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魔巫女不知火奈津美:未曾料想的结局

银龙的万华镜

银龙的万华镜——抛弃剧情和前戏直入正题的小短文系列。充满了没有前因后果的脑洞和私货。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8942599

Case.1 退魔巫女不知火奈津美:未曾料想的结局

1 天才的退魔巫女

某一个内陆城市幽森的凶宅中。无数凄厉的鬼嚎在空中环绕,大妖物正在作祟。

泛着红光的多重圆弧与符文在地面闪烁着强烈的光芒,其正中,一位穿着红白相间的巫女服的少女正紧闭着双眼,念念有词。

少女既是本地的巫女退也是退魔师,那就是少女的名字——不知火奈津美。历史悠久的不知火家族一支中,出生于本代数一数二的天才退魔师。

退魔师巫女——奈津美的脸色非常奇异,尽管泛着不自然的红潮,她的眼中依然是坚定自若的光芒。

眼下,退魔师巫女的她似乎在执行着某种仪式。

奈津美的巫女服红白相间,简练却又凛然,上边特异的金色纹路代表了少女的上级退魔师身份,甚是醒目好看。但是不知是在作战中破损还是原本便是如此样式,腰身的肌肤和大腿的一部分暴露着,而胸口的仅有的缠胸带也无法好好的托住少女浑圆的两个半圆。

『唔——』

随着巫女少女突然的低声轻呼,她的身体漂浮于空中,似乎是被无情的什么东西所擒住了。奈津美用力挣扎,可以看到,缠绕着退魔师身体的四周仿佛烟雾缭绕,仿佛是半透明的什么东西纠缠着巫女少女的身体。那东西如同烂醉的巨汉一样紧紧的抱住少女的胴体,而烟雾般的恶魔的手则似乎是在少女的身体上乱摸,让少女的巫女服更加凌乱。

奈津美尽管面色绯红,却并不慌张。因为她是不知火家天才的退魔师,眼下的一切都尽在她的预计之中。

『神气,现装!』少女的巫女服上流过金色的闪光。

『邪魔,揭露你的目的,暴露你的怨念!以此神符,消弭无形!』

少女的手轻轻在身前的空气中凭空画出符咒,巨大的能量缠绕住少女和少女身上附着的邪魔,但是,邪魔更加地凶暴了。

『嗷啊啊啊啊啊啊嘿嘿哈哈哈哈』邪魔双手更加狂暴的蹂躏着奈津美的身体,她的衣服之下某种隆起之物到处乱窜着,让巫女服不成样子地一大半都从少女的身上褪下来,奈津美的上身除了裹胸布之外已经是雪白的躯体完全袒露在了空气中,而巫女裙之下,忽然也有什么东西突破了少女紧紧闭拢的双腿,深入了她的两腿之间私密的狭缝,然后——

『唔咦——』少女忍不住低声叫出来,眼神微微一动,但是却并不慌张。

『唔咿哈哈哈哈哈,退魔师小姐的雌穴,吾就收下啦唔哈哈哈哈哈!!!』邪魔怪声怪气地啸叫着

『奈津美!』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一旁急切地响起。那是一名同样换装了长长的神官袍的少年,看上去和少女年龄相若,又或者还稍稍比少女小一点。

『不要紧!秋人君。就和上次一样,你只管维护好大阵,不要让破坏波及到房间之外就好』

少年听了,咽了口吐沫点点头,然后举起双手,开始继续吟唱方才就在吟唱的咒语。尽管房间内空气狂乱地旋转着,门早已被吹飞不见,但是无形的什么依然笼罩着整个古宅的,让这间房间里正在发生的骇人听闻的邪魔作祟不至于将整个屋子破坏殆尽。

另一边,退魔师少女的身体还在空中不自然地漂浮着,她半裸的身体随着邪魔的套弄在空中一上一下的运动着,手和脚都被邪魔半透明的魔体牢牢地抓住,而身体变成了邪魔发泄庞大的邪欲的工具。

『呼…..』

『唔…..』

尽管少女只是发出低低的喘息声,但邪魔却亢奋地大声嘲讽起来。

『怎么样!得意洋洋的退魔师小妞,还不是要在老夫的巨茎下求饶!咿哈哈哈哈哈!像你们这样的处女小妞,终归是没有一个胜的过老夫的大魔棒,几百年来,老夫像你们这样的小雌穴不知道收服了多少个,哈哈哈哈——呃,等等——』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你这个老朽的邪魔?』

『小妞,竟然不是雏儿!』

『那是……自然』奈津美绯红的脸一笑。

『巫女需要保持处子,但我们始终独辟蹊径的不知火一族的退魔巫女却不拘小节,倒不如说,失去处女身的少女,才更能发挥这【神穴】的威力呢——好好地在不知火的秘仪中升天吧,你这老朽的邪魔——』

虽然邪魔的抽插不断猛烈,让少女的黑发和丰乳在空中上下翻腾,被汗水沾湿的黑色的长发的发辫也散乱开来,发丝淫荡地在空中飘舞着,甚至于站在一旁的少年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的欲念,裤裆里的东西都硬了起来。但是,少女不但没有被邪魔触动分毫,反而是在用她的身体,牢牢地掌控住了邪魔。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怎么会——』

