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魔女转生为村人少女 第16话 告别

第16话


关于夏缇亚去王都一事,说服她的母亲的过程意外的顺利。因为家庭教师也会同行,那么托付给他就可以安心了。但问题是夏缇亚从小的玩伴茉菲。她一听说夏缇亚会离开村子一段时间,就抱着夏缇亚哭闹起来了。
「不要不要不要˜,夏缇亚不许走呀˜!」
「……茉菲,拜托了放开我。你的眼泪和鼻涕把我衣服都弄得黏糊糊的了」
夏缇娅摸着茉菲的头说道,暂且是没法停止苦恼的茉菲让夏缇娅也只能叹气。
虽然这反应在预想之中,但就连夏缇娅也实在招架不住这架势。本来瞒着她走也无妨,但是毕竟夏缇娅还是有良心这种东西,实在是无法作出这样等同背叛的行为啊。所以夏缇娅无论如何都想找出一个不让茉菲难受就能离开村子的办法。
「我也不是就一直不回来这个村子了。就只是在王都住个六七年左右。办完事就会回来的哦」
「不都六七年了吗!要待那么久的话,罗布叔叔都要死掉了」
夏缇娅本来这么说是想要说服茉菲,结果反而被她小拳拳捶着胸口反将一军。夏缇娅听到这话,不禁思考,对于人类来说七年真的是很长的时间吗。毕竟对于能活千年以上的魔女来说时间的流速实在是难以察觉的。七年的话,那是小妹妹茉菲都会变成大姐姐的岁月了。这么一想,确实心情有些复杂。但是夏缇娅又不可能就放弃去王都。毕竟为了复活埃梅拉尔朵,必须要习得人体生成魔法才行。这么考虑的话,除了阻止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意外别无他法。
「唔姆……哎呀哎呀,真是麻烦的事情」
看这个架势,怕是只要夏缇娅在家,不论坐立还是睡觉,茉菲都会寸步不离。夏缇娅疲惫地垂着肩膀。
也不能粗暴地把她甩开。不管怎么说,必须给茉菲一个能让她接受的理由啊。夏缇娅手托腮仔细地思考着思考着,然后眼睛闪过光芒,突然睁圆了。
「那就这么办吧。我们去王都的期间,给茉菲留下作业」
「作业……?」
哭个不停的茉菲听到夏缇娅的话,也竖起耳朵,抬起了脸庞向她瞧过来。都已经哭花了脸啊这孩子。夏缇娅一边擦着她的泪痕一边继续说着。
「你来我家的时候不是教过你的吗?是魔法。我就特例地教你我的魔法吧。」
夏缇娅指头一动茉菲的脸,茉菲哭花的脸一下就变得端端正正清爽了起来。而衣服上沾着的泪水和鼻涕也消失掉,衣服焕然一新。茉菲难以置信地看着夏缇娅。夏缇娅则微微一笑着摸着茉菲的头。
夏缇娅的魔法。配的上人称【睿智的魔女】的传说人物的魔法。足以使天崩地裂的威力强大之魔法。就连其他六人也难说了解夏缇娅的魔法,她们中能完美习得到夏缇娅魔法的更是极少。茉菲当然不懂这一点,但是对于夏缇娅来说,那就是自己可以给出的最努力的赠礼了。
夏缇娅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那是黑色的厚厚的一本书,封面上用白色的线勾画着文字般的图样。夏缇娅拿起来一边给茉菲看,一边开始说明。
「这就是我所制作的魔法书。因为施加上了特殊的魔法,只有茉菲可以阅读。如果好好学习这本书的话,茉菲也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魔术师」
「哎……真的吗!?我也可以使用魔法吗?」
听到能成为魔术师这句话,茉菲立刻眼睛闪耀起了光辉,认真地凝视着这本书。
知道从小的伙伴夏缇娅可以使用魔法,茉菲自己也很想学会,以前夏缇娅也在教茉菲魔法了。但夏缇娅因为觉得很麻烦,所以迟迟没有什么进展。因此,对于茉菲来说,魔法书确实是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是啊。但是,让你在七年间都自己好好学习也确实勉强你了些……能做到吗?」
「当然!我会努力的!我也要像夏缇娅一样成为魔法使!」
夏缇娅很严肃地拿着书问茉菲,但茉菲几乎是瞬间就回答了。不知何时,刚才还哭哭啼啼的茉菲现在已经喜笑颜开。夏缇娅看着她不由地也噗哧地笑了。
