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魔女转生为村人少女 第17话 向王都进发

第17话 向王都进发

贤者贝萨露的斗篷飘荡着,迎着强风,在悬崖上前行。咫尺之遥就是悬崖峭壁,但他依然毫无迷惘地笔直前行。他的眼中,丝毫没有一丝犹疑和疑惑,也没有恐惧和不安,只有坚定的意志。忽然一阵突风卷起。贝萨露微微摇了摇身体,在山崖上依然屹立。接着,他抬起头,望着层云覆盖的苍空,他双目圆睁。
「再一次……历史向前迈出了一步吗」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贝萨鲁眯起双眼低声喃道。那是他感受到巨大的力量而被动摇了的瞬间。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诞生了,抑或是什么东西毁灭了?无论何者,毫无疑问都是重大的事情发生了。那巨大的事象会对世界产生影响。这一次的事件究竟会为这世界带来何种异变呢?贝萨鲁神色不安,抚摸着自己胡须。
「果然这世界正在动摇着。魔女死去后人类的领土就扩张起来,而魔族们也蠢蠢欲动起来…..这样下去的话,世界将毁灭啊」
贝萨鲁很是不安,非常不安地自语着。他抚摸着胡须的手在颤抖着,甚至本人都未曾察觉这一点。贤者拥有感知道巨大事象的能力,这能力自很久以前便有了。虽然在过去一年中最多不过只有数次这样的现象发生,但最近,甚至于一个月就能感觉到几次。异变实在是频繁过度了。
「因为破坏平衡的事件,人们会陷入争斗的漩涡之中……他们都察觉不到。自己在破灭之道上行进着啊。」
人一旦沉溺于某事,就会对自己正在做些什么恍然不觉。那感觉就像是在半空走走着钢丝,在集中精神走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在半途恍然察觉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那是争端所导致的一切。他们自己完全无法看清。无法明白伤害了他人,也伤害到了自己。无法明白在用剑刺穿他人的时候,自己也同时被他人的剑刺穿了。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为时过晚。
「龙何时才能惊醒呢……要是在那之前能够赶得及就好了」
贝萨鲁念叨着自己所挂念的事情,再度望向天空。一如既往,天空被层云所覆盖,不见天光。再过一会恐怕就要落下雨点了。不快点赶路不行啊。贝尔鲁把兜帽裹紧,加快了脚步。
预言之中存在着魔女的复活,接着是命运注定的龙之觉醒……无论何者都是绝不可等闲视之的事象。所以,贤者贝萨鲁不可以停下脚步。为了挽救这个世界。

「小夏缇娅,王都近在眼前了哦」
家庭教师一边握着缰绳操纵着马车,一边用手将前方出现的王都指给夏缇娅看。夏缇娅一副十足倦怠的样子爬起来,端正的发结却蔫蔫地从额上垂下来一缕。这可一点都不像平时的那个夏缇娅。实际上,自从夏缇娅离开村子然后在途中坐上借来的马车之后,身体就垮掉了。看来是马车把她摇晃惨了,她时不时地就会用手把嘴掩住,低头忍耐着什么。
插图
夏缇娅挪动自己沉重的脑袋瓜望向王都。那是座巨大的城市。绵延到地平线上的是城市巨大的城墙,被城墙簇拥的都市君临着这片大陆。中央可以看到城堡般的建筑,夏缇娅推测,恐怕那就是人类们的王所居住的城市。确实是壮观,夏缇娅感叹道。
「我差点忘记了……我最不擅长的就是乘坐交通工具」
夏缇娅拨开脸前垂下的头发,后悔地说道。实际上,夏缇娅最不擅长的就是乘坐各种东西。毕竟作为魔女的时候,并没有乘坐各种交通工具的契机,所以完全忘记了。
「啊哈哈,那也没办法嘛。整整两天在马车上晃,你不难受才奇怪呢。」
家庭教师牵着缰绳,从怀中取出一个装着饮用水的袋子,然后交给了夏缇娅。夏缇娅感激地接过,把水含到口中。

马车缓缓驶下山去,逐渐靠近城壁时,向其中一扇大门行驶了过去。门附近是防御工事般的构造,在城墙上站立着守卫。家庭教师走到能听见对方说话的距离之后,上方的门卫开始问话。之后,很快门就打开了。因为看上去双方说话还很亲切,夏缇娅猜测说不定两边还互相认识。

门打开了,夏缇娅总算是踏入了王都的土地。虽然准确说来她还在马车中躺着,但是进了王都的地界是毫无疑问。在窗外,城市建筑林立,街景非常生机勃勃,时不时还有小孩子跑过。无论谁的脸上都洋溢着光彩。途径的商人和旅人们都穿着恰如身份的穿着款款而行。夏缇娅观察着窗外的景象,但毕竟身体状况还不太好,只能躺着远远地眺望窗外。

