操!再这样下去的话 ………!」

「噶啊啊啊啊!! 咕噶——!」

 他被这速度匹敌汽车的怪兽追上根本就是时间问题。

 实际上,中年男人和野兽的距离已经一点一点被缩短,距离他最终逃无可逃的时间,怕是连十秒都不剩了。

 已经跑不掉了。

 就在中年男子几乎要放弃的时候。

 突然,中年男前方飞过闪耀绿色光辉的风刃,直和野兽的下颚冲突。

「咕奥!? 咕啊、啊咕噢噢………!」

「啥,啥啊!? 刚才那个是!? 发生什么了……你,你是………?」

 虽然这凶兽在突然袭来的风刃前颚部受了些许的损害,但并不像有受多大的伤害,轻轻低下头,摆出了警戒的姿势,将视线……放到了男人身前的某人身上。

 而循着那视线,中年男人也看到了一位少女,站在他和凶兽的前方。

「找到你啦,你就是村人们所言的怪物……原来如此是『魔堕evil』、『鹿型type・dear』吗。……似乎已经无法复原………那就只能驱除了。啊,那边的那位请你退下。很危险的。」

「哎,诶………哈!? 你说什么啊这位小姐………你说退下,那你怎么办………呜哇!?」

「咕啊、啊咕噢噢!」

 她的年纪约莫十六七岁。

 泛着淡淡蓝色光泽的银发舒展地披肩,双眼的上方,梳理好的前发工工整整,容姿端丽动人。

 小而别致的柔润泛着粉红的色泽,鼻子修长,而其上方秀美的弧线勾画出的双目由长长的睫毛装点,流转着石榴色般通透的光泽,赤色的双瞳让人印象深刻。

 散发着娴熟氛围的少女容姿绝美,而身体之美更是与之相称的绝品。

 纤细身形线条优美,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可以说是对于男人来说的理想体型。

 她的身上仅着无袖衫与黑色的迷你短裙。白色过膝丝袜包裹着大腿,即便如此,大面积的白皙美肌依然如福利大放送一样坦然地暴露在空气中,毫无吝啬地展露给观者。

 是的,明明是这种危机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让眼前的男人股间涌起澎湃热流的美少女,就在眼前存在着。

 而那位美少女一边冷静地紧盯着凶兽,一边要求着中年男人离开。

 美少女的要求让男人从兴奋中才刚回过神来,他正打算对少女发出疑问……少女背后的野兽已经挥动着犄角迫近过来,说的话也被截断了。

「哇啊啊啊啊!? 小,小姐你还不逃吗!?」

「啊,请你不要动。喝!」

「咕啊………!? 啊啊、噶啊啊啊啊啊啊………啊咯………」

 虽然袭来的野兽让中年男人踉跄地打算逃走,但比他更快的是美少女的速度。

 她轻轻挥手,像是从掌中放出了什么……将那东西,她带着绿色光辉的风刃,带着恐怖的气势放射出去。

 放出的风刃机敏地擦过中年男人的身边,直朝猛兽奔去吗,一瞬间就使其身首分离。

 可能是实在过于快速,猛兽原本发现某种动作刚刚想要停止行动……就已经迟了。

 带着呆然的表情(如果那算是表情的话),凶兽的头颅径直落地,一分为二的猛兽就此倒伏在地。

「接下来就是焚烧………再之后是埋葬。好了,这样就完成了呢。」

「喔,喔………好,好强」

 在地面倒伏的野兽身体上覆盖了紫色的光晕,而那紫色已经开始污染周围的草木了,看上去状况很危险。

 因此美少女的手掌朝向野兽的尸骸,放出绿色的火焰,开始了对其的焚烧。虽然被树木包围的这个地方生火是危险的行为,但绿色的火焰却丝毫没有会引燃草木的迹象,仅仅是精确地焚烧着尸骸而已……将其烧尽,直至白骨为止。

 在烧成骨头之时,美少女的手掌又转向地面。

 于是,地面开始脉动着,将骨头吞噬进其中,将其燕麦。原本两米多高的身躯,骨架也是十分的宽大,但十秒还不到就已经消失在了地底。

 剩下的犄角也被美少女的风刃摧折,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凶兽存在的痕迹,片刻之间便消失了。