邪魔越是抽插,身体就越是闪烁起金色的流光,那与退魔师巫女巫女服上身上的纹路极为相似,而少女此刻的眼瞳和下身都放出金色的符咒之光。

『——你以为在享用身下少女的雌穴,实际却是在我不知火家族巫女的神穴中丧失了全部的邪力,你已经没有作恶的能力了,乖乖解放你最后的魂魄,升天去罢!』

『不,不可能啊啊啊啊啊啊啊』

邪魔努力作出最后的挣扎,他从少女的身体中撕裂开来,余下的半透明躯体挣扎着,想要殴打少女和少年,又想要在结界中左冲右突打破屏障,但是——

『急急如律令——炎刀——破!!』

只见金瞳的退魔师少女手中凭空召唤出一柄修长而美丽的火焰刀,一道烈焰的痕迹撕裂空气,垂死挣扎的邪魔的灵体,被干脆利落地斩破。邪恶的气息,瞬间就被神圣的火焰从空中蒸腾干净。

那就是当代最强大的退魔师之一——不知火奈津美的实力。

『归于尘埃吧』

潇洒的巫女落在了地上,一头黑长发披肩,仅仅只有半边巫女裙还在身上,几乎是赤裸的奈津美站在原地。少年这才从身后接近少女。他发现少女的秀美裸肩还微微地上下耸动着,像是还在为刚才的战斗而喘息。但是,他不知道少女此刻是什么表情。刚刚在自己的爱人面前被邪魔插入自己的阴道,却不但没有被性欲掌控,反而完美潇洒地击败了邪魔的少女。她此刻会是什么表情呢。他猜想着。

然后少女回头了。

——那是,一如既往的她。那从容若定的表情,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奈津美。

却又脸色绯红带着些许魅惑,些许宠溺地对自己微笑着。

『——秋人君』

『没,没事吧』

『嗯。倒是秋人君,又如何呢?第二次参观我的退魔仪式,是不是硬到受不了了呢』

『没……才没有。只,只是担心你会受不了,那样的东西而已——』

『噗哧——』奈津美笑了『怎么会呢。区区那样的灵体,说只算得上是神穴的小小祭品也不为过。再说——』

『——?』

『——再说,那怎么比得上我最爱的小、秋的那个插进来的时候舒服呢——』

唔!

『秋人君……请、请你今晚,要好好疼我…..❤︎』

啊。

那正是秋人君所认识的,一如既往的奈津美。

那个永远从容若定,微笑迷人而琢磨不透的奈津美。

那个最爱捉弄他,却也发自心底最爱着他的奈津美。

不知火奈津美,强大而完美的退魔师少女。

2 最后一次的退魔却是不期而遇

下田秋人是在内陆城市月岛市中生活着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少年。直到他发现自己的青梅竹马——不知火奈津美的秘密之前,他都以为自己是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

然而,在一场高烧和随之而来的幻境之中,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直有着潜藏的能力。但是,知晓那能力的意义,却是某一天他误打误撞发现了奈津美的退魔仪式之际。

不知火奈津美是秋人的青梅竹马,比他实际上大一岁,但是因为入学时间的原因,他们却最终是在同一个年级。虽然初中不在同校,但就住在隔壁的奈津美一直像是半个姐姐一样关照秋人。来到同一所高中之后,他们关系再度密切起来,只是什么东西依然隔在二人之间。

直到秋人发现了奈津美的秘密,他们之间的那层隔阂才清楚明白地显露出来——那是名为日常与异常的界限。

奈津美是在退魔世家不知火家在月岛分家的本代继承人。也是如今这个时代,全日本都能够排在前几位的天才少女退魔师。她的灵力天生强于常人,而本人又聪颖机敏异常——这点秋人从小就见识过,被她捉弄的次数和被她照顾的次数是一样多——加上从小她就在上学的同时接受家族的培养,精研神道的仪式和阴阳术。以不拘小节精通于采用各种退魔手段的不知火家,奈津美的做法可以说是在没有宗师点拨,仅靠主要自学的前提下就到了很高的水准。

在秋人眼中,奈津美就是这样一个天才。但她却又如姐姐一样坚强和温柔,一直以来都瞒着秋人,并不想让他遭遇危险。

然而,奈津美的退魔仪式却被秋人撞破了。原来秋人也同样有着本地退魔师家族的血脉,而在这一代,他稀薄血脉中的灵力出人意料地觉醒了,或许是受到了身边的奈津美的影响,但那原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秋人打破那层隔阂,彻底地走入了奈津美的世界。

而从那时起,无论是秋人还是奈津美都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在秋人撞破了少女的用『神穴』除魔的仪式后,怀春的少年少女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欲,在秋人的房间里,他收下了奈津美的处女。

——所谓神穴,便是不知火的退魔师巫女以阴道来容纳妖魔的灵体,拟似性交,却并不需要真的被抽插肉壁的独门技艺。不知火家并不拘泥于用保持处女来提升退魔师巫女的灵力,甚至于巫女直接和妖魔性交也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若是已经知晓男女交合之乐的退魔少女,便更加不会迷茫与性交的欲望和快乐而像别家的退魔师一样淫堕,反而可以更专注地执行退魔仪式。再加上施加于身体的神术,用神术加持的少女腔道来引诱妖魔将自己的欲念和魂魄统统泻出,反而成为祛除妖魔的绝佳方法。

只是,奈津美在这之前的除魔中一直都使用了用神穴容纳妖魔灵体的特别方式,从而将处女留了下来。直到秋人知道奈津美的秘密,他才发现了——奈津美一直也喜欢着邻家的,像小弟弟一般的,那个叫做『下田秋人』的小男孩。所以即使她对自己一直什么都没说,却将处女悄悄留给了自己。