「那就这么约好了。在我从王都回来之前,茉菲一定要学会很多的魔法哦?」
「嗯,我知道啦!虽然夏缇娅不在会很寂寞……但是,我会掌握好多魔法到让夏缇娅都吓一跳的程度,等着你回来的!」
「库库库……那可真是让人愉快的场面啊」
两人手指拉钩约定了。
虽然夏缇娅心里想的是,如果要能掌握和自己一样程度的魔法,那就连操纵天气的魔法也必须要学会才行了,茉菲真是个小傻瓜啊,但是又不禁觉得这种事万一呢,谁也说不好。最终,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了。

就这样,对茉菲的说服成功了,夏缇娅在和家庭教师一起准备着前往王都的种种事项。
家庭教师毕竟还是前王宫魔术师,在各种事情上都很方便,去魔法学园的手续都很顺利的推进了。之后,只需要夏缇娅前往学园,接受必要的测验就可以了。自然,以夏缇娅的实力,这种程度的测验完全无需担心。
在整理去那边要带上的书本时,夏缇娅看着在房间里准备着手续的家庭教师终于想起了一件事,便张口问他。
「说起来……老师也去王都没问题吗?以前不是有过很多复杂的事吗?」
听到夏缇娅的疑问,家庭教师晃动的笔也突然停了下来。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家庭教师用有些疲惫似的表情回答。
「嗯,算是吧…..都已经过去很久了啊。不用那么在意的。大概……我想只要我不要表现得过于显眼就不会有问题」
「……」
他的声音却在令人难以信服的微微颤抖着。实际上透过老师眼镜而探究他的眼神,可以发觉一直给人聪明机敏感觉的他,现在表情中却掺杂了不安。实在是太好懂了,夏缇娅想着,紧紧地盯着他。但是毕竟也不能用魔法来让他说实话,所以这里夏缇娅就动用儿童的特权,摆出了一副很好奇,一定想要知道的架势。这样一来,家庭教师好像也忍受不了沉默,终于投降开口了。
「知道啦,知道啦。告诉你还不行吗……虽说如此,夏缇娅还小,或许也搞不懂的吧,反正也都是一些无聊的故事」
「无妨。对我来说,这种就是最喜欢的故事。」
就算家庭教师竖起手指告诫,但对于活了很长久岁月的夏缇娅来说,这种用来消磨时间一样的无聊故事反倒是她最喜欢最欢迎。于是,夏缇娅一副非常兴致蓬勃地表情盘坐在了床前等待着教师的讲述。教师便将自己的过去娓娓道来。
「就如同你所知,我过去是王宫魔术师,在王都生活着…..别看现在这样,当时也是人称【鬼才的魔术师】呢。反正算是挺有名的」
家庭教师一点也不像是自傲,反而有些羞耻一样地坦白了自己以前的别称。
原本所谓王宫魔术师就只会选出寥寥数人,他能在这几人之中,自然是很优秀的。而夏缇娅也确实能微微察觉出家庭教师的实力。家庭教师在给她展示王宫魔法的时候,与其说是对那魔法本身,夏缇娅对于他本人效率极佳的吟唱倒更加欣赏。即使是同样的魔法,魔力量的上限不同导致威力也会有极大的不同,同时术式的构筑和咏唱的方式也会造成影响。至少,家庭教师所拥有的技术水准是足以让夏缇娅刮目相看的。那样的话,夏缇娅也能够认同,他会被称为鬼才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当时一切都很顺利啊。我交到了朋友,对于我的研究也有贵族在投资。真的是,自由无比的生活。」
家庭教师讲述着自己的回忆。那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日子。能够成为自己想成为的王宫魔术师,并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那说是最幸福的人生也毫不过分。但为什么家庭教师的表情却并不柔和呢。他嘴上说着幸福的东西,表情却是截然相反的。
「但是,我却犯下了一个错误。这个国家最为麻烦的一个女人迷上了我」