终于,马车停在了某处,夏缇娅和家庭教师抵达了某个人流稀少的地方。在那里有一处巨大的宅邸。夏缇娅抬头望去,不禁惊叹。

「终于到了。这就是我的别墅,哎呀,真是有好久没来这里了啊——」

「……你的房子还真是大呀」

「毕竟当时还是挺有钱的嘛。但是很久没有人用了,里面会很脏,只能请你忍一下了」

家庭教师一边伸着手一边很怀念地感叹。对夏缇娅来说,一旦读书读到废寝忘食,就是一周不打扫家里也是常有的。所以倒不如说这样的环境更让自己舒适。

直到接受测验期间,夏缇娅都要在这间房子居住,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下,预定在明天去考试。因为一直在村里住,夏缇娅看到这样巨大的宅邸感觉有些许的紧张。

走进宅邸,可以看到通往二层的螺旋阶梯。四处都装饰着骑士甲胄一类让人搞不懂的装饰品,墙壁上挂着画。夏缇娅看到了这些,方才实际地体会到王宫魔术师还真的是很厉害的身份。但是,对于这些毫无意义的装饰品果然还是无法理解。

「测试是在明天。我只能跟你到半路,没关系吧?」

「嗯。没问题。从刚才给我的地图我已经大致把握王都的构造了。」

因为刚才已经问了路途方面的事情,夏缇娅就点点头回答道。在她的脑中,在马车里阅览的王都地图已经印在记忆中,就算一个人单独行动也没有问题了。所以她并没有任何需要不安的。

「这间房子你想怎么用都可以。啊,对了。要不要这之后去城里转转?」

「呼姆……确实,这是观察人类城市的绝好机会呀。」

就算遇到什么事情,夏缇娅也能简单地解决。正因为家庭教师对她有这样的信赖,他才会安心地将她一人送到城市中。而夏缇娅自己则全然没有一丝不安,就按照自己脑中记住的地图探索着城市。首先,她打算去看看明天将要去的魔法学园。被围栏所包围的一处空间中,耸立着如城堡般巨大的学园。而在天边有一个巨大的魔法阵构成的时钟,时针拨动着,同时散发着魔素的粒子。

「真是气派的魔法呀。究竟是谁在咏唱这个魔法?难道是永续魔法?那么魔力的供给又是靠什么?……」

望着那个天上的魔法时钟,夏缇娅独自一人陷入了思考。面对初次见到的魔法,她兴奋了起来,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中。但是这时身旁忽然传来了小孩说话的声音。夏缇娅只好暂时停止思考,将意识拉回身边。这时她发现,眼前一个弱小的女孩被男孩子们团团围住。看他们所穿着制服的样子,可以推测他们是魔法学园的学生。而从他们的个头来看,似乎是和自己同年岁的孩子。于是,夏缇娅不禁发愁起来。该怎么处理眼前的这一幕呢。

「莉卡真是个不害臊的家伙啊。」

「为什么像你这样劣等的家伙会进这个学园啊?」

男孩子们浮现着戏弄的笑容,将这个叫作莉卡的少女围在正中。少女有着一头淡黄色微卷的及肩头发,翠绿色的双瞳,看上去比年龄要成熟。而身体却十分纤弱,手足白皙,看上去轻轻一折就会断掉一样。

「呜呜…..」

叫做莉卡的少女无法反驳,一只手被对方抓住依然沉默着,像是自我保护一般。

「倒是说话啊。不说的话,就让我们来教教你?教教怎么用魔法」

男孩子们嗤笑着,一人上前说道。他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只火球。虽然是很小的球,毕竟是在燃烧着,危险性丝毫不减。男孩举着她逼近莉卡。少女畏惧地肩膀发抖,但是身体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没办法,夏缇娅决定自己闯入这个欺凌的现场。虽然为了明天的测验考虑应该尽量避免生事端,但话虽如此也不能放任不管。顺应良心夏缇娅决定出手,她一步上前,一手握住男孩生成的火球,直接将它掐灭了。

「完全不像样啊。术式的构筑实在太幼稚。咏唱也贪图简单魔力很不安定。这么危险的东西,不应该拿到别人的身边吧?」

「……哎?」

男孩们的惊讶有两个意思。一是夏缇娅为何突然出现,另一个则是她为何能手一握就把火球握灭。无论是水魔法来消除,还是用同样的炎魔法抵消都没见她这么做,夏缇娅仅仅只是手一握火焰就消失了。对于夏缇娅来说,那只是单纯用压倒性的魔力差将其抹消了而已,但不清楚这种事的男孩子们看来这一定是用了什么异常的手段,他们立刻警戒地躲开夏缇娅远远的。

