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银邪龙的修行

(亦作:恶神的修行)同时发布于matters 如有疑惑 在此声明。

恶之国的修行者

被称为恶之国的国家,迎来了一位奇怪的来客。
那是一位以神秘的黑绸连身裙装扮的美丽少女,不同寻常的气质伴随着奇怪的能力,没有一名守卫能阻止她走进王宫。
恶之国的国王面见了少女。
「我是这世上掌管着邪恶的神明,人心之邪念化成的力量皆由我掌管,也就是说,我是你们人类所称的邪神。」少女对国王说道。

「远近各国都叫你这国家为恶之国,你也一定是位邪恶之人吧。向我展示你邪恶的手段吧,我就赏赐你与你的邪恶相衬的强大力量!」
那国王却生气地回答,什么邪恶之国?真是莫名其妙!我们是祥和富强之国,不要听信敌国蛮夷的污蔑!
邪神的少女仔细端详,那国王生的慈眉善目,平平无奇。是不是坏人她也无从判断,因为她只是名邪神见习。
于是会面无果而终,国王冷淡地招待少女,暂住城里。
邪神少女并未欺骗国王,她连接着人类负面情绪造就能量之源,是名副其实的恶神,但因为她是位见习邪神,并不明白邪恶究竟是什么形状。出来旅行,也是为了理解什么是真正的邪恶。

第二天邪神少女一个人出门逛街,来到一个小巷口,被深处一道痴狂的目光锁住了。
少女走进那小巷子里,看到了一位凄惨的流浪汉。那是中年的衣衫褴褛男人,枯瘦如柴,双脚多处溃。全身唯一闪烁着生命之光的,就是直勾勾看着少女的双眼。
流浪汉慢慢地朝她爬过去。而少女好奇地停住不动,仅仅歪头观察着他。
凄惨的男人在地上摩擦着,总算到了少女的脚边。他脏兮兮的手抓住了她的脚,然后抬起头看着少女,口中嗬嗬呼吸,目光痴狂的可怕。但是少女却纹丝不动,她只想知道流浪汉想要做什么。
流浪汉死死盯着少女的脸,他的手爬上少女白皙的纤足,留下污秽,而手上的力气大得完全不像奄奄一息的乞丐,大的吓人。
他想要攻击我吗?少女思考着,这是否就是邪恶之人呢?
但是流浪汉接下来却停住了。
『丽塔……』流浪汉的口中吐出呓语。
『不,你……你不是丽塔,如果丽塔没有.……她现在应该就是像你这样大,这样的可爱.……』
少女十分困惑。
但是,流浪汉却忽然低下头,嚎哭起来。他狠狠地用手捶着地,直到黑红的血液染红地面和手臂。
他像是一下子回想起来一生的悲切一般,把少女晾在了一边。
少女迷惑不解。但是在这时,她却从男人的身体中感受到了很强烈的,负面的,憎恶的气息。
正是人的这种感情,这样的气息,制造出邪恶的能量。这一定与邪恶紧密相关,毫无疑问。
于是少女开口了。
『我是恶之根源,是邪神。如果你有着强大的执念与恶意,使用我的力量,就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你的脚步。』
……流浪汉闻言恍惚地抬起头。『真的吗。』
少女点头。
『…即使是骑士,公爵,国王,都不能挡住我吗?』
少女点头。
于是流浪汉笑了。
无形中,少女和流浪汉构成了契约,然后少女感受到了一股悠远的憎恨,和刻入骨髓的恶意。

接着,一股黑气瞬间包裹了流浪汉的四肢。
按照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的愿望,黑气替代了男人千里跋涉磨坏的双脚,在地上爬行损伤的手臂。男人起身,健步如飞,他的身躯充满邪能,此刻,他无人可档。
流浪汉抛下少女,冲向了广场,然后冲向了王公贵族云集的城堡。市民惊恐的逃跑,士兵被男人轻易的打飞。少女总算跟上他时,他已经冲进了王家的城池。他喊出了一个少女没有听说过的贵族的名字。
『公爵呢,他在哪儿!!!』
男人狂乱地在城堡中冲着,留下被破坏的断壁残垣,皇家的舞会被中断,侍者互相踩踏,贵妇们拖着破烂的裙子狼狈地逃窜。
只是片刻,男人就让整个王城翻了天。
终于,他像是有些疲惫,彷徨地站在正门。
而此时,国王也出来了,他远远站在塔楼上。下方,国王的御林军和魔法师们严阵以待。
『让那个公爵滚出来!我追了他两年,从南方一直到北方,腿被打断,什么都没有了,才到这里…终于让我追上他了。叫他出来,让我和他做个了断,不然我就杀了你们所有人!』
国王冷冷的回答从高处传来。
『你说的那位可敬的绅士早就离开王都了。你是无法得逞的,可憎的凶徒。你想要的什么都无法实现。立刻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男人受到了打击,他难以置信地摇着头,摇着头。
终于,他失去了刚才为止片刻的镇静,凄惨地笑了起来。
他最后看了旁观的少女一眼,然后转过头去,开始了杀戮。即使身体早已残破,被黑气缠绕的不详战士依然强大的无可匹敌。
国王的军队和男人开始了殊死的战斗。一个时辰过后,王城的门面被鲜血和残肢涂满,王家的军队几乎死伤殆尽。可怕的男人才终于死去了。
他的身体被一直使用到极限,到再也无法连接成完整的一片,再也无法承受强大的黑气才停下来。即便到了最后,他残破的身体也是站立着死去的。
而在这恐怖的一天的末尾,确认一切结束之后,国王脸色苍白地靠在墙上,才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伟大的恶神啊,您看到了吗,这就是邪恶的样貌啊,您想要的全都在刚才发生了,这下您可以满意了吧?』
但少女皱了皱眉。『不,不完全。』
『虽然能够猜测到一些,但我还不是很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难道你就不打算弄清楚吗?』
国王面无表情地嗤笑了。『可笑!邪恶就是邪恶。在我们这样正义的国家,从来不会倾听恶徒的言语,不会理解他们在想什么。
『看看这些无辜的牺牲者吧,如果这不算邪恶,什么是邪恶呢?看看他们流的血吧,哪位体面人会忍心问个为什么呢?』
『但是那个男人……』
『哦哦……天啊。不要再提那个名字了,看看这些死去的好人们吧,这不是对他们的亵渎吗?』
『 …… 』
『您满意了吗,如果满意了,就请离开吧。哎,我还要赶紧清洗这充满血腥气的城墙和地板。那可是我特意让从从南方拉来的珍稀白玉石啊,可不要被这些脏东西毁了。真是何等可怕的一天啊……』
国王忧愁地叹着气,走开了。

结果,少女没能找到她寻找的恶,却莫名地死去了许多的人。
尸体散发出幽怨的哀鸣,在虚空中盘旋,再度归于她的力量之中。但是那因果却尚未可知。
在这王国,少女感到百无聊赖。她失去了兴趣。于是决定了离开,踏上下一段修习恶的旅程。
少女轻轻叹了口气。她在城中走着。在断臂与尸块之间,黑雾般的气体形成的皮鞋极致小巧,血浆与灰尘不染。
少女捡起一只头颅,看着血肉模糊的男人最后的表情。他的单眼放射出空虚的目光遥望着无尽的远方。
其实,他的恶实在是不足一提。若是有着足够强的执念,原本,这一座王城又怎能挡住自己赐予的邪能。
但若非如此,男人又是为何而战斗呢。

这是恶之国里居住的善良国王,与一位无名男人的故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