那一晚,秋人和奈津美激烈地拥吻着,深入对方的身体与灵魂的最深处。他喜悦异常地感受到奈津美的腔穴吸得紧致异常。「不要让人家说啊,笨蛋……那都是因为和妖魔做的时候积攒下来的压力呀……」奈津美仍是处女的阴道却像是少妇一般地熟练和饥渴地吸取着。她曾无情地榨取了多少妖魔的邪念,秋人并不在乎,但他很清楚,少女坚韧到迷人的意志是如此地让自己神往,而少女是如此地深爱自己,更是自己一辈子的福气。

『要是,早点告诉秋人就好了……或许,就可以早点给秋人了』

『没关系的,奈津美。我已经见证你的战斗了,既然我也有着灵力可以战斗,从此我也会一直这样在你背后支持你』

『的确……你的灵力即便不协助我战斗,只要有我的指点,自保和协助我的仪式也是绰绰有余吧。但是,不需要了。秋人。很快这样的「异常」就要结束。我已经决定要和你回归「日常」了』

哎?

当时,秋人很震惊。但是奈津美的意志却很坚决,她一向是如此。有自己的主见,而行动又雷厉风行。她在确认了秋人的爱意之后就已经决定了要作为退魔师退役并且通知了本家。在高中结束之后,奈津美说,她打算和秋人一起去东京上大学,然后嫁给他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无论如何,就算是不知火家的退魔师,也难以兼顾退魔巫女和贤妻良母的职责。而奈津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在放学后回家的夕阳坂道上,制服的少年和少女手拉手走着路。

或许往日他们还会有所顾忌,今天却已经是全无必要了。高中的日子已经结束。暑期和随之而来的东京之行就在眼前。

『我就知道小秋可以的。小秋不笨,再加上有我的神级辅导,怎么可能会落弟呢。』

秋人考取了东京的W大,而奈津美轻而易举就获得了内部推荐。二人的高中生活就在今天宣告结束了。或许,这放学后的坂道,今天便是最后一次见也说不定。但是,想起两人未来在东京的同居……甚至新婚的生活,秋人就心脏砰砰直跳。

而看到身边少女保守的制服上衣被那隐藏在内的丰满所撑起的傲人的山峦,秋人就更抑制不住自己意淫的暴走了。

唔唔,奈津美那么大,一定会是个很合格的妈妈吧…..秋人禁不住脸红起来。

奈津美悄悄地侧过脸偷瞄着秋人,脸上飘起一丝晕红,在夕阳下看上去迷幻不已。

『呐,秋人又在想色色的事情了吧。真是受不了呢,就这么想要被姐姐玩弄吗……』

平时一本正经的奈津美,今天却异常主动,或者说是坏坏地伸过了她的手。

那手不是抓住秋人的手,而是摸向了秋人裤裆前,摸索摸索——

『没没没没有啦,只是,只是在登校的最后一天,想着未来,想着和奈津美之后在东京的生活,就不由地,高兴和期待起来了而已』

『哦……哦……这样,啊…….』奈津美却也是语塞,缩回了手,脸也羞涩地扭了回去,虽然低着头强装面无表情,但她面对着金色的夕阳无法遮掩的表情却传达着同样的欣喜和甜蜜。

『那个……奈津美,我一直想问,这样真的好吗?』

秋人一直在意的是自己的介入奈津美的生活是否真的正确。诚然他不能对喜欢奈津美的内心撒谎,但是,奈津美被迫在婚姻生活和退魔师生涯之间做出选择也是事实。奈津美作为天才的退魔师前途无量,而虽然看上去像小恶魔的性格一般,她却实际上拥有着很强的正义感,对救助弱小,驱除邪恶,这样能够发挥自己才能的生活是乐在其中的,这一点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秋人也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让奈津美这样早地脱离退魔师的生涯,这个选择真的是正确的吗?

『……秋人君,你知道吗。我的父亲病死前给我留下的遗言,又或者说,那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家训的复述吧——』

『「——奈津美啊。拥有天赋和才能是一种福分,但是,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又明白如何去践行正确,是另一种更大的福分。」他是这么说的。』

『我呢。一直都在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毫不迷茫地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退魔是如此,和妖魔的交合是如此,将自己交给秋人也是如此。在和秋人君相爱之前,对于我来说,驱除妖魔就是正确的含义。但是在和秋人君一起之后,建立属于我们两人的小家,让秋人君幸福,生下秋人君的孩子变成了我现在的正确了……这,这么说,秋人君明白了吗』

奈津美转过头去的时候,发现秋人君也看着另外一边。浑身微微颤抖着。

『嗯,知道了。』他的手和奈津美的再度握在了一起。

啊。奈津美,她就是这样的女孩子。所以秋人即使在那一天,在那一场极度异常的淫戏中看到自己青梅竹马,暗恋着的女孩被邪魔淫荡地插入下身的腔穴,淫液四溢地交合着,他也没有怀疑奈津美的意志。

因为她始终知道什么是正确,她始终做着正确的事情。她就是这样坚定又迷人,淫秽而忠贞的少女。她退魔时金色神圣的眼瞳,让秋人一生都无法忘记,应该再也不会有比那神圣而不可侵的眼神了吧。

但是,之后他才明白了。无论是被妖魔抽插着阴道喘息着的她,还是在和自己走在这个坂道上,又或是与自己食指相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她,她眼神的内在,她钻石般美丽的意志都是始终如一的。

这才是自己迷上她的理由。

虽然平时喜欢欺负秋人,奈津美方才的话却是全无谎言。

奈津美很惊讶于自己能够抵御着羞涩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能够说出来,真的是太好了。