「你,你谁啊!?莉卡的朋友吗……!?」

男孩子们半天总算鼓起勇气大声问夏缇娅。虽然还是保持着警戒,离两人非常远。夏缇娅倒没有在意什么,只是护在莉卡的身前,疑惑地歪头。

「不,单纯就只是路过。对这种欺负人的场面实在是看不过去要说几句而已」

「才,才不是欺负人!就只是教莉卡魔法而已!」

「嚯……」

对男孩子的反驳,夏缇娅又朝另一个方向歪了歪头,她的双眼中的目光罕见地变得寒冷起来,朝说话的男孩子蔑视地看去。

「对你们来说,这就算是所谓的教人魔法吗?拿不安定的魔法到别人近在咫尺的地方给人看,要是有个万一魔力爆发了,会给她一辈子留下疤痕…….你们管这个,叫做教人吗?」

夏缇娅的语调非常尖锐。很明显,她的口气不像是往常的夏缇娅,而是混杂着怒气。男孩们无法反驳,只能握紧拳头,恼怒不堪。

这次夏缇娅生气的是男孩们什么都不想就乱用魔法的事情。本来魔法是特别的力量,是必须用细腻的技术才能使用的危险的能力。正因此夏缇娅给茉菲教魔法的时候也没有特别深入,就是怕她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虽然最后还是没忍住用托付魔法书的方式来教她了吧。

但是这一次,男孩子们如此胡乱地增加火焰力量,很有可能会对莉卡的脸造成烧伤。万一魔力爆发,甚至会引起小规模的爆炸。光靠这些男孩,根本无法收场。魔法之中就是蕴藏着这样的危险性。

「咕……你,你给我记住了……!!」

结果,男孩们什么都没法反驳只好留下这么一句台词逃走了。目送这些只能靠这种台词撑场面,甚至都有点滑稽的家伙,夏缇娅也只得微微叹气。

「真是的,也不道歉就走了。最近的年轻人就这么不懂礼仪吗……」

「……那,那个」

夏缇娅自言自语,一时忘了自己也是小孩子。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要按着那些家伙的头强行让他们道歉,但是怕会闹出别的事情来,最后夏缇娅还是想就这么放他们走算了。转头面向莉卡这边,她正一边用手扭捏地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边盯着夏缇娅。

「谢谢你帮我……那个……」

「我叫夏缇娅。不需要在意什么。我就只是路过而已。」

或许是因为害怕生人,又或许原本就是这种性格,她低下头非常害羞但有礼节地对夏缇娅致意。夏缇娅也一边说着不要紧一边拍拍她的肩膀。虽然莉卡肩膀微微一颤,但再一次道谢之后,她的表情总算踏实下来。

「嗯,那个,小,夏缇娅也是……这个学园的学生吗?」

「不,还不是。莉卡是这个学园的学生对吧。为什么会被欺负呢?」

夏缇娅姑且否定了她的猜测,并反问过去。好不容易能见到一名学园的学生,她也想尽可能多收集些信息。虽然本人还未意识到,但夏缇娅的眼中已经闪耀起奇异的兴奋光芒了。莉卡感觉有点害怕,肩膀微微一缩。

「我,那个……对魔法不是很擅长。于是和大家都没法,没法搞好关系……」

莉卡低着头,很困难地慢慢地吐出这样的话语。不知为何莉卡在魔法学园里上学却不擅长魔法,在班级里也是差生,周围也没有亲近的人。并且,就像刚才那样,她似乎被其他孩子这样以玩耍的名头欺负着。魔法学园有着通过测验而实施的入学审查,所以她姑且还是有最低限度的魔法能力的,但是,不知是因为学园的教学标准过高呢,还是莉卡自己太弱跟不上呢,总之陷入了被欺凌的状况中。人类的社会就是有着这样重集团性的倾向,夏缇娅不由对此感到很厌恶。

「哈哈哈,那可真是难办啊。在魔法学园却不擅长魔法,那确实是容易被嫌弃啦」

夏缇娅笑着答道。

「呜……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啊」

虽然欺负人是绝对不行的,但这件事里也确实有无可奈何的部分。作为魔女,无论想要怎样和人类友好接触结局都是被背叛死去。在这世上有着绝对无法逾越的墙壁存在。但是,问题在于……如何应对这道墙壁才是最重要的。

埃梅拉尔朵想通过复仇来破坏那墙壁。那是夏缇娅最为忌讳的办法。但是,她也并非对其完全否定。她也部分理解埃梅拉尔朵的想法。最终,要采取什么方法对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莉卡现在也是身处这样的状况之中。被欺负的她,是与其对抗,还是承受下来并摸索着成为新的自己。无论选哪一种,都要看莉卡自己的想法。至少夏缇娅是如此认为的。

「没办法嘛。这世道就是这样子的。重要的是之后你怎么办。人们只能贯彻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莉卡你又如何呢?你想做的事是什么?」

「我……想做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入学魔法学园是否是莉卡自己的想法,但她自己还留在这学园中是事实。这样的话,夏缇娅推测她应该有某种目的。将来成为王宫魔术师,还是成为贤者,应该有类似这样的梦想吧。只要是有这样目标的人,就不会堕落。

夏缇娅无法再给出比这更多的建议了。本来,她也不喜欢对着今天才刚认识的人就说一通大道理。她只提出最低限度的忠告,之后就看本人如何想了。夏缇娅认为,这样就好。

「那么,我就此告别。希望我们近期还能再见哦,莉卡」

「哎……啊,好的……在近期?」

夏缇娅挥挥手就走了。莉卡也挥手目送对方离开,嘴里咀嚼着她最后留下的话,感到不可思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