 超越了理解范围的事态让中年男人呆立当场,而美少女此时才将视线转向男人。

「那么………你还好吗? 看你在被『魔堕evil』所追逐,没有哪里受伤吗?」

「噢………哎,ee……艾比璐? 那是啥玩意………对了,伤口……! 该,该死。伤了几个地方啊我到底。我的脚………」

 中年的男人在美少女闪耀着石榴色光泽的瞳孔注视之下稍显尴尬,听到询问是否受伤的关心话语,才回过神来。

 『魔堕evil』、虽然对这个没听过的单词感到困惑,但是姑且明白少女的另一句话,也就是该确认一下自己受伤的情况如何…………不知道何时,男人的右脚脚尖已经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破,渗着鲜红的血,他此时方才注意到,痛得一屁股坐在原地。

「这是………请你忍住。我现在就为你治疗哦………呼」

「哎?治疗是做什么………喔喔………是治我的伤啊………」

 注意到中年男人脚尖伤口的美少女悄然靠近到身前,单膝着地,将手覆盖在男人的脚上。某种白色的光辉产生出来,盖在男人的受伤处。

 治疗这个词刚开始还让他混乱,而美少女生成的白色光辉开始治疗男人伤口的事实,让他更为惊讶……而同时,忽然看到身侧美少女丰满的上半球的男人,瞬间身体开始僵硬起来。

「哦哦………啊………」

「好了,这也完成了………感觉如何呢?」

 近处美少女的巨乳实在是过于有视觉冲击了,那是勾人心魄,让男人难以转移视线的美巨乳。而少女脖子上挂着的小小绿色宝石项链点缀在那山谷之间,更让视线难以抵抗这美景。

 而越是去看,就越觉得看不够……那仿佛是在发出邀请『请揉揉我』一般。

 加上美少女身上散发出的甜美香气,中年男人的心中浮现出,想要将自己救命恩人的美少女当场按到,猛揉她巨乳的念头……就在这时候,完成了治疗的美少女站起身,他的妄念才不得不中断。

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一样盯着男人的美少女,让中年男人在她的双瞳之前不禁怦然心动。尽管如此还是先对她救助自己而道谢。

「啊,不是………谢谢你了啊。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了咱」

「没什么,这只是理所当然该做的事情哦。那么………」

接受了道谢的美少女仅仅只是淡淡一笑,然后似乎开始思考起了什么事情。

「恩………但是,都能来到这么深的地方了,却没有感觉到足以让这鹿『魔堕evil』化的魔力呢。看来必须对此进行更深入的调查才行。不过眼下光是下山就要花很多时间……啊,没办法了。今天就先野营吧。」

「我………说啊。既然要野营,还不如来咱家吧。咱家就住在相当近的地方。虽然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既然被你帮助我也想回礼。如果不嫌弃的话……怎,怎么样呢?」

 虽然没怎么听明白美少女低声念叨的话……但是『野营』这个词还是姑且听得懂。于是男人稍稍有些兴奋地,向美少女发出了提议。

「哎? 这不是很不错吗? 那么………就让我稍微叨扰您吧。」

「啊,好啊,没事的。那么我马上给你带路……咱,咱的名字叫做『乌登』。请多关照啦」

 要来我家吗。

 那话中半分是善意,但也有半分是冲着对近在眼前巨乳美少女产生的欲望。

 但是或许并未察觉其中的欲望,美少女坦然接受了中年男子的提议。

 中年男子努力按捺着对美少女接受自己提议的喜悦,赶紧报上自己的名号。

「是乌登先生呢。我明白。我的名字叫做伊蕾娜。请多关照了」

「啊,恩。请多关照啊,伊蕾娜酱。那,那么……是这边对吧」

 接受了中年男子乌登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美少女微笑着,也将自己『伊蕾娜』的名字报上,拜托男人带路。