一向拘泥着退魔师家族的正确的自己,能够作出这个决定绝非是轻而易举的。

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退魔师学习,就这样付诸东流真的好吗。比起本家的压力,倒是自己的犹豫更多一些。但是,她还是做到了。现在的奈津美,无比感激父亲最后的教诲。父亲临终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就像是看着母亲一般的怀念。或许那个时候,他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像母亲一样「正常的」幸福的女孩子,吧。

做出这个抉择,真是太好了。

奈津美握着秋人的手,感觉整个世界都融化在完美的夕阳之中。

这样的时光,如果能持续一万年就好了。

但是,不对。

情况很不对。

退魔师的直觉告诉奈津美,有什么极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而且,这多半是极为紧急的状况。

她的心一沉。

『小秋,我们赶紧回家收拾神具。』

『哎,发生什么了?』奈津美不想看到秋人这样惊惶的表情,但是直觉告诉她事情很紧急。虽然很抱歉,但是至少在自己眼前发生的危险还是不能视而不见。

『邪魔……或者某种异常出现了,很危险的那种,对不起,小秋……』

『嗯,没事的。我说过,我一直会支持你的,无论何时。』

秋人也坚定地回望她。

奈津美微微一笑,拉着秋人赶回两人的家中。

BE 未曾想象过的结局

不知火雪乃,22岁,不知火本家第四席位的退魔师巫女,和有新生代的炎之姬之称的不知火奈津美相对,被称为『不可侵的冰之姬』。年少是也是天才退魔少女的她,现在已经是稳重而博学的本家退魔师中的中坚,以擅长使用冰系术式著称的少女时期的称号

和冰冷的气质不同的是她热心温柔的内在。一直很关照这位分家的炎之公主小妹妹的她在和奈津美曾经一次短暂的相处中无话不谈成为知心好友,而这一次,也是她主动提出在奈津美退役之际来负责月岛市的交接,在本家依然重视的月岛市失去最可靠的守护巫女之后,至少在新人巫女来临之前守护这座奈津美长大的城市。

虽然她很想知道是哪一位优秀的少年博取了炎之公主的芳心,不过刚来这两天光是处理本地的文书和结界的交接就已经焦头烂额了。更何况还有这座年久失修的山中神社的维护……真是的,那个奈津美,因为喜欢日常生活就从来都不到这个原本是不知火家宅邸的地方来住。结果只能由自己来重新修缮这个据点了……真是意想不到的累差事呀。

在月岛市老城区背靠的里山,隐藏着的一处地方便是不知火家对外隐藏的据点。官场红白装束的退魔师巫女从神龛走出来,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打算走向对面的大宅。然而,神龛之前,小路的边上,赫然耸立的一座异常的雕像,却让她愕然无语。

『这里,原本有这么一个雕像吗?』

……

与日常相对的,叫做异常。与人间相对的,叫做怪异。无论日常还是怪异。都只不过是世界的一部分。在正常与非正常之间,还有着广阔的空间,无尽的可能,叫【无法识别】。

如果,能早点意识到这一点就好了。

莫尔迦索。

……

不知火奈津美有着自己的矜持。那就是,绝不轻敌,绝不放弃任何细枝末节,在任何的战斗中,都做力所能及的最周全打算。

如果知道敌人的情报,就做最严密的对应。如果不知道敌人的情报,就做全方位的对应。

十套神符和两套神衣,八将神加持和秋人作为守护大阵的后手。作为仓促之间的出击,已经是最完善的举措了。为了在危机时刻补充自己的灵力,还带上了父亲遗物的勾玉。若是遭遇到竭尽全力也无法战胜的妖魔,用游戏的话说,从中释放的灵力应该可以自己状态全满,再战一轮才对。

以自己的实力,还从未有突然显现的小妖魔够的上让自己如此大动干戈,但在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的退魔上,奈津美一定要做到最好。这就是她的矜持。

另一方面,奈津美也确实有些不好的担心。

奈津美完全没有感觉到妖气。没有感觉到任何以往的妖邪气氛。触动奈津美的,仅仅是灵力的波动——从里山的本家据点传来的灵力波动。那是属于不知火雪乃的——她们曾经约定了紧急情况下灵力联络的方式,那也自然是每一个合格的退魔师巫女都应该留下的后手。

但是,雪乃传来的波动却如同是——按照乐器来形容的话,就像是明明有一把古琴,却拿起铁钩随便勾动琴弦到起崩段,发出难听的爆响金属声一般,令人心惊肉跳却不明其义。

雪乃是极为出色的退魔师。多年来,能够难倒她的妖魔作祟的案件,除了本家长老在定席审核时的出题之外,就没有过一次。说是这个时代的怪异已经不行了还是怎样,但同为天才退魔师的奈津美知道,许多雪乃完成的退魔,即便由自己来做也绝不会轻松。她的实力是无可置疑的。

那么,她为什么会发出这样令人困惑的联络呢?难道说是她喝醉酒了,还是遭遇失恋了吗?奈津美为自己内心的假设不禁微微感到对本人的些许抱歉之意。

但是,当秋人和奈津美二人在暮色低沉下气喘吁吁地双双骑车抵达里山的据点时,奈津美依然未能觉察到任何的邪气。探测力全开的她自认为不可能认错邪气,因为就是再狡猾的千年大妖也做不到没有一丝一毫妖气的泄露。而更奇怪的是,雪乃她人也不踪迹全无。她同样无法感觉到一丝一毫这里有人存在的气息。