家庭教师突然坦白的这句话让夏缇娅瞠目结舌。她一时没法理解家庭教师这一板一眼说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就突然到了谈情说爱的话题了呢。但是家庭教师的表情却丝毫不像是在说笑。
「……迷上,了?」
「嗯……我一点也不是在自夸。我是真的,和一个很糟糕人交往上了。」
家庭教师埋头叹息。
夏缇娅还在咀嚼很糟糕的人是什么意思,而家庭教师已经用沉重的语气继续述说了下去。
「她是某个有地位的贵族的女儿,当时有着相当的权势。所以,我也是对这一点很中意吧。再说当时也没有恋人,被她一求就交往上了。」
但是啊,家庭教师举起手,说到这里暂时喊停了。似乎那是非常辛酸的过去,他的嘴巴抽搐着,看上去就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是最终,仿佛是将肚子里郁积的东西一口气吐出来一般,他大声地叹了一口气之后还是缓缓的张口说了下去。
「但是啊……她的性格可以说是非常过激。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搞到手里。而那结果就是我陷入了近似于监禁的生活。」
突然就变成了这样直白却恐怖的情节,夏缇娅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为什么只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故事里会冒出监禁这个词汇呢。夏缇娅对于自己无法理解的人类之心除了惊讶外没法作出别的感想。
「当然,我是决定和她分手了。但是她也不能容许,便用权力直接给我套上莫须有的罪名。正因此,我被从王都流放,最后隐居到了这个村子。」
这似有些怀念又十分沉重的过去,家庭教师却用轻松的语调讲完了。夏缇娅只得呆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完全不明所以的恋爱之情人那个王宫魔术师的地位被剥夺,被流放于边境的村落。夏缇娅不禁动摇,因为如果是自己遭遇这种事,肯定是不可能一笑而过的。
「明明有这种事还回去王都,没关系吗?就算是无实的罪名你也依然被看作罪人吧?」
「并不是正式的定罪。再说,其实相关的人也都知道那位大小姐是那种性格……但是权力毕竟就是权力,大家就算心知肚明该做的样子也都会做。」
「……也就是放归野外的状态了吧。真麻烦啊。」
虽然问他身为罪人带夏缇娅去王都有没有关系,家庭教师摇摇头说不会有问题。
看来,那位大小姐的事情在王都基本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她闹什么事情的话,大家都会当作是她在任意妄为。但是,因为她的父亲是地位很高的贵族,也没有人敢于反对。
概括来说家庭教师周围的人虽然知道他是呜咕的,但因为大小姐的原因,他也不能在明面上过生活。因此,这此他也不打算被那个大小姐找到,决定在暗处支援夏缇娅。
「反正我不会给小夏缇娅添麻烦的。我终归不过是中间人。把小夏缇娅带到王都,让你进入学园就是我的使命了。」
家庭教师这样总结道,那语气好像已经把王都的旧事甩到了身后,再也没有什么眷恋了。夏缇娅与他坦诚的目光相对,最后点了点头。
「嗯也是呢,我的目标就拜托您用心了。老师。」
「呵呵,你叫我老师的时间,说不定也没多久了啊」
家庭教师有点寂寞似的说道。
再往后,如果自己从学园毕业同样成为王宫魔术师的话,那么和老师这师生的关系也就真的结束了。虽然实际上夏缇娅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一般的王宫魔法,早已遥遥领先于自己的师傅,只是夏缇娅现在还是希望和他持续着师生的关系。而再过几年可能这一切就结束了,家庭教师只能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寂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