 看到美少女伊蕾娜的笑容,心中那泛起紧张感的乌登,快速地行走在山间,带领她走向自己的住处。

==

译:文中同时有魔术师 魔术 魔法 多种名词

因为文中的魔术师和魔法师看起来没什么区别,为了理解不别扭,暂时将魔术师翻译成魔法师了 而魔术 保持不变。 如果将来有问题再改

2 关于『魔堕』和魔术

「这就是乌登先生的家吗。真是不错的住处呢」

「没,没什么特别的啦。就是很普通一平房。虽然灰尘有点大,请你忍一忍哈,伊蕾娜酱。

 只是跟着乌登走了十分钟左右,伊蕾娜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处林间的空地广场。广场的直径大概十米,在正中,是一栋普通的山间小屋。

 从外边看这房子的构造,首先只有一层,房间数量大概有三个,在山中的小屋中算是比较气派的了。

 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小屋模样的伊蕾娜,向乌登送上夸奖的话语。

 先不管这番话是真心还是客套,对本来自己无法企及的美少女夸奖自己的房子这件事感到稍微有点害臊,乌登赶紧打开门将少女招待进屋中。

「多有打扰。那个………」

「啊、请坐在那边。我稍微收拾一下。」

 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斧子,锯子,铁网之类的工具。而在房间里侧,房间的正中摆着自制的桌椅

 左边是料理台,边上是堆着食材的木箱子

 右侧和正面的墙上是门。

 整体看上去很杂乱,如一开始男人所说灰尘比较大,土泥也不少,比较脏。

 为此,伊雷娜一进来就开始烦恼该在何处落脚才好……注意到这一点的乌登赶紧将椅子推出来给她,并且将扫帚拿在手中。

「啊,要扫除的话就请交给我把。用我的魔法马上就能搞定哟。」

「哎? 魔法是说什么………哦哦!? 灰尘怎么自己就………!? 伊 伊雷娜酱,刚才开始我就在意的不行,那个到底是……什么啊!?刚才那个怪物,你碰也没碰就打倒了……啊,说到底那个怪物才是什么啊!那可是我活了四十年才头一次见啊! 」

 伊雷娜都没有理会递给她的椅子,自己话未落,就已经伸出手掌放出水球和风的团块,让它们掠过乌登身边开始清扫屋子里的脏东西了,而对于屋子里摆件却丝毫没有碰到。乌登拿着扫帚对此只能瞠目结舌,不由向伊雷娜询问。

「哎? 啊,这是叫做魔力的能量。统称【魔术】。而那只怪物,那则是让自己的身躯容纳了超出界限的魔力,于是理性时空,陷入暴走状态的东西,通称【魔堕evil】呢

 ………区区这种事,你……没听过是吗?」

「啊,魔术是吗………还有e v i l? 啊,……要是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好像在哪听过……那个,不过咱毕竟是在山里住的,也不怎么了解………」

 打倒那只怪物,将之火葬的手法。

 现在正在做的水球和风的精确扫除。

 还有最开始怪物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都是乌登四十年人生中头次见识的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让他在意到不行。

 所以,乌登不能不兴趣盎然地问眼前的少女……而叫伊雷娜的少女对他的询问,也毫无顾忌地回答了。

 她现在所作的是用魔力的能量发动的魔术。

 那怪物身上发生的是魔力造成的暴走,于是成为【魔堕evil】这种东西。

 伊雷娜虽然是简单地说明……但是对于山里长大的吾等来说,想要理解也并非易事………………

「………呼呼,既然来了,干脆给你好好讲讲吧。太阳都要下山了……啊,晚饭该怎么办呢?干粮的话,我倒是身边常备着一些就是………」

「啊,那个啊。机会难得,就让我好好听听吧。……啊,关于吃的东西,请你别在意。都由咱准备就好。总之,就先吃晚饭吧。在那之后再做说明也可以。」

 看着一副啥也没懂样子的乌登,伊雷娜不由地掩嘴轻笑。被伊雷娜的笑容所俘虏的乌登,拜托伊雷娜之后做说明,然后走向料理台去准备晚饭了

「原,原来如此……啊,其实不是太懂,但是又好像懂了啥……?」

「呼呼,本来也不是一两天可能搞懂的啦。就算只是听听也好哦」

 那是在二人吃完山菜和肉做的汤之后。

 虽然伊雷娜将关于魔术和魔堕化逐一解释……但乌登对于那些大概就是理解了一成的样子,样子也显得很奇怪。

 因为迄今为止等于是零知识,所以没法一口气理解这些知识也不是不能理解。

 伊雷娜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没显得生气,只是微微笑着,将自己摆在桌子上的小册子重新收好。