的确,神社那边有着微微的人曾活动过气息,但奈津美的察觉力如此入微,却感觉不到现在的里山有任何妖物或是雪乃散发的活动着的人的气息,着实奇怪。

『秋人,你去神社和大宅外布阵,我需要知道雪乃去了哪里,如果是追踪妖气去了远处,你或许可以借助阵探测出来』

秋人利落地点头开始行动,奈津美心下踏实起来,自己则去探查神社周边,最后雪乃可能做过什么的痕迹。

然后,她看到了奇异的雕像。

在和大宅之间,小路边,不起眼的地方。虽说是不起眼,却也没有像是要刻意遮挡的样子。甚至于,还是两座,看上去相差无几的诡异雕像,并排站立。

奈津美定睛一看,瞬间有一些面孔发热。

『什么……这是…….好…羞人,奇怪……』

要说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地妖魔抽插交合,榨干妖魔淫力的奈津美应该并不会对裸体像感到羞涩,但她却实在能感受到雕像散发的奇异淫秽感。

那是两个无面裸体的女人。

裸女端正到用力过猛地立正站直,虽然两人身材高矮不一,激昂地前挺着一巨一贫的双乳,却过于的惹眼。

不知道为什么乳头坚硬地凸起着。难道是想说明她们很兴奋……

或许是这样,因为往下看去,两个裸女的下身更是露骨之极。那并非是很多文艺作品里对于女性性器语焉不详的描绘,而是实打实的,仿佛就像奈津美在公共浴场中和其他街坊邻里的女性面对面时忍不住互相看到的一样,对于女性阴道口和肛门的非常真实的描绘,乃至于皮肤和阴唇的褶皱,阴毛都在这雕像上勾画的一清二楚。

唯一不同的是,女人的阴蒂却极为异常地勃起耸立着,比起正常女性要大,长很多,到了异常之极,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小肉棒的地步。

呃,好恶。是想说女性高潮时会这样吗?

单纯只是想要表达羞辱女性的意思吗?为什么其他地方那么真实,单单这种地方却如此夸张呢。真是难以评价的品味。奈津美内心暗暗吐槽。自认为对性早已熟门熟路,比起一般女性要成熟淡然多的她,也不由地有些不悦。

或者说,与其说这雕像是淫秽,还不如说是一种亵渎,一种嘲弄,一种不屑一顾,无稽之谈的感觉。仿佛和伟大,值得憧憬之物相对,这雕像天生就是只为了给它们吐一口吐沫,无声嘲弄,混沌不堪的东西。

甚至于,都不知道这东西是否真的出自人之手。

等等……

奈津美仔细看去,却发现这两具雕像的其中一具像是活的一般。

仔细一看,这雕像如同黑色胶体般的材质,实在不像平凡的石雕,光溜溜的表面,若不是因为天色暗沉的话,应该会反射着阳光吧,而因为现在没有阳光也没有月光,自己刚才反而以为它只是黑色的石雕了……

奈津美再凑得更近些,只觉得其中一座雕像很像是20多岁妙龄女子。她有着丰腴的身材,E接近F罩杯,那是连被同学说是巨乳的自己都要惭愧的美丽豪乳,一副不纤细却肉感十足的腰身,一具安产的肥臀,甚至于,很像某个自己认识的人……

是了,在某次合宿,曾经让自己有点羡慕的,那个冰之姬姐姐,她的身材是……是了,在那一晚亲昵而淫乱的女生夜谈中,她们谈了很多关于恋爱的事情,而奈津美才知道,在冰雪般的公主保守的巫女服之下,竟然隐藏了如此雌性味道十足的身体,那个如此成熟的冰之姬姐姐,当时又怎么想得到,自己之后却会先于她走向婚姻的殿堂呢……

但是裸女却是被圆柱般的东西罩住头一样是无面,自然看不出这雕像的身份。

奈津美下意识发动了妖邪的检测波动,却毫无反应。那也是理所当然的。这只是一具雕像而已。我究竟在想什么呀?

但是奈津美似乎被什么所驱使,依然不甘心地仔细观察着雕像的身体特征。乃至于这裸女乳晕的形状和大小腰身上微现的赘肉的肉棱,乃至于阴户的形状……阴唇的样子……奈津美脸红了起来,要说万一这雕像却是代表了某个人,恐怕只有这些地方能看出端倪了吧。

她确认着…确认着……心一沉,正要下什么结论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脸上一凉。下意识地发动身上的护身结界,果然还是反应全无。

摸摸嘴边,什么东西凉凉的。看向眼前,那黑胶般雕像的阴户,阴唇和里面的嫩肉此刻却像是活了一般微微翕动着。那喷出的液体,大概便是淫水吧。

护身结界,果然还是反应全无。

奈津美有些茫然。

嘴里有着奇怪的咸味。雪乃姐姐的淫水便是这个味道吗……

啊,这才不是什么妖邪,也不是什么异常,单纯就只是【无法识别】而已。

要是早点发现这一点就好了。

……

……

『喂喂,奈津美?』

『?』

『不不,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即使我尊重奈津美你对邪气的判断,从常理来说这两个雕像也太奇怪了不是吗?在退魔师据点,在神社门口这样的地方,这样奇怪的雕像还有两座,怎么想都太过于怪异了吧!』

奈津美回过头。

为什么秋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来着……也太快了些吧。

但是没错。秋人指出的问题是正确的。有异常。在这种地方出现这样的裸女像,一人身份不明,一人是不知火雪乃,尤其是雪乃姐的姿态与同为退魔巫女的自己摆在一起对比,简直就是异常之极。

