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转生到魔法少女恶堕游戏 第3话

第3话

和妖魔的战斗大概就这个感觉,这里是初次投稿。

「……」

 轻轻地。

 放在内衣上的手悄悄摸到双腿之间。

 在背后升起的麻麻快感,却无论怎么做都像是差了些什么。

「……不可以不可以!」

 我把不知何时掀开的睡衣和睡裤拉回原位,在床上大字形摊开。

 今・天・的・那・个・为・什・么・不・够・舒・服・呢,这放在工口游戏语境里可以算是危险的征兆了……不过毕竟我这身体原本生来就没怎么被碰过,性感方便也不可能有多发达嘛。

 不知道羽原的洗脑能力中是否也有媚药效果。明明同样是用的自己的手指,今天的快感就是没法和当时比。

 要是当时再被折腾一阵子的话,可能就真的堕落了让人笑不出来……要是到那个份上的话说实话最差我宁可去死咯。

 嘛,反正最差情况已经避免就好。

 既然那个魔本也被破坏,那么一段时间内应该无法再出现了。

 我记忆中也确实记得不够十万个左右的妖魔死去的话,是不会出现的什么什么有这种设定存在。也就是说至少十年是不会出现了。

 总之呢,已知的事情已经全写到报告书里,会给未来的少女们作为经验教训……的吧?

 但那洗脑的威胁大在,就算知道这一点,也很难避免,所以如果要通过冲击来解开洗脑的话,就要贯彻两人一组的作战原则,和一旦看到有人有奇异举动就直接痛殴净化这样对策了。

 并且等待着持有精神防御系魔法的孩子出生吧。

 首先,就忘记掉已经干掉的家伙,为「原作」剧情的终结来好好的高兴一下吧。。

===============

 一周之后。

 是海边。

 泳装回……算是泳装回的话,我很想看看其他前辈的泳装姿态,但遗憾的是这是工作。

 要在观光客消失的海滩调查发现妖魔的任务。

 虽说如此,问题在于妖魔已经被发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共通的习性,这种场合出现的妖魔基本都是在洞窟潜伏。

 而并无例外,这边的妖魔似乎也是在洞窟里。

「哎呀」

 细长的触手朝我挥了过来

 我踏出一步避开了那个,然后从手中放出火焰。

 弹无虚发,全数命中妖魔的身体。

「红宝石前辈,谢谢你!」

 在妖魔的动作停止的空当,蓝色的少女向他们一跃而起。

 挥舞着比身体要巨大的大剑,向妖魔放出必杀的斩击!──

「!?」

 但在挥舞下大剑的位置,其他的地方忽然又飞来触手。

「啊,危险!」

 千钧一发之际,她躲开触手,在我的眼前回到了我的身前。

「不好意思,疏忽大意了!」

「那东西想要躲避也很难。之后再研究感知能力方面的课题吧,我们先换位。」

「是!」

 这妹子战意总是很高昂。

 好了,为什么我会和这个女孩——青岛一起在一起呢。

 这即是妖魔退治任务,也是青岛的特训。

 拥有水属性魔法魔法的FAIRY学校一年级生。

 她是我的后辈,同时也是下一期妖精姐妹的候补。

 虽然呢,在还没到暑假的这个时期就内定什么的有点……但我这种在初中毕业之前就已经被定下来的也没有说什么的资格。

 她光论魔力量,就已经能够现在的妖精姐妹们中的部分人了,所以我就接到了让她进一步积累实战经验的命令。

 按照为了积累经验,指导者就必须留留手不能太狠的观点来看我这种不擅长的家伙好像不怎么合适,但是我之外的其他前辈成员都去了其他县远征中,而且,作为她的指导者的如果是『绝对防御』也会让她得不到什么经验,算下来能带她的就只有我。

 这么一来呢,因为咱平时使用的火力曾经把一个公园给抹去了,被要求「尽可能地还是留一手」。

 因为咱轰飞的公园是个相当有人气的公园,来了相当多的投诉。

 红酱好好反省了哟。(吐舌)