「呼姆………嗯?等一下,伊雷娜。关于『魔堕』化的事情,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是什么呢?」

 乌登欣赏着正在收着册子的伊雷娜所展现出的美丽侧颜,他忽然注意到什么,向她投出一个问题。

「『魔堕』化需要大量的魔力才行对吧は?那样的话那个怪物……怪鹿为什么会『魔堕』化? 要是这山能产生魔力还是什么东西的话,迄今为止肯定发生过什么才对吧」

「啊,你是说那件事吗………虽然我现在没法断言什么,但我能想到的可能性有三种。

 第一种是,这座山中的某处,出现了什么新的魔力蓄积源。

 第二种,它是从别的地方到来这里的。

 第三种,是有坏的魔法师故意**造成了『魔堕』化………这样子呢」

 二人所讨论的是究竟因为什么才造成了『魔堕』化。

 根据方才伊雷娜的说明,『魔堕』化是需要大量的魔力沐浴其上,经过长时间的魔力积蓄才能发生的现象。

 而沐浴着大量魔力这一因素,听说基本上是在地底下或者海里,被称为魔力池的特殊地方才会发生………………在这座山里『魔堕』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座山要是有魔力池这种东西,早就被发现过才对。

 乌登无法理解这一点,因此才有次尖锐一问。而伊雷娜也理性地思考着,列出了自己认为的理由。

故意的………? 那种事能做到吗………!?」

「是的。虽然是被禁止的,但方法确实存在。只不过,因为有着各种各样的难关,所以也可以认为不存在这样的魔法师哦。………哎呀。也是该休息的时候了。我有自己带的寝具和毯子。所以还请你告诉我该去哪里………」

 本打算再对乌登补充说明一些东西,但也该是休息的时候了,伊雷娜表示。

「啊,嗯。也是啊。那样的话……就去那边的房间吧。虽然一直是储物用的,但也宽敞到足够睡觉了。我就在这边的房间睡。晚安啊。」

 乌登说完就钻进了右边的房门。

 他内心深处其实是想和伊雷娜继续聊天的,甚至说更想和她进同一个被窝……但是,想着这些事情,他也同样从对话中知道伊雷娜是位非常有本事的魔法师,所以自己也绝不能胡来,在自己难以按捺之前,还是先进屋了。

「啊,好的我明白了。晚安………………」

 似乎是没注意到乌登的性奋,伊雷娜困惑地目送麻溜地消失的乌登,轻声念叨了句晚安,就按照乌登所言,去了正面的一扇门,那边早已被当初水球和风所扫除过,接下来就从虚空……收纳魔术中掏出准备好的寝具和毯子,去睡觉了。

3 用药品款待伊蕾娜的乌登

「那我就走了哦。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请吹我刚才给你的笛子。我会立刻回到你身边来。」

「啊,嗯………知道了。慢走啊」

 现在是第二天。

 吃完简单的早饭后,伊雷娜为了继续昨日的调查而离开山中小屋。

 乌登在后边目送伊雷娜的背影感觉很是可惜,转头看着手中握着的木笛。

 那是今天早上伊雷娜交给乌登的简单魔道具,效果是一吹伊雷娜就会收到暗号而来到这边。

 那是以防万一有昨天那样的『魔堕』袭来的时刻而使用的物品。

 虽然吹三次就会失效,但是如果只是为了今天一天防范魔堕而使用的话就毫无问题。

 虽然伊雷娜是为了这种原因才交给他使用的……但是乌登还是显得很遗憾。

「如果今天就找到魔堕的原因的话,伊雷娜酱……那孩子今天就不会回来了………」

 这是过于让人遗憾的理由。就因为这理由,不得不和伊雷娜道别。

 虽然仅仅是一起相处了半日不到,但乌登已经对伊雷娜开始抱有好感……甚至于,想要做,有着这样的情欲了。

 因为在山里住太久,平日里都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女人,而伊雷娜比起凡俗女子来说过于美丽,又泛着情色的气氛的身体,一下就勾走了乌登的魂。