『是妖邪。虽然感觉不到,大概便在此处。你说的没错。要退魔了,秋人。大阵准备好了吗?』

『啊,哦!刚才说了啊……外阵已经布好,生人不近,没有外界的干扰,里面的波动也不会波及外面,你放手做就好。』

『干的好。』

『喂,等等,你,你做什么呀?』

听到这提问,奈津美不解地歪头。

『往常不是这样的吧,奈津美,内阵呢?咒术呢,妖邪是什么,告诉我,你,你怎么有点奇怪』

过往的退魔仪式的环节尚未开始,奈津美却开始用难以置信的速度褪下自己的巫女服。原本应该激活在巫女服上精心施加的驱邪咒,眼下却被奈津美毫不犹豫地从身上扯下来,像是努力要摆脱什么一般。

然而,实现准备好的神装不仅在巫女服上,奈津美为了保险起见,用直接绘制与皮肤上的方式,在身上也同样布下了一套。随着巫女服不自然地除去,巫女服和奈津美裸露的香肩上金色的咒文显现,像是抗议着主人的莽撞一般一闪一灭

『你在做什么呀,奈津美,妖邪在哪里?』

『我……我是在开始退魔呀……妖邪,妖邪在,恐怕就在我的身上』

奈津美想了想,认真地说道。

那认真的眼神让秋人不禁噤口不言。他见过这样的眼神,他想要相信奈津美是认真的。但是,就在他沉下心决定看看奈津美有什么打算时,却发现了极为不祥的迹象

『奈津美,你,你的头,你的脸上是怎么回事….』声音发颤的秋人,手伸到奈津美的脸侧,想要触碰,又不敢,那是极为不祥的黑色的丝线。不,应该说是如同黑色的血管一般,顺着奈津美的头顶发际向下一道道地延伸,美丽的少女的脸庞上,黑色不明丝线无声地出现,无声地延伸着,如着魔般的秋人,终归还是用手指碰到了那丝线。然而,自己的手上却什么也没有发生。他没法察觉到一丝邪气,或许是自己不够强大,但那分明是极度危险的,难道说,这就是奈津美说的妖魔吗!那简直是太危险了,必须赶紧做点什么——

『谁允许你碰了』奈津美的口气凛然威严。秋人手一缩,但是他依然急切地抓着少女的手不放。他仔细地凑近前观察着心爱的女孩裸露的上身,少女不耐烦的粗暴动作甚至将她一直穿的裹胸布也大半扯了下来,右乳已经半露,露出嫣红的乳头,秋人避开不看,只想确认她身上是否也有那异常的黑色事物

『我……我不小心,奈津美,你该做点什么——』

『啊…….不要靠近我啊你这个人』

少女的口气变得烦躁愤怒起来

『啊真是的……所以说妖邪必须要驱除啊,不可以妨碍的呀——』

??

『显现——炎刀!』

少女猝不及防地在近距离祭出其王牌的火焰之刀。难不成是妖魔近距离出现了?秋人想,但是下一秒——

哎?

秋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

焦臭的味道熏烤着自己的鼻子,麻木遍布了自己的整个前胸。

眼前一黑,倒退几步倒在地上。秋人仰天的双眼余光中,仅仅只能看见眼前少女的脸了。

『啊啊,好可怜啊,小秋。为什么,为什么要妨碍我退魔呀……』

少女悲伤的表情是那样真挚,但是其中燃烧的如火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定决绝。

『但是……这是正确的,必须要退魔呀……在我身体的妖魔……..只有这个办法了呀』

秋人不明白。一瞬间,他事前被奈津美所施加的强力防护咒文就在绝强到甚至能一刀斩杀千年大妖的炎刀面前轻易的破碎了。

余火大概是直接就撕裂了他的腹部,破坏了一半的肺部和多数的内脏,他没有断成两截,没有当场死去已经是侥幸了。那大概是少女随手的一刀,就有如此的威力。但是秋人更想知道的是,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奈津美,你究竟是——

剧烈的痛苦袭向秋人,或许是被这迟了半拍的剧痛所刺激,秋人挣扎着释放了奈津美教自己的治愈咒符,虽然不知道效果几成,但他还是挣扎想要做什么帮助奈津美,搞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了。他能做到的,就仅仅只是微微挪动头颅,让自己的视线能够稍微向下,看清奈津美的全身而已。

然而,他很快就会后悔,自己应该当场死去,而不是见证之后的一切——

奈津美的神色依然如常。她按部就班似地继续脱着自己碍事的巫女服。巫女服上金色的丝带闪烁着崩断,然后熄灭。

少女绝美线条勾画出的躯体在空气中暴露着,丰乳和圆臀的十七岁的奈津美,那只有在几次的亲昵中才让自己得见的全裸胴体,甚至在仪式中都羞于完全暴露在外的,现在却丝毫满不在乎地袒露。

少女恍惚地举起双手来端详着自己的双手,身上仅剩的神装依然闪烁着金色的纹路,哪怕是被妖魔所附体,如果靠身体上纹上的这一套神装,她依然可以完成驱魔。

原来如此,她是这样打算的啊!秋人恍然顿悟。

『啊……不驱除你不行啊。我体内的恶魔。竟然敢占据我的身体,实在是痴心妄想。如此不堪的你,怎么能配的上——啊,嗯嗯嗯嗯……..咿呀啊啊啊啊啊呀——』

奈津美却忽然轻声娇吟起来,那是对她来说极其少有的,因为她几乎不在退魔中对妖魔表现自己的情欲,或者说,本来也没有什么妖魔的抽插能让她感受到无法讶异的欲望。但是,现在她颤抖的嗓音是如此妩媚,那是秋人平生仅仅听过一次的,他们第一次做爱时,到后来少女抑制不住娇羞,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叫床。

可是,为什么他的奈津美,她会这样轻易地,淫荡地叫出声来?