 总之就是这样子,我和青岛一起来到这个洞窟讨伐妖魔了。

「总之,后边来的敌人都由我来对付」

「明白了! 那么我就把刚才的那个妖魔……妖魔A打倒吧!」

 妖魔A……不那个是瘴气类型的下属种类吧,虽然很缺乏特征。

 我表情有点微妙,在我们说话的间隙,妖魔A的触手又发出了粘液。

 妖魔的基本装备就是这个只会溶解一副的工口游戏一样(虽然这的确就是工口游的世界没错)的溶解液

「嗯真是麻烦啊这些,加油哦」

「好!」

 我们轻快地避开,分散开来。

 然后用水魔法在地面上滑行突击的青岛又映入我的眼帘,她用乱入的方式直接冲向妖魔的本体。

 ……那么,接下来首先要从看她是否有毫不犹豫把握敌人能力的资质开始了。

比我的身高还要长的粗壮的本体和触手,这么看的话它应该是高耐久的那种类型吧……

 比起那个,我对于这里看不到被抓的女性有点在意。

 一般来说不管哪儿的妖魔基本上都要凌辱女性。而以这个为中心的触手的住处却没有……这么一说的话,也没看见那个妖魔有和其他地方连通的触手,它身体里也感觉不到什么。

 妖魔A也是一样……最差的情况是,难道哪里还有妖魔吗。

 要是有很多只的话,那大boss在深处待着的展开也可以有。

「喝!」

 我稍微加了把劲,投去一发爆炎。

 被触手阻挡,在空中爆炸了。

 接连不断地投去爆炎和碍事的触手相抵消。

 因为极近距离散发的烟雾阻挡了视野,甚至于我脚下都偷偷袭来触手抓我的脚。

 我预料到这一点直接一脚踩住那触手,并且顺着触手注入魔力。

「切、反应还挺快的」

 正要这样向本体注入魔力从内测爆杀它时,不知道哪里的触手被切断了,结果失败。

 越是这样智力高的对手,瘴气的量也相当难对付,会很辛苦。

 虽然用上高火力技能的话,战斗会更快搞定,但是要在这个洞窟用那个的话,生出的热气恐怕是有点夸张。

 里面万一还有被抓的人,这样被烤熟就不妙了。

「喔哟哟、要决定了吗」

 虽然还不知道能力,但是再花太多功夫就不好了。

 我在触手延伸的时间点之前就踩过去,用如子弹般的速度向前突进。

 对方慌乱起来,一口气放出好多触手袭来,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就像是剑道里的面一样,是恰到好处的来招。

 强烈的爆炎如焰火般绽放将他们吹散,我在妖魔的眼前落地。

「在……噶!?」

 正要抓住本体将其爆杀,身体突然传来仿佛要被从中扯段一样的剧痛。

 在我停止动作的瞬间,触手又把我四肢捉住了。

 我就这样被打开双脚拘束,但比起那个,剧痛更加难以忍受。

「前辈! 我这就来帮你!」

 青岛高声叫道。

 看来她那边的妖魔A已经无事击破了。

「切! 这东西!」

 触手也想要捉住青岛,伸过去的触手被她挨个斩断。

 这时候,我感觉手指都仿佛被扯裂开一样疼。

「一,二!」

 我瞬间在拘束我手足的触手上放出爆炎。

 在触手随着爆炸四散的同时,身体四处也传来异常的疼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自己就挣脱开了吗!? 不愧是前辈好厉害!」

「『Fairy Sisters』……你要是想成为她们一员的魔法少女的话,这种时候一动不动的话很快就完蛋了。要早点学会脱出的手段哦」

 只要一旦被拘束住,结局就是苗床路线笔直通向完结。所以至少得准备点对策才行。

「虽然比起那个还有别的要在意的,但嘛……既然种子已经破掉了也就无所谓了吧」

 我指着脚下不知何时附着的红色魔方阵说道。

「『种子』就是这个。那边的妖魔A,也有类似的东西吧?」

 青岛一边打落袭来的触手一边思考着我问的问题。

「啊、在我直刺过去的时候,在胸口什么东西发出青光!我警戒着是什么能力,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把它消灭」

「那就是那东西了吧。这个东西构造大概是青那边受的伤害会传到红的这边来…….也就是感觉共有的能力。大概青的魔方阵是就是现在这个妖魔持有的能力」

 虽然好像是信号延迟,飞过来的伤害好像是打了折扣……总之也是 很麻烦的对手啊。

 还有紫苑啊其他前辈的案件在真是。

「哎、也就是说……」

 青岛的脸色发青了。不愧是青岛。

 现在回过神自己的攻击飞到我这边来的事情了吗。

「不不,不用在意那个。造成这种乱杀的招式就是他们的得意技。再说,原本我不跟来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这恐怕是在踩住那个触手的附着上我的脚的吧。

 这种碰了就会遭殃哦的屎游戏机制适可而止一下吧这些家伙。

 我打断想说什么的青岛,继续说道。

「我知道对付那个的方法了,所以你警戒一下四周。说不定还有第三只呢」

「哎…我,我明白了!」

 我向立刻元气地做出回应的她点头,然后表示交给她了,拍了下她的肩。

 毕竟背后被搞的话实在是太辛苦了,背后就交给你了啊青岛。

「好了……久等了啊妖魔君。种子都完蛋的你这家伙现在可是很无力的,要搞清楚状况哦」

 我抓住伸过来的触手,爆杀。

 从正面。

 堂堂正正进攻。

 爆杀全部,直冲本体面前。

「拜拜啦,再也出现了」

 我面对畏惧后退的妖魔露出了笑容宣告着它的命运。

 我仿佛是轻柔地抚摸着它的本体一样,手中却注入了魔力。

 之后妖魔爆炸为粉末。

 我脚上附着的魔方阵也消失了。击破被确认。

「库库库………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爆炎为背景高声狂笑着走过来的我,青岛怯生生地凑近,好不容易才敢张口问些什么。

「那个、究竟对策是什么呢?」

「气势」

「哎」

「气势」

 如果不高声狂笑将情绪烘托起来的话,就没法掩盖身体的剧痛了。

『青岛的脸都青了。不愧是青岛。』

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