 和伊雷娜分别之后,他就扎进了山里头。陷阱的检查和采摘山菜的日常作业,乌登消沉地连这样平日的日常作业都没心情干,完全是失魂落魄的状态。

「啊,至少也想上她一次啊………不,理想来说其实是希望她能从此就住在这家中…………究竟还是……白日做梦吗」

 乌登在自己熟悉的野兽道上疾行着,将看到的山菜全都摘到背上的筐里,或者直接扔掉。而一边,不由将自己心底的欲望念出口边。

 那就是想和伊雷娜来一炮的愿望。在那之上甚至还想让她住下来,换句话说就是让她做自己的「妻子」

 虽然乌登有着这么强烈的好感,但是从昨天听到的话里可知,伊雷娜是会出入许多不同城市和场所的旅人,立场上来说不可能一直住在这种地方。

 但是,即便如此乌登想要和伊雷娜一起踏上旅程,自己一辈子关于大山的知识想要对伊雷娜派上什么用场怕是很难。

 也就是说,乌登让伊雷娜做自己妻子就是痴心妄想。

「你很烦恼吗? 乌登先生啊」

「啥………!? 你丫的是谁!? 从哪儿冒出来的!?」

 正在乌登对伊雷娜的事情将要放弃的当口。

 突然,乌登眼前出现了身着黑色斗篷的谜之人物。还和他说起话来。

 虽然因为黑色兜帽深深遮住了脸不见其长相,但从体格声音可以容易地看出是个男人…………即便如此他十分可疑是毫无疑问,乌登吓得打算立刻吹响伊雷娜给他的笛子。

「哎呀,要做那种事的话,还是饶了我吧………哎哟,搞定。啊,这东西我就暂且收走了。」

「咕………什么………身体,动不了………」

 男人看到乌登的动作,手掌放出则色的光辉,眼疾手快地将他制止。

 而这时,乌登的身体宛如石像,完全彻底动不了了。确认没问题后,男人满足地微微点点头,将乌登的笛子从手里拔出来。

「那么,我们的乌登先生啊。我没有加害于你的意思。倒不如说我是来实现你愿望的才对。」

「什………你说,什么………你丫的是,什么人………」

 男人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笛子一边跟乌登攀谈起来。

 虽然实现愿望这个词里似乎能透什么善意,但说出这话的人是在过于的可疑,对于他来说,乌登心里不能不拉响警报。

 所以即使身体动不了,他还是厉声质问来者何人。

「老子嘛?老子叫做『吉库尔』。就只是个魔法师罢了。……我说,乌等先生啊。你是想上那个伊蕾娜的女人,让她做你的恋人对吧?老子可是清楚的很呀。帮你实现那个愿望也不是不行叻。但是呢,代价……你也得付啊」

「………你说什………你打算做、做什么啊………」

 那男人并不摘下兜帽。仅仅报上吉库尔的名字。

 虽然是很可疑的自我介绍方式。但是自称吉库尔的男人所说的话,却勾起了乌登的兴趣。

 那就是和上伊蕾娜,并且成为恋人的愿望可以实现。

 即使实现愿望这句话无法动摇他,能对伊蕾娜做什么却足够引起他的兴趣。

 所以他也无法无视这样的话语,不得不向对方询问,究竟要付出什么。

「没啥啦。不是啥大事。就只是把那女人脖子上挂的项链抢来而已。那个应该是辅助魔术发动,加强效果的魔道具。作为魔法师来说,谁都想要那个」

「把项链抢走………?但是我要这么做的话一定会被反抗……………她可是有秒杀那个怪物,那个『魔堕』的力量啊………」

 该如何是好,只需要夺走项链。   辅助魔术效果的魔道具。

确实那是魔法师会想要的东西。

 但抢那东西等于是挑战伊蕾娜本人。

 虽然光是肉体上可以赢,但伊蕾娜几乎是转瞬之间就能用出来魔法。乌登觉得是没法子做到的。

「用这个……玩意就好。这个东西的效果,是可以让魔力扩散,同时让身体麻痹。那家伙光是今天是绝不可能完成调查的,所以你就安心让她晚上吃掉就行。顺便,这东西无色无味,效果会延缓发挥,很难发现的哦」