……

……

如果一开始意识到就好了。

意识到什么?奈津美记不清楚了。但是那已经无所谓了。

秋人说的话是正确的。有什么很奇怪,妖邪出现了。所以要驱除,而自己显然是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妖魔必定是附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判断是严密的,准备周密充分的自己不会失误。只是,为什么要妨碍我呢,秋人。虽然很难受,但若要斩杀妖魔,就必须先斩掉你。虽然你没有死。不过也无所谓了吧。因为最重要的是要驱除妖魔。不必要做的,就不必做到底,让他在那里躺着继续见证我的驱魔吧,就像往常一样,这也是正确的。

但是,

但是但是,

但是但是但是,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奈津美奈津美

咿呜呜呜呜呜呜谔谔呃谔谔呃额诶诶诶诶——————————

嘻嘻嘻嘻嘻嘻嘿嘿嘿嘿嘿嘿——————————————————

奈津美已经失败了呀————————驱魔什么的!!!!!

好舒服舒服诶诶诶诶诶诶诶额阻止不了!!!

黑色的液体沿着头流下来了!!

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奈津美怎么办,要被侵蚀了,在被侵蚀,自己的一切,最重要的一切都在融化了!!

咿咿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呜呜呜呜怎么办————

黑色的液体已经侵蚀了少女的头顶,然后流淌而下,将少女美丽的容颜覆盖上光滑油亮的表面。

秋人朦胧的视野中,眼前的天才退魔师少女,自己憧憬的少女,那端庄秀丽,一向凛然的容颜扭曲成了自己前所未有的样子——歪曲着嘴角,伸着舌头,眼珠颤抖着向上翻着白眼。已然难以寻觅到一丝理性的痕迹。

奈津美,正在极致恐怖的性快感中急速堕落为狂乱的雌畜。而她天才的小头脑,此刻正在做着最后的短暂挣扎。

奈津美要被侵蚀了,要被占据了,奈津美要没有了,奈津美要——————

要变成雪乃姐姐变成的那样无面雌性雕像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额谔谔呃额————

为什么,为什么奈津美会变成这样…..会完全赢不了呀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是,是从哪里出了问题咿咿咿咿!!!!!

乳房,下来了下来了,到乳房,奶子,奈津美的小奶子要被包裹了,被握住了哦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

这样会不会也能变成骚雪乃姐的母猪一样的大奶子了呀咿呀呜呜呜呜唔唔唔嘿诶诶嘿嘿嘿——

黑色的光滑胶体已经几乎全部覆盖了少女的头部,仅仅余下翻白的眼白,鼻孔,以及微微张开喘息的小嘴还依旧暴露在空气中。而那小嘴也娇吟着淫秽不堪,不像是人,而像是雌畜才会发出的淫叫声。

其他的一切,面部,肩膀,乃至于乳房都被像活物一样流动,延展,生长着的黑色流体胶逐渐蚕食。

当波及少女那曾让秋人在放学后迷醉的扑入其中,呼吸着其母性般气息的奈津美的充满包容力的清纯少女的巨乳,此刻也被黑色的波纹簇拥着,逐渐覆盖,尖笋般的乳尖仿佛徒劳地挣扎,抗拒着,甚至可怜地在空气中颤抖着,但在主人淫荡不堪地嚎叫中,也被背叛,最终,粉嫩嫣红的乳晕和乳头统统被黑色所覆盖。

终于,那乳头在被黑色胶浪彻底征服后,高潮着勃起了。就像是匹诺曹不受控制变长的鼻子一样,下贱不堪地,尖尖地延展着,向着空气愤怒地刺出枪尖。

诶咿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细细乳头高潮了呀呀呀呀哎呀啊呀呀呀呀

少女狂喜的身躯颤抖着,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丰腴的大腿两侧贴拢。

立正,绷直身体的曲线,向前疯狂地凑出自己的双乳和冲天的乳头,而向后,兀自仍在被侵蚀中的圆润娇臀,则饥渴地努力倔起。仿佛迎合着身后不存在的雄性的插入一般。

挺胸立正的高潮少女,极致地展示着自己在不过是短短几分钟之内领悟的属于雌性的极致快乐。

秋人的视野被惊惧的泪水迷住了。一切已经超出了想象。

『不,不要,不要,奈津美,回想起来啊,你是天才的退魔师!你怎么可以输给妖魔啊啊!!!!』

我,我是,退魔师。要。。。。。退魔。。。我,不可能输给妖魔的淫戏。怎么可能,但是——

那黑色的液体终于侵入了少女的小穴。全身的神符被触发,少女身上金光大作,在黑色的胶体下若隐若现,做着垂死挣扎。

然而,黑色的胶体没有收到丝毫的阻拦。

胶体进入少女粉嫩而精致的阴道中,那尚未被少年开发出来的名器小穴,却早已作为久经考验的退魔师小穴秒杀无数妄想用抽插征服退魔师少女的淫妖兽。

在黑色的胶体刚刚进入的一霎那,少女的唇口还反射性地一缩,阴道在0.01秒中充满了神圣的结界,作出了本能性的临战态势。

然而,仅仅是0.02秒之后,黑色液体化作的粘稠又光滑,变换自在的胶棒就畅通无阻地直捅进到少女腔道的浸透,娇嫩的子宫口。

『唔谔谔呃谔谔呃谔谔呃』

少女的全身一颤,被恐怖之际的高潮冲击所电击,战栗,已经连高潮白眼的眼睛都已经被覆盖,黑色的胶体面目上只伸出一只可怜的红色的小舌头。她甚至连感叹的淫叫都一瞬间没有余裕说出口。

唯独只有内心激烈地震撼着,叹服着,憧憬着,跪拜着。

啊——啊。奈津美是不可能赢的了的。这样的奇怪胶体的肉棒。啊啊啊啊 如果是妖魔的话,任何妖魔都是无法战胜奈津美的。

但是,但是不是妖魔的话,如果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异常的胶体肉棒大人无敌呀嗯嗯嗯嗯嗯嗯呢呢呢呢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可能胜的了!!!