「用那个的话……就可以把伊蕾娜酱给………」

 吉库尔听罢,马上将手伸进斗篷里拿出两只小瓶。一只里是紫色,另一只是黄色的液体。

 吉库尔一边展示这两只瓶子一边说明了两种效果。

 乌登的脑中不由浮现出伊蕾娜全裸的模样,而此时男人又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瓶。

「再加上这个………也给你哦。这个的效果是发情,换言之就是媚药。用这个的话女人就服服帖帖了。但是,这东西是味道很明显的,没法下在饭里。在你干之前让她喝……那么,咋样?干还是不干?」

「连媚药都………!? ………啊,啊啊。我知道了………抢来项链就行,对吧………干,我干就是了」

 乌登喉咙里不由产生下咽的声音……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拿走了三个小瓶子,接受了抢夺项链的委托。

「那就拜托您叻。明天早晨,我还回来,那个时候把项链给我。如果你给我的话,再额外送你媚药作为谢礼……加油啊」

「嗯………我知道了。做来给你看看………伊蕾娜酱………嘿,嘿嘿」

 看到乌登沦陷,吉库尔高兴地摇头晃脑,说着明天再来,就消失掉了。

 乌登盯着手里紧握着的三个瓶子,对伊蕾娜的性欲蓬勃高涨起来。

 接着, 距离乌登和吉库尔遭遇之后又过了一会,在暮色低沉的时刻。山中小屋之前削着木头的乌登面前,伊雷娜的身影出现了。

「对不起,乌登先生……那个,今天可以也叨扰您家吗?我在山里转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和『魔堕』化有关的场所……所以,那个,这里是我回来之前采集的山菜。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噢、完全没关系的……嗯,既然这样的话,天色已经开始暗了。我们吃饭吧。伊雷娜酱走了一天一定累了吧。食物咱准备,你休息就好。山菜我也会用上的。」

 看样子有点累的伊雷娜看到乌登之后立刻把手里拿着的山菜递给她并且很抱歉地问他能否今天也住下。

 虽说事前吉库尔已经告诉乌登会这样,但乌登还是半信半疑,知道伊雷娜今天真的来求宿,他才欢欣雀跃。

 但是,这里可绝不能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他强行摆出冷静的模样同意了请求,顺便接过菜。