奈津美的雌穴就是为胶体肉棒大人而生的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 啊啊啊真是赚到了哦哦哦哦哦这样棒的触感,只要是生为雌穴的奈津美就不可能不输掉呀————

但是,可恶的邪魔啊…..

放出胶体肉棒大人是一码事,但想要侵蚀奈津美我的身体,还嫩得很呀……

『是的,插我,插我。啊啊可恶的妖魔,舒服,舒服吧……看,看我把你驱逐出去,诶嘿诶诶诶诶』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妖魔,怎么,怎么可能有比奈津美更舒服的神穴呢对吧??没有,米有啦————』

『进来,进来,进来——————好让奈津美把你驱逐出去嗯嗯嗯嗯额呢呀呀呀呀真的进来了呀!!!被渗入了,子宫,尿道,屁穴都被渗入了呀呀呀呀呀呀!!!!』

立正的黑色胶体奈津美除了张开的小嘴,嚅动翻腾不止的双穴,还有最后的小腿,都已经被不明的黑色所覆盖。

但原天才退魔师少女的身体此刻却在内部猛烈的侵蚀下,剧烈的痉挛抽动着。那绷直的双臂和双腿,勃起的乳头和颤抖的乳房在空气中剧震,但朦胧的秋人已经无法看清这一切了

『我爱你……..奈津美,不要,不要放弃…….』

『才,才不会放弃,对付,对付这样,这样的侵蚀,小菜一碟,黑诶嘿嘿嘿真是舒服舒服舒服比和秋人的做爱舒服一千倍,一一一万倍呀啊啊啊啊啊啊,终于,终于,要被侵蚀,心脏,卵卵巢,宝贵的,生小宝宝的地方,奈津美,奈津美的胜利嘿呵嘿诶诶嘿嘿咿——————这是什么,什么————————』

最高频率的抖动下,不知火奈津美陷入了人生中头一次极致的高潮中,全身的细胞——如果说是被黑色液体侵蚀的细胞也算的话,都在狂乱地歌唱,欢喜,庆祝着年轻雌性迎来一生最宝贵的时刻。

然后——

『——通过高潮,把妖邪,异常,把你,驱逐出去呀呀啊啊啊太舒服舒服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奈津美作为那名举世无双的天才退魔师残余的微量意识在不过数秒间就彻底溶解,在无边的黑暗中战栗着缩小成一团,甚至无法放出一道最后的火花,就被如石油般的粘稠所包裹,随着卵巢,子宫,阴道,阴道口,逆流

『滋——————』

随着少女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潮吹,晶莹的液体喷溅了眼前的秋人一身,而更多的是打在了泥土地上,轻易地就被低贱的砂石所吸收了。那就是天才退魔师巫女不知火奈津美仅剩的所有精华,作为淫液,被自己被侵蚀改造为雌性胶体雕塑的身体排除出了体外。

而她最后一刻的念头是——

啊啊啊退魔师什么的咿呀咿呀讶好好舒服可笑好可笑都不是妖魔什么的又怎么退魔呀??!!————

谔谔诶诶诶诶原来最该被驱逐的是奈津美!!————

奈津美在做正确的事情真是太好了!!!————

因为真正的奈津美就应该是淫荡的无脸雌肉雕塑呀啊啊啊啊啊啊——————

在肉体极端亢奋和高潮之中,奈津美的阴蒂和她的退魔师前辈雪乃一样,亢奋充血勃起着,延展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高耸地挺立着。昭示着她最后一刻为雌性的价值得到了实现而狂喜的终局。

……

下田秋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没有人知道他最后见证了什么。

而名为不知火奈津美的天才退魔师少女则不复存在,留在当地的,只有三具黑色的,淫秽无面雌性雕塑罢了。

因为谜一般的不可名状雕塑的和异象的产生,又因为少年阴差阳错布置的隔绝法阵的效果,让不知火家的秘密据点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外界无法找到的与现实交错的夹缝。

等到随着时间此处自然恢复原状之际,那第一具雕塑不知被谁搬走。而在不知火家重新找来之前,不只是哪里来的好事者,又或是对这【无法识别】之物有所了解的外来者,曾光顾此地,在两个雌性胶体雕塑的坚硬勃起的乳头和阴蒂上穿刺上三个名牌。

-【不可侵的冰之姬 退魔巫女不知火雪乃】 –

-【渴求雄性交尾的闷骚生殖母牛标本】-

-【以潮吹萃魂塑化留念】-

-【新生代的炎之姬 退魔巫女不知火奈津美】-

-【自傲的白痴恋爱脑JK母狗标本】-

-【以潮吹萃魂塑化留念】-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67243490

===

后记:本文的灵感来源是モルゲッソヨ 或者说bullet man不知道的可以去e绅士搜索相关的本子 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因为对扶他不是特别的感冒,思前想后,还是把原本tag中包含的扶他的要素去掉了。

想看看这样是不是也能保持原本的精髓来着。

虽然写的是be 但是也没有构思过别的he 就是这样 作为万华镜的第一篇来说,可能还是写的过长了吧。下次争取六千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