「非常感谢………! 那我就………那个,稍微清洗一下身体。因为走了一整天,稍微有点出汗………」

「哎呀………嗯,这样啊。你慢慢洗就好。我这边会好好准备饭的………」

 伊雷娜听说可以住下很高兴地笑了,接着脸上微微浮现出红晕,手放在胸前,不好意思地说着自己要洗净身体的事情。

 出了汗。

 正如字面意思,比起早晨的香味,伊雷娜此时的身体散发的是别种的气味……确实是那是在山里头走了一天的状态。

 即便如此,看她那衣服露出的身体肌肤,以及明晃晃的手脚、头发,丝毫不乱,也没有沾上任何污渍…………说是要『洗净身体』又把手摆在丰满的胸前的动作格外让乌登在意。

「那我就先去了。我就期待您如昨天那样美味的餐食吧」

「交给咱了。会给你准备让身体舒舒服・・・・啊不美味的一顿饭的」

 也不知道伊蕾娜是否注意到了乌登正在兴头上,她为了洗浴而走进了小屋后某处。

 恩,她的方向应该是山中的河流吧,乌登想着,拿走伊蕾娜交给他的菜,一边确认着吉库尔给他的药,开始了对晚饭的准备工作。

「多谢款待,乌登先生。非常的好吃」

「不用谢啦。伊蕾娜酱」

 夕阳西下。在窗外的月光照射进入屋中的角落的时刻,屋子里被暖暖的吊灯光线所支配,伊蕾娜和乌登的晚饭吃完了。

 今天的菜单是伊蕾娜采摘的山菜和本地村庄里得到的鸡蛋和烧兔肉。再加上,伊蕾娜的那边放进了吉库尔的魔力扩散身体麻痹药。

 不知道伊蕾娜是不是完全没注意到加入的药,仅仅是表达了对饭菜忠实的感想,然后收拾掉餐具后,就再次坐下,美丽的容颜认真地朝向这家的主人。、

「今天非常感谢您让我留宿。乌登先生。明天,我一定会找出『魔堕』化的原因的,所以……」

「哈哈,不需要在意这种事伊蕾娜将。比起我一个人住,有女孩子一起更让人愉快啊,再多住一阵子也没关系的哈………」

 伊蕾娜向眼前的人为留宿而致谢。那是因为,她对于今天没能找到魔堕化的原因而对自己自责,对于麻烦乌登先生而后悔……应该是这样吧。

 但是对于乌登来说伊蕾娜留宿才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魔堕化的原因晓不晓得根本就不是多大事。

 既然如此明日复明日,住多少天都不嫌多……不如说请务必住下。乌登心里只是这么想的而已。

「您这么说我很高兴……的……说……哎,怎么………?」

「哎哟? 没事吧?伊蕾娜酱?怎么了?」

 伊蕾娜刚要浮现出对乌登话的释然之情……然后忽然,表情就凝固了……然后径直趴倒下来。

 对突然摊开手倒下的伊蕾娜,乌登马上伸手扶住,然后装模作样地询问怎么回事。

「啊、哈………是、身体动不了………唔,现在,用魔术治疗………啊、哎呀………?」

「身体动不了吗。而且是魔术也用不了的状态………」

伊蕾娜不仅身体动不了,而且想要进行的魔术治疗也半途停止了。

 就算身体可能偶然不能动弹,现在连魔术都是用不了……这样的失误发生的可能性,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的吧。

 乌登思考这些问题的心情,完全映照在了表情上,他确认了两种药效确实发挥之后,将自己另一只空着的手,缓慢地伸向伊蕾娜。

「伊蕾娜酱………首先,这个我就拿走了哦」

「诶………还,请还给我………!那个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

 乌登手伸向的是伊蕾娜的胸口。

 他强忍想要就此直接揉上丰满胸脯的心情,按照和吉库尔的约定,首先把挂在伊蕾娜脖子上的项链强行摘了下来。

 伊蕾娜因为突然被夺去项链,表情立刻焦急起来

 但是,乌登没有丝毫的理由要还给她。

 既然已经约好了将项链交给吉库尔,乌登就径直取走项链,果断拒绝伊蕾娜,塞进了口袋。

接着,双手仿佛支撑着伊蕾娜欲倒的身体,向她突然地告白了。

「哎,那可不行啊。因为我不能不交给渴求这东西的某人啊……先不说那个,伊蕾娜酱。昨天才见你,我就对你已经一见钟情了……就这样做我的妻子吧?」

「在,说什么呀………………、嫁给你,才没这种……空闲啊………………对不起………所以,还给我项链吧………要是没有那个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伊蕾娜对突然的告白显得完全混乱起来,自然也完全没有接受的可能,只是一味要求将项链返还。

「不,伊蕾娜酱会嫁给我的。我会教你嫁给我的……哈,哈哈。为了让伊蕾娜喜欢上我,会让你好好地舒服起来的哈………」

「啊,hi呀………!?你在做什么………!?啊,不要、不要啊………啊、呀………」

 但是,伊蕾娜的话语早已无法传进乌登的心中。

 可能是一直支撑着伊蕾娜娇柔的身体而无法忍受,乌登起身将伊蕾娜的身体小心地放在了地板上,然后伸出双手,开始蹂躏她的胸部。

 他突然的行为让伊蕾娜面红耳赤,虽然不断叫着助手,但麻痹的身体无法动弹,魔力扩散药又禁止了魔术的使用,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于是,伊蕾娜就这样以这洋溢着工口气氛的身躯,毫无防备地面对着乌登滔天的兽欲,任由其开始表演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